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三)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四章袁绍的崛起(三)

    离关羽和张飞的大喜之日也没几天了,而且离过年也不到十天,187年很快就要变成历史了,但却是还没有赵云的消息

    平原,刘关张共聚一堂,脸色凝重,刘备双拳紧握,望着远处愣愣出神,关羽神情冷漠,往着桌上的南皮地图一动不动的,张飞欲言又止,来来回回的在大厅里走动

    “没办法了,只能让我和二哥一起去南皮了,再等下去也没用了”,尽管已经给朝廷上了奏,但却还没有回答,张飞顿时望着刘备,焦急地说道

    “三弟抚心自问,若论其生存能力,你和子龙孰劣孰优”,刘备深吸了口气,缓缓地吐出,说道

    “自然是子龙要比我强,子龙天文地理医卜星象样样精通,加上有晓敏相助,上天入地当然无所不能,额”,张飞说着也不由的沉默了开来,连赵云都无法回来,那他们两个去的话或许结果也相差无几

    “二弟三弟,你带着我们的城防军和近卫兵团一同上南皮,务必要将子龙带回来,我们都欠他太多了,虽然兄弟之间不必言谢,但兄弟有难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刘备想了想,还是决定道

    “大哥,不可”,关羽和张飞几乎是同时说道

    “大哥,现在城中有着天下各诸侯的使者,要是出了事,平原危已,而且大哥身边岂能无人”,关羽急忙阻止道

    “无妨,城里也是因为有着天下诸侯的使者在,无人敢放肆,没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来犯的”,刘备无所谓的摆摆手,说道

    “大哥,那些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人,要是知道我们都不在这里一定会捣乱的”,张飞也连忙劝阻道

    “云长和翼德说得对,天下宾客在此,新郎岂能欠缺,而且平原军大举出发,很容易惹人非议,这趟南皮,还是由我去”,夏侯兰那玩世不恭的俊脸顿时出现在了刘备三人眼里

    “原来是夏侯将军,备深感抱歉,打搅了夏侯将军”,刘备脸色变回了正常,带了点歉意说道

    关羽张飞也和夏侯兰打了招呼

    “哼,你们是小云的兄弟,我也是小云的兄弟,难道在你们眼里,就只有立下盟誓的才能共患难么”,见对方一个夏侯将军两个夏侯将军的称呼,夏侯兰顿时火冒三丈,冷声哼道

    刘关张顿时两两对视,均发现自己兄弟眼中都有了些歉意,赵云和夏侯兰自幼情同兄弟他们都知道,但夏侯兰那是陈留的人,虽然和陈留不是什么敌对关系,但抱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地方思想,他们还是对夏侯兰非常客气,但却没想到对方如此重情

    “夏侯大哥,翼德给你赔礼了”,张飞顿时改了口,说道

    “小兰,你是子龙的兄弟,也是我关云长的兄弟”,关羽伸出了大手,说道

    “好兄弟”,夏侯兰脸上顿时挂上了笑容,和关羽击掌为誓,说道

    “小兰,原谅为兄的过错,平原是子龙的家,也是你的家,欢迎你随时回来”,刘备笑着对着夏侯兰点了点头

    四人顿时开始说着当今的形式,夏侯兰也和刘备共享了关于黄巾的情报

    最后,夏侯兰还是决定自己亲赴南皮,刘关张镇守平原

    洛阳皇宫里,正在开着朝会的灵帝听着前沿的三份急报,袁绍,曹操,刘备都宣称南皮有大量的黄巾余孽,正阴沉着脸,准备大骂下南皮冀州负责人的推荐者,但却忽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竟然在瞬间轰然倒地,他想不到这竟然是他人生当中最后一次早朝了

    现场文武百官顿时一阵混乱

    十数名御医脸色苍白的跪在灵帝的寝室外,无数文武百官焦急地站在外面,不时看看听听亲室内的情况,不时焦急的问着御医们

    暴病,这个历史性的名词竟然从御医们的口中说了出来,暴病和暴毙意思很相近,就是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和不知道怎么挂的

    堂堂御医,竟然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不被鄙视才怪呢

    在这头后宫皇后太后妃子东西南北宫哭得死去活来,御医太监忙得团团转,四处找着传奇配方,寻找着民间奇人,那头,文武百官相聚一堂,双方正在打着口水仗

    “各位,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昏迷了,我们除了要四处寻找奇人妙方,还要以国事为重,我建议让太子暂时登基,处理政事”,何进一脸悲痛的对着文武百官说道

    何进此举一出,他麾下的将领文臣当然纷纷赞同,就连中立的一派也无可非议的赞同,只有宦官一系还在沉默中,很显然,少帝虽然今年已经十四岁了,但自由被宠坏的他除了吃喝玩乐,其他都是皇后说了算,少帝一登基也表明他们的末日也不远了

    沉默了良久,就连何进和中立大臣也认为宦官们会屈服时,张让站了出来说话,他的双眸蹦出了锋芒,“各位,虽然太子聪颖过人,但毕竟年幼,暂时登基那是势在必行,但我们觉得让皇后和太后共同辅政方为上策”

    这,一众大臣顿时沉默了开来,自高祖以来,谁不知道后宫卷入朝政必定是一团糟的,但现在谁敢说不呢,要知道,皇后的哥哥可是天下兵马大元帅呢

    “张侯爷果然高见”,何进嘴角微微上扬,冷冷的看着张让笑道

    双后辅政的消息一传出,让原本就浑浊的洛阳变得更加的浑浊

    十常侍带着大量的女人喜爱的宝物纷纷跪在了皇后何姬的寝室里,说着暗示着以前的提携,帮其整治后宫的功德,现在何进的逼害等等

    “你们放心,你们对我的好我记得的,我不会让大哥伤害你们的”,何姬点了点头,貌似淡淡的扫过了那批珠宝,一脸正气的说道,其实她心里还是不想十常侍挂掉的,虽然她不认为她大哥会害她,也不是个十分有良心的女人,但十常侍提携她当妃子在前,赠送生子秘方,帮忙毒杀王美人,压制诸多妃子在前,在灵帝不举时候赠送美男在后,抚心自问,这样的仆从也算是尽心尽力了,就算不看在珠宝的份上,她也会帮一帮忙,毕竟如果张让等人挂掉,再培养一批如此会做的奴仆就难了

    但她想不到的是,十常侍前脚来了这里,后脚就窜入了董太后的寝室里,说着同样哀求的话,不过不同的是,他们说着的话全都是为董太后好的话,自己多年为灵帝辛勤的付出,但那何屠夫就是要逼害他们,何家如何势力庞大,危及刘氏江山,如何一手遮天,淫乱后宫,你董太后如果再不出面,那就天下危已诸类的话,直听得董太后满脸愤怒,沉默不已

    十常侍刚刚买完双重保险,随即就聚在一堂,趁着双后斗争的时间里,想出除掉何进的方法

    何进身为大将军,掌管天下兵马大权,在洛阳也有着重兵,刺杀毒杀一点把握也没有,一不小心还会被其反噬

    第二天,两个怪异的身影来到了洛阳,一个中年儒士,一个壮年胖子,两人身上都披着华丽的衣服

    “谁让你们私自进京的”,化妆后的张让在一家小客栈里,对着两个大汉低声骂道

    “特来为侯爷解忧”,大胖子哈哈一笑,肆无忌惮的说道

    “解忧,你不压制西凉马家,私自进京能为我接什么忧”,张让心中一喜,但还是冷着脸看着大胖子

    “这是我好女婿给侯爷制定的计策,想必能为侯爷解忧”,大胖子一点也没有为张让的语气所动摇,亲切地拍着中年儒士的肩膀,说道

    “哈哈哈,好好好,仲颖麾下果然能人众多,此事若成,我将为你请功,你将有着以假乱真的回报”,张让看了手里的帛书,脸上的忧虑顿时一扫而空,哈哈大笑道

    “谢侯爷,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要回安定了”,大胖子对着张让躬身行礼,恭谨的说道

    “不用这么快,我回宫给你拿长安,潼关函谷关的军力部署图”,张让倒是比大胖子还要焦急,急忙往皇宫走去

    “好女婿你果然是算无遗策,也不枉我们这次白走一趟了,这些宦官对我还真的太好了”,一听到灵帝病危的消息,两人就在手里妖师的帮助下,千里大跨越,第一时间来到洛阳,为的当然是在混乱的洛阳分一杯羹

    “张让对自己的毒药很有自信,他觉得自己能够控制主公,才放任主公的壮大,我们也可以如法炮制,对待何进”,中年儒士并没有很高兴的神情,他的目光淡淡的,不过说的也是,被称为关中第一谋士的他如果因为张让这样智商的人中计而骄傲的话,也实在丢人了点

    “哼,在毒王后人的面前玩毒药,早晚有一天我要他们尝尝每天担心受怕的日子”,大胖子脸上闪现了一丝痛恨,冷笑道

    晚上,大将军府里何进刚吃完饭,正准备和爱妾玩玩,却听见了侍卫的禀报

    “报,大将军,有两位自称来自解忧之地的奇人带着一匹小人从来都没见过汗血宝马求见”,侍卫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心里还说道,不但是这样的汗血宝马从未见过,金子这么多的金主还没见过,每人一个几十两的大金元宝,砸得他们这些天下最高级的侍卫一阵头晕

    从未见过的汗血宝马,何进有点好奇,毕竟自己麾下也有不少汗血宝马,这些侍卫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顿时说道,“让他们去会议厅”然后对着几个爱妾说道“美人,你们都先去洗白白,我随后就来”

    解忧之地,哼哼,我就看你有什么本事如此嚣张,能解我何进的忧

    大厅里,一匹比普通汗血宝马要高出一半的巨大雪马威武的站立着,明明是一匹马,但却有着宛如装甲般的雪白毛发,有着锋利的眼神和睥睨天下的气势,实话说,何进何大将军也没见过如此神骏的神驹,在它的注视礼中,自己竟然还有了一丝畏惧

    “安定太守董卓,安定李儒见过大将军”,大胖子董卓和中年儒士李儒对着何进行礼,而那匹神驹看都没有看何进一眼

    “果然是好胆色,不愧是张让千挑万选的西凉一霸,竟然两个人就敢进入洛阳,孤身来我大将军府,这位不是关中第一谋士狐谋李儒吗,怎地这次如此不智,难道以为我不敢杀你们”,何进顿时冷哼一声,扫着何进和李儒说道

    虽然何进和董卓并没有什么仇恨,但却是注定了的仇人,因为董卓是张让在安定天水一带的关中三辅地区安插的重要棋子,经常到长安一带打秋风,长安可是何进的地盘

    “呵呵,将军要杀我们易如反掌,只是我们可是来自解忧之地,难道将军不想知道我们如何解忧么”,董卓一点也不畏惧何进,大军阀出身的他哪里会畏惧一个区区的何屠夫呢,就连张让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个老不死而已

    “解忧之地,哼”何进眯着眼在董卓和李儒身上不断的上下打量,冷然哼道

    不得不说,眼前这两个也是一时人杰,一点也不害怕自己,何进心里也对董卓的来访很是好奇

    “大将军可知道,张让那只老狐狸已经命令我进攻长安在长安一带造成混乱,让朝廷误以为是黄巾已经在雍州起兵,调离大将军的主力,然后密谋刺杀大将军呢”,董卓好笑的看着何进,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老贼岂敢”,何进豁然站了起来,手中的茶杯猛的破碎在地上,怒目咆哮道

    “没什么敢不敢的,难道大将军和宦官之间,还有讲和的机会么”,李儒一点也没在意何进的激动,缓缓地喝了一杯茶,说道

    “先生既然已经识破了老贼之计,董将军更是不远千里到来,肯定是有办法帮我,刚才恕我无礼了”,李儒的话瞬间让何进明白了过来,自己本来就是和宦官誓不两立的,两者兵戎相见不过时间问题,若事情真的按董卓的话来发展,那自己全心放在剿贼身上,恐怕还真会中了张让的毒手

    “哈哈,大将军言重了,虽然我和张让之间关系也算密切,但良禽择木而栖,宦官再厉害在新皇的时代也注定了灭亡的下场,董卓自然不能坐以待毙,跟着他们一起灭亡,所以不远千里到来,就是为了向大将军投诚,帮助大将军覆灭奸党”,董卓一副我就是小人但我很聪明的样子,得意之余带点嚣张,狂妄之余带点霸气,很是无耻的说道

    “哈哈,仲颖乃是一时豪杰,当然知道天下终归是我何家的天下”,何进脸上也充满得意,只要少帝一登基,他就是国舅,辅政大臣,他们兄妹将包揽天下大权,一个外臣前来投靠,那绝对是件平常的事情

    “那是那是”,董卓和李儒对视了眼,也同样笑着点头

    “那不知道先生和将军有何高见,能够让我迅速平定乱贼呢”,何进对董卓两人的戒心防线之后,对两人顿时很客气,问道

    “其实只要将军挥动手指,皇城内的宦官不过一堆骸骨,我和主公前来也不过报个信,没什么想法”,李儒对着何进神秘的笑了笑,说道

    “先生说笑了,我虽然掌管着天下的兵马,在皇城也拥有绝对的实力,但张让老贼可是掌握着禁军,一旦有事恐怕会危及陛下,而且我出师无名恐怕会招来天下骂名”,何进一脸为难的说道,要是自己能剿灭宦官,那还要你们来哆嗦什么

    “如果大将军不愿出手,那我们也可以代劳,将军还记得陛下早前说过的话么,谁举荐的地方官员犯了事,谁负责弄好,要是我董卓进犯长安乃至攻破潼关直逼函谷关,将军自然可以率领天下大臣逼张让带兵围剿于我,然后将军从后伏击,宦官自然烟消云散,不知将军以为此计如何”,董卓打开了一张地图,指着自己的安定一直到函谷关的地方,说道

    “啊,董卓你想造反,竟然还想要长安等地,你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啊”,何进顿时从李儒和董卓的编织的幻想中醒悟了过来,顿时对着两人咆哮道,右手还搭在了佩剑上,一个劲的警惕着

    “哈哈哈,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没有大风险何来大利益,将军看来我董卓是借着剿灭宦官为借口扩张自己的地盘,有造反的嫌疑,但天下人又怎么不会有像将军那样的想法呢,我董卓那是站到刀尖上跳舞,为的自然是荣华富贵,恕我斗胆问一句,就算我占领了洛阳,以我区区的安定太守,区区的十数万兵马,能不能熬得过整个天下的一个冲锋么”,董卓满脸自嘲的笑了笑,脸上出现了一丝悲愤,那是掏出心肺却为人所猜忌时候的那种无奈和痛苦,随即说道“看似我逼近了京师,但大将军一声令下,百万大军西征长安,汉中益州北伐天水,马腾韩遂南下安定,我董卓又岂能有数月之命,这个反,大将军认为我造得起么”

    “主公,大将军自有平定宦官之计,我等不过外臣,又岂能为中原贵族所认同,我们这次还是来错了,或许我们一心向着朝廷也是种错误”,李儒脸上出现了悲叹,随即跪了下来,说道“李儒上无为主伐谋之计,下无为臣争斗之心,恳请大将军罢免我的职位,让我安心回老家养老”

    董卓也微微一叹,跪了下来说道“仲颖年约半百,仍无法为知己分忧,为朝廷解难,也无颜再见安定父老,请大将军罢免我太守之位,容我归田养老”

    见刚才雄姿英发的两个人失魂落魄的,何进也惊疑不定,他的文化水平不高对于宫廷斗争都帮不上忙,别说是计谋的斗争了

    何进深深的看着两人,随即走了出大厅

    董卓和李儒对视了眼,均看出了对方的笑意,何屠夫,我们吃定你了

    良久,何进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两个小瓶子,对着董卓和李儒说道,“我何进不是什么英雄,我信任的兄弟亲人,靠的是手段,如果你们是真心效忠于我,就吃掉这些”

    李儒和董卓一点都没有犹豫,直接往嘴里塞,还大力的咀嚼了下,神情决然的看着何进

    “好好好,果然是真英雄”,何进顿时大喜过望,顿时亲切的扶着两人起来,说道“这是我家传的秘药,只要你们安心为我做事,每半年我都会为你送去解药,同时我向你们保证,只要我一天掌权,我们同享一天富贵”,见两人将那些肠穿肚烂的毒药像糖果一样的吃,何进顿时对两人推心置腹

    三人顿时对着地图秘斟秘斟着

    “大将军,这匹神驹名为赤兔,是传说中灵兽天马和汗血宝马的后代,赤兔行走如风,其速如电,即使在万军从中也能纵横无伤,卓不才,耗费了数百将士性命将其捕获,但却只能养着它,它始终不认我为主,今天将此神驹献于将军,望将军笑纳”,董卓满脸不舍的看着赤兔,赞个不停,很是唏嘘的神情

    “哈哈哈,那句多谢仲颖了,虽然我不是很喜欢骑马,但也有收集良马的习惯,想必赤兔能在我的牧场过得很好”,何进看着巨大的赤兔,也心中欢喜,顿时说道

    谈论过后,何进亲自送两人出去,并让他们明天再来商量些细节

    “呵呵,屠夫就是屠夫,能玩起什么风浪”,董卓看着远处华丽的大将军府,满脸冷笑道

    “掌权者如此模样,简直是天让主公拥有天下”,李儒同样非常高兴,中原人才济济那是天下的共识,李儒本来也有点担心事情还有点意外的,现在自己的后招还显得多余呢

    “这大将军府也太小了,不知道赤兔过得惯不惯呢”,董卓一语双关的对着李儒说道

    李儒也笑了笑,没有说话

    第二天,张让和董卓商量了下具体的情节,后,便打发董卓迅速离京

    董卓和李儒也来到了大将军府

    “事情就这样说定了,西边就有劳仲颖和先生了,这里回安定千里迢迢,本将军也送你们些宝贝免得你们中途寂寞”,何进给了董卓和李儒一个暧昧而又会意的微笑,顿时说道

    “谢将军,只是卓还有个问题,听闻陛下还有个失踪了的二皇子,需不需要我们代劳寻找下”,董卓做了个横手的姿势,阴冷的说道

    “哈哈,仲颖多虑了,我何进岂是那种会会留祸根的人”,何进哈哈一笑,给了个会意的眼神给董卓,董卓和李儒顿时心中一喜

    洛阳顿时以双后辅政的结果进入了新时代,斗争都几乎明显化,董太后和何皇后玩着后宫心计,何进张让发挥着争分夺秒拉拢势力,下毒刺杀的各种手段,而中立大臣一系还在苦恼着如何让灵帝醒过来,让继位的少帝能够成长起来,所有人都自然而然的忘记了,刘备,曹操,袁绍发来的急报

    银龙逆鳞枪,群龙蔽天,百鸟朝凤枪法,空间禁锢,乃至箭术阵法,赵云在这个不知道时间流逝了多少的结界里不断的尝试,但却很无奈的发现,这些攻击不但没有一点作用,还一一被反弹,让赵云自己也受了不小的伤,但比起天马晓敏来,赵云已经算是幸运了,在全力轰击了两下没效后,晓敏便开始了修炼,不断摸索自己的空间和这个时间结界之间的联系,想要找到空间通道回到空间,但却一次次的昏迷,被自己的强大精神力反噬了回来

    时间阵法,果然是无法从内部攻破的超级阵法

    几乎浑身是伤的赵云努力撑起精神,开始不再使用蛮力破开结界,世上并没有不能破解的人为阵法,这是师傅左慈说过的,在自然面前,人类或许很渺小,但人与人之间,就会有无限的奇迹

    静下心来的赵云开始运转银龙心法,重开被堵塞的经脉,开始以宁静的心去看待,去触摸这个结界

    “不知大哥他们怎么样了”,赵云叹气了声,想道

    奇迹顿时出现了,在赵云前方顿时出现了个

    镜子般的雾团,雾团显示出了一个个让赵云目瞪口呆的场景

    平原里,处处都张贴着红囍,百姓们都欢天喜地的交谈着

    平原王府里,脸上挂满担忧的刘备正细心地用着小铲子拨弄着他的白菜,双手不时颤抖着,脸色憔悴不已,身边同样脸上带着担心,双眼痛惜的看着刘备的甘倩,无精打采的

    忽然有仆从来报,刘备都恍然无闻,甘倩代丈夫挤出了个笑脸,挥退了仆人,才推了推刘备

    刘备闭上双眼深吸了口气,整理了下,精神英朗的走出菜园,留下有点颓然的甘倩

    张飞的酒庄里,仆人们源源不绝的往庄园的凉亭送酒,往昔的青州杀神脸上已经没有了煞气,也没有了该有的新郎的喜气,只是一个劲的闷气喝酒,旁边那柄丈八蛇矛竖在了张飞触手可及的地方,张飞带着朦胧的醉眼,大手多次伸向了丈八蛇矛,但又颓然的退了回来,只能再次磕上

    身边的夏侯涓也没有就要当新娘的羞涩和彷徨,而是坐在张飞旁边,不时唧唧喳喳的说着什么,还抢着张飞的大碗来喝酒,却不时引来张飞的怒目而视,但夏侯涓同样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最后还将张飞的酒碗摔在了地上,一手提着一个大酒坛,要和张飞拼酒

    整个平原也只有夏侯涓敢在张飞有酒意的时候捣乱

    张飞低下头不理她,只是一个劲的喝酒,夏侯涓的捣乱在继续着

    关羽的府中同样摆着酒宴,酒桌上有三个人,关羽,胡定金和关银屏,关羽拥着胡定金入怀,手里拿着酒碗,每喝一杯都要凝视片刻,旁边关银屏焦急的走来走去,不时对着关羽怒吼着什么,但却只能得到关羽的无言漠视,胡定金满脸柔情的看着关羽,虽然没有说话,但双眸中还是闪过着叹息

    虽然一点声音也听不见,但赵云却看得虎目含泪,自己的兄长并没有忘记自己,虽然碍于形势他们不能立即来找自己,但他们还是心系着自己的

    一定要出去,绝对要出去

    茫茫的草原上,一个蓝衣女子挥动着手里的长剑,施展着一种华丽而又致命的剑舞,美丽的青丝随风飘扬,时而负剑跳跃,时而拔地而起,最后长剑竟化作了飞剑,载着她在半空中流动,虽然时间不长,但凌空飞行已经成了指日可待之事

    香汗淋淋的蓝色倩影躺在了辽阔而清爽的草原上,手拿着一把蓝色弯刀,专注而又嘴角轻扬的凝望着,不时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赵云看着,心中的战意也在蓬勃的上升

    同样在一片草原里,一个小巧的帐篷旁边被开拓了一个小巧的花园,花园里有着各种各样的鲜花,许多美丽的蝴蝶和蜜蜂不但驻足于此,还躺在花蕊上舒坦的伸张着自己的身体,活泼的还在花园中不断起舞追逐嬉闹,一个娇弱的紫色倩影蹲坐在花丛中,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花铲,旁边还有许多奇怪的小工具,她正捧着一株小花在轻声说着什么,手中闪着淡淡的蓝光,另一只手则是铲开泥土,将小花种植进去,她的肩上还有着两两依偎蝴蝶,头上还有了个蝴蝶围成的花环

    忽然,花园中一阵纷乱,一只巴掌大闪着蓝光小猫咪正窜了出来,要追逐一只慌忙而逃的蝴蝶,沿途将许多花儿都弄得东倒西歪

    紫衣女子顿时美眸眯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当即打了个口哨,远方顿时响起一声震天的狼嚎,一只巨大的银狼飞快的往着小猫咪的方向扑去

    巨大的银狼王温顺的趴在地上当了紫色倩影的枕头,而紫色倩影的小脚丫则是搁在了一只不断可怜兮兮的叫着的小猫咪身上,小猫咪摆着不同的姿势用着极其凄凉的声音在求饶,但却不敢脱离紫色倩影的小脚丫,小脚丫还不时顽皮地揉弄着小猫咪的额头

    一处森山老林里,一个骑着白玉麒麟的红色倩影正挥舞着小巧的锤子,将一只只妖虎打得屁滚尿流的,然后放任白玉麒麟去追敌,自己静静地躺在树顶上,望着皎洁的月光

    一座小村庄里,一个看似年方二八的少女正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认字,脸上不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苍茫的荒漠中,一个黑衣少女正挥舞着长枪,不断的向前攻击,而她的前面正是一颗平原的特产,巨大的萝卜,只是萝卜上似乎刻字两个字,黑衣少女的枪法凌厉宛如万军冲锋,但却令人诧异的刺不中直径超过二十公分的大萝卜,数百枪无一刺中,香汗淋淋的她跌坐在地上,长枪指着大萝卜嘟起小嘴鼓起香腮不断地说着,还不是脸红红的

    但身后忽然一个健壮的少年飞奔而出,长枪宛如蛟龙一般的直接命中萝卜,直接将萝卜炸裂了开来,少年一脸得意地看着黑衣少女,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

    黑衣少女顿时愣了愣,她的手猛地伸了出去,但却缓缓的收了回来,气愤的扫了少年一眼,突然冲了上去,直接将少年提了起来,一个香蕉球将他踹飞了出去

    一个看似柔弱的白色身影对着前方许多手持兵器的大汉说着什么,她的身后正是一众身穿官服的士兵,白色身影的话并没有起到一丝作用,盗贼们带着凶狠和狰狞的笑容,向着官军扑了过来,厮杀开始

    白色身影轻轻摇了摇头,静止在风中,飘在了半空,不时拨出一丝绿光,绿光所到之处,原本受伤倒地的官军顿时精神奕奕的跳了起来,再度加入了战斗中

    夜里灯光下,白色身影正凝望着房里的一个巨大的立体地图,那是一个围绕着荆州扬州和海外的立体地图,图上山河岛屿都一一标明,港口禁地军势都十分清晰,一条条安全的路线都被标记了起来,白色身影细细的看着,不时将一艘战舰的模型放到了这边,将一个军营的模型放到了那边

    ............

    看着诸多景象,赵云感慨万千,顿时有了强大的自信,有这么多自己在乎的人,自己还能被困死在这里么

    不能,绝对不能

    赵云唤醒了还在沉睡的晓敏,说道“晓敏,再坚持下,小兰快来了,我们内外夹攻,一定能将这个结界打出一个洞来”

    “夏侯小子实力虽然不错,但是不可能能够打破这个阵法的,就算加上那只玉兔也做不到”,天马晓敏此时已经化成了人形,浑身无力的躺在了赵云怀里,听到了赵云的话,微微睁开双眸,但随即闭上

    “一定行的”,赵云捏了捏晓敏的脸颊,坚定地说道

    一个不断闪现的身影在平原往南皮的方向移动着,他的手里握着一柄翠绿色的权杖,肩上还坐着一只打着瞌睡的玉兔

    坚持,小云你一定要坚持住,我来了,我快来到了,夏侯兰一贯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满脸的凝重和罕见的祈祷

    夏侯兰皱眉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原本偌大的南皮此时已经成为了一座只剩下才残破石头的废墟,黄沙飞舞着仿佛是沙漠中的鬼城,一个巨大的光球悬浮在半空,显得格外的诡异

    “大姐,你说小云是不是就在那个光球里”,夏侯兰对着身边的一个绝色女子问道

    “不知道,如果是的话,你就爽了,这是时间阵法,以你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动摇,鬼师张角,果然有些手段”,化为了人形的玉兔撩拨了下自己的刘海,冷哼了声说道,显然玉兔对于弄出了黄巾四处捣乱的张角没有一丝好感

    夏侯兰的脑筋飞快的转了转,快速的在地上布起了阵法,良久,他对着玉兔说道“大姐,这里方圆数十里一个人都没有,小云应该在那个光球里”

    “没用,我教了你这么多东西,难道你就不能记得些有用的么”,玉兔没好气的白了夏侯兰一眼,同样在地上快速布起了阵法,但不同于夏侯兰的猜测模糊景象,而是天上快速形成了镜子,倒影出了一些景象,南皮城的原来景象,张角的进入和其三兄弟的痛哭,南华老仙的进入及张角兄弟对其的尊敬,南华老仙的离去,赵云的到来,双方的激战,南皮城化为废墟前,绵绵不绝的黄巾兵,妖师,妖兽,盗贼等等妖邪倾巢而出

    “小云果然被陷在了光球中”,夏侯兰只感觉眼前一亮,欢喜的说道,但很快冷了下来“那个南翁果然有问题,竟然是张角他们的长辈,而且,这次南皮的黄巾余孽势力也太猛了”

    “管好你自己的事,天下灾难与你何干,还有,那个南翁你小心点,我有种感觉,我们加起来也不是他的一招之敌”,玉兔拍了下夏侯兰的脑袋,眼神示意他说道

    “大姐说得对,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救出小云”,夏侯兰捏碎了一个玉简,在半空中划了几下,随即拿着玄天破邪杖直接轰向了光球

    现在的夏侯兰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夏侯兰,三年来,夏侯兰四处历险,实力大进,修为渐深的他也开始专注于炼丹炼器,虽然还是翠绿色的权杖,但却已经是削铁如泥,惊天动地的神兵

    带着澎湃的力量和闪烁的电光,夏侯兰的全力一击顿时轰到了光球上,夏侯兰自信,就算是一座大山,在这一击之下也绝对被轰平,这招的威力不下于一道雷神术

    “笨”,玉兔半遮住了自己的双眸,轻声说道

    果然,夏侯兰直接被光球的反弹之力弹到了数里之外,直接扎入了泥土中

    晃了晃有点眩晕的脑袋,夏侯兰吐了吐嘴里的黄沙,狼狈的回到了玉兔身边

    “大姐,这个光球我以为使用物理攻击会有点效果呢,时间阵法据说是法术攻击完全反弹呢”,夏侯兰陪着笑脸说道

    “哼,如果你的物理攻击再强十倍,光球还一击即破呢”,玉兔鄙视的看了夏侯兰一眼,伸出小手拂走夏侯兰脸上的黄沙,继续说道“时间阵法是和幻阵一样,最恐怖的阵法之一,如果破阵者和布阵者修为相当,那就不但物理攻击反弹,连法术攻击,精神攻击都反弹,而且这个布阵者修为还要比你高得多”

    “全都反弹,那我怎么攻破这阵法呢”,夏侯兰顿时苦恼了,玉兔大姐绝对不会欺骗他的,夏侯兰再次转动他的脑筋,很快,他就笑了出来,拿出了个玉麒麟,快速的往里面掏东西

    随着夏侯兰的喃喃自语和双手的挥动,地上慢慢形成一个弯月形的巨大坑洞,天际也在慢慢转变,原本的蓝天白云渐渐消失,白天变成了黑夜,随着暮色的降临,一轮弯弯的月亮顿时升上了天际

    这个没用的笨蛋,自己从仙师手中学到了如此多的本领他就只喜欢这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笨阵法

    忙了几近半个时辰,夏侯兰抹了抹眼角的汗水,顿时让玄天破邪杖在自己的左手一划,一道血柱顿时飞向了弯月形坑洞,而坑洞也快速出现了红色的液体,天上的那轮弯月也渐渐变红,一道巨大的红光顿时从天而降

    “小子,你走运了,有这样的兄弟”,光球从外面看不到,但从里面却是能看到外面的一切,晓敏那小巧的身形再次踩在了赵云的肩上,带了点差异的声音说道

    “怎么了,小兰的这个阵法很危险么”,赵云顿时领会到了什么,焦急地问道

    “玉兔一族的秘传阵法,血月,据说在玉兔一族的老巢才有布置,能够燃烧自己的生命力,短时间之内获得极为强大的攻击力,而且攻击能够无视防御属性,但因为得到的力量过于庞大而狂暴,同样的,使用者很容易爆体而亡,而且因为是深陷在血月之中进行攻击的,每一次攻击都需要耗费血灵,当血月中的血灵完全消失,就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被出现在血月中的异时空空洞吞噬掉,二是永远沉睡”,晓敏心中对这个夏侯兰也有了一丝敬佩,说实在的,要是自己也有这样的秘术,能不能为自己族人使用还真是要想很久呢

    “什么”,赵云脸色一变,双拳紧握,就要狠狠的捣向结界

    “应该没什么事,那只玉兔在啊,她应该不会看着那小子去死的”,晓敏急忙拉住差点失控的赵云,急忙说道

    夏侯兰此时已经跳入了血月中,血月的血灵已经满到了他的腹部,天上的血月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淡金色的弯月,皎洁而又明亮

    此时的夏侯兰身体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身体的全部青筋都鼓了起来,双眼变成了恐怖的血红色,手里的玄天破邪杖狠狠地遥天一指,一道淡红色的闪电顿时从天而降,结界出现了一丝晃动,但还是很快抵消了闪电

    “小云,我来了”,夏侯兰发出震天的怒吼,淡红色的闪电不住的轰下,速度越来越快,闪电的体型却是越来越小,但颜色却是越来越深

    片刻后,血月里面的血灵已经消失大半,降下的闪电也变成了红色,而且血灵也开始慢慢的旋转起来,似乎在慢慢地变成一个漩涡,夏侯兰脸上也带了点疲倦

    又一个片刻过去了

    “我才不相信,世上还有不能破解的人为阵法,给我破”,血月中的血灵几乎流尽,那个阴森恐怖的黑暗漩涡已经将夏侯兰的双腿淹没,夏侯兰脸上出现了决然,长啸一声怒喝道,天上顿时将下了一道深红色的闪电,顿时将光球劈在了地上,轰出了个大洞,溅起了漫天灰尘

    但光球似乎就是不愿败在夏侯兰手里,就是不漏一点空隙,让结界中蓄势以待的赵云和晓敏一阵憋屈和无奈,赵云此时的双目也渐渐红了,手里的千年灵木枪因为手中的鲜血而被染得通红

    玉兔叹息了声,顿时化成了原型,跳进了血月中,血月顿时红光闪耀,那个无底漩涡顿时被静止了,夏侯兰看着浑身变得通红的玉兔,感觉到了自己身体正在积蓄力量,顿时停下了攻击,而是慢慢的积蓄

    对于血月,夏侯兰知道的也就是其攻击属性,不知道血月一旦配上玉兔,就能再增加一倍的能力,但代价是玉兔要昏睡,时间被无限期的延长,或许是一天,又或许是一年,又或许是一生

    一道血红色仿佛是在燃烧闪电从天而降,瞬间将时间阵法劈得支离破碎,夏侯兰和玉兔也力歇而倒,“小云,你没事就”,看着抱着自己赵云,夏侯兰说着他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

    平原,赵云家

    负伤归来的赵云也顾不上和兄弟打招呼,直接打发了仆从去通知刘备等人,就拿了些东西,回到了晓敏的空间

    明天已经是关张的婚礼了,但刘关张三兄弟脸上却挂不起笑容,一听到赵云家的来信,顿时感觉到晕头转向的疲倦,就要好好的睡一觉

    这一天是平原历史上的第一次的太守午觉日,也被后人定为过年前必须休息的假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