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八章 张角复仇战

正文 第八章 张角复仇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章张角复仇战

    公元184年,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代,黄巾之乱开始,天下九州陷入混战当中,匈奴使者的傲然挑衅更是预示着原本黑暗腐朽之极的东汉王朝进入了摇摇欲坠病入膏肓之境

    黄巾之乱已经不仅发展了冀并幽青,还蔓延了南下豫州淮南徐州关中三辅等等各地,袁绍兄弟,曹操等等何进的小弟都被任命为将,即将派往了支援路上

    骄横无礼的匈奴使者团刚刚离开,原本刚平静了几天的洛阳再度热闹起来了,因为洛阳第一才女已经到了婚嫁之期,她将远嫁河东,虽然河东和洛阳不过一河之隔,但嫁出去的女就是泼出去的水,洛阳第一才女的称号已经就此消亡,河东卫家的迎亲队伍已经来到了洛阳城外,而此时的蔡府,却热闹的不能在热闹,城里上至大将军何进,三公,下至洛阳县令都前来道贺,就算不能来的也托人送来了贺礼,连宫里的灵帝也送上了一份大礼

    蔡邕在蔡府上大摆宴席,招呼各位同僚,虽然面对众人的敬酒他兴高采烈一脸醉醺醺的,但眼神中却有着难掩着的落寞

    这一切,都落在了有心人曹操和何进眼里,袁家兄弟和一些权贵子弟都是借酒抒怀,洛阳第一才女,除了在几次宫里的宴席中见过几面,就只能在梦中意淫了,那惊为天人的倩影没想到就要远嫁他人妇,而且还是那毫不起眼的河东卫家,简直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牛粪还是发霉的,捡了狗屎运

    察觉到了蔡邕眼里的神情,何进顿时心中一喜,目光各处扫视,在扫过袁家兄弟的叹息时暗自鄙视了番,名门子弟,就会做白日梦,倒是曹操的目光引起了何进的瞩目,虽然是个宦官亲属,但无疑曹操是个耀眼的新星,何进对着曹操打了个眼色,后者顿时站起身来,摆着醉酒的神情走向蔡邕

    “老师,今天是师妹的大喜之日,我先敬你三杯,先饮为敬,干了”,曹操豪迈的连续磕了三大碗烈酒,笑呵呵的看着蔡邕

    蔡邕哈哈一笑,带着酒意道“孟德,也祝你前途光明,步步高升”

    “老师,有句话孟德实在是不吐不快,师妹才高八斗,文武双全,连陛下也多番赞赏,现在远嫁河东,不仅让你们父女远离,还让洛阳俊杰寒心呢,河东卫家不过区区的商贾,哪能配得上师妹呢”,带着酒意,曹操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说完当即倒在桌上

    “就是,就是”,在场所有的青年人纷纷出声赞同,老一辈中也有许多人赞同,河东卫家在河东是个大族,但在天子脚下的各大名门来说还真的不算什么

    蔡邕一时无言

    “蔡大家,令嫒的婚约不过是一是酒后胡言,岂能当真,要是你同意,我何进当即书信一封,让河东卫家取消婚礼”,何进当即打铁趁热,一脸仗义道

    “不行”,何进的话顿时宛如一抹闪电闪过蔡邕的脑海,他顿时霍然站起,怒视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大丈夫一言九鼎,哪有酒后胡言,取消婚礼,那叫琰儿以后的日子怎办,忠臣不事二主,烈女岂可侍二夫,诸位的好意蔡某心领了”,说完后当即拂袖离场

    何进脸色铁青,怒视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后,冷哼着离开,眼神中闪过一丝狠辣,众人都倍感尴尬

    蔡琰的小房间里,蔡嫣正细心为蔡琰打扮,蔡琰今天艳丽非凡,头戴翡翠珍珠金黄凤冠,身披皇宫独制的细致红色礼服,脖颈上配着西域进贡的特大红宝石项链,加上那倾国倾城的绝色天资,只看得身边的凝月一阵失神,但赵云眼里依旧是淡淡的,只看得凝月神情一片古怪

    打扮后了,蔡琰奔奔跳跳着来到赵云身边,美眸激射出动人的神魂,温柔将双手抚上赵云的脸颊,动情道“夫君,琰儿今天漂亮么”

    赵云看都没有看蔡琰一眼,紧紧地抱着她,凑到了她的耳边低喃道“小心”

    “今天你动人之极,但也丑死了”,赵云放开了蔡琰,随即认真道

    蔡琰顿时哭丧着脸,躲到了蔡嫣背后,嘟着小嘴拉着蔡嫣的衣袖告状道“姐姐,赵云他,竟然说我丑,你快帮我”

    蔡嫣想都没想,直接向着赵云踹出一脚,但被赵云双脚夹住,猛地拉了进怀里,“小孩子不许管那么多事”,赵云一副大人教训小孩子的样子

    蔡嫣一入赵云怀里便好像,遇上天敌一样,浑身失去力气,双颊上抹了嫣红,努力挣扎想离开赵云怀里,但却被赵云越抱越紧,很快的投降了,直看得凝月和蔡琰一脸不可置信,这两人怎么这么快就勾搭在一起了

    蔡琰的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在洛阳街道上走过,引起了广大人们的欢迎,人们不断跟随,越聚越多,渐渐成为人海,在议论纷纷中走出了洛阳

    “袁绍,曹操,今天叫你们来你们知道为了什么事么”,何进一脸阴沉的看着微带着醉意的两人,冷声道

    阴冷的气息顿时让袁绍和曹操为之一凛,对视了眼后同时跪下,齐声道“听大将军吩咐”

    “袁绍,你带领一支重骑兵埋伏在蔡琰的迎亲队伍前面,待曹操劫出蔡琰后杀出,曹操,你带领一支近卫兵突击迎请队伍,将蔡琰劫出,我今晚就要洞房花烛,而且我不想听到任何风言风语,你们见机行事”,何进的冷声在小房间中显得分外的阴冷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蔡琰的迎亲队伍约有一千余人,正走在河东城外不远处的山上,离河东不过数十里之遥,但奇怪的是就这区区的几十里竟然没有接应队伍,在这个盗贼遍布天下的东汉末年,随时都有可能被盗贼洗劫,河东卫家也算是个大家族,怎么会不出一兵一卒接应了

    “杀”,随着一声低喝,约有百人的黑衣人瞬间手持短剑突进了迎亲队伍中,他们一言不发,见人就杀,才一个照面,千人就已经被杀了不下三分之一,迎亲队伍当即四处逃散,但却没想到,后方传来了沉重的马蹄声,而那些骑兵,同样是黑衣蒙面......

    夕阳下,蔡嫣,凝月和赵云在山崖上看着脚下的屠杀,冷冷的看着,凝月不知所措,双手紧持着武器不时看看赵云,又看看蔡嫣,蔡嫣和赵云对视了眼,纷纷叹了口气

    蔡琰被劫的消息顿时传遍了洛阳,河东,双方的警卫部队联合出动,将洛阳和河东之间的盗贼群扫得干干净净,但却是一无所获,留下一个个谜团和无名的叹息

    仙之小筑里赵云蔡琰姐妹和凝月在紫树之巅上沉默无言......

    何进大发脾气的怒斥着袁绍和曹操......

    但一切都只是持续了一个月,一个月后,洛阳还是洛阳,该争斗的还是争斗,该怎样的依旧怎样,只有伤心过度的蔡家老头

    而蔡邕羞愤之极,不敢来仙之小筑看蔡嫣,只是默默地闭门思过,终日醉酒,月后,赵云留下的木板成了蔡邕发奋的动力,为什么自己的妻子会失散,为什么自己的女儿会被劫走,是因为天下动荡,因为盗贼横行,要拯救天下当然只有天子,于是,发奋过头变发癫的蔡邕终日寻找救国之路,唠唠叨叨个不停,但此时的何进和灵帝却不再是那么容忍蔡邕了

    此时的天下九州西凉马腾占据西凉地界,董卓领军响应朝廷却被打个打败,狼狈而逃,若不是刘关张三兄弟相救还一命呜呼,但他终究是个命大的人,一脱离险境后当即捎了大量的财宝给张让,这样一来,战败成了战胜,不降反升,到达了关中三辅一带,还因祸得福有了智将女婿李儒和大批追随者,实力一日千里

    西蜀,南中,荆州,扬州,徐州依旧是朝廷地盘,但听不听话却是另一回事,皇甫嵩,卢植领军正面抗击黄巾,刘关张还在奔波着散播着仁义为着以后打基础,此时,宛如一头猛虎的孙坚成了南部战争的焦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让孙坚在南部黄巾眼里成了战神的存在

    黄巾是匆忙起义的,很多方面很难意料,而且发动者张角原本就不是个出色的政治家,也让黄巾成了以后的昙花一现

    喝,喝,喝,喝,数声绵绵不绝的大喝在一座大山上响彻天际,同时,天空乌云密布,无数妖异的紫雷伴随着黄雷和阴风呼啸,一个手持妖异大刀的道士对天狂笑,眼神中激射出了舍我其谁的霸者之气,他就是黄巾的领袖,天公将军张角,也是南华老仙的大徒弟,得到了道书太平要术的超然存在,此时的他法术大成,还得到了魔器炼狱魔刀,更是如虎添翼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张角怒喝一声,无数紫雷和黄雷顿时将前方的一座大山劈成碎片

    美人,虽然你已经身死,没能看见现在的我,但我一定会为你报仇,那昏君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会为自己不懂得珍惜而死无葬身之地,张角的双眼流出了悲伤的英雄之泪

    谁也不知道,她还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时候,因为一次出游会从此牵动一颗痴情的心,会默默的被关注,在听闻她身死的一瞬,差点走火入魔,乃是不惜动荡天下,无视君威

    天空中一道乌云飞速的靠近洛阳方向,带着无尽的煞气

    看到了赵云的天马后,吕布彻夜难眠,秉着烛光,他轻轻的擦拭着他的神器方天画戟,心里暗道,要是我有一匹神驹,那天下之大,谁能耐我何,想到这他的虎眸当即闪过一道厉光,瞬间离开了军营,而他奔向的,也是洛阳方向,天下之大西凉和北方匈奴都是盛产良马的地方,但要论明面上最优秀的坐骑,那还真要算天子脚下洛阳,洛阳有着四方朝贡的精品

    虽然急速奔走,但吕布还是满脸惆怅,自己当他是至亲,但却得不到核心的信任,十年了,他还是一个名义上义子,一个十数万军队的教头,除了那用血换回来的五百狻猊铁骑是直属自己的,自己竟然没有一丝兵权,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训练军队让他去扬名立万的么,就算如此,待遇也不应该十年如一日,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渴望一匹神驹么

    作为北方三大良马产地之一的并州,良马不在少数,虽然没有什么能让吕布看上眼,但他永远忘不了那双凄厉的双眸,那是属于几年前被围杀的一匹灵兽飞廉,其实吕布自信能够收服的,但却被他下令扑杀了,他好恨,好恨

    而话说刘关张三兄弟击败了多路黄巾,救过董卓,但就是不会擦鞋子几个月来都是白搭,最后投靠了童年时期的好友公孙瓒,在公孙瓒的号令下东征西战,暗地里将青州平原这个小城拿下了,安心的发展了自己的势力起来,当了山大王后的刘备才知道什么才是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打江山只要自己勇冠三军的关张二弟一处,那绝对是手到拿来,但治理江山则需要许多人才,需要各方面的配合,像他们现在一般,三兄弟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如果不是手里还拿着那千人部队,还真在平原站不住脚,而且还要担心各方面的谋算,他们并不知道,在洛阳,正发生着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洛阳皇宫里,此时正血腥一片,尸横遍野,流血千里一点都不为过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好儿郎,给我打垮那腐朽的朝廷”,随着洛阳皇城东门之巅神魔一般的男子张角的激昂怒喝,漫天紫色妖雷,黄雷从天而降,清脆的鸟鸣伴随着无尽的炎热,火凤凰的火焰燃烧着一切,冲天的龙卷风将一切毁灭,还有那巨大的陨石,像雨滴一般坠落,十数丈高的威严皇城瞬间变成废墟,惊恐未定的皇城侍卫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自然的力量撕成碎片,一阵乱轰炸后,数里范围内的一切建筑成为碎石,其中,还夹杂着无数鲜血

    浩劫并没有结束,无数怪异的杀戮者加入了战场,狰狞的尸体,变异的幽灵,古怪的木头,骇人的铁甲,还有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嗜血黄巾长,尸兵,从尸体中重生的傀儡,不惧物理伤害,只要脑袋还在都会疯狂攻击,而且遍体尸毒,沾到的尸体有可能变成尸兵,尸魔,尸兵的进阶,有着晶晶发光骨剑骨盾,比起尸兵来防御,攻击,移动速度加快了许多,而且极大可能将身边的一切化为尸兵,木人,传说中仙人的道具,攻击防御极强,能够将敌人砸飞,砸扁,被击毁后还会自爆,铁人,木人的进阶,攻击防御攻击速度更强,自曝将范围内的一切炸成灰烬,尸兵,尸魔,木人,铁人,黄巾长数量都在五百上下,在拥有万余皇家卫士,数千特种精英兵种面前数量占不了优势,但胜在集中,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扎进敌人的心脏,而且在有强大法师的带领下更是无坚不摧,在尸毒的蔓延下更是数量急速递增中

    一轮轰炸将皇城东面毁灭大半后,张角并不急着突袭皇帝住所,而是无尽的杀戮,仿佛他是来毁灭洛阳的,他所到之处,尸兵尸魔木人铁人和黄巾长一样纷纷嗜血狂化,攻击力,攻击速度剧增,加上强大的法术攻击,即使是聚集在一起的终极兵种神剑禁卫,神枪禁卫,还是精英兵力重骑兵,重弩兵,强弓兵,都难逃被绞杀的命运,皇宫一片恐慌混乱中

    皇宫的养马场里,吕布的威武英姿傲立着,手上的方天画戟虽然仅仅是竖着,但散发的霸气却让灵动的马儿惊惧不已,看着数千匹各方骏马乖巧的跪伏在自己眼前,吕布一阵自得,心里也直嘀咕着要怎么将这些良马偷走成为自己的骑兵坐骑,一匹赤红色的汗血宝马引起了吕布的注意,它不仅没有理会吕布和方天画戟显露的霸气,反而仰天长嘶,像是在向吕布挑衅

    吕布会心一笑,长啸一声,大步走了上去

    很快,这匹千里良驹臣服在吕布足下,吕布意气风发的骑上了这匹被命名为天火的良驹,忽然,冲天的煞气伴随着阴风卷席了他,他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还有那冲天的战意,没有丝毫考虑,吕布直接赶向了东面皇城

    而基本是同一时间,仙之小筑飞出了四道黑色身影

    听着一道道不可思议的报告,灵帝的脸色变得铁青,东面皇城失守,守军被尽数剿灭,虽然一波又一波的侍卫涌上了敌人,但都被诡异的消灭然后变成尸兵,虽然已经下达命令让洛阳守军急速前来,但传令兵能不能出皇城成了石沉大海的谜团,皇宫里面侍卫,宫女,乃至妃子都有慌乱逃离皇宫的现象,自身难保,众叛亲离,这对君王来说绝对是最大的羞辱

    看着来来往往都是陌生的脸孔,灵帝也知道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或许真的像侍卫所说的,是敌人太强了

    张让等十常侍,皇后何姬,董太后等等皇帝至亲共聚一堂,脸色苍白的听着那一个个令人恐惧的消息

    “陛下,不如我们也出宫躲躲吧”,张让终于忍不住说道,他手下的精英兵种刚才已经被尽数挂了,要是皇上也保不住,就算这次不死,也斗不过外戚的

    “阿父,要是连我也退离了,我将有何颜面目面对祖宗,面对天下呢,给我招来那终极之力,给我死守这里,等洛阳守军来了,我看张角是不是真的有通天之能”,灵帝叹息了番后冷声道

    终极之力是历代皇帝的终极武器,是一支王者部队,是五百龙炮侍卫,龙炮侍卫本身就是一些神剑禁卫,是死忠于皇帝的死士,配以强大的龙炮更是无坚不摧,龙炮是秘制产量稀少的神器,拥有惊天动地之能,向来用来抗击来犯的异兽的

    洛阳城外,袁家兄弟,曹操等等何进亲信纷纷率领数以千计的特殊兵种和万余普通兵种快速的涌向洛阳皇城

    短短的半个时辰,原本的数百尸兵尸魔此时已经变成了三千多尸兵,被斩杀的士兵和其他无辜人民更是不计其数,虽然张角并没有刻意推进灵帝的寝宫,但却已经是相差只有十数里,阴风带着杀气和血腥气息已经扑向了城楼上的灵帝

    他要用压力死死的折磨那个有眼无珠的昏君,他要他死也不安宁,张角的嘴角浮现出了冷笑,那是藐视一切的冷笑

    此时的灵帝脸色一片苍白,闪电,火焰,陨石,龙卷风,那可是只有上天才有的,虽然也听说过道士能呼风唤雨,但区区道士敢杀入皇宫么,肯定是自己的德行触动了上天,上天来惩罚自己了,正当灵帝胡思乱想之际,一道闪电劈中了灵帝前方的旗杆,强大的冲击波瞬间将灵帝轰晕了过去

    也是命运的使然,原本诺大的皇宫竟然没有一个能统兵的将领让原本就娇生惯养意志消沉的特殊兵种纷纷死于群龙无首的突袭之下,要是有出色的将领带领龙炮侍卫和其他特殊兵种迎敌,纵然不能击退张角的大军,也能阻碍他的脚步,获得苟且的时间

    不到一个时辰,被斩杀的皇宫侍卫不下万余

    张让等十常侍顿时惊慌的带着灵帝和其他妃镔皇后撤离,五百龙炮侍卫只能漫无目的的发射着威力巨大的龙炮

    “都给我迎上去”,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喝让数里范围内的侍卫精神为之一震,龙炮侍卫更是眼神一亮,快速布好阵型跟随着来着,其他侍卫也纷纷学着归队,只见来者金甲圣衣,紫金皇冠,手持杀气冲天的长戟,胯下一头火红色的汗血宝马,他正是吕奉先

    吕布带着残军正面迎向了张角,在他的气势下,所有的战士精神为之一抖,战力狂飙,尤其是骑兵,重骑兵,更是有了突破的迹象

    雷神术,冰箭雨,陨石雨,召唤火凤凰,龙卷风,张角将前面的敌人化为灰烬后,前头部队黄巾长已经迎上了吕布的超.重骑兵

    在战场的一个角落,一个肉眼难辨的火焰正不断地闪烁着,每一次闪耀都伴随着火人的出现,而那些火人,正是被燃烧后的尸兵....

    在战场的另一个角落,木人,铁人在肆无忌惮的杀戮着,但刹那之间,三个黑衣人让被屠杀的士兵和宫女见到了脱逃的曙光,三个黑衣人一个使剑,一个使长枪,一个使弓箭,剑士剑法飘逸,动作缓慢的木人铁人连她的衣角都沾不上,强大的穿透力更是瞬间将木人的脖子斩断,木人是一种科技产品,但却不是智能产品,原本死磕一阵击杀木人后还会被他自爆炸伤,但现在却是木人,铁人连吭都吭不出声就被击杀,同样的,另一个黑衣人的长枪也是专攻向脖颈,但却是更加暴力,她采用的是横扫,弓箭手的攻击就简单多了,基本上是三箭连发,然后一个木人倒地

    张角的后方,尸魔,尸兵缓慢的移动着,忽然,一个黑色身影出现在他们上空,一把木枪不住舞动,漫天的枪气宛如一朵盛放的梨花,花瓣不住的盛放着,每几个花瓣就能将尸魔削成几块,更别说是尸兵了,虽然枪气只是存在了一会,但亢龙无悔已经将黑衣人视线范围内的所有敌人清空,黑衣人迎向张角

    瞬间感到三股强大的气势瞄准自己,张角一点都不意外,皇宫要是真的没人,那自己杀的都不痛快了,而且这三股气势比起自己来还有着相当一段距离

    有了吕布的带领,强弩兵,重弩兵,长弓兵,强弓兵都将目标瞄向张角,而龙炮侍卫和骑兵们都迎向尸兵群,但无论是弓箭,弩箭还是长矛,暗箭,一遇到张角时,都会被自主弹开,张角诡异的一笑,身上顿时多了一层阴冷的紫蓝色幽冥龙卷风,龙卷风将一切都弹开,张角手持一把黑色木杖,冷冷的看着吕布

    吕布并没有说话,终日在血海中浮沉的他感觉到了,眼前的人,比他还要强,至少,自己不能抵挡绵绵不绝的法术攻击,他的气势在不断攀登,杀气在不断积蓄

    一个美得摄魂,冷得要命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她的胯下还坐着一匹洁白无瑕的白玉麒麟,吕布一见那动人的身影,身上的气势飙升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阶段,他有种感觉,得到这个女人,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乐趣

    一个黑衣人同样静静的站在张角的身后,他的身边此时已经没有一个敌人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你们当真要逆天而行么”,张角冷冷的吐出句

    “天下是天子的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岂容你这个贼道肆虐”,吕布狂热的扫了貂蝉一眼,正气凛然道

    貂蝉战斗从来都不喜欢说什么开场白的,她的小锤子就是说话的标志,两朵火焰凤凰顿时飞向了张角,紧接着,貂蝉的身影瞬间消失,扑向了张角

    好快,好辣的女子,吕布暗喜道,他手脚也不慢,当即挥动长戟,扑了上去

    紧随的还有黑衣人赵云的长枪

    张角只是缓缓的抽出了背后的黑色长刀,几个横扫,无论是敏捷到了极点的貂蝉,还是力量霸绝天下的吕布,乃至飘逸的赵云,都被打飞了数百米去,三人肩上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伤痕,伤口上都冒着黑色火焰

    赵云磕了颗丹药,当即再度涌了上去,一条咆哮的银龙瞬间冲向张角

    吕布急忙奔向貂蝉,想要查看她的伤势,但却被貂蝉一锤扫开,貂蝉身上的黑色火焰被白玉麒麟浇灭,貂蝉再度加入战场

    吕布见状,有了些尴尬,但还是涌向了战场

    咆哮的银龙冲向张角,但在半途中却被一只怒放的火凤凰吞噬,漫天的雷电顿时砸向赵云

    空间禁锢,赵云急忙使出逃命绝招,逃离了战场,雷电在十数秒后将大地炸得分外狼藉

    赵云心里顿时沉重起来,张角的修为绝对远超自己,他的高级道术像不用钱一般源源不断,根本就没有停下来嗑药,而那道术的威力已经很是接近自然,至少,自己无法完全扛下来而不受伤,更别提是连扛一片了

    此时的貂蝉已经不再使用近战,而是远远地使用剑气般的火焰小鸟攻击,仗着白玉麒麟的空中优势,打击着张角,她知道那把黑色大刀的危险性,一旦被正面砍中,即使是白玉麒麟也会被重创,更别说是自己了

    冰箭雨,张角木杖一挥,漫天的冰箭顿时从天而降,锁定了貂蝉,貂蝉舞动双锤,将冰箭一一拨落,但依旧被冰箭的冲击击退,但在白玉麒麟的掩护下没受到大伤

    十数道狂傲的龙卷风卷袭向了吕布,同时还有那漫天的陨石,吕布大喝一声,杀气不断蔓延,强大的冲击波在十数道龙卷风的封锁中打开了一道通道,硬抗了几块巨石后,来到了张角面前

    张角实力高绝不假,但他却不是一个完美的战斗者,他不懂得如何更加完美的施展自己的攻击,也抓不准战场的突变性,可以说,他的战斗力远不和他的真气储存量成正比,这是个致命的缺陷,而且他也不是神,不能不断的施展法术攻击,他也是要休息的,施展了多次大范围攻击,他也微微有点劳累,面对吕布的突袭,张角挥动炼狱魔刀,不退反进攻了上去

    见识到了炼狱魔刀的厉害,吕布当然不会蠢蠢的近战,他狂喝一声,方天画戟发出了耀眼的黑光,天上顿时出现了一条黑龙的幻影,紧接着,吕布前后出现了数十个巨大的冰轮,冰轮疯狂的向吕布前后卷席而去,同时天上黑龙不断地狂吐龙息,吕布的绝杀技能,上天入地唯我独尊当即展现

    冰轮蔓延了数里,将范围内的敌人搅成了冰块,黑龙的吐息更是将大地腐蚀成了一个个长宽高数米的深坑,一时间,吕布的高大身影让战场为之一静

    张角不知道吐息的真假,当即冷哼了声,撑起一层黑雾迎了上去,他要用吕布的血为炼狱魔刀的首战祭旗,但他错估了吕布这招的威力,在战场灵活使用了数年之久的招式有什么厉害,效果很快显现了出来,轻敌的张角顿时吃了大亏,身上的衣服尽数被腐蚀,身上还受了不轻的内伤

    “你,该死”,张角大喝一声,炼狱魔刀绽放出了慑人的幽光,吕布身边竟然出现了个巴掌大的黑洞,而且黑洞不断的扩大,当即有要将吕布吞噬的趋势

    空间禁锢,赵云及时赶到,禁锢了空间,群龙蔽天,地上顿时激放了无数龙气,短时将大地毁灭殆尽,弑鬼神,吕布也没留手,漫天的杀气瞬间集成一把巨大的方天画戟的巨大虚影,横斩向张角

    张角比吕布要早几秒脱困,虽然无法持续黑洞将吕布吞噬,但他更恨赵云,炼狱魔刀狠狠地斩向赵云

    赵云是第二次吃这样的亏了,在群龙蔽天的锁定范围内被攻击,但张角消耗不少,受到伤害加上龙气笼罩范围内炼狱魔刀受到压制让张角的这招勾魂夺魄效果受到了减弱,但这样还是让赵云吐血倒地

    张角直接受了弑鬼神的打击,顿时也忍不住吐出口鲜血,他使用了道千里遁逃符,快速逃离了战场,但他临走前却吐出一口鲜血,化作一团黑雾,阴笑道,死我也不让你如愿,慢慢享受这数十年的瞪眼生活吧,狗皇帝

    吕布带着皇宫守卫联合曹操等大军将黄巾残余一一剿灭,但昔日美丽的皇城早已一却不复返

    灵帝悠悠醒来,曹操等人已经协助吕布剿灭了黄巾残余,灵帝大赞吕布神勇和曹操等人救驾及时,册立丁原为并州刺史,曹操和袁绍等人为校园八尉,吕布为天下第一勇士,自此九原战神吕奉先闻名天下,而默默隐退的赵云等人却无人闻之

    张角重伤败逃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天下,黄巾军士气大降,各路朝廷军队士气大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