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五章 天生龙子(上)

正文 第十五章 天生龙子(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五章天生龙子(上)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很快,离黄巾大战和北方异族入侵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原本的寒风也渐渐变成了春风,虽然187年天下都没几个地方能过上好年,但很多人都相信,阳光总在在风雨后,两大隐患的消除让百姓和诸侯都轻松了不少

    雍州太守府,看着手里的战报,董卓和李儒心中都有点惊骇

    “爱婿,看来我们还是有点看轻了天下”,董卓放下了手里的战报,坐在椅子上在巨大的地图中划了几个圈,标记的赫然是青幽并冀和扬州兖州

    “是啊,谁能想到各州战力如此之强,并州虽说民风彪悍,但丁原能战败匈奴还真不得不说是让人意外,公孙瓒据说有勇无谋,却使出了虚实交加之策吞并了十数万异族,袁家平原王也抵住了黄巾,曹操和孙坚更是趁势吞并了兖州和扬州,现在各方的气势如虹,我们的计划又要无限期的搁置了”,李儒叹了口气,说道

    “不怕,现在我们的势力已经渗透进了长安,潼关和函谷关,只要天下有变,我们还是能够立即占据优势,只是天下英雄何其之多啊,怎么就没几个能在我麾下呢,九原战神威震天下,平原城下一战,一人就歼灭了五千黄巾,平原王麾下关张赵云无不勇冠三军袁绍麾下张郃高览无不大将之才,颜良文丑更是深入高丽,以两万轻骑连破十数城剿杀了十数万异族,就连公孙瓒手下赵四,也据说是千人敌,曹操孙坚麾下更是强将谋臣众多,要是我手下也有如此人才,何愁大事不成”,现在的董卓倒是没有了当初退出长安的那种不甘,毕竟天下还是诸侯林立,气势如虹,要是此时强占洛阳只能遭到灭顶之灾,但对于青幽并冀传得风风火火各个将领,董卓顿时顿时感叹道

    “主公无需叹息,我们雍州铁骑乃是天下精兵,张济樊稠郭汜李傕徐荣皆大将之才,华雄将军更是勇冠三军,个人武勇在战场上微不足道,主公无需羡慕,而且只要我们占据洛阳,称雄天下,自然有英雄来投”,李儒在地图上画着一个个箭头,说道箭头从安定开始到长安到洛阳,然后四散

    “我也是感慨一番而已,只要我们的大计一成,天下尽入我手,什么王爷侯爷刺史,都将统统在我脚下”,董卓满脸彪悍的说道

    “主公英明,那现在我们来布置下”,李儒还没将自己的的新计谋说出来,却传了一声急报

    “报,洛阳来了急报,太上皇苏醒了,据说现在皇宫是神秘组织龙卫和暗卫接管,皇宫正在混乱当中”,传令兵边说边拿出一张薄纸,说道

    “龙卫和暗卫我也有所闻,据说那是高祖之后就有的神秘组织,专门行保卫和暗地之事,汉光武帝刘秀也是因为得到他们的相助才中兴汉室的,但据说这一代的龙卫首领不知所踪,张角入侵时龙卫群龙无首成一盘散沙,张角才捡了便宜,不然够他喝一壶的,而吕布更是带着龙炮侍卫击退了张角,成就了战神之名,至于暗卫,那就一无所知了,这次陛下的突然苏醒,应该和暗卫脱离不了关系”,董卓带了点疑惑的分析道

    “主公,上次我们进入洛阳,我也曾混入宫中了解过情况,发现太上皇并不是中了毒,反而应该是中了妖师的诅咒,妖师诅咒可不是一般的毒可以比拟的,妖师要是下了血咒,那就不死不休了,我想太上皇必定是被张角下了咒,而且必定是血咒,现在张角已亡,太上皇就算是苏醒也不过是被强行压制心中血咒,我想进京一趟,调查真相,如果真像我想的,那么我就趁机献药,让陛下多活几天,现在我们需要时间来训练我们的军队,只有时间才能让各方的矛盾越来越大”,李儒沉默了下,说道

    “这”,董卓也沉默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个女婿绝对是自己的心腹中的心腹,精英中的精英,就算给自己十万大军也不会换的,要是一个不留神有了损伤,那对自己而言绝对是莫大的损失,让还是不让他去呢,董卓顿时苦恼了起来

    皇宫里,一个美若天仙但却冷如寒冰的女子骑着一匹白玉麒麟守在了灵帝的寝宫前,整个寝宫来来回回都是御医,院子都布满了龙炮侍卫和黑暗中的一些影子,太后皇后太子国舅宦官等等什么的,全都被排斥在了院子外,但却没有谁敢有一丝怨言,因为院子里倒下了不少侍卫,都是被烧焦的,那个天仙禁止一切的不安因素进入院子

    龙卫和暗卫同时出手,即使嚣张如何进张让的,也不得不退让三舍,因为她们都只听命于灵帝,拥有先斩后奏权

    良久,精神奕奕的灵帝走了出来,对着一众皇亲国戚骂骂咧咧的,显然,他从暗卫口中知道了很多事情

    随着灵帝的大声咒骂,何进张让等十常侍纷纷跪下,然后就是皇后,少帝,结果除了太后,全都跪了下来,看着一张张熟悉而可怜的面孔,灵帝,微微叹了口气,虽然他们将自己的江山搞得乱哄哄的,还将自己的钱财到处乱派,但终究还是自己的亲人,他也下不了手惩罚

    得到重生之后,灵帝上朝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他不想听到洛阳有一丝不和谐的声音,而且全国第一要务,就是找到大补之药,解开他身体的诅咒,同时追捕天下妖师,召唤能人前来为他治病

    灵帝的强势登场和两大神秘组织的浮出水面让整个洛阳阵势顿时静了下来,同时也让宦官们松了口气

    并州,吕布正吆喝着手下的并州狼骑向前冲锋,大力训练着,在场有一万多人,无论是马匹还是装备上,都是和并州狼骑没什么分别,铁骑马,一种从小在战场上养大的战马,不畏冰火猛兽,耐力十足,蛇尖枪,造型独特的长枪,能够有几率横扫身边的敌人,虽然装备精良,但在吕布眼里,这一万并州狼骑还抵不过自己两千亲兵的一个冲锋,因为这只是当了一个月的并州狼骑

    并州大战匈奴并获得大胜,以2比3的损失换来了无论身形还是彪悍上都比中原骑兵强上数筹的匈奴骑兵,在无数人看来都是一场大胜诚然,要是按战报来说确实是不错的,但实际上却是不然

    吕布对于丁原所谓的大胜只能以冷笑看待,明明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匈奴死亡了接近六万人,而自己也阵亡了几近六万人,还在猛吹,那可是并州狼骑啊,自己日夜的心血,要是自己指挥,就算是五万对上十万,也死伤不了三万,吕布替那些阵亡的并州狼骑感到不值之余也泛起了冷笑,因为大部分阵亡的都是从上党调去的,自己的亲属骑兵

    虽然吕布愤怒加愤慨,但也只能无奈加接受,但值得高兴的是,这次冀州保卫战打出了自己的风采,陷阵营纵横无敌的美誉让自己走到哪里都帅到哪里,张辽虽然没有那么彪悍的战绩,但却是在自己的眼皮下,将大批的难民安排好,将上党一带到冀州的所有动荡因素全都消除了,可以说,黄巾之乱,最大收益的城市,就是他上党,现在吕布也当张辽是未来元帅来培养,当高顺是未来将星来捧

    “高将军,陷阵营真的不能在增加一点人数或者再培养一个分队”,吕布第六次不死心的询问道

    “可以,但顺无能,每增加一人,陷阵营威力削弱一分”,高顺冷漠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吕布眼中的狂热而改变,冷冷道

    “如果让我麾下的一万并州狼骑来呢”,吕布咬了咬牙,说道,吕布当了这么久的骑兵教头和太守,当然秘密藏了些私房钱,吕布深信,只要自己的一万并州狼骑真的横空出世,必定会震惊天下,只是现在还没有到时候,那可是真正的并州狼骑

    “同样的结果”,高顺眼神一亮,认真地看着吕布,“但如果战场相逢,我陷阵营全死,将军亲兵阵亡三分之二,真希望和将军一战”

    吕布被高顺看得浑身不自在,急忙说道“千万打消这个念头,我的并州狼骑绝对不会和你的陷阵营开战,你们可都是我的宝贝”

    幽州,北平

    “大哥,恭喜你成功当上刺史,现在我们的天下来了”,公孙越满脸喜色,得意洋洋道

    “就是,我们现在降服了五万异族骑兵,还有了四万奴隶来种植粮食,将来不论是横扫辽东就地称王还是南下冀州,都有了资本”,公孙范同样高兴得很,在地图上画着未来的蓝图

    “你们可真是有勇无谋,你们以为我就这么急着称王称霸么,你们看这两个地方”,公孙瓒心中颇为感慨的看了下两个弟弟,他指了指辽东和匈奴草原

    “大哥,你的意思是”,公孙越顿时迷糊的问道

    “辽东和我们貌合神离,但在他们还在征战时候还不会对我们构成怎么样但当他们吞并高丽鲜卑等等异族时候,就会反咬我们一口,而且,这次匈奴只是来了十万看热闹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以我对匈奴的了解,他们必定有所谋,或许不久之后就会百万骑兵南下也不一定,而冀州经过黄巾之乱,空虚的很,要来也没用,先让袁绍替我先养着,将来也是我的”

    “大哥的意思是我们先屯兵,然后吞并辽东再南下”,公孙越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说道

    “可笑那赵四还以为大哥对他非常重视,给他当太守呢,还不知道他就是我们的挡箭牌”,公孙范也哈哈大笑说道

    “哼,赵四的心谁都明白,他既然能背叛赵云,当然也能背叛我,蓟城是刘虞的大本营,就让他去闹吧,闹好了之后先帮我们挡下匈奴的脚步”,公孙瓒满脸意味深长的笑道

    蓟城,赵四通过刘虞的遗书很快就收拢了刘虞的五万大军,稳定了局势,还得到了田畴等人的支持,他也在构思着自己的未来,手指也在地图上绕着幽州不断地画着圈圈,脸上泛起了冷笑

    冀州邺城,袁绍一脸焦急的在一栋又一栋儒雅的府邸来回穿梭,身后跟着大堆医师,其中更是有两个宛如青年人一般的医师,就是这两个人,让冀州百万伤者在短短两个月之内恢复如常,袁绍对他们更是如若亲爹一般

    郭图急匆匆的跑来,汇报起了战报,袁绍顿时满脸轻松的微笑

    张郃收服了一万五千名黄巾余孽,和高览统领的包括一千神弓兵五千城防军两路分击冀州,从高丽大胜归来的颜良文丑也带着五万骑兵归来,加上吕布和张辽的东征,淳于琼的南下,两个月内,冀州之内没有了一丝黄巾踪迹,现在已经汇成一支七万大军,开始返回邺城

    虽然黄巾之乱让冀州损失极大,但军师和兵力的快速回复,加上那个光宗耀祖的侯爷一州之主之名让袁绍此时的心情极度爽快,他心里很清楚,这只是他风光的开始

    青州平原,黄巾的浪潮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过去了,平原这一战让世人震惊,王妃死而复生化身朱雀的消息更是让无数百姓闻风而投,平原在各方的齐声恳求中,开始自然而然的扩大,已经有数万青州冀州幽州交界边境的百姓来到平原要求居住,扩大城池,也有不少郡县遣使来说愿意归顺,平原的扩张成了众望所归

    平原的王府中,刘关张夫妻六人,赵云,关银屏,易姬,简雍,孙乾陈到等人共聚一堂,商议着来自洛阳的大事

    此时的甘倩依旧温柔如水,雪白如玉,但额头上却有了一只小小的朱雀火纹,和刘备更是共创了一招火凤龙翔的杀招,让众人都只感觉世事变化无常,好人自有好报

    “子龙,这次又要麻烦你了”,刘备递过手里的密旨,说道

    “主公放心,子龙一定尽力”,赵云接过密旨,放进了怀里

    灵帝苏醒的第一时间,就是给他的万能皇弟打了电话,要他找人看病,找药救他,皇帝有令,刘备自然不敢怠慢,立即开起了会,而在场的除了赵云,精通医术的几近没有,关张和其他人也忙于平原的开阔,只能让赵云一个人到海外去了

    “我也要和师兄/赵大哥去”,基本上是同一时间,关银屏和易姬同时说道

    “你的刀法进度太慢了”,关羽冷冷的给关银屏丢了个眼神,说道

    “易小姐不能去,甄家和平原的合作还全靠你呢”,跟着关羽劝阻的还有经济管家简雍,展现了平原的实力后,现在河北第一首富甄家也有了和平原合作的意思,作为平原首富和刘备集团的核心人物,易姬当然也要出席

    “如果你们做得好,我帮你们一人抓一个宠物”,赵云摸了摸关银屏和易姬的小脑袋,笑道

    “那我要可爱的”,知道自己这次也去不成,易姬很快就对着赵云笑了笑,说道

    “还可爱的,送你一头小猪你要不要啊”,关银屏对着易姬皮笑肉不笑的咧嘴一笑,然后快速变脸,对着赵云娇声说道“我可不要那些没用的,我有狼狼了,我要一只大飞鸟,将来陆地上我就和狼狼冲锋,天上我就和大鸟齐射”

    “给她一只巨大的公鸡就行了,还要特丑的,不然关大小姐会不高兴”,易姬同样还以颜色,嘟起小嘴说道

    “你再说一句试试,看我不让你晒黑黑”

    “你敢让我晒黑黑你看我不把你的骑兵变成步兵去”

    关银屏和易姬顿时大眼瞪小眼,说道

    众人顿时一乐

    此时的扬州刺史,江东之主江东之虎孙文台过得很是不如意,此时的他虽然威风凛凛的登上了江东之主的宝座,也因为击退了袁术得到了江东部分青壮年百姓的支持,但却因此得罪了袁术,袁术或许不需要畏惧,但那是全盛时候的孙坚而言,现在袁术扬言誓报此仇,并积极练兵,打造战船,誓要倾淮南之力踏平江东

    ,这样一来江东自然没有了和淮南的来往

    淮南本来是天下富庶之地,加上袁术乃是四世三公,号召力和影响力都非同反响,对江东影响甚大

    再来,因为火烧了长沙影响了荆州,荆州刘表宅心仁厚对此也没什么不满,毕竟自己迁走当然不会给他人留下什么好东西,但孙坚的举动却成了他人上位的理由,无论是斗得风风火火的蔡家和蒯家,还是保持中立的文臣武将,都对孙坚报以极大的不满,因为火烧长沙无形中就是打了刘表一巴掌,三人成虎的说动下,刘表也生气了,他屯兵江夏长沙零郡,震慑江东,同时断绝和江东的一切来往,并派遣使者进入江东游说各郡县太守

    占据了扬州后,孙坚将中心搬到了建业,原来的建业老大刘繇被赶到了建安但同时也和王朗严白虎结成了扬州东南的铁三角,对于孙坚的旨意阳奉阴违,到头来,孙坚占据的也不到半个扬州,还四方树敌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占据的地盘比以前大了,治理起来难度增加了许多,而孙坚麾下除了恋云和周瑜外,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孙策全都是武将,对于政治经济一窍不通,每天的政事搞得孙坚头焦脑躁,没办法,恋云仙子休假去了,周瑜也是善于策划和训练水军,对于政事他也极为头痛,你让军事天才周瑜哥怎么有心情去管理老李家没有了一头牛,这个地的税该收多少,那个盗窃案的影响有多坏这样的芝麻绿豆的大事呢

    不过令孙坚还是有点欣慰的是,现在百越还在后方捣乱让刘繇他们有的忙,自己的海路还算畅通

    人才,现在最重要的是人才,但很显然的,纵然是现在孙坚成为江东之主,但各大家族依旧没有为他出力的意思,因为他们全都在观望着,毕竟刘繇他们占据了江东这么多年,胜负未分,这些老狐狸当然不会先出手

    但这还是政事上的烦恼,在听了孙坚用半个江东令恋云仙子休假后,江东小霸王顿时来个我要罢工的神情,竟然驾船带兵去了仙子岛,一副眼不看为净的样子

    大海有多危险谁都知道,孙策这次出海,不成功便成仁了

    就在青幽并冀一副欣欣向荣,荆扬淮南一片乱哄哄的时候,未来的不世霸主老曹也过得极度不好

    在心雷阵下,曹操也和袁绍一样,天命所归,并没有受到致命的打击,但结果却有着天壤之别,袁绍看着是百姓受害,心情影响不大,但曹操却是在麒麟分身的守护下,看着自己一手一脚训练出来的精兵毁于雷电之下,为了炫耀也是为了支持袁绍,曹操带来的无一不是精兵中的精兵,以一敌百的超级士兵,但在雷电下,他们和豆子差不多,一劈就散,两万多精兵,就在他眼前灰飞烟灭了,搞得他虽然没有身体重伤,却有了心里重伤,每次打雷的时候,头都会剧痛,都会回放那一幕幕雷电之景

    回到了陈留,虽然毫无疑问的得到了刺史之位,但曹操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实力损失了一半不止,那离奇的头痛症就算是仙师夏侯兰和南翁,都说那不是什么病,只是心理作用而已

    但这还不是让曹操最犯愁的,最犯愁的是,他刚回到陈留还没坐热凳子,就传来了个让他跳了起来的消息,他生了个儿子,不过却是龙子

    看着一个个向他祝贺的百姓,曹操满脸笑容一一道谢,但却脚步走得飞快,一个个传言让他极度惊骇中

    据说,曹操的二子曹丕出生的时候一条金龙在曹府盘旋久久不散,直到一声啼哭后才散去,之后,曹丕浑身金光,即使在早上也极为耀眼,就算是穿上衣服也遮蔽不了,因为当时正处于黄巾之乱,曹家的人也不敢向外说甚至告诉曹操,免得遭到他人的谣言攻击和令曹操分心,但终究纸还是保不住火,曹丕满月后,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金龙来盘旋那是金龙他家的事情过了这么久,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但现在,曹丕浑身金光的消息确实很快传遍了陈留

    金色,那是什么,那是皇家的御用颜色,历代英主出生时候都有金龙托梦或现身,也有了天生龙子的说法,但现在自家出了天生龙子,那是什么概念,尤其是在朝廷处于混乱中,自己刚登上一州刺史之位

    天生龙子现在在他老曹家,只有三个原因,一是他老曹的媳妇被灵帝光顾了,二是他老曹将来要当皇帝,而曹丕注定了当太子,三则是他将来会推翻汉室自己当皇帝,前面那个当然除外,但无论是后面那个理由,都能让是非者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一时间,就算是曹操,也心乱如麻

    曹府,曹操,夏侯兰,夏侯渊夏侯惇曹洪曹仁南翁戏志才共聚一堂,众人脸色不一,夏侯兄弟曹家兄弟和戏志才都是一样,脸上充满了兴奋的笑意,夏侯兰却和曹操一样皱起了眉头,南翁则是一脸的沉默

    “你们怎么看”,曹操深吸了口气,闭上了双眼,说道

    众人顿时沉默了起来

    “此子不可留,应迅速处理,否则主公有大难”,见众人不说话,南翁顿时看了曹操一眼,说道

    “不可,万万不可啊”,夏侯兄弟曹家兄弟急忙说道

    “处理可以,只要隐藏起来便可,四位将军何须紧张”,戏志才淡定的喝了杯茶,说道

    “只是这事情已经闹大了,若不找个说法,恐怕会让陛下不喜”,夏侯惇无奈的说道

    “无妨,我对外宣称子桓疾病缠身,以我的身份,没有谁敢质疑,如果真的治不好,那就我收他为徒,对外宣称他夭折”,夏侯兰沉默了下,说道,不得不说,到此为止,夏侯兰还没从曹家和夏侯家的孩子中挑选出合适的苗子当徒弟,因为他的本领若挑不准人会有危险,毕竟仙师树敌太多了,一旦收徒不当,将来那徒弟出去只会成为他人报复的对象

    “子桓的金光真的没有一丝疾病的痕迹”,曹操不死心的看看南翁和夏侯兰,说道

    “天生龙子”,夏侯兰和南翁对视了眼,说道

    据面相而言,曹丕具有帝皇之相,金光至少要持续一年才回消散,在这一年里,一切都是徒劳

    “真的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压制或者改变”,曹操听到那句天生龙子心中并没有一丝欢喜,反而是有了一丝彷徨,龙子,那时将来的真龙天子,自己的一心辅助汉室,真的要让自己的儿子来让自己遗臭万年么

    “这不是什么病症,没有一丝危害,想必再厉害的医生也没用,如果真的能改变子桓的金光,世上只有三个人有办法”,夏侯兰淡淡的说道,实在的,他对天下归属于谁并没有什么看法,他相当厌恶当今的朝廷,他当然也明白曹操的心中所想,天下诸侯林立,要造反无疑是痴人说梦,而且一不小心,九族皆灭,光是天生龙子的谣言就能让曹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于吉”,南翁看了看夏侯兰,说道,南翁此时也心情颇为复杂,小师妹被曹操所救,以身相许,自己也答应辅助曹操成就大业,毕竟凡人始终是凡人没多少年命,自己可是仙师,活个几千年不是什么难事,但现在竟然闹出了个儿子,还真是有点不知所措,自己明明都很小心的,怎么会闹出个龙子来呢,而现在偏偏小师妹又不许自己说出曹丕的身份,结果很可能就是夏侯兰抚养,可是,那是自己的儿子呢

    “对,于吉仙师是江东的圣人,救死扶伤十数年,医术精湛,但却影踪飘忽,长沙恋云仙子是于吉仙师的弟子,同样医术通神,而平原一战,平原王妃战死,但却被洛阳第一美女蔡琰以神兽夺舍复生之法给救了回来,她们两个想必会有办法”,夏侯兰点了点头,不得不推出了恋云和蔡琰,毕竟这事情关系到自己的侄子

    “可是恋云仙子据闻已经离开了孙坚,数月未归,行踪是迷,才女蔡琰更是失踪已久,无处可寻,现在陈留已经谣言四起,在这样下去势必会蔓延到兖州乃至洛阳,不能再拖了”,曹洪说道

    “想必兰将军已经胸有成竹”,戏志才笑了笑说道

    “不错,恋云仙子与我和子龙交好,我随时都能联络他们,蔡琰与被发配到草原的蔡邕蔡大家此时身在匈奴边境隐居,而子龙能很快找到她,只要我传个讯息,她们一定会很快前来”,夏侯兰坦白地说道

    曹操双眸中的猜疑之色一闪而过,随即换来一丝痛涩,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就照小兰说的去做,如果真的无法治愈子桓的金光,那是我和他有缘无分,我将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从此交给小兰你抚养,对外宣称他夭折,我曹孟德绝对不会有称帝之心,也没有皇帝之命”

    一道雪白的身影飞快的从北往南飞过了层层白云,快速的往大海飞去,这是三年一度的重要日子

    而恰好的,从南往北,也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在大海穿梭

    白衣青年静静地站在一叶扁舟上,丝毫没有因为海浪的动荡而飘动,他静静地看着前方

    良久,天上下起了朦胧细雨,但白衣青年也同样没有躲雨的意思,风起云走,很快的,雨停了,一道美丽的彩虹横挂在空中,随着彩虹的升起,大海中也泛起了波浪,一个庞然大物顿时从海中悄悄的升起

    这是一个美丽的岛屿,或者说,这是一个美丽的花园,整个岛上进入眼帘的都是盛开的百花,丝毫没有因为海水而有所变化,红橙黄绿青蓝紫,或一色或二色三色混色花朵比比皆是

    白衣青年愣愣的看着美丽的花儿,不由得伸出了手,想要触摸下,但却被一层无形的结界之力轻轻地弹回,他微微愕然,顿时运起银龙真气,真气快速布满全身

    白衣青年再一次伸出手,结界顿时如虚设一般荡然无存,走进结界的白衣青年顿时被熟悉的记忆所笼罩,每三年,他最期待的就是这个日子,因为这里有万能的神仙,能够指引他度过一切难关

    很自然而然的,他走向了岛中央,美丽的花朵,醉人的芳香,似乎都和他无关一般

    这个岛不算大,很快,青年已经走到了岛中央,看着那个悬浮在半空中的七彩龙珠,青年顿时愣住了

    “我将来是怎么样的呢”,一个少年对着一个少女说道,少年说完闭上双眼伸手摸向龙珠,龙珠顿时闪着耀眼的光辉,然后天上顿时出现了一幅巨大的影像,影像中一个白马银枪傲啸沙场的身影顿时出现了

    “到我问了”,少女焦急的说道

    “我再问一个”,少年阻住了少女

    “要问只能问你将来的妻子,不然就让我先问”,少女嘟起小嘴,不高兴的说道

    少年对着少女笑了笑,再次闭上双眼,但很快耳边就传来了少女的娇呼声,“打你,打死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少年一睁开眼,却发现影像中除了少女,还有红橙黄绿青蓝紫的身影,但因为少女的生气而错过了,只看到了背影

    “我都看不到除了你之外的人”,少年满脸委屈的说道

    一幅幅仿佛是图画一般的影像顿时让青年有点忍不住的笑意,但随即也有了些叹息

    公事在先,青年也只能抛开那些记忆,闭上双眼伸出了手

    “谁能拯救当今陛下”,青年心中默默地想到

    龙珠顿时闪过了耀眼的光芒,一个巨大的黑幕中,雷光闪耀电火齐鸣,一个扬起巨大妖刀的中年人若隐若现在黑幕中

    青年顿时叹了口气,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这是致命血咒

    叹息过后,青年再次闭上双眼,伸出了手

    “她是不是她呢”,当青年睁开双眼的时候,果然看到了那个美丽动人的身影

    当青年离去走出结界的瞬间,岛屿的另一端一个白衣少女也愣愣的看着结界,同样很快进入了结界

    但不同于青年的是,少女并没有无视周围的花朵,而是用小铲子,将一株株奇花异草移植了起来,只是她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都是沉重而缓慢,随着花儿的离开,她脸上也渐渐泛起了泪花

    同样的,少女也询问了两个问题,但却是出现了两幅朦胧的影像,一幅是像全家福一样的,一个美丽的草地前有一间简陋的小茅屋,三个小孩坐在地上,周围不时走过一只只调皮的玉兔,一个身披道袍但却满脸猥琐的老头在三人身后,而那三个小孩却是和少女和其他两个她认识的人有九分相似,另一幅和她想象的一模一样,他果然就是他

    少女有点明白为什么心中会有点类似于命令一般,要她一定要来这里了

    少女静静地坐在空中,茫然的看着那个美丽的花岛,直到它持续到黄昏静静地沉入大海

    竖日早上,原本正在和凝月聊天的蔡琰忽然脸色一变,顿时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张薄薄的膜,在脸上弄了起来,然后躺了下来,顿时一副病美人的姿态,还对着凝月打了打眼色

    没过几秒,赵云的身影出现在了草原上,看着病怏怏的蔡琰,赵云顿时无视了蔡琰那仿佛是睡着了一般的朦胧美眸,而是看着凝月,凝月善意的和他打了打招呼

    但凝月没想到的是,赵云径自来到她身旁,紧紧地盯着她,眼光并没有离开过,凝月顿时小脸一红,低着头不敢看他

    “别学琰儿,她最不老实了”,赵云凑到了凝月耳边低喃道,同时牵起凝月的雪白小手,直接往蔡琰脸上捏

    那亲热的气息和异性的呼吸顿时让凝月的红晕直接蔓延到了颈边,她只感觉到浑身无力

    “休养了两个多月,我们的大神医还要装病啊”,赵云得意的拿着从凝月手里拿到了一层薄膜,用它在蔡琰脸上舔了舔,笑道

    “姐夫,你好无耻啊,在我姐姐面前调戏我欺负我,现在又在我面前调戏凝月,凝月可是黄花闺女呢,不过看她的姿态,啧啧,你们之间发展多久啦”,蔡琰知道自己的把戏被拆穿了,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怎么样,而是饶有兴趣的在凝月和赵云身上扫荡,啧啧的说道

    “我还有点事,你们慢慢聊”,凝月哪里敌得过蔡琰,很快就落荒而逃

    “其实如果凝月不在这里,我应该会用舌头舔掉那层伪装的”,赵云凑到了蔡琰耳边低喃道

    “呃”,蔡琰顿时定住了,笑脸微红,同样凑到了赵云耳边低喃道“姐夫,你那无耻加恶心的功力又暴增了不少”

    “说笑的,谁敢弄你这个洛阳第一美女,记得我第一次亲你,被你一掌打飞到了小湖,整整一天起不了床呢”,赵云看着蔡琰美丽的俏脸,顿时回忆起了仙之小筑的情景,不由的笑道

    “那当然,不然你以为我蔡文姬好欺负啊”,蔡琰一脸得色的笑道,随即伸出小手抬起赵云的下巴,轻佻的说道“那是对付姐夫你才那么温柔的,要是其他人,哼哼,他一个月下得了床那是算我没用”

    “色女”,赵云微微愕然了下,弹开了那轻佻的小手,说道

    “姐夫你才是色狼”,知道自己说话一语双关,蔡琰也有点微微尴尬,气鼓鼓的反驳

    “小兰传来了讯息,说曹操生了个龙子,今天想借宴会让我们想想办法”,赵云弹了弹蔡琰气鼓鼓的俏脸,说起了正事

    “那是你的事情,我可没有收到请柬,而且啊参加宴会哪有带着小姨子去的,我去帮你通知姐姐”,蔡琰一听事情,顿时得意了起来,对着赵云努了努小嘴,一副要我去就求我的样子,故作不在意道

    “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你姐姐今天好像去找你娘去了,你也别想偷懒”,赵云顿时来了个霸王硬上弓,将蔡琰往肩膀一扛,顿时向外走去

    “小气姐夫,大恶霸,臭赵云,大坏蛋”,蔡琰顿时骂骂咧咧的挣扎了起来,很快就坐在了赵云的脖子上,揪着赵云的头发,来了个拔草比赛

    陈留外的一个小城里

    有缘千里来相会,赵云虽然也知道夏侯兰一定会邀请医术通神的恋云仙子前来,但却没想到两人会在这么一个不知名的小城相遇,而且还是在前后脚来到同一家客栈

    这绝对是缘分,因为即使是赵云,也没想过会中途逗留,而天马晓敏已经直接飞往夏侯兰府中了,因为那里有大堆的天才地宝,而赵云则是来这座小城收集一种药材,来配置延年益寿的丹药,而无独有偶的,恋云仙子也是同样的想法

    正在等待上菜的赵云和蔡琰有着截然不同的表现,蔡琰一手拿着一根筷子叮叮当当的相互碰撞不时敲击着面前的三个酒杯,酒杯是一个盖着两个正面朝上,随着蔡琰的敲击,动人的旋律随即响起,原本就长得天姿国色的蔡琰演奏起动人的旋律更是让人有一种沉沦仙境无法抽离的感觉,手中的筷子都僵硬了起来,只能呆呆的看着

    赵云只是含笑的看着蔡琰的表演,双眸中闪过了淡淡的无奈

    这些吃饭者被醉人的音乐陶醉,却没发觉原本许多想趁机过来搭讪,闹事的念头瞬间消失了,在音乐响起的瞬间更是只能沉沦,连饭都吃不下,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蔡琰会如此好心的给他们在饭中奏乐

    敢对本姑奶奶有不轨的念头,就让你们吃不下饭,到晚上到明天也吃不下饭,饿死你们,还有那笨小二,本姑娘长得这么漂亮也不会给我开开小灶先给我上菜,竟然让我饿肚子,看我不让你打破几个碟子被掌柜骂你个狗血淋头,小气包蔡琰直接无视了赵云那劝诫的眼神,反而是扫了下众人,得意地看着赵云

    赵云见状,嘟起了大嘴,直接往蔡琰的脸上凑去,一副我不但要亲你还要咬你的样子

    蔡琰气鼓鼓的瞪了赵云一眼,满脸不甘的放下筷子

    果不其然,店小二打烂了整叠盘子,正被反应过来的掌柜骂个半死,其他饭客都吃不消饭,有的忘记付钱被掌柜叫住,有的忙着打包,有的装着吃饭,偷偷的看着蔡琰

    菜很快就上来了,蔡琰正将肥肉丢给赵云自己啃瘦肉的时候,却发现赵云站了起来,随即坐了下来,对着店小二再加了两道菜

    一个飘然若仙的白色身影出现在了楼梯上,在容貌上,恋云比不上天姿国色的蔡琰,但因为终年行医,救死扶伤不计其数让恋云身上有种惹人亲近的温柔之感,在一进入二楼,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哇,姐夫,你宝贝来了,你可不能偏心哦”,蔡琰对着赵云眨了眨眼,随即对着恋云大声说道,“姐,这边,我们点好菜了”

    面对一个娇小可人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的招呼,就连恋云也自然而然的点头一笑,缓缓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