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一章 幽州纷争(一)

正文 第十一章 幽州纷争(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一章幽州纷争(一)

    鸿门宴

    公孙瓒的府中,公孙瓒和赵云正对坐着,赵云低着头,公孙瓒则是不漏痕迹的观察着赵云的脸色变化

    “子龙,你还没考虑清楚么,抵抗异族仅仅是靠我是不行的,我需要你,云长和翼德,云长和翼德在玄德那里绝对是浪费”,公孙瓒低沉的嗓音响起,久居上位的公孙瓒的言语中给人一种诚挚而不容置疑的压迫感

    赵云默默地低下头,没有说话,公孙瓒的意思很清楚,要让自己为他全力打造军队,像龙牙突那样的弓步骑三体一军的精英骑兵,而且还要为他劝说关羽和张飞,为他征战四方

    公孙瓒并不知道赵云和刘备关张的关系,但关张赵云交好的消息整个幽州没几个人不知道的,无论是讨伐盗贼,还是击退异族,都常常出现三人一同的身影

    赵云抬头默然的看了公孙瓒一眼,随即低下头,并没有露出什么感情变化,心里微微一叹,公孙瓒是一代枭雄,仅凭他苦心经营了二十几年组建的十多万精英骑兵可以看出他是个有大志有毅力的一方霸主,但似乎是如此强大的战力极度膨胀了他的虚荣心,他开始不满朝廷,在他看来,整个幽州乃至辽东都应该是他的,为此他两年来连续征战,实力大降,虽然仍是号称数十万大军的首领,但里面早已没有了两年前的不可一世

    自己的老大刘备,会不会有这样的一天呢,赵云心里暗自想着

    脑海中不断想起这两年的经历,刚回到常山,就因为强大的实力成为了常山一带的守护神,第一次看见公孙瓒带着白马从义时的气势逼人,白马从义是依靠公孙瓒独特的训练手法训练出来的突骑兵,那些突骑兵比起自己的当时的龙牙突来,更有战斗力,更有震慑性,因为那是能挽强弓的重弓骑兵,而且精通阵法,能够施展九宫伏击阵,成九宫之势将敌人囚禁在阵中,大幅降低敌人的攻击力,借着茫茫黄沙更是发挥出了沙漠之龙的威力,茫茫沙海中忽现无数精准的利箭仿佛是无法避免的激光攻击

    十数万精英骑兵奔腾傲啸的场景,不得不说,还真能引起自己的战意,但是战争让许多熟悉的面孔渐渐消失,而且是在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内战中,都是幽州子弟,打起来有什么意思

    随着时间的流逝,赵云对公孙瓒的看法渐渐改观,他对于外族来有着近乎嗜血的性格,突入草原面对异族,不论老幼妇孺,一律斩杀,就好像是那无情的草原异族一般,要知道很多时候面对的是边境的平民和来投靠的异族百姓,或许战争不能有妇人之仁,但赵云却看不惯如此嗜血,而且公孙瓒不善于治理,似乎也不愿治理,他的吃喝玩乐都在军营,都在马背上,自己曾无数次劝他屯兵屯田,修理城墙,管理治安,兴修水利,堆积粮食,但却无一接受,公孙瓒的军队很多,也很强,但名声却差得很,因为他管辖下的百姓很多竟是饿死的,还有被逼逃亡被当做逃兵杀死的,有的甚至是被自己的将士虐死的,而他的粮食来源,部分是富裕的冀州,从懦弱的冀州刺史韩馥手里强买来的,部分是抢来的,

    反观刘备,从一个小小的平原县令,变成一个一流大城市的平原太守,仅仅花了两年,两年,让一个不到五万的小县,变成了一个让五十万百姓安居乐业的大郡,这其中的差距,作为一个有能力,有抱负的将才,帅才,相才,你会怎么选

    有的时候,赵云真的很希望离开公孙瓒,投奔刘备算了,陪刘备种种菜,论论天下大事,微服出巡,和关张打打架,出出海,听听关羽在老乡的风流吹牛史,听听张飞在涿郡的威风吹水史,听听美丽大嫂的歌声,都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想起自己的大哥,赵云不由得想起自己一手组建的绝杀骑兵--龙牙突,想起赵四,赵四在历史上默默无名,甚至在幽州也听不到他的名字,但赵云却将他打造成了一个一流武将,成为了龙牙突的副队长,幽州赫赫有名的毒龙突,原因无他,那是因为这是常山上自己的小村子唯一一个伙伴,在常山婚宴那天,他在森林里迷了路

    赵四被赵云传授了毒龙刀法后,在赵云的指导下,实力突飞猛进,体内形成了常人二十几年才有的深厚内力,赵云还送了他一块龙骨战甲和一把妖刀毒龙,龙骨佩戴在身上能够增加攻击力和内力恢复速度,妖刀毒龙在内力的驱动下能够发出重重毒雾,让周围敌人中毒身亡,赵云很多时候都东奔西走,而且在外人开来很是没有进取心,因此龙牙突内部大部分人愿意跟着赵四,兵精粮足的赵四更加是春风得意

    赵四原本也是个纯朴的青年,但实力暴增后,欲望变得极度膨胀,公孙瓒手下谋士没什么本事,但却是一肚子坏水,经常鼓动他,赵云看在眼里,也劝过几次,但却无法改变赵四,尤其是在易姬出现之后

    易姬是北平最大富商易家的族长独女,长得天姿国色,我见犹怜,知书识礼的她说话软声软气,最喜欢就是歌舞,能歌善舞的她成为了幽州男人的梦中情人

    易家经营牧场和农场,是幽州最大的粮食和马匹供应商,在公孙瓒的崛起中有着莫大的功劳,在幽州各势力左右逢源,名望极高

    也因此,幽州各大势力也盯上了易家,易家家主是个老狐狸,他深知各大势力都能轻易将自己吞掉,只是害怕自己的临死一搏,所以他将女儿的终生大事决定权交给了自己的女儿,但却给她暗示,赵云

    无疑,赵云在幽州是易家最适合的女婿,就个人来说,赵云长得英俊潇洒,性格忠厚,不会窥视自家的家产,而且赵云的身份极为特殊,赵云是仙人左慈仙师的弟子,是个超凡脱俗的强者,虽然在公孙瓒部下为官,但却从不为公孙瓒为虎作伥,公孙瓒也调不动他,而且与平原太守刘备交好,搭上了赵云这条船,安全上有保障,就算在幽州混不好,也能到青州上混

    龙牙突或许不会存在很久了,赵云心里感叹着

    赵云在想着赵四和易姬,同样的,公孙瓒也同样如此,自己的兵马粮草因为和刘虞和辽东战斗消耗极大,已经有点供应不上,自己没有刘虞那样有朝廷供应,而自己的两大供应商冀州韩馥在这两年渤海袁绍的教唆下也有点不听话,易家就成了重中之重,可是,那该死的易姬就喜欢赵云这样的小白脸,自己暗示赵云已经多次劝她好好刷选,自己也施压给易家老头,但却还是搞不定,要不是怕易家老头狗急跳墙销毁牧场和农场,还真想兵临城下算了

    要是自己有易家为后盾,关张赵云为将,刘虞算什么东西,平定辽东也不过时日的问题,有了幽州和辽东,在联合并州丁原,南下吞并青州和冀州再反过来吃掉丁原,河北王就不再是日思夜想的梦了,该死的赵云,要是你不答应看我日后怎么收拾你,没有你,赵四也一样能训练出龙牙突,玄德,为了大业,也不得不牺牲你了,谁叫你一直跟我玩花样呢

    “将军,子龙只想保护常山,训练大军的重担我相信二将军能够很好地完成,二将军英勇善战,勇冠三军,而且征战多年,比起子龙来更加有经验”,赵云认真地看着公孙瓒,“而且,两年来四处征战,我军消耗极大,若不大力管理好内政,在大型战争中,我军可能会处于不利地位,近年来,北平的人口流失了很多,我想”

    “恩,你说的我会考虑的,你先下去吧,关羽和张飞明晚会赴宴,我已经通知了赵四,让龙牙突和白马从义联手,明晚,务必让关张归降于我”,公孙瓒脸色一变,挥了挥手,示意赵云退下,转身说道

    赵云脸色一僵,漠然离开

    公孙瓒看着远处的黄沙,心中一冷,可恨的赵云,别逼我连你也杀了,如果真的有必要,为了她,也别怪我了

    赵云的话让公孙瓒很是不喜,自己的二弟公孙越虽然武力还可以,但连自己都赶不上,更别说是超一流的赵云了

    赵云默然的走回了自己的军营,操场上雄壮的骑兵演练声他却充耳不闻

    鸿门宴,明晚竟然要摆鸿门宴,可笑的事竟然没有人通知自己,默默地捏碎一个玉符,赵云看着挂着的木枪,木剑和木弓,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一手组建的龙牙突,实力怎么样他很清楚,不但能征善战,而且无不是百里挑一的极佳斥候,无论是平定盗贼还是追踪异兽,都从未令他失望过,公孙瓒几兄弟的一举一动自己也清楚得很,但现在,竟然没有人告诉自己明晚要摆鸿门宴,这很讽刺,赵云有种被人被人扇了一巴掌的羞耻感

    “赵大哥,不好了,不好了”,一个满脸漆黑的瘦弱小兵闯了进了军营,打乱了赵云的思绪

    来者是个不足一米六的瘦弱少年,身穿着凌乱的军装,脸上抹了许多马粪味的沙土,双眸含着泪花,踉踉跄跄的冲了进来

    公孙瓒治军严谨,麾下尽是河北大汉,这么弱小的身影显然不是军营的士兵,而且胸前的两个大包更是明显的很,这显然是个蹩脚的伪装

    “冷静点”,赵云一眼就认出了来者的身份,双手扶住她的双肩,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

    “赵大哥,我..是...易.姬,快,快去,救爹爹,牧场被围起来了,很多官兵,他们要杀光牧场的人”,伪装成士兵的幽州第一美人易姬,哭泣着伏在赵云怀里,焦急的拉紧赵云的披风,抬头那哭红的双眸显现出悲痛

    “放心,他们不敢伤害你爹爹的”,赵云缓缓的推开易姬,解开披风将她包裹了起来,快速的走出了大营,心中微微一叹,该来的始终是要来的,只是没想到才不到几个时辰,公孙瓒的铁骑已经行动了

    龙牙突都能收服,更何况是目光短浅的易家其他人

    飞鹰锁月,一只青色大鸟飞向城外

    易氏牧场是幽州最大的牧场,拥有许多优秀的战马,易家堡是一家雄伟的城堡,拥有数千武士,但此时却血流成河,数里的距离出现了数以百计的尸体,有官兵的,更多的是易家堡的

    易家堡前,一个眼神阴鹜的将军正满脸冷笑的看着尽数带伤的易家众人

    “易老头,你还以为你还是威风凛凛的幽州大商贾么”,公孙越对着易家家主易魁呸了声,冷哼道

    “杀杀杀”,公孙越的话刚说完,身后的白马从义顿时发出震天的怒吼,易家众人顿时脸色苍白

    “就是,大哥,交出账本和族长信物,我就求公孙将军放你们一条生路,不然你就只有死路一条”,易家的族长二弟易猛一脸幸灾乐祸的对着易魁说道

    “二弟,我对你不薄,你怎么能”,易魁被气的吐出口鲜血,指着易猛说不出话来

    “大哥,你老了,都看不清时势,公孙瓒将军乃当世英雄,一统幽州指日可待,我们只有追随他的脚步才能光宗耀祖,像你这样将我们的粮食和战马浪费在其他人身上根本就是件愚蠢的事情”易猛一脸感叹的讽刺道

    “你......”,易魁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不管易猛说的是不是实话,他也只能承认,否则,眼下的白马从义就能将他们撕成碎片

    “大哥,听我的没错,我比你年轻,才能又比你出众,家族交给我绝对比你强,你想想身后的亲人,还是乖乖地交出账本和信物吧”,易猛越说,脸色越发得瑟,一脸大义凛然道

    “无耻,易猛你愧为易家子孙”,一声娇呼怒喝在众人耳边炸起,穿回女装,美丽动人的易姬急忙跑到易魁身边,对着易猛怒骂

    “是战神,常山战神”

    “战神来搭救我们了”

    “我们终于有救了”

    易家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纷纷看着赵云那修长的身影

    赵云的到来不仅引起了易家众人的注意,连白马从义也出现了一阵骚动,常山战神,那是幽州的最强

    公孙越眼中闪过一丝阴狠,脸色一变,顿时笑呵呵的说道“赵云,易家想投奔刘虞背叛我们,还派人刺杀大哥,这事情人证物证俱在,你该不是想帮这群反贼吧”

    “易家,不是反贼”,赵云淡淡的扫了扫周围的白马从义,亮出了木枪轻轻的摇了摇头

    “是不是反贼是我说了算,我作为北平的城防军统领,城内一切治安都是我的职责所在,铁证如山,你若再阻拦,我会当你是和他们是一伙的”,公孙越脸色一冷,嘴角里浮起了玩味的笑容,冷声道

    公孙越名义上是北平的城防统领,但实际上,他一直领军在外抗击着刘虞,对北平事情了解不多,易姬这个幽州第一美人他深知自己的大哥志在必得,易家若不识趣就只有灭亡一路,但赵云这个小股战斗的常胜将军,常山战神,他一直都不以为然,毕竟个人战斗哪里及得上真正的战争,这是个好机会,定要杀杀赵云的威风

    赵云沉默了起来,对着身后的易家众人点了点头,给了个放心的眼神,手中的木枪挽了个枪花,神色越发冷漠起来

    公孙越冷哼了声,手中的大刀挥了挥,顿时策马冲向赵云,深厚的内力凝聚了一道强横的斩击

    随着公孙越前来的同样大多是出征在外的白马从义,除了少数城内人员知道赵云的厉害外,其他人见状都纷纷怒吼了起来,手中的大刀纷纷扬起

    和战神一战,那是强者梦寐以求的事情

    见公孙越来势汹汹,易家众人快速倒退了数米之远,只有易姬紧张兮兮的看着公孙越的大刀,像是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十数米的距离瞬间即逝,公孙越的大刀眨眼间已经砍到了赵云面门,强横的内力仿佛让空间为之一振

    赵云左手猿臂一伸,已经将身后的易姬环抱了起来,像是移形换影一样闪电般的躲过了公孙越的斩击,右手木枪随即向下拍去

    “叮”,“噗”,赵云的木枪像苍蝇拍一般,将公孙越的右手拍得浑身颤抖,手中的大刀,顿时掉在地上,强大的冲力更是让他向前冲去,好不容易止住马匹,却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这怎么可能,公孙越和白马从义第一时间想到,赵云不过二十岁,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内力,自己的肩膀竟然被强横的内力震得直抖擞,一点力气也发不出来,而且看样子还是他手下留情,不然自己的右手,很可能就废了

    常山战神,还真是非同凡响

    “看来,赵云你是铁了心要帮助这群反贼了,兄弟们,上,杀光这些反贼”,公孙越狠狠地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阴冷的说道

    “杀杀杀”,白马从义顿时进入战斗状态,战马呼啸,煞气蔓延,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赵云冲了过来

    在场有不下五千的白马从义,而易家此时剩下的不过数百人,很显然,一个冲锋,基本上就报销了

    骑兵的冲锋让在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不少易家子弟纷纷哭嚎着两边散开,叫着投降

    赵云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对着怀里的易姬说道,“易小姐,你担心么”

    “有赵大哥在我不怕,也请你不要叫我易小姐,叫我香凝好么”,易姬勉强克服心中的恐惧,将俏脸埋进了赵云怀里,微泣着,易姬字香凝,但只有几个亲近的人才知道

    少女的情怀总是很难以意料的,赵云也没想到,两年前的一次巧遇和小小的路见不平会让,平常胆小天真的易家千金变得如此勇敢

    “恩,我在”,赵云长枪猛地插向地面,易姬忽然骑兵带来的煞气压力顿时消失,不由的抬头一看,只看见远处白马从义竟然让出了一条道,数百骑着陶瓷战马的精悍骑兵如风一般冲了进来,而白马从义,竟然自愿给他们让出一条道

    公孙越脸色变得很难看,作为公孙瓒手下最精锐的骑兵白马从义,竟然在冲锋时候被强行让道,不,不是让道,而是敌人强大的势将己方的骑兵压出一条道,被压倒的骑兵自相践踏了起来

    龙牙突,传说中的超级骑兵,成立不过两年,但却战绩辉煌,胯下的战马是清一色的先秦战马,是据说秦始皇用来陪葬的陶瓷战马,经过能量雨的洗涤,具有强大的战力,不仅速度超群,还能散发强大的势,增加自己的攻击力,压制敌人的杀气,而使用的长枪是清一色的真钢枪,能够有几率发出高速斩击,爆杀前方敌人

    在龙牙突的冲击下,赵云前方的骑兵纷纷溃败,而赵云,此时正被一个太极辟邪圈包裹,手里正拿着一张符纸,太极光晕,顿时让北平城内人员脸色大变,一个谋士般的骑兵,急忙凑在公孙越耳边低语

    公孙越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神色阴冷,牙齿咬的咯咯响,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赵云是传说中仙师左慈仙师的弟子,这不是浪得虚名的,整个北平的人都知道,当北平或平原遭到妖兽,水妖袭击的时候,赵云都会使用惊天动地的道术,而太极光晕,就是预兆

    那谋士忍住狂喜,大声说道“奉大将军将令,今天之事是误会,勒令二将军带回白马从义”

    事情雨过天晴,但赵云看着强势的龙牙突,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公孙瓒大营里

    “子龙,听说刚才你到易家堡去了”,公孙瓒神色阴沉,不在意的说道

    “恩”,赵云淡淡的答了句,漠然的看着公孙瓒,心中不由的冷笑,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有点英雄惺惺相惜的自己和公孙瓒,也会有各怀鬼胎的一天,要是真正要绞杀易家堡,自己绝对赶不上,更别说是能叫娇弱的易姬来求援了,目的很简单,一方面要赵云犯错,一方面向易姬表示,他能轻易绞杀她的家族,而赵云只能干瞪眼,相比起来,孰好孰坏不言而喻

    “我们也算老相识了,子龙,我的心思你很明白,我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止,你救不了他们第二次,而且,你也不喜欢易姬,何必为她费如此心思呢”,公孙瓒语气依旧没有变化,但话语间却渐渐强势了起来

    “子龙从来都是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赵云神色微变,顿时恍然

    “如此甚好,我不日就要和易姬大婚,还请子龙到时早点到”,公孙瓒脸上涌起了淡淡的微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强扭的瓜不甜,将军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为何还要如此费心思呢,易家的再富庶,也支撑不住战争的需求,不发展内政,我们将来成就霸业就会大为受阻,匈奴等异族若是有充足的粮食,又岂会像今日如此安静,望将军明察”,赵云叹了口气,说道

    “莫让那些卑微的异族与我相比,赵云你做好分内之事即可”,公孙瓒脸色突变,双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大声道

    “如此,那子龙无话可说,不管结果如何,还请将军遵守当日誓言,永保常山百姓平安”,赵云拱了拱手,闭上了双眼,恭声道

    “这”,公孙瓒一愣,仿佛想起了什么,看着赵云离去的背影,想要伸手出声,但却犹豫不定

    易家堡里,两方人马争吵的不可开交

    一方面是易魁为首的老一辈管理人员,一方面是以易猛为首青壮派

    “大哥,还是照我的话做吧,难道你想让我族就此结束”,易猛一副劝解的意思,脸色却充满了嘲讽

    “易猛你无耻”

    “卑鄙小人,快滚”

    “有你是我易家的耻辱”

    ......

    叫骂声不断,老一辈纷纷向着易猛喷火,被骂了后的青壮派也忍不住出声了

    “话不能这么说,若不投靠公孙将军,我们哪里还有明天”

    “就是,白马从义那么厉害,而且足足有数万人,踏平我易家堡也不过顷刻间”

    “幽州又不止我易家一家,我们被灭了之后,其他粮食商家就会蚕食我们的地盘,我们又何必白死呢”

    ......

    易猛听着越来越多的支持的声音,昨天的恐惧顿时消失殆尽,要不是昨天的一阵冲击,这些家伙哪里会这么快就投靠自己

    易魁欲言又止,看着吵吵闹闹的家族人员,心中无比的痛心,要是家族同一条心,公孙瓒绝对不会如此咄咄逼人,但现在他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毕竟已经兵临城下了,一切都是虚言

    “大哥,还是听我的话吧,交出信物和账本,再将侄女嫁给公孙将军,那我们就永享平安,自此幽州独大了,这又何乐而不为”,易猛不断的诱导着,将自己的美好蓝图说了出来,仿佛就是现实一样

    白痴,易家老一辈都鄙视的看着易猛,这个好吃懒做的家伙一点都看不透时势,过河拆桥的事情历史还出现的少么

    “赵大哥,我该怎么办呢”,一身美丽女装的易姬凝眉苦思,脸色一片愁苦,原本精致的俏脸此时蒙上了一层阴霾

    赵云的大营里

    “子龙哥,你这次太冲动了”,赵四对着赵云叹气道

    “或许吧”,赵云叹了口气,“狗蛋,你是我们村子仅剩的人了,我最相信的就是你,说吧,公孙瓒答应你取代我之后担任什么职务”

    “将军,他让我当将军,统领五万重骑兵,如果打下蓟城他还会上表我当太守,子龙哥,男儿在世应当顶天立地,要闯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才不枉此生,你,太令我失望了,我本想跟随你南征北战,成就不世霸业的”,从赵云语气中,赵四知道了许多东西,脸色一喜,顿时说道

    “或许吧,我即将离开这里,希望你能好好爱护我们常山子弟,你去吧,切记,明晚不要参与围堵关羽张飞的鸿门宴”,赵云略带点伤感的说道

    赵四顿时拱了拱手,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在军营门前忽然停住了脚步,喃喃自语道“子龙哥,我很早以前就希望我是那个左慈仙师的弟子,那个常山战神,那个樊娟姐的爱人,而不是那个废物狗蛋,我会证明给你们看,我绝对不会比你差”

    赵云愕然了起来无力的躺在了草地里

    或许,很多东西你不细心是发现不了的

    或许,很多东西是不能以以前的思绪来思考的

    或许,很多东西不是永远是用的

    又或许,回常山,不是个好的决定

    小娟,你此刻在哪里,是不是像我那样想你呢,有没有像我那样的烦恼呢

    一个飘逸的身影窜进了易家堡,易家父女的脸色终于阴霾尽去

    傍晚,公孙越来到公孙瓒大营

    “大哥,易老头答应将交出易家在幽州的一切,并答应将易姬下嫁给大哥,但代价是要带着愿意跟着他离开的族人立即离开幽州”,公孙越满脸冷笑着对着公孙瓒说着

    “哦,易老头开窍了,不过恐怕是在拖延时间,经营了几代,他们哪里舍得放弃”,公孙瓒笑了笑,说道,赵云是个讲信用的人,他既然有隐退的意思,绝对不会出尔反尔,但谁都不会相信易姬会在这个时候答应下嫁

    “我也知道有赵子龙易家不会那么听话,不过,大哥,我们上次遇见的那个仙师,真的不好好利用下么”,公孙越仿佛想到了什么,双眼中闪过了一丝阴冷,说道

    不得不说,赵云一招击败他的消息此时已经传遍了幽州,他这个废物之名算是坐实了

    “我早就打算好了,等着看好戏吧,我的弟弟”,公孙瓒猛然抬起了头,向着远处露出了诡异的一笑

    平原往北平的路上,两匹异兽在不断奔腾着,一匹是一只火红色的汗血宝马,一匹是一只斑斓猛虎

    “二哥,那公孙瓒竟然使些卑鄙手段吞并易家,还想在明晚伏击我们,不如我们先下手,你看好不好”,豹头环眼的张飞张翼德此时愤愤不平,胯下的猛虎仿佛也知道了主人的心情,一个劲的奔跑,连吼都不敢

    “不,虽然公孙瓒做得比较过分,但现在还不是跟他翻脸的时机,大哥的实力还不能在河北站住脚”,红脸关云长轻轻的摇了摇头,卧蚕眉中显出了丝丝的叹息,但提起公孙瓒三个字,却闪过了一丝不屑

    张飞顿时哑口无声

    不得不说,现在的平原无论是经济还是治安,秩序,都好的一塌糊涂,但在城墙的强度,军库兵器装甲,都少得可怜,而且将领也只有关张,陈到,谋士也只有简雍,孙乾,虽然有着足以匹敌五万军队的五千精锐兵种的精兵,防御有余,攻取不足,比起拥兵精英兵种十数万的公孙瓒来说,弱得可怜

    夜晚

    公孙瓒的大营里亮起了无数的灯火,一场盛大的宴会当即开始,迎接关羽和张飞的是以公孙瓒为首的手下诸位武将如公孙越,公孙范等

    关张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大营中心,沿途的精兵良将雄武兵势全都无动于衷,仿佛那就是摆设一般

    但关羽张飞的气势却是依旧令白马从义和突骑兵,重骑兵和公孙瓒的亲卫们胆战心惊,那宛如实质的杀气,在关张走过的几分钟内,一直锁定他们,让他们如履薄冰,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关张来赴会,但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惊骇感,他们,竟然是一次比一次强

    宴会设置在军营,意思很明显

    在关张进了大营后,军士才开始散去

    宴会上,烤全羊等等幽州乃至草原的野味都一一展现,只闻的人直流口水

    就像以往一样,公孙瓒不吃不喝的发表演讲,说着草原各族的可恶,说着汉室天下的黑暗,说着自己的努力志向,说着自己的前途光明,说着自己在幽州的强大等等说不完的话题,公孙越公孙范则是一如既往的死盯着关张,不时闪过一丝妒忌和愤怒

    但这次关羽和张飞并没有摆出高姿态,优雅的吃着爱理不理,问十句答一句的,而是马力全开,快速的解决着桌上的美食,风卷云袭,囫囵吞枣,没两下,两人就吃完了速度之快,攻势之猛,让在场人都大跌眼镜,难道,青州的杀神实在饭桌上得名的

    关张保持了一顿后,还优雅的擦了擦嘴,就要转身离开,丝毫没有理会其他人的意思

    “云长,翼德,平原虽然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无论是发展前景还是各方面赶不上幽州,幽州有着天下无敌的骑兵大军,让我的白马从义的儿郎们被你们演示下,大家交流下经验”公孙瓒这次也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脸色难看,而是仿佛没事发生一样,笑呵呵的领着关张,往外走去

    这一顿,吃的诡异,仿佛就是公孙瓒在扮演着陪吃的角色

    今晚的月亮很亮,皎洁的月色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恬静

    一队骑着白马的精壮骑士从远处跑来,整齐的步伐掀起了一阵震撼人心的马蹄声,虽然没有说话,但那凝重的杀戮气息却是格外的明显

    公孙瓒拍了拍手掌,几个侍从在骑兵们前进的方向抛出了一袋树叶

    “咻咻咻咻”,条件反射下,一百白马从义纷纷搭弓引箭,在月光下可以清晰的看出,他们竟然是齐射,三珠连发,在奔跑的骏马上连珠三箭

    关羽和张飞脸上都保持沉默,但双眸中都闪过一丝冷笑,再厉害的兵没有厉害的将,有什么看头

    不一会,侍从拿来了大堆的箭矢,箭矢上都穿过了一片树叶,足足有两百七十多支箭

    “好”,“威武”

    .............

    “有什”...么了不起,张飞正想鄙视下公孙瓒的炫耀,还没说完,已经被关羽打断了

    “公孙将军果然是强将麾下无弱兵,幽州铁骑果然名不虚传”,关羽拱了拱手,笑道

    杀神关羽竟然笑了

    全场一阵寂静,公孙瓒三兄弟进入了石化状态,连张飞也一阵诧异

    “白马从义闻名天下,不知道贵军子龙兄弟麾下的龙牙突在不,昔日一别,还真是怀念那激战平原水妖的日子”,关羽扫了赵云一眼,以眼神询问了许多,脸色变了变,漠然道

    关羽的变化太快让公孙瓒三兄弟一时间接不上来,再次呆了起来,良久,公孙瓒才深深看了看赵云,拍了拍手掌

    这下,连张飞笑了出来,虽然不是开怀大笑,但却是笑得让全场人都不由得一颤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没什么人敢这样对他们了,好一个北平太守

    龙牙突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战场上,脸色漠然,同样的树叶再度滑落,而他们则是慢吞吞的搭弓引箭,缓缓地射出一箭

    “轰轰轰轰”,箭矢刚遇到树叶,就化作了干柴烈火,瞬间爆炸了开来,远处变成一片火海,而火势还有蔓延的趋势,但却没有谁愿意救火

    “听说关云长乃青州杀神,不才公孙越请教”,公孙越快速骑上了一匹大宛马,向着关羽拱了拱手

    说也奇怪,不过是公孙越要和关羽切磋,但公孙瓒,公孙范等等诸武将竟然都纷纷骑上战马,白马从义纷纷往后倒退

    看着远处的火海,看着更远处若隐若现的杀气,关羽和张飞对视了下,手里神器青龙偃月刀,丈八长矛纷纷露了出来

    “子龙,据说易家曾目睹了你和翼德大战三百个回合的场面,趁着舍弟和云长切磋,你也和翼德练练好了”,公孙瓒对着赵云笑了笑,大声说着

    “尊将军令”,赵云手里出现了一把镔铁长枪,一言不发的攻向了张飞

    一般而言,赵云进入战斗状态时用的是令其闻名于世千年灵木炼制的弓剑枪

    公孙越纵马袭来,关羽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青龙偃月刀缓缓的一个竖劈

    一道金色刀芒顿时袭向了公孙越,刀芒所到之处大地顿时被刮了一层皮,强大的威势紧紧的束缚着公孙越

    公孙越脸色一变,顿时在十数米处止住了脚步,凝聚了全身内力重重的劈在地面,一阵碎石裂缝直向刀芒

    轰,公孙越被刀芒击退了数步,一丝鲜血流出了嘴角,公孙瓒等人脸色变了变,纷纷涌了上来,无声的加入了围攻

    “子龙,你真要和我打”,张飞和赵云硬憾了记,渐渐的远离战场

    “今晚让我兄弟俩好好练练,从明天开始我不会在这里和你切磋了”,赵云笑了笑,神雕展翅攻向了张飞

    “好,让我们大战三百个回合”,张飞脸上一喜,哈哈大笑了,手上的长矛毫不留情的刺向赵云的左肩

    只是赵云没有注意到,关羽和张飞的左手都是一片青墨色,但快速从手臂压缩到了掌心

    噼噼啪啪,嘭嘭嘭,火红色的身影在战场上不断的纵横,三匹训练有素幽州铁骑马虽然已经全力猛进,但品种的差异让其在速度上和灵敏上都有不少的差异,不过,这对于公孙瓒三兄弟来说,或许是件好事

    关羽此时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一般而言,关羽在外人面前是不会笑的,因为没有几个人值得让关羽稍稍注意下,当其不存在自然也就不会为之微笑,但也有一些情况,那就是愤怒的时候

    强力的青龙偃月刀带着云长的愤怒爆发着金色的光芒,狂暴的金龙不时闪现让公孙瓒三兄弟心惊胆寒,关云长的大名他们不是没听说过,但只是不知道,也不愿相信自己三兄弟加起来也和人家相差那么远而已

    公孙瓒三兄弟内力的积蓄也有不下二十年,但和关羽相比却仍是相差很远,虽然关羽今年才二十几岁,但奇遇不少的关羽有着极其精准的内力使用和战斗经验,这远不是公孙瓒三兄弟能够比拟的

    战斗很快就持续了一百多个回合,但公孙瓒三兄弟却是苦苦支撑了五十多个回合

    春秋刀法霸道无边,每一招每一式都展现着春秋时期的霸主风范,气势凌人,无可匹敌

    喝,关羽大喝一声,狂暴的金龙狂飙而出,前方一纵向的大地被撕裂,蛮横的冲击波锁定了公孙瓒三兄弟

    嘭嘭嘭,公孙瓒三兄弟无法闪避只能被迫防御,都被连人带马飞开老远,嘴角上都流出了鲜血

    “公孙将军还有什么赐教么”,关羽拱了拱手,双眸中闪现出了冰冷,左手已经握成了重拳

    “好,青州杀神果然名不虚传”,公孙瓒兄弟两两对视了眼,均发现对方的恐惧,还有一丝阴狠

    而另一方面,大战了上百个回合的张飞和赵云已经来到了众人身旁,两人嘴角上都带了些血痕

    见状,公孙瓒三兄弟对视了眼,心中一喜,公孙越顿时打了个手势,远方顿时传来震天的马蹄声

    张飞凑到了关羽身边,悄悄递给他几颗药丸

    “公孙将军,宴会已经结束,我和三弟也就告辞了”,关羽向着公孙瓒拱了拱手,随即和张飞跨上坐骑,策马离开

    “两位一路顺风”,公孙瓒一脸笑呵呵的,看着关羽和张飞离开的方向

    “子龙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公孙瓒挥退了公孙越和公孙范,对着赵云说道

    “明天早上我会悄然离开,希望将军一如既往的常胜不败”,赵云拱了拱手,径自离开

    公孙瓒顿时愕然了起来,这,是第一次赵云对他说些不是唠叨的好话

    要是你一直都这样对我说话,为我效力,我又岂会找人取代你呢,公孙瓒感慨着

    荒野里,关羽和张飞正在快速赶路

    张飞怒气未平的对着关羽说道“二哥,要不是子龙拦着我,让我多记下大哥说的话,我还真是想当场就了结了公孙兄弟呢,看那卑鄙的嘴脸,竟然给我们下了毒”

    “哼,这应该不是什么毒,公孙瓒不会不知道子龙精通医术,这应该是些什么奇药,我感觉到越使用内力,内力的输出就越慢,好像是经脉被慢慢堵塞一般,这仇,我记下了”关羽的一张红脸此时很是冰冷,言语中带着无尽的冷气

    “恶贼关羽张飞站住”,刚穿越一个森林,关羽和张飞发现自己已经被无数的白马从义给围住了,为首的正是公孙范,“我主好心情你们赴宴,你们竟然刺杀与他,兄弟们,上,拿下他们生死不论”

    吼吼吼吼,如潮水般的骑兵顿时围了上来,锐利的长枪整齐的划着同一个角度,仿佛成了蜂群攻击一样,绵绵不绝,密密麻麻,竟然将关羽和张飞包了起来,

    公孙瓒的原意那是生擒关羽和张飞,但公孙越和公孙范却是对他们恨之入骨,欲杀之而后快

    黑风天煞,张飞旋转丈八蛇矛,一道巨大的黑色龙卷风顿时以身为中心,不断的扩张,张飞身边的士兵顿时连人带马卷上天然后重重的坠落,压死了大片自己人,身边被清空的张飞顿时挥舞武器,攻向了公孙范

    皇龙怒,带着无尽威势的金龙瞬间将前方的骑兵撕成碎片,关羽同样向着公孙范突进

    不得不说,在树林里埋伏是正确的,但用骑兵来埋伏就是厉害的,没有冲锋的骑兵还不如步兵,主将的修为在这片狭小的空间中表现的尤为重要,要是主将骁勇,那倒是一战可定,若不然,那就...

    见关羽和张飞此时浑身是血,在月光下显得就像是修罗一般,强大的气势已经完全锁定住他,完全一副不杀他誓不罢休的样子,公孙范顿时惊慌的拔腿就跑,军营里他领教过关羽的厉害,虽然此时关羽中了毒,也被上万骑兵围困,但还是让他止不住心惊,或许关羽和张飞会战死在这里,但绝对是他先死,这怎么可以

    主将的溃逃让原本精锐的白马从义有点慌乱,他们原本就是听从号令和令旗的,但现在扛大旗的不知道挂了没有,主将带头逃跑,这怎么打

    黄龙天翔,见状,关羽冷笑一声,青龙偃月刀仰天一指,一道金光顿时飞上了天空,一个巨大的金龙身影在天空盘旋着,随即,金龙咆哮了声,缓慢的向前飘动,一颗颗金色光弹缓缓地下坠,但掉到地上却将大地炸成了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巨坑

    阴风天煞,张飞也同样发了狠,刚完善不久的大招也展现了出来,两道黑色龙卷风不断的绕着他旋转,身边两米范围内的敌人都被无情的卷杀

    见着那神鬼莫敌的威势,白马从义顿时将关羽和张飞当成是了鬼神的化身,加上主将的溃逃,原本的精英骑兵此时到处溃散,关羽和张飞成功脱困

    第二天,公孙瓒满脸铁青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公孙范,扬起的手紧紧地握拳,却又久久没有落下

    “滚,将那个献药的家伙也给我砍了”,公孙瓒最终还是忍不住咆哮了声,挥袖离去

    废物,还真是废物,一万多白马从义硬是被中了毒的关羽和张飞杀了不下四千,要不是自己的弟弟,还真是想杀了算了,明明叫他生擒他们,却是弄巧反拙的下了绝杀令,这样一来,计划全都被打乱了

    中毒的关羽和张飞需要解毒,中毒的易姬也需要解毒,加上被挟持的刘备夫人甘倩,准备多日的幽州大战原本就会因为关羽张飞赵云的加入而大胜的,这下乱了,乱了

    公孙瓒神色不断变化,又是后悔,又是愤怒

    平原城外,作为城防军的五千精英兵种已经聚集了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有了激昂的战意,尽管他们只有五千人,但他们无惧于天下,因为他们全都是抢过盗贼,灭过海盗,赶过灵兽,吃过妖兽的超级精兵,尤其是,他们有着百分之两百支持他们的太守大人和英勇无敌身先士卒的两大首领

    作为一个士兵,俸禄和伙食都比太守还要好还能嫌弃什么呢

    作为一个士兵,能在一个瞬间秒掉千人万人的强者麾下作战,还有什么会比这个更加安心,更加激昂呢,一不小心,他们的敌人都被自己的首领吃掉了他们只能干瞪眼了

    而这次只是和往常一样前往幽州接应关羽和张飞而已,同时还要做的就是扑灭沿途的盗贼

    驱兵过境是兵家大忌,没有谁会对带着大队兵马经过你的领地的家伙有好感的,唯一有例外的,也就是青州的平原军了,沿途青州各县和冀州各县的县令和太守都自发的供应粮食,同时指着本县本郡头痛的一些地区,两年来,这支信誉超好的平原军没有一丝扰民的现象,还平白让很多郡县的县令太守立了功劳

    正当刘备的大军攻陷了一个大型的盗贼团,扑灭了三千多盗贼在和该郡的太守在分利益的时候,一个两眼通红的传令兵打断了该太守和刘备的对话

    “将军,平原急报,夫人在府中被一个穿着道士衣服的妖师给抓走了”传令兵在刘备耳边低喃了几句

    “太守大人,我平原有了点事需要处理,这次的战利品我们不要了,请恕备无礼,需要先行回去了”,刘备脸带微笑,优雅的向着该太守拱手行了行礼,一脸真挚道

    “好说好说,既然刘太守有事就先处理好了,战利品的事我会让人送回平原,还真是要感谢刘太守为我们除了一大害”,该太守此时的心情怒放的不得了,带着军队在这里逛了一圈不但捞到了剿灭盗贼团的好名声,还有了战利品的话事权,他比刘备更想先走呢

    等该太守走后,刘备对着传令兵说道,“你先回去平原,让近卫兵团暗中寻找,不要惊动百姓”,此时的刘备满脸严肃

    传令兵走后,刘备一个人默不作声的在营帐里走来走去,脸上却始终没有一丝情绪波动,没有着急也没有悲伤,没有愤怒也没有激动

    良久,刘备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闭上了双眼,深深的吸了口气,睁开眼后,刘备的神色已经变回了正常,下令,全军加速---北上

    而此时,一个道士装的妖师正满脸惊恐的看着甘倩,或者说是看着甘倩后面的那匹天马,他绝对想不到,不过掳劫了一个凡间女子,会引来了一只成年的灵兽,而且还是速度著称的天马,妖术师的瞬移能够瞬间离开战场,但还没听说妖师界能有在天马蹄下逃脱的妖师,就算有,也不一定是自己这一个百年未到的小妖师

    “白痴,窝囊,一看见我连逃跑都不会了,还学什么人当强盗”,天马晓敏喷着气,怒哼着嘲笑道,虽然晓敏也被抹杀了一部分的记忆,但她永远忘不了和赵云在空间的第一次相遇,哼,她最讨厌就是看到比赵云还要弱的

    会说人话的灵兽,妖师顿时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的霉,原本已经跌坐在地的他顿时倒退了几步,脸上的惊恐更甚

    “灵兽大人,我.我.我..我...我有眼不识泰山,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好不容易截止了自己的结结巴巴,妖师跪伏在地,连连磕头

    “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你现在先和这位刘小子夫人磕头道歉,然后再拿出等同于你生命的天才地宝,不然,哼哼,你看着办”,晓敏再次怒哼了声,强大的威势顿时迫使妖师跪趴在地

    仿佛是压了十座大山,浑身剧痛的妖师满脸痛苦,浑身不能动弹,鲜血一直在他嘴角和四肢流出

    “对.不.起,.太.守.夫..人,放.我.一.条.生.路”妖师竭尽全力,才努力吐出几个字

    看着满脸是血的妖师,甘倩顿时惊叫着躲到晓敏背后,说道“晓敏,别管他,我们回去了好不好”

    看着甘倩畏惧的样子,晓敏也不愿玩太多了,对着心已经被冷掉的妖师说道“你这个白痴给我记着,交出你身上的所有天才地宝,然后谁让你来的,你就去谁那里捣乱,我会在你身上留一个印记,若你捣乱的不能让我满意,你就,哼哼,在你来的地方,自爆好了”

    “是是是,我一定照办,一定照办”,感觉到自己的压力被松懈了下,妖师连连磕头,大声称是,同时快速掏出自己的空间袋子,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让晓敏挑选

    “说你白痴你真别不信,刘小子三兄弟在平原这一带都牛惯了,你以为没有妖师盗贼海兽水妖来挑战过,全都不是被他们吃掉了就是打成装备,就你这个百年未到的小妖师也敢来这里捣乱,告诉你,下次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在平原百里之内出现,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火烧屁股,绝对比你们的噬魂之火高一级”,一边骂骂咧咧,晓敏快速将天才地宝全都收了起来,能吃的自己要了,能炼装备的帮赵云要了,能卖的帮刘备三兄弟要了,最后,妖师发现,自己整个空间袋,除了自己的衣服什么都没有了,而且最后,晓敏想了想还是将他的空间袋都没收了给甘倩

    浑身光溜溜的妖师带着无限的恐惧对着晓敏卑躬屈膝的大声感谢后,带着无边的屈辱和愤怒,往北瞬移而去

    “你说,刘小子会不会为了你回军呢”,正带着甘倩回平原的晓敏顿时对着甘倩问道

    “会的”,甘倩脸色一变,顿时陪出笑脸,说道

    但单纯的甘倩不知道今天的晓敏已经不是昔日的晓敏,在赵云的培熏下,她已经学会了化成人形到处捣乱,在平原的各处溜达了番的晓敏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甘倩的神色变化都落在她眼里

    “哼,既然你的刘小子都不在,那也没什么奖品给我,我们先去附近海岛游泳,潜浪,然后抓鱼做烤鱼,先玩它一两天”,晓敏顿时风向一转,直接往海边飞去

    甘倩顿时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