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六章 风雨欲来(下)

正文 第十六章 风雨欲来(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六章风雨欲来(下)

    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诸子百家学说让天下有着不同的民风,北方面临着异族的威胁,民风彪悍,崇尚英雄,关中秦地以军功为先,能征善战,中原地区忠义为首,至死不渝,而江东地区,则是以家族为上,在家族利益面前,国家显得微不足道,而且霸王项羽本来就是出身江东,让江东有了对刘氏天下的莫名积怨,因此,对于江东来说,汉室的兴衰,于他们没有多大的重要性

    在每天的左期右盼中,孙坚终于迎来了江东第一次各大家族的集体会议,江东的各大家族有顾陆朱张为首的四大家族和其他一些势力颇强的家族,即使在刘繇王朗严白虎眼皮下生存的,也敢公然参加孙坚的宴会,毕竟江东是家族的天下,不是军阀的天下

    “各位家主抽空前来,文台不胜荣幸,来,里面请”,孙坚和祖茂守候在府外,等待着

    各家主急忙谦逊的还礼,眼中都闪过了一丝赞赏和感动,虽然他们是大家族,但孙坚此时可是江东之主,竟然在门口守候,这可是真心的尊重,真心的尊重,比什么都好

    孙坚的府邸更是出乎了各家主的意料,原以为孙坚会建个大别墅,谁知道比起他们家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周围的侍卫仆从也没有了各郡县府中的那么不可一世,反而是礼貌的行礼,让他们受宠若惊

    宴会上,醇香扑鼻的桌上却没有了各家主想象中的熊掌猴脑,鲍鱼人参,反而是白菜牛肉等等的农家菜,但却没有人敢不满,因为大家都是识货之人,桌上的醇酒显然是出自平原张飞酒庄上的,据闻那是用内力配以妙方研制的,价值千金,而且有价无市,平原出产的美酒很多,但张飞酒庄上出售,每个月只有二十坛,他们纵然是江东富豪,家中也只有区区的一坛半杯,而现在竟然有整整的两大坛,而据那些香味来判断,这个平常的白菜汤应该就是出自平原王刘备的菜园,平原的酒白菜能够解酒天下共知,但平原王自己种植的美酒却还能滋阴补阳,补肾养胃,熬出来的汤香味怡人具有极大的神效,同样,平原王的白菜只在超上层社会流转,他们也只是据闻而已,还没有真正看过,光是美酒和白菜汤,就已经让各家主感受到了孙坚这次的诚意,毕竟让孙坚出到了这么大的代价,即使是郡守前来,恐怕也没有如此

    “各家主,文台家底甚薄,只能借花献佛,来,这些酒和白菜是平原三将军张翼德和平原王所送,用来称赞伯符和公瑾在平原剿匪,其他的菜肴也是陛下所赐,今天难得各家主赏脸,来来来,都别客气”,孙坚招呼着各家主吃着这桌按市值来算不下万两白银的超级大宴,眼神中并没有一丝不舍,反而是很是高兴

    “刺史大人言重了”,各家主急忙起身,行礼感谢,他们顿时想起了孙坚的一切,江东之虎,长沙柴桑水贼妖兽无一敢犯,灵帝的称赞几乎在每一次下达的圣旨内,江东小霸王孙伯符和江东小神童周公瑾,仅仅以数十骑之力踏平了三千盗贼,同样是智勇双全的英雄

    孙氏一门果然英烈

    “各家主岂可如此见外,我孙文台是扬州刺史,是江东之主,难道我就不是江东人么,都叫我文台,你们其中有些更是我的长辈,唤声族弟也不为过,不许再叫我刺史大人”,孙坚顿时脸上带了些怒气,不喜的说道

    各家主纵然有不少是小狐狸老狐狸,一听孙坚如此纡尊降贵,心中有点了然之余也感觉到了有些小小的感动

    一般而言,都是边吃饭边谈正事的,不然客人一个不高兴很可能挥袖而去,那就亏了饭钱,如果吃完再谈那很可能就会被借尿遁,但孙坚就不信这一套,让各家主也有点意外,原本以为孙坚会在中途贬低刘繇等人,邀请自己加盟的,但却只看见孙坚热情的招呼他们吃,直到所有的一切都被吃光光

    等所有人都吃饱喝足,拿着牙签拍着鼓鼓的肚皮的时候,孙坚才说道,“各位或许心里对我对这次的宴会都有些想法,但我想和大家先讲些事情,大家还记得---霸王么”

    此语一出,不少人顿时沉默了起来,看着孙坚的眼神都有点闪躲

    西楚霸王项羽在江东来说都算是个禁忌,官家不许谈论,百姓却暗中缅怀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领着八千子弟兵,数年之内统军四十万,打遍天下无敌手,灭秦朝之暴政,扫各地之藩王,封天下之妖孽,虽然后来神秘失踪,汉王刘邦登基,但江东子弟一听到项羽之名都会精神抖擞,战意激昂

    “大家如果还记得霸王,那应该记得他手下龙且英布范增项庄等等英豪吧,霸王麾下勇者无数,我们江东子弟无惧于天下,那是何等的辉煌,后来树倒猢狲散,无数人责怪霸王,可是,这难道和我们不团结没有一丝关系么”,孙坚从各家主脸上一一扫过,叹息着说道

    各家主许多欲言又止,但还是保持着沉默

    “各位近来在各地的生意都不算好吧”,孙坚见众人都保持沉默,顿时开口说道

    “不瞒文台,的确比以前差多了,我的布庄经常被一些刁民捣乱,还有不少人到我家来煽动家丁”,顾家家主叹气着说道

    “文台猜的很对,刘表和袁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禁止了我们和荆州和淮南的生意来往,不但进不了,而且原来在那边的也被禁止回来了”,陆家家主也气愤的说道

    ......

    各家主都纷纷说着对袁术和刘表的气愤,说的都不由得举杯痛饮

    “各位可曾想过,为什么我们会被人欺凌”,孙坚扬了扬手,说道

    众人再度沉默

    一个婢女顿时拿来了一个大碗,放在了孙坚身边,孙坚摇了摇头,将大碗装满了酒,站了起来“那是因为我们不够团结,我孙文台身怀霸王之志,纵然狼子野心,但各位可曾听说我做了一件危及江东的事情”

    众人低着头,并没有说话

    “难道江东人治理江东真的不比外人治理江东更加好么,我孙文台自命英雄,船匠世家周家鼎力相助,麾下黄盖程普韩当祖茂世代水中蛟龙,有如此资本若我不称雄江东,为江东出一份力,那我有何颜面存于世,我夜夜霸王托梦,嘱咐我守卫江东天下,不为他人所欺凌,我也自问竭尽全力,但却无力回天,各位可曾想过这些”,孙坚怒喝着拔出宝剑,众人顿时一惊,脸上顿时惊慌起来

    不得不说,孙坚在长沙的时候已经扬言各路水贼不得进犯江东,柴桑的水军也经常扫除长江的水患,进驻江东更是为江东抵御袁术刘表做了极大的贡献,自己等人也心知孙坚的此时的处境并不好过,但自己也没办法,刘繇王朗严白虎把持江东多年,虽然会给自己一点面子,不会太过分,但要是自己等人公然支持孙坚,那日子也不会好过,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我招大家来,并不是要你们为难,也不是要你们加盟于我,而是让大家好好想想,我是不是真的为了江东,各位,我对你们的要求只有一个,在我下达指令的时候,好好想想它是否对江东有利,对江东子弟有利,再去考虑执不执行,我孙文台对天发誓,若我有祸害江东之事,让我万箭穿心而死,如果大家相信我,就喝了它”,孙坚激昂地说着,腰间佩剑瞬间出鞘,左手手腕飞出一道血箭,巨大酒碗顿时成了一杯血酒

    婢女顿时将其分成了一人一份

    孙坚带头喝了血酒,但却没有止血的意思,左手顿时血淋淋的一片

    正待众人考虑着喝不喝血酒的时候,却听到了呜呜的哭声,抬头一看,竟是孙坚麾下的四大将之一的护卫将祖茂

    只见祖茂呜呜的哭出了声来,狠狠地磕了血酒,酒杯顿时被握成碎片,痛哭着说道“为臣者不能为主公分忧,实在是莫大的耻辱,主公,祖茂感谢你的知遇之恩,我现就潜入寿春,誓取袁术首级”,说完,拔腿就走

    众人一阵愕然,均看着孙坚那血淋淋的左手和祖茂那萧条的背影,心中一片复杂

    孙坚看着祖茂离去的身影,伸了右手,但却欲言又止,就是说不出声

    一脸愤慨的黄盖拉着祖茂回来,咬牙切齿的对着孙坚说道“主公,刘表袁术传来了话,如果我们每年交给他们各两成的利益,他们就解除对江东封锁,我们挥军北上吧”

    各家主一听,顿时也勃然大怒,怒目看着孙坚,一副只要你答应我们就和你拼了的样子

    孙坚脸上顿时挂满了冰霜,左手狠狠地拍击了下桌子,怒道“贼子岂敢,来人,给我点”随着一阵巨大轰响,各家主脸上挂满了孙坚的血,血腥和冰冷顿时让各家主醒了过来,看着就要起兵的孙坚,顾家家主急忙说道“文台莫急,现在可是太上皇焦急之时,不可起兵祸”

    各家主也急忙劝导孙坚冷静,心中也对孙坚大为改观

    孙坚的这次宴会很快在江东掀起了巨浪,无数世家子弟愿意出仕县官之职,并让许多以他为偶像的青年竭力为百姓服务,要竭力为百姓服务,当然不能只靠自己,或多或少的,各大家族也参与了江东的全面发展中,顿时让孙坚轻松了不少

    恋云也很快的回到了建业,清楚了内患,孙坚也将目光,投向了荆州淮南,只有让这两个地方安分起来,才能让江东全面发展

    很快的,江东决定派出使者和谈,淮南使者恋云,荆州使者周瑜

    陈留,邺城城外曾经传来神话的一幕再次出现在了陈留城内,一个十六七岁的美少年,背着年纪差不多的美少女,一脸悠哉悠哉的走来,但不同的是,美少女此时有点脸色苍白,病恹恹的感觉

    陈留的守卫不禁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这对小情侣,凌厉的目光快速扫过两人的衣袋,同样的,沿路走来,皆是指指点点和异样的目光

    “主人,放下我啦,你这样所有人都笑话你的”,小玉儿直感到众人的目光火辣辣的,有点吃不消的劝道

    在这个勇武当道的乱世,男人不但占据着主导地位,男女之间的很多行为都表现着许多信息,北方还好说,南方男女出行那就是不太好的事情,如果你的身份不够高的时候,女人一般都是坐在马车内的,男女同行,男人得在女人前面,男人抱着女人,那是有面子,毕竟当年霸王就是怀抱虞姬美人,一人一骑打遍天下无敌手,但如果被女人骑在背上,那就是丢脸中的丢脸,而且这样做,女人还会被指责不守妇道之类的,虽然老曹的治理下,陈留和别的郡县不一样,但观念也改变不了,没有其他地方的说三道四,但给予一个叹息,鄙视的眼神,或两两相望,各给个心照不宣的轻视眼神

    “笑话我有什么问题呢,我堂堂桃花仙怎么会和平民百姓计较呢,怎么,小宝贝,他们笑话我你很心疼”,郭嘉侧过脑袋亲了亲小玉儿的脸,毫不介意的说道

    “他们可以笑话我,但怎么可以笑话主人你呢”,小玉儿将头上的帽子盖了起来,紧张兮兮的左右观望,小声说道

    “哦,那你将他们的样子都记下来,哼,男人不思读书识字,练武强身,养妻活儿,报效国家,女人不想养蚕织布,洗衣做饭,琴棋书画,相夫教子,都行这无用之事,定是家中富庶,不愁吃穿,等下向老曹告下状,让他们今年交税教多点,看他们还有没有时间笑话我”,郭嘉顿时满脸气愤填膺的说道,直惹得小玉儿呵呵直笑

    “讨厌,主人还是那么小气”,小玉儿捏着郭嘉的脸蛋取笑道

    看着这对小情侣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调笑,不少人都感叹着世风日下,但也有不少聪颖的女子在看着郭嘉,好奇的看着这个一举一动都让自己心中莫名触动的少年,他身上散发着一种玩世不恭却又智气逼人的气质

    果然,从城门走向刺史府足足有数里路,但郭嘉纤弱的身体却没有一丝吃不消的意思

    刺史府自从有了两大猛人之后,原来的两排护卫也被丢进军营了不少,只有稀稀疏疏的三两个,郭嘉很幸运,第一次来就看到了侍卫大统领,韦哥

    “喂喂喂,那个黑漆漆的,给我通报下,就说我桃花山上桃花仙,天生鬼才郭奉孝来见见老曹了,如果戏老大也在的话那就叫他也可以,如果都不在,那我就去城里最大的妓院却等他们了”,郭嘉一点都没有客气的意思,直接指着典韦就大声喊了起来,周围顿时传来紧促的呼吸声,还有那惊讶的眼神

    黑漆漆,典韦左右观望了下,自己在几个护卫之间还是不好比较,差距还真是相当之大,不过老曹和戏老大是谁呢,这个名字这么长的小矮人又是谁呢,虽然郭嘉的话基本上典韦听不明白,但最后那句他倒是听得很清楚,因为城里最大的妓院就是他老板的风月股份有限公司,这家伙显然是来找他老板的,不过,公然提起老板的小灶公司,这家伙也太欠揍了

    典韦瞪大了双眼,冷哼了声,顿时向着郭嘉走来,周围围观的百姓被那声冷哼瞬间吓得破了自己的世界纪录

    “你算哪根葱啊,敢在我刺史府前嚣张”,典韦瞪着郭嘉,右手握拳,在他身上左右扫荡,轻描淡写的扫了小玉儿一眼,给了一个要不是你那排骨般的身材还不够我一拳打,我就从街头一拳把你揍到街尾的样子

    “我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美女见了浑身不自在的桃花山上桃花仙,天生鬼才郭奉孝,你又算哪根蒜啊”,郭嘉一见这家伙竟然不自己还嚣张,顿时回瞪了一眼,说道

    周围侍卫都是战场上的老兵,不少都听过邺城一战威震天下的鬼才郭奉孝,顿时有些醒目的借尿遁了,前去通报

    “又在说那些不是人说的话了,告诉你,我叫典韦,是刺史大人的护卫统领,比我大的人可以叫我小典,不过一般识趣的人都叫我韦哥”,典韦很是不可一世的抛出了自己的名号,得意地看着郭嘉

    同时练武之人,典韦很轻易的就看出了郭嘉也是有两下子内力的,但他有点好奇,就这两下子也敢嚣张出门,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不是人说的话”,郭嘉顿时瞪大了双眼,自己的大号竟然被认为不是人说的,愤愤不平的他顿时掀起了袖子,一副看我不揍死你的样子,背上的小玉儿早就笑得埋在郭嘉颈边,不断地窃窃私语

    “怎么,就你那三寸钉身材也想和我动手”,典韦一见郭嘉的举动,顿时好笑了起来,浑身散发出了睥睨天下的气息,虽然典韦只高郭嘉十公分左右,但却比他大两号不止,在典韦看来,郭嘉就和地上的蚂蚁没多大区别

    “哼,对你还要用手,我拿钱砸死你”,说完,郭嘉还真的从怀里拿出一叠一叠的银票,不断的砸给典韦“拿去喝茶,拿去通报,拿去吃饭,拿去生孩子,拿去嫖妓,拿去...”

    典韦看着那淡然无光却又散发着漫天金光的暗器,顿时下意识的接了过来,约莫一看,早就超过了五六千两了,典韦吞了吞口水,仿佛看着怪物一般的看着郭嘉,又低头看着那巴掌厚的银票,脸上出现了苦色,这里到底是自己几个月的薪水呢,摆明在欺负韦哥我小学没毕业嘛

    “看什么看,这里不是钱,是平原美酒,想一想,一个小店的平原美酒,还不喝死你”,郭嘉一眼就看出了典韦的性格,轻哼了声,说道

    典韦的口水再次吞了吞,他仿佛看见了自己跌进了酒海中爬不起来,每天闻着香醇,过着醉死方休的日子

    “还是不要了,算你识趣,知道拿东西来贿赂我,但我老典岂能为了美酒不要主公呢,你先去那边等着,我问过主公再找你”,典韦丢出了那大堆钱,恋恋不舍的看着那片酒海离自己越来越远,叹了口气说道,有了酒的话题,典韦没有了刚才对郭嘉的生疏

    “不要,你竟然不要平原的美酒,你是不是发高烧啊”,这下到郭嘉瞪大眼睛了,五六千两还敲不动的大门,不过通报一下而已,至于么

    “你才发高烧”,典韦轻哼了声,径自往回走

    “奉孝,你这死小子终于来了”,还没听见脚步声,戏志才的大吼已经传了出来,直让典韦和一众侍卫瞪大了双眼,戏志才,那是阴险的代名词,平时儒雅斯文的,但算计你起来,卖了你还帮他数钱,现在竟然大大咧咧的说话

    “戏老大,哪里用得着你老来接我啊,呃,咋你的眼睛这么黑呢”,郭嘉满脸吃惊的看着戏志才那双熊猫眼,说道,戏志才是个很会养生的人,向来很节制的

    “昨晚在刺史大人的风月公司里,有人来踢馆子,结果我陪他一起和那家伙大战了一番,他丫的还真是一夜七次郎,差点把我和刺史大人联手都干掉了,我们都才睡了一个时辰呢,我已经派人去叫刺史大人了”,戏志才满脸尴尬的看着郭嘉,说道,他也知道这些事情,郭嘉才是行家,瞒也瞒不了,索性直白的说道

    小玉儿顿时在郭嘉颈边轻轻地笑着

    “戏老大,别着我小宝贝面前说这些,我可是正经人,到那些风月场所只是追求艺术而已”,郭嘉满脸正经的说道

    戏志才顿时满脸黑线,他郭嘉还是正经人,自己还是情场小处男呢

    回到了刺史府的大厅,郭嘉和戏志才刚坐下喝了杯茶,就看见还穿着睡衣黑着眼圈的曹操拉着猛打呵欠的夏侯兰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众人各自介绍了下,久仰了下,郭嘉笑道“老曹,看你经营那件风雨场所也蛮辛苦的,经常要应付别人的踢馆”

    “奉孝来看我,还真是让我高兴,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曹操夏侯兰戏志才郭嘉小玉儿都围坐在一张大圆桌上,曹操顿时举杯说道,而夏侯兰正输送内力,没两下,曹操和戏志才脸上的黑眼圈顿时消失了

    “青幽并冀那边打得乱哄哄的,我只好南下游山玩水了,但我家小宝贝适应不了各地的气候差异,有点水土不服了,只好来找找老曹你帮我找医师看看”,郭嘉利落的干了一杯,一个大鹏展翅左手搭在了小玉儿肩上,将她拉进怀里说道

    “这很容易,小兰,你帮郭夫人看看好了”,曹操一听,顿时对着夏侯兰说道,同时给他投以一个会意的眼神

    夏侯兰也知道这个少年是个挺厉害的角色,曹操十分在意,戏志才极力推荐的人才,也笑了笑,一根黑线仿佛是蛛丝一般的吐出,瞬间缠住了小玉儿的手腕,夏侯兰在线上把起了脉

    对于修炼者和一些毒术夏侯兰不是很精通,但是对于平常人的大多数病症,夏侯兰还是游刃有余,把脉过后,夏侯兰心里已经有了底,内力源源不断的通过黑线,传了过去,没两下,小玉儿脸上的苍白和疲惫都一扫而光,感激地看了夏侯兰一眼

    “陈留大仙果然厉害,此情我郭奉孝记下了”,郭嘉见状,顿时很是高兴的对着夏侯兰说道

    “奉孝现在有什么打算呢”,戏志才看了曹操一眼,说道

    “游山玩水啊,现在还没有到真正的乱世,我的英主还没出现,不过我应该会先到江东找恋云仙子拜她为师学习医术,不然我的小宝贝不能陪我到处跑了”,郭嘉单手托着下巴想了想说道

    什么叫真正的乱世,曹操和戏志才心里都有了底,因为在邺城他们已经和郭嘉谈过了,真正的乱世莫过于是外戚和宦官正是撕开脸皮,兵戎相见

    “奉孝心中的英主是怎样的呢”,曹操愣了愣,说道

    “有拥天下之志,智谋过人,善识人才,做事果断,而且要有军事上的能耐诸如这些的,说是很难说的,这要感受的”,郭嘉对于自己偶像现在还处于模糊期,也只能模糊的说道

    “那天下诸侯何人能当奉孝之主呢”,戏志才看了看曹操,笑了笑说道

    “这也很难说的,我要到处走走看看才能明白,据传闻,并州丁原乃守成之主,九原战神威震四方但却智谋短缺,公孙瓒不懂治下,军队虽然不错但只能落到被慢慢蚕食的下场,而且灭公孙瓒的必然是袁绍,袁绍做事优柔寡断,虽有天下之志但却非天下之主,最多只能称霸青幽并冀,青州也就是平原王还能看得下,但平原王治理的政策太过于离经叛道,虽然能在平原凝聚无穷大的力量,但却不能用于扩张,而且王爷称号让他被无限的限制了,成就有限,其他的诸如西凉马腾韩遂,徐州陶谦更是不值一提,刘焉刘表袁术占据富庶之地但却毫无大志,江东孙坚倒是有点能耐,但南北差异甚大,以南攻北,甚是艰难,关中董卓狼子野心但却只能作乱一时,刺史大人倒是个勉强的英主,但却是个治世之能臣,而且这都是我的听闻不足以为依据,我还要四处走走看看”,郭嘉叹了口气,说道

    “不知何方能够成就霸王之地”,戏志才看了看满脸吃惊的夏侯兰,顿时打开了一幅地图问道

    这是一副天下地图,有着天下各州的轮廓,以黄河为界,北方青幽并冀四州,中原司隶兖州徐州豫州淮南,西凉雍凉二州,西南益州南中,南方楚地荆州,吴越扬交二州,其中还有这各大雄关的模糊位置,守卫洛阳的东边虎牢关,西边函谷关,潼关等等

    郭嘉拿出了自己的招牌纸扇,那边写着两行大字,桃花山上桃花仙,天生鬼才郭奉孝,郭嘉心里也明白,曹操一心报国,但戏志才却想他逐鹿中原,现在让自己来说一方面是报了自己欠夏侯兰的恩情,一方面是让曹操的信念动摇

    郭嘉晃动了下纸扇,说道“自古以来,南北差异甚大,南方均为守成之地,要称霸天下,益州荆州扬州交州首先撇开,他们并没有足够强大的骑兵,也没有北方人的强健体魄,更加没有天下最强势的人才聚集中心--中原,同样的,镇守凉州,并州,幽州的也可以撇开,哪里北有异族,南有诸侯,进退两难剩下的就只有关中,司隶,兖州,冀州,青州,豫州,淮南和徐州了,但豫州羸弱,黄巾甚多,徐州四战之地,易攻难守,青州民风彪悍,但跨越了黄河,实力稍弱,剩下的就只有关中司隶冀州兖州和淮南了,关中雍州刺史董卓据闻和朝廷关系甚秘,更一度踏入了长安,其心可见,若董卓能占领洛阳同时以天子之名奇袭兖州豫州,徐州,那中原一战而定,北方四分五裂只能逐步被蚕食,南方一战可定,而同样的若冀州袁绍统一了青幽并冀的同时交好甚至占领洛阳,同样能以天子之名,迅速平定徐州兖州和豫州,占领大半个天下,到时候驻守潼关函谷关,南下南方同样一战而定,淮南兵精粮足本来也是强大的实力,但据闻袁术的军事水平和眼光实在不敢恭维,先别论了,剩下的就只有兖州和司隶了,若刺史大人乃乱世之奸雄,那就迅速攻下豫州徐州,交好袁绍同时攻取洛阳,挟天子以令诸侯攻灭袁术,北上和袁绍决战,统一青幽并冀,若刺史大人是治世之能臣,那就直接攻取洛阳,诛灭宦官和外戚,驻守潼关和函谷关,然后东征豫州徐州淮南,再和袁绍决战,过程差不多,但却是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朝廷,然后流芳百世”

    曹操的大名早已经名扬天下,那是出名的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虽然这句话并没有让许多人赞同,但有识之士都非常留意这句话,因为说这话的人非常有名

    见郭嘉将天下各州说的像豆子一般,想拨就拨,夏侯兰直接有点无语了,说了这么久还没说出了该怎么做,比起平原那边只做实事而言,还真是虚幻的很

    但夏侯兰不知道,鬼才其实鬼神之才,能看到他人所不能看到的,想到他人不能想到的,说的从来都不是空话,历史的发展就是他今天所说的

    江东

    热烈的欢迎过恋云仙子的归来后,恋云和周瑜也带着各自的谈判团,前往了淮南和荆州,为江东的未来和平日子奋斗

    一般而言,搞和平谈判的,首先要去目标亲近之人府上先贿赂一番,同样的,公瑾同学也不能例外,年仅十三岁的他离开了驿站,独自走向了蔡瑁府中

    蔡瑁今年三十多岁,是蔡家的当代家主,一手带领着蔡家的崛起,可谓雄心勃勃,甚至连自己的妹子,都送给了刘表当小妾,但此时的蔡家远没有后来的那么风光,蔡氏还在刘表的后宫中苦苦的奋斗着呢,现在虽然已经有了蒯家和蔡家并驾齐驱的趋势,但却仅仅是趋势而已

    “报,有一个很英俊潇洒的少年来说要见将军,说能让将军升官发财”,侍卫也很是敬业的发挥着一个通报者的功能,说了两个他今天才学会的名词

    “英俊潇洒,升官发财,他给了你们多少银子,让你们这么卖力,滚出去带他进来,我倒要看看这是个怎样的少年”,蔡瑁不怒反笑,说道,作为一个曾经很出色的公关,他当然知道要进门首先就要派烟,不然很可能连门都进不了,他也没有责怪侍卫的意思

    “江东周公瑾见过蔡大人”,周瑜优雅地走了进来,对着蔡瑁拱了拱手,淡淡的说道

    “美周郎,江东第一小神童,如此威名显赫的使者不去主公府上,不知来我这里有何贵干呢”,蔡瑁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周瑜一眼,说道

    “呵呵,大人说笑了,在荆州除了刘刺史,就属蔡大人在下还能看得入眼”,周瑜脸色未变示意他先入座,双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说道

    果然,蔡瑁一听周瑜所言,当即笑逐颜开,周瑜是谁,那是江东除了恋云仙子之外的最受孙坚重视的谋士,更是和未来江东之主孙伯符是兄弟,他来荆州代表的就是江东,被人如此重视,蔡瑁当然高兴极了

    “周郎言重了,荆州才俊甚多,我蔡瑁不过一凡夫俗子,岂能相比较,不知公瑾前来何事”,被周瑜这么一赞,蔡瑁顿觉自己和周瑜亲近了许多,顿时说道

    “蔡公其实和我们江东的意愿差不多,不知道您有没有发觉呢”,周瑜也放开了笑颜,改了称呼说道

    “愿闻其详”,蔡瑁此时更加高兴了起来,据闻美周郎才高八斗,倨傲无比,就算是孙坚亲属黄盖程普韩当祖茂四将,也当不得周瑜一个您字,顿时为周瑜倒了杯茶,说道

    “我们需要和平发展,而您也需要战功来晋升,若按现在江东和荆州全面断绝来看,恐怕将军原本的优势正在被蒯家慢慢蚕食吧,其实大人心里也清楚,蒯家要打击江东,心中岂会有为荆州着想之心,这本来就是在维持荆州一霸的地位罢了”周瑜磕了杯茶,拿出了一瓶丹药,说道

    “周郎说出了我的心声,但我人微言轻,真是爱莫能助”,蔡瑁狠狠地闻了闻那丹药透过瓶子散发出来的浓香,虚伪的笑道

    “这瓶是我主送给大人的奇药,能让男人威风更加持久,若女人服用,两月之内必有消息,十月怀胎必生虎子,不知道大人相不相信我江东神医恋云仙子呢”,周瑜满脸不舍的看着那瓶丹药,叹了口气说道

    “好好好此事若成,我必定让江东荆州百姓和平通商”,看着周瑜的神情,蔡瑁顿时满眼星星,急忙拿了丹药,说道

    “那就拜托大人了,我这里还有些药材和配方,虽然效用没有丹药那么厉害,但胜在能为大人做出点贡献”,周瑜从身后拿出了一小包药材,说道,作为江东的二号人物,周瑜和孙坚孙策一样,都是持有空间戒指的,但此时却不能让蔡瑁知道

    “公瑾果然有君子之风”,蔡瑁也是很善于用药的,一看那配方,顿时高兴了起来,拍着周瑜的肩膀说道

    有了这配方,只怕整个荆州的贵族都会卖一个面子给自己了

    荆州刺史府中,刘表,蔡瑁,蒯良和周瑜共聚一堂

    “你就是江东来使,如此年纪是因为真的是传言中的江东第一小神童还是江东此时忙不过来,只能派些小孩子过来呢”,蒯良笑容和蔼的说道

    “蒯大人饱读诗书岂能不知甘罗之举,廉颇之遇”,周瑜笑了笑,说道

    蒯良顿时脸色微变,甘罗十多岁就出使他国,说服君王,廉颇年逾七十尚能弯弓射箭,但却被小人逼走,远走他方,周瑜这么一说,顿时是讽刺蒯良以年纪看人,是君王身边的小人

    “久闻美周郎乃江东第一小神童,果然是名不虚传,看来公瑾自比甘罗,乃是身怀惊世之才”,刘表也很仔细的看着周瑜,心里正纳闷着,就这么一个伶牙利嘴的家伙,将来能吃掉我的荆州,妖师大人不会晃点我吧

    “刺史大人言重了,甘罗再厉害也不过一巧变之士,我周公瑾自幼立志要让百姓安居乐业,就凭理想而言,我就比他厉害”,周瑜满脸倨傲的说道

    “哦,那要是你一个孩童都如此厉害,那你们江东岂不是人才济济如过江之鲫,那出使荆州有何要事”,蒯良笑意吟吟的说道

    “我来荆州,一来是为了长沙纵火案的案情调查来汇报给大人,二来是为了目睹下大人的风采和荆州的民风,谁知今天一看,刺史大人身边竟然有如此话里藏刀之鼠辈,实在是让我失望”,周瑜年约十三岁,但样子却只有十一二岁,在这个时代,十四岁到十六岁才算成年,年少轻狂那是有识之士少年时期的标志,说着这讽刺的话也无所顾忌,尤其是这个全心全意整自己主公的家伙

    蒯良顿时满脸怒容怒瞪着周瑜,正要说话,却为刘表所阻止,他摆了摆手,说道,“可曾查清长沙为何人所纵火”

    “那是一伙庞大的水贼,约有一万多人,为首的是周泰蒋钦这两个江东著名的水贼,因为我主要进驻江东,摄于我主威名,就想在我军撤离后捡点便宜”,周瑜听说了,荆州水域有着一股巨大的水贼,便将罪名推了过去

    “好,只要你能击溃这群水贼,我和江东从此河水不犯井水”,刘表和蒯良对视了眼,笑了笑,说道

    “听说蔡瑁将军治下水军英勇善战,我希望能有蔡将军相助”,周瑜暗笑着看了对望的蒯良和刘表,顿时严肃地说道

    结果自然就准了,蔡瑁别提对周瑜有多感激了

    淮南寿春,原本听说恋云仙子前来,袁术麾下各将领都想来趁个热闹,而原本对恋云仙子还有点窥视之心的袁术一看到满脸温柔的恋云仙子丢出了一个小箱子给他,顿时脸色大变,立即将所有人都赶跑了,因为里面赫然装着一块大玉,竟然是传国玉玺

    袁术浑身颤抖都捧着那轻盈却又重逾万斤的传国玉玺,看着恋云仙子仿佛就是看着一个仙女一样,传国玉玺,那可不是可以仿冒的东西,能将守卫森严的皇宫中盗除了传国玉玺,那是多大的能耐啊,果然是仙家中人

    想想自己,现在已经拥兵五十万了,粮食多的都要卖给人家不然都发霉了,要是有了传国玉玺,那岂不是能够,坐上那张椅子,袁术极其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将玉玺死死地抱着,对着恋云仙子说道“仙子这是何意”

    “世人皆知我主有吞并江东之心,但却鲜少人知道,我主的意图仅在与江东而已,试想我主要是有图谋天下之意,早就暗中击杀刘繇王朗严白虎收其兵马,打造战船了,何必竭力发展经济,将战船送与将军呢”,恋云仙子和善的看着袁术,说道

    “这”,袁术顿时想起自己现在最好的战船就是模仿孙坚送的,孙坚拥有周家这秉承天匠船王之秘术,拥有天下最强舰队的制造权,但却送给了自己最好的战船,而送给刘表刘繇等人为保和平的船只都是次品,足见对自己的真诚,而且这次虽然是阻拦自己,但却没有出太多兵,几乎是擦身而过,现在又送来了传国玉玺,难道他是想,袁术顿时想到了最好的结果

    就算孙坚强大起来,也是先攻打荆州,可是荆州能被江东攻破么,显然不可能,那他对自己有什么威胁呢,看着传国玉玺,袁术心中的看法已经偏向了一边

    “没错,我主已经看透了汉室天下的命数,只愿保卫江东,成为江东之主,遍观天下,青幽并冀混乱不堪,中原黄巾凌乱,西凉益州荆州都是守成之主,唯有将军有此大志有此威望有此能耐能够逐鹿天下,所以让我为将军送来了传国玉玺,我主愿意助将军夺取天下”,恋云对着袁术点了点头,说道

    袁术此时还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让恋云先回驿站休息,他自己当即召开了心腹大会

    塞外草原,此时蔡琰姐妹,赵云和凝月都伏在一处山上,看着草原上罕见的一座巨大战斗场,战斗场上密密麻麻都是一种紫黑色的盔甲战马,这些战马显露出一种暴戾的气息,身上的战甲仿佛是衣服一般镶进了肉里,双眼血光射出了嗜血的神色,马蹄都是尖锐的利爪,这些战马都是从一个绿色漩涡里跑出来的,每跑出来一匹就有一个匈奴战士冲了上去,但却被战马一蹄踹死,然后鲜血被喝光,每有一个战士成功骑上战马并驯服,那战士就有了瞬间的蜕变,身上的衣服都消失不见,换之的是浑身黑紫色战甲镶进了肉里,对天怒吼,怒吼声惊天动地,拿出一把长刀猛一劈地下,地下顿时有了个深坑,佩剑轻轻一扳顿时被徒手折成两半

    “这是来自于魔界的战马,一旦认主就至死方休,身披坚甲刀枪不入,其主人会变得力大无穷,麻木不仁,成为魔界的恶魔骑兵,恶魔骑兵的实力,比起你的巾帼狼骑兵还要厉害几分”,凝月满脸严肃的说道

    蔡琰姐妹均诧异的看着远方,巾帼狼骑兵虽然比起狻猊铁骑来还差了一分,但若这说来,这恶魔骑兵岂不是天下最强的骑兵,若换算来普通兵种来算,一个打百个应该不成问题,若是有几十万

    “你们不会炼制了很多吧”,赵云难掩住心中的激动,问道

    “长老们调动了一百万壮丁加上各族收刮来的,起码有一百五十多万,能成功变成恶魔骑兵的,至少有五十万”,凝月叹息的说了声,“或许五十万恶魔骑兵天下无敌,但要是被歼灭了,我匈奴百年之内,都不能动武了,而且还要面临被人灭族的危险”

    五十万恶魔骑兵,要是正规作战恐怕能够吃掉整个天下的军队吧,面对匈奴长老的拼死一击,就算是镇定如蔡琰姐妹和赵云,都不由得心里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