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五)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四章袁绍的崛起(五)

    赵云虽然快速离开,但却是不急不缓的走着,像是等待着古灵精怪的蔡琰想好一般

    走了数百米,蔡琰已经化身为一块沾皮糖,跃上了赵云的背上

    “姐夫别走这么快嘛,先听听本仙师的话如果没有灵验再离开”,挂在赵云背上的蔡琰小手在赵云的脸上捏着,让赵云挤着笑容,笑呵呵的说道

    “你再不松开你的手我就和你玩人肉轰炸机了”,赵云无奈的停了下来,双手握着蔡琰的小手,拉开自己的脸,说道

    “别这样啊,我不怕的,嘻嘻”,蔡琰却是一点也不在意,小手就是不肯离开赵云的脸,还淘气的捏了捏赵云的鼻子

    赵云顿时往后一跃,两人直接往后倒

    “哎呀,好痛啊,姐夫,你好无情呢”,被压在身下的蔡琰顿时轻呼出声,很是凄凉的叫道

    “呃”,赵云顿时无语了,如果这招都没效的话,自己也只能投降了

    感觉到身下的柔软,赵云也急忙坐了起来,将身后的沾皮糖拉开到自己的对面坐下,“说吧,有什么企图”,赵云感觉蔡琰一定有些什么东西需要自己帮忙

    “做一首歌,一首关于浪子的哀伤情歌”,蔡琰毫不避嫌的坐上了赵云的大腿,双手摸着下巴嘴上浮起了诡异的微笑

    “真的么”,赵云抬起了蔡琰的下巴,和她双眼对视,不相信的说道“,这样而已,哪里还用得着我啊,你还不是也会,前些日子你作的歌还不是挺好的”,但赵云还是很快就抵不过蔡琰那天生的美眸,说道

    蔡琰在离开洛阳后就学会了地球的现代歌曲,还自编自导了许多,结合各种各样的乐器而且做出的歌曲都比得上地球上殿堂级歌手的巅峰曲了

    “那怎么一样,我作不出那些伤心的歌,而且啊这个只有你做,才有意义”,蔡琰见赵云不相信自己,眼神中充满着怀疑,顿时转了个身,躺在了赵云的怀里

    “你该不是想在二哥三哥的婚礼上捣乱吧”,赵云很是神奇的猜测道,双手拿着蔡琰的小手交叉放在她的小腹上,“玩玩可以,可是别玩大了,不然你姐姐骂死我”

    “什么话,人家哪里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你想想啊,现在的洛阳才子只是在洛阳和平原闻名天下,但以后一定会天下闻名,你的墨宝拿去卖,哇,能有很多银子呢”,蔡琰顿时牵起他的大手,轻轻的拍打着说道,“而且啊,没有经历过情感很难创作那些动人的歌,还有啊我听说小姨子是姐夫的半边枕头呢,我也想试试看自己有没有魅力让天下闻名的洛阳才子喜欢上啊”

    赵云顿时满脸黑线,拿起了蔡琰的小手,直接往嘴里送,狠狠地咬了下,说道“再有这种古灵精怪想法,我就让你姐姐将你给嫁了”

    “哇,姐夫,我还只是想法而已,你已经在我身上留下你的专属印记了,这也太霸道了吧”,蔡琰看着自己手指上的那圈牙印,顿时满脸委屈的看着赵云

    “好了不跟你玩了,说吧,你姐姐为什么突然生我的气,说的我服气了,我不但为你作那首歌,还额外送一首”,赵云摇头叹了叹气,说道

    “还有哦,在平原逗留一天也要作一首”,蔡琰顿时放下了自己手指,却看见赵云已经撇过脸不理她,急忙说道“当然,那个以后再跟你结算,我问你啊,离开平原王府后,你是不是去参加了百姓的婚礼呢”

    “你看见我了”,赵云顿时好奇地问道

    “别提了,人家可是堂堂的洛阳第一美女呢,可是到了你的平原像是被人防贼一般的问这问那的,还让我坐角落呢,这说出去让人家还怎么混呢,你可好,被人拥着进来还坐上了首位,幸好在地上还捡到了一张百两银票,不然我就想不包红包直接坐着就吃了”,蔡琰很是夸张的说着婚宴的情景,脸上顿时委屈万分

    赵云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很快被蔡琰的赌气的美眸给憋了回去

    “洛阳才子生平智计绝顶,当然不会被除了爱情以外的东西给迷惑,当看见女人和新娘之间的瞬间蜕变时候一定会有所想法,算你有眼光,我姐姐穿上新娘服装变成新娘绝对是天下最美的女人,但很可惜,姐夫你忘记了姐姐的性格,姐姐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不会因为你的一时冲动和想法就会改变”蔡琰顿了顿,捏着赵云的脸颊继续说道“对姐姐而言你是她一生中归属,但她也知道无法改变你命中的桃花,但她却全力在争取着,她心中的目标,至今为止她在意的只有那个和你青梅竹马的樊娟,如果你找到了樊娟而愿意选择和她成亲,那她是非常高兴的,或许你对她们都一样好,但自古以来,妻子只有一个,是每个女人心里都期盼的”

    “如果我找不到小娟或者我无法和她相认,那不就是”,赵云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说道

    “那姐姐这一辈子都不会嫁给你,因为姐姐并不稀罕那一纸文书,如果你找到了樊娟而愿意和她成亲,姐姐虽然有点失望,但也不会离你而去,她会和你回到那个叫地球的地方,得到你父母的承认,这样一来,她也算经过了的那道坎,所以我想你一定是受了婚礼的影响,而向姐姐求婚”蔡琰嘴角上浮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滑着,“羞羞羞,你一定被姐姐拒绝了,因为你绝对是老实的回答你没有找到樊娟,姐姐聪明绝顶,当然知道你是一时冲动,不扁你一顿已经是给面子你了,姐夫,你真是好糗哦”

    蔡琰的得意笑容顿时让赵云的眉头为之一宽,丢脸而已,那有什么

    “那你看我该怎么办”,赵云疑惑尽解,顿时笑容满面的问道

    “凉拌罗,姐姐才不会为了这么芝麻绿豆的小事生气呢”,蔡琰伸出小手,在赵云面前摆出了拿来的姿势,对着赵云眨了眨眼,一副你懂了的样子

    “琰儿你有什么理想没有”,赵云顿时好奇地问道

    蔡琰一听顿时弹了弹赵云的鼻子,不依的说道“姐夫好坏,竟然问人家的小秘密,不过既然是姐夫大人要知道,我也只好说了,原本我打算在三十岁时候就将自己喜欢的东西全部研究透了,然后随便找个老实的嫁了,然后忘掉自己才女的身份和学识,重新学习当一个家庭主妇,然后用十五年毕业,让自己的儿子再娶媳妇,又忘掉家庭主妇的的身份,当一个婆婆和奶奶,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修炼了姐夫你的道门心法,有了漫长的生命,我要将所有的东西都学习到手,然后跟着姐夫到那个天才到处都是的地球,再学习所有的东西,除非找到一个和我一样厉害的,不然我就所有东西写成一本书,然后就当你和姐姐孩子的姨娘,婆婆,奶奶,然后当你们的电灯胆”

    “呃,那我是不是太惨了,被你祸害好几代呢”,赵云顿时满脸担忧的说道

    “哼,臭姐夫”,蔡琰顿时再次转过身子,轻哼一声故作生气道

    “遇见你真是我一生中的一大幸运”,赵云顿时拥着蔡琰,发出了真挚的感慨

    情人的眼中祈求望不见清晨

    你不醒我偏要是一个名分

    难留低你身能留下一线负心

    你不要但却问我会不会等

    天下浪子不独你一人

    你何妨说有缘没有份

    天下弱者不是只得我

    仿佛到处也是寂寞情人

    离离分分无人忘得见伤痕

    我不讲我不说是否有人问

    难留低你身仍然为别人动心

    既想爱又要恨我要不要忍

    天下浪子不独你一人

    我为何要爱完又要恨

    不是认真不用这么怨

    仿佛这个世上并没旁人

    茫茫这半生谁才是等我的人

    有一次爱一次是否已无憾

    为何身贴身仍然是莫名陌生

    你不说让我问你会不会真

    天下浪子不独你一人

    你何妨说有缘没有份

    天下弱者不是只得我

    仿佛到处都是寂寞情人

    “哇,这首歌好伤感呢,姐夫唱这歌的样子好好看呢”,蔡琰迅速将歌词记牢了,笑道“那送我的那首歌呢,主题可是要我自己来挑”

    “你的那首以后再说,晓敏那个捣蛋大王又来了,你们呆在一起我很没有安全感,我先离开了”,赵云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急忙起身说道

    “哇哇哇,赵云你也坏透了,不但到处沾花惹草,连小姨子都不放过呢”,晓敏闪电般的出现在赵云身边,化为人形的她捂着小嘴,仿佛发现了新天地一般,大惊小怪的说道,“不过呢,如果你能贿赂贿赂下我,我还可以瞒一下小嫣嫣的”

    “呵呵,晓敏是谁教你这么厉害的东西的”,赵云再次感觉到了什么,伸手捏了捏蔡琰的小嘴,还有意无意的捂住了她的小嘴,笑道

    “当然是你的小情人我的小琰儿,告诉你,她教我的东西可多了,还有这次”,晓敏还想爆更多猛料出来,却发现蔡琰在不断挣扎,不断的向她打着眼色和手势

    “恶心的称呼”,蔡嫣忽然出现在了晓敏的身后,低声说了句,然后提着有点尴尬的蔡琰,一跃而去

    “晓敏,在我姐夫面前别那么老实,他会算计我们的”,蔡琰的无奈天音在远处悠悠的荡来

    “怎么回事,明明是她叫我过来的,怎么还叫了她姐姐呢”,晓敏疑惑的看着赵云,说道

    “因为她姐姐忘记东西了”,赵云亮了亮手里的蓝色弯刀,笑道

    “我还是不懂”,晓敏看着一跃而去的赵云,良久才惊讶了声,明白了过来,暗道“看来当灵兽当久了,都忘记了自己原来的身份了呢”

    “弯刀还给我”,躺在草原上的赵云忽然听见后方传来了蔡嫣的声音

    “我没”,赵云正想逗逗蔡嫣,却发现了一抹红色身影,蔡嫣竟然没有穿上最爱的蓝衣,而是穿上了一套新娘的衣服,“给”,赵云顿时将弯刀还给了蔡嫣

    冷漠的俏脸因为红色的身影而带上了些娇羞,冰冷的双眸也因为赵云的注视而变得有些紧张而闪躲

    “女人果然在新婚时候是最美的”,赵云紧紧拥着蔡嫣,头紧挨在蔡嫣的颈窝里,真心的说道

    蔡嫣的身体有点僵硬但很快被融化,浑身乏力的躺在赵云怀里,感觉这那熟悉的气息和那赞赏的目光,原本还有的点点紧张也荡然无存,她将俏脸贴在赵云的胸膛,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平原的驿站里,威猛的九原战神温候吕布此时正对着一个冷漠的青年哈哈大笑道,“高顺,我们的机会来了,那些自不量力的黄巾果然要给我们崛起的机会,你立刻带着城外的陷阵营前往冀州邺城,我会让文远带着我们的并州狼骑随时支援,参加完今晚的婚礼,我就让天下人知道,我九原战神可不只是个独战无敌的武夫”

    “是”,青年并没有吕布变小的那么兴奋,他只是拱了拱手,淡淡的回答

    和吕布不同的是,同样在关张的亲自到访后,各路诸侯的使者有了不同的表现,冀州的张郃此时正快速而布置着传信,孙策周瑜正和大小乔四处游玩嘻嘻,而幽州公孙范也仅仅是发出了一个侍从取报信而已

    但其他各州就差远了,徐州扬州等等各州的使者各自书信一封给刘备请罪,然后留下个副特使,然后连夜逃之夭夭

    黄巾,那可不是可以随便无视的

    “桃花山上桃花洞,桃花洞中桃花仙,桃花仙人偷桃子,酿成花酒醉后眠”一个瘦弱的美少年正手持着一把纸扇,腰间配着两个大酒葫芦,背上带着一把短剑,风度翩翩,潇潇洒洒的吟唱着,“仙师就是仙师,不过三年,几棵草就已经将我的病给治好了,哈哈,我天生鬼才郭奉孝终于又可以纵横酒界了”

    “小郭嘉,你还在这里瞎混,你还不去看看,你的小情人被黄巾给围住了”,一个农妇焦急的跑来,身后一个农夫还带着两个小孩,推着一车家当,脸上同样挂着害怕

    “什么,大婶,我的小宝贝她没有报我的大名么,竟然有人敢惹我天生鬼才郭奉孝的人,他是哪个山头的”,美少年嗑嗑嗑的和几口酒,一脸惊讶的说道

    “还在自吹自擂,听说南皮的黄巾暴乱,现在满天都是黄巾,村里的人都赶着逃命你小情人家是村里的大户,当然被黄巾给围住了,听说足足有一千多人,你还不快去就完了”,农妇显然和美少年很熟悉,知道他玩世不恭的性格,急忙将事情说清楚了些

    “哦,原来如此”,美少年呼一声展开了纸扇,轻轻地扇了扇,沉默了几秒

    “大婶,多谢你们几年的照顾,这些银票你先留着,你可以带着其他人到我的桃花洞里面先躲避着,那里是深山老林,没几个人能够找得到的”,美少年也认真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了一叠百两的银票,塞在了农妇手里,大步向前而去

    “哇,小郭嘉昨天打劫钱庄了”,一旁的农夫看见进入石化中的农妇,满脸惊讶道

    “打劫你个头,小郭嘉从来到到现在,都没缺过钱,他自己会印钱”,农妇将银票小心的折叠好,认真的说道

    美少年快速的奔向村头的方向,然后绕过了一家大户,装成从外面急速跑来的样子,脸上还抹了些灰,手里抱着一团布

    “老爷,我们太守大人英勇殉职,让你帮忙照顾他的独苗,啊”,从远处奔来的美少年,人未到声先到,声音中充满着悲切和焦急,但一看见大户前围了几层头戴黄巾的黄巾贼,顿时尖叫一声,急忙往后跑

    为首的黄巾是一个大汉,一看见书生打扮的美少年脸上挂着彷徨和焦急,衣衫褴褛,手里还抱着个婴儿,顿时大喜过望,大喝道“留一队人在这里,其他人都跟我上”

    一窝蜂的黄巾顿时在首领的带领下跟着美少年直接往村外的森林方向跑

    原本就就地固守大户顿时蠢蠢欲动,但却被百多个黄巾给打了回去,门前布满的冲动的惩罚,血溅四方

    “女儿,你不是说,那个鬼才会来救我们的么”,一个富商打扮的中年人满脸焦急的看着一个花样少女,其他人也纷纷对着少女问话

    少女长得有点腼腆,也十分标致,看见众位亲属都在追问,顿时羞红了脸,但双眸却是写满了坚定,说道“主人他一定会来救我的”

    此时的众人也少了门户之见,也没责怪少女一个富翁之女竟然称呼一个寒士为主人而羞恼

    村外的一片森林里,一场残酷的杀戮正在展开,原本怀着抢夺心态的黄巾贼纷纷红了双眼,竟然将武器伸向了自己的伙伴,但实际上,他们却是看见了无数百姓和美人,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此时不是在欺凌而是在自残

    “哼,还以为有妖师在呢,浪费我的阵法”,美少年再次嗑嗑嗑的喝着自己酿的美酒,一脸的可惜,全然没有看着血流成河的那种震撼和畏惧

    良久,美少年走了进森林,拿出了一条黄巾绑在自己的头上,摸了些灰泥在脸上和身上,再换了件带血的衣服,顿时化身为一个黄巾贼,踉踉跄跄的跑向村子

    “快,快去救首领,那些该死的家伙又来抢我们的战利品”,美少年有气无力说完,当即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

    “杀光那些无耻的家伙”,不用美少年指名道姓,黄巾贼已经很聪明的对号入座,现在仙师张角重出江湖,敢和他们黄巾作对的也只有各路的黄巾自己了

    没有人注意美少年的死活,全都一窝蜂的窜向森林

    “慢慢玩吧”,美少年对着森林方向笑了笑,脱掉带血的衣服,一边掏出刚才趁空打回来的水,洗着脸,一边梳理着头发,风度翩翩的走到了大户面前

    看着原本来报信的家伙竟然死而复生,原本跳出来的家丁顿时吓得跳了回去

    “小玉儿,你再不出来,我就将那些黄巾再带回来罗”,美少年发着依他瘦弱的身体无法发出的大吼,嗑嗑嗑的喝了口酒

    “来来来来,主人我立即就来”,身穿橙色长裙千金小姐此时也没有了淑女风范,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给了美少年幽怨的眼神

    “黄巾就要作乱了,我要去乱世闯闯,你可是我的宝贝小侍女,可要陪着我哦,来,将这些交给你老头,然后说两句我们就去邺城了”,美少年从怀里掏出了接近十厘米的银票,交给了小玉儿,随即往外走去

    “怎么连护身甲都脱下来呢”,小玉儿白了美少年一眼,将银票快速拿了进去

    看着那堆银票,大户脸上有了比刚才看见黄巾更加惊骇的神情,以鄙视的眼神示意的看着其他人,尤其是他的管家,这就是你说的寒士,如果真的这样,这个世界的家族都变了穷鬼了,一个寒士竟然拿着三倍于自己身家的前来求亲

    看着小玉儿离去的身影,管家捧着那堆银票,顿时纳闷了起来,怎么这其中有好几张这么像自己小仓库和镇内的首富家的

    平原太守府前此时绵绵不绝望不到边际的人影,所有人都规规矩矩的围在桌上,准备着参加婚宴

    此时身穿新郎服饰的关羽和张飞正伴在刘备身旁,而赵云却穿起了伴郎服饰

    “各位,刘备非常感谢各位前来参加我二弟三弟的婚礼”,刘备对着嘉宾方向深深地一鞠躬,继续说道“别的不说,让我们今天,不醉无归”

    “好....”现场顿时嚷起了惊天的欢呼声,直看得各路诸侯使者摇头直叹,果然是国中之国,恐怕皇帝来到平原,也不一定能比刘备的话给力

    北方的汉子不喜欢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意思,他们更多的是用行动,对于守护神的婚礼,最好的表达方式,自然是对着战神敬一杯酒,然后大吃大喝,然后大醉一场

    刘备顿时陪伴着关张一桌一桌的去敬酒,当然,敬的只是贵宾桌,因为如果算上外面的百姓桌,天亮也敬不完,这一场婚宴可是有了数十万人的参与

    “洛阳才子,好久没见”,同一桌上,吕布对着赵云敬了杯酒,笑道,实话说,吕布和关羽一样,有着武者的狂傲,抬头看你一眼已经是十分给面子了,对你笑了,那是当你是朋友

    不得不说,当年赵云和他还有貂蝉三战张角之后悄然离去,成就了他九原战神的威名,他还是挺感激的,加上他也想和赵云再次较量下,看看自己三年来的进步

    “温候上次一别也三年了,九原战神之名响遍天下威震四方,令异族闻风而逃,子龙惭愧啊”,赵云也还了杯酒,赞道

    不得不说,这几年吕布还真的混得不错

    “区区异族何足挂齿,我中原地大物博,人才辈出,奉先可是很期待和子龙你的较量呢”,吕布笑意越发灿烂,能在身份地位能够和自己媲美,能力和自己各有千秋的人嘴里赞自己,那可是件了不得事情,赵云是皇帝亲封的洛阳才子,又是幽州家喻户晓的幽州战神,还是平原王的爱将,文武双全,正和他一样

    “那子龙就在今天大喜之日,借花献佛在酒场上和温候大战三百个回合了”,赵云笑了笑,给吕布倒满了酒,敬道

    “好,不醉无归”,吕布哈哈一笑,豪迈的说道

    另一桌上,蔡嫣,化妆后的蔡琰易姬,和关银屏正在争吵着

    “香凝啊,我跟你说,你别看小凤凰关银屏平时很神气啊,其实啊,她说话从来都不算话的,我跟你说啊”,蔡琰对着易姬大声的鄙视了番后,然后凑到了易姬耳边,低喃着

    关银屏顿时脸上一阵红一阵黑的,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千古小气包,自己不过说了句她丑而已,竟然千方百计的算计自己,还四处乱说

    “蔡文姬,我的千古小气包,姐.姐,我河东小凤凰关银屏又岂会说话不算话,只是这仇,我记下了,你也给我记着,别让我找到机会”,关银屏恶狠狠的盯着蔡琰,咬牙切齿的说道,说完还瞪着易姬“还有,笨丫头,你再跟着我姐..姐来捣乱,我就向我师兄为你申请加入我的骑兵团,看你怎么说”

    蔡琰顿时一副我才是大姐,你有本事放马过来的样子,还对着关银屏勾了勾食指

    易姬一听那笨丫头三个字顿时火冒三丈,但也只是怒瞪了眼,并没有说话,易姬也感觉自己的弱点给关银屏给抓住了,要是她向赵云提议,赵云问起,自己绝不会拒绝的,那样军旅生活不但会熬坏自己,最重要的是,会将自己晒黑,想起英勇无敌的飞哥,易姬一阵恶寒,要是自己像飞哥那么黑,那还怎么混啊

    当刘备陪关张敬完酒,齐声大吼对着门外敬酒后,刚回到桌上坐下,却发现脸色有点绯红的关银屏走向了讲话桌

    刘备和张飞都将眼神从关羽到赵云身上询问

    关羽默然摇了摇头,赵云则是尴尬的指了指蔡琰的方向

    蔡家小妹的本事他们当然知晓,也不敢阻拦,因为这完全是文武双全版的小貂蝉

    众人看着,一个身穿黑衣的娇俏丫头脸色从羞涩到腼腆到坚决,默然的走向讲话台,不少人都掩嘴笑了起来

    荆州刘表的副特使好奇的对着身边的平原富商问道“这位老爷,那位是谁呢,怎么大家都很高心似的”

    “哈哈,特使大人,那位可是我们平原的宝贝,她最喜欢的做的事情就是和我们侯爷唱反调,而我们侯爷总是拿她没办法”,富商想起关银屏平时的表现,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

    “跟关侯爷作对”,荆州特使顿时吞了吞口水,本身有点武艺的他又怎会不知道关羽的恐怖,半个月来,关羽在他面前斩杀的水妖就不是十个手指头可以数的完,而那些都是可以直接秒杀自己的妖兽

    几乎所有的特使都在打听关银屏的消息,所有人平原人都在含笑期待着,这位平原小凤凰会给他们带什么快乐

    关银屏一上到台,在大厅上扫了一圈后,大声说道,“今天关老头娶媳妇,我为他唱一首歌,希望他和妻子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关银屏刚说完,脸上不由的微微抽搐了下,因为在她眼中无耻至极的蔡琰已经静静地坐在她身后,还抚起了琴,看样子是要给她伴奏

    算你狠,关银屏狠狠地对着蔡琰瞪了瞪眼

    没办法,谁叫我是千古小气包呢,蔡琰满脸笑容,对着关银屏同样以眼神会意

    “情人的眼中...天下浪子不独你一人....”,浓浓的哀伤从关银屏的俏脸不时闪现,传神的表现出了一个女人花心丈夫的无奈,对家庭的渴望

    “乒乒乓乓”,基本上是同一时间,所有人都被美妙的琴声和动人的歌声所陶醉,手里的筷子调羹都掉在了地上,不少人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歌是好歌,但现在唱这样的歌似乎不是很好吧

    “噗”,正在品茶的江东第一神童一听这歌声,嘴里的茶顿时喷到了小乔的脸上

    小乔顿时羞红了脸,说道“公瑾,虽然爹爹说男孩喜欢女孩是相互换口水的,但这么多人面前你别这样,我不好还给你”

    大乔急忙捂住自己小妹的嘴,满脸尴尬的对着全桌陷入石化中的平原官员说道“各位,原谅舍妹的年少,别见怪”

    “公瑾,为什么喜欢就要换口水啊”,江东小霸王孙伯符也被小乔的话给惊住了,什么时候开始吐口水这么没礼貌的事情还变成了喜欢的人才做的事情,难道恋爱的人都不正常么

    “呃,这个,以后让大乔给你解释下,我们还是听歌,听歌”,周瑜这时也尴尬不已,急忙拉着孙策看着前方的关银屏,说道

    伤感的情怀笼罩了整个大厅,但很显然,这首在南方惊天动地的歌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增加了些不算很和谐气氛而已

    在座的都是平原富商官员和各方特使,平原自三年前开始就和悲伤脱了节,而且普遍文化不算高的他们并不懂这首歌代表的涵义,而各方特使无不是机警果然才能坐上这个位置,也不会多嘴太多

    文化水平还可以理解这首歌的刘备夫妇顿时有点尴尬,但看着沉默的关羽和一脸茫然的一众人,也放下了自己尴尬,毕竟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你说是好事也没有人会说它是坏事

    关羽猛地站了起来,手里一个装满烈酒的大碗突然飞向关银屏,同时一只手也拿起一个大碗

    关银屏一唱完这首超级不想在这里唱的歌后,就看着关羽,静静的看着关羽,见关羽飞来了一个大碗,她随手就接了下来

    “好,好精纯的内力”,吕布看着那飞行过程中一点都没滴下的酒,看着那不过豆蔻年华的关银屏也能随手接住酒碗而一点也不滴下,顿时为两人对内力的掌控所赞叹

    “侯爷威武”“二将军威武”“侯爷威武”“二将军威武”......

    歌他们是不会怎么听,但吕布的赞叹却是他们所认同的,众人的高兴气氛顿时陷入了高潮

    但关银屏和关羽却并没有为周围的情绪所感染,两人彼此对望,关羽给了关银屏一个歉意的眼神还有一个坚定地眼神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关银屏原本带着歉意的双眸顿时焕发出了光彩,那是欢喜的光彩,原本不会喝酒的将那杯的她,将那杯酒一饮而尽,此举更是引起了全场的欢呼

    “各位,我小侄女的表演结束了,今天是俺老张大婚,我也不能太吝啬,我酒庄里有二十瓶我亲自用内力催化的美酒,就醇度而言不下于我们平原美酒的百年纯酿,今天我们这里就举行拼酒大会,喝得最多的十个勇士,就每人两瓶,我和二哥是新郎,就不参与了,你们说好不好”,张飞提起一个大酒坛,站了起来,大声吆喝说道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这下,更是整个宴会绵绵不绝的宾客都轰动了起来

    天下最好的酒在哪里,在平原,平原最好的酒在哪里,在酒神张飞的酒庄里,这已经是天下共识,平原的酒香醇多效,本身在外已经是奢侈品,但从张飞酒庄流出的更是寥寥无几,张飞亲自用内力催化的,这意义可就非同凡响了,更何况是百年纯酿,别说是喝,就算是卖出去,也不下千金,更何况是用来炫耀,那绝对是,像在战场上骑着赤兔带着倚天的感觉

    “那还等什么,拿起你们的酒碗,打出我们平原的威风”,张飞咆哮的声音震天动地,但却是没有人会觉得厌恶

    “太守大人你不会参加吧”,一个平原富商忽然问道

    “二弟三弟的大婚,我当然不能不喝,各位不妨放马过来,今夜我们不醉无归”,刘备哈哈一笑,往昔的儒雅变成了现今的豪迈,嘹亮的声音顿时响遍了整个宴会会场

    “啊,不是吧”“啊,不是吧”“啊,不是吧”“啊,不是吧”.....

    几近所有的人都发出了悲鸣

    “那不许子龙将军也参加”

    “就是,而且太守大人赢了也不许要拿酒”

    “对啊,这才算公平”

    各方特使顿时愕然,敢跟太守谈条件,还闲置这,限制那,这些家伙嫌命长了

    “好,我和子龙都不拿酒,各位可以放心了吧”,刘备哈哈一笑,顿时挥了挥手,众人顿时腾开了一个巨大的空地,百姓们各自畅饮,空地上刘备,吕布,孙策,张郃,公孙范,洛阳,雍凉二州等几个使者共聚一桌

    关张赵云和甘倩,关银屏,蔡琰姐妹和夏侯兰坐在旁边的桌子边

    许多酒坛被一一拿了上来

    刘备顿时作为主人,站了起来,指着吕布介绍道“各位,备非常高兴各位参与我二弟三弟的婚礼,这次比赛纯属嬉戏,无论输赢,我都会为各位赠送美酒,虽然我府中的美酒没有三弟的那么好,但也不算很差,而且我还会送各位一些府中的白菜,各位切莫客气”

    众人原本有点争强好胜的心也慢慢被削平了下来

    酒场如战场,英雄输人不输脸,在场的代表的是一方势力,当然不能因为小事而伤了和气

    “趁酒还没有上来,我跟各位介绍下彼此,这位是洛阳皇宫内力抗鬼师张角,拯救了陛下的九原战神,吕布吕奉先,吕将军更是在一年内深入草原十数次,斩杀草原上最强大的民族匈奴一族数万勇士,令并州地界没有一丝异族身影,实在是我等的楷模,吕将军,我敬你一杯”,刘备如数家珍般的讲出了吕布的威水史,只听得吕布心花怒放,急忙站了起来,连说不敢

    “这位是河北神兵团的八大精英之一张郃张儁乂将军,张将军不仅勇力过人以一敌百而不败,更是练兵奇才曾以仓促间组成一千官兵剿杀了装备精良的五千盗贼,在冀州和青州交界更是以三千步卒歼灭了一万黄巾贼,连带的还有十数个实力不凡的妖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敬你一杯”,刘备也对着冷漠的张郃敬了杯酒,张郃急忙还礼,连说谬赞了

    “这位可是名震江东的江东小霸王孙伯符,十三岁就已经能够斩杀水妖,更是为我天朝南方的安定不懈的努力,杀敌无数,在前些日子在青州内更是以数十骑击败了三千多盗贼而无一伤亡,实在是智勇双全,伯符,你父亲是英雄,你也是英雄,我敬你一杯”,刘备对着孙策敬了杯,感慨的说道

    见众人都在看着自己,这里可是汇聚着北方的许多精英,孙策也不由得腼腆一笑,敬酒还礼

    ....

    拼酒大会开始了

    突然,月亮被遮蔽了起来,一个放着白光的身影从天而降,全场都寂静了起来

    那放着白光的竟然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妙龄女子,虽然脸上挂满了冷漠,但却遮蔽不了那倾国倾城的绝世容貌,而更重要的是,这美女竟然坐着一头灵兽,竟然是白玉麒麟

    白玉麒麟,那是速度与攻击同在的高智商灵兽,即使是强大的力量,也不一定能够折服

    能够降伏灵兽的,是怎样的存在

    绝对是实力超凡,魅力惊人的仙家子弟

    因为赵云很少露面,所以没几个人知道晓敏的存在,也因此,已知的所有强者中,也只有神仙才能拥有灵兽

    这是一个仙女,仙女下凡

    几乎在场所有的人都瞬间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

    刚才还在为刘备的称赞而洋洋自得的各路特使顿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娇弱的身躯

    美人难得,能驾驭如此强悍灵兽的美人,那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

    谁能拥有如此的娇娃呢

    是她,竟然是她,还以为这一辈子都见不了她了呢,吕布竭力掩住自己心中的狂喜,但手中那硕大的酒碗却无声的化为粉末

    坐着白玉麒麟的貂蝉悄然无声的落地,有着孤傲双眸的白玉麒麟让周围的百姓自发的为之让道,貂蝉慢慢的走到了张飞和关羽面前,慢慢的,一步一步,但却牵动着在场众人的心

    “快乐”“快乐”,貂蝉手指上的粉色戒指忽然一亮,两个脸盆大小的仙桃顿时出现在了她的小手上,她看了赵云一眼,对着关羽和张飞露出了倾城的一笑,柔声说道

    “谢了”,关羽也露出了笑脸,对着貂蝉笑了笑,接过了仙桃

    杀神关羽为之笑颜,貂蝉的神秘性顿时上升了不少

    不少平原百姓和关羽共处了三年,都没有看见过关羽的笑容

    “哈哈,小貂蝉,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我的,有了你的大桃子和小琰儿的小桃子,我又能酿制仙桃酒了”,张飞接过貂蝉的仙桃,哈哈大笑

    小貂蝉,几乎是一瞬间,貂蝉之名传遍了天下

    拥有灵兽的冰霜女子,令杀神关羽为之笑颜,杀神张飞为之欢舞,貂蝉

    貂蝉,基本上,所有见过貂蝉样子的人都在默念着这个名字,看着献礼后就飘然离开的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