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五章 天生龙子(下)

正文 第十五章 天生龙子(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五章天生龙子(下)

    “姐,坐这边”,蔡琰将恋云引在了赵云的右边,而她自己则是坐在恋云的右边,美眸中暧昧的眼神不断地在两人身上流转,直看得恋云低下头不敢看她

    “你也是应小兰之约到陈留”,赵云从店小二手中接过筷子和碗,却将碗放在恋云面前,而筷子放在一旁,轻声问道

    恋云仙子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直接被无视的蔡琰那幽怨的声音顿时响起,“哥,你还没给我们介绍呢,而且你好没礼貌啊,姐姐的名字都不叫”

    “长沙恋云,见过小妹妹,不知小妹妹高姓大名”,被蔡琰一说,恋云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急忙对着蔡琰笑了笑,说道

    “江南第一美人恋云仙子”,蔡琰抓住恋云的小手,满脸激动的神情,说道“我是他的小妹,姐姐叫我琰儿就好,听说姐姐医术通神,我也挺喜欢医术的,姐姐可要教教我”

    “妹妹长得如此迷人,姐姐定当知无不言”,恋云怜爱的看着蔡琰,轻轻地拍着蔡琰的小手,说道

    不一会儿,小菜已经上了,看着刚上来的那两碟小菜,恋云顿时愣了下,不由得看向赵云,却发现后者正直勾勾地看着她,不由得浑身一颤,低下头不敢看他,双眸中闪过一丝喜色

    “姐姐,虽然他长得挺丑的,但你也不要为了他饿着了自己,来,我为姐姐夹菜”,蔡琰见恋云在赵云面前便呆住了,和自己姐姐没什么两样,顿时岔开话题,然后板着脸对着赵云说道,“你呀,色眯眯的看着人家,谁还吃得下饭呢”

    赵云和恋云都不由得相视一笑

    两人对视点了点头,恋云正要往腰际掏,却发现赵云的右手同样搭在了她的腰际,两手顿时叠在了一起

    恋云的脸顿时红通通的,小手急忙滑了下去,从腰际掏出了一双筷子,说道“我,我不习惯用外..面的东西”,但看见蔡琰那狭促的眼神,更是羞愧难当,只是埋头苦吃

    赵云的右手再次搭上恋云的小手,左手微微张开,一副我要—你—的东西的样子

    恋云脸上的红晕更加蔓延到了脖颈,她看着赵云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闪躲和哀求,就要挣扎,但却感觉到小手上的大手虽然很温柔但却是坚定,并没有答允和放弃的意思

    见周围的目光都锁定了这边,恋云知道再拖下去更加丢脸,只好瞪了赵云一眼,从腰际再掏出了一副筷子,而那副筷子和她手里一模一样

    见蔡琰瞪大了美眸,恋云更是有点不知所措,急忙说道“我出门的时候经常会带两双筷子的”

    蔡琰和恋云眨了眨眼,认真的扫了扫两双筷子,然后再满脸认真的说道“哦,我了解”

    恋云此时更是不敢说话了,只是快速的吃饭,因为那两双筷子分别刻着云和娟字,越解释就描得越黑

    两大美人在身边吃饭,不少大小人物都有点蠢蠢欲动,不时窃窃私语,有的更是想上前搭讪,但都很是郁闷的发现,一靠近三人一米范围内就会被一股无形之力弹开,只好乖乖地相望

    很快,本来就吃的不多的恋云仙子就吃饱了,她拿出一张手帕优雅的擦擦小嘴,却愕然发现,赵云的手再次向她张开

    “没..有,我..只..有一张”,恋云仙子急忙摇头,结结巴巴的说道,看着赵云的眼神充满责怪的味道

    “琰儿或许会笑你,但她不是外人”,赵云见恋云羞涩难当,顿时笑着说道,然后径自伸向了恋云的腰际,拿出一条手帕,不同的是,恋云的那条是粉色的,而赵云的是蓝色的

    “姐姐,你不用紧张,我明白的,我出门也是带三条手帕的”,蔡琰满脸认真的在两个手帕上扫描了下,说道

    恋云顿时低着头不敢说话

    见恋云被自己羞的不敢说话,蔡琰顿时笑着对赵云说道“哥,在你眼中我不是外人,那我是美人罗”,说完,蔡琰还惬意地撩拨了下自己的秀发,满脸得意

    “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坏蛋”,赵云满脸正经的说道

    恋云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蔡琰一听顿时嘟起小嘴,鼓起双腮满脸气鼓鼓的样子,瞪着赵云,但却没有说话

    “小孩子喝汤的时候别说话,不然一个不小心满脸都是了”,仿佛是未卜先知一般,赵云捏了捏蔡琰的脸蛋,指着她碗里的汤水说道

    我会喝汤时候被弄得满脸都是,开玩笑,本小姐今年已经十九岁了,还以为我才九岁啊,蔡琰继续发扬那沉默是金的精神,继续瞪着赵云,一副你不给我道歉我就不喝汤的样子

    但蔡琰很快就后悔了,楼下忽然传来了惊呼声和惨叫声,一个巨大的暗器飞到了二楼,撞翻了三张桌子的所有人,强大的冲击波瞬间蔓延到了蔡琰所在的桌子上,虽然赵云已经敏捷的稳住了桌子,但蔡琰却是被震动溅起的汤水弄得满脸都是,顿时狼狈不堪,而那巨大的暗器,竟然是一个健壮的大汉,看样子足足有一百五六十斤

    蔡琰顿时咬牙切齿,看着赵云和恋云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仿佛是生气的公牛一般深深的吸气,重重的呼气,双眸顿时眯了起来

    赵云见状,急忙将手里的手帕在蔡琰脸上轻轻地擦了擦,说道“还好还好,和以前一样漂亮”

    “既然你为他们求情了,我就放他们一条生路”,蔡琰顿时阴森的扫了下周围惊慌的人群,小手开始卷起袖子,双手叉腰的站了起来,原本佯怒的表情也泛起了真气

    “你不去阻止她,楼下两个都不是好惹的角色”,对内力同样敏感的恋云很快就感觉到了楼下的情况,看着赵云说道

    “琰儿生气的时候,我一般都是躲得远远地,你不知道她有多厉害,九原战神吕奉先见到她,都要乖乖的叫声蔡小妹,我三哥一看到她就像是老鼠看到猫一样,一般都是绕路走的”,赵云一副为楼下的人自求多福的样子,幸灾乐祸的说道

    “蔡小妹,琰儿,洛阳第一才女蔡琰蔡文姬”,恋云仙子小小的惊讶了下,但很快就释然,曹操拜蔡邕为师,现在需要找精通医术的人,蔡琰自然是其中之一

    “其实三年来,你也想起了些东西的对吧,不然你不会将它们都放在身边,而且如果我没猜错,你也去了东海真岛,看过七彩龙珠”,赵云并没有在意蔡琰去找人麻烦,反而是抓住恋云的小手贴在自己胸膛,深深的看着她,眼神中有着千言万语

    “别,别这样”,感觉到了那真切的心跳声,看着那仿佛在说话的双眸,恋云顿时感觉自己浑身无力,头更是剧痛不已,无力的倒在了赵云怀里,无独有偶的,赵云瞬间就感觉到了同样的感觉,但却强行忍住,静静地将玉人拥进怀里,紧紧地抱着

    “哪个王八蛋将人丢上了二楼”,一身紫衣带着怒气的蔡琰站在二楼阳台上,对着楼下娇喝道

    而此时楼下到处都是东倒西歪的人群桌椅,碟碗酒壶酒瓶的碎片满地都是,中间被腾空了一个大的空地,空地上站着两个传说中的猛将,猛人中的猛人

    两个猛人长得就像是大象和猛犸象的分别,不仅是身高体重大了普通人一号,浑身的肌肉更是像柱子一般,青筋更是爆出狰狞不已,就目测两个都不下于一米八,体重不下两百斤,看起来完全不像人,反而像是猩猩,至于容貌上来说那就见仁见智了,因为这个时代只有女人才讲美丑,男人讲的是英雄和狗熊,这两个面相彪悍的大汉一个背上负着两只短戟,另一个身旁拄着一把巨大的长刀,看样子应该和关羽那把差不多,但却没有关羽的青龙偃月刀那么有气势,但却是遍体通红,两大长得不像人类的猛人一见娇呼的只是个娇滴滴的少女,随即收回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虽然蔡琰长得倾国倾城,但却引不起两人的一点兴趣,反而使周围的观众都以关切的目光看着蔡琰,似乎要她注意安全

    “哎呀呀,竟然无视我”,蔡琰顿时气愤的跺了跺脚,直接跳了下来,直接来到长刀大汉面前,抬头瞪着他,说道,“刚才是你将人丢上去的么”

    长刀大汉看着这个有着一米七左右的娇小声影,双眸中出现了惊讶,自己可是这一带的霸王,谁敢大声和自己说话,对面那个黑大汉还好说,和自己硬碰了十几招而不败,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也敢对自己吼

    “是我丢上去的,你要咋滴”,长刀大汉满脸不在意的说道

    “呵呵”,蔡琰顿时满脸欢喜的笑了笑,笑声顿时让周围为她担心的人都松了松

    但在场所有都没想到,这个天姿国色的小姑娘,才是今天的主角,她做了件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事情

    一道流星直接卷过了长刀大汉的长刀,瞬间将长刀抛到了对面一座三层客栈的楼顶,直直的插着,仿佛是避雷针一般

    天啊,这是什么妖术,那把长刀刚才在长刀大汉轻轻一放已经深深插进地面,现在竟然飞到了数十米远的三楼楼顶,还直直的插着

    而在场的即使是恋云,长刀大汉短戟大汉都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两个大汉都瞪大了双眼

    “别以为瞪那么大眼睛我就放过你,让我在我哥哥面前出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蔡琰嘟起小嘴,手里瞬间出现了一把长枪,长枪遍体雪白,枪尖却是带着一幕鲜红,正是被蔡琰自己加强过的专属长枪凝凤枪

    长刀大汉只见白光一闪,呼啸声顿时瞬间而至,急忙侧步闪避,堪堪躲过蔡琰刺向他肩膀的一枪,感觉到了长枪带来的威胁,长刀大汉急忙向后退却,但蔡琰的长枪却仿佛是附骨之疽,一点都没有让他逃脱的意思,短短的三个回合,长刀大汉被刺中了三次,每一次他都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再第六个回合,长刀大汉惊骇的看着自己咽喉上的长枪

    自己竟然连一个小女孩的六个回合都接不了,长刀大汉顿时像看着怪物一样的看着蔡琰,而旁边的短戟大汉却也是浑身冷汗,自己和那个长刀大汉都是力量型的,面对那快如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确实是守多攻少,而且受伤几率百分百

    “我输了”,长刀大汉颓然的叹了口气,说道,或许是有兵器被丢的原因,但自己连一个十几岁的少女都敌不过,这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哼哼,一句输了就行,告诉你,刚才我被你丢上来的人溅到满脸都是热汤,我哥哥起码要笑我一个月了,你简直是万死莫赎”,蔡琰顿时冷哼了声,瞪着长刀大汉说道

    “就为了这个原因”,长刀大汉顿时哭笑不得的问道

    “原因是我告诉你而已,你现在是不是不服气”,蔡琰见对方竟然一点也不将自己的大事放在心上,顿时怒道

    “当然是不服,要是我武器在手,和你堂堂正正一战,起码在百个回合之内不分胜负,百个回合之后,我或许会受点伤,但你的内力和气力都消耗不少,你一定不是我的对手”,长刀大汉也是个耿直的人,顿时将心中的所想说了出来

    “没用,你去战场的时候是不是跟人家说我要先准备个武器还要挑个好日子,人家一个箭雨一个冲锋你就下黄泉跟人家讲理了,不服,我问你,你认为在这么多人面前,你敢跟我打么,还是你认为欺负女人是件很光荣的事情”,蔡琰可是经过赵云的地球故事训练过的,加上本来就古灵精怪的性格,长刀大汉哪里是她的对手

    恋云古怪的看着赵云,意思很明显,这些该不是你教的吧,洛阳第一才女怎么会这么呃,彪悍

    赵云同样尴尬的给了恋云一个不关我事的眼神

    长刀大汉顿时被蔡琰训得不敢看她,只好看了看周围的百姓,果不其然,原本对自己颇有惧怕的百姓都在指指点点,看嘴型都应该在说着,一个大汉欺负女人什么的,恐怕今天之后就会有新版本,许家霸王打虎英雄许褚欺负小女孩反而被打得跪地求饶的故事出来,但长刀大汉一看那短戟大汉竟然在暗中偷笑,顿时气愤不已,不得不叹了口气说道“没错,本来我和你一个年幼的女子交手本来就是错了,我承认我打不过你,你要怎样任你处置,不过我要纠正一件事,那个人是那个黑不拉几的家伙丢上去的,不关我许褚的事”

    “哦”,蔡琰顿时回过身笑意吟吟的看着短戟大汉,说道“人是你丢上来的,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呢”

    “就是,丢人”

    “敢做不敢当,枉为男人”

    “看样子又想用武器欺负小女孩,这样的男人你以后可别选啊,宝贝”

    ......

    各种各样鄙视的声音顿时让短戟大汉满脸通红,恨不得立马就离开

    “人是我丢的,你想怎么样”,短戟大汉见场面向着蔡琰一面倒,只好故作镇定,大声说道,他不说话还好,他一说话周围百姓都不由得捂起了耳朵,他的嗓门都快及得上三国第一神吼张飞张翼德了

    “哼.哼.哼.哼”蔡琰满脸阴笑的大步向着短戟大汉走进,长枪顿时消失,手里出现了一把古朴的弦琴

    “你.你.你可别过来,我有”,短戟大汉下意识的摸向身后的双戟,但却感觉到自己性命相修的短戟此时成了重逾万斤的存在,重得他都拿不起来

    “哼,别以为你是男人我就不欺负你,我就弹奏一曲,如果你还站得起来,你就和那个笨猪一样,跟我到太守府当一个月的奴仆”,蔡琰轻哼一声,火弦琴顿时浮在了空中,说道

    “小姑娘,我可不是笨猪,我叫”,本地霸主许褚正要努力纠正蔡琰对自己的称呼和这个称呼会给自己造成多大的影响,但却被蔡琰回以一个甜美的笑容,顿时被吓得缩了缩,不再说话

    “好,如果我听得下你的演奏,我们今天的恩怨就了了”,短戟大汉一听蔡琰那狂傲的话,心中顿时欢喜,自己对音律丝毫不通,就算是音乐中带着内力攻击,自己也毫不畏惧

    一般测试中的知我机智处理事务与人事我精于房间一百本好书我是博士我有过百好处自给自足是可以十亿年薪不会满足一辈子生活都不缺心头只渴望披嫁衣即管揭穿我讽刺我毫无大志我无名指只想多一只戒指如明白我渗透我内心深处看似刚强实则小女子即管贬低我讽刺我难成大器今非昔比始终需要爱情包庇无人受理领教了惨遭抛弃我再精明却得不到你哪处旅游是圣地我知道世界政局与时事我都知关于演奏或拍子我是博士随时表演一次自给自足是可以十亿年薪不会满足一辈子生活都不缺心头只渴望披嫁衣即管揭穿我讽刺我毫无大志最大投资将青春给你透支毫无运气输光所有的赌注我再坚持敌不过天意即管贬低我讽刺我难成大器家中餐台不想招呼三五知己床台位置我永远关守给你就算卑微我只想抱你

    带着凄美和哀伤的动人嗓音伴随着美妙的琴声在久久不散的缠绕着,几乎所有的百姓眼角都不由得留下了眼泪,或是为蔡琰歌声中的描述,又或者触景伤情,想起了自己的某些事

    短戟大汉满脸惊骇看着仿佛是妖女一般的蔡琰,实话说,对于这首自己听不懂的歌曲,他只知道音乐很好听,蔡琰唱得很好,但看着周围那些刚才被自己牵连都没有哭而现在却是哭得无比凄凉的百姓,心中顿时有种感觉,这家伙很可能是个隐世的妖师

    即管揭穿我讽刺我毫无大志错误投资不懂得点到即止毫无运气输光所有的赌注我再坚持敌不过天意即管贬低我讽刺我难成大器家中餐台不想招呼三五知己......

    唱着唱着,蔡琰给了短戟大汉一个阴险的眼神,缓缓地向他走去,右手还是弹奏着,火弦琴还是悬浮着,但短戟大汉却惊骇的看着蔡琰左手正在凝聚着内力

    “你,你”,明白了蔡琰意思的短戟大汉顿时结结巴巴的说道,看样子这小女孩是恼羞成怒要来偷袭自己了,咋办,躲那是懦夫,不躲可能被打个半死被传出去,自己这个恶名远播的威名可能就毁于一旦

    “你赢了,你的歌声很好听,典韦服了”,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蔡琰,典韦很是明智的选择了个体面的做法,大声说道

    “哼,你又怎么会我的对手呢”,蔡琰满脸得意的收回了火弦琴,说道“这两天你就跟着我,先当我的奴仆,去了太守府你们就去劈柴挑水”

    典韦和许褚看着蔡琰蹦蹦跳跳的上楼的倩影,顿时想起了一个千古真理,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

    傍晚,城外的一个小湖边

    “笨猪典籍,你们两个快去给我抓鱼,我哥哥和大嫂肚子饿了”,蔡琰顿时指挥起了她那两个新奴仆,对着他们挥手大声说道

    “我才不叫笨猪”,许褚的长刀狠狠地跺地,恨恨的看着前方,但蔡琰却已经背过了身去,和赵云恋云聊天了起来

    “我还不是一本典籍呢”,典韦将背上的双戟往地上一丢,看了许褚一眼,说道,典韦的双戟一跌在地上,顿时想起了一阵巨响,地上顿时被砸出了个大洞,泛起了震天的灰尘

    “我可是这一带的霸主,许家庄最杰出的子弟,人称打虎英雄虎痴”,许褚同样示威的将长刀丢在地上,将地上弄出了个大洞,溅起了漫天灰尘,说道

    “我没你那么厉害,我也就只有古之恶来这么一个称号”,典韦满脸得意地说道

    “我们来比比”,许褚顿时怒了起来,大步走向湖边

    “赌注就是输了帮对方扛武器”,典韦也跟了上去,说道

    “一言为定”,许褚猛地一拍湖边地面,湖中顿时响起一声巨响,湖水被强大的内力冲了十数米高的天空,大堆鱼被射出了水面,只见许褚猛一蹬脚,顿时激射飞了出去,在水上拍出几掌,再踏水而归,地上顿时出现了五条大鱼,来回不过五秒,许褚满脸得色的说道“帮你准备了,免得你变成落汤鸡”

    “雕虫小技,看我的”,典韦对着许褚冷笑了声,对着远方蔡琰说道,“小姑娘捂住耳朵”,然后顿时怒喝一声,一声震天巨响顿时将湖水震荡出了十数股水柱,水柱无不是三四米高的巨浪,湖中的鱼儿顿时被打飞了不少,但奇怪的是降下水中浮起的只有同样的五条大鱼,典韦同样拍了下地面,湖中顿时泛起了潮水,潮水顿时将鱼涌了过来,“怎么样,我比较懒,就只会这样抓鱼”,典韦同样得意地笑道

    许褚顿时撇过脸不说话

    “就你们这两下子还敢在我哥哥面前表演,你们都是喜欢吃死鱼的么”,蔡琰取出一只玉箫,在两人面前晃了晃,娇声道,“看我来教教你们捉鱼”

    典韦和许褚顿时满脸不服的看着宛如小白脸一般赵云,不得不说就身形面貌来说,如果典韦许褚是大汉,那赵云的确是小白脸

    只见蔡琰吹动了玉箫,一阵让人昏昏欲睡的音乐顿时响起,就连自命不凡的典韦和许褚都有了一秒的眩晕,待他们反应过来,只看见满湖都是比他们大的鱼,而蔡琰凌空一抓,三条大鱼顿时飞到了岸边,还在岸上不断地跳动,而随着蔡琰的一声口哨,所有的鱼都仿佛是梦醒了一般,快速潜入水中

    典韦和许褚都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同时竖起了大拇指,蔡琰控制内力的水平绝对比他们要高一大截

    “哥哥,到你出场,别让这两个笨蛋看轻你了”,蔡琰顿时推着赵云,挑衅的看了典韦和许褚一眼,说道

    赵云对着典韦和许褚拱了拱手,拿出了一根竹竿,竹竿上只有一根细线,什么都没有

    姜太公钓鱼,典韦和许褚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那家喻户晓的典故还是知道的,但姜太公还得要一根直钩啊,只是线难道是用来绑鱼的

    不得不说,练武之人一般都是比较聪明的

    只见赵云将竹竿放进湖中,轻轻搅动了下,一条大鱼顿时被细线绑上了岸,接连几下,五条大鱼顿时飞上了岸边,直看得典韦和许褚大跌眼镜,虽然赵云用了不止十秒,这些时间已经够典韦和许褚吃光一条鱼了,但不得不承认,赵云的内力控制水平也比他们厉害

    这几个人看样子都比自己小,怎么会这么厉害的呢,许褚心想

    典韦此时的郁闷都别提了有多大了,自己都临近二十七八了,和一个十八九岁的许褚打成平手已经是丢人的了,还比不过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的蔡琰和不到二十岁的赵云,自己的修炼都喂狗去了

    绝对要挣回点面子,典韦和许褚是同时想到

    待许褚和典韦捡回了干柴,晚饭顿时开始,不过是分开做的,只见典韦以手为刀,将一颗大石头刨成了一个石锅,双戟微微一碰,爆裂的火花顿时将柴给点着了,他开始了自己的鱼汤之旅,典韦笑道“这是我的兵器短歌戟,重八十多斤,平时就用来烧火和切菜用的用的”说完更是飞快的舞动双戟,他打回来的鱼很快的被切成同样大小丝毫不差的鱼片,掉进了石锅内

    而许褚并没有煮鱼汤的打算,而是架起了烧烤架,而这个烧烤架却是很奇怪,它与其说是烧烤架还不如说一个杠杆,只有两边和中间有一个木柴,并没有多余的柴草,只见他长刀快速清理干净了鱼,将鱼挂在加上后,他看了典韦一眼,对着蔡琰说道,“我的火云刀很钝,一般都是用来刮鱼鳞而已,我一般喜欢吃的是烤鱼”,只见许褚双手忽然冒起了火焰,在鱼下晃动了起来

    “两个恶心的家伙,一个鱼都不洗,一个都不知道洗手了没有”,蔡琰满脸黑线,给了典韦和许褚一个你们太恶心的眼神,再次施展她的凌空神技,将鱼弄干净,放在火堆上凌空烤着,而恋云和赵云已经采了些药草回来,也同样进行了烤鱼和煮鱼汤

    原本也对自己的手艺有那么点信心的典韦和许褚,在对比了下双方的鱼汤和烤鱼后,快速做了个明智的决定

    典韦立马将自己的鱼汤给倒了,然后很是无耻的拿起恋云煮的鱼汤倒在了自己的石锅里,不顾高温,直接喝了下去,还一副意犹未尽,滋滋啧啧直赞的样子

    许褚也立马丢掉了自己的那带了一半黑色的烤鱼,拿起一条烤鱼直接张大嘴巴塞了进去,然后拿出一条光溜溜的鱼骨,吃鱼的速度让人闻风丧胆

    这样的嚣张,这样的不斯文向来是洛阳大凤凰蔡文姬和河东小凤凰关银屏专属的,现在被人抢了,蔡琰顿时满脸黑线,直接阴笑着走到典韦和许褚面前,在两人满脸不安下小手一提,两个大汉顿时被蔡琰揪了起来,提到了湖边,一脚一个给踹飞了出去,“每人三十条同样大小的鱼,一分钟之内,做不到你们就在水中过一个晚上”

    一分钟之内三十条鱼不是问题,同样大小也不是问题,但问题是一分钟之内能够看清楚三十条鱼的长相么

    夜晚,典韦和许褚以守夜的名义,跑到了别的地方乒乒乓乓的打个不停

    蔡琰和恋云在同一个帐篷里睡着,而赵云,却是睡不着,他静静地斜躺在山上的大石头上,看着那弯弯的月亮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赵云有感而发的说道,现在恋云已经有点记忆了,但那股无形之力却仍是两人之间的最大障碍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这也是你说的,不是么”听见赵云有点感慨,同样睡不着觉的恋云悄然而至,说道

    “我或许不是一个好的男人”,赵云挥手示意恋云坐在自己身边,轻声说道,面对这个自己朝思暮想的挚爱,他却有种茫然的感觉,他视她为挚爱,但却有了别的女人,他日夜想要看见她,但真正看见了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明明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如何开头

    这一晚,两人都没有睡觉,只是肩并着肩,说着自己的来历,说着自己的一切,说着自己的近况,说着天下的大势,恋云顿时对这个在着心中若隐若现的男人有了很深的了解,但越说起往昔的事情,两人都止不住的头痛,最后更是互相拥抱抵挡剧痛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我或许真的是她”

    “我记起了许多事情”

    “但我现在不是樊娟,是恋云,如果有一天,我记忆起了以往的记忆,或者你试着接受了现在的我,那我就是爱恋小云哥哥的樊娟,我的心门永远为你打开”

    .......

    陈留太守府,夜晚

    陈留太守摇身一变变成了兖州刺史,陈留自然也成为了兖州的中心,但一身热血的老曹并没有要将自己的太守府升级变成刺史府的意思,只是将牌匾换了个而已

    随着几声马蹄声,原本在外等待的曹操眼神一亮,急忙迎了上去

    “师妹,子龙,仙子你们来了”,曹操满脸欢容,顿时迎了上去,身旁的戏志才,曹洪,夏侯兰也跟了上去,治理的地方多了,曹操也将自己的兄弟全都变成了太守,丢了出去,只剩下曹洪为近卫首领

    “师兄好久不见啦”,蔡琰对着曹操笑了笑,说道

    “见过刺史大人”,赵云和恋云同时拱了拱手,说道

    众人寒暄了几句,共同走进院子,曹操好奇的看着蔡琰身后的两大猛人,说道“这两位英雄是”

    “他们一个叫典籍一个叫笨猪,得罪我了,我让他们来帮你劈材挑水一个月,老头子说了,你出了些计策让匈奴现在将目光引向了其他异族,将来会让天下安定一些时间,要我好好的谢你,我想这两个家伙你应该会喜欢...”,蔡琰很是夸张的说了今天她被人欺负的经过,一副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就算不让他们天天挑粪,也要每天洗厕所的样子

    原本还要纠正自己名字的典韦和许褚一听,顿时傻了眼不敢出声,得罪了蔡琰还好说,毕竟过了今天就完了,但得罪了刺史大人真的要去挑粪,那就丑大了

    曹操和刘备可是这个时代最牛的人才识别师,先别说这两个猛人那浑身的肌肉,那强劲的气场,光看曹洪眼中的战意,戏志才眼中的欢喜,夏侯兰眼中的赞赏,已经知道这是份超级大礼,急忙说道,“曹洪,你带他们先去休息,然后加入我的近卫军,一定要好好招呼”

    “师兄,你这是帮他们欺负我”,蔡琰顿时不乐意了,嘟起小嘴说道

    “哈哈,蔡小妹文才武艺天下无双,谁能欺负你呢”,夏侯兰一听这话,顿时笑了出来,随即认真说道,“能不被你欺负的人,实在不多了”

    众人顿时一乐

    进入大堂,宴会开始

    “感谢仙子不远千里前来,孟德不胜感激,先饮为敬”,曹操顿时举杯向着恋云仙子说道

    “刺史大人言重了,刺史大人威名远播,孙将军经常提起你,说你是天下难得的好官,这次来的匆忙,只带了些南方的茶叶,还望莫嫌弃”,恋云仙子小小的饮了半杯,小手一晃,顿时拿出了一包精致的茶叶,说道

    曹操顿时大喜,说道“那多谢仙子了,孙文台将军乃当世英雄,竟然对我如此高评价,真是让我汗颜”

    赵云也拿出了两坛酒和一捆白菜干说道“刺史大人,这是主公嘱咐我带给大人的,是三将军和主公亲手做的”

    “玄德太客气了,平原太守府和翼德将军府的菜酒那可是千金难买,还有子龙啊,你和小兰乃是兄弟,我也就痴长你几岁,你也叫我孟德好了,别显得生疏了”,曹操乐呵呵的让让人收起酒菜,笑道

    “师兄,我可是贫苦人家的穷丫头,可没有什么礼物,这里有一些丹药,就送给大侄子和二侄子好了,有些是用来打基础的,有的是用来疗伤,效果肯定没有夏侯大哥的好,不过你可不许说出来哦”,蔡琰拿出了两个玉瓶子,说道

    曹操连忙接过,打开一看,一股芳香顿时扑鼻而来,在场一阵芳香,曹操和戏志才顿时满怀感激看着夏侯兰

    这些丹药看起来很香,但对于丹药也有了些了解的两人来说,还能分得出高低,这些丹药的档次比起夏侯兰炼制的,实在差了不止两个档次,而那些上等丹药,他们每天都当豆子来吃

    怪不得看元让子廉他们好像一次比一次厉害,曹操心里暗想道

    自己这次来陈留果然没错,不但遇到明主,还是个爱惜谋士的英主,空间戒指,上等丹药,这些只限于传说的东西都给自己配备了,平原来的这些家伙太过于单纯,将来很可能会吃亏

    宴会很快就结束了,曹操让夏侯兰带众人去休息

    “子龙,你和恋云是要同一间房还是同一张床啊”,夏侯兰打趣地说道

    “同房同床,我和你去偷看”,蔡琰顿时传音了过去,还对着夏侯兰眨眨眼,夏侯兰顿时无语了

    恋云俏脸一红,没有说话

    “同一间房好了,反正我也不怕会有老鼠”,赵云意味深长的扫了蔡琰一眼,同时给了夏侯兰一个安心的眼神

    结果恋云和赵云相拥而眠说了一个晚上的情话但却什么都没做,害的窗外的两个老鼠冷了一个晚上,不但被寒风吹得身体冷,还被那情花冷出了鸡皮疙瘩,结果第二天老鼠摇身一变,变成熊猫

    曹操的大院子里,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婴儿在奶妈抱着下,在阳光下观赏着水池中的鱼儿

    尽管是身披黑衣,尽管在阳光下,但众人一踏进院子,还是不由得被婴儿吸引住,婴儿遍体金光,即使身披黑衣但却无法遮其锋芒,耀眼的金光穿过了黑衣,比之阳光也毫不逊色

    曹操顿时让奶妈将婴儿抱进房间里,那是一个最中央的房间,周围都是高楼,十分之阴暗,但还没有点灯,婴儿已经将整个房间照得通亮

    曹操抱着婴儿,无奈的看着赵云,恋云和蔡琰,还有管家南翁

    恋云,赵云和蔡琰都陆续给婴儿把了下脉

    赵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办法,因为婴儿的经脉正常得很,是个十分健康的婴儿

    曹操看向了蔡琰,蔡琰示意了下恋云,没有说有,也没有说没有办法

    恋云仙子沉默了下,迟疑的看了蔡琰赵云一眼,说道“刺史大人,此子并非生病,乃是在母体的时候吸收了千年灵芝,一年之后他就会吸收完灵芝的精华金光消失,要是强行消除金光,婴儿的体质会比拥有金光时候弱三分”

    “没问题,体质后天也可以锻炼和修补,那不知道要用什么方法能消除金光呢”,曹操见恋云有办法,顿时高兴的说道

    “只要用血缘至亲的一滴鲜血和布置一个阵法就可以了”,恋云淡淡的说道

    “那就简单了,现在就开始好了,我也可以和陛下有个交代了”,曹操满脸无奈的拿出了一份圣旨,一一递给众人

    那是灵帝的一份圣旨,意思就是现在我已经病入膏肓了,别让这些谣言小事来烦我,我知道你曹孟德忠心耿耿,你快点给我搞定你儿子,然后给我找仙药,我帮你先扛着这些谣言之类的

    “那就”,恋云仙子正想现在开始,但却被南翁打断了

    “且慢,主公,二公子如此年幼,施展阵法应该从长计议,应该先布置好阵法在取血,免得血液变冷,效果欠缺”,南翁满脸淡然的说道,给了曹操一个,我有话说的意思

    南翁的话也言之有理,众人顿时退了出去,准备阵法,在场只剩下曹操和南翁

    “主公,并非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事关重大,他们是道门佼佼者,但也是一方诸侯的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血缘至亲,夫人也可以,不过一滴血,免得有什么后患”,南翁顿时分析说道

    曹操沉默了下,还是同意了南翁的说法

    “此子乃天生龙子,将来汉室必定会毁于他的手中”,恋云叹了口气,说道

    “没所谓,只要天下百姓安定,谁当皇帝有什么所谓,我都觉得子龙哥哥当皇帝最好了,而且离那事情起码还有二三十年,如果二三十年还不能让事情有转机,那也没办法了”,蔡琰倒是一脸无所谓,调笑道

    赵云和恋云顿时无言,赵云此时的记忆只是恢复了大半,但关于三国历史的却还是一片模糊,他只知道三分天下他就可以回地球了,但那三分他还一头雾水

    第二天,一阵绿光的笼罩下,婴儿身上的金光渐渐消失,婴儿也渐渐陷入昏迷,“父亲,我不会让你为难的”,稚嫩的声音响遍了房间,场面顿时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