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六章 风雨欲来(上)

正文 第十六章 风雨欲来(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六章风雨欲来(上)

    话说老曹因为二子曹丕的奇怪金光被治愈之后,非常的高兴,尤其是在出生一个月就能说话,更是让曹操面上有光,虽然过了一段时间,曹丕只是能说爹娘两个字,但也算是天纵奇才,在陈留传为佳话,此后的日子,也因为如此,曹丕一帆风顺直至登上帝位

    老曹心里此时对二子没有天生龙子的想法,但却深信这个儿子是自己的福星,他永远忘不了前几天的一幕

    原本在老曹眼里,天下英雄的勇力莫过于自己的兄弟夏侯惇夏侯渊,由此一推断,稍逊一筹的曹洪自当应该是一流的强者才对,但他却惊骇的看见,曹洪满脸战意的对许褚发起了挑战,但却被许褚空手打了个落花流水,三招之内兵器被夺,十招之内被打得吐血求饶,虽然他也曾听闻许褚的许家庄的威名,也曾派人去邀请过,但却没想到,许褚强力于斯

    如果说,许褚战胜曹洪之快出了老曹的意料之外,那典韦的彪悍就让曹操和曹洪汗颜了

    见许褚让自己一个月的主人很是高兴,唯恐自己去挑粪洗厕所的典韦强烈要求群战,曹操也很给面子的派出了自己的亲卫,也就是未来强势的青州兵,但却被典韦一个怒吼,给震晕了不少,其余的面面相觑,不敢上前,看着戏志才脸上的惊讶,夏侯兰脸上禁不住地笑容,曹操顿时感觉到了火辣辣的,自己还在夏侯兰面前猛吹过,自己的亲卫足以面对天下英雄,但三百多人愣是给典韦给吓得不敢上前

    但接下来的战斗更是让老曹大跌眼镜,心中猛呼,如果生儿子能带来猛将的,他一定像帝王一样,生个百千个

    老曹为了挽回面子,让许褚和典韦能尽心在自己手下工作,出动了手下最强的部队,虎豹骑,更是让曹纯这个骑兵专家带领,摆成阵势,五百虎豹骑,那可是能抵上五千精兵的

    老鹰搏兔老曹没见过,狮子搏兔他也没见过,但眼前的景象他就有种感觉,他的陈留咋就这么像是养绵羊,养兔子的地方呢,所向披靡,曾经灭杀过强大妖师的虎豹骑,在典韦和许褚面前就像是惊恐的兔子,被强势的狮虎一爪一个,两人肆无忌惮旁若无人的冲散了虎豹骑的阵型,典韦的每一戟,许褚的每一刀,都准确无误拍飞一个虎豹骑,而同样的,倒地的虎豹骑每一个能够立即站起来的,全都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或许这只是刚组建的虎豹骑没有后来的威力,但却是让老曹的眼镜直接从鼻梁吓到了鼻孔边缘

    为了让败势别那么难看,堂堂的虎豹骑没有发起冲锋就被人以蛮力打垮,曹纯擒贼先擒王,决定先打击许褚,尽管在他发起冲锋的时候他也没想过能够打得过许褚这个让自己兄弟曹洪崇敬不已的猛人

    许褚见曹纯直接找上自己,顿时有种被轻视的感觉,凝聚凶暴杀气仰天长啸,隐约可见猛虎之形气劲涌向了曹纯,兵器相交的瞬间,曹纯连人带马飞了出去

    典韦见状,大笑几声,以万钧之力猛贯入地,令无数气流破土爆裂,周围的虎豹骑顿时被击飞,倒地不起,于是很自然而然的,为了不让所有的虎豹骑偷懒一个月,战斗顿时宣布结束

    于是,老曹顿时当机立断,曹洪到一边去当太守,典韦顶了上来,当了老曹的私人保镖,除了厕所,吃喝玩乐赌吹嫖全都跟上,许褚则是当任了老曹新亲卫的队长,看着典韦每天跟着老曹威风凛凛,为人称赞,更是到处吃香喝辣,更是吞了吞口水,发起了狠,直接让许家庄的子弟加入了自己的亲卫队,更是将其改了名字,后世称之为打虎英雄虎痴的小弟护卫大军,简称虎卫军

    而此时典韦和许褚也非常满意,因为虽然只是护卫首领,但却是陈留除了夏侯兰外的三号人物,走到哪里都是送礼擦鞋的,原本因为自己样貌彪悍而有点担心娶不到老婆无法传宗接代的两大猛人此时却为女人多得很而发出无奈的叹息,人家还要当护卫吃香喝辣的,那能夜夜陪着你们夜夜笙歌呢,一声声韦哥,许老大的,听得多爽啊

    收服了典韦和许褚,拥有了一州的老曹此时无限的春风得意,每天闲逛,早上去军营晚上努力经营自己的风月股份有限公司,顿时无限的意气风发

    老曹潇洒了起来,但戏志才却进入了人事部,天天在追问着有没有个英俊潇洒,嚣张帅气少年来投

    “刺史大人,你的间谍部队还没找到小郭嘉的下落”,戏志才带点期望的问道

    “没有,奉孝乃是天下奇人,能得到他的辅助自然值得庆幸,若不能也不能勉强,他已经答应了若天下真的乱起来,他回到我陈留来避难,这已经足够了”,曹操叹了口气,不得不佯作潇洒,说道

    想起那个少年,曹操顿时有点无语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好友袁绍治下最大的妓院,当时正处于黄巾猛攻,自己带着军队来援邺城,竟然第一时间逛妓院,想起这事,曹操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更别提袁绍和手下谋士看着他那暧昧的眼神了,让他一见到袁绍就尴尬不已

    镜头回放

    “哎呀,郭公子,你快点啊,快点快点再快点啊,人家好冷”,还没进门,那女子幽怨的声音已经让老曹和戏志才有了找女人的冲动,但理智还是阻住了他们,他们敲了敲门

    “没空,有事到隔壁爽两把再过来”,郭嘉毫无顾忌的声音传了出来,直接让老曹无语了

    戏志才可没有曹操那么斯文,他掀起长袍,一脚就踹开了门

    曹操定睛一看,床边一个穿着情趣内衣的女子正摆着不同的姿势,而那个邺城出了名的风流浪子郭奉孝,却一本正经的在一旁举起了画笔,旁边有几卷已经画好的画卷,每一幅都是该女子的动人之态的瞬间之景,或调笑,或嗔怪,或幽怨,栩栩如生

    见了曹操和戏志才进来,女子顿时一惊,顿时拿起被子盖了起来

    “哪个王八蛋敢来我这里捣”,郭嘉被那强大的门声吓了下,原本将要完笔的画卷顿时被毁于一旦,郭嘉满脸怒气正要怒吼,却发现戏志才正笑意吟吟的看着他,急忙堆起了笑脸,说道“原来是志才老大,老大需要来这里找我,莫非还要些药酒来挽救你的幸福生活”

    曹操顿时惊讶的看着戏志才,戏志才顿时满脸黑线

    “这位是我的未来主公,陈留太守曹操,这次来邺城,第一时间就来找你了,还不快点来见过曹大人”,戏志才显然和郭嘉关系极好,笑着说道

    “老曹你好啊,我想应该没志才老大说的那么严重的,老曹你奔波劳累积压了不少憋不住也是情有可原的,既然来到这里了,我当然要给你介绍些美女”,说完,郭嘉竟然大声吼了起来“当家的,还不快点叫些姑娘过来”

    曹操顿时尴尬了起来,笑道“想不到邺城称为桃花仙人的郭奉孝竟是艺术中人,而且造诣还如此之高,世人还以为奉孝乃是风流浪子呢”

    “果然是识货,世间最美之处在于女子,女子最美之处瞬间的情绪变换,而我就是要捕捉这些美丽的瞬间”,郭嘉收齐了自己的画卷,对着曹操拍手称赞,说道“不过你有两点错了,一是叫错了我的名字,我叫桃花山上桃花仙,天生鬼才郭奉孝,还有,我可不是光来这里追求艺术的,你问问这美女,我可是交足功课的,有哪一次她不是身心舒服,不舍得我离开的”

    戏志才见郭嘉还有交流逛妓院心得的意思,脸上的黑线更多了,他正想说话,却发现大堆美女已经涌了进来

    老曹也没想过,他第一次和郭嘉的合作,竟然是在妓院上进行的,而且这一次他们还是不同战床的队友

    回忆起那激战后的交谈,曹操对于郭嘉之能佩服万分之余,更是对戏志才的识人之能,万般信任

    江东建业

    孙坚呆呆的看着桌上的地图,地图上纵横交错,水陆交加,荆州江夏长沙零郡桂阳,淮南庐江之处更是打了几个大交叉,和荆州淮南断绝了一切来往让江东的经济大打折扣,两方的水军正在周围水域不断地演练,让孙坚只能在水上不断布防,周瑜黄盖韩当程普都被派了出去稳定北方形势,自己的弟弟孙静等等一切孙家成年子弟都被派往了柴桑,建业等郡维持治安

    现在还真是处于内忧外患的局面,荆州淮南虎视眈眈,水军经费不断增加,战船技术不断研发,军队数量不断扩张,各种奸细被派遣了进来,捣乱治安,散播谣言,而自己的大军则是分得很散,江东民心未定,各郡县若不是没有太守县令,就是阴奉阳违,要不是百越这阵子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对刘繇严白虎王朗的偷袭越发增多,他们也会跟着捣乱,各种大小事情直烦得孙坚痛苦万分,他现在已经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不止,训练军队,视察民情,维持治安,督促造船,修复城墙,安排农商,各种各样的事务让孙坚连上厕所开大也不敢多蹲几分钟

    孙坚顿时怀念起了恋云仙子在的时候,那时候他只是训练下军队,然后就是喝酒开会,工作量没有现在的十分之一

    “怎么样,伯符和恋云仙子的下落有没有线索”,孙坚见祖茂回来,急忙问道

    “大公子现在已经出海了,有十数个侍卫在暗中跟着,恋云仙子北上和兖州刺史曹操二子治病,应.该.快.回来了”,祖茂有点无奈的说道,他看着孙坚的眼神中也有点叹息

    孙坚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这次的冲动之举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手下,自己并没有听恋云的嘱咐将长沙的重要东西带走,反而是一把火烧了长沙让其变成了空城得罪了刘表,也没有趁乱剿杀了刘繇等人收拢其基业让江东四分五裂,朝廷里还不知道什么情况,而导致现在四处受敌

    孙坚来回走了几步,并没有说话,原本坚毅的脸上出现了疲惫,他闭上了双眼说道“去给我邀请各大家族的家主,我要和他们谈些话”

    而此时,江东小霸王孙伯符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危难,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无限接近死亡

    原本驾船往仙子岛而去的孙策遇到了风浪,瞬间被打进了海里,只能抓住一块木板,后面的侍卫虽然大惊失色,但只能弃船,竭力上前,但却惊骇的看到,孙策不远处的海面浮起了一块三角形,而这块三角形正快速的往孙策移去

    对战斗极其敏感的孙策很快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他全身的内力快速布满全身,但却还是止不住危险的到来,一阵剧痛下,他惊骇的发现自己周围都是血红的海水,巨大的撕扯之力让他剧痛之余头昏脑涨,双脚更是瞬间麻木

    这些侍卫都是曾经跟着程普出过大海的,当然知道这种三角形背代表的是什么,满脸焦急怒吼着向前,手中的长剑急忙往孙策投去,化作了强力的长矛

    这可是身经百战的侍卫,战力不下于一般武将,十数把长剑精准的砸中了正在攻击孙策的深海巨兽--大白鲨

    吃痛之下,大白鲨快速的往海里钻,将孙策拉向了海底

    孙策纵然天生英雄,但年纪尚幼,功力尚浅,只能让内力护住双脚经脉不让其完全断裂,但快速的流血让孙策昏迷了过去

    侍卫们顿时发出了悲鸣,急忙向海底潜去

    孙策被拉进了海底,但灵魂却仿佛是穿越了时空,来到了一个奇妙的时代

    那是一个充满着血腥的战场,无数残壁碎肉,长矛和长戟长戈,不断碰撞,长剑长弓不断轰击,无数士兵在血与泪的深渊里挣扎,有的傲然一笑,有的大声悲鸣,有的奋力一击也有的垂死挣扎,一个儒雅的青年长剑仰天一指,顿时四面八方出现了无数援军

    画面一转,一个身披紫色披风,身穿紫色战甲,手持炼狱魔刀,胯下一头魔麒麟的威武青年,带着不到敌人十分之一的骑兵像十倍于自己的敌人发起了冲锋,纵横无敌,每一招都带走了数百敌人,旁若无人的来回穿梭,没有一合之敌,而且身上仿佛有着无限的内力和力气,战斗持续了很久,知道战场上,没有了一个站起来的敌人

    画面再次转动,一个身披紫色战甲,手持一把缠绕着火焰羽毛的长枪,坐下一只身披红白神甲的战马的青年正在漫天箭雨中,不断冲锋,长枪一道烈焰,巨大的城墙哑然而倒,而那青年竟然和自己有九分相似,但却有了满脸的英勇无惧

    这是自己的未来么,可是,自己不是敌不过那张充满着狰狞锯齿的怪兽么

    孙氏英魂,岂可丧于孽畜之手...

    ...若谈放弃,愧为孙家之人...

    ...东海之滨,霸王再起

    第一副画面的那个青年,此时出现在了孙策面前,满脸冷笑的看着他

    江东子弟无惧于天下,若我不想流逝,何人敢收我

    那个紫色战甲的青年满脸傲然的看着孙策,一脸的不屑

    被两个若隐若现的身影狠狠的讽刺鄙视了番,孙策顿时火冒三丈,喝道“我乃江东小霸王孙伯符,尔等岂敢笑话于我”,说完,孙策拔出了手里那把已经佩戴了多年却从未出鞘的宝剑

    就在孙策要愤而怒起的时候,他醒来了,但却发现自己在一个蓝色的世界,而身下正是一头大白鲨,但此时的他对于这头深海巨兽已经失去了畏惧,反而是怒目相向,手里的宝剑猛地一插大白鲨的头部,大白鲨直接被一剑透顶,顿时放开了孙策,孙策此时感觉不到任何痛楚,只是翻身骑上了大白鲨,摇动宝剑,指挥着它往上游

    那两个家伙轻视于我,连你也敢欺负我,孙策心里怒喝道

    见孙策竟然骑着怪兽平安归来,侍卫们顿时惊喜交加

    “祖宗显灵,传功授艺,归来之日,霸王再临”,孙坚看着这张纸条和狼狈不堪的侍卫,心中顿时进行了复杂的斗争,良久,他闭上了双眼,说道“让公瑾去送他一程,替我告诉他,我孙文台纵然有错,也不会像弱者示威”

    怀着复杂的心情,孙坚回到了府中,他要找找未来的吴国太姐妹谈谈心事,但却被此时年约五岁的未来东吴大帝孙仲谋拉住了

    “爹,哥哥为什么还不回来和我玩”,孙权稚嫩的声音让孙坚原本复杂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些

    “哥哥是英雄,将来要继承爹的大业,自然要努力,他不能陪你玩,我和你娘都会陪你玩”,孙坚想起那张倔强的脸,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

    “那我也要好好读书,将来也和爹爹,和哥哥一样”,孙权不知道什么叫做继承,但他知道,像孙坚孙策一样就是很厉害的

    “好,我孙文台的儿子就应该有这样的大志,你好好读书,将来你当大王,哥哥当将军,你们一起并肩作战,如果哥哥没有你厉害,那就不要哥哥,只要你”,孙坚顿时大笑了起来,说道,孙坚做梦都没想到,就是因为这句话,导致了孙氏兄弟有了不同的人生

    “那我一定要比哥哥厉害”,孙权顿时大声说道,说完就跑向了书房,孙坚慈爱的看着孙权离去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

    此时的平原正处于热热闹闹的扩建当中,原本就一个郡大小五六十万人的大城市,现在按照众愿需要扩张成为拥有三个郡大小,拥有百姓两百万的巨型城市,政治经济军备城防农业商业等等诸多行业都需要更新重组,忙得让老刘生阿斗的时间都没有

    而此时洛阳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个满脸冷漠的中年人却被五花大绑的在皇宫御花园里

    “你这个可恶的妖师还嫌张角害朕不够,说出你的同党和朕中的诅咒,朕饶你不死”灵帝满脸气急败坏的对着中年人破口大骂

    就在刚才,这个自称是毒扁鹊的方士声称自己有治愈灵帝丹药,喜的灵帝喜出望外,急忙让人呈上丹药

    但谁都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如此嚣张,公然的呈上毒药,张让安排了个小太监试药,却瞬间毒发昏迷,灵帝顿时震怒,下令抓拿这个毒扁鹊

    “敢问陛下,你中的可是平常的毒”,毒扁鹊一点都没有畏惧的意思,反而是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是说,以毒攻毒”,张让顿时机灵的说道

    “侯爷英明”,毒扁鹊顿时恭谨的说道

    “阿父,难道我真的要以身试药,莫不是有诈”,灵帝小声地对着张让说道,现在的他在袁绍刘备曹操孙坚等人的强力支援下,身体已经没什么变化,实在的说,他现在哪里敢冒险

    “陛下可以先让他就会那个小太监看看,然后盘问他的来历,先让他先治疗一些奇难杂症试试”,张让也不知道这个给自己上供了大堆宝贝的毒扁鹊是何方神圣,但此时的他比灵帝更着急灵帝的身体

    “嗯”,灵帝点了点头,说道“毒扁鹊,你先救回这个小太监,然后说说你的来历,若你真能救朕,封侯拜爵绝非难事,但你若存心害朕,朕必定灭你九族”,灵帝顿时恩威并施的说道

    “是”,被松了绑的毒扁鹊顿时从怀里掏出了一颗药丸,塞进了小太监嘴里,灵帝和张让顿时全神贯注的看着

    没多久,小太监竟然醒了过来,而且走路还健步如飞,经太医诊断,体质比以前还要好,灵帝顿时眼冒星星

    “禀告陛下,我本一山野小民,承蒙云游仙人指引学习了一身毒术,也曾在天水一带救死扶伤数十载,听闻陛下为妖师所害,想必是中了诅咒,我虽然没有治愈诅咒的能力,但却能不断弱化毒性,长时间后,诅咒一定会消失,故应张让侯爷所邀,不远千里前来,为陛下效力”,毒扁鹊恭谨的说道

    “阿父果然是对朕最好的人,好,毒扁鹊,你现在就担任太医院院主一职”,灵帝满脸欢喜的说道

    “谢陛下”,毒扁鹊微笑着看了同样惊喜的张让一眼,说道

    自此一个月之内,毒扁鹊成功使用毒术治愈了数百宗疑难杂症,被人称为医术界铁三角之一,剩下两方则是南方江东于吉和恋云仙子,北方冀州的张仲景和华佗

    此时的冀州虽然处于繁忙的重建当中,但也成却举行着热闹的论功大会

    和讲钱伤感情一样,讲武将的职位也是没什么意思的,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再厉害的将领也不一定能够出任高位,再差劲的将领也有领兵的一天,而北方冀州邺城,此时也是个不讲官位人才投奔圣地

    因为此时袁绍本来也就是个小小的刺史和侯爷,也洛阳城内的大官官爵上实在不太起眼,但邺城的这些家伙都是志在天下的,于是结合先秦遗风和平原传出的笑话般的军师旅团营的军队编制,袁绍此时也进行了评赏

    “各位,非常感谢各位为我冀州驱除鞑虏,平定叛乱,我袁本初不是什么英雄,但也绝对会论功行赏,我们从今天起,就执行新的官爵制,当然,现在是暗地下的”,袁绍看着在场一诸将领,脸上充满了欣慰的笑容,就是因为有了这些英雄,自己有了争霸天下的实力

    “颜良,你率军奇袭辽东联盟,让其混乱,连公孙瓒也写信前来赞叹不已,更是领军突袭高丽,连破七城,斩敌五万,打出了我华夏的威风,随后更是整军平定冀州黄巾,功高至伟,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冀州上将”,袁绍细数了颜良的功绩,交给了他一面刻着上将的金牌,笑呵呵的说道

    “谢主公”,颜良满脸激动的看着手里的金牌,急忙跪地拜谢,这可是冀州最上等的将军头衔,虽然在朝廷编制中自己的官位不值一提,但这个上将金牌,可是允许自己在指定的一个郡县内征兵五万,拥有五万本部兵马,那可是在朝廷里仅次于何进这个大将军的军方二把手

    “文丑,你和颜良一样,都是英雄,你们奇袭辽东联盟,千里突袭高丽,平定冀州,都是一等一的功劳,而且突袭高丽过程中更是连破五城,斩敌九万,生擒了数十员高丽和其他异族的将领,实在是功高至伟,你也当领上将金牌”,袁绍笑着说道

    “谢主公”,文丑满脸欢喜,但却同时问道“主公,这个上将金牌除了征兵还有什么用”

    “还能向任一郡县调五千军兵和拨调该郡县二分之一的粮食储存”,袁绍看了看文丑,说道,“包括美酒”

    “主公英明”,文丑顿时激动地拜谢道

    “高览,你死守邺城,无尽艰难,突袭妖师斩获颇多,同时收复冀州有功,当领大将金牌”,袁绍示意侍从交给高览一块刻着大将的金牌,金牌和上将金牌大小完全一致,只是上面的刻字不一样

    “谢主公”,高览拜谢道,大将比起上将来待遇上就差一点了,大将只能在某一指定区域里自己组建三万军队,在郡县内的特权也减半,但上将岂可到处都是,大将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

    “张郃,你出使平原,守卫平原有功,平原王不但对你赞不绝口,还亲自给你上奏请功,实在打出了我冀州的风采,而且以一千轻骑收服一万五千乱军,并平定冀州黄巾,大将金牌你实至名归”,袁绍也将大将金牌授给了张郃

    张郃顿时高兴的拜谢,张郃不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但也非常重视主公对自己的看法

    “淳于琼,你守卫渤海有功,更是带兵南下平定冀州,我授你一中将金牌,希望你继续努力,早日成为上将”,袁绍颇为勉励的说道

    “是”,淳于琼也知道自己在这次大战中的功劳并没有颜良文丑高览张郃那么大,而此时也过了做戏的时刻,顿时拜谢道

    中将能够在指定区域内组建一万军队,同样的,拥有大将在郡县内特权的一半

    “元皓,你辛劳筹划我冀州蓝图,未卜先知减少我邺城损伤,临危不惧调配我邺城兵马战胜敌军,当授上将军师金牌”,袁绍交给了田丰一块和上将大将中将一样大小的金牌,金牌上除了刻着军师还有一个大大的上字

    “谢主公”,田丰淡淡的说道,上将军师金牌,顾名思义,自然是在发生战争时候,能够和上将一起出征,还能命令上将以下的将领,同时在任意区域内的一切消费都是免费的

    有了无敌消费金牌,不用几年,光靠俸禄都能成为富翁

    “公则,你的祸水东引之计让我邺城减轻了极大的压力,收拢童渊,让其设立神罚阵法更是一举消灭了妖兽,诱敌突袭之策更是大获全胜,歼灭了黄巾妖师,你领上将军师金牌也实至名归”,袁绍满脸笑意的对着沮授说道

    “谢主公”,和田丰一样的,沮授对于这些身外物并没有什么看重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点头拜谢

    而后的,经济学家许攸疏散百姓,指挥迁走许多设施成功的减少了邺城的经济损失,同时也让邺城的恢复加速不少,也当了上将军师

    审配天纵奇才,依照手里的鲁公秘录设计的无敌城墙,更是制造了诸多守城利器,针对妖师妖兽更是设计并监督生产了针对性武器,让妖师妖兽寸步难进,也因此登上了上将军师宝座

    郭图因为守卫渤海有功,提出了让颜良文丑围魏救赵之计,在收复冀州上也出了力,成为了大将军师

    张仲景和华佗两大医科圣手让邺城的百姓快速恢复健康,也被半推半就的登上了中将军师的宝座,被安排在了邺城准备建立医学院

    ......

    两大上将,三大大将,四位上将军师一位大将军师,邺城的核心人物就有齐了河北神兵团的身影,不得不让袁绍心中感叹自己的幸运,要是没有河北神兵团,那么自己在黄巾之乱和异族入侵当中,绝对比现在差劲的多

    颁奖过后,袁绍也组织各大军师和其他太守商议,冀州的未来方案,足足商议了一个多时辰,会才开完,官员陆续离开,剩下袁绍,郭图,淳于琼和河北神兵团

    “元皓,现在丁原大胜匈奴,公孙瓒吞并幽州,更是得到大量异族奴隶,现在似乎有屯田的意思,我们接下来这几年真的要完全只发展经济么,而且我有种感觉,匈奴似乎不应该在我们内战和辽东趁热闹的时候只派出十万兵马,或许他们另有阴谋,又或许他们内部出现了问题”,袁绍看了看众将,说道,一般而言,袁绍麾下负责田丰筹划,沮授郭图献计,许攸搞经济不时出出奇策,审配负责防御,颜良文丑负责战斗,张郃负责练兵,高览负责治安,淳于琼负责袁绍安全

    “据探子回报,丁原这次和匈奴两败俱伤,几年内玩不起什么风浪,而且公孙瓒此时地盘大增,绝对不会再和他搅在一起,丁原爱出风头又是守成之流,加上和九原战神内有心结,不足为虑,公孙瓒刚吞并了幽州,起码在三几年内要消化,而且辽东此时实力大增,他也不得不防,也不算是我们短期内的敌人,我们的敌人,是匈奴”,田丰指着并州和幽州说了说,重重的在冀州幽州和并州的交界处点了点

    众武将顿时眼神一亮,匈奴那可是北方最强的民族,连一向自称天下无敌的并州狼骑都只能和他拼个两败俱伤,能与之战,绝对是莫大的幸事

    “匈奴不可能那么平静的,很显然,他们在准备着一次大的进攻,而且应该从三州的交界点进攻,直扑冀州,因为若不是进犯并州核心,丁原不会管,同样的,现在公孙瓒也不会管,而我冀州空虚,实属良机”,沮授赞同了田丰的想法,说道

    “那我们要在边境设防下重兵么”,张郃询问道

    “应该是双管齐下”,郭图忽然道了句

    “没错,我们一方面要发展经济,同时团结南方青州兖州司隶,一旦危机出现迅速来援,另一方面要屯兵边境,建立要塞让边境郡县形成一个整体”,田丰在三州交界处向着冀州方向画了个大圈,说道

    “各位有没有想过,匈奴的真正战力”,郭图说道,“公孙瓒丁原都是北方征战多年的大军阀,手下将士身经百战,纵然是纪律疏散,也不应该和匈奴对阵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而我们虽然军队纪律严明,但单兵作战应该还是拼不过匈奴的,最重要的是,匈奴全是突骑兵,既能是弓兵也能是骑兵,我们的骑兵,能是他们的对手么”

    袁绍顿时和众将一般,沉默了下来,抚心自问,自己的军队是匈奴的对手么,要知道三州交界处的战场无限接近于草原,在草原上对上匈奴骑兵,似乎真的有点找揍的感觉,就像在沙漠中对上白马从义一样

    袁绍正烦恼着战力问题,却看见,田丰沮授许攸审配四大军师一点皱眉的意思都没有,不由的问道“各位军师可是心有良策”

    “匈奴势大,若完全消灭确实很难,但我们的目的又岂是消灭他们,只要慢慢消耗他们,他们将永远站不起来,因为他们的人口远不如我们”,许攸笑着说道

    对啊,战争打的就是后勤,打的就是持续力,匈奴再强,难道能用马匹撞开城门,只要我们据城坚守,他们终有粮尽的一天

    “抚心自问,我们的骑兵应该不如匈奴骑兵,所以若我们在三州交界处建立要塞,同时派出骑兵骚扰匈奴边境,抢光一切,并扮作马贼侵入幽州并州边境,将那里的一切抢光,将百姓带到要塞,以战养战,短时间内,就能让我们的军队成长起来”,沮授淡淡的说道

    一个月后

    洛阳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就让一个人的名字,应该说是他的外号登上了数百万人的心理,那就是毒扁鹊,这是有着扁鹊之心毒界高手,他用毒之准,下手之敏,成效之快都骇人听闻,基本上今天看的病,明天就好了,看着一天天上来的捷报,灵帝也不得不相信这个毒扁鹊的厉害,于是毒扁鹊成为了太医的老大,并封为侯爷,史称毒侯

    孤身一人的江东小霸王孙伯符也来到了天下东边北海郡海边此时的他衣服朴素,腰间佩戴着一把铁剑,稚嫩的脸孔上也有了些风霜,看上去就和十五六岁一样的成熟

    孙策是个幸运和悲情交加的人物,他出身军伍世家,有着英雄加偶像的父亲,有着精湛的武艺,有着天下最强的水军,有着最好最忠心的义弟,有着江东最美的妻子,人生在世,名利财富美色全都有了,但却刚成年不久就要背负血仇,打下一片天地之后就要离开这所有的一切,那句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让人无限的感慨

    “上,别让他离开”,十几个官军骑兵正追袭着一个手提长弓,刚毅的脸上充满了叹息的青年

    虽然十几个官军骑兵来势汹汹,但却畏手畏脚的,只能叫凶作势,每当青年长弓扬起,都不由得满脸畏惧,退避三舍,很显然,要是青年想要挂掉他们,几箭就搞定了,最不济也能夺马离开,但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竟然缓慢的逃亡着

    “我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不过想回去见见母亲,各位兄弟又何苦苦苦相逼呢,我太史子义说过的话岂能反悔,待我见过母亲之后,必然会上太守处领死”,青年长弓一拨,十几把急袭而来的长枪顿时被挑飞,青年叹了口气说道

    “哼,太史慈,我们也在你手下为官数年了,现在刺史他人让我们杀你,否则我们会被祸连三族,你一个将死之人,又何须找借口,我们取了你的首级,一定会赡养你的母亲”,为首的一个官军闪过了一丝冷笑,冷哼着说道

    “他人的照料又岂能和自己的亲子相见相提并论,我再说一句,我要先回去看我母亲,再去领死,你们纠缠了我千里之远,昔日的情谊也算还给你们了,要想杀我,想想你们有多少斤两”,太史慈心中也有点愤愤不平,长弓激射,十数支箭矢仿佛是机关枪一般的瞬间射出,每一个骑兵的帽子上都插着一支箭矢

    一众骑兵顿时溃逃

    看着孤独离开的身影,孙策顿时带了点笑意,他静静地停了下来,长剑插在地上,他有种感觉让他无法先行离开

    那些家伙一定会再回来的,孙策心里暗道,听那些骑兵和太史慈的口音,应该是刘繇那边的人,从扬州到青州不远千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呆呆的看着那把原本因为十几年从未出鞘而生锈但现在因为沾了自己鲜血而变得金黄的铁剑,孙策心中自然就心情澎湃,这竟然是春秋时期,江南霸主的吴王留下的吴王剑,它不但加速了自己的修炼,还具有御剑飞行的能力

    今天应该就是自己这一年最后一天看大地了,明天就要去东海之滨了,也不知多少年才能回来了,孙策暗叹道

    果不其然,没过了多久,一众骑兵顿时回来了,而且身上都背负着长弓

    孙策暗笑了声,手中长剑顿时提了起来,快速的跑到了路边

    “你是何人,竟敢挡我们的路”,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竟然持剑挡路,当先的一个骑兵顿时止步喝道

    “杀了,我们还要继续赶路”,为首的骑兵统领,淡淡的说道

    “好毒的心,手法够果断的”,孙策脸上并没有因为骑兵统领的话而恼怒,反而是笑了笑说道

    老大发话了,当然是不能不从了,十几个骑兵顿时向孙策发起了冲锋,长刀齐齐的砍向了孙策

    孙策也没有被人揍的习惯,当即后发先至,吴王剑以剑为枪,霸王枪法顿时施展了出来,只听的叮叮叮的声音,十几个骑兵骇然的看着自己手里断枪,惊怒的看着孙策

    孙策得势不饶人,长剑激舞,招招刺向了骑兵的脚踝,没几下,所有的骑兵都变成了步兵,倒在地上抱着脚踝哀嚎不已

    “我本来就不太好管闲事,但对你们有些例外,你们十五个人,最后只能存活十四个,每个人都单独回答我同样的问题,让我不满意的那个就是第十五个”,孙策一挥吴王剑,吴王剑上的血液顿时弹飞到了骑兵们脸上,顿时让他们的惊恐多了几分

    “丢我们江东的脸,想不到刘繇手下尽是奸诈之人”,孙策听了一众骑兵的话,顿时冷笑着说道

    原来这个太史慈和刘繇同郡,但因为在抗击袁术过程中阻杀了一队投降袁术的逃兵,被其中一个逃兵的亲属官员嫉恨,先使离间计让刘繇赶跑了太史慈,再让太史慈的部下追杀他,而这些见利忘义的家伙,利用著名医师虞翻谎称太史慈得了不治之症,千里追袭

    “我乃江东小霸王孙伯符,再让我看到你们追袭太史慈,定斩不饶,都给我滚”,孙策扬了扬手里的吴王剑,大喝了声,说道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今所志未遂,奈何死乎”,太史慈站在海边,仰天长啸,澎湃的内力让海上出现了阵阵巨浪,嗓音中充满了悲愤和不甘

    “呵呵,有寻死之念又岂敢谈英雄之志呢”,孙策对着太史慈笑呵呵的说道

    太史慈冷眼扫了下孙策,随即没有理会他,大步离去

    “我乃江东小霸王孙伯符,你既然自命英雄,何不投我父亲麾下,创一番大事业呢”,孙策并没有在意太史慈对他的不理不睬,而是追赶了上去,说道

    “孙坚也不是什么好人,我离开刘繇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你父亲”,太史慈冷冷的扫了孙策一眼,说道

    “哦,何也”,孙策顿时好奇了,据闻这个太史慈英勇忠义,现在不离开了旧主,还诋毁新主,难道有什么隐情

    “哼,刘繇麾下尽是无能之辈,只会挑拨离间,让我气愤,你父亲身为江东人却没有得到朝廷同意擅自称雄于江东,实在身怀虎狼之心,刘繇口服身不服,必定会做出叛逆之事,我乃将死之人岂可随之作乱”,太史慈大声说道

    “哈哈,自古以来领土皆是有能者居之,何分你我,我父亲若能治好江东,那在后人眼里却是佳话,江东人治理江东有何不可,刘繇,王朗严白虎之流不过跳梁小丑尔尔”,孙策顿时哈哈大笑,一点都没有因为听到这个绝密情报而有丝毫惊讶

    太史慈坚守着心中的忠义,但孙策在三国里也是在识人方面仅次于曹操和刘备的,一眼就看出了太史慈非池中物,很快就交谈了起来

    “乒乒乓乓,噼噼啪啪”,大海边上,潮水翻涌,浪花四溅,一大一小身影正打得激烈之极,孙策善持长枪,但此时却持着长剑,太史慈善射但此时却拿着长弓近战,虽然战力未达巅峰,但也算是公平一战

    激战了三十多个回合,孙策汗水交加,虎口轻颤,太史慈满脸淡然,双眼中闪过了一丝赞赏

    “实话说,现在我打不过你十个回合,你若要取我性命六个回合应该足以,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将来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孙策说起了自己要前往东海之滨学艺的事情,脸上充满了自信

    “哈哈哈,听你的言谈,还以为你是个英雄,没想到说出了些这样无知的话,你现在打不过我,你成长我也成长,你精进我也精进,我始终胜你,待我老了,你还会与我动手么,你终究是我的手下败将”,太史慈一听顿时一改先前的儒雅,讽刺的说道

    “哼,你的进步岂能和我相比,最多十年,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孙策满脸傲然的说道

    “哦”,太史慈淡淡的哦了声,淡淡的扫了孙策一眼

    “你若不信,我们现在就去酒厂大战一场,让你知道我江东小霸王孙伯符的厉害”,孙策见太史慈竟然不信自己,顿时站了起来怒道

    “我太史子义岂惧你”,太史慈也算是喝酒能手,岂能在酒场上认输

    两人到了一家客栈,顿时开始了拼酒大会,接连十几碗下去,太史慈顿时有点吃不消了,却发现孙策依然精神抖擞,面子上有点挂不住,顿时撑了下去

    两人都喝了不下十五斤,太史慈有点醉醺醺的,孙策也有了点醉意

    “你去不去我父亲哪里,那样我们将来就能并肩作战了”,孙策搭着太史慈的肩膀,说道

    “不去了,我先去见我母亲,然后去一下辽东避难,然后再回来投靠其他人”太史慈虽然醉意挺浓,但却没有丝毫改变心意的打算,说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太史慈也放弃了原先的想法

    “那我,我江东小霸王孙伯符在此立誓,将来你无论投靠谁,我都打垮他,你只能归降于我”,孙策晃了晃脑袋,顿时气哼哼的说道

    “哈哈,逼良为娼就听得多了,还真没听过像你这样逼人为将的,哈哈,将来如果我们兵戎相见对阵沙场,我打得你满地找牙”,太史慈同样哈哈大笑,说道

    海边,孙策醉醺醺的走来,却看见他最熟悉的面孔正对着他微笑,还有身边那一身绿衣的倩影,那似乎是他最牵挂的倩影

    “公瑾,你怎么也来了,旁边的是仙子么,仙子很少穿绿色衣服呢”,孙策晃动着身形,乐呵呵说道,但很快,他想起了什么,说道“公瑾,仙子,我要去东海之滨,我一定会变得很强”,说完,竟然没有走近周瑜,御剑飞行而去

    “走吧,伯符已经离开了”周瑜叹了口气,拍了拍绿衣倩影的肩膀,说道

    “我也会努力的”,绿衣倩影轻轻地说着,转过了神来,赫然是梨花带泪,楚楚动人的江东超级美女,大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