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六)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四章袁绍的崛起(六)

    夜幕渐深,在同样皎洁明亮的月光下,天下有着不同的际遇,有的地方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也有的地方处于宁静安详中,平原的灯火依旧燃烧着,欢呼声和哄闹声绵绵不绝

    “怎么样洛阳大凤凰,拿到桃子了没”,随着夜色的降临,拼酒大会慢慢陷入了高潮,而蔡琰姐妹等人已经慢慢的到了角落,聊着家常,不再参与正中央热闹的争斗

    关银屏眯着眼看着空手而回的蔡琰,故意娇声说道

    “哎,没办法,貂蝉姐也就只给了我两个桃子,她说这次只摘了五个,还要留一个给我姐夫”,蔡琰一脸丧气的看着关银屏,无奈的扬了扬手,小手瞬间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桃子,,直接让周围的人瞪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关银屏不可思议的说了句,以闪电不及之势抢了一个,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桃子,还不时闻了闻,摸了摸

    “哇,好大的桃子”,易姬也很是兴奋的看着蔡琰手里的桃子,但却不敢伸出小手

    “给,大家一起吃”,蔡琰将桃子随手一丢,坐上了座位,直吓得易姬急忙抱住桃子

    “哇,这桃子好重”,差点抱不住桃子的易姬急忙将桃子放在桌上,挥了挥手有些麻痹的小手

    关银屏狐疑的在蔡琰脸上不断的打量,眼珠不由得转了转,还是吞了吞口水,将桃子丢了出去,说道“这么好心,还是信不过你”

    “呵呵,小银屏对我有点草木皆兵了,你不要,我们还要吃呢”,蔡琰以掌为刀在桃子上虚划了几下,笑着将桃子分成了十几分,放在了瞬间出现了小碟子中,桃肉上都结了一层冰霜,桃汁一点也漏不出来

    “嗯,很甜呢,谢谢琰姐”,易姬轻轻地用筷子夹起一块,小小的咬了口,一阵芳香甜味顿时直达全身,仿佛是吃了仙丹一般的感觉

    众人也感觉到这并不是普通的桃子,吃了浑身有力

    关银屏小手拿了块快速放进嘴里,见众人都没有什么异样,才放心的吃了起来

    “喂,你为什么能够变出桃子,还有,你的手刀是怎么做到的”,饱吃了一顿美味得仙桃后,关银屏顿时凑到了蔡琰耳边,轻声的问道

    “你看,这是姐夫为我亲手打造的空间戒指,里面有很多宝贝呢,怎么样,多叫我几声姐姐,我让你观赏下”,蔡琰顿时得意地扬了扬手指上的戒指,小手搭在了关银屏肩膀上,一副我们本来就是好姐妹的样子

    “小叔师兄,不公平”,关银屏顿时给了赵云一个幽怨的眼神,嘟起小嘴不满的说道

    见自己看戏变成了演员,赵云也有点尴尬的说道“银屏,你也知道,师兄我比较穷,炼器水平也比较烂”

    “没事,那种东西,我有的是”,夏侯兰见状,顿时掏出了一个锦囊带,从里面倒出了整整一堆二三十个颜色各异的戒指,直接放在了关银屏面前

    “谢谢兰叔”,关银屏顿时挣脱开了蔡琰的小手,甜甜的对着夏侯兰笑了笑,娇声谢道,急忙挑了起来

    红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应有尽有,竟然没有一个是同颜色的

    “没事,银屏喜欢就好”,听到那句兰叔,夏侯兰别提有多高兴了,用那些随手可得东西换来一个亲切的称呼,那是多划算的事情

    “兰大哥,我也能不能”,易姬顿时看着桌上的空间戒指猛吞口水,脸上爬上了红晕,带点羞涩的问道

    “当然可以,子龙的小妹就是我的小妹,尽管挑”,夏侯兰也笑着点了点头

    最后,关银屏还是挑了个青色的戒指,一直以来,她都模仿着师傅马云鹭,身穿黑衣脸色冷漠,连做事方式也有点像,但到了平原之后,她知道了自己也要有自己的风格,而易姬则是挑了一个五彩的戒指

    酒宴陷入了高潮

    桌上原本信心十足的各方诸侯使者已经倒下了许多,进入了四强的刘备,吕布,张郃和孙策,而百姓们见众人像喝茶一般的喝酒,也纷纷举牌投降

    四强的刘备等人每人都至少喝了二十斤酒,还是改良过的平原美酒,不是外面出售的淡酒

    吕布有点看不透了,就酒量来看,他可以清晰的看出,张郃最多只能喝到三十斤,而孙策也喝不到四十斤,自己的记录是六十斤,但这个平原王刘玄德却是无法预估

    别人喝酒顿时闷头痛喝的,但刘备却是像在玩着游戏一般,优雅的举杯,细斟慢酌,还不时对着百姓们说说笑笑的,一副王者风范,不愧是帝室之胄,但却以一米七几的身躯喝了二十斤酒而脸上毫无变化,连上厕所都没有一次

    吕布已经不止一次怀疑,刘备在作弊,但却感觉到,刘备的内力修为不到自己的三分之一,这样弱小的人在自己面前作弊而自己看不穿,那无疑是自打嘴巴,难道真的如百姓所说的,他是酒仙降世,千杯不醉

    “王爷,各位,这样一碗一碗的喝似乎有点不太尽兴,不如我们一坛一坛的喝,不知你们感觉如何”,吕布向着刘备拱了拱手,给了张郃和孙策一个挑衅的眼神,说道

    一坛酒,各地的称量都不同,而在平原,一坛酒,就是十斤

    张郃的脸色顿时变了变,还打了个嗝,说道“吕将军所言有理,但儁乂的酒量也只能再喝一坛了,我就舍命陪君子,大家不醉无归”

    张郃的话顿时让众人欢呼了起来,平原向来都是喜欢诚实,直来直去的,原本,众人就知道冠军一定会在刘备和身高超过两米的吕布中诞生,对仍旧撑到现在面不改色的张郃和孙策已经大感意外,钦佩不已,

    在北方,酒神和战神,向来是一致的

    孙策眯着眼对着吕布笑了笑,傲然说道,“吕将军言之有理,大丈夫就应当大碗酒大块肉,我孙伯符乃是江东小霸王,不论是酒场还是战场,江东子弟都无惧于天下”

    孙策的话也引起了阵阵轰动,一个看似十五六岁的少年能喝二十斤酒已经是个奇迹了,还能挑战正值巅峰时刻赫赫有名的九原战神,绝对是牛中的大牛

    刘备笑了笑说道“各位战意盎然,刘备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场面的气氛顿时上升到了巅峰时刻

    一坛坛酒被拿了上来

    果然的,在喝完第一坛酒后,张郃倒下了

    在喝到第二坛酒后,孙策脸色绯红,摇摇欲坠,周瑜和大小乔拥了上来,歉然的对着各位抱歉了声,强行对孙策缴了械拉了下去

    在几近神迹中,刘备和吕布喝完了第三坛酒

    “王爷果然是酒仙降世,不得不说,王爷是奉先在酒场上第一个佩服的人,王爷让奉先知道了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见刘备依旧没有神色变化,气息匀和,吕布也终于死心,承认了刘备的酒量实在在他之上

    “备也只能喝这么多了,不如我们就以平手结束这场酒宴温候意下如何,不然再喝下去,我回到家只能睡菜园了”,刘备放下了酒坛,打趣地说道

    众人一阵哄笑

    “奉先也不是无耻之人,这场大赛我输了,输给了王爷这酒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吕布哈哈一笑,大声说道

    最后,这场酒宴和平收场,因为黄巾在这几日有可能会打到,所以本来要举行个十天半月的宴会,也只能就此收场

    第二天,天刚刚亮,各方使者已经被请到了平原太守府

    此时的太守府已经没有了昨晚的喧闹,有的只是肃穆,将士们身披坚甲,脸色严肃,各方使者心里顿时有了底

    果然,太守府中,关羽张飞身披坚甲,一众将军都装备了起来

    “各位,这么早打搅你们,刘备深感抱歉,因为我平原探子已经探测到,百里外有了黄巾的踪迹,而且数量恐怕不少于十万,不久将会到达平原,只好让各位做好准备”,刘备脸色认真,指着一张巨大的平原地图,标着黄巾将要来的方向说道

    “事关重大,我一定要立即禀报刺史大人,王爷,我先告辞了”,几乎是同一时间,青州兖州荆州扬州徐州等等各州使者顿时变了脸色,急忙对着刘备辞别

    “王爷,我立即赶回幽州,让太守大人挥师南下,踏平黄巾”,公孙范此时也提出了离开,但还是给众人留下了希望的话

    待各位使者离开之后,在场只剩下了刘关张赵云,夏侯兰,蔡琰姐妹和关银屏,张郃,吕布,孙策周瑜和大小乔

    “王爷,主公曾有言,若在婚宴时期遇上黄巾入侵,儁乂需要相助于王爷守城,这次儁乂带来了一千轻骑兵,愿意为王爷效劳”,张郃对着刘备拱了拱手,大声说道

    “我们也不走,区区的黄巾,岂能吓退我们”,孙策挥舞了下手里的长枪,大声说道

    “就是,我们要打跑他们”,小乔稚嫩的声音也随即响起,但一见众人都注视着她,羞涩的红晕顿时爬上了她的俏脸,她急忙躲在了周瑜背后

    “王爷有何退敌之策”,吕布脸上挂满了战意,看着刘备也有点意味深长,问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区区的十万黄巾贼,还吃不下我平原”,刘备自信的笑了笑,同样还给了吕布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

    “愿意为王爷效力”,吕布脸上也充满了信心,大声对着刘备说道

    “好,难得各位都有爱国之意,爱民之心,战后我定会为各位请功”,刘备看着一众战将,心里也信心百倍,顿时笑着说道,“云长,你领两千城防军镇守北门,奉先作为先锋,翼德,你领一千城防军镇守西门,陈到作为副将,儁乂作为先锋,嫣嫣,你领一千城防军镇守东门,银屏作为副将,伯符公瑾作为先锋,子龙,你和小兰负责四方支援,同时维护城中治安,以免各方妖邪危害百姓,而南门则是由我领一千城防军和近卫兵团镇守,各位可有异议”

    “尊王爷令”,众人顿时齐声说道,但无论是孙策还是张郃,是吕布还是大小乔,都对这个能镇守一方的嫣嫣多看了几眼,只有周瑜注视着那个站在蔡嫣身后的,像是好奇宝宝一样的蔡琰

    蔡琰和看向自己的周瑜眨了眨眼,抛了个媚眼,周瑜顿时对着她善意的笑了笑

    缓缓的走出大厅,一众外将才恍然觉得,这次的布置是否有些儿戏了,平原只有五千城防军和五百的近卫兵团,虽然城防军,重骑兵,重弓兵,重步兵,重戟兵,近卫兵等等兵种都有,但平原城防简陋,防御兵器井栏,霹雳车,投石车等等只有少量,面对十万黄巾贼还有许多未知妖邪的进攻根本就微不足道,加上现在只有关羽的两千人镇守北门,似乎有点自取灭亡的嫌疑,而且,似乎有点说不出的不对劲

    一出了太守府大院,简雍和孙乾顿时迎了上来,众人顿时感觉到了,原来,刚才的布置中竟然没有军师献策

    “禀王爷,派往冀州和幽州并州徐州司隶的士兵,均没有回应,恐怕他们都有自己的麻烦,而陈留太守曹操已经屯兵十万于兖州边沿,随时能够渡过黄河,到达青州”,孙乾拿着手里的密保,对着刘备行礼说道

    “王爷,我平原自愿参战并已经配备装备的百姓有三十七万人,还有十五万人在担任后勤”,简雍带了点为难的说道,“现在每个城墙上都聚集了不下五万的民兵,而且粮食已经摆满了街道,所有的百姓都自发的研发了各种各样的装备,以我们以前展示的面对妖师妖兽时候的应对措施为模板,有不下于一万的猎户已经布满了平原周围,充当我们的斥候”

    吕布张郃孙策周瑜大小乔纷纷对视了眼,均发现对方眼里的震撼,原本只有五千余人的城防军,一面对战争,竟然暴增到了五十二万五千余人

    “呃,那个王爷,你们平原有多少人口啊”,孙策吞了吞口水问道

    “五十六万余人,唉,这次连累百姓了”,刘备顿时悲天怜人的感慨道

    五十六万人的城市竟然有五十二万人参战,想来那剩余的四万人绝对是老弱病残,姑且不论那五十二万人的战力有多少,平原此时已经成为了一个拳头,不胜则亡,可想而知,要打下这样的城市,恐怕来了二三十万装备精良的精兵,也会阵亡不下三分之二,来到这里,根本就是真实的草木皆兵

    想到这里,张郃的脸色更是变了变,一统青幽并冀绝对会接触到平原,难道真的要一将功成万骨枯

    北门,好不容易挤过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吕布看见原本城墙上稀稀疏疏的井栏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得密密麻麻,而且很是崭新,城墙仍是矮小,但却布满了弓兵,每一个弓兵身后都有两个擎着巨大湿透的木盾在保护着,身后还放着密密麻麻的箭矢长矛.....将士们一个个满脸愤慨的对着关羽倾诉着黄巾的邪恶和守城的决心

    吕布暗暗心惊,这和刚来平原的时候差距也太大了吧,短短的十几天,竟然焕然一新不说,还增长了十倍不止的军力,虽说青州民风彪悍,但也不能说昨天还在种地的大叔今天竟然敢拿着长枪骑上马背冲锋杀敌,这就算在并州也做不到,可是刚才经过的那密密麻麻不下三万的骑兵,那是哪里来的,吕布有种感觉,这次黄巾不是来侵犯的,而是来找死的

    或许,平原的兵寡城小却又富庶奢侈成为了不少势力眼里的大肥肉,但却不知道,这根本就是披着羊皮的狼群

    此战一出,平原必定会再次震惊天下

    同样震惊的还有张郃和孙策周瑜大小乔了,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刘备会分兵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刘关张赵云脸上对于十万大军的来访没有丝毫的担忧了,也知道了为什么放着传说中的陈留大仙不用而用来守城了,平原根本就不畏惧任何一个势力的入侵

    “报,将军,黄巾的五千先锋已经来到了五里之外”,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太阳也慢慢升了起来,一个传令兵兴奋地报告说道

    “杀光他们”,关羽还没说话,周围的侍卫已经纷纷大闹了起来,城下蓄势以待的骑兵们也高声大呼,就要关羽下令出城迎战

    关羽对着传令兵挥了挥手,一跃而上跳到了城楼巅上,举起了青龙偃月刀

    虽然关羽并没有说话,但整个北门的将士都静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吕布惊讶的没有看到将士们焦虑的情绪,他本以为平原的将士靠的就是匹夫之勇和满腔热血,还有点看不起,毕竟散沙再厉害也只是散沙,但却在关羽的领导下,看着那五千先锋一步一步的靠近,慢慢的到达了一里之外

    “平原小儿,立即开城投降,否则破城后尽数剿杀”,一个个头戴黄巾,装备不一的黄巾兵指着密密麻麻的城防军吆喝道

    为首的一个黄巾长顿时纳闷着平原哪来的这么多将士呢,看样子足足有一万多人呢

    看着比起普通士兵在精神面貌装备战意和纪律性上都差上不少的黄巾兵,吕布简直可以断言,那三万骑兵一个冲锋,就让这些入侵者变成地下泥了

    “吕将军,此战你与我掠阵,我吃掉这些狂妄的家伙”,关羽的青龙偃月刀焕发出了冰冷的幽光,关羽对着城外冷哼了声,说道

    “杀鸡焉用牛刀,奉先不才,愿为侯爷拿下首捷”,吕布见关羽竟然也要一个人出战剿灭黄巾,顿时知道北门的黄巾大限已到,顿时请战说道

    “好,好男儿当大杀四方,吕将军为九原战神天下第一勇士,区区的毛贼定然不放在眼里,我亲自为将军擂鼓,此战若胜,我为将军请功”,关羽也对吕布要独自迎敌的心思带了点钦佩,顿时说道

    “谢侯爷”,吕布顿时长啸一声飞身下了城墙,一匹耀眼的汗血宝马顿时疾驰而出,稳稳的将吕布接下

    “天火燎原,沾之必死,让这些毛贼见识下你的厉害,天火,我们上”,吕布挥舞着方天画戟,发起了冲锋,而天火身上也冒起了红色的火焰,一人一马顿时化成了一只巨大的火箭

    “来者何人”,为首的黄巾长横刀立马,指着来势汹汹的吕布大喝道

    吕布残忍的笑了笑,一边策马狂奔,右手顿时拿出了背上的玄铁重弓,顿时以方天画戟为箭,射出了破空的一箭

    宛如追踪导弹一般,方天画戟完全锁定了黄巾长,不到一里的距离根本无法阻挡方天画戟的毁灭性打击,强悍的气势配上了无可匹敌的压迫感,方天画戟毫无意外的洞穿了黄巾长的身体,连带的还有身后的二十几个将士,而且几乎都是炸裂开来

    主将的突然陨落顿时在敌军中一起了巨大的骚动,但宛如梦虎入羊群的吕布更是以弓为刀,疯狂的杀戮,每一次划动都带走十几个士兵的生命,狂暴的内力更是在吕布周围化作一个个不定时的炸弹,每当有士兵靠近便炸成灰烬,拖刀挑斩一击,暴雨旋樱豪烈,战场上的吕布成了不折不扣的战神,即使没有了方天画戟,仅用一把重弓,他也能如鱼得水,大杀四方

    “威武”“威武”“威武”“威武”....

    见战场上吕布大发神威,一众将士也纷纷大吼了起来,紧接着,震撼人心的战鼓顿时擂了起来,青州杀神关云长此时脸露笑容看着战况,那是一种战意昂扬的笑容

    瞬间被杀了一半有余的黄巾贼此时更是成了没头的苍蝇,只能四处乱窜,吕布挥动方天画戟,一招上天下地唯我独尊顿时施展了起来,以吕布为核心的高三米的十个冰轮以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疯狂的碾出,将一个个逃亡的黄巾贼撕成碎片,天上的黑龙更是咆哮着不断的吐出褐色腐蚀弹,将大地轰成一个个深坑

    “降者不杀”,吕布淡淡的说着,声音却充斥着整个战场,无数溃逃的士兵顿时自主的奔了回来,跪了下来

    此战大捷,吕布斩杀了三千五百多黄巾贼,俘虏了一千四百多人,没有一个人逃离了战场

    北门的大捷顿时让平原陷入了狂喜当中

    中午时分,平原的上空却是没有了宁静的蓝天,而是乌云密布,无数的闪电天火,从天而降,连带的还有无数的巨石,围在平原北门的还有整整十万黄巾贼,无数从地壳钻出的巨蛇猛兽,天上飞来的妖兽正在疯狂地进攻着,忽隐忽现的妖师更是潜入了城中,肆意的破坏着

    城墙上的将士们一边为弓箭手撑起巨大木盾,一边将手中的长矛投在了战场,井栏投石车等等防御兵器正在疯狂地发动,数万骑兵正纵横在战场上,和来犯的妖兽来了场誓死肉搏,身为北门守将的关羽此时正带着他的魔刀冥骑,疯狂的杀戮着,而九原战神,他正带着五百狻猊铁骑在左冲右突,被他一戟刺杀的妖兽不计其数

    几乎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西门,张飞镇守的西门也出现了五万多的黄巾贼,不过似乎是知道了北门的事变,这些黄巾贼一早就开始了正规的攻城方式,先是派遣体型巨大,数量较多的妖兽攻城,妖师负责骚扰,将士伺机而动,,但面对这样的场景,张飞却是没有像关羽一般直接出城迎敌,而是就地固守

    而东门也出现了两万多的黄巾贼,也在和蔡嫣打着僵持战,反而是南门此时还没有一丝动静

    三天过去了,平原北门战死的黄巾贼不下三万,死去的妖兽妖师不计其数,每天都伴随着杀戮和焰火

    平原西门

    “三将军,北门战事紧急,而我们这边小打小闹,长期下去可能对我们不妙”,张郃敏锐的看出了平原的局势,虽然平原声势浩大,粮食储存量惊人,但毕竟靠的是一腔热血,如果长时间的战争,出现大规模的伤亡,一定会树倒猢狲散,只是张郃很好奇,冲动勇猛暴躁著称的青州杀神怎么会忍受这样局面的出现呢

    战争,讲的就是兵贵神速

    的确,平原北门每天打得风风火火,血流成河,而东西两门却是隔空相望,西门的五万黄巾和东门的两万黄巾只是派遣一些妖兽妖师前来骚扰,根本不做攻击,就围在那里,打起了心理战

    “呵呵,儁乂,你说的没错,这十七万大军打的是好主意,十万大军耗死我平原主力,东西两门伺机而动,一举打下我平原,但很可惜啊,我们这次的军师是小琰儿,他们给她提鞋子都不配,再等两天,我们就吃掉东西两门的七万大军,会师北上,让这风风火火的十七万黄巾给各州黄巾提个醒,我们平原可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张飞的大嗓音顿时让整个城楼都响了起来,不得不说,张郃问出了所有人城防军的心声,一向在第一时间发起冲锋百万军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青州杀神竟然变得窝囊,这是谁也不能忍受的,但长时间对张飞的信任让就算是城防将领陈到,也没有出声询问

    “东门的嫣将军??”,张郃很是不明白的询问道

    “呵呵,竟然儁乂都询问了,现在也差不多是时候了,陈到,给我叫齐所有小队长级别的将领,我要分配任务,这两天吃掉对面的黄巾”,张飞咆哮着对着陈道说道,搂着张郃的肩膀就要往前走

    城楼上的防军顿时热闹的欢呼起来

    “我明天带兵出去厮杀一场,陈到,你带领一千城防军到这个地方如此如此,儁乂,你的一千冀州军在这里如此如此,守城的士兵如此如此,静待两天,我们就可以打扫战场了”,张飞毫无顾忌的打开了一张平原地图,指着西门城下,西南的一处森林,正西的一处高山开始分配,只听得众人一阵热血沸腾,如果真的如此,那么这五万黄巾贼恐怕会尽数被留下呢

    平原东门

    “公瑾,你说这个嫣将军怎么这么怕死呢,我们现在都有骑兵两万,步兵几近五万,虽然都是民兵,但对面只有区区的两万黄巾贼,而且据探子回报,这还是混杂的黄巾贼,不是特殊兵种黄巾兵,基本上一天就可能杀得他们落荒而逃的,怎么还傻等了三天,还在不断的防御那一天来几次的可恶妖师,难道她不知道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么,放着城防军这么好的军力不用就是在等等等”,孙策满脸气愤的说道,这三天来他已经是第五次提出要应战了,但却都被驳回,不得不让他对周瑜发起了牢骚

    “就是,这么多人都不敢出去打架,羞羞羞”,小乔也挥舞着小拳头,跟着起哄

    “伯符,嫣将军自然有她的用意,你想,连赵云将军都不能镇守东门而让这位嫣将军和关侯爷和三将军镇守东西北三门,而平原王向来以善于识人用人著称,可见其重要性”,大乔将小妹拉向了自己身后,安抚说道

    “如果我的猜想是对的话,我们看到的将不是我们能想到的,我们也差不多是去拜访下嫣将军了”,周瑜拍了拍孙策的肩膀,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

    “周瑜哥哥很酷哦,我要你背我去”,小乔顿时高兴的跳上了周瑜的背,周瑜那张高深莫测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满脸求助的看着孙策和大乔

    孙策和大乔对视一笑,均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南门,临时会议大厅里,刘备甘倩,赵云夏侯兰共聚一堂

    “小云,既然东门才是黄巾的主力,你和小兰也不用担心我了,前去帮忙才对,我有近卫兵团保护”,刘备看着面前的地图,忧心忡忡的说道

    “大哥多虑了,其实东门和南门都是黄巾的主力”,赵云在地图上画了两个圈圈,说道

    “一旦翼德击溃了西门黄巾,蔡小妹覆灭了东门黄巾,三军会师北门黄巾顷刻瓦解,鬼师张角的二弟张梁向来心高气傲,据闻也炼成了太平要术,一定会狗急跳墙奇袭南门,我们走不开,也不能走”,夏侯兰在东南两门的圈圈上点了两点,对着刘备说道

    “这”,刘备也沉默了下来

    东门的临时会议大厅里,关银屏正要脱掉蔡琰的衣服打屁股,却被易姬死死地抱住

    “臭文姬,你还出不出战,不出战我去北门帮关老头,又不出战又不许我走,你什么意思,不给我个解释看我不揍得你屁股开花”,关银屏脸带焦急的咆哮道

    但蔡琰只是开心的笑着说道,“香凝,你别拦着她啊,看看谁打谁屁股,给你表演下也好啊”,蔡琰丝毫没有理会关银屏的焦急,反而满脸挑衅的说着

    “琰姐,别玩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易姬对着蔡琰叹了口气说道,然后变了变脸色,恶狠狠地对着关银屏怒吼道“关银屏你给我停下来,再吵我将你丢出去”

    什么,关银屏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顿时瞪着易姬,但易姬这下并没有畏惧她,反而是和她大眼瞪小眼的

    “再等两天,我们就赢了”,蔡嫣冷漠地扫了关银屏一眼,说道

    “你凭什么这样说,每天都在说等,难道等上天来搭救你啊,你这么懦弱,怎么配得上我师兄,我”,关银屏顿时口没遮拦的胡说八道,但还没说完,就被蔡琰捂住了小嘴,蔡琰给了她个玩味的眼神,在她耳边低喃了几句,关银屏顿时撇过脸不说话

    蔡嫣顿时被气得不轻,她闭上了双眼,深深地呼了口气,“小妹,你来,我累了”

    关银屏顿时被蔡琰给抓了出去,易姬看了蔡嫣一眼,沉默了下,还是上了前去,轻轻地拍着蔡嫣的肩膀

    好不容易踹走了关银屏,蔡琰的小嘴又嘟了起来,因为第二个麻烦鬼又来了,不过她很快就眼神一亮,因为小神童也来了

    “拜见军师”,孙策周瑜和大小乔顿时向着蔡琰这个自封军师行礼,不过即使是周瑜,也对这个军师很不满意,因为,她连名字都不告诉他们

    “小霸王自然也是来请战的,小神童你来做什么呢,难道美周郎你看上了姐姐我,想要来提亲”,蔡琰一副我是大姐的样子,对着周瑜眨眨眼,笑着说道

    “妖女,注意你的坏眼睛”,小乔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恋云仙子重点的关注对象,很懂人情世故

    “军师恕罪,我小妹年纪还小不懂事”,大乔一把拉住自己的小妹,捂住她的小嘴不让她说话,对着蔡琰尴尬而歉意的说道

    “呵呵,小乔这么小就已经是天姿国色了,将来必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周郎有福了”,蔡琰捏了捏小乔的俏脸,说道

    蔡琰的动作自然又引起了小乔的强烈不满,她怒瞪着蔡琰

    “军师说笑了”,周瑜看了小乔一眼,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说道“恕周瑜直言,我们既然留在这里相助王爷守城,你们也不应该对我们有所隐瞒,何况是在军情上”

    “哎,周郎果然是周郎,江东的第一小神童果然是名不虚传,这么快就猜对了,我想你应该还想了对策是吧”,蔡琰赞赏的看了周瑜一眼,随即对着身边的侍卫说道,“传令下去,让所有将领前来会议厅”

    会议厅里,蔡琰姐妹,气鼓鼓的关银屏,易姬,孙策周瑜,大小乔和十几个小将领同聚一堂

    蔡琰率先说道“各位,据我们探子回报,我们东门的那两万黄巾贼是黄巾的精锐,足足有两万黄巾兵,而且还有三千是黄巾长,就兵力而言,他们拥有不下七万步卒,而且黄巾长要攻破我们的城池旦夕之间,最重要的是,他们还有三万的海贼和各海岛中聚集的水妖无数,一旦他们挥师西进,我们会在一天之内被破城”,蔡琰在地图上点了点,各自标记了下

    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他们的军力岂不是能达到十五万普通军队的军力”,就连英勇无惧的江东小霸王孙伯符,也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说道

    虽然城防也有七八万民兵,再调动下也能达到十一二万,但对面可是有比他们强势许多的军力,黄巾兵可不是普通的黄巾贼,那是平常喝符水信仙师,经过高强度训练人为特殊兵种,具有吸血特性,还能将敌人变成尸兵,本来就是越打越多的,还出现了终极兵种黄巾长,那黄巾长据说刀枪不入,嗜血成性,加上都在刀尖上生活的海贼和水妖,简直来个水淹平原和不是什么难事

    “就会胡说,如果敌人这么厉害,那为什么他们还不来攻城”,关银屏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是气哼哼的质疑说道

    “那是因为你师兄赵云和夏侯兰联手布置了个不可探测的结界,让总指挥张梁举棋不定,没有确切的情报,那些海贼和水妖也不是笨蛋,会前来送死啊,你没看北门就是最好的例子,城防军无一不是以一敌十,黄巾兵都拿他们没办法,你以为我们平原都是好欺负的,五千城防军已经无限接近于终极兵种了”蔡琰满脸鄙视的看着关银屏,大声吼道

    五千终极兵种,周瑜和孙策对视了眼,均发现对方眼里的震惊,那可是相当于十万大军啊,加上众志成城的五六十万大军,关张赵云,靠,这下黄巾碰上了悬崖了

    “那军师大人,我们现在就要出城迎敌么”,一个小头领激动的问道

    “错了,是因为我们结界就要被打破了最多不到两天,我们就要和人家正面决战了”,蔡琰摇了摇头,一脸正经的说道

    “啊,那我们还不是被人压着打的局面”,易姬顿时惊呼出声说道

    “不怕,我们有江东第一小神童在,他自己本身就是十万大军”,蔡琰指着周瑜,信心满满的说道

    “哇,周瑜哥哥原来你带着这么多小兵,你都藏在哪里的,拿出来看看”,小乔顿时兴奋了起来,就要往周瑜身上翻,众人也被蔡琰的话给惊了下,都满脸希冀的看着周瑜

    “呃,周瑜只有点小计策,算不上什么大神通,各位见笑了”,周瑜急忙给大乔使了个眼色要她照顾下她的小妹,随即在地图上画了起来,“各位,来到平原之后我仔细观察了下平原的地理环境,在这里两天之内一定会有一场巨大的涨潮,要是我们能够利用好这场潮水,将敌人引到了这个地方,那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完全消灭他们的主力,接下来的,也就是痛打落水狗了”

    “妖师都是会法术的,海贼和水妖都是靠水吃饭的,他们岂会不知道潮水的到来”,孙策对战事感官极其敏锐,他瞬间就抓住了周瑜计策的致命伤,说道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何能让他们疏忽,让他们中计,那就是我们的任务了,只要如此如此,他们必定能中计”,周瑜细细的说了下自己的计策,顿时引起了阵阵欢呼,江东第一小神童,果然名不虚传

    “就照周瑜的计策去做,各位做好准备”,蔡嫣对着众人说道,“此计若成,当是首功”,蔡嫣赞赏的看了周瑜一眼,说道

    “谢将军”,周瑜也笑了笑,说道

    城墙上,蔡琰坐在城楼顶上,静静的看着远方,感受着清爽的微风

    “公瑾见过洛阳第一美女文姬小姐”,周瑜一跃而上,坐在蔡琰一米左右对着蔡琰恭声说道

    “哦,你在试探我呢,不过话可不能乱说哦,不然很容易害死人的”,蔡琰对着周瑜妩媚的眨眨眼,柔声说道

    周瑜顿时被那美眸给凝住了,良久才晃了过来

    “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公瑾自负天生奇才,除了亦师亦姐的恋云仙子外,还没佩服过谁,对北方多英才这话也不太相信,今日一见,真的为自己的自大而羞愧”,周瑜自嘲的笑了笑,说道

    “南北经济相差甚大,南方地广人稀,论英才数量自然不如北方,但英雄不论出处,像公瑾这样的人才,北方绝对找不出十个”,蔡琰紧盯着周瑜,认真的说道,随即俏脸微微一红,说道“嫁给公瑾可是个好差事呢,姐姐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也算有几分谋略,公瑾不考虑下姐姐我”

    周瑜顿时被蔡琰的大胆独白给羞红了脸,说道“才女说笑了,才女要是有意,就算嫁入皇宫也不过一念之间,公瑾不过凡夫俗子,岂能窥视仙颜”,随即,周瑜急忙转移话题,说道,“自才女在台上表演琴技,公瑾就知道,你绝对不是一般的歌姬,取仙桃,担重任,公瑾一一看在眼里,数日来将东门打理得正正有条,将妖师妖兽的来犯挥手化解,有如此琴技,有如此智谋,被三将军称为小琰儿,易家千金称为琰姐的,想必只有洛阳第一才女蔡琰了”

    “先不论是我是谁,你这样有心于我,你叫我如何才能报答你呢”,蔡琰媚眼如丝,那天籁之声中包含着无限柔情,只听得周瑜全身一颤,吓得他急忙低下头

    “才女言重了,公瑾只是想证实下自己的心中所想,还有想和才女共谱一曲而已,仅此而已”,周瑜好不容易甩掉心中的各种想法,急忙说道

    “哦,那也太好了,姐夫坏死了,就会给人家作完曲后不给人家唱,更别说是和人家合奏了,来,我们演一曲”,蔡琰挥了挥小手,一把古琴顿时放在了膝上,对着周瑜高兴的说道

    周瑜也拿下了背上的古琴

    细细研究后,一首古今交汇的《石头》顿时悠扬的飘在了天际

    “呜呜,姐姐,那妖女把公瑾抢走了”,小乔梨花带泪,哭得痛哭流涕,说道

    “她抢走了你在抢回来啊,你哭能将公瑾哭回来”,大乔无奈的看着小乔,以眼神鼓励说道

    “哼,妖女军师,我要和你决斗”,小乔顿时擦干了眼泪,气哼哼的大吼道

    两天夜晚后

    张郃带领着一千冀州军驰骋在战场上,前面却是忙着逃跑的数量不下五千的黄巾贼

    平原果然不是黄巾能够吃的下的,田丰军师和沮授军师果然神机妙算,祸水东引之计对平原根本造不成一点伤害,张郃心中无限的震惊,刚才的景象还一一回播,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随着西门一个个信号灯的升天,城墙上顿时开始了张飞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场好戏,城墙慌乱了起来,远方的敌军顿时疯狂的入侵,妖师瞬间而至,却被蓄势以待弓箭手万箭齐发,妖兽飞天遁地的攻城,却发现城下一里地都是密密麻麻的香味,火焰瞬间将西城门一里的地方

    化成了火海,但妖兽和黄巾贼却是义无反顾,毫无畏惧的发起冲锋,在妖师降下冰雨时候忍受冰火二重天,为的只是那信号灯,因为那信号灯是黄巾北门破城的标志,为了争功,黄巾首领变得分外的卖力,在火焰被扑灭后,张飞顿时领军出城,数万骑兵头戴白巾哭嚎着向着黄巾发起冲锋,一个身材高大的士兵脸上被抹上了一层红色,提着一把青色大刀,带领着数千骑兵向西南逃窜,数万敌军顿时抛下了张飞,直接向西南追袭,在一处高山上,陈到带领着一千士兵直接截击,但却并没有出现被围杀的命运,而是被弃之不管,最后,数万敌军冲进了一个绵绵不绝的森林里,不久,令人胆寒的飘香和焰火顿时将黑夜变成了白天

    张飞的亲兵满脸欢喜的提着几个脑袋,来传达了了全力追击的命令,五万大军,一夜之间,死的不明不白

    但张郃不知道的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周瑜和孙策看着远方的大火,同样的震惊和感慨

    同样的黑夜,月亮并不明亮,但大海上却怪异的出现了汹涌的拍浪声

    一个浑身是血的黄巾兵刚说了北门的黄巾被击溃的消息,营寨前就响起了震天的怒吼声,平原东门的步骑兵蜂拥而出,为首一个大呼我是河东小凤凰关银屏的小丫头在狼嚎中直扑敌营,好几个黄巾将领还没笑完关银屏的年纪和个子,就已经被砍下了马背,仓皇之间,黄巾也开始了反击,但令他们惊讶的是,这数万大军中看不中用,就是在不断的放火根本就不是为剿杀他们来的,顿时让他们想起了,平原本来就只有五千城防军,于是,很快的,痛打落水狗的开始了,被火焰烧红了双眼的妖师和妖兽完全不知道什么冷静,连被自己踩死的同伴都顾不上,直接厮杀,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报仇

    战场很快就蔓延到了海边,随着一声巨大的海浪声,恐惧的一幕出现了,海边竟然有了一个海蓝色的光晕,光晕不断的发光,海浪顿时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将无数敌军吃了下去,而平原军,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仗下来,东门黄巾军十只存三,被大海迫退的黄巾军,做梦都没想到,原本想暖和一下的心思瞬间变成了现实,他们刚喘过气来的森林,竟然变成了一座火海,刚剧烈运动完,要是休息一段极短的时间,人会显得很虚脱,要是在这段时间内再让他剧烈运动,那他绝对动不起来

    看着那水火阵法的配合程度,孙策终于有点佩服周瑜的眼光了,这个军师,恐怖程度完全不下于自家的恋云仙子,盛名之下果然无虚士

    “伯符,看来我们还是有点坐井观天了,这一切,在婚宴之前应该就已经设计好了的”,周瑜挥舞着长剑击杀了周围的敌军,说道

    “怪不得洛阳如此之地,仙之小筑依然是人间禁地,洛阳第一才女果然厉害,不过幸好我有连她都要称赞的周郎,你可是十万大军呢”,孙策哈哈一笑,顿时策马狂奔,追袭敌人,与其是研究蔡琰的本事,还不如杀敌立功来得实在

    “退军,哈哈哈哈,你们竟然敢跟我说这些话,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张梁脸上又惊又怒,猛拍着桌子,对着十数个妖师打扮的老头大声的咆哮道,“说吕布英勇的是你们劝我不要出战的是你们,自信满满东门大胜的也是你们,说我们四面夹攻两天之内一定攻下平原的还是你们,现在我们二十万大军损失过半,妖师妖兽死伤无数,你们竟然要我退军”

    “九原战神是天公将军勒令不许单挑的人物,其麾下的狻猊铁骑乃是终极兵种,即使是黄巾长也不敢掠其锋,青州杀神关云长和魔刀冥骑战力我们有目共睹,城防军都是强力兵种,加上平原百姓死不屈服,此战非战之罪也,相信天公将军也不会责怪”,一个老头妖师说道

    “我们的妖师根本无法伤害到平原内的重要人物,左慈仙师的两大弟子夏侯兰和赵云镇守着平原,夏侯兰精通道术,据闻是为破天公将军的阵法受了重伤,先是不论其实力,洛阳才子赵云实力就不下于关云长,而且两大终极兵种星官和巾帼狼骑兵纵横无敌,加上赵云手里还有一匹灵兽天马,要不是估计着刘备的安危,恐怕早就来刺杀了,我们用了如此之大的牺牲换来了这些情报,自然要从长计议”,另一个妖师也同样分析道

    “就是,这阵型看是很顽强,但只要天公将军带着一些强力妖师妖兽过来,先佯攻东西北门,然后刺杀刘备攻取南门,那么平原不攻自破,平原能人如此众多,其价值也必然极大,放弃冀州的一些郡县得到平原,绝对划算”,一个拄杖的老头妖师说道

    “东西门是怎样失掉的”,张梁有点颓然的坐在椅子上,问道,在座的都是投靠而来的强大妖师,而且经验丰富,张梁也从冲动中醒了过来

    “平原似乎对我们有所准备,而且还有精通阵法的奇人,东西两门都不下了天火大阵东门还布下了水月大阵,西门误以为我们已经攻下了平原,关云长带兵逃跑,为了争功中了埋伏,原本也不至于全军覆没的,但中途一小队平原军奋力冲杀,让西门的家伙以为平原军穷途末路,更是兴奋的闯进了天火大阵,而东门里,平原军已经算好了涨潮的时间,派遣伪兵像我们报信,同时突袭营寨,然后诈败退到了水月大阵,水月大阵能让海浪加速和加剧泛滥,我军损失惨重之余退守一个森林,却是被布下了天火大阵的森林,几近全军覆没,敌人心思之细,算计之准骇人听闻”老头妖师说道

    “南边原本响应的徐州黄巾被青州田楷牵制住,兖州陈留太守曹操挥军东征,友军被打得大败”,一个妖师羞愧的说道

    “就是,如果我们现在不退,最多两天之内,一定会被三路夹攻,功败垂成”,拄杖妖师说道

    “好,既然平原奇人如此众多,我就会会他们,给大哥传信,然后叔父带领大军默默退去,我自到南门给刘备贺贺喜”,张梁冷笑了声,瞬间不见了身影

    一众妖师顿时不知所措了起来

    冀州邺城,袁绍身披金甲金冠,配着宝剑背负长弓,正焦急地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不时看着冀州的全图,里面已经有无数个红色小圈圈了,而方向都是指向邺城

    田丰沮授许攸审配高览一同走了进来,袁绍急忙上前询问道“各位军师,高将军,战况如何”

    “禀主公,青州冀州都出现了大量黄巾,据说有不下二十万黄巾往平原方向而去,而冀州大部分地区已经沦为黄巾之地,百姓死伤无数,现在我邺城人口数量已经达到了三百万,增加了两倍,在这样下去,就算黄巾被平定,我们也会被拖垮”,高览脸上带了点焦虑说道

    “各位军师,你们怎么看,三百万的人口,虽然没有很大程度的超出我们的预算,但这样下去,我们的粮食会消耗光,矛盾也会迅速产生”,虽然袁绍很想问渤海和平原张郃的情况,但也只能先问问百姓的情况了

    “主公放心,黄巾闹得如此之大,就算洛阳再乱也不可能置之不管,我想近日之内必然会有来自冀州司隶的粮食和军队”,许攸负责冀州的财政大权,但此时的他也没有什么焦急的神情,顿时让袁绍放心了不少

    “城里的一切都安详,我邺城十万大军也准备好了,只待黄巾到来”,审配也满脸镇定的说到

    “我邺城城高墙厚,各种守城兵器都是天下之冠,粮食储备充足,就算是百万黄巾也能支撑数月,而且枪王童渊已经在邺城住下了,就算是张角亲来,也讨不了好”,田丰抚了抚胡子,说道,武门牛人,号称天下第一枪的童渊都在,妖师不足为虑

    “最不济,我们还有二号计划,主公,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冀州受害不等于我们受害,必要时候,我们还要造成杀戮,振奋军心”,沮授神情冷漠都说道

    “这”,袁绍若有所思,沉默了下来

    “报,渤海告急,辽东三十万骑兵向西杀来,直接侵入了幽州,北平公孙瓒太守带领白马从义挥军东征,郭图军师也带着颜良文丑淳于琼将军和三万渤海骑兵会师东征,并州地界出现了大量的匈奴骑兵,并州刺史丁原带着并州铁骑北伐异族”,传令兵的消息顿时让各位军师脸色大变

    “各位军师何以变了脸色,难道我们会陷入十面埋伏之势”,袁绍紧张地问道

    “恰恰相反并州丁原,幽州公孙瓒会因此一战而扬名天下,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沮授斩钉截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