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二章 十年学艺 (一)

正文 第二章 十年学艺 (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当青年,不,应该是赵云醒来,迎面而入的是陌生的脸孔,陌生的环境,在他身边有四个满脸关切的人,其中一对青年男女,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一个俊俏的小男孩,而众人则是聚在一间茅屋中,茅屋很简陋,除了身下的小木床就只剩下一套竹制的桌椅,周围什么都没有.

    查看了下自己的现状后,赵云深吸了口气,笑道“大哥,大嫂,小兰,小娟,你们怎么这样看着我,我好像没病吧”.

    此话一出,四人顿时脸色大变,青年女子满脸绯红,忙低下头,小男孩和小女孩顿时瞪大着眼睛不断的在青年男女身上左右扫视,还不时努嘴点头,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样子,青年男子微微发窘之余脸上满是惊讶,不由得伸手去摸摸赵云的额头.

    “小云,你该不是被刚才的雷声吓傻了吧”,赵云的大哥赵俊脱口而出道.

    “就是,小云还没清醒过来,就爱胡说八道,我先去做饭了,你们继续聊”,赵云称之为大嫂的标致美女樊秀禁不住脸上的红霞,对着赵俊娇嗔了声,转身狼狈逃去.

    赵俊和樊秀虽然真心相爱,共约白头,但毕竟没有正式成亲,汉末的女子对礼法的尊重是不分地域的.

    “我也先去帮你樊秀姐了,你们先聊聊”,樊秀一溜走,小女孩樊娟和小男孩夏侯兰那灼热的目光顿时由赵俊一个人享受,赵俊很快就败北,当即借故逃跑.

    “小云,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樊秀姐和赵俊哥的事村里的人都知道,但他们两个就是有点放不开,现在可好,被你一句大嫂搞定了,本来我还以为你被那声晴空霹雳吓傻了的,没想到反而吓聪明了呢”,夏侯兰拍拍赵云的肩膀,眨着眼睛竖起大拇指夸张道.

    “什么话,我一直都这么聪明,就你这笨眼睛看不到而已,小娟你说是吧”,赵云鄙视了夏侯兰一眼,对着旁边的樊娟笑道.

    “就是,小云哥哥一直都很聪明的”,樊娟当即表示坚决拥护赵云,发动小鸡啄米神功,甜腻腻的声音顿时在房间里旋绕.

    “我早就知道你们是穿同一条裤子的,还别在我面前这这话,看,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夏侯兰打了个冷颤,示意自己手上竖起的疙瘩很是夸张道,“如果你不笨,怎么会说出以武力扫平天下的谬论而引来晴空霹雳呢,还差点将自己吓傻了呢,要我说还是多读点圣贤书,将来进入朝廷才能造福天下”,夏侯兰很是得意的引用了刚才的景象来打压赵云的观点.

    “刚才是我穿”,赵云差点就将自己穿越的事情说了出来,止住口后只能瞪大眼睛以沉默抗议.

    “可是,读圣贤书也阻止不了黑山贼的每月劫掠啊”,被夏侯兰说得满脸通红的樊娟偷偷看了赵云一眼,鼓起勇气反驳道.

    黑山贼是常山一带的强盗,经常到处劫掠,赵云所在的赵家村就是每个月用粮食来换村子的生存的.

    “哼,继续穿你们的同一条裤子吧,我不和你们说了,我族叔明天回来,我要回家做准备了”,夏侯兰顿时哑口无言,撇过头重重的哼了声走出了赵云的房间.

    “小气包,小云哥哥你不要听小兰胡说哦”,被两次说是穿同一条裤子,樊娟心里欢喜和娇羞交集,顿时脸红红的对赵云说道.

    现今的赵云七岁,樊娟六岁,夏侯兰也是七岁但比赵云大几个月,但一向交好的三人总是爱叫哥哥就叫哥哥,不爱叫时就叫昵称的,樊娟有时就叫夏侯兰为小兰,有时就叫小兰哥哥.

    “怕什么小兰说的,我将来还真希望和小娟你穿同一条裤子呢”,赵云来了招大鹏展翅,右手搭到了樊娟的右肩膀上搂住她,轻佻的笑道.

    “小..云哥哥,你不要也像小兰一样爱胡说八道好不好”,樊娟的小脸顿时变得通红,挣脱赵云的拥抱瞪了他一眼狼狈而逃.

    赵云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脸上脸色不断变幻,自己现在应该是七岁,里黄巾作乱还有十年,自己脑海中除了些游戏里的历史知识外几近空白,赵云传授的技能也似乎被一股无形之力给封印住了,将来的人生,还真是无处琢磨......

    找赵俊了解了这里的情况后,第二天,赵云联系樊娟,夏侯兰,做出了个历史性的决定.

    “什么,你要上常山山顶找神仙学艺,小云,你不是没睡醒吧”,夏侯兰一听,顿时吃惊道,樊娟也捂住小嘴,满脸震惊,常山是传说有仙人出没,赵俊以前也在哪里曾受过一位奇人的指点能种植大量粮食来换取了村子在黑山贼的眼皮下生存,但常山地形险要,常山之顶更多是悬崖峭壁,就一个七岁小孩,不为了虎狼才怪了.

    “小云哥哥,我们这么小,怎么能上得了常山山顶呢”,樊娟也满脸担忧的劝道,樊娟姐妹是被赵俊打猎时救回来的,樊娟自三岁起就和赵云一同长大,虽然赵云只有七岁,但樊娟知道,一旦他做了决定,基本上是不会改变的.

    “我已经决定了,我找你们来就是想问问你们的意见,你们如果想去我们就一块溜着去,如果你们不去,就帮我跟大哥说并照顾好他和大嫂,我一定要学好武艺,不让大哥日以继夜努力种植的粮食白白的献给那些可恶的盗贼”,赵云找了个很光明正大的理由,正经道,其实他找樊娟和夏侯兰来还是为了想让两人通知赵俊,毕竟常山之险也不知是不是和自己知道的那样,总不能让两人冒险,而且自己也不会写这里的字,为了避免赵俊为了找自己伤心过度,就拜托樊娟和夏侯兰了.

    “既然小云哥哥你要去,那我也要去”,见劝阻无望,樊娟双手拉住赵云的左手手腕,一脸激动道.

    “你们都去了,我不去那不是很没义气吗,算了,喂老虎就喂老虎吧,反正也没到过老虎的肚子里去过”,夏侯兰震惊过后看着一脸坚决的赵云,也耸耸肩,示意自己没意见.

    呃,弄巧反拙了,赵云脸上冒了条黑线,“那个,你们能不能不去,小娟你长得太美老虎会抓你当老虎夫人的,小兰这么瘦,一定会被老虎当成甘蔗来咬的,所以说你们都是老虎的重点喜爱之选,而我不同,我身强力壮,就算打不过老虎也一定能逃得掉,我答应你们,一旦我找到神仙拜师了,我一定让他也来这里收你们为徒好不好,小娟你就为我写封信给大哥,小兰你就在家等你族叔回来吧,我们分头行动好不好”,赵云当即使出推销精神,一个劲的分析利害.

    “不好,想甩开我们,门都没有”,樊娟和夏侯兰异口同声道.

    经过十几分钟的劝说无效后,赵云,樊娟,夏侯兰当即登上了常山之旅,留下了赵家和夏侯家的两封家书.

    “啊,怎么会这样的,难道老神仙是住地洞的”,无惊无险的到达了常山之顶后,夏侯兰三人发现,常山之顶并没有想要见到的屋子,有的只是一片光秃秃的平台,见状,夏侯兰顿时,哀声叹道.

    赵云和樊娟也面面相觑,本来还侥幸没有遇上猛兽的赵云顿时有点焦急了起来,这里明明就是常山山顶了,怎么没有左慈那个老家伙的洞府的,难道真的像夏侯兰说得,左慈爱好住地洞的.

    三人在诺大的平台上仔细的摸索了遍后,垂头丧气的跌坐在地,大口喘气休息了起来.

    “啊”,樊娟忽然惊叫一声,急忙往后倒退,声音中带着惶恐和畏惧.

    原来樊娟忽然看见一条长于两米的白蛇,蛇头粗约十厘米,通体雪白的身躯上纹着如青草一般的保护色,猩红的蛇头顿时散发出危险的光芒.

    此地处于山顶平台,周围并没有树枝或者石块之类的,不仅是樊娟惊慌了起来,连夏侯兰也只不住颤抖,只有赵云瞥了白蛇一眼,猛地撕扯起上衣来,看见蛇,第一时间当然不是害怕,不然很可能就会死翘翘的.

    白蛇一见樊娟逃开,顿时将目标锁定了拿着麻布上衣的赵云,一个蜷缩,猛地一扑,猩红的大嘴顿时张开了超过一百五十度.

    赵云同样向前一扑,麻布上衣的狠狠的一套顿时将蛇头套住,狠狠地几个缠扭,将白蛇的蛇头锁了起来,但白蛇的惯性冲击依旧将赵云撞飞了出去.

    夏侯兰见状顿时不知从哪里有了勇气,迅速跑到白蛇身边,抓起白蛇的尾巴就往外拉,他要将这条凶兽拉下常山的峭壁下.

    倒地后的赵云也马上爬了起来,跑到了夏侯兰身边帮忙,同时大声喊道,“小娟,你自己小心点”.

    两个七岁的小孩一个拉尾巴一个推小腹,白蛇一边要不断地挣扎出麻布上衣的束缚,一边要挣扎夏侯兰的拉扯,力度顿时分散了开来,在赵云和夏侯兰的满脸冷汗下,白蛇终于被推下了万丈深渊.

    赵云和夏侯兰对视一笑,紧绷的神经顿时松了下来,不断地大口呼吸了起来.

    但两人还没开心过来,樊娟又发出了一声尖叫,不过这声尖叫是带着绝望和不甘的.

    看见赵云和夏侯兰胜利的樊娟在神经微松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处于峭壁边缘,由于紧张而麻痹的双腿顿时动弹不得,而她脚下的那片岩石却不争气,猛地一滑,樊娟顿时掉往万丈深渊.

    “小娟,你可别放手哦,不然事情很难办”,樊娟睁开原本已经紧闭的绝望双眸,却发现自己的小手正被赵云拉着,而赵云也吊在悬崖上,夏侯兰拼命的拉着,而夏侯兰的借力点,不过是一块突起的岩石.

    “小..云哥哥,你..放下我吧,小兰他拉不住我们两个的”,樊娟再看见赵云那熟悉脸孔的一霎那,心里涌起了无尽的喜悦,但看见同样倒吊起来的夏侯兰时,顿时花容失色,哭泣着大声劝道,美眸顿时变得红通通的.

    “小兰,你放手吧,你拉不起我和小娟的,记得帮我孝敬我大哥大嫂”,赵云握紧樊娟的手更加用了用力,猛地拉了一把樊娟,将她抱进怀里,突然地发力顿时让赵云挣脱了夏侯兰,和樊娟掉进了万丈深渊中,赵云的话在山中不断回荡.

    “小云哥哥,你怎么这么傻”,樊娟紧紧的抱着赵云,脸蛋贴近了赵云的胸膛,嘴里喃喃道,两个娇小的身体无视了漫天的罡风.

    还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挂了,赵玉暗暗苦笑道,赵云,如果你在也一定会支持我的吧,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三分天下呢.

    “你们都走了,以后还有谁陪我玩呢”,跌倒在地的夏侯兰茫然的看着深渊的雾气,苦涩的笑了笑,也纵身一跃.

    “啪啪啪啪”,一阵掌声顿时惊醒了六神无主的三人,“年纪轻轻就能如此重情重义,你们有资格当我左慈的徒儿了”.

    痛,非一般的痛,简直就像是从一米高的椅子上掉下来一样,连屁屁都和猴子没什么分别了,赵云睁开双眼当即想道,一睁开双眼,发现景象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哪里还是掀着漫天凌厉罡风的万丈深渊,鸟语花香,满是桃花飞舞,一只只雪白的兔子欢快的跳来跳去,看见三人的到来还友善的献上了几个媚眼,数十棵桃树将中央的一间小屋拥护了起来,仿佛是人间仙境一般,只是一个穿着道袍的猥琐老头在此大煞了风景.

    “小娟你没事吧”,赵云拍了拍惊魂未定的樊娟的脸蛋,紧张道.

    “呃,哦,小云哥哥我没事,啊,这里好美,这就是地狱么,咦,怎么小兰也来了”,醒了过来的樊娟顿时一脸欢喜的看着赵云,无论身在何方,只要有你就好,这是樊娟一直以来的人生宗旨,在赵云关切的目光下樊娟很快败阵,当即左顾右盼了起来,终于发现了周围的美景,还有俊脸微微抽搐无语的看着两人的夏侯兰.

    “我当然来了,你们可好,到哪里都双宿双栖,要我一个人孝敬你们的大哥大嫂,哼,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当然不做”,夏侯兰故意一副生气样子,眼神中却显出了欢喜.

    “既然大家都没事,我们就四处走走吧,这里环境这么漂亮,说不定还真有神仙在这里住了”,赵云牵起樊娟,拍了拍夏侯兰的肩膀,指着周围的桃花说道.

    “嗯”,樊娟和夏侯兰当即答应道.

    旁边的那个猥琐老头左慈仙长顿时进入石化中.

    “你们三个家伙竟敢如此轻视于我,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我左慈是好欺负的”,猥琐老头龇牙咧嘴的怒喝一声,道袍轻飘,无风自动,双手猛抬,正准备释放法术.

    “徒儿拜见师傅”,赵云,夏侯兰,樊娟齐齐跪下,异口同声的唤道.

    三年后

    赵云很兴奋,三年来他的技能被开启了不少,他也快速的领悟了许多,今天是他的超级护卫出场的时候了,他正往着常山外十数里的山峰奔去.

    随着蓝光一闪,两个亮丽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一个是宛如童话般的仙女,精致的脸庞带着一丝和善,涟漪长裙无风自动,一双玉手微微张开,一双玉足凌空飘起,正是女性特殊兵种的超级进化星官,而另一个则是身材火爆,披着性感的暴露铠甲,雪白的肩膀,手腕,大腿都一一清晰可见,手持着一把长枪,胯下一头同样披着战甲的巨狼,巾帼狼骑兵,正式登场.

    “见过主人”,星官和巾帼狼骑兵互相对视了眼,同声唤道,虽然同样在问好,但星官却是彬彬有礼的优雅弯腰,语气温柔,但巾帼狼骑兵却是一划长枪,冰冷冷道.

    “心肝,禁果,你们好,怎么只有你们两个,我现在的实力只能召唤你们两个,还是”,虽然两个特殊兵种的相貌超然,但赵云还是看过了就算,说起了正题,现在的他不过十岁少年,能让这些足以匹敌一流武将的超级兵种叫主人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就别说什么态度问题了.

    心肝,禁果,星官和巾帼狼骑兵首领互相疑惑的对视了眼,也没在意,就当是自己的新名字,星官首领解释道“主人,我叫星儿,是赵云大人手下的一位星官,我在进入战斗状态时能化身为两百个分身,只要不尽数死亡,我都能自我修复,所以主人你的星官部队,只有我,同样,这位是静儿,她和我一样,所以主人你只有两个护卫,同时也有四百部队”.

    “哦,原来是这样,那其他特殊部队也是这样么”,赵云恍然大悟,接着问道.

    “一个强大的存在正快速往这里接近”,静儿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伴随的还有化身为巾帼狼骑兵的两百部队.

    “那是我师傅,你们立即回去休养空间,然后从今天开始每三个月轮值暗中守护我的村子”,赵云丢下话,当即狂奔下山,拿起一块大树干,直接将自己敲昏了.

    左慈一脸疑惑的扛起昏迷的赵云回到常山之顶.

    “三个不肖徒儿,赶快给为师滚过来”,猥琐老头左慈对着自己屋子旁边的三个小茅屋大声吼道.

    “老头子,什么事啊,你自己黑眼圈比鼻子大也不能也害我们得黑眼圈啊”,夏侯兰打着呵欠揉揉朦胧睡眼,没好气的大声道,现在可是只有七点钟啊,平时自己等人练功也是七点零五分,还差五分钟呢.

    赵云和樊娟同样一脸睡意不舍的从被窝中慢慢吞吞的起来,满脸幽怨的看着左慈.

    左慈满脸黑线的看着比三年前高了不少的三个气得他胡子由白变黑的不肖徒儿,三年来,除了赵云和樊娟还会偶尔叫声师傅外,三个家伙都是叫他老头子,气得他变年轻了,但他也从未想过为什么会这样,他将不肖徒儿四个字叫的顺口了,一叫就叫了三年,为了以牙还牙,他的三个不肖徒儿还真是不肖了起来.

    虽然左慈嘴里不说,但他还是对这三个徒弟极为满意的,天赋高,修炼也很努力,最重要的是,三人的本性善良,不用担心会祸害人间,三人中最会顶撞他的就是夏侯兰,基本上除了修炼上他就没当过自己是他的师父,反而像是对自家爷爷一般,赵云就比较木讷,但同样牙尖嘴利,虽然平时不怎么表现出来,樊娟就是典型的贤惠型的,自己说什么她从来都不会反对,自己和夏侯兰吵闹她有时还会帮自己,但前提是不涉及到赵云,一但涉及到赵云,她就会立即倒戈,管你是谁,一想到樊娟的信念为什么是师兄比师傅重要他就迷糊了,怎么这个世上会有这样的女子呢,当然,当了不知多久老处男的他要想明白这个问题需要不少时间.

    三年前的拜师,夏侯兰为大师兄,赵云次之,樊娟为小师妹,夏侯兰选择的是覆灭敌人于瞬间的玄术,学习释放玄术和制作符咒,赵云学的是武技,学的是左慈几位故友的剑术,箭术和百鸟朝凤枪法,樊娟则是学习一套逍遥游身法和星光疗法,三人在学习自身技能之余还要锻炼身体,潜修内力,练习琴棋书画等等,短短的三年,三人让左慈刮目相看,而今天,他想让三人去磨练下.

    “小兰,如果你的嘴皮子能比得上你的玄术的话,为师我早就烧香还神了,比不过小云不说,连小娟都能跟你打成平手,你这个大师兄还好意思么”,左慈使出了杀手锏,他知道夏侯兰最怕的就是他的实力不被自己承认的.

    “哼,小云是近战,就这样打我当然不是对手,要是野外作战,胜负还不一定了,小娟和小云是穿同一条裤子的,要是我烧了她的一根汗毛,小云不砸了我的狗窝才怪了,我们的切磋结果不能算我的实力低”,夏侯兰撇撇嘴反驳道,随即阴阴一笑,“而且啊,如果到外面我打不过人家的时候,我就大声喊我是老头子左慈的大徒弟,说不定还能让别人手下留情了”.

    此话一出,樊娟顿时脸红耳赤,但她也不反驳只是嗔怒的瞪了夏侯兰一眼,随即站到赵云身后,左慈一听此话,顿时满脸黑线,这家伙在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明摆着告诉自己如果自己不教好他,他可就要大大的丢自己的脸了.

    “咳咳,这次我找你们三个来,是让你们去历练一下,免得你们终日如井底之蛙狂妄自大”,左慈变了变脸,顿时严肃道.

    “能打黑山寨么”,赵云当即就问道,夏侯兰也收回了不羁的神色,正经的看着左慈,樊娟也从羞涩中摆脱出来,看着那无所不能的师傅告诉她满意的答案.

    “你们现在的实力打不过黑山寨,黑山寨上有几个修道的道士,不是你们现在能够对付的”,左慈当然知道三人心中的想法,但还是一针见血道.

    “那师傅你呢,你能不能剿灭黑山寨上的山贼”,樊娟满怀期盼的问道,三年来,赵云三人也回过村子几次,见赵俊樊秀每天努力耕作的粮食就这样无偿的上缴给山贼,顿时气愤不已,心里也暗自下决心要为赵俊出口恶气.

    “我当然能,但我不能出手,我们修道之人有自己的规矩,如果我带了头,其他人也会纷纷效仿,天下会乱成一团,要灭黑山寨,只能靠你们,而你们只要修炼几年,就能做到了”,左慈和蔼的对着樊娟点点头,认真道.

    赵云三人眼里顿时迸发出坚定的目光.

    “那老头子还不快说,你想让我们到哪里起历练”,虽然没有了刚才的兴致,但对于自己实力的验证还是极感兴趣的夏侯兰顿时拉着左慈的道袍不断摇晃,急切的问道

    “没耐性的家伙,作为我左慈的徒弟如果只会武力那我可不会让你们下山,免得出去丢我的脸,先猜猜,猜不出来再说”,左慈没有理会夏侯兰的纠缠,抚了抚修长的白胡子,乐呵呵道.

    赵云三人顿时陷入了沉思当中,夏侯兰眼睛不时转转还不时偷偷瞟瞟自己的猥琐师傅和一脸淡然的赵云,樊娟轻咬着嘴唇低着头暗自思索,而赵云则是低头看着地面不时闭上双眼,良久后若有所思的看着屋后.

    “老头子,你就别再卖关子了,小心我烧掉你的胡子”,十分之明了自己师傅性格的夏侯兰顿时恶狠狠道,还开始挽起袖子,一副等下我就揍你的样子.

    “揍我,呵呵,小兰,看来今晚还是要让我的仙兔来给你上上什么是尊师重道的课才行”,左慈同样阴阴一笑,乐呵呵道.

    赵云,樊娟顿时对视了眼,各自打了个冷颤,夏侯兰的恶脸也顿时垮了下来,还带着心有余悸的神色,显然那所谓的仙兔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动人.

    “师傅,你就快说嘛,别让我们着急了好不好,不然等下小兰就要哭出来了”,看着夏侯兰大变的神色,樊娟顿时忍不住轻笑着指着夏侯兰笑道

    哭,夏侯兰脸上顿时冒了条黑线,三年的苦修让原本就他这个坚毅的穷苦孩子变得更加的坚强,他也不曾记得哭是什么样的滋味了

    “小云,看你好像想着什么,不说说你的意见吗”,左慈对着依旧淡然自若看着他们师徒嬉闹的赵云慈爱的说道,在三年来,他对于夏侯兰和樊娟的性格早已摸得一清二楚,毕竟因材施教一向是他铭记的风格,但只有赵云例外,赵云修炼格外刻苦,对衣食吃穿不太讲究,反正就好像樊娟叫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他有心事也会偶尔向众人诉说,但一般时候他也只是充当个听众,静静的倾听着,但令他看不透的是,他会在无意间显现出茫然的神色,透漏出那种不符合他年龄的感慨,仿佛他和众人之间有一堵无形的墙一般,而他无疑就是三师兄妹中默认的军师,领头人

    “师傅应该是想让我们到你屋檐后面的那片黑暗地区里去吧”,赵云听到师傅的询问,也透出了淡淡的神往神色,笑道,对于这第一次历练,他早已心里有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记忆只会一点一滴的揭开

    “哦,说说为什么你会这样想的”,左慈脸上的惊讶和赞许目光一闪而逝,依旧是那般道风岸然的样子,只看得夏侯兰直翻白眼,猥琐永远是猥琐,就连笑起来都不例外

    “我们修炼了三年,实力有多少大家都很清楚,虽然我也自认为比起同年人好上很多,但总有个限度,常山一带最凶狠的就是黑山贼,其他大大小小的强盗也是或多或少和黑山贼有关系,师傅不让我们讨伐黑山贼,但基本上就已经堵住了我们的外出的道路,从师傅藏书里我知道了世界上有许多神奇的东西,例如封印,空间这些我们从未接触过的东西,要以我们的弱小实力历练还要保证安全,我想最有保证的莫过于实在师傅的眼皮底下了,而师傅屋檐后的那片黑暗,和书中记载的封印有些类似,所以我就做出了猜想”,这是个必然的结局,赵云根据那朦胧的记忆和三年所学做出了个结论

    “小云果然是小云,果然不是某个不尊师重道四肢发达的家伙能够比拟的,难怪小娟对你这么死心塌地”,左慈扫了下羞红了脸躲进赵云身后的樊娟和满脸黑线暴怒的夏侯兰,双眼精光一闪,一反常态的对着夏侯兰招手道,“来来来,这次历练意义重大,我只告诉作为大师兄的小兰你一个人,你可要好好照顾师弟和师妹”

    “那当然”,夏侯兰虽然怀疑这个老头子有阴谋,但依旧很是开心的跑了过去,毕竟他最想做到的就是当赵云和樊娟眼中的英雄,心里的保护伞.

    左慈在夏侯兰耳边低喃了几句后,便化作一阵风离开了,留下一脸茫然的夏侯兰.

    “师傅说了什么”,樊娟顿时好奇地问道,毕竟只说给最成熟也最不成熟的夏侯兰听的事情无疑是件令人惊讶的事情.

    “师傅说,不能告诉给别人听”,夏侯兰一脸老实的说道.

    一听这话,赵云忽然暗自偷笑,夏侯兰是从来不会对他们隐瞒的,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就是他被左慈耍了一把,不过他也乐于看伙伴的笑话.

    “是么,小兰,我和小云哥哥在你眼里是别人么”,樊娟俏脸微微变色,不满道.

    “怎么会呢,只是师傅真的说了,不能告诉给别人听”,一见一向温柔贤淑的樊娟发怒,夏侯兰顿时着急的解释道,求救的目光快如闪电的射向赵云,但赵云只是轻哼了声撇过头,一副我也看不起你的样子.

    “那你还不说”,见夏侯兰脸色大变,樊娟的神色微微缓和,嘟起小嘴再次问道.

    “我真没骗你,师傅真的说了,不要告诉给别人听”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师傅真的说了,不要告诉别人听”

    “我再再给你一次机会”

    “师傅真的说了,不要告诉别人听”

    “我再再再给你一次机会”

    “师傅真的说了,不要告诉别人听”

    “砰、砰、砰”,夏侯兰头上顿时多了几个包,只能对着樊娟气恼离开的身影干瞪眼.

    “你被师傅耍了”,赵云也几个跳跃离开,留下让夏侯兰暴跳如雷的话.

    “可恶的小云,可恶的老头子,你们给我记住”,夏侯兰对着苍天怒吼一声,猛踏着大地离开.

    嫦娥是不是一个悲情人物已经无从去追溯了,因为她离后人已经太过遥远了,但无疑随着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玉兔成了纯洁无暇,温顺可爱的存在,但在赵云和夏侯兰眼里,左慈养的一群仙兔无异于一群恶魔,不过是抢了它们的一根胡萝卜,竟然被记恨了三年,还见一次痛扁一次,让多次想到左慈住的房子里捣乱的赵云和夏侯兰均含恨而返,谁也想不到那不足巴掌大的较弱身躯却能爆发出千斤之力.

    一个诺大的洞口前

    看着报复未果一头是包的夏侯兰,赵云强忍住心中的笑意,严肃的拍拍夏侯兰的肩膀“兄弟,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而樊娟已经很没义气的呵呵笑了起来.

    夏侯兰气恼的磨了磨牙,鄙视的扫了赵云一眼,右肩一个旋转甩掉赵云充满善意的手,“去去去,给我到一边去,兄弟,亏你还叫的出口”.

    一阵阴风吹过,三人顿时掀起了鸡皮疙瘩,一股胆寒已经徒然升起.

    “小云哥哥,里面好像有什么很可怕的东西,这里感觉很阴森”,樊娟被那阵阵阴风和阴凉的气息所侵,畏缩的躲进赵云的背后,俏生生道.

    “嗯,我也这样觉得,小云,如果这次你能保护好大师兄我,我就勉强原谅你了”,同样被洞口的气息所摄,夏侯兰很是聪明的选择了躲在赵云背后,毕竟三人中只有赵云选择的是武技,也是他的身体最强悍,这样的认栽算不了什么.

    赵云没有说话,静静的脱下自己的外袍披在樊娟身上,紧紧地握紧了手里的木枪,认真的对着夏侯兰和樊娟点点头,虽然不知道自己还遗忘了什么,但他知道自己一定能撑过去的,三年的汗水绝对不会白流.

    这是一个数十米高的巨大洞窟,周围尽是岩石沙砾,那赤红中泛黑的坚韧显现出一种狰狞的气象,在那微弱的点点烛光中显得分外阴森,配上那阴冷的阴风,说是怪物住的地方一点也不为过.

    行了约莫数百米,前方百米处顿时出现了三个狰狞的身影,那是全身披着厚厚绷带的木乃伊,身高超过两米,一双幽绿的大眼在此时此刻显得外的恐怖,在赵云三人发现了他们不久后,他们也看见了三人的存在,发出了数声怪物般的嘶吼后,大步向三人走来.

    看着那高大恐怖的身影,即使是明知事情发展的赵云也不禁带了点冷颤,就更别说是夏侯兰和樊娟了,尤其是随着木乃伊僵尸的鬼影而来的阴风中的重重腐臭味了.

    木乃伊僵尸的移动速度很慢,慢得可怜,但对于未经世事的十岁小孩来说却是另外一回事,哪怕他们明知道自己的实力比僵尸强.

    赵云竭力平复心中的畏惧,咬了咬牙提起长枪随即冲了上去,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他也怕了,那他们一伙人就已经完了.

    夏侯兰和樊娟惊骇的看着勇敢的赵云,齐齐惊呼出声,却只见他猛地在木乃伊僵尸的面前一蹬地,身体顿时化为一发尖锐的螺旋箭矢,长枪枪头霎那间一分为三,直接洞穿了三个僵尸的咽喉,三个僵尸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地不起化为一堆白布和几点金光银光.

    赵云一击必杀后长枪插地慢慢的平复着心中各种复杂的情绪,这虽然斩杀的是木乃伊僵尸,是怪物,没有鲜血横流血溅四方的场面,但赵云很清楚,刚才那招神雕展翅还只是使了个开头,要是完全施展出来,再对上人,恐怕只会更加狰狞,百鸟朝凤枪法招招都是杀招,而以后自己征战沙场,威震天下也一定要沾上无数鲜血,这仅仅是个前奏而已,自己,能受得了么?

    “小云哥哥你没事吧”,“小云你还好吧”,樊娟和夏侯兰第一时间赶到了赵云身边,一脸关切的问道.

    “没事,这些僵尸虚有其表,防御差得很,别担心”,赵云温柔的对着樊娟点了点头,右手抚在她的秀发上轻声安慰着,随即轻佻的扫了夏侯兰一眼,笑道“唉,小兰啊,我可没事,不知道你有没有被吓得尿裤子呢”.

    “哼,我会尿裤子,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家伙连你也挡不过一招还敢来惹我,接下来的攻击你都别插手,让我来”,夏侯兰顿时被赵云的挑衅狠狠的刺激了,气息顿时如牛一般狠狠地冒着,一把通体湛蓝的木剑顿时狠狠地劈下地面,将接口处凝上一个寒霜,夏侯兰,赵云和樊娟三人使用的木枪木剑都是用坚固度超高的千年灵木制成的,其中赵云的木枪附上了破甲特性,加强了攻击,夏侯兰的附上了能够寒冰,烈焰,剧毒,闪电四大特性,只要夏侯兰的内力能够提上来就能自主随意转化木剑的攻击性,而樊娟的木剑是加持了速度,加快了她的身法和施术速度.

    “小兰你这是浪费内力,是笨蛋才会做的,你好像变笨了哦”,樊娟见状也忍不住吃吃的笑道,“咦,那是什么,好像是金子和银子吧,不过这里怎么会有金子和银子呢”,偶尔的一扫地上,樊娟顿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金子?银子?”,赵云随即低头一看,额,地上好像只有一堆碎布而已,不过夏侯兰此时的手上却是一手金光,一手银光,金银是通用货币,但处于穷乡僻壤的常山小山村银子已经是超高等的存在,金子只存在于传说,而且村中最富的也没几两碎银子,而金银的比例为一两金子=一百两银子=十万枚铜钱,铜钱才是基本的流动货币.

    “哇,原来老头子说的还真是没错,有修行的人都是大财主,连炼制个废物僵尸也用的着金子,银子”,一手抓着个几两重的银子,一手抓住一颗小巧的金块,夏侯兰高兴的手舞足蹈了起来,不仅抓得紧紧的,还不时将金子往嘴里咬,满脸的欢喜.

    看着夏侯兰手里的光芒,赵云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词,打怪捡宝,这是游戏么,这可是现实,这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世界么.

    “让我看看”,樊娟顿时也有了兴趣,不过她并没有要看那充满口水的金子,而是要夏侯兰将一块银子丢在地上,拿起一根小枯枝挑看了起来,说实在的,她也没见过银子,倒是存了些许铜钱,但对于偏远山村的孩童来说,金银和铜钱没什么不同,不过多了些好奇.

    赵云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麻布发呆,想着这个世界和他记忆里的记载,樊娟好奇的挑弄着地上的银子,两人脸上都没有对金银的狂热和欢喜,两人的反应顿时将夏侯兰的狂喜打消了不少,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此中的原因.

    “你们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杀掉僵尸之后会有金子和银子掉出来呢,想的话就好好请教下本大师兄我,要是我心情好,很可能会如你们的愿哦”,夏侯兰顿时一昂下巴,长发潇洒的一甩,得意洋洋道.

    夏侯兰的话顿时吸引住了赵云和樊娟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伸出右手在夏侯兰的面前握拳,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见状,夏侯兰顿时脸色大变,脖子一缩急忙道,“今天本大师兄的心情好的不得了,就破例告诉你们吧”,见两人的拳头缩了回去,夏侯兰老成的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作左慈的招牌动作,神秘的一笑道,“小云,小娟,你们学艺那么久,也应该知道我们学习的不是普通的武技医术,而是传说中的道术,其实我们从老头子的藏书里看到的很多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像那些记载的强大存在,那全都不是传说,在这个世上,分为正邪两道,正道的有强大的神仙,善良的神兽,灵兽,只要有缘遇上他们,就有机会得到他们的帮助,强大自身,拥有强大的坐骑和武器,而同样相对的,也有诡异的妖术师,祈祷师,妖兽和祸害一方的强大盗贼,剿灭他们同样能获得相应的报酬,无论是正道还是邪道,他们的实力都达到了普通人望尘莫及的地步,世俗的金银已经成了随手可得的地步,点石成金不过反手间,而这些强大的存在都会收服一些同样强大的存在,远比平常军队强大的存在,那就是精英部队或者说是特种部队,而像这种实力低下的妖术师就会利用妖术炼制傀儡来守护自己,而炼制的材料往往是一些稀少的东西,例如金银,例如稀少的天材地宝等等”.

    夏侯兰在滔滔不绝的抛着自己的书包,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惊讶,敬佩目光,反而是让樊娟一脸迷糊和赵云一脸沉默,他顿时哑口无言自恋的叹息了声,“天才总是寂寞的”随即对着赵云和樊娟大声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打僵尸会捡到很多金银,我们很快会很有钱,很快能买很多想要的东西”.

    “哦,那我明白了,那小兰你还不把你手里的金子还给小云哥哥,既然打僵尸能有金子,那这些金银是小云哥哥打到的”,樊娟恍然大悟的哦了声,顿时捍卫起了赵云的战利品来.

    “什么,小娟你想在铁公鸡身上拔毛,那可不行”,夏侯兰顿时一副老鹰抓小鸡的架势,两手快速藏到背后,金银化作一道闪光消失,然后两手轻摆,一副我就没有的架势,满脸暧昧道,“其实小娟啊,如果我在战场上能够保护好你不受伤害,小云绝对不介意将他的战利品尽数给我的,对吧,小云”,夏侯兰顿时将战火烧到了赵云身上.

    “嗯,如果你真的能做到,战利品我可以不要”,赵云顿时一脸正经道,在战场上,樊娟担当牧师的角色,虽然她自身也有自保能力,但却情况堪忧,有了夏侯兰的竭力保护,他也可以放心不少,他宁可将战利品双手奉上也不愿夏侯兰为争功而陷自身于危难而樊娟孤立无援,毕竟夏侯兰是个远程攻击的法师,而自己是个近战的战士无法时刻照看后方.

    赵云一出声樊娟顿时狠狠的瞪了夏侯兰一眼,脸上也浮起了淡淡红晕,娇羞道“小云哥哥你别听小兰胡说,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小兰比我还弱呢”.

    “什么,我比你还弱,小云,接下来的战斗你别插手,看我大发神威,哼,老虎不发威小娟都当我是老鼠上身呢”,樊娟的话顿时让夏侯兰有种被火烧屁股的感觉,不禁义愤填膺道.

    依旧是那个阴冷的洞窟,但此时的夏侯兰却已经感受不了冷,而是冷汗直流,他的木剑已经爆发出了耀眼的蓝光,前方上空已经出现了一小片黑雾,蓝色的雨点不断的下坠,将地上那五个狰狞的木乃伊僵尸淋成了落汤鸡,让他们的身上慢慢泛起了寒霜,原本宛如龟速的移动速度直接变成了蜗牛,但却造不成大的伤害,他的冰雨术还学不到家,只是施展出了雨而没有了冰.

    看着越来越近的身影,夏侯兰不禁吞了吞口水,嘴巴已经忍不住想要开始求援了,而不远处的赵云也是手里木枪紧握,樊娟的脸色也挂满了担心.

    “小兰,别玩了,还是我来”,赵云终于忍不住大步向前,低声喝道,但他还没说完,只听见夏侯兰一声暴喝,天上的寒雨顿时化作一把把冰剑急速下降,将五只木乃伊僵尸狠狠地钉回了麻布,而夏侯兰也被最后一只僵尸的大手拍飞,惨叫一声倒地不起.

    见状,赵云急忙奔向夏侯兰,樊娟也手忙脚乱的木剑一挥,一团绿光飞向了夏侯兰,夏侯兰在绿光的笼罩下外伤尽愈,拍拍身上的灰尘,顿时笑哈哈道,“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小小的僵尸又怎么回事你们夏侯大哥的对手呢”.

    赵云和樊娟对视了眼,均头冒黑线.

    接下来赵云三人陆续遇到了零零散散的僵尸队伍,遇上大部队时三人毫不迟疑的选择了退却,在短短的七天里,三人均发现自己的技能熟练了许多,精进了许多,此时,问题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