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三章 关张娶亲 (二)

正文 第十三章 关张娶亲 (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三章关张娶亲(二)

    走过一个栽满鲜花的小院子,迎着醉人的芬芳,一间摆设精致的女性闺房内,一个娇弱的身躯,躺在了床上

    房间内设有一整套茶具和一个小书柜,显然,桌上和椅子上都有一层绣了花草的棉垫,床单,蚊帐上都绣着美丽的小鸟,那是一只只戏水的鸳鸯和共舞于天的比翼鸟,而枕头上则是绣着一棵大树,传说中的奇树,夫妻树--连理枝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不求仙神长不老,只盼鸳鸯共一生

    关羽愣在了床边,床上躺着一个娇弱的身躯,惹人怜惜的俏脸此时越发苍白,身上盖着一层红色丝绸被子,被上修了个大大的关字,关字成金黄色

    关羽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他似乎想伸出手去抚摸那熟悉而又陌生的俏脸,但似乎又欠缺着勇气

    良久,他重重的打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怒视着身后的关银屏,拧眉低声喝道“他们竟敢如此对你娘”

    脸色苍白,身形消瘦,这就是很好的对待

    “哼,他们怎么对我娘了,衣食住行样样包揽,三日一汤,五日一宴,无时无刻唯恐引起她的不快,你还想怎么样,难道你还指望一个日夜思念丈夫的女人长得肥肥胖胖啊”,关银屏顿时拧起一模一样的丹凤眉,发出了丝丝冷笑,成熟的完全和那张娃娃俏脸有天壤之别

    关羽顿时回过脸,沉默不语

    赵云再次有点佩服刘备的感觉,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他终于明白,刘备口中非自己陪着关羽来不可的原因了,如果自己不来,关羽父女俩还真可能打起来呢

    “二哥,小侄女,你们都先让一让,我来为二嫂把把脉”,赵云双手搭上了两人的肩膀,示意他们先让一下,赵云的意思很明显,在你老婆,你母亲和你小叔,四弟面前都各让一点,一家人有什么好吵的

    而胡家人在赵云进去之后就齐齐的站在门外不敢进来

    赵云在离胡家小姐一米左右处停了下来,凌空一拨,右手轻轻一翻,胡家小姐的右手顿时躺在了床沿,赵云站在原地,右手僵在空中,仿佛在点击着空白的空气一般

    不一会,赵云说道“小侄女说的没错,二嫂身体健康,只是情绪激动一时昏阙”,赵云点了点自己的人中对着关羽说道

    关羽很快就会意过来,伸手捏了捏胡家小姐的人中,胡家小姐顿时悠悠醒来

    “羽,真的是你么”,看着眼前这个大红脸,胡家小姐胡定金双眼露出了缅怀和痴迷的神色,直接将赵云和关银屏给无视了

    他的脸还是愤怒时候的赤红,记得他曾说过,一年之内不能过度使用内力,不然很容易走火入魔,但为了自己,他还是毫无保留,赤红的脸,他一定被人当怪物看了好多年了

    “对...不起”,关羽神色一动,愣愣的看着那张美眸因为激动而流出的泪花,关羽顿时哑口无言,只能缓缓地吐出那三个字

    “不,是我对不起你,这些年,你还过得好么”,胡定金挣扎着起来,她要摸摸那张曾经为她而消失的脸,泪水止不住的滑下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关银屏已经被赵云提了出去,此时房间只有关羽和胡定金

    挥散了胡家众人,赵云来到了一处池塘边坐下,身后还跟着兴奋的关银屏

    “才子师兄,刚才你那种凌空治病是什么神技,也是师门的绝技么,你教我好不好”,关银屏直接蹲坐在赵云身边,兴奋地指手画脚,说着刚才把脉的经过,满脸的期盼

    “你要叫我小叔,我和你父亲是结拜兄弟,说起你的枪法,你能叫你师傅出来么,我也想看看她的百鸟朝凤枪法”,赵云伸出食指点了点关银屏的俏鼻,示意她坐下别蹲下,说道

    “小叔就小叔,都一个叫,我刚才已经发了消息给师傅,她应该快来了,我师傅她很厉害的,不但枪法超群,而且人长得漂亮,手下还有一队令人闻风丧胆西凉女妖呢,不过你的医术她不会”,说起她的师傅,关银屏同样的眉飞色舞,如果不是三年前遇到了她的师傅,她只是个力大无穷女流氓,根本守护不了自己的母亲

    “我的那套方法是另一个奇人教我的,下次遇见她,我让她教你,你现在的内力修为尚浅,教了你也使用不了”,说着,赵云对她说起了蔡琰的一些神技

    而关银屏也说起了自己三年前到现在的变化,一大一小说的极为愉快

    良久,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急速而来,那是一个浑身黑色劲装的娇小身影,充满着爆发力和诱惑力

    赵云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在草原救下的一个女子顿时笑了笑说道“哦,原来是你,你的伤势没大碍了吧”

    “赵云,你还记得我”,黑衣女子脸上顿时带了些惊喜,一个灿烂的笑容顿时为之绽开

    “不,除了上次相遇,我已经不记得和你以前的事情了,不,应该说,我已经忘记了以前的很多记忆,我的师傅,我的同伴,还有我的爱人,我全都忘记了,既然你认识我,那能不能跟我说说,我以前的事情”,赵云将自己失忆的事情说了下,只听得身边关银屏一晃一晃的

    “师傅,原来你和我小叔是老相好啊”,关银屏很努力地转动自己的脑袋,疑惑憋出一个让赵云和马云鹭都相当尴尬的词语

    马云鹭俏脸一红,说道“小丫头就会乱说话,你小叔是我的救命恩人”,接着,马云鹭也说着尘封了三年的记忆,说着那个她称之为蛇魔之谷的绝地,和常山黑山贼的末日之战

    “原来我小叔这么厉害,果然不愧是天下闻名的洛阳才子”,关银屏顿时眼冒星星,满脸崇拜的看着赵云,然后对着关银屏说道“师傅,我加入平原,当小叔的部下你说好不好”

    “你自己拿主意”,马云鹭笑了笑,说道

    赵云此时还愣在马云鹭所说的那个经历里,现在他已经有很大的把握知道自己的伙伴应该就是陈留大仙夏侯兰,而恋云仙子也有可能是自己的爱人,但为什么,一想起她们自己就会像被束缚住一样,痛入骨髓般的刺痛呢,又是为什么,自己师兄妹会在一夜之间散落天下呢

    见赵云愣愣的,还在皱眉的回忆着以前的事情,马云鹭心头闪过一丝痛心,但她还是带了些庆幸,十几年的感情不是自己一时能够介入的,从头来过或许是一件好事呢

    接着,马云鹭也将赵云从发呆中带了回来,说起了自己的经过,自己一年前离开西凉,向东而来,顿时想起自己在河东还有一个说起来挺滑稽的经历

    三年前,爱好四处游历的马云鹭来到了河东的一处荒野里,遇到了一个背负长枪的老头,老头一看见年轻貌美的马云鹭顿时就眼冒金光,一个劲的劝说马云鹭,“姑娘,我观你骨骼精奇实在是练武的奇才,若你能投我门下,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马云鹭挤出一个笑脸,对着老头齿牙咧嘴了下,然后冷着脸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随即转身离去

    “我乃一代枪神,百鸟朝凤枪法天下无敌,你不拜我为师是你的损失啊”

    “其实我看中你是你的福气啊,多少皇孙贵族求我都还不要呢”

    “哎,现在这个社会徒弟才是老大,师傅反而成了小弟,哪,你将我当神棍没问题,但这枪法希望你好好钻研”,再三劝说无效后,枪神老头只好交给马云鹭一本小本本,颓废的离去,走的时候还说了句让马云鹭爆笑的话,“难道我这个造型还不够魅力,竟然连个女徒弟都找不到”

    浑身破烂,头发像是蓬松的海藻,腰际带着一个大酒葫芦,背负一柄生锈长枪,这样子还有魅力,霉力都差不多了吧,于是马云鹭很快就找到了关银屏,将那本神书交给了她

    “呜呜,原来我是没人要的烂冬瓜”,关银屏顿时嘟起小嘴一脸幽怨的说道

    “不是啊,最多是个小冬瓜而已”,马云鹭顿时笑了出来,说道,但被关银屏的眼神一望,顿时改话,说道“不过,那本枪法我还真的研究过,具有非常强悍的威力,我也借鉴了下”

    “我们四兄弟都还没有子女呢,你回到平原,是我们的小公主呢,哪里是什么冬瓜,你应该对着所有人说,吾乃河东小凤凰关银屏,平原宝贝在此,尔等受死”,赵云一副关羽的口气说道,严肃淡然的赵云搞出了幽默的一面,原本就乐观的关银屏哪里还能维持她的装哭,放怀大笑了起来

    “吾乃河东小凤凰关银屏,银屏在此,赵云受死”,关银屏一跃而起,指着赵云颇有气势的大喝道,但没几秒,她自己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傍晚,胡家为关羽和赵云举行了一场大的宴会

    有了爱情的滋润,一身华丽盛装的胡家小姐显得分外的美丽,楚楚动人的俏脸上挂满了喜悦,柔弱的贴在关羽怀里,而一向冰着脸的关羽,脸色也有了缓和,看在胡家众人眼里也没显得有那么的冰冷

    “贤婿安然回来,金儿也终于放心得下了,让我们为他们祝贺,干杯”,胡家家主满脸喜气洋洋的笑着,站了起来,对着关羽敬酒

    这次宴席有的只是胡家的亲属,见状,其他人都会意的站了起来,热情的敬酒

    这是一杯和头酒,只要喝了,往日的一切不快就能烟消云散,他们也不在担心受怕了

    “哇,娘,你今天好好看哦”关银屏一见母亲的到来,顿时高兴的站了起来,蹦蹦跳跳来到胡定金身边撒娇道

    胡定金俏脸一红,慈爱的抚摸着关银屏的笑脸,在她耳边喃喃细语

    “各位对吾妻之好,我铭记于心,日后若有差遣,刀山火海在所不辞”,关羽举起酒杯扫了众人一眼,当即磕了一大碗酒,对着他们点了点头

    众人顿时放下了心头大石,看着这个脸色异常红润的亲戚,心中的畏惧也下降了不少

    关羽不是个很健谈的人,他很多时候都只是淡淡的点头,但却无法让人无视他的存在

    宴会顿时便很愉快的进行关羽夫妻俩窃窃私语,而河东小恶霸关银屏的师傅和洛阳才子赵云则成了宴会的焦点,被八卦的追问着

    对于这种情况,赵云已经习惯了,在平原,关羽和张飞地位超然,而且忙于军事和治安,所以基本上都没有那个好事者敢打扰他们,包括爱慕他们的姑娘,但不同的是,关羽冷漠难以靠近,而张飞则是雷神下凡无法靠近,也因此,赵云和刘备倒成了平原八卦的主角

    喝了大概半个小时,赵云和关羽都神色一动,马云鹭手里出现了个小小的黑牌

    “哎呦,好温馨的场面,该死的红脸怪,你还敢回河东,还有胡家老不死的,竟然还让我弟妹陪那个红脸怪”,一个年约三十的青年人带着三四百奴仆,嚣张的来到了胡家大院里,周围扫了扫后,顿时将目光锁定在了马云鹭身上,但马云鹭冰冷目光将他吓了回来,看着柔弱的胡定金,他的双眸充满了欲望

    红脸怪,赵云和马云鹭对视了眼,均对来者投以了白痴般的目光

    关羽嘴角微微上扬,冰冷的双眸缓缓地看着青年,吓得青年倒退了十几步,撞到了身后奴仆身上,缓缓说道“秦家的人”

    “我当然是秦家的人,红脸怪,别以为你有三分武艺就可以嚣张,杀弟之仇不共戴天,我堂兄已经和张让张侯爷的亲侄子结拜为兄弟,只要我一声令下,河东太守必定将这里踏平,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秦家老大顿时像天神附身一样,轻蔑地看了关羽一眼,对着胡家家主说道,“胡老头,聪明的就将这个红脸怪赶走,然后将你的这两个女儿送到我府上,不然三天之内,我要你鸡犬不宁”,秦家老大指了指胡定金和马云鹭,脸上充满了色欲

    “你算什么狗东西,竟然到此放肆”,关银屏一跃而起,跳到了胡家院前,冷哼了声骂道

    此时的关银屏身穿一件青色衣裳,身材娇小的她十足一副邻家小辣椒的样子

    “呵呵,小妹妹等不及了,那就现在跟哥哥乐呵乐呵一下也无所谓啊”,自认为已经控制了大势的秦家老大顿时往关银屏身上扫荡着,不时点头评足

    “无耻,狼狼,取我长枪来”,关银屏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当即大喝一声,娇呼省传得老远

    正当秦家一伙人哄笑不已的时候,一声狼嚎顿时让他们的笑容哑然了起来,自认为疏通好关系,再次回来河东就能肆无忌惮的秦家压根没想过要调查一下胡家的近况

    “欧”,随着一声嘹亮的狼嚎,一只比平常灰狼大上两倍的巨狼正叼着一柄长枪,急速跑来

    “妖狼”“妖狼”“妖狼”“妖狼”“妖狼”

    “妖狼,快走啊,少爷,那是妖兽”,一个狗头军师般的奴仆急忙拉着秦家老大的衣袖,就要拉他往回走

    在这个时代,稍微大的动物都会被冠上妖兽的名头,毕竟大的动物普通人类无法抵御,只能靠一些强者来应付

    “哼,就算是妖兽,他们敢动我一根汗毛,我要他们胡家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秦家老大竭力忍住心里的恐惧和内急的冲动,对着胡家老头冷哼了声说道

    “这”,胡家家主顿时为难的看着众人,同样的,众人也只能相互看看,不敢看关羽,在宦官势力如日中天的今时今日,张让这名字要比灵帝响亮得多,张让亲侄子的结拜兄弟的堂弟,多么厉害的名头啊,连一方刺史都要给上三分面子

    “犯我家园者,大小皆诛”,关银屏脸上尽是愤怒之色,她不知道张让是哪根葱,她也不想知道,来犯她家园的,不管大小,都要打

    只见关银屏娇呼一声,随即跳上巨狼的背,长枪顿时握在手里,对着秦家众人发起了冲锋

    巨狼或许没有蔡琰姐妹麾下的银狼王那么强悍,但对上实力比一般士兵都要差上许多的奴仆,还是如过江之龙,毫无顾忌势不可挡

    “比那时候僵尸还要弱,竟然还敢带出来混,中原的家族也太窝囊了”,马云鹭自言自语道,看着关银屏像切菜扫垃圾一般横冲直撞而无一合之敌,她顿时无语了

    就算是在西凉的小家族,出门也带上几个骑兵身披坚甲手持利器,比起这数百奴仆来有用多了,看着关银屏的作战,马云鹭顿时想起了和赵云的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所遇见的僵尸,僵尸虽然速度缓慢,但身体强度远胜于一般人,攻击力更是比普通士兵还要更胜一筹,而且它们没有畏惧死亡之说

    没几个回合,随着关银屏的娇喝,她已经突进了大半个人墙,一百多人被她像是扫地一般,直接扫飞,而刚才还一副天下第一的秦家老大,早已经躲在人群的最后面了

    “都给我上,一个小丫头片子有什么能耐,都给我打,谁后退回去我让你生不如死”,秦家老大脸上出现了狰狞的神色,大声说道,他也不是愚笨之人,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都能干翻他们数百人,他退到最后面的瞬间就已经拉了个奴仆,让他回去报信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重责之下同样有勇夫,只见奴仆们有了远比刚才的悍不畏死,向着关银屏围了上来,手里的剑枪一个劲的往巨狼上招呼

    关银屏的麻烦来了,面对人海攻势,年纪尚幼的她难免不了会有点慌乱,而且还在对方只攻不守的情况下,她或许蛮横惯了,但却从没有杀过人,她不懂得打伤和杀死是两个概念

    片刻后,她被打得节节败退,还呕吐了起来,因为她杀了不少悍不畏死的奴仆,身上都是他们的血,而巨狼见血后兴奋狂暴不已让关银屏仿佛是在玩过山车和蹦极一般

    “没用”,关羽呵护住焦急的娇妻,对着关银屏所在的方向轻轻地道了句,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马云鹭也看出了情况的不妙,她手里的黑牌子顿时丢了出去,二十个身穿青黑色盔甲头盔战靴,手持黑色长弓的女子出现在战场上,这些女子无一例外的双眼血红,脸上尽是冰冷,血红的双眼释放出了嗜血的气息

    “女妖,西凉女妖啊”“西凉女妖啊”“西凉女妖啊”“西凉女妖啊”

    那个狗头军师急忙在秦家老大的耳边低喃了几句,秦家老大脸上出现了惊惧的神色

    西凉女妖,那是从长安以来,一路东行的传奇式妖怪,衣着古怪,神色冰冷嗜血,持有黑色长弓,个个都是神箭手,一旦被其射中,都会变成一滩黑水,让无数人谈妖色变,因为他们也喜欢玩劫富济贫,行侠仗义

    “好好好,胡家和红脸怪竟然勾结西凉女妖,你们等着太守大人来扫平你们吧”,秦家老大刚说完,就屁滚尿流的往后逃走

    但被自己看不起的父亲狠狠地鄙视了番的关银屏此时已经怒火冲天,招呼巨浪一个千里大跨越,直接跨到秦家老大身边,大喝道“这里,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纳命来”

    长枪直接洞穿了秦家老大的咽喉,关银屏再次被溅射到了浑身鲜血,但此时的她浑身颤抖着,怒目看着那个神情淡然的关云长,无言的宣告着,她已经不再害怕血了

    众人何时见过如此血腥的一幕,顿时大多数呕吐不已,而胡定金已经埋在关羽的怀里,

    秦家老大的阵亡已经宣告了这场挑衅的失败,但同样让胡家带来了巨大的恐慌,那可是张让侯爷亲侄子的结拜兄弟的堂弟啊,一根手指就能戳翻他们,而现在,他竟然被自己家的小丫头给干掉了

    抓她去见官么,恐怕还没动手就被她父亲灭了,那么只剩下一条路了

    各种各样的理由让胡家的亲属们快速离开了宴席,连家丁婢女们也快速跑个精光,剩下的只有战战兢兢胡家二老

    “贤婿,你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胡家家主陪了个笑脸,问道

    “你去召集下他们,愿意跟着我去平原的就去平原,不愿意的就分钱让他们离开,告诉他们,跟着我,我担保他们能够安然到达平原”,关羽并没有搬出自己老大刘备的名头,只是对着胡家家主说道

    “同时告诉他们,等下不管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看”,赵云将还愣在一旁的关银屏拉了过来,接着说道

    胡家二老此时也只能相信自己的女婿了

    “你勉强够格当我关家的子嗣”,关羽淡淡的扫了关银屏一眼,说道

    “哼,我都还没承认我是你关家的人,我是河东小凤凰关银屏”,关银屏擦了擦眼角里不知什么时候流出的泪水,气愤的说道

    马云鹭拉着仍在生气的关银屏指了指赵云,就要往院内的水井走去,而赵云双手伸出食指在离脸不远处转着圈圈,同时眼色不断变换,摆出了个“好丑的女孩啊”的样子

    关银屏气极而笑,顿时不依的推了他一下,快速溜走

    关羽看着怀中的人儿,并没有说话,只是双眼闪过了一丝歉然,欲言又止

    “不要顾虑我,家犹在天崩又何妨”,胡定金的嗓音轻柔而悦耳,加上那楚楚动人的俏脸,给人一种想要永远保护她的冲动

    作为一个千金小姐,对于生死的畏惧那是在所难免的,但作为已经和相爱的丈夫分别了十一年之久的妻子,最担心害怕的事情,莫过于是再次分开了,死亡,不算什么

    “二嫂果然是女中豪杰,不过你放心,二哥武艺超群,小小的河东还奈何不了他”,赵云快速的将一具具尸体丢出了墙外,同时召唤寒冰雨清洗了下现场的腥味,说道

    “子龙过奖了,听银屏说子龙乃洛阳才子,羽生性孤傲,还请你多多谅解”,胡定金对着赵云善意的笑了笑,说道

    正当关羽等人结束宴会在桌上聊天的时候,一声悲鸣和一阵怒吼声传遍了整个大院,一窝蜂一般的官兵涌了进来,很快将整个胡府给包围了起来,来者竟然不下五千之众

    “你这个红脸怪物,竟然杀我爱子,绝我血脉,我和你拼了”,一个年约六七十岁富家装扮的老头双眼通红,带着数十个奴仆涌了进来,就要和关羽拼命

    “秦太爷冷静点,冷静点”,一个身穿官府的官老爷急忙拉住秦家家主,随即对着身后的官兵说道“给我将他们拿下打入监牢,先日夜重刑审问,然后在秋后斩立决”

    “是,大人”,一众官兵顿时拥着刀剑,围了上来

    “太守大人,不诛灭胡家九族,我儿死不甘心啊”,秦家家主失声痛哭,双眼看着关羽充满了阴毒之色

    “好,就按秦太爷所说,将胡家一干人等全部扣押打入监牢”,河东太守对着官兵们毫不犹豫的说道

    关羽脸色冰冷,胡定金脸色苍白但神色淡定紧紧地搂住怀里还对这些专业术语懵懵懂懂的关银屏,赵云原本温和的脸也泛起了冷霜

    好英明的太守,判案连审都不用审,直接诛灭九珠

    “狗官,你有本事将你刚才说的事给我再说一次”,马云鹭可没有关羽和赵云的那份脾气,生在世代忠良的诸侯之家,谁敢对她无礼,日夜重刑审问,秋后斩立决,这话是一种侮辱

    “你是谁”,河东太守认真地看了下马云鹭,确定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高官的子嗣,顿时声音就提了上来,“不管你是谁,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就算是皇孙贵族也难逃法网,何况那是张让侯爷的干儿子,又岂容你们伤害”

    官兵顿时哗啦啦的迎了上来,关羽给了赵云一个眼色,赵云顿时会意的往胡定金的身边靠了靠,挡在她身前

    皇龙怒,关羽青龙偃月刀招招见血,直接一条金龙呼啸而出,沿途大地纷纷被撕裂,一直线数十个敌人瞬间化为灰烬,“看好了”,关羽大喝了声,顿时发起了冲锋

    春秋刀法霸道决然,一刀劈出必定斩杀同一线上的敌人,关羽对上这些除了欺负百姓还没怎么行过的普通官兵,简直就像是老师傅在厨房做菜快如闪电,精确无比

    关银屏顿时瞪大了眼睛,这就是传说中的青州杀神

    马云鹭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只见她祭出了一柄银色长枪,顿时枪出如龙,原本在西北长大的她就没有中原的过多仁慈,一路东行吃了不少小亏的马云鹭对战斗也有了不少的领悟,战斗只有,生和死

    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到处都是惊叫声和恐惧的呼吸,尸横遍野,血溅四方,官兵们都有着同样的感觉,它们不敢看关羽那仿佛是天神般的双眸,无间的霸气将他们压得不能呼吸,更别说是反击了,连招架都成问题,而马云鹭的攻势,却让他们感觉到了骑兵的气息,仿佛是有怒吼着的骑兵在向他们冲锋而来,骑兵对上步兵,结果不言而喻

    看着本来是手到拿来的囚犯竟然这般强悍,这太守和那秦太爷都呆了眼,两个老家伙已经在急速奔跑中,逃到了整个包围圈的最后面

    这奔跑速度,直看得关银屏一阵无语

    “娘,放开我,我也要去帮忙”,练武之人都是心高气傲的人,见自己的老爹这么厉害,关银屏也不禁想要给他看看,自己也不是只会躲在他背后的

    “嗯,小心”,胡定金并没有刻意的阻拦,她是一个感官敏锐的女子,知道自己的女儿和丈夫只有在战场上才能有更好的进一步

    “狼狼,我们上”,关银屏打了声招呼,顿时骑上了巨狼,冲了上去

    “战斗就要全力以赴,审时度势,不能有妇人之仁,战场上只有胜利和失败,没有人会可怜你的”,见关银屏也冲了上来,关羽顿时放慢了攻势,守在她身后,让其打前锋

    “....”,一众围攻将士顿时无语,这是在缉拿恶贼么,怎么人家都在指导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在杀人的,而这个少女,也太恐怖了吧,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壮汉,竟然给她一刀两断,那臂力,也太离谱了吧

    战况在渐渐改变

    见马云鹭守在府外无人可敌,关家父女一直突进,胡府此时只剩下的就是遍地尸体,死亡

    人数已经有成百上千计,太守吞了吞口水,说道“秦太爷,这绝对不是普通人,一定是某个州刺史或者洛阳的大家族的人,这简直就是千人敌,我们咋办”

    “谁能大得过张让侯爷”,秦太爷那通红的双眼中虽然闪过畏惧,但还是阴冷如冰,说道“让官军放火箭同时封锁城门,这一切的损失,都让我秦家承担”,秦太爷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好吧”,太守想了想,还是决定放火,但一下令后,他当即离开了,直接逃回太守府,下达各种指令

    “咻咻咻”,官军顿时向着胡府激射火箭,火箭顿时将胡府烤得一片通红,胡府家大业大,点火起来很是容易

    火光很快就将关家父女逼了回去,冲进太守府击杀太守不是问题,问题是后院着火了,不能不救

    见无数火箭激射而来,赵云笑了笑,同时拿出一把木弓,胡定金顿时看到了让她大跌眼镜的一幕

    漫天的火箭被一支支带着寒气的箭矢打成无力的小棍子,万箭齐发竟然连胡府的一根草的烧不着

    关家父女赶了回来,却发现胡府门前燃起了大火,将大堆尸体烧了起来,马云鹭正坐在门匾上看着那无趣的焰火

    第二天,关羽,赵云等人聚在一堂商议如何将胡家众人安全带到平原的时候,便听到了个让人惊讶的消息

    “家主,不好了,原来猛虎山寨里的不是普通山贼,而是黄巾余孽,秦家不知和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打开了城门,现在数也数不尽的黄巾已经杀进了城里,所到之处鸡犬不留,离我们也不远了”,胡家管家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说着自己收集了的情报

    关羽脸色一冷,低声喝道,“贼子岂敢”

    赵云同样变得极为冷漠,手中出现了千年灵木枪

    “那太..太..太守呢”,胡家家主吞了吞吞口水,颤抖着问道

    “太守在一听到黄巾入侵就逃跑了,现在在抵挡的都是不知道事情的将士们”,胡家管家恐惧的说道

    黄巾过后,鸡犬不留,这是当时对黄巾贼的评价,黄巾混合了盗贼强盗叛贼农民飞贼叛将妖师等等职业,凡是占领的地方,不仅是粮食和女人合用,就连尸体也合用,比蝗虫泛滥还令人恐惧

    “子龙,你带他们从先离开,我让将这些该死的家伙,清除干净”,关羽挥了挥手里的青龙偃月刀,冷酷的说道,无论是关羽还是张飞,最恨的就是欺负百姓的存在

    “马姑娘,麻烦你带胡家人先离开,我和二哥会很快和你们会合”,赵云对着关羽摇了摇头以眼神示意,对着马云鹭说道

    “如果你叫我云鹭,我会很乐意这样做”,马云鹭给了赵云一个白眼,轻声说道

    “关老头,我也要跟我师兄并肩作战”,关银屏对着关羽大声说道

    “你本来就应该这么做”,关羽淡淡的说道

    离别时刻

    “小心点,我在平原等你”,马云鹭深深的看了赵云一眼,带头先离开

    “羽,君在妾安在,君亡妾随去,为了银屏,要保重自己”,胡定金紧紧地抱着关羽,微泣着说道

    没有人能比她更明白这对父女的性格了

    “欧欧欧欧欧”,无数狼嚎声骤然响起,关银屏吓得差点掉下巨狼背上,还没等她看清楚什么事情,她就看见了一群让她口水哗啦啦流的身影

    巾帼狼骑兵,身材高挑体态火辣的骄傲女子身披着性感的战甲手持一柄闪闪发光的长枪,胯下一头堪比巨狼的血红双眼的战狼同样披着坚甲,冷酷的气势顿时笼罩着全场,而数量,竟然有两百之多

    而另一群,则是脚不沾地穿着灰黄色连衣长裙的娃娃姑娘,一双纤纤玉手自然的舒张着,完全都不像是出来战斗的,反而像是出来游玩的仙子,而数量,同样有两百

    而最后一群则是数量只有一百人不到的怪异骑兵,这些骑兵胯下都是清一色的地狱战马,地狱战马也就是只有白骨的战马,无视箭矢刀枪的攻击,手里也拿着一把和青龙偃月刀造型差不多的大刀,至于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没有长枪佩剑弓箭的纯刀法骑兵

    魔刀冥骑,关羽的特殊兵种

    “子龙,你不该带他们来,大哥那边更需要他们”,看见自己的亲属骑兵,关羽并没有丝毫高兴的情绪,责怪的看着赵云

    “是大哥叫我将他们带来的,平原有了三哥和晓敏在,不会有事的”,赵云摇了摇头,说道

    “速战速决,子龙”,关羽顿时领着关银屏和魔刀冥骑,直接杀往盗贼的来源地,北门

    “禁果,心肝,你们分两路前往南门和西门,我去东门,然后在北门会和”,,赵云对着巾帼狼骑兵和星官说了下,腰间顿时出现了长剑,背上也出现了弓箭

    魔刀冥骑分成四队,分攻东北西北西南东南,关家父女直突中路

    “面对实力较弱的敌人,尽可能的一击必杀,不然你无法格挡同程度的大量攻击”,关羽一边施展春秋刀法,一边对着正灵动的击飞一个一个敌人的关银屏

    “战场上,伤害是毫无震慑力的,只有杀死他们,才会对他们的伙伴有震慑力,才能降低它们的士气,子龙的枪法你只学到了形,而学不到神,招招必杀,才是真正的百鸟朝凤”

    关银屏也有着同样的感觉,打飞了他们,没几秒又爬起来又来纠缠,这根本就和平时打架一点都不一样

    “用你的枪尖洞穿他们的咽喉,用浑身的血腥击垮他们心中的信念,那么你就是无法战胜的”

    或许对于一般家庭而言,十一岁就教导他杀人比训练杀手还令人毛骨悚然,但青州无论是谁都知道,青州杀神无法战胜的原因很大在于,他们没有畏惧的东西,只要刘备没事,其他都是无所谓的,但现在有了家庭,那就不一样了,神其实也是人,试想自古无数悍将,有几个是死在敌人手里的

    若是其他人,关银屏或许只是听一听而已,但这是关羽,从小到大,关银屏对父亲这个词都是很排斥的,因为她从没有看过自己的父亲,她一直都自立自强,她看不起自己的父亲,同样的,她绝不会让自己看不起的人也看不起自己

    “死”,关银屏枪法越来越凌厉,身上的杀气越发浓烈,浑身是血的她仿佛看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颤抖的笑着

    看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其在巨狼身上的小女孩,那仿佛是修罗般的小女孩,沿途的黄巾贼顿时被吓得四处溃逃,他们只是黄巾贼,不是张角麾下正宗的黄巾兵,能够吸血的特殊兵种,他们只是一些随风而动兴风作浪的小喽啰

    “真是一群废物,竟然让一个小女孩给赶了出来”,北门外,密密麻麻不下数千之众的黄巾贼正在忙着进城,而城门外,关家父女和魔刀冥骑已经立住了阵脚一个身穿妖师袍的老头,用那枯老的手指指着一众头领骂道

    “那个老家伙就是妖师,妖师分不同的系别,能力也不同,但他们的破坏力无疑都很惊人,你在战场上遇见了,要小心,他们能在很远的地方给你发动攻击”

    杀了不下数百人的关银屏此时已经极度疲惫了,她只是靠着意志在坚持,闻言,她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让我来替天行道,让你们这些逆天而行的贼子到上天去认错吧”,妖师瞬间离开了他原来的位置,而来到了关银屏的跟前,一道噬魂之火砸了过去

    关银屏顿时被砸了个正着,她连人带狼都被强大的冲力砸飞了出去,剧痛让她渐渐失去了意识,该死的妖师,这仇,我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