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一)

正文 第十四章 袁绍的崛起(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四章袁绍的崛起(一)

    恋爱中的人从来都不知道时间的流逝

    夏侯晴每天醒来得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城外的花海,而那里,有着她牵挂的身影

    也从未令她失望,张飞依旧在忙碌的,小心的移植着一盆盆娇艳的鲜花

    两天很快过去了,张飞仍未找到夏侯涓,或者说,张飞并没有去寻找夏侯涓

    刘备的房间里,张飞和赵云,刘备在桌上成三足鼎立

    “翼德,两天了,还没找到弟妹么”,这两天,刘备都在忙着和曹操商量着平原陈留两地的合作方针,并不知道夏侯兄妹玩的游戏

    “大哥放心,那丫头不过是一座小城寨,我马上就能攻下了,不过,就要子龙帮帮忙了”,张飞哈哈一笑,对着赵云和刘备神秘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赵云和刘备对视了眼,刘备有点不太好意思的说道“就这样和曹太守说不会很,额,就是会不会有些”

    而赵云却摇了摇头,没说话,心里感叹着,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

    午后

    “死家伙,臭黑炭,还没有要找我的意思”,夏侯晴一边嘟起小嘴骂骂咧咧,一边往城外走去,但却没想到,当她来到了花海时,却看到了让她火冒三丈却又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的花海竟然不见了

    夏侯晴气急败坏的走上前,侦查情况却发现,这花海并不是被人摧毁的,而是完全被移走的

    夏侯晴顿时纳闷了,是谁有这样的神通,移山填海,除了自己的大哥,还能有谁呢,难道自己的大哥叛变了

    正当夏侯晴准备回去找夏侯兰算账时,她忽然感到了闻到了醉人的花香,那种甜而不腻,嗅之不厌的花香,她不禁深深的吸了几口,却哑然发现,这竟然是她培育的几种变异花种的混合体

    她依稀记得那几种花是有入药作用的,很快,她感觉到了眩晕的感觉,很困,很想睡觉,天旋地转的,在朦胧间,她看到了那个可恶的黑炭头,正对着她嘻嘻直笑呢

    曹操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手里信,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刘备果然是仁主也,为了异性兄弟,竟然不顾王爷的脸面”

    很快,闻讯而来的夏侯兰看着曹操递过来的书信,也忍不住笑了,说道“这张飞还真不像传闻中说的是个莽撞的悍将,对小妹的心思猜得挺准的”

    “那小兰你的意思呢”,曹操看了夏侯兰一眼,说道

    “做好准备,参加婚礼”,夏侯兰耸了耸肩,无奈道

    “小兰,你和子龙是很好的朋友??”,曹操试探性的问道,虽然不相信夏侯兰会背叛自己,但曹操多疑的性格还是让他问出了口

    但夏侯兰并没有察觉到了什么,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心无城府,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和他是从小到大的师兄弟,师从于左慈老头子,我偏重于道术,他偏重于武技,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我的师门一夜之间没有了消息,子龙和我的村子也瞬间不见了,就连我们都失去了往昔的记忆,我觉得一个比我还要强大的许多的敌人已经锁定了我们师门一脉”

    “那你要多加小心了,多请教下南翁,南翁实力高深莫测”,曹操心里顿时放心,也同样有点担心的劝道,连夏侯兰都扛不住的敌人,那绝对强大到他无法匹敌的

    “孟德,恕我直言,这个南翁实力比我还要强悍许多,至少我看不穿他的实力,对他你还是有点戒心的好,毕竟他不是咱们夏侯家的”,虽然没有发觉到这个叫南翁的人的家伙是什么底细,但非我族其心难测,夏侯兰还是好言相劝道

    “嗯,我会注意的”,曹操对着夏侯兰笑了笑,随口答道,但他却心里不以为然,南翁实力超群,就算是要到皇城去当国师也并无不可,对我这样区区一个太守又有何威胁,不过夏侯兰一句咱们夏侯家的,倒是说得曹操心花怒放

    自曹府发出了一道喜讯,平原王的两位义弟于年底举行婚礼,按照路程来论,应该是在刘备回到平原后的一个月左右

    平原王的授衔仪式不能聚太多人避免有人弹劾他们结党营私,但现在是平原王的义弟举行婚礼,而且关羽还是汉寿亭侯,消息要比平原王授衔仪式要震惊得多,快马加鞭收到消息的天下诸侯,已经开始准备礼物,准备加强和平原的合作,甚至偏远的如江东荆州益州雍凉等地的诸侯已经派遣使者,前去平原

    长沙

    年约十四岁孙策和周瑜长得已经和十七八岁的英俊少年相差无几,此时的他们正带着数十骑和江东二乔,赶向了前往平原的道路

    邺城,袁绍满脸严肃的招来了手下的各大谋士

    “各位先生,现在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黄巾的确潜伏在南皮,但并州幽州冀州青州四州的刺史都还没有给我回信,朝廷方面也对我的报告认为是危言耸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真的靠我们邺城渤海两郡之力抗衡百万黄巾和无数妖师妖兽和其他一众势力”,袁绍脸上虽然没有挂着害怕,但言语中却还是留露出了担忧,他已经努力了三年了,真的不愿意功亏一篑

    “主公何须担心,只要三封书信就能让主公的压力一分为三”,沮授抚了抚那薄薄的胡须,一脸的淡定,仿佛无数黄巾不过待宰羔羊

    “曹操,刘备,吕布”,郭图接着说了句,猜道

    “没错,只要指挥得当,曹操刘备吕布三方支援,黄巾就是我们的了”,田丰笑呵呵的在地图上指着,仿佛那不是冀州地图,而是世界地图一般

    “曹操拥兵数万,麾下曹氏四雄都是大将之才,陈留大仙乃一代仙师,吕布麾下五万并州狼骑神勇无敌,匈奴闻之色变,这两者实力虽强,但招来不易,而平原只有那区区的五千步卒,连守城都成问题,有何用处,元皓之言到底何意呢”,袁绍顿时糊涂了,要请曹操吕布帮忙还说得过去,刘备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去求公孙瓒呢

    “主公此言差矣,曹操一心报国,你我皆知,只要将消息一透露,他必定立即屯兵,准备救援,并州狼骑表和心不和,但吕布热衷权势,此等大功绝对不会放过,只要给予他足够的面子和利益,他立即会不按丁原按兵不动坐山观虎斗的旨意,前来救援,而平原或者外援不足,但据我了解,若只是百万黄巾没有其他势力,百万黄巾也不一定能吃得下平原,因为此时的平原是一个拳头而不是一座城池,几乎没有军队能够正面踏平它了,而我们要施展的就是祸水动引之计,派人到南皮鼓吹平原的富庶”,沮授脸上出现得色,仿佛胜利就在眼前,算计道

    “而且只要我们坚守的住城池,将来大反攻时我们就是第一功臣,还可以将南皮乃至整个冀州收入囊中,还能有数十万黄巾百姓,同时还削弱了各方的实力,这其实就是我们的崛起之战”田丰笑着说道

    众人纷纷眼神一亮

    “有了各位先生,本初实在大幸”,袁绍顿时高兴的对着众人行礼,感慨道

    陈留

    曹操看着手里的书信直皱眉,很快的,曹氏四雄,夏侯兰和南翁都来了

    “你们怎么看”,曹操眉头深锁的看着地图上的南皮,接着说道“前些日子在南皮的探子一夜之间全部消失,我还在调动各地探子前去侦查,但现在还在调查当中”

    “防范于未然”,夏侯惇顿时说道

    “一边屯兵一边侦查”,夏侯渊说道

    “你们先处理下,我去南皮侦查下”,夏侯兰想了想,说道

    “这样会不会有危险,南翁,你看呢”,曹操将目光投向了一言不发的南翁

    “主公和兰将军需要到平原参加婚礼,各位将军要镇守陈留,南皮就由老朽走一趟吧,不过恕老朽多嘴说句,将军还是要好好想想,免得当了他人的挡箭牌”,南翁抚了抚那长长的胡子,说道

    曹操和众人心中一凛

    当夏侯晴醒来时候,却发现自己在了一个充斥着醉人酒香的房间,房间的摆设和自己的房间完全一致,但夏侯晴心里确定这绝对不是自己的房间,或者说,这不是自己在陈留的房间,那黑炭头竟然将整个房间搬了过来

    夏侯晴快速整理了下自己,嘟起小嘴脸露怒容的走了出房门

    “夫人,将军在城南打水妖,你也要去看么,需不需要我去叫马车”一个管家模样的老头满脸慈祥的对着夏侯晴说道

    “不需要了,我自己去”,夏侯晴眉头一皱,顿时双手合掌,摆了几个手势,顿时遁下了地面,“还有,我不是你夫人,至少现在不是”

    “遁地”,张府管家顿时被吓退了几步,随即高声说道“原来夫人也是位了不得仙师,你们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别让那些媒人婆再来踩烂咱们的门槛”,几个家丁顿时欢喜的得令离去

    街上,一个农夫模样的青年人和一个富家千金模样的少女正在谈话

    “小红,你还是放弃好了,三哥都已经带了三嫂回来了”青年脸上带了些希冀对着少女说道

    “哎,想不到我勤读农书,努力加入酿酒技术研究所,却还是得不到飞哥的青睐,那个小狐狸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少女满脸的不甘心,想她堂堂一个千金小姐,放弃诗书女工不学,学习酿酒,还是得不到张飞的认同

    “我妹还不是,每天出海打渔晒得像黑炭一般,就是为了三哥的赏识,不然以我家的千亩良田,哪里还需要走这么远啊”,青年也满脸感慨的说道,但他更多的是偷偷看着少女的反应

    “就你那个黑漆漆的妹妹也想泡飞哥,一年前比我还白嫩的时候都不可能,现在更是想都别想”,少女对着青年一脸鄙视道

    “都怪媒人婆胡说八道,又说飞哥喜欢农家姑娘,又说喜欢黑色的皮肤,又说喜欢大嗓门的,还说喜欢酿酒的,还真是害了不少姑娘呢”,青年一脸感慨的说道

    “怪什么怪,想成为平原的三夫人还不想付出点代价啊,哼”,少女把心一横就要离开

    “哎,小红,我们还是别说三哥的事情了,说说你吧,你现在准备怎样,要不要嫁我”,青年打铁趁热的说道

    “嫁你,你家的白菜有我家的多么,你家有良田千亩,我家是经营商店的,你连我家的农产品的数量都比不上你去到我家,我爹不丢你出来才怪呢”,少女嘟起小嘴,埋怨的说道

    “那也没办法啊,你家经营商店,但一百多个家丁全都去了种菜,连你爹也忙着养鱼,我家加起来才四五十人,哪里有你们种的那么多”,青年顿时苦着脸说道

    “哼,那是因为你没心,你听说过王爷种白菜要讲人数的么,大家的技术都一样,王爷的白菜就是比我家的大一半,而你家的比我家的还要小,证明你对我都没有心,更别说是真心了”,少女满脸气愤的说道

    平原在这几一个月来兴起了一股白菜求爱风,男人要向女性求爱,需要种一棵巨大的白菜,比女方所有的农产品都要大,因为刘备说过,种白菜,靠的是真心

    对一棵白菜都那么付出,能不对人真心么

    “小红,你咋能将我和王爷相比呢,我听说王妃都想烧掉他们家的白菜园了”,青年顿时无语了,刘备的白菜能用来作对比的么,那是平原之最啊

    “哼,我家怎么算也是城里的富商,反正你没有大白菜,你就别想进我的门”,少女轻哼了声,说完就走了

    城南的河道上,一个身高三丈,鱼头人身,有着青蛙手脚,凌空飘起的水妖正散发着怪异的吼声,周围许多黑色的液体散发着浓浓的腥味,而水妖身边,一个威猛的大汉正持着一把丈八蛇矛,在咆哮着轰击着

    “三哥加油”“三哥加油”“三哥加油”

    “三爷无敌”“三爷无敌”“三爷无敌”

    大约数十个官兵打扮的城防军正远远地排成方阵,手中的武器不断扬起,大声的呐喊助威

    “你们怎么不上”,夏侯晴来到战场上,却发现和水妖大战的只有她的黑炭头,而几十个城防军,竟然在看着加油,不由的让她皱眉询问道

    “小姑娘怎么到处乱跑”,城防军见有个女孩瞬间出现,先是震惊了下然后方阵迅速挡在她和水妖之间,一个首领般的人疑惑的问道

    “我问你们怎么还不上去帮忙”夏侯晴不怒而威,强大的气势顿时压得众人心中一凛

    “三哥打架不用我们帮忙,而且我们还有重要的任务”,首领吞了吞口水,说道

    “什么任务”,夏侯晴左右望了望,斜眼盯着首领,直看得他发麻

    “报告将军,我们等下要打扫战场,将水妖分类能吃的吃掉,能打造兵器的抬回城里”,下意识的,首领昂首挺胸,满脸正经的说道

    “....”夏侯晴顿时无语了

    战场上瞬息万变,刚才还和张飞有来有往的水妖,很快遍体鳞伤,它愕然发现自己来这个水妖禁地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这个渺小的人类不但直接硬憾了自己的正面攻击,还震得自己手臂发麻,气血上涌,而自己的六七到巨大的地泉攻击,却被他灵敏的躲了过去,现在的情景也就是一句话说完,只有他打自己没自己反击的机会

    智商不低水妖立马就想到了逃跑,毕竟这里离水面也就百多米的距离

    但平原这个水妖禁地又岂是能让水妖来就来,要走就走的,只听得张飞一声巨大的咆哮,水妖竟然有了瞬间的眩晕,然后,一道黑色的龙卷风顿时卷席了自己

    死也要拉几个人类垫底,水妖狠毒的想了想,向着官兵方向冲了过来同时给后路来了个鲸吞地泉

    被黑色龙卷风撕得浑身破烂的水妖本来就不是这些见惯大场面的城防军所畏惧的,只见这些原本是步兵的城防军迅速从怀里抽出了一把小巧的弓弩,直接来了个万箭齐发

    而身后的张飞也被那道巨大的地泉给冲上了天空,心里还纳闷着怎么这次的地泉这么大呢,不是应该是六七道小地泉甚至是十道的么

    “该死的家伙”,夏侯晴拿出一张火龙符,直接烤了过去,眼里充满焦急的看着被冲上了半空的张飞

    城防军顿时大跌眼镜,这个小姑娘竟然是个了不得仙师,那天巨大的火龙完全裹住了水妖,阻断了它前进的道路,而射出的箭矢也被完全烧毁

    但夏侯晴毕竟不是夏侯兰,她的符纸威力还不到夏侯兰一道法术的二分之一,火龙威势十足,但只是烧得水妖怒吼连连,水妖见状,哪里还敢向前冲,直接往水里面钻

    “哪里跑”,张飞大喝一声,直接往水里方向追去

    “黑炭头,追什么啊”,夏侯晴一个遁地,立马来到了张飞身边,急切的骂道,在水里追击水妖,就像水妖上岸找人单挑的情况差不多

    遁地,城防军再次震撼了下

    “哼,还没有那个妖兽能在平原逃得掉呢,快去拿我的船来”,张飞对着那群官兵大声吼道

    没几秒钟,一条大船顿时载着夏侯晴和张飞追了出去

    船上,夏侯晴和张飞又开始了大眼瞪小眼

    “能啊,你这个黑炭头竟然绑了我回来,强抢民女,还真是威风凛凛的平原杀神啊”,夏侯晴知道自己的小把戏玩不起来了,摇身一变,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一脸冷笑的说道

    “舍得变回来了么,我还以为你羡慕妒忌恨这样温柔的脸蛋呢”,张飞同样不甘示弱,话锋直指夏侯涓的心虚之处

    “哼,让我知道了你真对我表姐感兴趣看我怎么收拾你”,夏侯涓自知理亏,也不好在这方面再做争论,只好撇过脸说道

    “小孩子家家的,就爱玩些小把戏,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变其他人来骗我,看我不打得你屁股开花”,情况完全被逆转了过来,现在倒是张飞凶了起来,怒瞪着夏侯涓说道

    被张飞的大眼一瞪,霹雳一闪,夏侯涓顿时陪了个笑脸,凑到了张飞跟前说道,“喂,你怎么知道那不是我表姐,是我啊”

    “你认为我会不知道自己的武器长什么样子么”,张飞也不由得笑了起来,捏着夏侯涓的脸蛋说道

    “就会将我和你的臭兵器相比”,夏侯涓翻了翻白眼,“哦,我想起来了,我表姐去洛阳游学还没回来,该死大哥,下次见到不拿光你的符纸”,夏侯涓顿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顿时气急败坏的说道

    “气什么,我都说了,对我而言,爱人就像顺手的兵器,永远只有一把,我会带着她东征西战,慢慢变老”,张飞起身走进了船舱,拿出了一堆画卷,粗鲁的丢给了她,说道

    “什么东西我不看,我还要说第三个条件呢”,夏侯涓同样将画卷往旁边一丢,揪着张飞的衣领说道

    “狗屁的第三个条件”,张飞将画卷拉了回来,慢慢打开

    第一幅画是在一条大船上,一个浑身湿透的小丫头满脸羞涩的指着一个黝黑大汉

    第二幅那是在陈留太守府中,一个淘气的少女挂在了同样那个黝黑大汉身上,两人脸上都是喜悦的笑容,而旁边四个人两个惊愕,两个尴尬

    第三幅画是在一座美丽的花海里,黝黑大汉在小心翼翼的移植盆栽,淘气的少女正躲在远处的树上,脸上的神情都和当时的情景十分相像

    其他的都是个人自画,有的是黝黑大汉在夕阳下的孤身背影,有的是少女的一颦一笑

    “画得还马马虎虎,将来没钱了还能卖几两银子”,夏侯涓小心翼翼的抚摸着那一张张精湛的画卷,嘟起小嘴说道,但那陶醉而欢笑的神情,小心而细致的动作,却是遮盖不了她此时的心情

    “其实那是很早以前已经画好的,放在船上忘记了拿回去,本来是今天用来擦屁股的”,张飞一脸可惜的样子,眼中却出现了笑意

    “你敢用它们来擦屁股,我下次在你上茅厕的时候来一场流星火雨,让你爽一把”,夏侯涓脸上挂满了笑容,摸着张飞的脸兴奋道

    “....”,张飞顿时陷入石化中,显然想到了他上茅厕的情景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一座阴森的岛屿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是一片血红的大地,微风吹过,一阵浓烈而令人恶心的味道扑鼻而来,岛上到处都散落着白色的骨头,有人类的也有各种动物的

    张飞脸上挂满了兴奋,见这修罗地狱就要提矛往前冲,却被身后皱起眉头的夏侯涓一把拉住了,说道,“黑炭头,你找死啊”

    “怎么了”张飞有点不了解,既然都找到了敌人的老巢,当然是要一马当先的直插中宫

    “这些红色的东西是一种毒草,长时间在这样的地方会让人神志不清,你不想当黑炭头想改行当张疯子啊”,夏侯涓摸了摸自己的戒指,从里面拿出了些符纸,没好气的对着张飞说道

    “毒草,那太好了,子龙就是喜欢用各种各样的妖草来炼丹炼药,我将这些草全都拔回去”,说完,张飞已经开始收拾衣袖,准备大干一场了

    “笨蛋,你以为没有任何药物支持,你能在岛上支持几秒呢”,夏侯涓捏着张飞的脸,一副你是白痴啊的样子

    正当两人在商量要不要运送毒草回去时,岛上忽然出现了水妖的怪啸,随即,无数章鱼竟然从地下冒了出来,瞬间包围住了张飞的小船

    看着密密麻麻那体型有数丈的巨大章鱼,张飞脸上也挂起了凝重,将还满脸不在乎的夏侯涓拉到了身后

    “哼,你以为我会要你保护我么,黑炭头”,夏侯涓一把跳上了张飞的背上,小脑袋凑在了张飞的耳边大声说道,“这次我将我的小仓库一次过掏空,你敢对我不好,我就每天在家里画符,然后放进你穿的衣服里”

    张飞还在愕然夏侯涓的话是,只听见无数恐怖的声音出现了

    “唧..唧..唧”,一只只巨大的火凤凰在以张飞和夏侯涓为中心挥动双翅,巨大的火焰翅膀来回扫荡周围的巨大章鱼,岛上出现了绵绵不绝的紫色龙卷风,狂风呼啸着在岛上来回纵横,天上乌云瞬间密布,无数闪电从天而降,一颗颗巨大的陨石伴随着缓慢而即逝冰雨坠落在了岛上

    身处火海中观看着龙卷风和闪电争鸣,耳边一阵轰鸣中欣赏着寒冰流星雨的下降,此时无声胜有声,此时有声听不见

    张飞和夏侯涓还是开着小船往平原开,但张飞却总是耸动着鼻子,不住的往后看,显然,他很想到后面去,但身上却挂着一个已经睡着了的夏侯涓,而他的身后,正凌空漂浮这无数巨大章鱼,各种各样的鱼类,最重要的是,这些都是挂着醉人烤香的

    看得见,吃不着,张飞觉得最无奈的事情莫过于此

    “哼,叫你绑我回来,叫你得意”,闭上了双眼的夏侯涓的嘴角微微扬起,不由得心里暗暗说道

    当张飞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赵云和关羽都整装待发,刘备和城防军都在准备船只,无数百姓密密麻麻的围在岸边

    “三哥回来了”,“三爷回来了”“三将军果然没事”...........

    不同的声音不断响起,岸边热闹异常

    “都不要吵,我妻子在睡觉呢”,张飞扬了扬手,一登岸就大声咆哮道

    众人顿时静了下来,但夏侯涓却是痛苦的捂住耳朵,脸上挂满了无语,“黑炭头,你认为谁还能在你身边听你咆哮还能睡得着觉”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夏侯涓的声音也几近咆哮,很快,哄笑声传遍了整个海岸

    夏侯涓彪悍之名也名扬了平原

    夜里,平原海岸边开起了野外烧烤,刘备集团的所有人及家眷,无数官员和无数百姓都来了凑热闹,帐篷绵延了上百里,祝贺声,喧闹声,欢笑声旋绕了整整一晚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孙策和周瑜一伙人已经来到了青州境内

    “报告少主,前面的村子出现了一伙盗贼,估计有三千人,都是些头戴黄巾的黄巾贼,但并不是真正的黄巾部队...”,一个满脸坚毅的壮年人对着孙策报道道,孙坚让孙策带了五十骑最精锐的重骑兵前往青州,这些孙坚最为依赖的精锐部队还是最精明的侦察部队,很快,骑兵队长就已经完全给孙策分析出了战场的情况,敌人的数量和战斗力,给出了绕路还是扑灭的建议

    三千步卒,还是有气无势的黄巾贼,江东小霸王孙伯符的眼眸闪现着激昂的神光,沉吟良久,“公瑾,我们要不要吃掉这些黄巾贼,为我长沙在青州扬名下”

    “好啊,好啊,最好又可以打架了”,年幼的小乔反而有了孙氏的遗风,平时最喜欢拿出她的特殊兵种,跟着孙坚孙策到处乱跑,此时的她还不知道三千人有多少,但在她心里,打架是包赢的,有得打当然要狠狠的打

    “妹妹,别乱说,三千人有很多,一个冲锋你和你的兵兵就没有了”,大乔要比小乔懂事的多,而且大乔也是比较安静娴淑,不太喜欢战斗的

    “啊,公瑾,他们要打掉我的兵兵,你快叫你的兵兵出来,我们一起打他们”,小乔顿时像是受惊的兔子,拉着周瑜的手臂顿时嘟起小嘴求救道

    “放心,他们不是你兵兵的对手”,周瑜怜爱的安抚了下小乔,对着孙策说道,“他们的命运由伯符你来决定,你要他们生我就让他们生,你要他们死,我就要他们死”,周瑜的脸上挂满了充分的自信,仿佛那不是在面对三千步卒,而是在面对三十个而已

    “好,既然公瑾如此有信心,那我们就吃掉他们”,孙策顿时露出了自己的那把长枪,满脸兴奋地说道

    周瑜笑了笑,在地上涂涂画画了起来,孙策,骑兵队长一看顿时竖起了大拇指

    “你们这些恶贼,就会欺负百姓,看我不杀你们个片甲不留”,孙策一马当先,长枪拖地,直接纵入了敌营,对着刚洗劫完的盗贼群发起了冲锋

    数十米的距离瞬间而逝,孙策以饿狼扑羊之势杀进了敌营

    这个时代,十四五岁已经是成家立室的时候,而且长得老成的孙策此时已经有了十六七岁的精壮身躯,在长沙打惯水贼破惯水妖的他当然不会畏惧这些小小的盗贼群

    孙策的杀入让盗贼群顿时有了慌乱,他们不是佩服孙策的悍勇,而是担心这只是官军的一个诱饵,但孙策的强悍却是让一众小喽啰心惊不已,一马当先孙策一路杀入,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挡得住他第二枪,就被刺倒在地

    孙策是孙武后人,祖传的霸王枪法本来就是充斥在战场上的绝杀枪法,就连武艺超群的孙坚也不会,而这两辈能够炼成这枪法的也只有孙策而已,盗贼群自然无人是其一合之敌,转眼间,死在孙策手里的盗贼不下百人

    霸王烈枪,孙策双手持枪疾旋,飞射无数锐气,一枪刺出,霸道的斗气尖锋锐不可挡,一道十数米高的骇浪猛然炸起,瞬间,围在他身边的所有盗贼尽数陨落,一招起码又带走了不下百人

    见孙策如此威猛,所有人都不禁心寒,若是普通的盗贼或许会一哄而散,但这并不是一伙普通的盗贼,因为这是敢踏入青州的盗贼,或者说,他们已经被兖州曹操赶得已经没有活路了的盗贼,他们比一般人都狠

    盗贼首领看着孙策,双眸里散发着无尽愤怒的火焰,他原本也有一万多人的手下,被曹操赶了赶本来就只剩下了现在的三千多,还瞬间被干掉了几百,不由让他狂怒了起来,但他毕竟是上位者,他从孙策的枪法可以看得出来,就算自己现在上,也难逃一死,只有等他耗尽了体力再擒杀他

    “他只有一个人,全都给我冲上去杀了他,再拖延下时间,青州杀神来,我们还不够人家一口吃的”,盗贼首领挥舞着手里的大刀,吆喝道

    青州杀神,众喽啰顿时心惊胆寒,他们还在兖州风光的时候,就有不少比他们还要强大的同行因为要进青州进平原而人间蒸发,现在若不是为了小命,他们也不敢冒然踏入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更何况是不要命的盗贼群

    孙策此时还不是巅峰时候,他不像内力储存量多得多的关张,也不像修炼了银龙心法的赵云,很快,他感觉到已经不能再突进了,于是他逃了

    实际上,一个人冲进了三千人的队伍里斩杀了三四百人就算是战死了也是英雄,更何况还只受了些小伤

    杀一人为寇,杀百人为雄,杀九百人为雄中雄

    孙策的奔逃更是给了盗贼首领一个信号,孙策已经不济了,自己该到了反击的时候了

    孙策逃进了一个狭长的峡谷中,峡谷两边都是高约数丈的悬崖,中间只可以容纳两人经过,要是专业的指挥者,还能知道什么时候是穷寇莫追,什么时候是慎防埋伏,但显然,这群盗贼没有这样的指挥者

    “咻咻咻”,刚踏入三分之一峡谷的盗贼群顿时被守在两旁的五十名下马的骑士万箭齐发,顿时四处奔逃,一场箭雨下来,死亡不下千余,而且被打的溃散

    剩下几百人跟着首领一座森林里,但当他们心神未定的时候,森林竟然莫名其妙的燃起了大火,火焰也恰好的将他们包围了起来,冬季森林着火,这绝对不是人为的,一定是上天给的惩罚,士气近无,被恐惧笼罩的盗贼们逃出火海时候已经只有不到百人了,而在火场外,则是有着同样数量的战士在等着他们,二十个舞娘,二十个水兵,二十个巫女,二十个猛兽兵

    第一眼看到巫女和舞娘,还令这些盗贼们认为上天还是没有抛弃他们的,还有些美女来抚慰自己,但很快,猛虎的怒吼很快让他们心神溃散的狂逃

    连武器都几近抓不住了,还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未战先逃,这些盗贼注定了被追杀的命运

    “剿灭了那些兖州黄巾贼的就是你们”,长途奔袭而来的关羽看见虽然梳洗过,但还是带着杀气和血腥的孙策一伙人,顿时问道

    “来者莫非平原汉寿亭侯关于长”,周瑜拱了拱手问道,但身后的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装备,这个人给他们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正是关羽”,关羽点了点头,脸上的冷漠顿时缓和了些,从周瑜的淡定和没有否认可以知道,眼前的这五十多个人就是吃掉了三千多黄巾贼的勇士,而其中竟然还含有女眷

    “长沙孙伯符/周公瑾/大乔/小乔见过侯爷,我等奉家父/孙将军之命,特来为将军祝贺,祝贺将军新婚快乐,百年好合”,孙策周瑜大乔小乔顿时下马,躬身对着关羽行礼,而身后的骑士,也跪地行礼

    青州的关云长,不但是青州的杀神,还是朝廷的侯爷,和孙坚同级

    “果然英雄出少年,江东之虎竟然有如此智勇双全的继承者,长沙之兴旺必定无人可挡”,关羽跳下马背,脸上露出了笑容,对着孙策一伙人说道,“此事我会向大哥如实禀报,给陛下上奏,给尔等记功”

    “谢将军”,孙策和周瑜对视了眼,均发现对方眼里的佩服

    孤身亲来,表明对入侵边境的重视,有扑灭数千黄巾贼有足够的自信,毫不贪婪自己的功劳显出了侯爷的风度和风采,对他们的客气也表现出了平原的一贯亲和风范,平原王果然是奇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