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一)

正文 第十七章 天下归心(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七章天下归心(一)

    刘备心中的闷苦

    话说平原预计需要扩张到了三个郡大小,人口在飞速增长当中,各地前来依附的百姓据预测不下一百五十万,要是新平原建成之后将是除了洛阳长安之后和邺城寿春襄阳成都等等巨大郡相提并论的存在,各种政务顿时比起以前要多得多

    关张已经搬出了平原,在外围暂住竭力进行着扩张事宜,同样的,刘备身边唯一能用的就只有一个平原政界新贵,政务处理能力超牛的陈群了

    “子龙,那种恶魔骑兵真的那么厉害,能以一敌百,而且数量至少有五十万”,刘备即使再沉着,遇到事情再面不改色,此时也不由得满脸惊骇,要知道这可是异族,异族入侵中原向来是杀光抢光烧光的,宛如蝗虫过境的,要是这堪比五百万的骑兵进入青幽并冀,恐怕会出现千里无烟的现象呢

    “若正面作战,聚集天下之力,恐怕也并非他们的对手,匈奴这次也抱了非胜则亡的信念,若是不做好准备,恐怕整个青幽并冀都会变成荒土”,赵云脸上一片严肃认真,点了点头,说道,单兵作战能力胜过中原终极骑兵的超级骑兵绝对会有其他厉害的能力,而且数量巨大,青幽并冀又面和心不合,一旦开战,即使乐观如赵云,蔡琰,也不看好

    刘备的脸色再难看了几分,他的平原熬了几年才有了起色,被黄巾打了次散架了不少,刚重建好又说来了毁灭性的战斗,这下咋办

    刘备左右来回走了走,脸色铁青,赵云也没有说话

    最后,刘备快速拿起纸笔,写了下,然后叫来了十几个传令兵,让他们将这些消息,传给青幽并冀洛阳兖州江东等等地方

    “子龙,你说这些恶魔骑兵有没有什么死穴之类的,或者说,能不能从根源上断掉他们”,刘备怀了丝幻想,说道

    “不知道,我曾观看过那些恶魔骑兵,就气质上来说,比起并州狼骑,我们的近卫兵团,还要危险几分,我打算在今后潜伏在匈奴,尽可能的击杀匈奴祭祀和恶魔骑兵,阻延他们的进攻,同时调查清楚”,赵云摇了摇头,想了想说道

    “匈奴的可汗怎么说这事情,他也有意发动战争么”,刘备也知道赵云和匈奴的关系一向不错,顿时问道

    “匈奴可汗在匈奴没有大权在握,现在匈奴都是长老团控制着,他们那边给不了我们很大的助力”,赵云叹了口气,说道

    “子龙你告诉我,那这次异族入侵,我们....会不会输”,刘备对于军事所知有限,刘备一向都是将军事交给关张赵云,自己负责农业

    “胜利是必然的,异族再强大即使不用吃喝,也有力尽的时候,青幽并三州民风彪悍,冀州粮食丰富,一寸山河一寸难,百万百姓百万兵,他们绝对不会推进很远,而且我刘氏天下奇人众多,匈奴就那数十万人,玩不起什么风浪,向来得民心者得天下,能撼动天下的只有天下百姓,但恐怕这次匈奴会让我们的百姓伤亡惨重”,赵云给了刘备一个坚定的眼神,说道

    “哎,子龙那难为你了,既要为我和二弟三弟护航,又要东奔西走”,知道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刘备顿时也轻松了不少,满脸感激地看着赵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大哥言重了,你和二哥三哥才是真豪杰,你们全心全意亲力亲为的为百姓做事,我只是略尽绵力,实在惭愧”,赵云顿时被刘备的话感到了不小的内疚,自己兼任平原的治安队长,近卫兵团的团长,军师但却没有对近卫兵团检阅过,连治安处都没去过,更别说是召开大会了,经常都是公事和私事混着做

    刘备只是拍拍赵云的肩膀,没说什么

    兄弟之间很多东西只说一次就够了,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基本上除了女人,什么都可以包容

    赵云自从刘备起家开始就一直尽心尽力相助他,刘备又岂会为赵云尽不尽职说什么,他只知道,关张赵云就是他的核心骨

    “子龙,其实我都没有和二弟三弟和你大嫂说过这些话,你说我刘备是不是真的不讨人心呢”,刘备抛开了战祸的心结后,顿时磕了杯茶,满脸纠结的看着远处说道

    赵云顿时心中一动,他知道刘备始终会有一丝介意的,他身为平原之王,将平原管理的路不拾遗,民风和谐,但却始终得不到朝廷的认可,一个平原王的虚名就限制死了他,谁敢投靠他,这可是唯一的宗室王爷,将来很可能问鼎皇座,但问题是现在的皇帝还在,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给不了天下有识之士一条发展的潜力,他的平原是天下最和谐,最公平,最真善美的地方,但这完全是百姓的地方,不是士族豪强的地方,而整个天下都是士族豪强的地方,他的政策出了平原,就没有地方行得通,这样一来,谁还会投靠他

    平原一战,战出了平原的威风,但却没有改变什么,百姓倒是更多的来投靠了,但各方势力都将平原看成了诡异的存在,几年的时间就能凝聚如此强大的凝聚力,刘备在各大诸侯心中,被埋下了危险的信号种子,看着邺城河北神兵团八大精英黄巾之乱前未卜先知,战中临危不乱,战后快速重建,经济飞速恢复,直看得刘备心痒痒的,要是他有这么多人才,他的成就就远不会像现在这样,缓慢发展了

    “大哥可曾记得我说给银屏听的故事,禾杆永远盖不住珍珠的光芒,是黄金永远都会有发光的一天,大哥一心为国,心属百姓,总不会被人所无视的,而且纵然我们奋斗一生得不到朝廷的认可,奇人义士相助,我们也会在后人的赞赏中,在光辉的史册上留下重重的一笔,试想想伊尹,姜太公,蔺相如,他们辉煌的日子有多少,他们忍耐的日子又有多少,他们又有多少贵人相助呢”,赵云举杯敬了刘备,说道

    “倒是我糊涂了,还是子龙看得透啊,纵然我刘备一生贫苦,若能换来青史留名,那也是件快活之事”,刘备顿时沉默了起来,随即笑了笑,顿时和赵云举杯了起来

    刘备的焦急快报顿时让两大势力乱了阵脚,一个是冀州袁绍,他一听足足有五十万超终极骑兵将要入侵,吓得连筷子都掉在了地上,急忙唤人撤掉饭桌,招来各大军师

    二此时曹操更是头痛得很,真正的头痛,一听说有超终极骑兵和匈奴祭祀这些类似于妖师的入侵,他顿时想起了他那可怜的两万陈留精兵,那仿佛是冤死的鬼魂再度缠上了他

    而此时戏志才也飞速的赶往郭嘉的府上

    郭嘉有了到江东找恋云仙子拜师的念头后,曹操立马就让夏侯兰给了一本人体百科全书给他,打消他的念头,并要他在陈留好好跟夏侯兰学习

    戏志才刚到郭嘉府上踹开房门,却只发现空无一物,只有一张纸条在桌上

    若敌人强攻猛进,则无恙,若敌人进退有序,需谨慎

    这两行字让戏志才顿时想到了什么,急忙奔向曹府

    而至于其他洛阳并州幽州则是沉默以对,并没有回信,而青州还稍微好一点,给了句,玄德你做事我放心,需要什么支援尽管说这样的话

    天下水战之王

    而此时,周瑜将展现着他的惊人水战本事,为他那未来天下水战之王称号努力着

    而此时刘表和蒯良也在冷笑着看着周瑜的表现,周泰和蒋钦这是个既陌生有熟悉的名字,他们曾多次进犯荆州江东淮南,但其实不然,他们进犯荆州但却没有伤过人,但是抢掠淮南江东却还不留情,甚至没有人知道,是不是真有周泰和蒋钦这两个人,因为,无论是荆州淮南还是江东,都没有这两个人的一丝情报

    但未来的天下水战之王若只有这般本事,哪就有点浪得虚名了

    镜头回放

    未来的最佳拍档正在商议着,东吴有很多最佳拍档,孙策和周瑜,孙权和鲁肃,孙权和周泰,孙权和诸葛瑾等等,但最著名的要属周瑜和黄盖,因为他们留下了一句千古留名谚语

    “公瑾,我实在查不到这个周泰和蒋钦的一点资料,他们恐怕是刘表的人,我们盗用他们的名字,要是刘表让我们去剿灭他们,我们岂不是露馅了”,黄盖有点担忧的说道

    “天下没有不漏的风,你查的是地方错了,你应该混进刘表的荆州水军而不是蔡瑁的水军或者普通百姓,若我没猜错,这个周泰和蒋钦应该是刘表的人,就算不是也是应该是他默许用来牵制江东和淮南的水贼之一,而且周泰蒋钦若不是化名应该就是他们首领的先辈或子孙的名字”,周瑜摇了摇自己的那把玉箫,轻轻说道

    果然,黄盖很快就从荆州水军里查到了些诡异的存在,他们每年都会循例去清剿一些明知道没有人的空岛,挂名就是剿灭水贼,然后就带回很多物资,但那些空岛则是经常变换

    于是很是自信的周瑜同学就和刘表约定,到达江夏后十天之内用蔡瑁麾下的一千精英水军和自己的一百亲兵,吃掉这一万水贼

    不过很快,周瑜就为自己的话有点郁闷了

    虽然知道现在蔡瑁在刘表的地位不高,但却没想到地位会如此之低

    和信誓旦旦,信心满满的蔡瑁来到了他的三千水军营寨,周瑜非常满脸黑线的掉头就走,蔡瑁顿时有点莫名其妙,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因为他目睹整个过程

    黄盖很是愤怒的向他发起了挑战,教导了他,水军是这样练出来的

    黄盖让蔡瑁拉出了自己的一个亲兵,同时让他自己挑选了五个水军,随他将还是兵

    结果蔡瑁很是不情愿的挑了四个水军校尉一个护卫队长,五个人各乘一艘战舰出战,而黄盖的亲兵也驾了一艘小舟出战,原本一个冲锋就能打垮的江东水军,却灵活的避开了荆州水军,不但在十面埋伏中以一敌五,还将五艘战舰和五个俘虏带了回来,自身不带一点伤,直看得蔡瑁大跌眼镜,这可是他多次征战水贼的精兵呢,还不如随便挑出的一个亲兵,这难道是他的老化程度加快了么

    但蔡瑁不知道的是,他们激战水贼向来都是一千对一百,一万对一千的,而且都是战舰对渔船,这样的结果根本就毫无悬念,也毫无意义

    但周瑜还是意思意思的让黄盖挑了一千精兵,准备来训练一个星期再说

    一共只有十天的时间竟然用七天来训练,不得不让蔡瑁大惊失色之余还苦苦相劝,这可是他的成名战啊,但周瑜一反常态的冰冷严肃,直看得蔡瑁寒毛暴起

    “你叫什么名字”,周瑜对着一个长相成熟但却比自己大一点点的少年水军问道

    “我叫甘宁,甘兴霸,你找我来想要报仇么”,名为甘宁的少年满脸不屑的看着周瑜,冷哼道

    “哦,报仇,你得罪我了么”,周瑜倒是有点意外,他找到了甘宁可是因为从三千水军当中,就这个家伙身上的气息比较强悍

    “呃,你不是怪我怒瞪你,然后生我的气么”,甘宁顿时有点尴尬的说道

    “呵呵,我周瑜那是江东第一小神童,未来的天下水战之王呢,岂会在意你一个小毛孩的眼神”,周瑜顿时猖狂笑着说道

    “哼,天下水战之王,好狂妄的自恋,你以为你战胜了那五个只吃饭不干活的家伙就能天下无敌,要是江东都是你这样的水军,那离末日也不远了”,甘宁顿时满脸不悦的说道

    “哦,你这么看不起你的上司,那你为什么还要参加水军呢”,周瑜顿时有点好奇的看着这个一脸倨傲,一说起水战神色激昂的少年,这就是和自己一样的,天生水将

    “要不是好朋友苏飞硬拉我来,我才不当水军了,荆州的水军除了谎报军情,欺负渔民,好吃懒做,什么都不会,我的志愿可是当个伟大的水贼,劫富济贫,锄强扶弱”,说起自己的志愿,甘宁顿时满脸兴高采烈的,因为年纪相近,甘宁也对周瑜很快的没了戒心

    “好好好,你先回去找些和你一样有实力有志向的人过来,我让你们当先锋,剿灭周泰蒋钦这伙水贼,让你看看在我这个天下水战之王眼里,水贼其实和水并没有什么差别”,周瑜顿时笑了笑,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有实力呢”,习惯了周瑜的狂妄,甘宁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因为我是天下水战之王,水上的事我都知道,而且你也很嚣张,和我有点像,当然也是有实力的”,周瑜哈哈大笑道

    “你倒是挺无耻的,要是将来我和你对阵水上,我定要将你打得落花流水,让你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甘宁顿时看了周瑜一眼,大步离去

    很快,自周瑜离开襄阳开始,江东有一艘巨宝船只经过荆州的消息很快就不胫而走

    而此时的周瑜正在江边静坐着,感受着微风的轻抚,有时跳入江中,感受着潮水的柔情

    “父亲,这个周公瑾据说要用一千多人吃掉我们,还派出了一艘商船,真是狂妄之极,我和蒋钦就随他的意,先吃掉这艘商船,看他还能玩什么把戏”,一个长得精壮的少年对着一个身披精致战甲的中年人说道

    今年只有十七岁的周泰在这片水域中打遍天下无敌手,水上水下本领更是无人能敌,最重要的是,周泰和蒋钦的父亲是世交好友,从周泰出生也就是水贼团组建开始,就已经威名远播,谁不知道荆州水域中有周泰蒋钦这两霸,从出生开始到现在已经威风了十几年的周泰见周瑜竟敢如此轻视自己,当即要求出战

    “也对,不过你叫上蒋钦,他比你稳重得多,我和他父亲都老了,以后都是靠你们撑起这片天的”,周泰的父亲当年也是一方之雄当然不能让小辈在自己头上撒野,但美周郎这名字在长沙已经是威风八面了,到了青州仍旧是不可一世,他也不由得存了一点心思

    蒋钦今年二十岁,性格比较老成稳重,做事比较谨慎,对于周泰的要求,他当然也不会拒绝,随即,两人便带着一千水贼,分乘四艘大船急速飞往商船必经之地

    海上顿时一艘巨大的商船顿时慢悠悠的驶来,面对已经伪装成了渔船的周泰蒋钦,视若无睹

    渔船开始慢慢的靠近,在距离十数米的时候,渔船上的帆顿时倒向了商船,成为了四方的桥梁,商船上的守卫顿时向他们射箭,但却杂乱无章,十箭也中不了三箭,在水贼到船后,立即撤船乘小舟离开,周泰正要追袭,却被蒋钦拉住了

    “报两位少爷,船上都是发霉的粮食,不过却有一些金银财宝”,一个传令兵说道

    “这些混账家伙,竟然用假粮食哄我”,周泰顿时拔刀而起,就要追袭商船人员

    “别追了,这只是诱饵,想必是想知道我们的所在之地,将整艘船凿穿,我们离开”,蒋钦顿对着周泰说道

    “公奕,不至于这样吧,这艘船可是好船,而且这么多金银财宝,都够我们今年交税了,他江东水军再牛也不敢进入了荆州水域,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哪里又有什么所谓”,周泰顿时有点不舍说道

    “不,这艘船有一种海上很罕见的,能够千里追踪的香味,我们不能为父亲带来隐患,我们不但要弃船,等下还要先洗澡再离开”,蒋钦摇了摇头,说道“幼平,财宝淮南江东有的是,这次不要,下次还会有的,我们要以大局为重”

    蒋钦做事很谨慎,但天下水战之王的算计可是不能免疫的,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他们自己的船下,几个来自幽冥的影子正在忙碌着

    周瑜此时的行为很耐人寻味,他每天都在水中泡温泉,不然就是拜访江夏的各大家族,喝喝茶,泡泡妞,整整七天,要不是黄盖在天天训练水军,整个荆州都以为周瑜想临阵脱逃呢刘表和蒯良心中不由得犯起了嘀咕,周瑜究竟想做什么呢

    而此时焦急万分的自然就是蔡瑁和同样对着自己伙伴打了包票的甘宁了,但周瑜对于一切的明暗示暗暗示,明劝导暗劝导全都不为所动

    到了第九天凌晨,周瑜才拉醒了几近绝望的蔡瑁和甘宁,将大军引了出去

    这一天雾很大,大得伸手不见五指,但奇怪的是,奇怪的是,他们的船只的方向却左突右拐的

    约莫一个时辰,周瑜唤停了众将士,这次剿匪出动了五艘战舰约一千二百多人

    “射”,周瑜淡淡的说了声,优雅的拿出玉箫,吹动了起来,黄盖顿时勒令麾下一千士兵点起火箭,向前激射,顿时火光冲天,在大雾中显得格外的诡异

    周瑜的箫声低沉而清幽,给人一种凛然的感觉

    “这这这,公瑾你派人到岛上放了柴和油”,蔡瑁顿时满脸惊骇的问道,若按这一千二百人根本无法点出如此之大的火海,而且,岛上还有一万多水贼,岂能不灭火,原因只有一个,岛上被放置了很多易燃之物,火海在一时三刻扑灭不了

    “这就是天下水战之王,敌人至少有一百多艘船,要是一哄而上,我们岂不是连骨头都没有剩下”,甘宁在经过短暂的吃惊后,顿时焦急地说道,蔡瑁一听,顿时满脸紧张了起来

    “呵呵,他们就算是有十万人,此时也出不了了”,黄盖得意地笑了笑,说道

    “出不来了?”,蔡瑁和甘宁对视了眼,均发现对方的疑惑,很快,他们脸上顿时出现了惊骇

    “你们将他们的船只全都凿沉了”,甘宁满脸骇然的问道

    “公瑾乃天下奇才,区区的小贼何足挂齿,我调查到他们的老巢后,就派遣了潜入了他们的岸边,凿穿了他们的船只,并在靠近营地的边缘放置了一些我们江东特有的易燃品,在大雾火海中,哪个敢出来,而且,这不过是开始而已,真正精彩的,还在后面呢”,江东有着海外的许多新奇玩意,配上强大的水军,水上根本就找不到敌人,黄盖对于这著名的一万水贼,一点兴趣都没有,防御落后,防范低弱,还不如打水妖呢

    接下来,雾有了,火也有了,接下来该不会是,蔡瑁和甘宁顿时想到了骇人听闻的一幕

    正当岛上处于混乱,火势在快速蔓延之际,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原本的浓雾在快速的被驱散中,强大的风势将他们所在的船只都向前推进着

    竟然还来了一场大风,正对着大火的大风

    火海顿时被蔓延了整个大岛

    整整一万多水贼,只有数百人成功逃离了大岛

    甘宁终于有点明白了什么是天下水战之王,天下水战之王不在于战,而在于水

    这一战,周瑜威震了荆州

    刘表看着手里的战报,他的手心正在颤抖着,他终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妖师会说,周瑜将是荆州的大患了

    蒯良也将认真的目光看向了江东,看向了这个自夸胜过甘罗的江东第一小神童

    在不知道敌人是什么,在何地的情况下就开始算计敌人,诡异的侦察能力,对荆州天文地理的骇人了解

    “只要你周公瑾立誓有生之年不进犯我荆州,从明天开始,荆州和江东恢复一切来往”,周瑜想起刘表提出的唯一条件,心中顿时有点微微的不安,是谁知道了自己的志向呢

    不过周瑜显然也不是个怕事的人,“好,我周公瑾对天发誓,有生之年绝不领军踏入荆州一步,否则让我英年早逝”,这个赌咒顿时让刘表满脸笑容

    “文台,近来可好,昔日一别.......有时候我真的挺羡慕你的,你江东之虎威名远播,手下程黄祖韩世代水将,天匠周家更是让你拥有了天下最强的水军战舰制造权,儿子也英勇善战......愿我们别在战场上相见”

    看着流露真情的刘表来信,孙坚心中顿时得意之极

    匈奴秘闻

    各地诸侯如何看待刘备的书信和对匈奴如何部署姑且不说,此时的匈奴长老们可是暴跳如雷

    “大哥,这中原人太可恶了,深入我草原视我等如无物,不杀了他我等颜面何存”,匈奴二长老说道

    “就是,仗着有灵兽天马为坐骑,他来去自如,我们的许多秘密他都知道,此人不可留”,匈奴三长老也挥动了下法杖,怒道

    “这个月我们的伤亡如何”,匈奴大长老脸上泛起了冷笑,说道

    “阵亡了足足有一万多人,因为面对草原之神的坐骑,他们根本无法还击,也不敢还击”,匈奴九长老叹息了声,气愤的说道

    “我们的祭试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匈奴大长老脸上的冷意更甚了,问道

    “至少半年,半年只有,我们将拥有五十五万无敌骑兵,到时候,天下只能臣服在我们脚下”,匈奴四长老兴奋地说道

    “那好,那就启用预备阵法,免得那小子再带来一些中原的仙人,然后,我们也要向凝月拿一些东西了,击溃中原,光靠无敌骑兵还有点勉强”,匈奴大长老法杖点了点地图,说道

    “大哥,这似乎有点难,性命攸关,她又怎么会乖乖地交出那些东西呢,而且我们也有不能伤害皇族子弟的盟誓呢”,匈奴六长老疑惑的说道

    “哼,凝月愧为草原之神的后代,引外人暗杀我匈奴左右王,独揽大权,这次那小子那么容易就找到我们的祭试点,绝对也是她通风报的信,她和叛徒没什么两样”,匈奴五长老顿时怒道

    “呵呵,当叛徒就要有当叛徒的觉悟,那些东西她会乖乖交出来的,而且,你们还应该记得历代代理可汗交出来些东西后的下场,一个小女子罢了,你们不用管她,我们的可汗,会收拾她的”,匈奴大长老得意地笑了笑,说道

    一众长老顿时想起了什么,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夜里,匈奴大长老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潮远天皎的帐篷中

    “大.....长老,找....我有事”,潮远天皎顿时被吓了一跳,差点跌倒在地,结结巴巴的问道

    “是有点事,对可汗而言是小事,对我等而言却是大事”,大长老拄着拐杖着了地方坐了下来,潮远天皎急忙递上热奶,十大长老都是他爷爷辈的,虽然贵为可汗,但匈奴宗教和朝廷是分开而又紧密相连的,大长老的地位比他还要高

    “长老请说”,潮远天皎喝了杯热奶定了定惊,强作镇定地问道

    “那个拥有天马的中原小子,应该叫赵云的青年这个月击杀了我们一万多勇士,可汗听说过没有”大长老满脸寒霜的看着潮远天皎,说道

    “赵云太过分了,我也下令全力剿杀他”,说起赵云,潮远天皎此时也怒气十足,他可是草原的可汗,自己姐姐对他痴心一片,他竟然对自己的子民这么狠

    见潮远天皎脸上的愤怒不像是在做戏,大长老脸上也有了一丝惊讶,心中也多了一丝欢喜

    “或许我和可汗和代理可汗的政见不和,但抚心自问,我长老团可有伤害过你父汗和你们皇族的事情”,大长老的脸顿时变得慈祥不已,叹息道

    “这”,看着那慈祥的老脸,潮远天皎一时间有点不敢直视大长老的感觉,甚至,他能从大长老眼中看出了他父汗的身影,但他却忘记了,大长老不但是匈奴的长老,还是一个草原之神的祭司

    不得不说,虽然做事有点越权,但比起嚣张跋扈的左右王来说,长老团也算对得起自己这一脉了,在父汗时代鞠躬尽瘁,献出了一生,又在左右王嚣张的时候支持过自己,更在左右王败亡之际出来稳定大局,让自己顺利登基

    “可汗可曾记得上任可汗为什么会如此憎恨中原朝廷,为之付出一生努力,一定要毁灭中原呢”,大可汗凝望着潮远天皎的双眼,说道

    “这”,潮远天皎同样说不出来,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其中的事情,他只知道他父汗至死都要他攻克中原

    “因为中原人贪得无厌,当他们强大的时候,就会窥视着我们的草原,因为我们有着世上最强大的战马,这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我们的致命点,如果我们不在他们弱小的时候消灭他们,将来败亡的就是我们,想想你父汗,他费尽一生心血,就是为了覆灭中原,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我们将有六七十万终极骑兵,加上我们长老团拼死一战,而现在中原刚经过了内斗,正处于虚弱时期,如果有了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那我们一定能势如破竹,而且我们现在不打算用以前那种屠城政策,只要我们如......,再立即退回草原,那中原一定会再次内斗,我们就可以在他们最虚弱的时候一战而下了”,大长老拿出了一张地图,不时在潮远天皎耳边低喃几句,潮远天皎的双眼顿时冒了星星

    “我们长老团还可以对着草原之神立誓,我们绝对不会对皇廷有一丝异心,否则愿受草原之神的惩罚”,大长老加了一把猛料,满脸凝重的说道

    潮远天皎的心彻底被激发,澎湃了起来,彻夜未眠

    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那是代表着匈奴最高统治者的两大专属组织,草原之玉代表的是草原最精锐的谋士团,他们一生专攻军事谋略,学习各族军事典籍,军事案例,虽然在军事鼻祖华夏中原天朝面前不算什么,但在草原,那可是至高无上,而草原之佩是匈奴或者匈奴和汉人的后代潜伏在中原乃至各地的探子,只受可汗的调遣,因为凝月觉得潮远天皎还不够成熟,并没有将它们交给他,也没有对他说,这两样东西对于代理可汗而言是什么意义

    第二天

    此时的凝月正在刻画着如何将平原的特产在草原种植,这样一来,草原就有了充足的粮食,有了充足粮食的草原,对任何一个民族而言,都是恐怖的存在

    但此时的通魂雪猫可不喜欢自己的主人自己把玩着犹如军事模拟立体地形图般的立体小草原,窜了进小草原里,不时在草堆里窜出小脑袋,喵喵喵的,不时在稻田堆里印出一个个小梅花,不时跳进了小池塘中溅起小水花,就是要引起主人的注意

    “猫猫自己去玩,去小琰儿哪里,她哪边有很多你喜欢的东西”,凝月提着通魂雪猫的尾巴,将它放在地上,细细的擦拭了下,轻声说道

    “喵喵”,通魂雪猫浑身一颤,左右看了看,站立了起来,双爪不住的摇摆,然后趴在地上翘起它的小屁股,不断地摇摆,而它摇摆的方向,正是蔡琰的住处

    “你呀,就是和皎一样,又害怕蔡小妹,又喜欢去惹她”,凝月好笑的看着调皮的通魂雪猫,捏着它的鼻子笑道

    “姐,我有好消息”,满脸因为兴奋而通红的潮远天皎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大声说道

    “你的妃子有喜了”,凝月将正在地上因为潮远天皎到来而站了起来,对着他挥动爪子,一副要他离开别碍事般的通魂雪猫放在自己肩上,笑道

    “呃,这倒没有”,潮远天皎顿时被凝月的一句话给狠狠地击溃了脸上的笑容,尴尬道,想自己堂堂潮远天皎,未来的一代伟大的可汗,竟然享用美色几年了还没弄出一个宝宝,说起来还真是丢人

    “那你早上不和大臣们开会,不练习骑射来这里做什么,而且,你的双眼这么红,昨晚不是在彻夜做人吧”,凝月怜惜的摸了摸亲弟的双眼,真气传了进去,没两下,潮远天皎的脸顿时恢复如常

    “姐,你不知道,昨晚......”,潮远天皎顿时兴奋地将昨夜的事情说了下,还有自己彻夜未眠想出的结果

    自己匈奴是草原上最强大的民族,在草原绝对不会有人来犯,现在中原刚经过了辽东和黄巾两场大战,百越南蛮羌族更是受着鼓动,在南方东南西南西北弄得热热闹闹的,中原各处都还残存着黄巾的影子,正是最虚弱的时候,而自己这方将有着六七十多万无敌骑兵,无敌骑兵,那是什么概念,那是不用粮食不愁体力的战斗机器,而且只会吸收怨念不断进化,变成超越武将的超级存在,很可能最后成长到了一刀劈开一座城墙的地步呢,有了六七十多万无敌骑兵,加上长老们对着草原之神立誓效忠,只要他展开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那就能直破洛阳,然后带走所有的财宝挟持中原皇帝,中原就一定会陷入四分五裂当中,到时自己不论是想让中原上供财宝割地赔款,还是在中原各处厮杀中渔翁得利,都易如反掌,这很可能在自己不到二十岁之前就能完成的历代可汗都完成不了的神迹,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间了

    只是潮远天皎有点疑惑的看着因为自己的精彩演讲美好憧憬而脸色渐渐发白的凝月,顿时暗自发问,自己说出了什么了么,而且一种不好的念头升上他的脑海

    这下倒是到了凝月哑口无言了,一直以来,她充当亦师亦姐的角色,教导他为君之道,同时也将和中原各族的不解之恨都传授了给他,在他眼里,世界之大除了中原就没有其他民族能够和匈奴抗衡,这下不用想都知道他受了长老团的鼓动,要来拿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了,可是听自己的弟弟的分析,确实是进退有序,立足于不败之地,中原天下各州的部署,草原各族的优劣,无敌骑兵的优势特色全都一一说明了,显然,他用了心思想了整整一夜,自己似乎没有一丝反驳的余地

    难道和他说中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小,像赵云那般的战将若过江之鲫;说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不到充足万分时刻不能动用;说长老团发起战争不是为了草原而是为了多年来和中原的宗教之争,一雪前耻;说长老团一进了中原就不会再回来;说自己本族的末日若依了他将会到来,这都不能说,只要自己一出口,就挂定了叛徒的帽子,可是,按照潮远天皎的想法,那绝对是失败的,别的阴谋诡计不说,无敌骑兵她比他要了解得多,那是魔界的骑兵,不能出现在人间的,他们会吸收怨念,不断强化,变成超于一流武将的超级存在,但同样的,他们的理智会迅速消失,变成只知道命令的野兽,直到战死为止,可以说,这是燃烧生命力换回来的,一瞬间的辉煌,看似五十多万无敌骑兵,但不用几年,就会变成一堆白骨,这祭试的战士,本来就是长老团用来报复中原的祭品,可是,自己要怎么说呢

    看着弟弟那充满期盼的双眼,凝月那个不字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她知道,这个不字一出口,恐怕一切都会变了,这是他登基以来的第一件重大的事,一次重大的决策

    该怎么办,劝还是不劝

    “我拒绝”,经过良久的沉默,凝月闭上了双眼,吐出了句

    “能否给我一个理由”,经过长时间的沉默,潮远天皎其实已经知道了凝月的回答,但还是满脸失望的说道

    “应该是长老团找过你吧”,凝月自嘲的笑了笑,脸上出现了一丝伤悲,“想不到我这么多年以诚相待,以心相待,换来的还是世人眼里的女子不可成大事”

    “姐,我”,潮远天皎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能伤姐姐的心的人没几个,但女人终究是要嫁人的,女大不中留那是自古以来的真理,他也是在意他这个姐姐,才来商量的,不然以他今天可汗的身份,要拿回草原之玉和草原之佩,那只是一纸令书罢了,但他却也知道,这已经是第二次质疑姐姐,质疑她的决定了

    可是,自己并没有错啊

    凝月阻住了潮远天皎的话,她笑了笑,说道“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你每一天都来这里,我问你一个问题,只要你回答了,我一切都会依你”,凝月的笑容还是往昔的温柔,柔情似水的,但潮远天皎却感觉到了,姐姐美丽而熟悉的倩影,在渐渐消失当中

    很多时候,一次小小的不信任,都会酿成巨大的后果,尤其是当对方当你视为唯一贴心的时候

    凝月的回答顿时让潮远天皎无言而去

    长老团知道了凝月的回答后,当即行动了起来

    第二天,凝月的住所被重重包围了起来,全都是精悍的恶魔骑兵,不但如此,整个匈奴皇廷都围满了不下一万的恶魔骑兵,都是打着中原来了修炼者想要刺杀可汗,自己来当保镖之类的名号,恶魔骑兵的出现顿时让匈奴皇廷沸腾了起来,那可是传说中的无敌骑兵,曾经带领他们走向了无上的辉煌,而今天,竟然重回了人间,一定是草原之神让他们再度走向辉煌

    而恶魔骑兵的出现都传播着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恶魔骑兵的出现都是新任可汗的功劳,最多不用半年,他就能带领六七十万无敌骑兵将青草能够延续到地方变成他们的牧场,将能看得见的生物都变成他们的奴隶

    可汗万岁

    这一切,都坚定着潮远天皎的心,他顿时有种只要伸手,天下我有的感觉

    “姐,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子民都在欢呼,他们都在为无敌骑兵欢呼,在这么多人的见证下,长老团绝对不敢行叛逆之事,许多大臣都在为出战中原争先请战呢”,潮远天皎满脸骄傲的走了进帐篷,大笑道

    “我可靠么”,凝月微笑着点了点头,问道

    “这什么话,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你不可靠我还能信谁”,潮远天皎顿时好笑的说道,心里暗道,姐姐怎么今天问了个这么好笑的问题,但很快,他的笑容就哑住了,今天是约定的第一天,这是第一个问题,她是不是在暗怪自己不信她呢,可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现在的一切都告诉自己,长老团的忠诚和自己的远见啊,难道自己遗忘了什么

    “那就好,我曾答应过父汗,一定要好好照顾你,现在看着你受万民爱戴,姐真的很开心,你有没有空陪姐姐比赛下骑射呢”,凝月那温柔的笑容顿时让潮远天皎原本悬着的心为之一振

    一男一女两骑快速地穿过草原,掀起一片欢声笑语,潮远天皎第一次感受着着爽快的气息,十几年了,自己第一次赢了姐姐,从小到大,他都是看着姐姐受万众瞩目,无论是骑射还是谋略,都是父汗最为器重的,左右王都为之忌惮三分,这下自己赢了姐姐,自己终于长大了

    夜里,一个娇小的身影潜了进来,钻进了凝月的被窝里

    “小琰儿别和猫猫一起捣乱”,看着一个在立体图中钻来窜去,一个在她身上摸摸捏捏的,凝月顿时羞红了脸,抓住蔡琰的小手说道

    “我这是在告诉你,你对我多重要,我都不去缠着姐姐和姐夫,都和你玩了,你可不许私自做些危险的举动哦”,蔡琰满脸天真稚嫩的说道

    “你都知道了”,凝月的神色顿时黯淡了下来,悄声道

    “没办法,这个世界上能难倒我的东西实在太少了,人家聪明得好辛苦啊”,蔡琰一副天生的没办法般的无奈神色,叹息着说道

    “谁娶了你真的走了八辈子的运气”,凝月抱着蔡琰,笑了笑道

    “胡说,姐夫说谁娶了我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蔡琰顿时委屈的说道

    “你姐夫是例外”,凝月顿时愣了下,说道

    “我姐夫当然非同一般,不然我姐姐这么会挑上他呢,不过你别理你那脑筋有点问题的弟弟,别以为他现在这样你就想休息,他笨死了,要是这样下去,你们很可能被其他民族吃掉”,蔡琰一副老成的样子,说道

    “我知道,你们别担心,我只是有点心酸而已,父汗对我如此信任,又让我幸运的得到了猫猫,天大的事我都不会有事,我还要跟你们到那个叫地球的世界去呢”,凝月给了蔡琰一个放心的眼神,说道

    “那就好,那些家伙别看老得快要进棺材了,都是阴险的很,竟然告诉老头子皇上快挂了,吓得老头子死活要回去洛阳,我和姐姐没办法,只好陪他回去,你自己可要小心”,蔡琰嘟起小嘴,一副人家好可怜的样子

    “蔡翁的忠心就连草原都是很出名的”,见蔡琰说起了她的父亲,凝月顿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不得不说,蔡邕蔡老头真的让人很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