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九)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四章袁绍的崛起(九)

    邺城的一处大房子里

    “小宝贝,快过来”,郭嘉拿着手里的画眉笔扬了扬,对着正在认真临摹的小玉儿招呼道

    “我不要,主人你画眉画得好丑”,小玉儿抬头一看那只可怜的画眉笔,顿时飞快的低下头,说道

    “什么,我天生鬼才郭奉孝画眉也会画得丑”,郭嘉顿时轻佻的伸手抬起小玉儿的下巴,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随即笑道“就算我画得丑,你也会给我画的,对吧小宝贝”

    “主人你好可恶啊,你才十七岁,我比你大两岁,我才不是小宝贝”,小玉儿将郭嘉的手指放进嘴里轻轻的咬了咬,幽怨的看着郭嘉,“而且啊,我是你的侍女,你一天到晚小宝贝,小宝贝的叫,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你的妻子,而你每天都花天酒地,很多人都在背后笑我,替我不值呢”

    “你当然是我的小宝贝,不管你多大,从我第一次看见你洗澡后,你就是我的小宝贝,我们虽然没有成亲,但我还是当你是我唯一的妻子,你可是我天生鬼才郭奉孝第三个身份浪漫画师唯一关门弟子呢,那些家伙你不用管他们,等下我警告下他们,谁敢不叫你郭夫人,我让他们荷包空空,让他们知道天生鬼才可不是白叫的”,郭嘉顿时将画眉笔往小玉儿耳边一搁,然后拿起小玉儿手里的毛笔,快速的舞动动了起来

    片刻,一个浑身红灿灿,头戴凤冠含羞答答的新娘子顿时出现在了画纸上,而一个年少轻狂的新郎也半跪在地上,手里捧着弯弯的月亮,放在了自己的心脏上

    小玉儿小脸顿时绯红了起来,兴奋地在郭嘉嘴上嘟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抚平画纸上的丝丝皱纹,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后挥了挥手里的红色戒指,将画收了进去

    “我才不会在意别人呢,我可是主人的关门弟子,未来的画师呢”,小玉儿晃了晃红色戒指,一副副画卷都是出现在了桌上

    第一幅画卷上,一个浑身朴衣,满脸醉意的少年在森林边缘看到了一个正在画画的少女,顿时眼前一亮,右手握拳伸出食指指着少女,左手握拳伸出大拇指指着自己,而少女却是满脸羞红惊讶,同样伸出左手握拳伸出大拇指指着自己,右手握拳伸出食指指着画卷

    第二幅画画的是少年左手霸道的抢过画卷,高高扬起,右手搂着少女的倩腰,两嘴相加,而少女眼神中挂满了羞涩和焦急,两手都伸向少年手中的画卷

    第三幅画,少年左手正在捏指盘算,右手同时挥出一把石子,少女坐在一边,提起画笔在画着少年,但画的却是少年的背影

    第四幅画画的是一个浴桶里,少女浑身赤裸的站了起来,惊慌失措的捂住身上的三点,而少年脸上有了点尴尬,但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双眼中更多的是赞赏之色

    第五幅画画的是美丽的黄昏下,少年满脸惬意的躺在少女的大腿上,少女满脸无奈的拿着毛笔,幽怨的看着郭嘉,而她的身边正是一幅画卷,两人都处在一个小湖里,随着竹筏随风飘荡

    第六幅画画的是温柔的月光下,少年搂着少女斜靠在一棵大树下,两人身上只盖着一张薄薄的被子,而周围却已经是银色一片,远处的村庄亮起了点点黄色的星星

    每一幅画都相当精细,画得极其传神,看着画卷,仿佛就是在感受着一段美丽的回忆

    “其实画这些好无聊啊,你要看看我为你画的光光画,小宝贝的体态多美丽啊”,郭嘉从戒指中拿出了一堆用红绳锁住的画卷,就要打开

    “别拿那些,晚上再看,主人,你一看这些我就要睡觉了,白天让我画画好不好”,小玉儿顿时满脸通红,可怜兮兮地说道

    “你不睡觉那我去和别的女人睡觉去了罗”,郭嘉哦了一声,挥了挥纸扇说道

    “去吧,多画点画回来”,小玉儿对着郭嘉温柔地笑了笑,说道

    “你呀,多少女人求我为她们画眉呢,你还赶我出门”,郭嘉捏了捏小玉儿的俏脸,“记得这戒指不要给人看到”

    在小玉儿的欢送下,郭嘉走出了院子

    幽州,刘虞的大营里

    一个浑身黑衣,手持着一把幽绿镰刀的身影出现在了刘虞的身边

    颈边的冰冷瞬间让刘虞惊醒了过来,但他却只看到一双冷漠的眼睛,还有那把标志性的镰刀

    刘虞惊退了几步,满脸发麻的看着那把长长的镰刀,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但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强加镇定说道“公孙瓒还是忍不住要你取我的性命,难道他认为我死了,他就能称雄幽州么”

    “将军的意思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刺史大人你死了,在异族入侵面前,没有谁敢当祸害三族的逃兵,而我也能接收大人的军队,成为抗击异族的英雄”,黑衣人冰冷的笑了笑,说道

    “赵四,你可知道你当了公孙瓒的替死鬼,公孙瓒一定是和公孙恭勾结了起来,想要称霸幽州的,你杀了我下一刻他就会以为我报仇的名头,杀了你,名正言顺的接受我的军队,我死了,你也不好过”,刘虞满脸急切地说道

    “不错,大人很聪明,那你猜猜我今天来的目的”,赵四收起了那把镰刀,竟然慢慢的走到了主帅桌上,沏起了茶

    “你也一定想到了这点,来找我商量的,不然你不会露出兵刃,而且其实你不想杀我,不然你只要派遣个龙牙突就能取我性命然后打着报仇的名义先公孙瓒一步到我的大营,那样就算是公孙瓒也只能当众让你接收我的军队,这些你都放弃了,你一定有更大的企图,或者说,你根本就不效忠于公孙瓒”,刘虞快速的转动了自己的脑筋,顿时想到了种种可能性,但是越想只感觉到越发冰冷

    “玩政治的果然就是玩政治的,我只不过是收了下刀就能想到如此之多的东西,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第一,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我是来拿东西的,第二,我并不是不想杀你,你的死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的军队如此软弱给我也没意思,你或许会死,但一定不是死在我手里”,赵四解开了自己的蒙面,露出了原来的面目,给刘虞敬上了杯茶,玩味的说道

    见赵四那玩味的神情,刘虞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你是来和我合作的,你也不想在公孙瓒手下为官”,刘虞往了最好的方向想去,试探性的询问道

    “你自名为汉室宗亲,怎么和刘备刘表刘焉相差如此之大呢”,赵四有点感觉到了好笑的感觉,这家伙这样的思想,怎么能就能活到现在呢“刘备据守平原但却闻名天下,一呼万应,挥手间数十万军队为之效死力,刘表刘焉雄踞一方而你却是那么的幼稚,即使在你的心中,你也知道,公孙瓒再不怎么样,也必定会取代你成为新的幽州之王,你以为我会弃明投暗么”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刘虞被说得满脸通红,却又无法反驳,毕竟刘备一个平原太守却也实在的,比他风光得多

    “很简单,我要你的一张纸,如果你有了不测,你的亲属投奔于我”,赵四淡淡的看了刘虞一眼,手指轻扣着桌子,说道

    “你想辱我妻女”,刘虞豁然站了起来,满脸怒容指着赵四破口大骂,但很快他就连退了几步,瞪大了双眼,说道“你,你竟然也想称霸幽州”

    “呵呵”,赵四鄙夷的看了刘虞一样,说道,“辱你妻女那还要看你妻女的姿色如何呢,我赵四岂会和庸姿俗粉共枕,而且,自古以来王座有能者居之,我的意图有何不可,要是你是英雄,你又怎么会驾驭不了公孙瓒,要是公孙瓒是英雄,我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哼,这怪谁呢”

    刘虞顿时颓然的跌坐在地上,他甚至不敢看赵四那仿佛是鹰眸般双眼,赵四的意图很清楚,那就是坐收渔人之利,一旦事情有变,就能打着自己的旗号称霸幽州,但不得不说,他说的很对,要是自己有能耐的,又岂能让公孙瓒嚣张

    刘虞的思绪顿时回到了很久以前,他立志要保卫边境爱护百姓的时候,那时候,他很年轻,但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他老了

    赵四并没有逼他立即做决定,因为他知道到这里来不过是走过场,事情一定会按照他所想的方向去走

    “好,我答应你”,良久,刘虞喉咙发涩的说道,他心里也很清楚,如果他不这样做,下一刻,龙牙突就会突袭这里,而他也只能兵败身亡,作为功臣,公孙瓒也一定会派他对自己斩草除根,而依照赵四的性格,他也一定会来个金蝉脱壳的

    “刺史大人其实一点也不用感觉到屈辱,要知道,只要你一天不死,那张纸永远只是张废纸,作为汉室宗亲的你,就这样就认输了么”,赵四笑呵呵的亲手扶起刘虞,给了他个冷笑的表情

    “哼,我一定会如你所愿,一定会和公孙瓒斗个你死我活”,刘虞一挥袖,挣脱了赵四的假意,冰冷道,随即他快速的写了一张纸,深深的看着赵四,说道“虽然你和子龙的做事方式和想法都不同,但还是有非常相似之处,子龙全心全意的让一方百姓安居乐业,而你也费尽心思向上爬,现在冷静下来,不得不说,我没有资格怪你”

    “哈哈哈”,赵四对天大笑,“我当然无法和子龙哥相比,他有仙师指引,实力超凡脱俗,到哪里都能自保,而我可没这个本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为了出人头地,什么手段骂名我都不在乎,你自以为了解子龙哥,了解我,你可知道当我村子一夜之间完全消失,熟悉的一切突然失去,流落街头宛如过街老鼠却又彷徨无助的那种感觉,你只是皇孙贵族,你懂什么,你懂什么”,仿佛是要发泄心中的,赵四最后近乎咆哮的声音顿时笼罩了整个大营,整个大营都来回盘旋着“你懂什么”的字眼,很多官兵顿时闻讯而来

    “我们合作愉快”,赵四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向自己的心脏,然后拔出,飞射的鲜血顿时溅射到了刘虞身上,赵四那毫不在乎的大笑顿时久久的留在了刘虞的心里

    夜里,赵四飞进了公孙瓒的大营,然后很快离开,公孙瓒看着赵四的身影,满脸的不解,是谁,在暗中保护他呢

    公孙恭的大营里

    “你们那些可恶的汉狗真当无耻之极,有本事就别在沙漠里和我们作战,白天无耻,晚上还来突袭,简直就不可饶恕”,高丽二王子惊魂未定的怒瞪着公孙恭,和他而来的一众各异族首领也纷纷发难,说着

    “王子和各首领放心,我们还有不下二十五万的大军,只要我们在这个地方设伏,再将公孙瓒引到这里,必定会打败他,而且没有了公孙瓒,呵呵,幽州无兵可用,然后就是富庶的冀州,各位,这不用我说了吧”,公孙恭指着一个沙漠中的绿洲,发出了得意的笑容,说道

    各首领也发出了会心的笑容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很快,一个月过去了,雍凉二州的董卓和马腾韩遂会师,但却被告知羌族一直止步不前,直憋得董卓和李儒几近吐血,有了砍人的冲动

    同样的,益州荆州扬州南部,仍旧进入僵持阶段,除了偶然来打打秋风的妖师妖兽,也没什么动静,毕竟各州都已经聚拢了数十万大军,妖师妖兽一点便宜也占不了,而徐州豫州倒是打得风风火火,洛阳同样处于僵持阶段

    值得一提的是,袁术兵围建业整整一个月,但却因为自身军事水平很有限,江东士族同心协力各方的援军等等原因,三十万大军,寸步难进,反而是耗费了不少钱粮和战船,而袁术除了每天暴跳如雷,却毫无办法

    并州丁原和无心作战的匈奴也大大小小的对阵了十数场,匈奴占了劣势,此时的吕布也和张辽会师,但却没有救援冀州的意思,反而是开始收复并州冀州之间的城池,而洛阳的十万大军,也在星夜赶向冀州,但毕竟是扩界作战,粮食马匹的筹备都需要不少的时间,而曹操的两万大军已经接近了邺城

    公孙瓒也和辽东联盟大战了数场,占尽了优势,打得联盟节节败退,退往的正是一片绿洲

    平原的重建也在快速的进行,再过两天,也要举行平原有史以来的最大的葬礼

    长沙,除了出外未归的孙策周瑜,所有人都在场,而桌子上,却有着一副巨大的地图,地图上纵横交错,水陆交加,正是江东地图,而地图上正是三封信,黄盖程普韩当祖茂四将吞了吞口水有点不甘的看看地图和那三封信了,又两两对望,在恋云仙子和孙坚身上不断徘徊

    “仙子,真的不出战,这可是难得一遇的机会”,孙坚已经是第三次问同样的问题了,他也不由得看看黄盖四将,但四将却是给了他一个无奈的神情

    双方都有道理,你让我帮谁呢

    刘繇严白虎王朗同时发来了请降书,这可是个超级大事,要知道这个时代都是一诺千金的,可不是说过就算的,刘繇等人的意思也不深奥,就是说,孙文台你也是江东子弟,现在江东就要被袁公路吃掉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我们都老了,都决定,只要你能解江东之危,我们就奉你为主,而且最该死的是在袁术的进攻下,江东难得有聚拢的一次,而这次刘繇等人还是大张旗鼓的求援,闹得整个江东荆州都知道

    这可不是口说无凭的,江东可是世代文学之地,一诺千金,要是事后刘繇等人不兑现,光是这信就能闹得他们的领地起巨大的口水战,所以很显然,只要出兵就有江东,因为出兵江东驻守柴桑,就能震慑袁术,而归还了长沙,刘表也不会让袁术壮大,一定会驻兵庐江边缘,袁术只能含恨退兵

    现在的问题是,刘繇等人邀你入江东,必然的,他们一定会镇守原来的地方,江东六郡只能占其三,还有百越在后方捣乱,形势未明,而也不知道朝廷的意思,贸然出兵一旦不归还长沙又会得罪刘表,前后不是人,最重要的是,孙坚心中,自己就是个江东子弟,总不能看着自己的老巢改姓袁吧

    恋云仙子的意思很明显,形势未明,我们不需要搞那趟浑水,袁术一定打不下建业,要是分兵不退出长沙,就得罪刘表,要是进驻江东,那就得罪袁术,同时后方不稳,以前的一切努力都会化为虚有,还不如看袁术和江东打个你死我,最好将刘繇严白虎王朗全都干掉

    “将军其实比恋云更加明白恋云的心思,更加明白现在的形势,何必存那一丝无谓的奢望呢,江东迟早是我们的,不需要急在一时”,恋云心中叹了口气,说道

    “仙子,如果我们分兵救江东还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黄盖带了点期盼的询问道

    “黄将军,如果我们出兵江东,那必定会暴露我们图谋江东的意图,得罪袁术倒是小事,刘表一定会对我们再次设防,如果我们在击退袁术之后不归还长沙,刘表一定会断绝和我们的来往之余屯兵桂阳零郡武陵,对我们虎视眈眈,就算我们得到了江东,但还是没有朝廷的认可,名不正言不顺,后方还有百越和刘繇三人都是不安的因素,这样的半个江东还不如现状,而且天下将乱,陛下就算不病死也会在宦官和外戚的斗争中无疾而终,要不是北方黄巾作乱和异族入侵,洛阳早就血流成河了,只要洛阳乱起来,我们就能有机可乘,不必急在一时”,恋云心中叹了口气,要是周瑜在就好了,虽然周瑜年幼,但却极有威信,她和周瑜同时反对的事情,基本上就没有实施的可能

    “可是现在整个江东都在看着我们,要是我们不出兵,势必会在以后东征有极大的影响,要是我们出兵了,打退了袁术,我们就成了江东的英雄,对以后统一江东很有帮助”,程普在孙坚的眼神下,也不得不说话了

    “仙子,一定有两全其美的方法的是吧”,祖茂期盼的问道

    “各位将军,其实我知道你们心中的想法,得民心者得天下,但现在实在不是好时机,我们大可以百越作乱为由,拒绝江东,毕竟江东真的不会陷落,我”,恋云还要继续说,却发现孙坚也投来了期盼乃至哀求的目光,她不得不停了下来

    不得不说,现在确实是个极好的机会,毕竟救世主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做的,要是现在做了英雄,确实在以后有很大的裨益,但要有一个前提,要真的有未来才行,不然只能白搭

    “将军,为臣者不能为主公分忧视为不忠,恋云有一策,能让将军分忧,但无论将军采不采纳,恋云都希望静修一个月”,恋云闭上了那双动人的美眸,深吸了口气,淡然说道

    感觉到了恋云瞬间的疏远,众人顿时感觉到了不妥,正要说话,却为恋云所阻断,只听见她继续说道,“将军决意要出兵,就听恋云所言,屯兵柴桑,同时向刘表许诺击退袁术后归还长沙,要其举兵庐江,袭击袁术后路,在击退袁术后,尽迁长沙百姓入柴桑,同时派人伪装百越袭杀刘繇严白虎和王朗,将这三封信交给何进,并写信向其效忠”

    出战,谋略,后路,未来,恋云都为孙坚想好了,是个极其完美的计划,但却让孙坚泛起了犹豫,归还长沙,那长沙这些年的建筑这些一切都要给刘表么,而且自己自命英雄,岂能袭杀迎接自己的手下,纵使明知道刘繇等人不怀好意,但他们没出手之前,自己岂能动手,而且自己一直都是效忠于陛下,要投诚也要投诚新帝,岂能效忠外戚,要是说一套做一套,自己一言九鼎,又岂能出尔反尔呢

    同样想到这样问题的还有深知孙坚的黄盖四将,这样虽然很完美,但却不是孙坚能够做到的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却看见恋云仙子已经飘然而去了,他们顿时有了感悟,恋云仙子不单止是他们的军师恋云,她还是仙子,自己如此近功近利,是不是伤了她的心呢

    对不起了,恋云,孙坚心中感叹道

    邺城,郭嘉心不在焉的帮着小玉儿画画,画得小玉儿虽然有其形却没其神,同为绘画中人的小玉儿自然知道郭嘉有点不开心,顿时温柔的在他的肩上轻轻地捏着

    “小玉儿,你说如果准备了十几年,又失败了两次的事情,你会不会放弃”,郭嘉将小玉儿抱进怀里,拿着她的小手用手指舔着她的手心说道

    “别闹啦,好痒”,小玉儿顿时挣脱了郭嘉的大手,说道,“要是我想要画一幅画,要画的是主人你最英俊的时候,那我当然会年复一年的跟着你,不会放弃,就算你躲着我,我也要到你最喜欢的地方蹲着,等你啊”

    郭嘉顿时若有所思,抱着小玉儿一时无言

    一个月来,邺城虽然每一天都有许多战士和百姓牺牲,但却还是将邺城给守住了,而且对面黄巾的攻势越来越弱,妖师和妖兽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上都少了许多,而且各方盗贼水贼等等已经溃散了无数,要知道现在西北九原战神天天传来捷报,挺住了二十万黄巾的平原也开始在青州活动,不久也将救援冀州,而洛阳兖州的军队也开始北上,黄巾的败象已露,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精神支柱,鬼师张角敌不过一个猥琐的老头,没有给他们一丝的支助

    这样下去摆明输了,输了基本上和挂了也挂钩了,不管是邺城的官军还是百姓,脸上都显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他们知道,很快,他们就可以过上安定的生活了,看着捷报的袁绍更是笑着夜夜笙歌

    城墙上,郭嘉首次登上城墙和一众军师一起看着城下密密麻麻的黄巾进攻,嘴里笑道“黄巾的末日也该到来了,我们有源源不绝的援军而他们却是只剩下如此战力了,也该到了落荒而逃的时候了,不过幸好,跑的速度比我还慢”

    田丰沮授许攸审配几乎是同一时间猛地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郭嘉,却发现郭嘉脸上并没有嬉笑,反而是一丝挑衅和嘲弄

    四人心中顿时大骇,他们有援军,难道雄踞北方的黄巾会没有么,怎么整整一个月,妖兽妖师的数量越来越少,而且最重的是,他们没怎么看过强势妖师妖兽的尸骸,原因只有一个,他们躲起来了,或者说,还有一次最强大的进攻在等着,或许,就在下一刻,田丰顿时给郭嘉拱了拱手,急忙对着一个士兵说道,“快点通知主公,我们要开会,要立即开会”

    “果然是天生鬼才郭奉孝,审配领教了,不过,就算是再大的进攻,我也能吃得下”,审配脸上出现了赞赏,说道

    “如果你叫我桃花山上桃花仙天生鬼才郭奉孝,我会更高兴,努力吧,你们都是一流的人才,不要在意我,我只是个传说”,郭嘉一脸臭屁的走下城楼,但却没有引起各位军师的不满,因为郭嘉此事不过十七岁,年少不轻狂,能耐大极也有限

    邺城外的一处山巅上,一把火红的长枪和一把幽紫色的大刀竖立在地上,前方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黑色红色的火焰,而后面则是两个醉醺醺的老头,或者说是两个不是很老的老头,鬼师张角,天下第一枪童渊

    “同人不同命啊,怎么我童渊这样的本领却找不到几个像样的徒弟呢,前面两个都是木头,后面的还是女娃娃,像你师傅那样的老家伙,反而能收到你这样的徒弟呢,既能打架又能喝酒,像那老不死左慈,当年信誓旦旦说不收徒,却也捡到了三棵好苗子,你师傅收到了你,简直就是他的荣幸”,磕了大堆酒,童渊醉醺醺的说道

    “童老过谦了,洛阳才子赵云使用的应该是百鸟朝凤枪法,此子虽然稍弱于我,但假以时日,必定比我更加出色”,想起那个白衣的身影,张角顿时若有所思,颓然道

    “赵子龙可不是那三棵好苗子中的一棵么,那老不死收徒还拿我的枪法送人,你说气不气人呢”,童渊顿时拧眉瞪眼,愤愤不平的说道,随即也叹口气,“哎,或许不久以后很难早找到人和我喝酒了”

    张角本来还有点笑意,但听到童老后面的一句,顿时叹了口气,说道“童老知道了”

    “这么大动作,谁能不知道呢”,童渊大手搭上了张角的肩膀,说道“你真的考虑清楚了,那个阵法一旦实施,我可真的找不到酒友了,实话说的,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没有怪过你”

    张角欲言又止,只是微微叹气

    “天下本来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汉室的气数那几个老不死心里有数,即使你不建立黄巾教,也会出现了其他的动乱,死伤在所难免,问题在于这动乱能不能激发天子有志之士的决心,能不能让下一个天下安定的时间更加长久,所谓的乱世出英雄,也由此而来,王越那老家伙也是想通了这点,才放弃当年的誓言,退隐的,所以你只是个引子,无需太过于内疚”,童渊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安慰张角,说道

    “那个阵法说实在的,我并不想布下,但我已经感觉到,我不得不布下这个阵法了,修炼太平要术的时候,我虽然创立了黄巾教,但却没有好好管理,过度的放任让原本仅仅是需要解除饥饿而团结在一起的黄巾变了,变得分外的嗜杀,现在的黄巾教已经没有了当时的初衷,我看得很痛心,但我不能也做不到亲手毁灭他,百姓的哭号让我感到畏惧,各方异族都在看我们的笑话,让我感到格外的讽刺,我曾多次提议北上抗击异族,然后再南下,但却被驳得哑口无声”,张角感到了深深的无奈和后悔,但很快的他的脸色变的冰冷,说道“这个阵法一定要布下,绝对要布下,希望童老看在我的情面上,放我弟弟一条生路”

    “其实你用不着如此,黄巾疏于管理变得参差不齐,溃败只是时间问题,犯不着赔上你的性命”,童渊还想多说些什么,却被张角拦住,张角站了起来,提起了炼狱魔刀,就要往前走

    “其实你和你师傅很像”,童渊幽幽的躺在地上,话语顿时让张角停住了脚步,“你们都是天纵之才,同样的执着,只要认定了就永远都不会放弃,但不同的是,你比你师傅善良”

    经过一个月的重建,平原已经重现往日的风采,百姓们也再次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平原周围的州郡一听到平原黄巾被平定,瞬间闻风而逃

    平原城外有一个腾空出来的大墓园,此时密密麻麻的站满了百姓,足足有五六十万,基本上都穿着白衣披风,正前方的数万人更是哭得哀嚎遍天,周围的护卫也虎目含泪,有的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墓碑那一个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有的闭上双眼,不让眼泪留下,有的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兵器,紧咬着嘴唇

    刘关张兄弟胡定金夏侯涓关银屏等等刘备集团核心人物及家属此时也同样的悲伤,胡定金痛哭昏倒在地倒在关羽的怀抱,夏侯涓满脸自责的在张飞怀里低鸣

    关张此时神情淡然冷漠,泪花无声的滑落,看着那两个小小的字眼,他们第一次感觉,他们的自信被打得一败涂地

    刘备此时脸上没有露出喜怒,只是深深的看着甘倩两个字,仿佛是被点了定身咒一般

    哭红了双眼的关银屏对着身边的刘备询问道“伯父,师兄呢”,但唤了几声,都听不到刘备的回应,只好推了推刘备,却发现,刘备的手心全是血淋淋的,他的指甲已经深入了手心

    “子龙说东门有事情要做,待会再来”,刘备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轻声说道,说起赵云,其实刘备心里还带着一丝期望,连续一个月没有见到他了,而今天,蔡琰姐妹也没有来,不知道,自己的那丝丝奢望还能不能实现呢

    倩,真的好想再见到你,哪怕只是一个照面,刘备和关银屏说了句,再度看向了那个墓碑

    “什么,有什么要紧事能比来这里更重要,我去找他”,关银屏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就要化成青色大鸟飞往东门,却被身后同样哭红双眼的易姬拉住

    一个巨大的青鸟上载着易家千金,飞往了东门

    一来到东门,却发现赵云和蔡嫣都在城外等候,关银屏顿时飞了过去,一降落,关银屏正准备开骂此时还有心情谈情说爱的两人,却被一个红色的身影给定住了,那个红色的身影竟然是充斥在火焰中,而且还是她的亲亲大伯娘,甘倩

    “子龙我想先去看夫君,琰儿就交给你了”,一只巨大的红色火鸟在赵云头上盘旋了几圈,将一个娇小的身影放在了蔡嫣怀里,清脆的嗓音顿时让赵云立即跪了下来

    “大嫂,子龙没用”,赵云此时泪流满面,悲切的说道

    “子龙言重了,我才没有怪你呢,为夫君牺牲,那是我下嫁于他的时候早有的准备”,红色火鸟静静的立在赵云面前,扶起了赵云

    “那大嫂快去看大哥,我知道大哥他们心里苦得很”,赵云顿时擦了擦眼泪,说道

    “姐夫,原来复活这东西真的很累,你要是不给我作诗写歌,我恨死你了”,蔡琰满脸的有气无力,美丽的娇容上挂满了疲惫,努力挤出笑容调侃道

    “下次再玩这么危险的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赵云瞪了蔡琰一眼,将她从蔡嫣怀里接了过来,狠狠地打了下她的翘臀,说道

    “姐姐,你看,姐夫他当着你的面占我便宜,你还不说说他”,蔡琰满脸委屈,在赵云怀里挣扎着,对着蔡嫣嘟起小嘴说道

    “该打”,蔡嫣也瞪了她一眼,从赵云怀里将她抓了出来,扛在了肩上,说道

    “姐,你那样纵容姐夫,将来他收我当他的小妾,有你哭的”,蔡琰一脸的痛心疾首,佯作生气道

    “大姐,原来你会复活啊,教我们行不行啊”,见蔡琰竟然神奇的复活了甘倩,关银屏两女顿时眼冒星星,满脸都是恭敬的神情,说道

    “可以啊,既然你们都叫我大姐了,不教你们也是我的不对,复活其实也很简单,首先要准备四五十棵千年人参灵芝之类的,然后找一头神兽在征得它的同意配上阵法,再忙上一个月左右应该就有三分之一的几率了”,蔡琰很是坦白的说道

    “呃”,关银屏和易姬对视了眼,均吞了吞口水,千年人参那些或许还有机会找到,但神兽可是卖掉她们的小裤裤也换不到的,更别说是征得它的同意了,这复活也太难了吧

    不过卖掉小裤裤就能实现的复活,还真没有人遇见过

    邺城南门城外

    “朱将军,皇甫将军,你们的援军真是久旱之甘霖,我袁本初没齿难忘啊”,迎着洛阳星夜赶来的十万大军,袁绍高兴的接着两人进城,不断说着恭敬的话

    朱儁和皇甫嵩都是朝廷的得力大将,上次平定黄巾的首功就是两人,但对于袁家四世三公,两人也不敢太过于无礼,也还了个礼,谦逊了几句

    朱儁和皇甫嵩带领的十万大军都是抗击过黄巾的老兵,顿时被派往了东西二门

    会议大厅里,袁绍,田丰审配沮授许攸四大军师和就要为昨天制定的计划稍作改动,以便配合朱儁和皇甫嵩的十万大军

    “只要我们如此如此,就算数十里外的妖兽和妖师大军同时攻击,我也要它有来无回”,田丰满脸自信的说道

    “本初手下如此之多的能人,怪不得能以一城之力抗击黄巾数月之久,还斩杀黄巾无数,老夫领教了”,皇甫嵩看着田丰审配沮授许攸等人的一一解说,心中颇为感慨,不得不称赞道

    “将军过奖了”,田丰四人急忙还礼说道

    正在商议着,忽然来了急报

    “禀报太守大人,南门出现了约两万的兖州军,为首的自称陈留太守曹操说是来支援大人”,传令兵说道

    “哈哈哈,好,各位军师两位大人先请坐,等我去接孟德,孟德果不负我们的交情,竟然千里来援”,一听到曹操的名字,袁绍顿时满脸欢容,顿时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无妨,曹孟德乃大将之才,平定黄巾出力不少,据闻担任陈留太守期间陈留整整上了两个台阶,我们也跟着去看看”,朱儁和皇甫嵩对视了眼,说道

    城外两万重步兵精神抖擞,盔甲鲜明,迈着整齐的步伐,在两员金甲大将的带领下显得分外的英武,而最前方则是五百非虎非马的异兽骑兵,为首的正是身披金甲圣衣,头戴紫金宝盔,腰佩倚天神剑,坐下赤影神驹的陈留太守曹孟德

    “孟德,好久不见,想死兄弟我了”,袁绍一看见曹操顿时来了个熊抱,脸上顿时显露出了真挚的微笑

    “好久不见,本初风采依旧,可喜可贺啊”,见袁绍亲自带领一众文臣武将前来迎接,曹操心中也很是欢喜,说道

    和众人一一打了个招呼后,袁绍感慨的对着曹操说道,“放眼天下,真正对我好的,也只有孟德你啊”,袁绍仿佛是触动了心中的苦涩,拍着曹操的肩膀,说道“遭此大难,幽并两州隔空相望,就连我袁氏子弟,也只顾着开阔疆土,不顾我的死活,哪像你,为了兄弟情义率军北上前来救援”

    “本初言重了,本初收败兵,拒黄巾,苦守邺城数月,以致各方有时间来援实乃英雄所为,我曹孟德不过略尽绵力,何足挂齿,而且你我兄弟一场,洛阳多年互相扶持,我曹孟德岂能坐视不管你于危难中”,曹操脸上也颇为感慨的说道

    想当年他们一群浪荡子弟在洛阳胡作非为,虽然荒唐,但却又是日子滋润得很,现在袁绍被围,幽州并州抗击异族先不说,洛阳乃至天下当时的兄弟却没人来过一丝问候,就连同父兄弟袁公路,也只顾着兵伐江东,袁绍的心情他当然明白

    “好,孟德,此难一去,我誓与你共富贵”,袁绍把剑指天,大声喝道

    曹操同样拔出倚天剑,和袁绍双剑交加成箭头状,哈哈大笑

    身后的田丰审配沮授许攸却是皱起了眉头,虽说袁绍和曹操交好,但也不能大庭广众大谈私交,口出怨言,邺城有难,淮南在千里之外,岂能带领数十万大军来援,袁术不出兵那是人之常情,而且诸侯之间岂能轻易许下诺言呢

    半天后,曹操听了袁绍的计划,也见识了袁绍麾下的四大军师风采,顿时不断感慨袁绍的命好,直让袁绍浅笑不已

    会议完毕,戏志才急忙拉着准备回大营的曹操往城里钻

    “志才,什么事情要这么急,而且还不带一个护卫”,碍于对戏志才的信任,曹操也狠了狠心,一个护卫都没有带,只是带着龙炮侍卫和麒麟的召唤信物前去了邺城,曹操看着那繁荣的街道,顿时好奇地问道

    “去风月阁”,戏志才满脸激动地说道

    “呃”,曹操顿时脸冒黑线,风月阁是什么地方,一听名字就知道了,那是邺城著名的销金窟,“志才,现在可是国难当头,即使邺城的美人再好也不能让其败坏我兖州军威的,第一天来就去那里,会被人笑话的,要是在平时怎么玩都没所谓”

    “为了他,别说是被人笑话,就算是被人打,太守大人也一定要立即前往,一旦他决心归属谁了,那天下就要改姓了”,戏志才笑了笑,调侃道

    听前面半句,曹操还有点责怪的意思,但听了最后一句,曹操顿时瞪大眼睛,止步不前

    “太守大人可听过邺城最近流行的童谣,桃花山上桃花仙,天生鬼才郭奉孝,夜夜笙歌美人怀,幻阵一出逆贼埋”,戏志才也停下了脚步,和曹操眨了眨眼,说道

    “你说的是本初口中的那个阵法奇人,郭嘉郭奉孝,那不是本初的谋士么,我们见之有何用”,曹操顿时若有所思,说道

    “太守大人抚心自问,以你对袁本初的了解,他是怎样的人”,戏志才一脸自信的笑了笑,说道

    曹操直接沉默了下来

    “以志才之见,袁本初虽有天下之志却无吞天下之怀,手下均是一流的谋士但却无力回天,奉孝天生鬼才,一身本领惊天地泣鬼神,岂能屈于袁绍麾下,要是主公现在不见见他,待黄巾平定后,奉孝一定四处游山玩水,一去平原必定投入平原王麾下,志才游遍青幽并冀兖五州,就英雄而言只有太守大人和平原王而已”,戏志才说完也不管曹操的反应,径自赶向风月阁

    “此子之才比之志才如何”,曹操也不由得问了个庸俗的问题

    “我戏志才自负才智,那是一州之才,一州之内无论政治军事我无一不精,但若说谋划天下攻城略地,那我自问无能,奉孝之才乃是汉之张良加半个韩信”,戏志才一点没有感到自卑,称赞起郭嘉来

    此时的张梁也已经回到了张角身边,三兄弟齐聚一堂,一阵唏嘘,三人统计了下损失,一阵沉默,决定三天之后发动总攻,不成功便成仁

    邺城的东方,一个茂密的森林里,张郃正率领着六千士兵,不断地操练着,张郃心中很清楚,光靠他的一千士兵根本无法进入邺城,索性他就在冀州打起了游击,无数溃散的各方盗贼给他逐一收服,现已经杀敌数万,拥兵六千

    幽州战场上,公孙瓒五战五捷,大败辽东联盟,杀敌十万有余,绿洲上辽东公孙恭更是临时变卦,和公孙瓒夹攻高丽等异族,二十多万异族军队只剩下千余人溃逃,大多首领被杀,两公孙俘敌六七万,斩获无数,而高丽更是传来了中原入侵的消息,高丽震动

    并州丁原和匈奴互有伤亡比例为2比3,也算是小胜

    各州异族仍在僵持中,让各州在白白浪费粮食而气急败坏

    江东请来了孙文台的十万大军,荆州刘表屯兵庐江边境,久攻建业无功的袁术被迫退兵,自此深恨孙坚刘表,孙坚尽迁长沙百姓进柴桑,长沙多出工业重地出现无名火灾,长沙成为空城

    三天后,邺城迎来了最后一次猛攻

    曹操吞了吞口水,看着眼前的情景身处东门的他只看见铺天盖地都是各种各样体型巨大的异兽,一双双血红的双眼带着无尽的血腥疯狂而来

    守城军士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对此也有了一定的免疫,但洛阳而来的五万大军却吓得浑身颤抖,战力下降了九成不止,曹操的兖州军也不见得好很多,战力只有一半不到

    重步兵,重戟兵在前压阵,重骑兵突骑兵重甲骑兵两翼厮杀,重弩兵强弓兵列阵猛射,井栏投石车霹雳车不断猛啸,无数血肉纷飞,短短的半天,就战死了不下五万大军,还让不少的异兽突进了城里,造成了不下十万百姓的伤亡

    但这仅仅是东门,北门更加不堪入目

    北门城墙以及城内被乌云笼罩,漫天的闪电源源不断的降下,寒冰从城里不断的冒出,冰冻一切,天火让一切房屋燃成了火海的一份子,巨石将城墙砸得犀利巴拉,即使是早有准备,但也想不到这次的攻击时间会如此之长,会如此犀利,整整一个时辰的炮轰,让整个北门夷为了平地,除了正中央的那一堵墙,四大军师都被火焰击伤,昏迷不醒,密密麻麻的黄巾正在往北门冲来,一个时辰,邺城北门守军战死不下三万,百姓伤亡不下二十万,让奉命带着陷阵营的高顺,虎豹骑的曹纯,神弓手的高览强烈的想返回邺城驻防,但却被理智拉住,要是自己的突击队不能奏效,那这样的攻击还要蔓延许久

    但很显然,张角已经想到了会有人来突袭,妖师一施完法术,随即遁逃到了百里之外,等待下一次的召唤

    一只巨大的五彩麒麟正狂怒的驱逐着在东门肆虐的异兽,漫天的巨石正在麒麟周围不时降落,耀眼的黄龙不时从麒麟身上冲天而起,将烈焰以炮弹的形式砸向大地,击杀了无数巨兽,面对无数巨兽的袭击,邺城将士奋不顾身不畏生死,以身为墙,以血为枪,用生命换取时间,用命换命

    但人向来是分两种的,一种是为自己着想为主导思想的,一种是为他人着想为主导思想的,两种人本来就没有对与错,但后者却经常会坑害前者,无数将士在奋勇杀敌,但南门却出现了大批大包小包的百姓,他们并不是邺城的人,心中自然也没有为邺城而亡的思想,在邺城不过是因为邺城能够给他们一种安全感,能够让他们有重返故乡的希望,但现在黄巾实在太厉害了,再不走就挂了,岂能不逃,他们一大包小包的离开,顿时让许多人也跟随了起来,连一点胆子不大的将士也以为了现在是逃跑的时候了

    “你们全都给我站住”,袁绍手持一把巨大的金色大剑指天大喝,“听我一言,如果你们还想走,我绝不阻拦”

    仿佛天神一般的袁绍此时在南门城防军的拥护下更是威严十足,场面瞬间冷静了下来

    “你们想想,我们是不是到了绝望的时候了,我们坚守住了邺城数月了,我们死了很多人,黄巾也死了很多人,他们不全都是妖怪,他们也会有死亡,也会怕死,这次是最后一次进攻了,过完这一次,你们就可以回到你们的故乡,去看看故土看看为了你们付出生命的亲人,但如果你们这下跑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动摇了我邺城的军心,邺城会灭亡,你们还指望你们能跑得过妖兽妖师么,我告诉你们,邺城在你们在邺城亡你们也得死,不信你可以试试看,为了你们,也为了邺城,请你们留下来”,袁绍满脸痛心的看着这些自己曾以为傲的百姓,他心中其实坚信着,平原刘备能让数十万百姓变成数十万将士,他也能让数百万百姓变成一个不可战胜的铁拳,因为他是袁绍,他是四世三公袁家子孙,但现在却是如此结果,袁绍重重的跪了下来,悲痛的说道

    见太守大人如此,一众将士也不由得对天悲鸣,不少百姓也不由得脸带惭愧

    这样的进攻连续了七天,整整七天,就连夜晚,也出现了不少妖师在捣乱

    “大哥,不好了”,张梁张宝同时走了进来,满脸焦急的说道

    张角看着邺城东门那道耀眼的神光,脸色也变得有些惨白

    “邺城内城被布下了万神剑阵,妖兽进入了阵眼触发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巨剑从天而降,无数剑气纵横交错,漫天紫雷如雨滴降落,无数妖兽瞬间溃亡,余下都逃之夭夭”,张宝满脸不甘的说道

    “妖师休息之所突然出现了三股突击势力,趁着妖师脱力之际瞬间灭杀了无数妖师,剩余妖师也不见踪影”,张梁也仿佛是老了许多,说道

    “不怕,心雷阵已经布好了”,张角的声音很轻柔,仿佛是在说着一件毫不在意的事情,但却令张梁张宝脸色大变

    “不,大哥,不能使用那阵法”,张宝急忙抱住张角,说道

    张梁也脸色大变,急忙拉着张角的手,说道,“大哥,我们还可以重来,但那阵法绝对不能发动”

    “珍重”,张角深深的看着两个至亲的兄弟,解脱一般的松了口气,自身化为了一道闪电,飞向了天际

    张梁张宝顿时跪倒在地嚎嚎大哭

    童渊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的身旁

    “你是来赶尽杀绝的么,该死的老匹夫”,张宝满脸哀伤的指着童渊怒骂道

    张梁也拿出了巨阙剑,摆出了战斗姿势,但无论是张梁还是张宝,都心知两人加起来也不是童渊的对手

    “杀你们,你们确实让我有杀你们的理由,张角,那是个多好的酒友,你们两个该死的混蛋竟然逼死了他,你们给我滚,滚远一点,下次让我再看见你们,我废了你们的修为”,说起张角,童渊顿时满脸怒容,怒骂着离开

    是我们逼死了大哥,张宝和张梁对视了眼,均发现眼中的不可思议,但很快,他们无力的跪倒在地,仿佛是行尸走肉一般

    整个邺城此时已经被乌云完全的笼罩,不同于以往的来去匆匆乌云,这次是完全的笼罩,乌云里凝聚着无数的电光,电光闪烁着危险的气息,狂雷在伴奏,烈风在咆哮,天地陷入一片毁天灭地之中,但却久久不降下一道闪电

    交战的敌我双方也不由得停了下来

    随着良久后的一声叹息,张角的声音充斥在了闪电中,“因我而起的也因我而去吧”,一道细小的闪电从天而降,瞬间劈中了北门的那道无敌城墙,一个瞬间,墙壁便土崩瓦解,变成废墟

    竟然是真正的闪电,不可闪避的无敌闪电

    就威力而言确实已经无限接近自然闪电了,但这是个阵法,闪电会自动笼罩一片区域并锁定区域内的所有生物,沾染过血腥或造过孽的生物会被随机劈中,一旦劈中九成几率魂飞魄散

    闪电群或瞬间齐下,或缓慢积蓄,一下一下的降落,但每一次降落,都带走数十记的生命

    整整半天,闪电才过去,这半天来,整个邺城几近成为废墟,无论是守城还是进攻的都生还无几,这一战,双方死伤超过两百万,除了袁绍这个超级幸运者外,其余的指挥者无一不被劈得魂飞魄散就是深度昏迷

    数日后,吕布和高览曹纯会师,开始横扫了冀州黄巾余孽

    黄巾和异族终于平定

    洛阳,因为战事让北方损失极大,各方也有了不少的损耗,洛阳也因此有了些平静的日子,于是,少帝开始分封赏赐各路英雄

    首先,并州独立抗击匈奴大胜,丁原被封为并州侯,赏赐大量金银财宝,粮食,九原战神守卫平原,清除冀州并州黄巾立下大功,赏赐金银财宝,属下皆官升三级

    幽州公孙瓒击溃辽东联盟,驱逐异族有功,加上幽州刺史为异族刺杀,晋升为幽州刺史,并封为幽州侯,赏赐金银财宝粮食,属下官升三级,其中公孙范,公孙越等同族皆为将军

    冀州韩馥失职被卸去刺史之职,调入京师,邺城太守袁绍抗击黄巾并剿灭黄巾有功,晋升为冀州刺史,并封为冀州侯,赏赐金银财宝粮食,属下官升三级

    青州抗击黄巾有功,平原王及各方太守,刺史田楷,赏赐金银财宝粮食,属下官升三级

    因兖州刺史战死,陈留太守曹操南定黄巾,北援邺城有功,晋升为兖州刺史,赏赐金银财宝粮食,属下官升三级

    安定太守平定各方战乱,雍州刺史无能,董卓被晋升为雍州刺史,赏赐金银财宝粮食,属下官升三级

    长沙太守乌程侯孙坚平定百越有功,应原扬州刺史刘繇,吴郡严白虎,会稽王朗联合奏请,晋升为扬州刺史,赏赐金银财宝粮食,属下官升三级,其子孙策,周瑜平原抗击黄巾有功,格外嘉奖赏赐金银财宝粮食

    .......

    自此,西凉马腾韩遂,雍州董卓,益州刘焉,荆州刘表,扬州孙坚,淮南袁术,兖州曹操,徐州陶谦,青州刘备,冀州袁绍,并州丁原吕布,幽州公孙瓒十二大诸侯进入了历史的舞台

    邺城一战,袁绍一战成名,真正的站了起来,拥有了富庶的冀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