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二章 平原王 (一)

正文 第十二章 平原王 (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二章平原王

    不知不觉中,赵云已经回到了常山,易姬已经早一步通过天马晓敏的空间,回到了平原,在回来的十几天赵云和蔡嫣过起了神雕侠侣般的生活,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袁术和陶谦的领地淮南和徐州的贪官污吏被斩杀了不少,对于赵云在长沙绝崖之巅的绿光遭遇,蔡嫣没有一丝要询问的消息,只是在战斗时候自然而然的将赵云护在身后

    杀人在三国时候不时间什么奇怪而残忍的事情,那是个吃人的时代,你不杀人,人家就可能杀你,那是个强者的时代,为了生计,就没有道理可言,杀贪官污吏没错,杀水贼妖师也没错,但错的是,打狗没有看主人

    袁术此时对洛阳才子这四个字恨之入骨,数万大军在淮南一带疯狂地寻找,原因无他的,赵云和蔡嫣击杀了十数个他的官员,同时还斩杀了三个妖师,这三个妖师不是寻常人,他们是袁术重金礼聘的,用来防身的,尽管他们无恶不作,但他们是奉旨的,护身符被人抢了,袁术又惊又怒,命令对于赵云,生死不论

    陶谦此时也不好过,不过不同的是,他对于赵云还是蛮欣赏的,不但斩杀了贪官污吏,还劫富济贫,在徐州百姓中的名声相当好,陶谦不比袁术,陶谦在徐州的位置相当尴尬,他是徐州刺史没错,但徐州势力交叉纵横,各个郡几乎都被糜曹陈赵四大家族把持着,他倒成了君主立宪制里面的君主,面对赵云的扬长而去,他只能一边派兵缉拿,一边竭力安抚四大家族,其实他心里偷偷乐着,毕竟这些年来,四大家族除了糜家和陈家还有点忠心和顾忌外,其余两家变得肆无忌惮了

    一个月后,荆州

    三十左右的蒯良蒯越兄弟此时还是怀着雄心壮志的,因为主公刘表在各方势力中,无论是地盘,声望,人才,资源等等各方面都不弱于人,崛起成为天下霸主是很有可能的

    “主公,孙坚不但将战船送给我们,还送给了袁术,王朗,严白虎和刘繇,摆明了是要离间我们和江东,他好收渔人之利,袁术见识短浅,得到战船之后一定会打江东的注意,江东一定会处于混乱期,要是连我们都不理会孙坚,任其发展,淮南产粮丰盛,兵精粮足的袁术不是各怀异心的刘繇三家能够匹敌的,恐怕没几年,刘繇反而会邀请同为江东子弟的孙坚入主江东,孙坚得到江东,一定会成为我荆州之患”,蒯良对着刘表焦急的进谏,在他看来,整个江南,最危险的就是孙坚,其他人不足为虑

    “蒯越,你也赞成蒯良的意思么”,刘表脸上不动于色,向着蒯良身后的蒯越询问道

    “对,我们要更加的打压孙坚,然后通过同为宗室之亲晓之于理通之以利,让皇上将长沙归还给荆州,我们完全占据荆州九郡,假以时日,必定会成就一番霸业”,蒯越拱手向刘表恭声说道

    刘表沉默了,这是个重大会议,商议的有荆州两大巨头,蒯家和蔡家,近年来荆州因为没有收到战火的波及发展的很快,蒯家的一家独大局面被打破,蔡家出动美人计,许多美丽歌姬被送进了刘府,蔡家已经将触手伸向了荆州水军,但显然,此时的蔡家还没有和蒯家叫板的能力

    如果是两年前,刘表二话不说一定会按照蒯良的话来做,但现在不一样了,因为几个月前,他大病了一场,几乎在鬼门关逛了圈,荆州群医束手无策,没办法之下,刘表只好前往长沙,向恋云仙子求救

    病很快就被医治好了,但孙坚和他的一次谈话就改变了他的想法,孙坚不是什么大外交家和什么教育家,他只是像背书一样的将恋云的话转交给刘表,同时加上自己的感情而已,因为他们聊的家常事,人生有几个四十年,今年他已经是四十多岁了,人生自古古来稀的人少之又少,自己拥有荆州九郡,兵精粮足,麾下二十多万陆军,十多万水军,虽然不说天下无敌,但在皇帝仍在的时候,谁敢冒犯自己,但皇帝谁敢杀掉么,答案是否定的,如果自己还要在升职,就要上洛阳当官了,那有什么官位能比得上自己这个打拼了十几年的荆州刺史,那自己打压孙坚防备江东为的是什么,孙坚一心为国,连皇上都多番称赞

    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做了令皇上都不开心的事情,而且按孙坚的话说,自己的儿子长大后,他孙坚就找地方养老了,人生最大的愿望不就是看着自己的儿子长大,然后成家立业,让自己有孙子抱,刘表顿时想到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只有一个,但自己似乎好像没怎么关心过,如果自己不将荆州稳定下来将来他能守住荆州么,答案是否定的,如果儿子不能守住家业,那自己用尽一生换来的是什么,是别人的荣华富贵

    蔡家别的不行,琢磨人心还有一套,见刘表从长沙回来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顿时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四处张罗美女,让本来对女色没多大兴趣的刘表知道了人生得意须尽欢的道理

    “如果说我们的目的是收回长沙,那放任孙坚的发展也不是件什么坏事,孙坚东征江东,长沙还是我们的,我们现在应该学习长沙的管理方式,让我们各郡都像长沙一样繁华才对”,刘表此时的心全都在美色和内政之间,对外扩张的心之火焰已经完全被扑灭

    “就是,主公英明,我们占据荆州九郡,兵精粮足根本就不用理会孙坚只要我们富强起来,孙坚又怎么会是我们的对手呢,而且,孙坚要东征江东,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江东势力众多,袁术在一旁虎视眈眈,身后还有百越,就算孙坚占据江东,难道他敢冒天下之大违公然侵犯我州,如果这样,朝廷一个命令,孙坚还不是灰飞烟灭”,蔡瑁陪着笑脸,对着刘表说道

    蒯良兄弟顿时哑口无言,十常侍和外戚争斗如此激烈,灵帝一旦有什么事,天下就要陷入乱世,哪里还有朝廷律例可言,但主公的心趋向于守成,自己还有什么办法,难道自己诅咒灵帝快死了,天下快打乱了么,孙坚啊孙坚,主公不就是到你那里治一次病,用得着下这么重的迷药么

    蒯良兄弟虽然不再说话,但双眼中冒出的火焰却快要将蔡瑁烧死,蔡瑁惊骇之余,还多了点得瑟,荆州,你还以为还是你蒯家的天下啊

    荆州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长沙,长沙一阵欢声笑语

    淮南寿春

    “纪灵啊,你说我们该不该收孙文台送来的战船呢”,长得很是猥琐的袁术笑意吟吟的对着他的心腹得力大将纪灵说道

    “当然,有了战船,主公定能势如破竹,只是孙坚为什么要将这么珍贵的战船送给我们呢”,纪灵是一个威猛的壮汉,但在袁术面前,他也只能卑躬屈膝,因为袁术很讨厌高大的人,尤其是他那高大威猛的哥哥袁绍

    “孙文台的意思谁不明白,他只是想让我搅乱江东,从中取利罢了,但他不知道的是有了这批战船,他更没办法夺取江东,给我传命令,让人送等同于这批战船价值的粮食给孙坚,我袁公路不吃人家的白食”袁术一脸笑呵呵的,仿佛知道了以后的天下大乱,一脸我最英明神武的样子

    此时,江东三巨头刘繇严白虎和王朗也已经在召开了第三次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对孙坚的态度和战船的处理,不过却是由不要战船--孙坚是狼子野心的,到,先保留着战船细细研究--袁术也不怀好意,到,先解冻孙坚,必要时候连孙抗袁,江东子弟,哪里要自己打自己的,但实际上,战船刚到了他们的领地,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拆卸研究,挂上自己的旗帜,在船坞里的待遇比自己的还要好得多

    半年后,晓敏的空间里

    貂蝉在晓敏的空间里也有一席之地,但不同于蔡琰姐妹,凝月和易姬她们,貂蝉在茫茫的草原里搭了个简单的竹屋,里面除了一张小床什么都没有

    貂蝉每次回来,都会先睡一觉,然后拉着赵云到她的竹屋里,缠绵一番,然后在茫茫的草原里,两人依偎在一起,静静的看着月亮

    激情过后

    赵云细心地为貂蝉穿衣服,貂蝉将双手搭在赵云肩上,配合着他,她看着赵云,仿佛是看着心爱的玩具一般,脸上有了淡淡的笑容,一般而言,貂蝉和关羽一样,很少有笑容的

    赵云和貂蝉之间的交流不多,貂蝉不喜欢说话,很多时候,她都是喜欢依偎在赵云身边不说话

    今天的月亮特别的圆,似乎是为了迎接貂蝉的回来,不过说起月亮,赵云还真想起,只有月亮特别大特别圆的时候,貂蝉才会回来

    微风轻轻地拂过两个相依相偎的身影,赵云把玩着貂蝉的秀发,细细的抚摸着她的小手,对她说着关于月亮的传说,神话,细细的解释,淡淡的煽情

    貂蝉的小手白如雪光滑细嫩但却冰冷如霜,根本看不出是能够手持强力武器的,想起两人的第一次相遇,赵云忍不住凑在她耳边,埋怨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我差点被你杀了”

    貂蝉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冷漠,但因为赵云的话而努力挤出一个笑脸,轻轻的在赵云的脸颊上亲了下,双手伸到了赵云的脸上,轻轻地抚摸起来,说道“我为你,跳舞”

    貂蝉做事从来不需要理会他人的想法和看法,但她却会为赵云而停顿片刻

    “你不怕月亮又躲起来”,赵云抓住貂蝉的小手指了指天空上那一轮美丽的圆月,调笑道

    貂蝉一跃而起,十数米高的距离顷刻即至,只见她在空中凌空翻舞了下,在地上开始轻轻舞动

    貂蝉喜欢穿红色的衣服,就像蔡嫣喜欢蓝色,蔡琰喜欢紫色一般,而这个时代的衣服除了夜行衣比较紧身外,其他的女装衣服都是比较长的

    长衣飘飘,纤手灵动,舞动起来的貂蝉就像是花中的精灵,激情而有活力,上天下地,空中漫步,地上飘逸,貂蝉跳的只是专属于她自己的舞技,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周围会出现欢笑时的貂蝉,一颦一笑都显得分外的迷人

    不知不觉中,月亮也识趣的离开了,只剩下美艳不可方物的貂蝉

    她是月光下的精灵,也是黑暗中的幽灵

    没有了月光的照耀,赵云和一跃而起,来动貂蝉身边,和她共舞起来,只有在黑暗中,赵云才感觉自己能和她共舞,在月光下,天地都只是属于她

    而草原遥远的另一边,两只巴掌大的灵兽在相互对峙着,一只是貂蝉的专属坐骑,幼年期的白玉麒麟,一只是空间的霸王,天马晓敏

    “说,你们这些日子来去了什么好玩的地方,身上有什么能够吃得,快点给我交出来”,晓敏对着白玉麒麟哼哼道

    白玉麒麟此时还不懂说话,只是通过精神交流告诉晓敏,它跟着主人在深山修炼,至于身上的天才地宝,那肯定是没有,有,也不给

    “哼哼哼,告诉你,这可不是个普通的地方,你不交出你身上的宝贝,看我不扒光你的毛”晓敏满脸煞气,仿佛是修罗一般的逼问着

    白玉麒麟见势不妙,急忙逃跑

    但这是天马的空间,哪里能让它跑得掉,就算是成年的白玉麒麟也逃不过天马的速度

    “快拿出来”,晓敏一步一步的逼近,咬牙切齿的怪吓人的模样

    没有,有也不给,白玉麒麟跟着貂蝉除了战斗什么都没学会,老实得很,只知道自己的东西不能给别人,没学会说谎,面对晓敏的逼近,它只能跑跑跑,跑不过,再跑跑跑

    “真的不给,哈哈哈哈”,晓敏发现已经将白玉麒麟逼到森林的死角后,猖狂的大笑

    死就死了,每次回到空间来都要将自己的战利品拿出一半来被这个可恶的恶霸当面吃掉,白玉麒麟别提有多伤心了,但它也没办法,说给貂蝉听,貂蝉根本不管,只好说给赵云听了,不过赵云教了它一个很不可思议的办法,而它,一直都没用

    白玉麒麟一个冲锋扑到晓敏面前,却来了个急刹车,贴在了晓敏身上,小脑袋还在晓敏的头上磨蹭了起来,一副我很喜欢你,别欺负我的样子

    “干什么,做出这么恶心的行为”,晓敏面恶心善,但却不愿让别人过于亲近,一脚将白玉麒麟踹飞了去,骂道

    我就要粘着你,白玉麒麟仿佛是受了鼓励,同样的动作再度重复,磨蹭的次数还更多了

    “你恶不恶心啊,快点让我吃饱然后各自睡觉去”,晓敏只感觉自己打了冷颤,急忙将白玉麒麟踹飞了出去

    动作再度重复,贴近,磨蹭,踹飞,怒骂

    显然,晓敏不是一只很有耐性的灵兽,面对像赵云那般无赖的白玉麒麟,她恨恨的看了白玉麒麟一眼,骂道“该死的家伙,要不是在我的空间里,我打得你满地找牙,给我滚远一点,竟然好那玩意,简直丢我们灵兽的脸”

    骂骂咧咧的晓敏刚走开,就恍然大悟,急忙返回,却发现白玉麒麟已经躲起来了,直气得她丫丫大叫

    第二天,赵云刚醒来,就发现枕边的人儿已经不知不觉的离开了,什么都没留下,看着自己身上那个鲜红的貂字,赵云伸了伸懒腰,回到了平原

    虽然两人并没有很多的语言交流,但却是最贴心的存在,每次貂蝉回来,赵云都觉得自己很轻松,很愉悦

    平原大厅里,刘备的紧急命令让关张陈到简雍孙乾都赶了回来,伴随的还有刘备的夫人,甘倩和新的平原女首富---易姬

    平原虽然是一流的大城市,但和邺城洛阳寿春濮阳长安那样的大城市相比,那是蚊子和牛相比,就算是比起北平也有相当一段距离,因为这里的制度决定了这里财富平均的不能在平均,也就是传说中的自给自足,安居乐业,如果比起治安人心所向,平原天下无敌,但比起城防经济农业科技水平,它就不值一提了

    五十多万人的大城市,在整个天下来说也是个人口大城市,但富豪的人数就和荆南南中地区差不多,因为这里的士族和地主全都被斗完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易家在幽州的产业已经完全没有了,但通过撤回在冀州并州和其他地方的资产,还是让易家成为了平原的首富,而自从经过了易猛夺位事件之后,易魁和一众老人都已经心灰意冷,都决定将家主之位传给易姬,而退居幕后

    “大哥,什么事情这么急,我和二哥刚打下了一头十数丈的巨型三头鱼,还没来得及烤呢,烤鱼送酒,那滋味,大哥,你不给我个理由,哼,我喝光你家的酒”,张飞拿出背上的一张大型画布,拿起会议厅上的毛笔就开始龙飞凤舞了起来,那嗓音顿时震动了整个大厅,张飞的嗓门一向就像一个大喇叭

    一看见张飞张开嘴巴的动作,易姬下意识的捂住耳朵,甘倩还好一点,只是半捂住而已

    不一会,一条狰狞的三头巨鲨顿时出现在了两米多长的画布上,旁边还有两个大大的字,“送酒”,写的粗犷之余苍劲有力,那条仿佛在怒视众人的怪兽在那两个字面前显得可怜兮兮

    张飞擅长书画,在大嫂甘倩的鼓励下,出外出了带上丈八蛇矛外,就带上大堆的画布,因为很多时候,张飞说话没人听得了很久,实在的说,没有谁能在一百多分贝下听课的,所以张飞的字画和表情已经成了众人分析他情绪变化的标志

    听到张飞的不满,甘倩轻笑了下,看向了刘备

    刘备此时呆了起来,他被张飞的话带回了他刚看见赵云拿来的小本本的时候

    现在的形势不算好,不但国内宦官和外戚在京城经常血溅三尺,各种妖兽妖师海妖水贼在国境肆无忌惮,而且这两年还出现了大变故,西北和并州出现了连绵多月的大雪,西南出现蝗灾人去楼空,南边出现台风洪涝,加上黄巾之乱,导致全国各地民不聊生,背井离乡比比皆是,也因此,平原原来不过五六万人,两年间已经达到了五六十万人,还在有递增的趋势,要不是刘备和青州刺史关系还算不错,关张震慑一方,青州刺史早就来找麻烦了,毕竟很多人还是从青州南边来的,就粮食来说,一亩地能够产一千斤已经很了不起了,蔬菜很多时候还颗粒无收,但赵云通过仙师指引和在皇宫得到的典籍经过了整理,经过三个多月的青州各地调查,赵云递交上了几个小本本

    一亩地产稻谷五千斤以上,一亩地产白菜一万斤,一亩鱼塘产鱼九千斤,能让女人更加美丽的衣服,飘香千里的美酒,能让人体能健壮的药酒,男女老幼都能和的花酒,能够让战士解除疲倦的花茶,快速训练精英兵种的方法,永不加赋的申请理由,私卖私盐等等诸多农业方法经济外交政策,直看得刘备眼花缭乱

    百姓生存需要什么,吃

    吃需要什么,米,菜,肉,要是产量能够达到赵云预测的那样,刘备仿佛看见了,自己平原只需要一万人中种植粮食,二三十万人征战四方战无不胜的景象,他发现自己的口水已经留下来了,当然,这是当时的

    见甘倩给了自己一个会意的眼神,众人还在看着自己,刘备顿时宝贝似的将怀里小本本拿出来,满脸严肃的对着张飞说道,“三弟,小心点,手下留情”

    众人顿时被逗乐了,张飞的黑脸顿时红了,但率先看了小本本的他,双眼也红了

    “子龙,这真的能酿出比现在还要好上几倍的美酒”,激动起来的张飞的嗓音简直可以和飞机起飞的时候相媲美,赵云顿时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指了指已经再度捂起耳朵的易姬和甘倩

    张飞顿时摸了摸脑袋,脸上带了些尴尬,拉着赵云直接往外跑,赵云挥手示意他先坐下,先别出声

    不一会,众人已经纷纷看了下那本小本本,不仅简雍孙乾陈到有了张飞一般的神情,连关羽也出现了震惊的神色,而甘倩和易姬却是满脸通红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赵云

    赵云对着刘备点了点头,说道“主公,这是我研究了几个月,完全可行的方法”

    刘备脸上终于出现了激动的神色,众人得到赵云肯定的回答,也兴奋站了起来

    “根据我在皇宫得到的资料和我梦中的得到的仙师指引和我探测了下我们平原的土壤,发现我们的土地有足够的能力培育出比现在高许多倍的产粮,只是我们的方法不对,平原现在虽然能够自给自足,但我们这里的经济状况不算好,要是我们改变下种植养殖技术,我们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这将是我们向着皇上的晋升之路”,赵云摊开了平原的地图,指着郊外的土地说道,经过能量雨的滋润,连妖兽都能培育出来,何况是粮食,在地球的现代,几个省的产量已经足够满足全国人民的需要了

    “晋升之路”,刘备和孙乾对视了眼,均发现对方心里的一丝惊喜,在场除了刘备外,就只有精通外交的孙乾能看出这改革对外的效益了

    “子龙,这种什么技术,真的能让一亩地产出稻谷五千斤,一亩地产白菜一万斤,一亩鱼塘产鱼九千斤”,刘备吞了吞口水,问出了众人的心思

    “不是能,而是至少,按我的预计,白菜起码有半个人那么高,脸盆那么粗,那些鱼平均至少有十斤重”,赵云伸手比划了下,他预计中的白菜,一脸严肃地说道

    “哇,那岂不是一小部分人种植就能供应整个平原,那我们还能对外销售,赚回大量的资金投入我们的各方面建设”,掌管经济的简雍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平原人才不多,简雍掌管经济,孙乾应付外交,关张负责治安,关羽还兼职军事训练,陈到负责城防,而刘备这个老大,则是太守兼职农业部长和平原白菜共同种植会的会长

    “不,如果真的试验成功,我们要将配方献给皇上,让全国百姓摆脱饥饿,为臣者一定要为百姓着想”,刘备满脸严肃的说道

    额,那岂不是自断财路,迅速壮大其他诸侯,孙乾和简雍对视了眼,均无言

    要知道现在的生产能力不强,让种地织布维护后勤的百姓占据了地方战力的三分之二有余,要是摆脱了饥饿贫困,各地拥兵数十万的局面在三两年之内一定会形成

    “量产的事情就按子龙说的去做,现在我们来谈谈关于酒的问题,子龙,你说白菜真的能加酒去种么”,说起自己的老本行种白菜,刘备也出现了和张飞一样的神色

    刘关张各有所长,刘备善于种植白菜编制草鞋,张飞善于酿酒和书画,关羽爱好读书和搞军事训练,不过对于酒,在这个时代,那是除了女人,全都喜欢的,因为这就不像地球上的那么浓度高,会上瘾而且伤身,而是淡淡的香香的

    酒量的大小,是衡量一个英雄第一印象的标准,在这里就算是文人策士,也能喝上几升

    酒酒酒酒,张飞举起自己画的一坛大大的酒,在众人面前不断挥舞,示意自己的激动,因为大嫂和众人也在,不好太大声说话

    众人一阵白眼,一阵逗乐

    “子龙设计的酒分为几种,一是醇酒,飘香千里,浓度较高,喝起来辛辣醇香,让人飘飘欲仙欲罢不能,第二种是药酒,这些酒运用药材,将药力融入到酒里,治疗各种疾病,预防各种疾病和帮助老人和小孩增强体质,三是花酒,融入了花瓣,芳香扑鼻,浓度较低,女人都可以喝,花酒主要用来调节气氛,但因为这些就都是特制的,都很容易上瘾,所以我在白菜上加了些酒来种植,吃了酒白菜就能中和长时间和大量酒带来的危害,而且我还设计了一种花茶,能让人保持清醒,消除疲惫,适合我们用来行军作战”,赵云拿过张飞的那张大酒图,开始解释了起来,在酒上发出箭头,标明醇酒,药酒,花酒,酒白菜和演变出来的花茶

    “子龙此法定当可以让我们平原的经济翻两翻啊”,简雍看着赵云仿佛是看着怪物一般,由衷的赞美道

    “而且这是大公德,定能千古传诵呢”,甘倩笑着说道

    “子龙当真天纵奇才,这些我也准了,可是问题出来了,我们怎么实行这些政策了,我们的库内并没有那么多银两”,刘备也很是高兴,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皱起了眉头

    没有钱,搞什么工程呢

    “赵大哥的计划这么好,我易家全力支持”,躲在赵云身后的易姬探出小脑袋,举手说道

    “这当然不是件小工程,但主公难道忘记了整个平原的百姓”,简雍神秘的一笑,说道

    众人顿时恍然了过来,以刘备的号召力,搞什么工程都有大把的人等着送钱

    “好,有了各位果然是平原之福啊”,刘备由衷的赞道,“但我们要有原则,平原人不赚平原的钱,有成效后,一致对外,我们不搞垄断政策,要和百姓合作”

    “主公英明”,众人齐声说道

    “子龙,你说的那些内衣是怎么回事,我一个妇道人家,不适合搞这些的,就让香凝去做不是挺好”,见计划中还有了让自己参与制作贩卖现代的地球内衣,甘倩的脸不由得又红了起来

    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在这个乱世里,礼义廉耻都没人讲了,更别说是害羞的了,要是南方或许还有点女子的出外对外准则,但在北方,那是极少,而且卖衣服当老板娘,更加是没什么问题,众人也不觉的惊讶,但只是疑惑,内衣,这是什么东西啊

    “哪,这就是赵大哥给我设计的内衣,你们看,我的身材好不”,易姬在北方草原边上长大,自然顾忌的极少,而且在场的都是刘备的心腹,而赵云是刘备的四弟,易姬很快就当这里都是自己人,一掀衣裳,一个只穿着小内裤和内衣的小辣椒顿时跳了出来,还得意地转了个圈

    “胡闹,子龙快帮她穿好衣服”,刘备和众人都自命英雄,岂能窥视小女子的身躯,顿时大多脸红了起来

    赵云尴尬的拿起桌上的衣服,急忙跟她套上,说道“是是是,香凝的身材最好了,别着凉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分多钟,但无疑,在刘备和几个娶妻后的人里,那衣服却是好看的多

    众人也不是什么审美大师,见易姬的现场示范了,计划自然也就通过了,易家虽然是平原首富,但要发行许多东西都没有太守夫人这个几个字的影响力大

    “子龙,你说的那些方法真的能在短时间内训练出精兵来”,关羽关心的不是经济,他更关注的是赵云的精兵训练方式

    “二将军和陈到将军都是练兵多年,自然可以商量下,这只是一种建议,子龙也无太大把握”,赵云以眼神对视了眼,回答道

    二将军,张飞和刘备都想开口说,什么狗屁二将军,但都被赵云的眼神阻止了,刘备和张飞的眼里都出现了丝歉然

    “四弟辛苦了”,关羽点了点头,无言,以眼神说道

    很多时候,眼神能够说话,而且,比嘴巴说话效果更好

    解决了粮食,衣着等后勤问题,征兵训练问题,自然就要谈到内政方针

    “当我们有了粮食和兵力之后,我们就能更好地造福一方守护一方,我们需要将最好的酒和粮食甚至配方交给陛下,让陛下知道我们的能力和造福天下的决心,那陛下才会对我们委以重任,而到时候我们也会成为各方妒忌的对象,只要疏通好各方势力,我们就能名正言顺的将仁政扩张到青州,乃至全国各地,永不加赋,私卖私盐就是我们将要的目标,有了粮食和盐,我们不用看任何诸侯的脸色,不怕他们断绝和我们通商,这样我们才能没有后顾之忧”赵云细细的说着,其实众人心里都明白,虽然灵帝现在对平原抗击各种灾害有功不收税,但伴君如伴虎,谁也不知道他下一秒的心思,加上朝中无人难办事,只有得到放大自己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和作用,才能更方便的行事

    “永不加赋,私卖私盐,子龙,我们真的需要这样么”,刘备左右望了望众人,见众人脸色没有什么变化,才放心的问道

    盐是朝廷垄断的,就连汉室宗亲总领一州也不敢稍越雷池,永不加赋也就是不用将税收交给朝廷,两者一相结合,就成了两个字,称王

    没错,在西汉初年,皇帝延续分封制,分封了诸侯王,但很快就一一诛杀了,因为诸侯王拥有经济军事政治大权,乃国中之国,很容易成为朝廷的心中刺,有了经济自主权和粮食,那其实已经和称王相差不远了

    “主公乃帝室之后,一心以兴复汉室为己任,难道一城一地就已经满足了,难道朝廷凭借我们平原就能改变么,能够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让朝廷清廉公平,让十方诸邪莫敢侵犯,让四方之国朝拜进贡么,主公,我们的目标远不止如此”,赵云突然单膝跪下,大声说道

    “这”,赵云反差之大让众人愕然,但很快,刘备双眸精光一闪,深吸了口气,说道“子龙说得对,为了兴复汉室,我刘备就算遗臭万年,也在所不惜”

    “主公英明,我等愿意誓死效忠”,在赵云的带头下,众人当即醒悟了过来,刚才很多的错误想法顿时烟消一空

    平原的变化众人看在眼里,也是陪伴着它一步一步走来的,为了百姓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即使是被人唾骂,被人嫉妒,那又有何足惜

    几天后

    平原的公告栏里来了几个士兵,很快的在公告栏上贴了几张图纸和说明

    没几秒已经密密麻麻的聚了数百人,在观看

    不一会,很多人都快速奔回家,沿途还听见在衙门附近住的人在呼喊,“爹,快将咱们家的钱全都拿到衙门,太守大人有新政策”

    “媳妇,快放下你的织布机,跟我到衙门报名去,咱们明天开始不卖布了,咱们养鱼去”

    “伙计们,快将已经酿好的酒给我倒掉,跟我到衙门去领取酿酒的新方案和新材料”

    ......

    一个商人打扮的人拉住一个老头子,疑惑的问道“大爷,怎么平原太守一出政策,好像所有的人都放下了手里的活,都忙着去做的”

    老头子眯着眼仔细看着商人,直看得商人浑身不自在,老头子对着商人招招手,商人顿时凑到老头子的耳边,“我们平原都是文明的地方,除了三爷谁也不能大声骂人,所以我只能小声告诉你-----你这个该死的外地人打听我们太守大人的政策有什么企图,是不是想搅乱我们平原”

    商人狠狠地惊愕了下,随即火冒三丈,但还是忍了下来,对着老头子说道“我是冀州的商贩,这次第一次来平原,不知道平原的情况,大爷能不能告诉我些”

    “哼,我绝对肯定你不是青幽并冀四州的,各州谁不知道太守大人出台的政策都是惠民政策,你快离我远点,不然我去衙门告发你”,老头怒斥了番商人,飞快的跑了

    这老头起码有五十岁了,怎么能跑得那么快呢,商人看着那迅速离去的身影,独自纳闷道

    连续问了几个人,都被人鄙视了番,商人顿时不问了,直接来到公告栏里,看了看,大意为

    1太守发明了新的酿酒,种菜方式,免费发放材料和配方,种植成功后收回5%的成果,有什么疑问的可以免费咨询,因为太守比较穷,只能有百人分量的材料,先到先得,种植了的要教导没有种植的,收成之后,统一由政府对外销售,不收任何费用...谨记,平原人不能赚平原人的钱

    2太守发明了新的养殖方法,需要在郊外开辟多个鱼塘养鱼,城防军负责挖掘,但如果贡献粮食,辅助挖掘和养殖过程中有份出力的,都可以得到部分鱼......,谨记,平原人不能赚平原人的钱

    3太守决定增加城防军的规模,想要参加的可以报名

    4太守夫人和易家布坊合伙做生意,有新型衣服上市

    ....

    新的种植方法,既没有诱人的收成数据,也没有介绍种子的神奇,这样也能让人蜂拥而至,养鱼塘,还没开始挖呢,参军也没说待遇,连老婆都推出来做生意了,这平原一点秩序都没有,怎么可能比我们陈留还要有发展前景呢,连邺城也比它好过百倍,商人暗自纳闷的想到

    但作为曹操新建的间谍部队,心思细密是最大的前提,于是,商人回到据点换了套衣服,打扮成了农夫模样,拉住了一个赶着回大街的青年人,说道“我是原来北城老刘家的老二,听说大哥都过得挺好的,回来看了下,谁知道他们全都不在家,能不能请问下你见过我大哥么”

    “哦,你是老刘家的老二,我是西城的老陈,说来真巧,我还真知道你家老刘的情况,你家老刘前年加入了城防军,因为跟着三爷去打海贼,还没冲锋,三爷就扫光了海贼,你家老刘打扫战场有功,得到了百两银子,在西城建了套新房子,房子比太守府还要大呢”,老陈是一个热心的青年人,说起自己的那个能干的邻居就激动了“你家老刘命好啊,能够去参军,我家只有我一个独子,老头子不让我去参军,让我去耕地,不过太守大人好得真无话说,太守夫人生日那天,很多宾客聚了好几里路,我送了一只自家养的老母鸡,下次我老婆生了个女儿,我都在唉声叹气了,太守大人竟然送了两只大公鸡和两篮红鸡蛋来,还亲手写信祝贺我,哎,要是我也能参加城防军就好了,能保护太守大人,多好的职业啊”

    商人笑笑的快速离开,找了个妇人,问道“大姐,我家去衙门去迟了,你有没有领到种菜的新材料呢,能不能教我呢”

    “没问题,大家都是平原人,不过我也还没开始种,正在赶着回家种呢,你家在哪里,我学会了让我家老爷去教你”,那妇人认真地看了下商人,发现他的农夫模样并没有虚假后,笑着回答道

    “不能现在教我么,我还要赶着去帮忙挖鱼塘呢”,商人顿时急了起来,一副快点教我的样子

    “那你就去先挖鱼塘啊,我家老徐也在郊外的1号鱼塘,你领不到菜种肯定是因为你种地的经验不多于五年,我已经种菜十多年了,有很多经验,我们不能浪费太守大人的菜种,如果你需要菜的来我家,我家在南城西乡,我们那边有很多太守大人亲自培育的大白菜,很容易种,而且收成又快又多”,妇人很是慷慨的说道

    商人还是找了个借口溜了

    这刘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明明平原就穷得很,驻兵也少得很,怎么有如此大的号召力呢

    不只是商人疑惑,同一时间,整个北方的各方间谍都在疑惑,刘备,在搞什么

    轰轰烈烈的改革动员在其后的一个多月,整个平原五六十万人在忙着开荒,一时间,整个青幽并冀四州的目光都盯在了平原的这个小小的郡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