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三章 关张娶亲(一)

正文 第十三章 关张娶亲(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三章关张娶亲(一)

    邺城外

    袁绍带着两个文士在一个大将模样的壮汉护卫下,正脸色焦急的看着前方茫茫的荒野,而他身后的两大文士都是脸带微笑,似乎一点也不为其主公所焦虑的事情而担心,而那个大将,则是脸上带着些不屑,似乎在为前方的事情有所轻视

    “公与,儁乂此行应该没事吧,已经过了一天的期限,而且音讯全无,冀州韩馥虽然对我言听计从,但其部下未必对我毫无芥蒂,要是出动精兵,儁乂那三千兵马恐怕”,随着时间的流逝,袁绍的脸上焦虑更甚了,自从颜良文丑等河北精英兵团加入了他的集团后,他的实力膨胀了三倍不止,不但成功在邺城站住了脚,在渤海连公孙瓒的白马从义都不敢踏进,这八个人各有所长,而且配合极佳,发挥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效果

    “哼,张将军虽然年少英雄,但毕竟年幼,哪里有什么野战经验,要是当初让我到平原去运粮,哪里会有什么意外”,淳于琼的意思很是明显,袁绍你老珍如宝贝,称之为河北神兵团的八大精英也不过如此,不过到平原去运点粮食,竟然也超过了限期,“要是他遇到了些意外还好,不然,主公还要按当时下的军令状处罚他呢”

    淳于琼和郭图等是最先投靠袁绍的文臣武将,对于后来者田丰等人一到来就掌握大权极度不满,其中就由淳于琼意见最大,因为他是袁绍的将领也是袁绍的护卫,是第一个因为袁家的名声投靠来的

    “仲简,当初的戏言岂能当真,如今天下妖兽妖师横行,这里到平原路途遥远,冀州青州诸多郡县对我们态度未明,我们虽然占据渤海邺城,但仍是势单力孤,更应该团结在一起”,袁绍苦口婆心的对着淳于琼说道

    因为他向皇帝打小报告的消息传遍了天下,洛阳袁家碍于形式不得不对他显得更加疏远,但同样因为他的所为和领地的变化及灵帝的态度,袁家已经给他来了密旨,只要他能做出点成绩,冀州就给他了,而且,全力支持他夺取青幽并冀四州

    袁家富可敌国,又是四世三公,要是全力支持他,加上手里的文臣武将,袁绍顿时信心激增,礼贤下士的贤名很快就传了开去

    “仲简,你这话就不对了,儁乂智计过人,统兵能征善战,就是万人大军,也未必能拦住他,又岂会有事,而且主公深明大义,志向远大,我们应当全力助其成就大事,岂能窝里斗”,郭图抚了抚他的胡子,淡淡的说道

    郭图那是淳于琼一党的老大,而他一向在不断调和双方的关系,所以在两党之间的关系都打得很好,深得袁绍的信任

    “主公请放心,公与可以担保,儁乂,今天之内必定可以归来”,沮授看着淳于琼脸上闪过一丝怒气,对着袁绍拱手说道

    “公与言重了,你们不嫌弃我袁本初地小人寡,欣然加入我们,我袁本初绝对不会忘记当日的誓言,一定会和你们共患难同富贵”,袁绍急忙对着淳于琼打了个眼色,对着沮授恭声说道

    在河北神兵团加入之前,袁绍虽然也拥兵数万,但谋士不过郭图,战将不过淳于琼,而两人都不善于经济政治建设,导致虽然佣兵数万,具有渤海邺城等要地,但却是过着月光族的日子,全部战力加起来和河北神兵团相比也不过伯仲之间,而且河北神兵团身后可是有着河北第一首富甄家做后台,有了他们,他才勉强有资格和甄家合作做生意,而且河北神兵团中田丰善于筹划蓝图,精于政治建设,沮授智计过人,断案如神,许攸对金钱非常敏感,善于搞经济,审配精通机械,对守城和律法很是擅长,有了他们,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邺城和渤海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跃而成为了幽州和冀州最富庶的两个地方,而颜良文丑勇冠三军,组成的兵团在渤海让公孙瓒想来打秋风的白马从义寸步难进,高览善于训练士兵,张郃善于战场变阵,一年的时间,袁绍已经拥兵十万,其中精英兵种多达五万,有了强弓兵,重戟兵,重骑兵,重步兵,重弩兵等等精英兵种,假以时日,自己坐拥青幽并冀不是什么难事

    “主公,末将未能如期归来,请主公降罪”,满脸疲惫的张郃带着一众受伤的军兵拖着大堆粮食归来,一看到袁绍竟然在城外迎接,顿时满脸羞愧

    “儁乂快快起来,你们辛苦了,先回城再说”,随即,袁绍大声命令守城士兵扶着运粮的士兵前去治疗,并下令统计人数,对牺牲的军兵给予抚恤,同时领着张郃回邺城,一众士兵顿时很是感动

    “儁乂,不知道你们遇到了什么意外”,大厅里,被招回的田丰许攸审配和郭图淳于琼等共聚一堂,袁绍急忙问道

    “禀告主公,我们在青州和冀州交界里遇到了万余黄巾余孽,还有十数个妖师,妖师神出鬼没,还会释放火焰和冰雨,我军只好据地反击....”,张郃顿时将当时的情景说了出来,脸上还有无比愤概,要知道,这一战死了近半的将士,那都是自己的子弟兵啊

    “张将军这么神勇,三千击杀了一万黄巾兵还斩获了十数个妖师,还真是可喜可贺啊”,淳于琼嗤之于鼻,满脸怀疑的说道

    “淳将军,要是你看我不顺眼,我们大可厮杀一场,我必定全力以赴和你生死不论,但请你别侮辱我的将士,区区的一万黄巾贼,我张郃有何惧,要是不是那该死的妖师还会布阵,我连他们都瞬间灭了”,一听淳于琼的话,张郃顿时火冒三丈,双眼顿时通红了起来,霍然站起,死死的看着淳于琼

    “淳将军少说两句”,袁绍对着淳于琼冷眼的扫了扫,以眼神警告,然后脸色一变,变得很是温和,对着张郃说道,“儁乂,我当然不会不信你,你在西城以一千步卒大败五千黑山贼的战绩没有谁会怀疑你说的话,先别理其他人了,你再说说结果如何”

    “是”,张郃脸上的表情缓了缓,顿时坐了下来,继续说道“我们依据森林,在黑夜对黄巾贼发动了袭击,斩杀了六千多黄巾贼,但妖师布下了阵法,将整个森林化成了火海,将士们损失惨重,要不是平原关云长及时赶到,我们即使能够逃脱,平原最新的种子也保不住”

    “儁乂辛苦了,这次你立了大功,我会将奖赏送到你府上”,袁绍对着张郃点点头,随即感慨道,“平原王果然是了不得的人物,在平原卖出的货物在青州内毫无意外的传言竟然是真的”

    在安慰了张郃几句后,袁绍挥退了其他人,只剩下郭图,田丰,沮授,审配和许攸

    “各位,看来,传言似乎是真的,南皮恐怕真的是黄巾的潜伏地,因为平原出现了让天下安居乐业的新粮食,黄巾余孽之间出现纷乱”袁绍沉吟了下,打开了地图,指着南皮说道

    沮授淡淡的扫了地图一眼,对着袁绍说道“主公,要是南皮真的有大量的黄巾,甚至数量有百万之众,加上其手下的妖师妖兽,而且目标直指邺城,你会怎么想”

    众人的眼光顿时看向袁绍

    袁绍看着地图,南皮和邺城之间没有什么天险,要是黄巾有百万之众,没多久就能到达邺城,而且冀州虽然有数十万将士,但其战力自己心里都清楚,不战先逃绝对不是什么新奇事,青州也没什么战力,帮不了自己什么忙,幽州和并州虽然战力超强,但和自己关系不算好,就算来援,也是意思意思一下,姗姗来迟,恐怕来到也只是和自己收骨头的,自己麾下或许有十万之众,但十万对上百万,怎么打

    袁绍的脸色不断变化,有焦虑的,有狠心的,有激昂的,他的拳头默默地紧握了起来

    良久,他抬起了头,深吸了口气说道“各位,我袁本初不是什么英雄好汉,说实在的,若是真有百万黄巾,我的确很畏惧,但大丈夫顶天立地,邺城和渤海是我的领地,除了死,我绝不会让给任何人”,袁绍的脸上挂满了坚定,双眼中射出了猛兽的光芒

    “主公还记得你给我们说过的话么”,审配双眸中闪现了一丝厉芒,看着地图中出现了一丝冰冷

    “若老天佑我袁家,汉室不可复,我当立足青幽并冀,北抗异族,逐鹿中原,若老天不佑我袁家,汉室可兴,我当雄踞青幽并冀,辅助汉帝,对外扩大我大汉版图,这是我袁本初一生之志也”,袁绍顿时想起了自己当时哄骗田丰等人的豪言,一股深深的豪情顿时涌上心头,脸上出现了会意的微笑

    “黄巾不过是一群农夫,虽众却不需畏惧,百万之众,在我们眼里,不过一些廉价的劳动力”,许攸看了看田丰审配沮授三个多年好友,顿时心领神会的说道

    “我也愿前往并镇守渤海,修复和公孙瓒的关系,若黄巾死灰复燃,我定让并州和幽州第一时间来援军,我愿为此立下军令状”,郭图也指着幽州和并州,说道

    “好好好,本初有各位相助,霸业可成矣”,袁绍哈哈大笑,对着几位军师行礼说道

    或许黄巾死灰复燃是个桌上的猜测,但能搬上桌的当然不是什么猜测,袁绍的间谍部队,河北第一首富的商队,这都是强大的情报系统

    接下来的日子里,邺城各处都出现了袁绍勤劳的身影

    农地

    “元皓,你说平原会不会真的提供高产量的种子给我们,我们上半年几次从平原偷回来的种子都是一些普通的种子”,袁绍看着农地里勤劳工作的农民,对着身旁的田丰询问道

    “其实上次我就说过,在平原我们只能知道一些普通的消息,不可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平原王已经将平原经营成了他的后院,那是个了不得的奇人,去了几次平原,我才知道为什么平原的百姓对平原如此的崇拜了”,田丰毫不忌讳指出了袁绍当时的错误决定,对着刘备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袁绍顿时老脸一红,在并州,幽州和冀州的

    间谍连连得手后,他以为平原也不过如此,虽知道平原带回来的不是普通的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和消息,但他对田丰的话却也没什么在意,他经过这些日子来的相处,知道田丰比较耿直,但却是忠心耿耿,朝廷那边已经发了几次高官厚禄的诱惑过来了,但他却是毫不心动

    “平原王在元皓看来如何”,袁绍想起自己的几次见闻,也不得不佩服刘备的厉害

    “仁主也”,田丰感慨了下,“但若没人辅助,最多只能成为一州刺史”,田丰满脸肯定的说道

    “哦,何以见得”袁绍顿时好奇地问道,他曾经微服去过平原,发现平原并没有也成那么辉煌,但却很是温馨亲切

    “因为平原王爱民如子,治下百姓对其极其崇拜,但他的目光只在于自己治下,平原没有家族势力,但整个天下都是家族势力,他的政策除了平原没有其他地方能够行得通,而且,关张均是万人敌,勇冠三军,洛阳才子智计过人,加上平原的粮食产量惊人,正是应该大力发展军备,建设城防,但平原却止步于治安的五千军队,连青州都未纳入麾下,而且据我了解,平原是没有情报系统的,也就是说,平原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如何能够壮大呢”

    “元皓言之有理,本初最大的幸运就是得到了你们效忠”,袁绍深深的感慨了下,要是河北神兵团加入了平院势力,那就亏大了

    “我等的志向均在天下,平原王纵然仁德,也不是我等的英主之选”,田丰停顿了下,说道“而我猜想,这次买来的种子一定是真的”

    “就凭平原王的名号”,袁绍若有所思的问道

    “不但于此,还在于种子的价格,这些种子和酿酒的材料都是市价的五倍有余,平原王是个仁德之人,知道种子和酿酒一旦卖给了我们就是我们的了,一次性的产品当然需要贵点,主公应该加紧研究这些种子”田丰脸上出现了肯定的神色,说道

    城墙上

    “正南,在此挖洞真能有出其不意的作用”,看着审配在指挥着士兵在离城楼还有数米的地方凿孔设计暗格,袁绍若有所思的问道

    “主公是否认为城墙上有众多井栏,床弩重弩机配以地上的投石车等等足以防御天下各类进攻呢”,审配认真地看着袁绍,淡淡的问道

    “这”,确实,天下各种各样的攻城手法即使是墨家也不敢说能完全防御到

    “防范于未然,在这半城楼处建立的暗楼我打算让一批直属于主公的神箭手和最强步兵驻守,上可以支援城楼,下可以扑灭城中内应,而神箭手,就是为了等待时机,凡是敢冒犯我城的,无论是妖师还是妖兽,我都要他难逃一箭毙命的下场”,审配说着那个长长的暗格,双眼中激射出嗜血的光芒,直看得袁绍气血澎湃

    大力主张发展农业,开阔耕地,减少农业税收,号召各大家族对农民做些有保障的举措;全国范围招商,全力支持甄家和其他商贾家族,让国营和私营成百花齐放的趋势发展;大力支持攻城野战的武器开发,在空无人烟的地方建立矿场和炼铁中心;任用廉正的官员,加大律法的影响力,改善治安;扩张内城和外城增加城防实力,同时做出种种防御措施;迅速扩张军队,同时加紧锻炼军队,军队福利占据各行福利的首位,袁绍勤奋向上,每天坚持工作十二个小时,批阅奏章,出外微访,同时放权给河北神兵团的八大首领,邺城和渤海发展的速度让周围郡县为之骇然

    袁绍的成长让冀州韩馥的手下极度不安,不少人已经向韩馥进言压制袁绍的成长,但韩馥却不太在意

    郭图镇守渤海之后,渤海成了冀州唯一向并州和幽州开放的粮食场所,在郭图的施计下,不但周围稳如磐石,各方关系溶于水,而且公孙瓒还主动为渤海周围清理盗贼

    很快,半个月过去了,平原迎来了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朝廷的圣旨来到了平原

    平原在三天前就已经张灯结彩,家家户户都贴上喜纸,热热闹闹的一家聚首在一堂,欢天喜地的庆祝平原成为第一个王侯国,太守府外无数的百姓前来祝贺,各种各样的农商业产品堆积了数里,每天和百姓同乐的刘氏集团即使是堪称酒神的刘关张,都扛不住每天的四处敬酒

    因为数百年没有封过王了,仪式都只是停留在记载中,加上灵帝并没有很重视和刘备也不想太显眼,所以只是在使者来时小小的举行了一场一天一夜的宴会,宴会也不算很轰动,来着除了青州各郡县的太守和青州刺史田楷外,幽并冀各州及天下各诸侯都只派了些许官员带了些贺礼来,灵帝也托人送了份贺礼前来

    但令各方势力都惊讶的是,昨晚还英姿雄发,雍容华贵的平原王刘备,第二天竟然穿上了农夫的行头,旁若无人的走向耕地,而沿途的百姓,也是热情的打招呼,并没有下跪行礼和阻止他,仿佛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自然

    而称王的第二天原本应该镐赏三军,册封臣下的常理,竟然没有出现,许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平原太守府的白菜地里

    “子龙,你的方法还真是神了”,刘备抚摸着那半人高一个人也不一定能抱住的巨大白菜,滋滋的赞着,看着那白菜,刘备仿佛是看着情人一般

    “子龙的方法当然神了,大哥,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呢”,张飞拍了下赵云的肩膀对着刘备说道

    刘备扬了扬手,示意身边的甘倩说道

    甘倩白了刘备一眼,看着关张说道“子龙有貂蝉姑娘和蔡嫣姐妹照顾,我和夫君也很是放心,二弟和三弟为平原尽心尽力,劳苦功高,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是成家立业的时候了,如果你们没有意中人的话,我想为你们物色娴熟的良家女子,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虽然红脸的关羽和黑漆漆的张飞长得不怎么样,但这是个爱英雄的时代,尤其是在北方,美女配英雄那讲的是事迹,不讲容貌,关张在平原乃至青州,倒着追的大家族美姑娘不计其数,谁不想傍上平原的守护神

    “这”,关羽和张飞都不由得将眼光看向刘备

    要是这话是刘备说出来的,那一个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借口就推过去了,但大嫂说的总不能这样不给面子

    “倩说的不错,二弟和三弟年纪都不小了,难道不希望和我一样,为我们平原产生些生力军,平原现在已经稳步上升,我们也该为下一代好好打算下,我在想,要是我们都生到了儿子,那就结拜成兄弟,要是男女都有,那就看情况结为夫妻,你们说可好”,刘备毫不避嫌的说道,直惹得甘倩俏脸一红

    “其实,我也有个挺喜欢的,不过我没去找她”,张飞挠了挠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额”,众人吃了一惊,平原好像没有和他一样黑,嗓门差不多的女人啊

    “和三哥你差不多的,在平原”,赵云惊讶的问道

    “去你的”,张飞一脚伸了过去,笑骂道

    众人顿时一乐

    “她是个小辣椒很不听话,好像是陈留夏侯家的,叫夏侯涓,前两年她来平原,被水贼抓了,我救了她,还被她骂了一顿,她说有本事就去陈留找她”,说起那娇小的倩影,张飞脸上竟然出现了温柔的神情,当然,嗓音还是那么大

    “敢骂你,三哥,那你还说那女子不是和你差不多的,我可不敢骂你”,赵云仿佛是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大声说道

    “我很凶的么”,张飞诧异地问道

    “在平原,除了三哥可以大声骂人,这是我在百姓中听得最多的”,刘备满脸正经的说道

    “额”,张飞顿时有点无语

    “其实,我也想在局势比较稳定时候,回一趟老家”,关羽抚了抚正在发展的美髯,随即说道

    “二弟,你在老家已经结亲了?”,刘备惊讶的问道

    “不,应该是我欠了她的”,关羽神色默然的说道,同时开始讲起了他的往事

    关羽也不是一出生就脸红的,话说他修炼的春秋刀法是一种极为霸道的刀法,是他从经常阅读的春秋里领悟出来的,招招都有像春秋五霸的那种威势,在他十四岁那年,他刀法小成,在老家和一个美丽而柔弱的富家千金相恋了,但作为穷小子的关羽不被女方家主看中,那女孩被许配给了别人,关羽想来信奉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信念,所以他抢亲了,一场大战尸横遍野,一招皇龙怒让他的脸瞬间变红,咆哮的金龙让大地出现崩裂,他也因此离开了老家

    “哇,如果这样说,二哥你也可能有了子嗣,我也要当叔叔了”,张飞竖起了大拇指,由衷的赞道

    关羽的脸上顿时出现了黑线

    “那这样好了,子龙你先陪二弟回老家接弟妹回来,然后咱三兄弟到陈留去为三弟求亲”,刘备点了点头,对着众人说道

    这样好么,关羽和张飞对视了眼,但也没反对大哥说的话

    或许很多东西,一经提起会变得很熟悉

    或许很多东西,是时候去面对了

    荆州新野的一个小山村,一个威猛的壮汉正在一间茅屋里收拾行李,窗外一个美丽的女子正和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在玩耍,壮汉痴痴地看着,就连手里的道袍掉在了床上也恍然不知,那是他迷恋了近十年的甜美笑容,从来没有变化过

    “既然都放下了,为何还要再陷进去了”,一个双鬓微白的身负铁剑的中年人站在了门口,缓缓说道

    “血溶于水,兄弟之情岂能一朝断绝,这条路是我带他们进来的,也是我要中断他们,现在无论如何,我都要去阻止他们”,道袍男子神色漠然,低下了头,叹息着说道

    中年人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夜里,一身道袍背负一把黑色大刀的中年人,凝望着还在亮灯的对面茅屋,他的眼睛深深的凝望着,仿佛要将茅屋印入心灵深处

    来生,希望我能早点遇上你,中年人一挥道袍,凝空踏步,悄然消失在黑色的夜幕下

    “对不起,大哥”,一道悠远甜美的女声传了过去

    中年人的身影静止在了黑夜中,随即痛苦的闭上了双眼,瞬间消失了

    渤海,夜里

    淳于琼和郭图在一处大营里,如果此时袁绍在此,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此时的淳于琼一点也没有向来那种气量小,嗜酒自大的勇夫模样,反而是一脸的恭敬的儒将一般,而满脸忠厚的郭图也变得分外的阴邪

    “军师,上面怎么指示”,淳于琼满脸崇敬的看着郭图手里的密旨

    “壮大他,然后毁掉他,主上需要时间,江东陈留荆州东西二川等地已经去了其他人,记住,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商量这事,以后乃至数十年,我们都将是袁家的棋子,哪怕是死”,郭图脸上出现了冰冷的笑容,缓缓的打开了手中的那份密旨

    淳于琼脸上的表情也在不断地变换

    平原往河东解良方向,两匹快马在飞快地疾驰,其中一匹更是汗血宝马,而另一匹也是难得一见浑身雪白的云鬓马

    河东解良郊外,赵云和关羽被一个让人惊叹的场景给止住了脚步

    一个看似十二三岁身高却有一米四五的小女孩骑在一头灰狼背上,手持一柄比她还要高的长枪,正压着十几个狼狈不堪的大汉穷追猛打,十几个大汉虽然身上都有刀剑长矛,但却没有一合之敌,而少女似乎也不想取他们性命,只是将他们赶向城内方向

    以弱冠之龄以一敌十已经是奇迹了,竟然还想活捉十几个大汉,不得不说,这需要很强悍的霸气

    这是群刚抢劫了一个大户的盗贼,也是不信邪的盗贼群,河东解良胡家是个富裕的大户,一般盗贼很少敢光顾,因为在他们家的府邸有两对巨大的石狮子,而在石狮子的前方十数米处开始到石狮子,均是被撕裂的大地,据说,胡家得罪了一个很强势的人物,那人扬言只有他才能报仇,这群盗贼不信邪,毕竟这件事已经传了十一年了,仍然没有兑现

    盗贼的经历很顺利,胡家非常配合,要多少给多少,但刚出了城,一声狼嚎顿时让他们胆战心惊,紧接着,一个娃娃般的黑衣少女边挥舞着她手里的长枪,将他们揍了个半死,而且最要命的是,少女的枪尖死死的锁定住了他们老大,他们自己走或许能走得掉,但他们的老大可就完了,出来混的,岂能这么不讲义气

    见赵云和关羽骑着珍贵的塞外良马,盗贼们仿佛见到了救星,纷纷围了上来,跪地求饶

    “两位大侠,请救命啊”,一个小喽啰率先扑到关羽两人跟前,急忙丢掉武器,跪地求饶

    “尔等所犯何事”,关羽冷冷的扫过跪在地上的众人,丝毫没有为受伤累累的众人感到点点痛惜,冰冷的嗓音顿时让一众盗贼有了比黑衣少女更强悍数倍的寒气在心中上涌

    “我们是城西猛虎山寨的,今日有眼不识泰山,洗劫了城内胡家,我们都知错了,请英雄饶命”,刚摆脱了黑衣少女的枪芒,盗贼老大急忙说道,城西猛虎山寨是这一代最大的盗贼山寨,盗贼老大搬出了只和他有丁点关系的猛虎山寨,就是想让关羽念一点情

    “胡家”,关羽丹凤眉猛一拧起,双眼中飞过一丝厉芒,声音更加冰冷,手里的青龙偃月刀瞬间劈出一道刀芒,十数个盗贼瞬间被撕裂

    赵云顿时心中有了数,看着那个黑衣少女善意的笑了笑

    黑衣少女瞪大了双眼,她想不明白这个红脸大汉为什么会这么凶狠,十数条人命就这样一刀砍了,但她也不是没见过死亡的,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驱着战狼来到两人跟前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黑衣少女横枪立狼丝毫没有因为赵云的笑容而给他一点面子,长枪指着关羽,娇声喝道,一副你不给我个理由我就打你的样子

    同样的丹凤眉,同样的霸气凛然,虽然黑衣少女长得一张娃娃脸,但赵云很快就联想到了

    关羽拧着眉,目不转睛的盯着黑衣少女

    见这两个人鸟都不鸟自己,一个死死地盯着,一个带着微笑的看着自己,但就是没人回答自己的话,少女顿时恼羞成怒

    “两个登徒子,再看我就打得你们满地找牙”,少女狠狠地挥动了下长枪,小脸被气红了大声怒道

    “胡家小姐是你娘”,关羽丝毫没有因为少女的羞怒而有所改变,脸上仍然挂着冷漠,紧紧的看着少女,不容置疑的说道

    “关你什么事”,仿佛是触碰到了少女的心事,少女沉默了下,随即挥舞着长枪,攻了上来

    “子龙,让她知道什么叫不知天高地厚”,关羽轻哼了声,撇过脸,说道

    “好,小侄女,看枪”,赵云也拿出了千年灵木枪,对着急速而来的长枪,迎了上去

    乒乒乓乓,噼噼啪啪,很快,十几个回合过去了,少女被打得连连后退,但却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哼,吃我一招”,黑衣少女很快就明白了,这个青年有着自己无法匹敌的强势,而且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但绝不屈服的性子让她起了拼命之心

    只见她猛地在赵云的面前一蹬地,身体顿时化为一发尖锐的螺旋箭矢,长枪枪头霎那间一分为三,直接刺向了赵云的咽喉

    神雕展翅,竟然是百鸟朝凤枪法

    更有意思了,赵云小小的惊讶了下,一个倒挂拱桥,黑衣少女小巧的身躯顿时飞了出去,而且止不住势头,直接来了个乌龟爬地

    “可恶”,少女吐掉嘴里的沙,脸上挂满了愤怒,一向都是她欺负人的,没有人敢欺负她,少女看着赵云的露出了吃人的眼神

    只见她猛地踏地而起,身体宛如大鹏展翅志飞上天,长枪在半空中以诡异的痕迹不断向前刺出一颗小巧的泛着淡淡金色的真气能量球顿时缓缓地聚集

    金鹏献珠,竟然还是百鸟朝凤枪法

    关羽和赵云对视了眼,均发现对方眼里的笑意

    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不认识自己人

    赵云同样猛地踏地而起,身体宛如大鹏展翅志飞上天,长枪在半空中以诡异的痕迹不断向前刺出一颗诺大的泛着淡淡金色的真气能量球顿时快速形成,激射而出,大地顿时被炸了个大洞

    少女的丹凤眼顿时睁得更大了,她看了看自己那颗可怜的金球,沮丧的撤消了内力的输出,金球很快化为虚有

    “你也是我师傅的弟子吧,不过你也太厉害了,比我最厉害的时候还要厉害”,黑衣少女一点也不怕生,知道自己和赵云渊源非浅的时候,自发地走了过来,俏生生的说道

    比她最厉害的时候还要厉害,这是个什么概念

    “大家都是自己人,都互相介绍下吧,我叫赵云”,赵云伸出大手,善意的看着少女说道

    “哇,洛阳才子竟然是我师门的,怪不得这么厉害”,少女顿时眼冒金星,激动地说道,两只小手紧紧地抓着赵云的大手,“听说你现在平原王手下为官,还有很厉害的手下,让我也加入你的军队好不好”

    “额,这个要问问我二哥”,赵云指了指少女的小手,又指了指关羽,转了个圈圈示意她先放手

    “我叫关银屏”,又是同门,又是仁德传遍天下的平原王手下,十二三岁的关银屏很快就当关羽和赵云是自己人了,顿时展开了个笑脸,对着关羽说道

    “关羽”,关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道

    “你也姓关,你该不会是我那个没用的老爹吧”,关银屏狐疑的上下打量着关羽,猜道

    “是谁告诉你你爹没用的,是你外公还是你娘”,关羽的丹凤眉拧了起来,冷哼了声说道

    “整个河东解良都知道我爹不要我娘自己逃跑了,只有我娘会给我说,我爹是个大英雄,武力超群,终有一天回来接她,哼,就算你是我爹,也没资格对我哼,十一年来,我每年过生日都是和娘过的,你算什么东西”,关银屏对于关羽的话嗤之于鼻,一脸鄙视的说道

    关羽顿时无言

    有其父必有其女,赵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敢这样对关羽说话,而关羽没有拔刀的

    “小侄女,我们还是先回你家吧,大人的事情自有大人搞定,让我看看你师傅长什么样子,我还没见过百鸟朝凤枪法的师傅呢”,赵云见状,顿时对着关银屏招呼道

    “好,师傅姐姐美若天仙,让她和你打一场,一定很好看”,关银屏顿时被转移了话题,满脸兴奋地说道

    “狼狼,你帮我扛枪回去,我自己飞回去”,关银屏将长枪放在了巨狼背上,怕了拍它的肩膀,巨狼顿时懂事的往城里奔去,关银屏对着赵云挥了挥手,化作一只青色大鸟,飞回了城内

    “我观侄女练武不过三年,却已经能将百鸟朝凤枪法学以致用,而且内力深厚,实在是学武天赋极佳,而且臂力超群,假以时日,必成大器,恭喜二哥了”,赵云对着关羽由衷的说道,刚才他和关银屏打了架,发觉她的战斗经验和她的内力和臂力都不相符,应该习武时日不长,但却已经能够和终极特殊兵种打个不分上下了

    关羽脸色依旧冷漠,对着赵云点了点头,顿时驱马向前

    胡家也是河东解良的大家族,府邸壮观,门前两个半人高的石狮子栩栩如生,但美中不足的是,从门外十数米开始,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裂缝,直接延伸到两个石狮子身上,仿佛是一个阴冷的冰爪

    赵云和关羽还没来到,一个富商模样的中年人已经坐立不安的在门前走来走去,脸上神色不断变换,而他身后,数十名家眷和百多名护卫都紧张兮兮的看着周围

    见两匹塞外良马飞驰而来,富商急忙奔了过来,绽开了个笑脸说道“贤婿,你终于回来了”

    “贤婿?秦家呢”,关羽脸上泛起了嘲讽之色,手中的大刀垂在地上,冷冷的哼道,关羽的目光缓缓地扫过众人,被扫过的人无疑浑身一颤,无尽的冰冷顿时浮了上心头

    “秦家,在当年已经举家搬迁了”,胡家家主看了那把熟悉的长刀一眼,浑身一颤,畏惧的说道

    “不过,去年秦家也搬回来了,就在城东,贤婿,我女儿每天都在苦等你回来,我们全家上下都没有对她有过一次欺侮,你就看在我女儿份上,忘记这个死老头当年的事好不”,一个贵妇人装扮的中年妇女说道

    “请放过我们吧”,几乎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齐声哀求

    没办法,十一年前他已经能够开山裂石了,十一年后对上他们百来号人还不是切菜一般

    “干嘛要求他,都给我站起来,像什么样子,看周围的人都在笑你们呢”不知在什么时候,关银屏已经跳上了门匾之上,对着胡家中人大声骂道,“关羽,我娘因为你的消息昏倒了,你还在耍什么威风”,对于很可能是自己的父亲,关银屏也没有一点好脸色,愤怒的表情挂满了她的俏脸

    关羽神色一动,直接一跃而起,直接飞过了门匾,直接踏着砖瓦空中漫步而去

    周围一阵抖擞呼吸声

    “都起来吧,先进去再说”,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赵云急忙对着众人说道,同时也同样的一跃而起,以更加飘逸的身影,飞进了府中,两匹良马自发地走了进大门,留下被吓得浑身无力的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