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十章 两年

正文 第十章 两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章两年

    公元184年末,随着明面上张角兄弟的伏诛,浩浩荡荡卷席天下的黄巾之乱,黄巾主力被击溃,余孽纷纷遁入山林

    为了加强江山的稳固,灵帝效法周天子分封诸侯,同姓宗室刘虞为幽州牧,刘表为荆州牧,刘焉为益州牧,马腾韩遂永镇西凉,丁原为并州牧,在宦官和外戚的干预下,董卓为安定太守,同时管辖天水武都,牵制马腾,张鲁为汉中太守压制西川的壮大,孙坚为长沙太守兼任柴桑太守,但柴桑是江东底盘,长沙是荆州南部,孙坚成了刘表和江东的心腹大患,江东建业太守刘繇,吴郡太守严白虎,会稽太守王朗对孙坚,虎视眈眈,袁术为寿春太守,却管辖淮南一带,孔融一个文官却为北海太守管理拥有大堆黄巾欲孽的青州之地,陶谦为徐州牧,曹操为陈留太守,袁绍为渤海太守封地却连带着邺城,夹在了并州丁原幽州刘虞之间坐山观虎斗,公孙瓒实力超强却为北平太守在刘虞手下为官,但地盘却跨越冀州,和刘备统领幽冀青三州各一部分

    河北青幽并冀四州成了丁原,外戚(袁绍归何进管),宗室和公孙瓒四方混乱局面

    西北凉州是马腾和宦官(董卓此时巴结着十常侍)共管的局面

    西南此时还在发展阶段,刘焉张鲁此时关系还不错

    荆扬二州成了刘表,江东,孙坚勾心斗角的无烟战场

    淮南,豫州,徐州,兖州及青州部分仍处于混乱状态,军阀盗贼势力并存

    司隶则是宦官和外戚的主战场

    肯花时间去做东西,效果确实令人惊讶,宦官和外戚政治经济军事的实力都不怎么样,单论起搞破坏,还真是没什么敌手

    两年不知不觉过去了

    公元186年,经过两年的清洗和镇压,无论是黄巾,还是异族,无论是宦官外戚还是异兽,都安分了不少,毕竟黄巾之乱造成的和牵扯的范围太广,所有势力都有了不多不少的损失,可以说,这可是三国末年到统一的时间里,算是平静的两年,虽然这两年里依然是暗箭不断,但起码,全天下来说,还是算是平稳的

    但对于两个人来说,这两年并不好过,一个是草原天骄潮远天皎,另一个则是灵帝

    “姐,长老们原来越过分,竟然要求我给他一百万勇士去参加祭试,祭试是能快速修炼出终极骑兵不假,但成功率不到一半,我们怎么消耗得起”,身披皇冠,穿着华贵衣服的青年对着一个看起来比他年轻的少女气愤的抱怨着,此时少女正安然坐在属于青年的皇座上,轻笑着看着他

    “皎,先坐下,我不是教过你,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保持冷静”,少女淡淡的笑了笑,示意青年坐下

    “姐,你已经叫我冷静三天了,还冷静什么,大长老叫我明天给他答复,但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青年刚坐下,立即就站了起来,焦急的左右走动

    “长老们已经准备了两年,付出了无数精力和心血,光是祭坛就已经耗费了他们部落的所有财产,事情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少女收起了笑容,冷冷的笑了笑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看着无辜冤死的数十万勇士,没有了数十万勇士,我们还怎么统一各族,还怎么反攻中原”,青年脸色一白,仿佛有点不太相信,甚至还有点绝望

    原来匈奴也不过数百万人口,虽说全民皆兵,但真正战力也不过一百万左右,一下子少了一半,另一半还不一定听自己指挥,那还混个毛啊,原本信心勃勃要当个绝代天骄的潮远天皎,顿时像个泄了气的气球

    “长老们这两年已经联系了西北的羌族和东边的高丽和鲜卑等族,意思很明显,就是希望让通过考验的勇士趁势吃掉中原,数十万我匈奴的终极骑兵,中原在几年后可是我们的南边牧场了”,少女猛地站了起来,大声笑着,笑声中带着无限的讽刺

    “中原地大物博,人才辈出,岂是一战可下,就算打下了中原,也当筋疲力尽,哪里还能长久统治,而且深入敌腹,皇廷容易陷入危机,再来军权不在我手,可汗之名如同虚设,我又有何脸去见先辈呢”,青年并没有听出少女的弦外之音,闭上了双眼,苦涩的说着,仿佛天将塌陷

    “好弟弟,你可是我草原的天骄,哪里能如此就气馁,要是被你蔡琰妹妹看到,你说她会怎么教育你”,少女缓缓走出帐篷,轻笑道

    “啊”,青年脸色越发惨白,倒退了几步,紧张兮兮的向四周观望,见周围没人才微微松了口气,样子竟然要比刚才担忧长老夺权更加害怕

    “凝月的弟弟,我蔡文姬有那么可怕么”,一声天籁之音从帐篷外传来,一道绝美的身影出现在帐篷里,一双动人心魄的美眸正似笑非笑看着青年

    青年顿时再度倒退了几步,撞在边上跌倒在地,努力装出一个笑脸,说道“蔡..姐姐”

    早晨对于君主来说,本来应该是商议朝中大事的时刻,但此刻金銮殿上却是两方对立,一方是十常侍靠着空旷的龙座旁一脸得色,另一方则是以何进为首的外戚势力,而保持中立的文武百官,则是神色复杂的观望着双方的针锋相对

    皇宫的灵帝寝室里,令人脸红耳赤的呻吟声不断的响起,但男人的低吼声却只是持续了数十秒

    “报应啊,报应”,灵帝一脸愁苦的躺在龙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一脸春风得意的穿着衣服的皇后何姬,今年他才三十二岁,但性能力却倒退成了七十岁的样子,他享用过的女人也不过一百,他可是一国之君,天神下凡,后宫三千,灵药无数,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每天像只饥渴的野狗一般疯狂的希望做爱,但却是每次只能维持一分钟,甚至还有倒退的趋势,最恐怖的是想要的次数竟达到十数次之多,这样一来,只能每次白干活,得到的只是无尽的劳累

    每天沉浸在痛苦的欲海中,无法享用美食,美女,甚至连寝室都不敢经常踏出,因为基本上从两年前开始每天都有诡异的妖术师瞬间出现在他的身边,落下一道天雷,一团烈火,身心疲惫的他仅仅三十二岁,已经是百病缠身,每天靠来自四方朝贡的灵药苦苦支撑,为什么,是他造孽了么

    或许真的是报应吧,灵帝脑海中再度浮起了那张绝美的俏脸,她温柔大方,贤淑善良,善解人意,有了她,不但心安,还有她那个无敌二叔当护卫,从来没有谁敢冒犯天威,是报应,在她危难的时候放弃了她,遗弃了她,她离开了,带走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的最强护卫,他不曾一次想要诏令天下,要寻回她,但一想到和她欢好的时候那张狰狞的脸,他顿时打消了那个想法

    皇后何姬此时变得无尽的春风得意,最大的对手消失不见,连带的还有她那碍事的儿子,汉室的天下已经注定是她儿子的了,那个曾经她最渴望现在却又最鄙视的皇帝现在阳痿,除了她根本不敢找其他女人,虽然对他很不满意,但十常侍经常找些威武而俊秀的帅哥慰藉她,她的日子变得分外的滋润,现在的她,比灵帝更威风,儿子是将来的皇帝,朝廷分两派,一派是自己的哥哥,另一派是竭力巴结自己的十常侍,黄巾之乱,乱的好,何姬作为黄巾之乱最大的受益者,整天笑得花枝招展的

    洛阳此时成了最混乱的地方,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人上岗下岗,不同的混斗,不同的流血事件

    醒目的曹操和袁绍袁术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封地,暗自积蓄,他们敏锐的眼光的告诉他们,真正的乱世将要到来,要不是黄巾之乱之后灵帝震撼于北方的强大限制了各地的征兵,恐怕现在的局部战斗会越发的猛烈

    陈留郡最大的练武场上

    一脸镇静的曹操在一位中年人的陪同下,笑意吟吟看着场上的两方战斗,战场上分出了四股兵马,清一色的虎豹骑兵,没错,真正的虎豹骑兵,人数各有五百人,都是精壮的北方汉子,双眼中爆发着无尽的煞气,显然,这些骑兵经过了无尽杀戮的洗礼,而他们的坐骑,则是一些从未所见的特殊生物,它们有着老虎的头颅和爪子,但身体和四肢却长得像骏马一样修长有力,或许不及猛虎的战力,但却由于强大的耐力,这样的骑兵,以一敌十不是问题,而且在战场上,绝对能够快速撕破敌人的战阵

    战场上,四个青年两两激斗,麾下的虎豹骑激烈的撕咬着

    撕咬的虎豹骑毫不留情,血光四溅,怒吼连连,大地很快被染成了红色,仿佛这不是切磋,而是生死之斗一般

    左边相斗的是两个年纪相仿的青少年,两个同使大刀,但刀法却是大不相同,年纪约十八九岁的青年刀法沉稳,七分防守之余窥视着战场的一举一动,而年约十六七岁的青年则是一脸战意的快速猛攻,两人已经打了五六十个回合,但却是年纪稍大的青年稳稳占着上风

    而右边的战斗则是更加猛烈,双方都在进攻,年约三十的青年刀法大刚大合,刚猛之极,而另一方年约二十五六的青年则是刚柔并济,攻守兼备,五六十个回合的进攻让周围大地被震裂了不少,尘土碎石纷纷扬起,显出了无限豪迈

    他们正是曹操的同族兄弟,曹仁曹洪,夏侯渊夏侯敦

    看着撕裂的大地,精湛的武艺,曹操的脸上顿时浮出了笑意,除了神兽麒麟的召唤信物外,他们就是自己最大的保障,将来争霸天下的最大帮手,现在的他拥有陈留一郡,手下精锐将士足足有两万,那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的

    中年人在曹操耳边低喃了几句,曹操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但双眸中却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那个一手缔造了陈留如此辉煌的夏侯家最杰出的青年,那个留下如此基业给他潇洒离去的他,如此骄傲不逊,率性而为,他们将来会是什么关系呢

    万里狂沙,大漠中的一个少年手持一把长枪来回狂舞,大喝一声,漫天的黄沙顿时化作撕裂的风刃,大地顿时被撕裂的千疮百孔

    “厉害,公子果然天赋过人,年仅十三岁竟能释放出如此猛烈的一击,果然不愧是西凉第一勇士,主公,庞德惭愧”,此时正处于青年状态的威武凉州大汉庞德看着施展必杀技的马超,满脸通红,他可是除了主公外的第一猛将,但现在却被马超轻易超过了,而马超的年纪如此年轻

    “超儿的武艺天赋不错,但战场经验差得远呢,你还需好好教导他”,一脸豪迈的马腾一脸得色的看着马超,说道

    远处,马云鹭看着前方的三个身影,含笑着转身离去,两年了,弟弟也长大了,自己也应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

    留下一封书信,西凉公主踏上了东游之路

    江东

    刘繇,严白虎,王朗正在吴郡接见荆州来使

    “各位,孙文台的实力如日中天,加上他原本就是江东子弟,统一江东之行似乎指日可待,各位,打算坐以待毙么”,荆州来使蒯良冷眸扫过三个故作镇定的诸侯,心里暗暗冷笑

    “孙文台乃我江东子弟,和我们交好,并无扩张之念,我江东之事就不劳刘荆州费心了”,刘繇心里一沉,义正言辞道

    “是么,那我们刘荆州就是妄作好人了,不过孙坚手下那三万强弓兵近年来不断加强水上演练,为的真的是长江的水贼么,长江,真的有那么多水贼么,而且,长沙近年来,经济大幅增长,粮食充足,一旦打造好战船,江东还有诸位立足之地么”,蒯良冷冷一笑,继续道“我刘荆州拥有荆州九郡,地大物博,区区一长沙之地,才不至于做离间之事,看来,我们真是妄作好人了,告辞”

    默默地看着蒯良的离开,刘繇,严白虎,王朗脸色一黑,对视了眼,纷纷看到彼此严重的凝重

    或许,最不希望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基本上是同一天,江东各郡都接到了命令,禁止和柴桑通商等一切来往

    荆州,蒯良对着一个身穿华丽衣服的刘表说道,“主公,幸不辱命”

    “哈哈哈,做得好蒯良,没有你们一族我还真治理不了荆州,回去告诉你们族长,只要你们效忠于我,我保你们在荆州,一世平安,通行无阻”,刘表哈哈大笑,拍着蒯良的肩膀说道

    “什么,他们还想先发制人,哈哈哈哈,仙子,伯符,公瑾,你们怎么看”,江东的反应让孙坚不怒反笑,对着手下诸将豪迈一笑道

    此时大堂里有程普,韩当,祖茂,黄盖等等老将,江南第一美人恋云仙子,还破例进入的孙策周瑜兄弟,此时两人只有十三岁

    “无聊,他们敢来我就杀他们个片甲不留,父亲,让我当先锋,公瑾当军师,我们要兵伐江东”,还带着孩子气的孙策猛地站起,大声说道,说完,还偷偷地看了看恋云仙子

    “好,不愧是我孙文台的儿子,就该有这样的志向,江东将来必定是我囊中之物,但现在还不时战斗的最好时机,淮南的袁术,荆州的刘表,都在做着坐山观虎斗的好梦呢”,孙坚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大声说着

    见自己的主公如此霸气凛然,而且智勇双全,程普等老将都精神一震,纷纷叫好

    “将军,恋云认为现在不是兴兵的好时机,天下即将大乱,现在朝廷的实力依旧足以震慑各方,我们虽然拥有凌驾荆州刘表和淮南袁术的实力,但轮地形而论,我们占据的柴桑长沙没有太大优势,只有趁朝中十常侍和何进进行决定性一战的时候,在各方不注意的情况下,一战而下歼灭刘繇严白虎王朗,这样一来,就算刘表和袁术想要趁火打劫也太大的作用,只要占领了江东,我们就可以兵分两路依虚实之势蚕食荆州,震慑淮南,占领了荆州和淮南,那天下我们已有三分之一,北上各州势力众多,我们就有充足的时间,休养生息之余各个击破,成就霸业”,恋云仙子优雅的指着天下九州地图,缓缓说道

    孙坚等人的目光顿时变得分外的狂热,天下,仿佛就在他们眼前,就连江东第一神童,周公瑾,也听得很是入神

    破浪千刃,周瑜手中锋刃撕风快斩,气刃立即以一化千,呼啸而去,长剑顿时掀起了多重巨浪

    霸王烈枪,孙策双手持枪疾旋,飞射无数锐气,一枪刺出,霸道的斗气尖锋锐不可挡,一道十数米高的骇浪猛然炸起

    “恋云姐姐,怎么样了”,孙策紧张地问道,周瑜眼中也出现了罕有的期盼

    自从两年前恋云仙子来到了孙坚大营后,她的美丽,她的神奇医术,她的文韬武略,她的一切一切都是一个个传奇,都成了孙坚军的神话,孙坚曾无数次的想到,要是永远都没有人来找恋云那该有多好

    而有着江东小霸王和江东第一神童之称的孙策周瑜更是对恋云有种情不自禁的依恋,他们不仅缠在恋云身边学习文韬武略,更是无时无刻在意着她的一颦一笑

    “恩,以你们的年纪有这样的实力相当不错,你们要好好努力,还要帮帮两位小师妹”,恋云摸摸两人的头,温柔地笑了笑

    恋云还收了两个小女孩当徒弟,她们是一对姐妹花,大乔和小乔,大乔今年十二岁,小乔今年十岁,年纪虽小,但已经长得倾国倾城,将来也是祸水级的美人,和孙策周瑜不一样,大小乔虽然很亲近恋云,但却对孙策周瑜很是崇拜,经常缠着他们

    颍川一处茅屋里,一个年迈的老者躺在病床上,虽然脸色不好,但双眼却是炯炯有神,仿佛是能看透世界一般,只听他咳了几声,说道“徽儿,我照看不了你多久了,我们是属于天命的一族,不管天下怎么变化,我们都是拥有帝王之相的皇族,汉室已经不可再兴,你要抓好时机”

    “爷爷,我会的,我一定会光大我族”,被叫做徽儿的少年不过十三四岁,但却透出了超与同龄人的成熟

    “我昨晚夜观星象,再一次确定了仲达是我们这一族的帝王开始,但这一切都需要漫长的等待和忍耐,你要好好辅助他”,老者慈爱的看着远处正在玩耍的六七岁小孩,双眼中露出了遗憾,要是上天能够再给他二十年,他一定会为子孙后代铺好路

    “是,爷爷,我一定会照你的吩咐去做”,徽儿坚定地点点头,许下了耗费一生的承诺

    袁绍说起来还是挺不幸的,论实力来说,袁绍比袁术要强一点,但因为他是庶出的,号召力远远不如袁术,两年来,袁术在淮南一带混的风生水起,兵精粮足,但袁绍却在渤海郁郁不得志,反而是他的挂名属地,邺城出现了个超级兵团,邺城属于冀州刺史韩馥的地盘,但超级兵团却不在韩馥的管辖

    超级兵团是外界对他们的美称,指的是在邺城一带神出鬼没的五千人兵团,这个超级兵团是由号称河北四名将颜良文丑张颌高览和河北四智将田丰沮授许攸审配联合组建的,虽然只有五千人,但却分成重骑兵,重戟兵,重弩兵,重步兵强弓兵五大兵种,超级兵团纪律严明,神出鬼没,邺城一带的盗贼基本上是被他们消灭,因为不听韩馥的调遣,韩馥也曾调兵攻打过,但却多次被未卜先知躲掉了

    话说九原战神此时已经成了上党的郡守,成为了三万并州狼骑的统领,两年来十数次率领并州狼骑杀进了草原,鲜卑,匈奴闻之色变,但也因为功高震主,受到了丁原的猜忌

    但吕布此时也不太在意丁原的看法了,因为他觉得丁原真的昏庸透顶了,他竟然加入了公孙瓒的集团,随着他四处征战,不但攻打过异族,还侵入过幽州刘虞所属的蓟城,并且和公孙瓒联军进犯辽东公孙恭的地盘

    打异族没问题,打辽东也没问题,但打刘虞就有问题了,因为刘虞姓刘,虽然在刘虞在幽州势力远没有公孙瓒那么强大,但却是朝廷任命的,这两年来,朝廷一方面警告丁原不许侵入幽州

    ,一方面暗助刘虞抵制公孙瓒,这样一来,并州和公孙瓒的实力在快速削弱着

    现状对于吕布来说,他很愤慨,但也只能愤慨,虽然大多数并州兵是他训练出来的,但这毕竟不是他生出来的,管它了

    一个阴森的巨洞内传来了地狱的幽鸣和悲壮的怒吼,吕布一马当先,带着两名小将冲向了前方,前方正是密密麻麻的骷髅,会动,会战斗的骷髅

    先秦墓冢是先秦时期战死的各国的将士英魂,在能量雨的异变下变成了骷髅

    岩铁碎,一个青衣小将爆出斗气,猛然一劈,地壳顿时激荡起来,周围大片骷髅顿时变成碎片

    这个青衣小将正是吕布的左臂右膀,文武双全的张辽张文远,张辽今年才十九岁,但却是文通武略无一不精,是个能独当一面的将才

    另一个黑衣小将虽然没有什么绝杀大招,但旋樱,六合等特性不断冒出,显然也是个武艺精湛,经过战场犀利的战将,他的枪法像是困在森林的蛟龙,专门为寻找生路而出击,每一枪都击散好几个骷髅,而他的身后有着八百个相貌普通的北方汉子,他们身披着战甲,枪法如龙,攻击仿佛是一个无形的魔爪一般,完全将敌人拖进了阵法中,八百人竟然瞬间缠上了三千骷髅,而且刚和骷髅接手,竟然全都进入了疯狂状态,无论是攻速还是移速,都增加了许多,而且防御力增加的离谱,最恐怖的还获得了黄巾兵特有的吸血特性,不到盏茶的功夫,三千骷髅尽数陨落,而己方无一伤亡,虽说骷髅的实力比不上正规军,防御力更差得离谱,但无疑,这八百人的战斗力非同凡响

    吕布看见,黑衣小将身后的八百战士快速获得胜利,嘴角也不由得浮出了笑意,那可是他最强的步兵,比并州狼骑更加疯狂的陷阵营,而陷阵营的统领,就是吕布的左臂右膀之一的高顺

    两年的时间,让刘焉的成都,刘表的襄阳,邺城,刘备的平原,袁术的寿春,孙坚的长沙变成了一流的大城市

    说到刘备,不得不说他的牛叉能力了,两年来,他吃的是自己在海边的打的鱼,自己种的白菜,穿的是自己编的草鞋,住的是自己兄弟盖的茅房,代步的是一匹慢吞吞的老马,每天咸鱼青菜,清贫得很,而平原则是在刘备的强大亲和力下自主发展成为了一线城市,无论是农业还是商业,都发展的很快,百姓们过的日子都分外的安定,分外的潇洒,原因很简单,在平原,你要交的赋税是外面的三分之一,在关张的管理下,这里没有发生过刑事事件,不仅是江洋大盗,妖师,盗贼不敢到这里,连路过的海兽,妖兽都被扒了个精光,现在的平原,可以说是北方,甚至是整个天下最好的住所,刘备的仁义已经是四海闻名,也因此,关张的强悍让公孙瓒垂涎三尺,不止一次明抢暗偷的挖角美人计,反间计,什么计都用上了,但关张就是不鸟他

    刘备的强悍让他这两年混得风生水起,不仅有了经济型人才简雍,间谍外交型人才孙乾,相助,还娶了一房羡煞旁人的娇妻,河北第一美人,白玉美人甘倩,相传甘倩不是一般的凡间女子,而是坠落凡间的仙子,她不但文艺出众,典雅高贵,还善良体贴,容貌美艳动人,最厉害的是一身肌肤如白雪般雪白光滑,令关张不得不感叹刘备走了狗屎运,他们天天打海兽灭海妖,都遇不上美人,刘备心血来潮到海边钓鱼,肚子疼掉进水里反而见到了个大美人

    “大哥,公孙瓒那小子又发请柬来了”,张飞提着一张金灿灿的请柬,毫不在意的丢在地上

    “三弟,你这个浪费的习惯就要改了,这张请柬,可是够我俩兄弟半年的伙食了”,刘备急忙蹲下捡回请柬,细细的擦洗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嗤”,此番情景连关二哥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刘备的大仁大义不仅在百姓中表现了出来,他的吝啬小气,深沉多智的枭雄之态也瞒不过两位亲如骨肉的兄弟,虽然刘备很会装模作样,也很会算计人,但关张却对他越发的敬重,因为这两年来,刘备确实是一心一意为百姓谋幸福

    “大哥,你就不怕我和二哥真的被公孙瓒说动,投靠他么”,张飞说道

    “哈哈,翼德,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即使在美丽的衣服,再舒心的女人,能让你砍掉手足么,与其担心这些,还不如关心下我的白菜,你们有福了,我新研究出了白菜的做法,可是跟酒有关哦”,刘备拍拍张飞的肩膀,一脸神秘莫测道

    “真的,太好了”,张飞顿时高兴地说道

    刘备在生活中不得不说是一个奇才,作为皇室后裔,竟然洗衣做饭种菜扫地样样精通,让关张和他真正有了兄弟的感觉,关张此时还没成亲,没有女人的贴心呵护,厨艺高超的刘备顿时成了关张的胃管家.

    安定,天水和武都原本也就是小小的郡县,但因为了一个人的存在,它们变得举世闻名,他就是董卓

    不得不说,即使后来的董卓的所作所为令人发指,但他还是一个很有领袖才能的人,手下李郭张樊四将骁勇善战,镇守一方,李儒智计百出,虽然综合来说,经济能力不怎么样,但却将三个郡县变成了一个强力的三角军事地带,连马腾和韩遂也不得不承认,他们不但要提防董卓,他们也没有一举攻灭董卓的把握

    一个威武的壮汉在天水城外一座大营里,听着传令兵的命令,心里有点不解,他原本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年文书,竟然敢说让自己升官发财

    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儒士走了进大营,这位长得慈祥中带着邪气的中年人此时一脸冷漠,走进了大营仿佛是走进了自己的家一样,没有一点拘谨,畏惧什么的感觉,而是向着张济躬身行礼,“贾诩见过将军”

    “贾诩,贾文和”,张济抬头看了下贾诩,随即淡淡的问道“你找我有事”

    “我想让将军剿杀城内常士,灭其九族”,贾诩和张济双目对视,但却毫不畏惧,淡淡的说道

    “哦,你可知道常士可是樊稠将军的手下,虽然论级别不如你这个文书高,但岂是你说杀就杀的”,张济冷其了脸,大声喝道

    贾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张济,双眸中没有一丝感情色彩

    张济看着那双仿佛是来自深渊的双眸,顿时抵不住,随即问道“他和你有什么仇”

    “他今天对我说,三天之内一定能将我的妻子纳为小妾,一个月之内必定取我性命”,贾诩此时笑了,仿佛说着非常开心的事情,接着语气越发缓慢,说道,“然后我对他说,他活不到今晚三更,我若要他三更死,无人能让他活五更”

    张济一听那淡然的话,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不是一个好人,杀的人没一千也有九百,但听到那仿佛是厉鬼的话,还是不由得心里一颤,这个恐怖的文书还真是在自己麾下当了几年的芝麻小官么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本事能让你如此嚣张”,张济努力镇定了下,冷哼了一声,说道

    “我可以让将军在主公的心中地位更进一步”,贾诩的话依旧是那么的冷漠,但此时的张济却不敢在再轻视这个看似纤弱的儒士

    接着,贾诩对着张济如此如此了几句

    张济顿时脸色大变,猛地站了起来,指着贾诩大声喝道“无知狂徒,你可知道你刚才的话我可以立即杀了你”

    “贾诩静待将军处置”,贾诩冷笑了声,转身离开

    张济一个人呆坐在大营里,脸色不断变换,良久,他重重的呼了口气,找来了军士,快速的策马奔向李儒府中

    说实在的,张济和李儒不算熟,李儒和牛辅都是董卓的女婿,地位超然,而且智计百出,乃是董卓的心腹,自己等大将虽然也备受重视,但言语的轻重自然不言而喻

    秦国的留下的来的遗风让这些秦地汉子没有东方六国的高深城府,有的只是深深的信任,这让后来的董卓集团爆发的强大能量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张济对着李儒完完全全的说了下贾诩的话,然后紧张的问道“军师,这是你看”

    李儒那双玩味的双眸不住的转动,并没有回答张济,而是沉默了开来,良久,李儒对着张济说道“这事我会替你禀报主公,若事成,你当是首功”

    张济大喜过望,急忙说道“多谢军师栽培”随即,张济就想离去,但被李儒叫住,李儒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将军,这个贾文和智计不在我之下,需将他牢牢绑住,常士的事就按他的话做,我会配合你”

    张济连忙称是,随即离开

    李儒静静地坐了片刻,随即写了封信,走出了府邸

    一座宛如碉堡般的府邸里,李儒若有所思的走了进去

    “爱婿,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现在我们的势力不适宜有这样的念头”,董卓的神色不断变换,看着李儒那慎重的神情也不由得低声道

    “主公,逐鹿中原成就霸业是你的心愿,我誓死为你达成,以报主公对我的知遇之恩”,李儒重重的跪在地上,声情并茂的大声说着

    李儒的为人,李儒的智谋董卓无不知晓,连他都决心如此,这事应该有极大的胜算

    “好,这事一定要保密,就交给你全权处理,另外,张济从今天起就跟你,全力办好此事”,董卓走来走去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最后,还是把心一横,指着李儒说道

    “谢主公”,李儒随着和董卓细细的说着贾诩的计谋和自己的一些补充,未来震惊天下的董卓集团有了尖锐的方针

    当天晚上三更天还没到,常士还在和樊稠手下的几个将领商量如何搞掉贾诩得到他的妻子,还嘲笑着今天贾诩说的话,数千西凉铁骑冲进了府邸,所有人被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