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八)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四章袁绍的崛起(八)

    邺城的城墙上袁绍率领着麾下四大军师田丰沮授许攸审配,看着眼前的情景,纵然是自命不凡,自命为见惯大场面无惧一切的四世三公袁家子弟,袁绍也不禁心里发毛,连吞了吞口水,他已经不下一次询问现在的时间了

    早上,现在明明是早晨,但却乌云密布,无数电光笼罩在邺城数里外,远远看去仿佛远处正打开着地狱之门,无数妖魔鬼怪正在蜂拥而出,而实际上,情况也真的差不多

    身披着黑色妖师披风的鬼师张角此时长发飘飘,肩上扛着一把巨大的炼狱魔刀,魔刀上散发着无数妖魂的鸣叫声,胯下正坐着一头魔麒麟,那带着黑暗色彩的半神兽,在这世间,成年神兽很少,但幼年期的则有不少,因为神兽成长的时间需要成千上万年,而且需要的能量很多,一个地区无法满足,它们只能不断的迁徙,迁徙过程中很容易就出现异变,像血液溅射到了白玉上让白玉变成新的灵兽品种,白玉麒麟,而在火山上逗留久了,也就变成火麒麟,而魔麒麟,这是堕入了魔道的神兽幼崽,被调教成了杀戮机器,魔麒麟虽然对于成年灵兽来说没多大威胁,但毕竟是神兽,血高防厚,攻击力惊人,对于世俗而言,一只魔麒麟就等于一个无敌状态

    看见魔麒麟的存在,一众军师也小小的吃了一惊,自己的守城利器虽然加了料,但打在魔麒麟身上很可能就是蚊子叮蟾蜍,不痛不痒之余还要被完全的毁灭,在魔麒麟飞过时候,都不知道打不打好了,他们不由得看着城墙角落里一个衣衫褴褛,拄着生锈铁枪,拿着两个葫芦正在自我对酒当歌,高呼人生几何的天下第一枪了

    “来,干一杯”,见无数眼光看着自己,童渊的朦胧醉眼也微微张开,笑着和众人打招呼

    众人随即心里一松

    但震撼仍在继续,张角只是天上小小的一个,还有无数飞禽,大鹏飞鹰大雕三足乌九头鸟各种各样的飞禽发着怪叫声,扇动着巨大的翅膀,地上一条盘旋在地足足有十丈高的巨大三角蛇吞吐着那有人大腿粗的舌头,上面站着一个脸泛紫色的大汉,他的肩膀上也扛着一把巨大的大剑,看样子还像代表正义神兵巨阙剑,这正是黄巾的三头领人公将军张宝而张宝身后正是清一色的尸兵,不少还穿着冀州百姓官兵的服装,只是头戴着黄巾,而尸兵中间竟然还有一批为数上万银色部队,这些银色部队看样子像是装备了银色长剑银色盾牌银色头盔护甲战靴的骷髅,竟然是防御第一的终极兵种尸魔尸魔是尸兵在经过无数杀戮,吸收了无数冤魂后进化的不仅刀枪不入还水火不侵,百毒不坏,而且移动速度比普通士兵还要快一点,击杀了任何生物都有极大的几率让其变成尸兵,尸魔的出现让审配那泛着笑容的脸变得越发的灿烂,甚至有点痴迷,这么强悍的敌人才能满足自己一年来的精心布置

    尸兵尸魔的左侧都是妖兽,大大小小的水妖,变异的猛虎毒蛇猛兽,不甘寂寞的灵兽,被妖师炼制出来的僵尸要远程有远程,要近战有近战,数量庞大之极身上都散发着血腥的气息

    而右侧则是无数头戴黄巾五花八门的联盟,有海盗海贼水贼河贼盗贼山贼叛军乱兵,还有全身黄色头戴黄巾的正规黄巾兵,自然还少不了的,冷峻的黄巾长,而黄巾长的数量,竟然也不少于一万,这仅仅是北门眼前看到的,还不是全部,几乎所有人都明白,黄巾这次为什么蔓延速度会慢了许多,他们竟然也学会了稳打稳扎,要将冀州变成无人的妖魔地区,为的就是炼制无数的特殊兵种

    各种怪叫声绵绵不绝的传来,冀州守军光是看着眼前那仿佛是噩梦般的一幕就已经胆战心惊了,更别说是战斗了

    “咚咚咚咚”,袁绍一把抢过了鼓手的位置,大力的捶打了起来,他当然知道现在黄巾不进攻为的是先来个下马威,震慑一下,若是让自己的士气下降,那绝对是个灭顶之灾

    “誓保家园,城在人在,看看那些尸兵,那是我们曾经的亲人伙伴,你想让你们也变成尸兵,伤害自己的家人朋友么”,袁绍身为大家族子弟虽然不能说武力超群,但内力也是不弱,几乎一瞬间,北门就被震撼了起来

    “誓保家园,城在人在”,“誓保家园,城在人在”.......

    刹那间,心中的恐惧变成满脸的愤怒,战士们奋力的大吼,双眼慢慢变得血红,他们都被点醒了,如果他们也害怕,那么也只能变成一个行尸走肉的尸兵,被指挥着盲目的杀戮,变得六亲不认,这样比死亡可怕得多

    张角赞赏的看了袁绍一眼,手里的炼狱魔刀默默的挥动

    “攻破邺城,同享富贵”,张宝见状也大吼了声,率领着大蛇向前冲锋,无数怪叫声呐喊声蜂拥而至,张角身边瞬间出现了数十个身穿青冥色衣服的妖师,纷纷挥动了那双枯黄鬼爪,顿时天上的乌云笼罩了邺城,无数巨石随着天火从天而降,同时还有漫天的电光

    邺城的守将顿时撑起手里的巨大木盾斜搁在城墙上,自己躲在里面,手里紧紧地拿着弓弩,通过城墙的小洞死死的盯着上前冲锋的敌军

    随着敌人冲锋到了城上,妖师们也停止了攻击,而此时,守军们的反攻机会也到了,无数的井栏从城墙中冒了出来,仿佛是装备了电梯一般,城里被荡平数里地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投石车霹雳车,巨石沸油长矛利箭宛如漫天流星雨一般的飞出城墙城内每一个稍高一点的地方都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了弓箭手,弓弩手,还有不少是进化了的强弓兵,重弩兵

    原本仗着皮糙肉厚想来硬闯的妖兽们,在守将的攻击打中了之后,顿时感觉到了一丝眩晕,而且随着身上的伤势加重,那种眩晕感越来越强,竟然很快的倒在了地上,就连尸兵也有许多扛不住,瞬间倒毙

    准备了几近一年,要是攻击毫无功效,河北神兵团岂能得到河北首富甄家的全力支持,几乎所有的武器上,都经过精细布置,有的是针对人类的致命毒药,有的是针对妖兽的减弱药剂,就连医仙华佗也被袁绍从老家拉了出来,和其师兄弟医圣张仲景,一起研究药剂,为了就是狠狠地打击这些祸国殃民的黄巾

    “童老,好久不见,你的风采依旧呢”,看着脚下踏着一只巨大火鸟虚影的老头子童渊,张角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叹息,虽然他知道下面的攻击不顺利,在有了这天下第一枪在,他哪里也去不了

    “呵呵,好说好说,我再厉害也不必上你啊,多年没见装备都换上了当年霸王的装备了,魔麒麟,炼狱魔刀,弑神披风,鬼师你的日子过得还是滋润啊”,童渊满脸醉醺醺的对着张角的装备滋滋地赞着,满脸的同人不同命的表情

    “童老过奖了,神兵利器不过浮云,试问天下哪里还有值得童老使用神兵的对手呢,一柄生锈铁枪,足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师傅还叫我问候你呢”,张角被童渊这么一赞也不由得心中有点欢喜,自己的这身装备,确实是极为拉风的,至少,当今龙椅上穿龙袍也没自己的待遇,他是一个命令伏尸百万,而自己是轻轻一挥流血千里

    “你师傅也来了,他也支持你灭了汉室”,童渊一听到张角的师傅,原本的醉眼也眯得更深了,笑道

    “不,师傅似乎遗忘了什么,和我们兄弟匆匆见了一面就离开了,而黄巾是我闹起来的,是好是坏也不管师傅的事”,张角脸上顿时出现了复杂的神色,他不同于张宝张梁的修为,他虽然在城外的天空中,但整个北门的所有面孔的表情都在他的眼皮下,他可以看得出城内百姓心中的畏惧,脸上的彷徨和焦虑

    “那好吧,我也以大欺小,和你弄两手,你的小朋友要和冀州玩没问题,但你可不能插手”,童渊将自己的酒葫芦小心翼翼的收在腰际,铁枪微微扬了扬,说道

    但令童渊尴尬的是,铁枪刚和炼狱魔刀对碰了下,竟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凤鸣,竟然瞬间变成一柄浑身火焰,缠绕着一只凤凰的长枪

    “呃,这家伙一遇到神兵就不安分,鬼师见笑了”,童渊顿时有点尴尬的说道,刚才还信誓旦旦的接受张角说自己不使用神兵,但现在自己的残兵变成了神兵,别提有多丢人了

    “童老不用介怀,百鸟朝凤枪法当然少不得闻名天下的霸王凤凰枪,但百鸟朝凤枪法的威名岂是一柄神兵能够遮蔽的,来,我们好好的大战一场,这一阵子,说实在的,我过得不好,很不好受”,张角感慨了下,随即挥动了炼狱魔刀

    “好,我们大战一场,然后找个地方大醉一场,其实说实在话并不是我想保住凤凰枪来欺负人,而是左慈那个老不死不使用兵器却又喜欢收藏兵器,王老头的苍天帝剑都可能在他的兔子巢里生蛋了,与其在他那里生锈,还不如在我这里生锈,你说对吧”童渊和张角硬碰了十几招,边打边说道

    炼狱魔刀带着无数阴风幽魂,保着张角不受任何负面情绪和控制法术的影响,霸王凤凰枪威风凛凛,每一击攻击都带着暴雨旋樱豪烈的特性攻击,大喝,乱舞,灭绝,霸者之威,王者之风,皇者之路等等中级和终极的必杀特性攻击也快速闪现,而且每一次攻击都会伴随着一道巨大的火墙,配以百鸟朝凤枪法,有着华丽而又致命的绚丽

    而此时,并州丁原也已经和匈奴开火了,淮南袁术也在长江上和刘繇对砍了起来

    只是古怪的是,西北羌族,西南南蛮,正南东南的百越,只是在边境驻军,一点也没有要大举进攻的趋势,让西凉马腾韩遂益州刘焉荆州刘表长沙孙坚和江东三巨头摸不着头脑

    倒是兖州,豫州徐州此时官兵和黄巾没有了妖师妖兽的压制,打得风风火火

    渤海边境,正率领着三万骑兵准备东征的郭图淳于琼和颜良文丑兄弟看着手里的回报,脸上都露出了怒容

    “可恶,太可恶了公孙瓒”,淳于琼将手里的大刀猛地插在地上,大吼道

    “确实是嚣张,竟然敢如此看小我们”,文丑此时也哇哇大叫,一副我就要砍了公孙瓒的样子,手里的大刀也重重的锤在地上

    “军师怎么看”,颜良要比文丑要稳重一点,见郭图脸上虽然还有愤怒的红晕,但却是有点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道

    “各位稍安勿躁,待我想想”,郭图挥手让三将静下来,自己在大帅营里来回走了几步,忽然说道“我知道了,这是个阴谋”

    一听到那两个敏感的字眼,就连淳于琼和文丑也不禁静了下来

    “各位可知道如今黄巾在冀州青州作乱并州据闻也听说了匈奴入侵,这绝对不是巧合,一定是匈奴得到了我们正在乱斗的消息,派遣大军来试探下,若消息确凿一定会大举入侵,而这个辽东联军应该就是其中的一路探军,当然其中也有高丽,鲜卑等等想要窥视我中原大地的意图,而辽东太守公孙恭和北平太守公孙瓒虽然感情不算好但却是同宗,而且我们都知道公孙瓒所为进犯辽东只是在辽东打打异族的秋风,向幽州刺史刘虞示威罢了,而现在辽东太守竟然也来了,而公孙瓒竟然拒绝我们不让我们参战,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公孙瓒已经和公孙恭结盟了,想要各取所需,公孙瓒需要吃掉异族扩充自己的兵马,甚至趁乱击杀刘虞,而公孙恭也不想身边有个威胁,想要占领几个异族领地称雄一方,除了这个理由,我完全想不到公孙瓒凭什么让自己的十几万部队对抗辽东联盟的三十几万军队”

    “应该如军师所想,辽东和异族心里都知道,我汉室天下地大物博,人才济济进入中原一个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所以派出的必定是骑兵,而无论是辽东还是高丽都是苦寒之地,能派出的无一不是精锐中的精锐,绝对不会比公孙瓒的白马从义要差多少,公孙瓒敢独自抗击,绝对是有所恃”,颜良也点头赞同

    “那我们怎么办,不去管他们么”,文丑也问道

    “要是这样,我们南下帮主公更好”,淳于琼指着地图说道

    郭图也看了看地图,沉吟了下,说道“南下我们没把握,我们三万大军既要留守渤海又要南下支援,恐怕公孙瓒或者辽东联盟会顺手收了渤海,而且现在黄巾不断蔓延,我们的军队沿途一定会被骚扰阻击,到邺城的恐怕只剩一万,一万骑兵要突破黄巾的重围不现实,而主公现在应该有洛阳等各方面的支援,加上各位军师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既然抗击黄巾我们没问题,我打算让颜良文丑两位将军为主公锦上添花”

    “愿听军师吩咐”,颜良文丑齐声说道

    “颜良文丑将军,你们各领一万骑兵,赶往幽州边境,潜入幽州和辽东联盟的战场进行监视,便宜行事,在辽东联盟后方或刚大战后进行疲军战,敌进我退,敌退我追,尽可能的捞点便宜,要是能擒获异族的首领,那你们就是我们大功臣”,郭图在地图上给颜良文丑画了画圈圈,说道

    “尊令”,颜良文丑顿时高兴地说道

    “那将军,我呢”,淳于琼满脸希冀的看着郭图

    “你和我镇守城池保障两位将军的后勤”,郭图满脸认真的说道

    “什么,这怎么可以”,淳于琼满脸的不可置信的说道

    看着淳于琼憋屈的嘴脸,颜良文丑别提多高兴了,但他们却没有看到他们离去的时候,淳于琼和郭图的会心一笑

    战事很快过了三天

    兖州一处城外,曹操带了点焦急的在左右走动,戏志才满脸的看戏神情,夏侯兄弟静静的站在一旁

    “报”,一个传令兵满脸欢容的跑了过来

    “是不是有曹洪的消息”,曹操急忙问道

    “呃”,传令兵顿时呆了呆,急忙说道“禀报太守大人,陈留喜报,兖州的十数万黄巾进犯陈留,曹仁将军以一万兵力镇守战退黄巾,杀敌六万,陈留寸土未失”

    “好,打得漂亮”,曹操和夏侯兄弟齐声大呼,虽然明知道陈留上下一心,又有夏侯兰和南翁设下的阵法,乃是天下第一坚城,但以一敌十还斩杀了六倍的敌人,绝对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虽然没有曹洪的消息,但曹操听到这消息还是很高兴的

    “主公,子廉幸不辱命”,远处正驰飞来数十骑,为首正是曹操心系的曹洪曹子廉

    “好,子廉做的太对了”,夏侯惇拍着跪在地上的曹洪的肩膀,高兴的说道

    “可有隐患”,夏侯渊脸上也出现了笑容,说道

    “斩草除根,黄巾所为”,曹洪笑开了花,说道

    “下次别这样了,很多东西急不来的”,曹操脸色平淡,看不出喜怒,但言语中却是充满了关怀

    “是,主公”,曹洪也知道自己的冒险行为,顿时说道

    “群龙无首,我们更要稳住大局,曹洪,你带一万将士平定兖州,元让妙才,你们安排受伤的士兵回陈留,同时挑选两万精兵随我北上邺城,助本初平定黄巾”,曹操一听事成,也放弃了先回陈留整顿的念头,随即命令道

    “是”,曹洪夏侯兄弟顿时领命下去了

    “太守大人不是说要珍爱天下而不是称霸天下,何以做出如此叛逆之事”,戏志才眉头一挑,带了点戏谑的语气调侃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要是我不能拥有一州之地,一州之众,而听命于刘岱这个空有宗室之名不为宗室办事的庸才,辅助陛下肃清天下那不过是空话,难道志才也认为我做错了”,曹操顿时义正言辞道

    “对,兖州刺史刘岱我也接触过,确实非一州之才,太守大人当兖州刺史也不为过,那这次太守大人攻灭青州兖州共计数十万黄巾,是不是也该如实向朝廷汇报呢”,戏志才笑了笑,说道

    “志才莫要笑话我了,我在朝廷宦官一系怒我与外戚一系袁本初交厚,外戚一系又忌我是宦官之后,要是陛下安在还能有点希望,新帝完全听命于外戚一系,不给我安个乱报战功的罪名就怪了,这样一报,原本稳定的兖州刺史也泡汤了,如此愚笨之事我曹孟德岂会去做”,曹操对着戏志才无奈的说了说,傲然道

    “若朝廷不打击下太守大人,太守大人又岂能当我主公呢”,戏志才大笑着离去

    奇人,麒麟信物,龙炮侍卫,难道我真的有帝王之相,见戏志才三番两次的劝导,曹操也不由得抚心自问

    平原经过战后,也开始从新组建了起来,这次大战,平原阵亡了不下两万余人,受伤的也不下三万,关张也带了轻伤,平原宝贝更是受了重伤,但最严重的是,太守夫人阵亡了,为了抵挡攻向太守大人的致命一击,满城百姓哭号了三天三夜,不仅是为了离开的亲人,更是为了那和蔼可亲的太守夫人

    即使在医术通神的洛阳第一才女的治愈下,平原王刘备也过了整整两天两夜才醒了过来,但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据蔡琰的诊断,那是灵魂沉睡,也就是现在说的潜意识昏迷,刘备无法在现实世界中关闭自己,就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关闭了自己两天两夜

    醒来后的刘备恢复了往昔的儒雅,犒劳将士,安慰百姓,探访伤员,指挥重建,商量战后大计,策划未来蓝图,刘备都亲力亲为,仿佛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但显然的,平原基本上都是以心看事做人的存在,刘备不时的走神,莫名的颤抖默然的泪花都被百姓和众将看在眼里,所有人都知道,说出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这样伤情话的太守大人,其实也是个痴心情重的人

    “该死,这该死的家伙”,晓敏气急败坏打得驮着赵云,怒火冲天的杀向了忽隐忽现的妖师张梁,这个该死的家伙不断在平原游荡,给平原雪上加霜

    但此时的赵云脸上剩下的都是迷茫,再一次的,他的亲人离他而去,曾经以为,自己已经够强大了,已经足以保护身边的兄弟亲人,但那个经常和自己弹琴倾诉的大姐,竟然在自己的保护下,永远的离开了,自己的无能带来的是什么结果,谁又会是下一个离自己而去的人,当他知道甘倩身死的消息,他感觉到了远比千年灵木剑枪被摧毁那种伤痛愁苦,当然还有满腔的怒焰,他发了疯似的追袭了张梁两天两夜,张梁也被赵云不要命的打法吓了一跳,在大海中跟赵云玩捉迷藏,疯狂中的冷静后,他发现自己突然醒悟了很多,自长沙回来后,他已经觉醒了很多记忆,但这次,他知道了更多的东西

    其实张梁也知道自己处于一个很危险的边缘,平原安定下来后,赵云对自己已经没有了顾忌,一旦接近,就会被强大的龙气击退并锁定,然后就是十几秒的禁锢,再来就是赵云疯狂的打击,要不是手里还有两张师傅留给他的符咒,他早就被挂掉了,只是现在已经没有第三次了,但仿佛是上瘾一般的,他就是喜欢看到平原的哭号,那是一种报复后的快感,自己的伙伴在这里就永远埋葬了十多万

    在蔡琰的神技下,关银屏和孙策周瑜也在两天之内恢复如昔,醒来后的关银屏知道那个和蔼可亲的姐姐大婶已经不在了,和易姬两个发了狂的练习武技,而孙策周瑜知道了平原的变故和事情的真相,也只能感慨的和刘备道别

    邺城还在打得昏天暗地,已经没有谁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了,反正谁都知道,有呐喊声嘶叫声,就是天黑的来临,因为天上会突然出现漫天鬼火闪电巨石冰雨,将自己的一切毁个犀利巴拉

    少了张角的加入,邺城虽然每天以城毁人亡的代价,还是死死地守住了邺城,城墙不断被腐蚀,被击毁,但瞬间就会被刷新,被源源不断的巨石挡住,虽然每天邺城都会死亡近万人,但足足有三百多万人的邺城还是撑得起这样的消耗,至少在两三个月内不会灭亡

    妖师们继续以炮击的形式为步骑兵开路,不时还会偷袭进邺城打打秋风,但很可惜,这时候的人都是不知道什么叫死板的,他们不知道到处破坏其实效果更好,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念头,好不容易进入了邺城一趟,自然要往太守府中钻,正好被守在那里的郭嘉布下的桃花幻阵给定住了那么一秒,然后不是被万箭齐发就是被一拥而上的陷阵营给吃的连骨头都不剩,陷阵营原本是攻城利器,但现在已经被袁绍当成了秘密武器之一,毕竟连场大战没有一人损耗的超神兵若是透露出去可是哭不出眼泪的,妖师只能入不能出,让张角的大军对城里的情况渐渐减少,仿佛是一场黑幕将邺城给笼罩住了

    天上飞过的妖兽不少,但基本上都被当成宵夜给烤了,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邺城都是灯火依旧,一盏灯被风扑灭了,下一秒就有两个人去抢着点,漫天的弓箭手宛如一张巨大的大网,讲来者一一射杀,加了料的守城兵器不但让攻城的妖兽苦不堪言,让侦查的妖兽也死无葬身之地,全都被当成了宵夜

    同样可怜的还不只是天上的侦察兵,还有地下的,地下来的毒蛇猛鼠还没探出头来,就已经被发现,打得死得不能再死了,因为他们都被手持兵器的百姓狠狠地打了个半死,百姓或许没什么力气,但手里兵器可是克制妖兽的,百姓伤害不了妖兽,但可以让妖兽十秒走不了一米,这样的速度,连妖兽都想自杀了

    城墙的正中央是凝聚了守城大师审正南的全部心血,采用的全是三国时代不能有的钢筋水泥电梯碉堡,那是一本上古奇书上描绘的,袁绍全力支持下研发的,材料水火不侵,砸不坏电不着,腐蚀剧毒免疫的超级城墙,全天下仅此两面,一面在北门,一面在南门,这个超级城墙中上面可以站人,抗击登上城墙的敌人,士兵身后有个人力升降机,能够快速升起数十座井栏,中间还有暗格,暗格中有着邺城最精锐的神箭手,就是这堵墙,死死地挡住了黄巾主力的进袭,也是这堵墙中的暗格,埋葬了大量的妖兽妖师

    守军的克制让本来就是赶来起哄的各方水贼海贼盗贼山贼凌乱不堪,本着享福我来送死你去的原则,这些本来就不是为打仗而来的家伙将原本神勇无比的黄巾兵给坑死了不少,不过他们也不好过,不是被射死的就是当逃兵被杀的,死后都被炼成了尸兵

    张宝满脸的气急败坏,他已经第一百一十一次想要不顾伤势砍掉那堵墙,他心中自信,就算天雷都无法击毁的城墙,他的神剑也能洞穿,但理智还是死死地拦住了他

    其实很多人都认为妖师是很可怕,因为他们代表的就是天,因为他们会法术,但只有道门众人才知道,再强大的妖师乃至修仙者,都只是稍强的人类,永远代替不了天,他们会使用法术,但只能模仿,就像同样是闪电,他们能有闪电破坏力的假象,但却没有真正闪电威力和不可闪避性

    十天后

    邺城正在以血为英雄谱写着史诗和神话,长江此时更是扮演者戏剧性的一幕,原本袁术就眼高于天,视天下如无物,江东不过小儿之地,但实际上,还真是如他所想的,见袁术亲征,还带着三十多万大军,三百多艘战舰,原本就只拥有不足两百战舰的刘繇部下不战而逃,袁术竟然大获全胜,在长江登陆,剑锋直指建业

    幽州战场上,公孙瓒亲率一万白马从义,身后公孙越带领五万重骑兵,公孙范带领五万突骑兵,赵四带着五千龙牙突,十多万大军威风凛凛的和对面的三十万大军对峙着

    “辽东逆贼何在”,公孙瓒一马当先,冲出了大阵,在荒漠上怒喝道

    “哼,公孙瓒,你屡犯我辽东,今天就是你得死期,我辽东勇士定要将你们幽州军的首级为我们立不世之功”,一个中年黑甲战将同样一骑飞出,手里的长剑不断地乱舞

    “哼,就凭你这身后那些蛮荒异族,也想窥视我中原大地,简直痴心妄想”,公孙瓒也拔出了手里从未使用过的佩剑,同样舞动手里的长剑,大喝道

    “公孙恶狗,我乃高丽二王子,这次特来取你的狗命”,一个年约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将军挥舞手中的大刀,冲到了公孙恭面前,对着公孙瓒挥刀怒吼

    公孙瓒给了高丽二王子个嘲弄的眼神,顿时冷笑着跑了回去,不久,惊天的号角顿时响起,白马从义和重骑兵突骑兵顿时分三路向着辽东联军发起了冲锋

    十一万向着三十万发起冲锋,还是骑兵对骑兵,无论是高丽二王子还是其他将领,都不由得笑了,同样的,辽东联盟对公孙瓒也发起了冲锋

    但恐惧的一幕出现了,公孙瓒的大军在冲锋的过程中竟然消失不见了,换来的,是漫天的沙尘暴,仿佛是沙漠之龙的咆哮

    自恃兵多将勇的异族又岂是汉室名将的对手

    这里是荒漠,再厉害的骑兵也打不过白马从义,冲锋的过程中溅起了漫天黄沙,让原本就分别迂回包抄使用阵法合击的公孙军更加顺利,漫天的黄沙笼罩住了整个战场,到处都是马嘶声,呐喊声,朦胧一片

    无数的利箭从不同的方向射出,将辽东联盟打得落花流水,原本指挥又不统一各怀鬼胎的辽东联盟视线瞬间被遮蔽,心中顿生畏惧,加上诡异而精准的利箭洞穿了一个个咽喉,顿时让辽东联盟阵脚大乱

    听着无数惨叫声都是自己的部下,高丽二王子心惊胆寒,很快就发起了撤退的信号

    刘虞的帅营里,一个儒雅的学者对着刘虞说道,“刺史大人,依我看你还是会蓟城比较好,辽东联盟虽众,但高丽和辽东各怀异心,而且指挥不统一,实则一盘散沙,公孙瓒的大军足以应付,若不离开,反而会受其害”

    “子泰言之有理,只是我奉命东征,中途退出恐怕会惹人非议,公孙瓒虽然记恨于我,但想必也不会现在就发难”,汉室宗亲,幽州刺史刘虞是个一心为国的智者,他主张对异族恩威并施,感化异族,和公孙瓒主张的屠尽异族主张相反,两人矛盾甚深

    “赵将军果然神勇,竟然突进了高丽大营,斩杀了十数员将领”,公孙瓒对着赵四竖起了大拇指,高兴的赞道

    “主公言重了,主公的军队英勇无敌,我只是在乱军中捞到了点便宜,何足挂齿”,赵四急忙谦逊的说道,随着时间的流逝,龙牙突越来越强大,但却没有刚组建时候的那种锋芒和团结,经历过不少事情的赵四也不是常山赵家村那个纯朴的狗蛋了

    做大事,不但要猛,还要忍

    “我可没夸大事实,赵将军率领五千龙牙突突进了高丽二十五万大军中,击杀生擒了十五位高丽将领,连我都自愧不如”,公孙瓒耐人寻味的看了赵四一眼,继续道“赵将军的神勇北平皆知,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希望赵将军为我完成”

    “主公请说”,赵四隐隐感到了不安和公孙瓒眼中的锋芒,顿时低下头,说道

    “其实公孙恭是我同宗,刚才战场上他已经向我言明西来是因为受到高丽的威迫,他也想趁势吃掉高丽,但我的兵力不足,所以我想让你去刘虞哪里借点兵,事成之后,将军带着刘虞的军队,想必攻破高丽也不在话下”,公孙瓒将手升到了自己的脖子,微微一横,轻声说道

    “是”,赵四心中一震,顿时说道,谁到知道公孙瓒和刘虞不和,但没想到,公孙瓒竟然要现在就吃掉刘虞的军队,那自己一旦出击,恐怕就是代罪羔羊了

    幽州战场的一个角落,颜良和文丑聚在一堂

    “大哥,我们直接趁乱追杀辽东联盟好了,那些家伙丢脸的很,竟然正面冲锋被公孙瓒已近以一敌三打得落荒而逃”,得到辽东联盟溃退的消息,文丑顿时大喜,就要挥军出击

    “不,我们不能直接出击,就表象来看,辽东联盟不堪一击,但实际不然,公孙瓒大军终年征战,经验丰富,辽东联盟高丽辽东都是安逸一方,打不过是正常的,但我们的两万骑兵都还不是强势的骑兵,直接突袭恐怕会两败俱伤”,颜良看着手里的战场图纸,顿时说道

    “难道我们就这样等,等辽东联盟被公孙瓒打残后再出击”,文丑有点不甘的说道,不得不承认,他们这些训练不到一年的轻骑兵和公孙瓒的重骑兵,突骑兵,白马从义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的

    “既然打不过两边,那我们就去这里玩玩”,颜良指着地图的尽头,说道

    “去高丽”,文丑顿时浑身一震,说道

    “没错,我就不相信高丽出动了二十多万骑兵还能有多少兵力守城,我们突袭高丽,尽可能的搞些破坏,让辽东联盟快点崩溃,然后来个回马枪,多立点战功”,颜良顿时松了松骨,说道

    “那我们今晚也冲杀一阵,抓几个高丽向导”,文丑顿时提议道

    “好”,颜良想了想,也说道

    “该死的赵云,该死的陈留大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原本戏谑的看着平原痛苦的张梁,却被突然出现的夏侯兰给定住了身形,被赵云禁锢之后全力一击,只能使用血遁溃逃,一身修为失掉了大半

    江东,建业

    “两位可有办法,在这样下去,我必定为袁术所灭,唇亡齿寒的道理你们不会不懂吧”,脸上满是愁苦的刘繇不由得对着同为江东三巨头的严白虎和王朗,说道

    “分兵我做不到,我的大部分军队现在都在镇压那些该死的百越,这些家伙都好像失常了一般,不再正面抗击,而是玩起了突袭埋伏,牵制了我许多兵力”,王朗一脸爱莫能助的样子,说道

    “我的三万步兵已经快到了建业了,但刘将军认为我们联合起来的不过十三四万军队,打得过袁术的水陆双进么”,严白虎也没有了往昔的笑面虎姿态,满脸严肃地说道

    “至少能够坚守一段时间,而且我就不相信朝廷会无视袁术的壮大”,刘繇闻言顿时一喜说道

    “其实我还有一招祸水东引之计”,王朗指了指地图上的长沙,说道

    “孙坚,行不通,虽然孙坚拥兵十万,但他才不会为免费我们对抗袁术,我也曾经对他求援过,他却以不能跨界为由拒绝了”,刘繇摇了摇头,说道

    “那如果我们奉他为江东之主呢”,王朗一脸得色的说道

    “对,一旦我们同时上奏,奉孙坚为江东之主,那么他麾下的长沙一定会归还给刘表,孙坚对荆州一定会有怨气,肯定会讨伐荆州,而我们奉他为主,于情于理,我们也能镇守原来的地方,而他处于江东,必定不会看着江东六郡拱手让人,必定会大战袁术”,刘繇顿时高兴的说道

    “结怨了刘表袁术,只要一个小小的机会,孙坚外出征战,那么江东仍旧是我们的江东”,严白虎笑呵呵的说道

    “此计甚妙,只是恋云仙子会不会阻止呢,她可是智计百出”,刘繇有点担心地问道

    “身为江东人岂能不想往成为江东之主,恋云仙子再厉害也不过一女子,孙坚自命英雄岂能全听她的”,严白虎一副神机妙算的说道

    “大哥,你和童老头怎么样了”,满脸沮丧的张宝看着疲惫的张角,问道

    “大小十余战都不分胜负,但若是再激战下去,我死他重伤”,张角一点也没有要隐瞒张宝的意思,淡淡的说道

    “那这样我们岂不是无法攻破邺城,这些天来,我们被邺城克的死死的,死伤超过二十万,妖师妖兽更是不计其数,各方寨主洞主都有些动摇了”,张宝微微失望的说道

    “邺城中似乎有着不少智者,他们很早以前就洞悉了我们的意图,为此做了长久的准备,失利是正常的,但我们的主力仍在,还是有一拼之力,这些天来虽然我被童老牵制,但仍是观了下邺城的守卫,发现我们的作战方式错了,我们的将兵力均匀地分在了北门和东门,为邺城所克制,但我刚才已经下令,从东门调渐渐九成的妖师过来,从这里渐渐调九成的妖兽过去东门,我要看看,北门是不是一千道雷一万道雷都是免疫的,就算用尸体,我也要填平东门”,张角对着张宝指着地图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