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七章 洛阳才子(下)

正文 第七章 洛阳才子(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章洛阳才子(下)

    夜晚,一个中年人神鬼莫测的不断闪现在黑暗中,快速来到皇宫的某个小院子,他的身形微微颤抖着,那正是赵云视为目标的绝世高手,中年人--帝师王越

    “秀儿,真没想到,你的眼光独特至此,令二叔我汗颜之极”,王越满脸惊喜的推开了院子的房门,人未到语先到

    “道家的弟子自古以来就善于创造奇迹,何况是你老对手的弟子”,房里的女子一脸淡漠,平静的道,那女子身段婀娜多姿,有着倾世之颜,正是赵云当日见到的女子,王秀儿

    “是啊,不足一月,他竟然从天山带回了通灵蓝猫,看来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他”,王越满脸喜悦,但却因为看见王秀儿脸上的淡然而哑然而止,奇怪道“秀儿,你怎么好像不高兴,是那个混账女人又来找你了么”,忽然,王越脸色一变,冷声道

    王秀儿轻轻摇了摇头,“我从未在乎过她,只是生命突然漫长了,有点不习惯而已”,是啊,自己的身体明明就快要康复了,怎么还不高兴呢,王秀儿暗自叹息道

    王越忽然想起了什么,也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不管怎样,协儿他需要你,他才两岁,不能没了母亲”

    “是啊,我还有协儿,二叔,帮我,我要见协儿”,王秀儿忽然激动地拉着王越,一脸急切

    “嗯,我马上给你抱来,从今天开始,他就属于你一个人的了”,王越坚定的点了点头,给王秀儿投去了个安心的眼神,转身飞身离去

    或许,平凡的生活,才是自己配拥有的吧,王秀儿看着门外的黑暗,眼神中透出了无限痛苦和怀念

    竖日,赵云抱着一脸不情愿的通灵蓝猫潜入了皇宫,通灵蓝猫不是平凡的动物,它极为通灵,而且命运使然它天生就臣服于那样的存在,虽然和赵云关系不错,但赵云没有那种气质,依旧无法得到通灵蓝猫的效忠,被强迫带离了她,通灵蓝猫还是很不高兴

    王秀儿的小院子里,王秀儿正和王越静静地等待着赵云,王越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一见到王越,赵云的脸色顿时凛然了起来,待看到王秀儿脸上的歉意和王越眼中的善意时,赵云快速安抚了自己激动地心情,对着王越点了点头,来到王秀儿身边

    天性的使然,赵云还没动手招呼通灵蓝猫,通灵蓝猫已经快速的跳到了王秀儿面前,一个劲的绕着王秀儿团团转,仿佛也在奇怪着王秀儿的离奇遭遇

    “喵.喵..喵”,悦耳的猫叫声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气息缓缓的流动在空间中,通灵蓝猫踏着猫步小心翼翼的渐离王秀儿,王秀儿脸上顿时显出了痛苦的神色,开始充血通红,双手多次想抓向自己的脸颊和通灵蓝猫,但都被坚韧的意志力所阻碍

    赵云见状,快速跃到王秀儿背后,轻轻地拍出一掌,银龙真气顿时涌入王秀儿体内,安抚着焦躁不安想脱困而出却依依不舍的心心相印和午夜魔兰

    王越见状,静静的抱着婴儿回去了屋子

    正正得正,负负也得正,虽然赵云银龙真气在安抚着王秀儿体内的两蛊,但通灵的蛊虫无疑就像是叛逆的孩子,你越不想它做,它就越是做,你越想它做,它反而不做,加上通灵蓝猫叫声的强大诱惑力,结果不言而喻

    王秀儿吐出一团鲜血,鲜血飞速的扑向通灵蓝猫,却被一把剑钉在了地上,化为了尘埃

    王秀儿顿时脱力的软倒在地,被王越接住,扶回了屋子,赵云也扫了屋子一眼,功成身退

    野外,王越和赵云遥遥对着

    “你救了秀儿,我很感激你,我无妻无子,就只剩下秀儿和协儿两位亲人,为了答谢你,我可以给你些我用剑的心得,至于你合不合适,那另当别论”,王越向赵云拱了拱手,认真道

    “嗯”,赵云点了点头,缓缓的抽出了木枪

    乒乒乓乓,咻咻咻咻,砰砰砰碰碰,赵云和王越再度战成一团,但此时的战斗却没有惊天动地,而是普通的物理攻击,赵云也没有使用技能,赵云虽然精通各种技能,但他的物理攻击才是他的主打攻击,毕竟任何技能都是有冷却时间和蓄力时间的,赵云施展百鸟朝凤枪法,不断地向着王越攻击着,赵云的枪法刁钻霸道,每一招都是狠辣之极,而且绵绵不绝,威势十足,随着战斗时间的增加,赵云的体力和攻击力度不减反正,杀气渐渐蔓延,真气随着杀气快速补充,形成一个无限能量状态,旋樱,豪烈,六合等必杀技渐渐不断冒出,新领会的大喝也渐渐施展出来,大喝也是属于必杀技特性,集中杀气,爆发震动波,将自身范围内敌人毁灭殆尽

    王越的攻击就比较平淡了,他只是一味的防守,平凡的刺,砍,切,削,但却能堪堪挡住赵云的攻击,赵云的必杀技攻击没起到一点效果

    “力量,速度,对战斗的把握,枪法的精妙都到了一个相当的程度”,不慌不紧的防御着,王越还不时评论着,“但如果你就只有这样的实力,那你此生很难有我这样的高度,武器万法同源,你虽然身手敏捷,但一旦遇到专修速度的敌人仍会吃大亏,虽然你力量不错,但一旦遇到专修力量的敌人你会吃上大亏,因为你没有将自身强化到极致,而且,最重要的,你的心不够狠,你的攻击算是刁钻狠辣,但却不是招招致命,战斗不是儿戏,每一秒都是面临生死,若没有人剑合一,誓死杀敌的信念,你就很可能会比对手先陨落,剑的极致是情,但要达到这个程度首先就要无情,战斗中的无情”

    王越的话赵云不是听得很明白,但他却想起了两个人,那个身法凌厉的女子,那个豪情万丈的青年,她们都是自己学习的榜样,想起和那少女战斗的经过,赵云不由得暗叫侥幸

    战斗一分一秒的过去,王越离开了,赵云还站在原地,静静的回忆着刚才的战斗

    这个晚上,赵云并没有回去仙之小筑,而是呆在了洛阳的蔡府,静静的看着月亮,此时的蔡府并没有人烟

    看着美丽依旧的月亮,赵云的长枪就止不住颤动,百鸟朝凤枪法快速舞动,要想命运由己不由天,那就要有绝对的实力

    月光下,一个娇弱的身影出现在了赵云眼前,是那个名为貂蝉的少女

    貂蝉静静的坐在屋檐上看着赵云舞动的身影,脸上看不出喜或忧,只是冷冷的

    赵云也察觉了貂蝉的存在,但只是淡淡的扫了眼,自顾自的练习

    良久,赵云停了下来,正想回屋休息,貂蝉却以骇人的速度向他扑来,仿佛是豹子猎兔之势

    赵云收起了木枪,也赤手空拳的迎了上去,他有种感觉,这个女子和她用语言说不通

    貂蝉的武器被赵云收了,此时的她也是赤手空拳,那小巧的拳头此事成了凌厉的长剑,出击的速度快得惊人,同样的,她的攻击方向是喉咙,头部等致命点

    赵云虽然擅长武器,但拳脚上也不是毫无建树的,两人噼噼啪啪的对轰了起来,显然身为女子的貂蝉处于稍弱的劣势

    原来,此女的攻击力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高,是那柄武器让她的攻击力大幅提升,经过十多招的攻防,赵云暗自想到

    百多招过去了,貂蝉的攻击却不降反升,原来的小拳头攻击此时已经化为利爪,并且手脚并用,攻击力大幅提升,攻击范围也覆盖了赵云全身

    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多处麻痹,赵云心里顿时大感吃不消,原来不是貂蝉的实力不够强,物理攻击偏弱,而是她的攻击是那种越战越强型的,而且她似乎也精通经脉,攻击的力度直透入经脉中

    两百多招过去了,赵云此时处于劣势,貂蝉的诡异身法已经处于主导地位,漂浮不定的身影配以凌厉的打击能力和精准的攻击时机,赵云的左手和右脚及胸膛的一部分的经脉已经被封锁,情况陷入危机中

    不行,这样下去自己绝对吃不消,这个丫头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每次见自己都要拼个你死我活

    空间禁锢,赵云此时也不讲什么仁义道德,直接将周围的一切都禁锢了,瞬间来到貂蝉面前,快速点击了貂蝉的大部分经脉,将她的行动彻底封住了

    貂蝉的眼中充满了惊讶,还有一丝欣喜,显然这样的技能她很是喜欢,她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将会遇到什么灾难

    赵云一把提起貂蝉走进了蔡府的偏房里,将她丢到了床上,自己搬了张凳子坐在她对面,解开了她的语言部分和行动的穴位,但却封印了她的内力流动

    “我和你有仇么”,赵云淡淡的问道

    貂蝉轻轻的跳下了床,绕着赵云走着圈圈,眼神中透露出了各种情绪,但却并没有回答

    “貂蝉,如果我们没有仇恨,那为什么你非致我于死地不可”,赵云见貂蝉仿佛是在挑宠物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得郁闷之极,一把拉过她,毫不怜惜的丢在床上

    但貂蝉也没让赵云好过,她紧紧地拉住赵云的衣领,两人倒进了床铺中,四目相对

    男女授受不亲,赵云当即挣扎着跳离床铺,但却被貂蝉拦住,貂蝉毫不避嫌的跨坐在赵云的大腿上,双手撑着赵云的双肩,眼神中散发着狂热,还有一丝羞涩

    “你又发癫了是不是”,赵云没好气的伸手拉住貂蝉的双臂,直接把她抬起,放在自己身边,同时拿出那双精巧的火焰小锤子,说道“你走吧,以后不许你经常找我拼命”,知道从这个倔强的奇怪少女口中问不出什么,赵云无奈的下了逐客令

    貂蝉看都没看她的随身武器一眼,而是径自走到房门前,将门窗都轻轻关了关,缓缓的走向赵云

    又要打么,赵云有点后悔的看着貂蝉,看着桌上的小锤子,懊恼的想到

    但貂蝉并不是做着战斗姿势,而是缓缓地解开了身上的腰带,还有一件一件的罗衣,雪白的肌肤在烛光中显得那么的耀眼,只看得赵云脸红耳燥的撇过脸,站起身走向房门,边说道“这间房今天晚上就让给你了,我先走了”

    “我要你做我一生的对手,还有,我的,男人”,貂蝉火辣辣的身躯缠到了赵云身上,诱人的声音在房门中不断回旋,冰冷的脸上出现了微风般的微笑,刹那间,赵云回到了第一次和貂蝉战斗中,看到的那个绝代风华的身影,那迷倒众生的醉人微笑

    措手不及间,赵云竟然失去了说不的能力,热烈的回应了上去,烛光,不知在什么时候被熄灭了

    凌晨,赵云悠悠醒来,却发现自己身旁已经空无一物,昨夜的缠绵仿佛是一晚春梦一般,但真的是春梦么,显然不是,床铺上那朵朵梅花和自己赤身裸体说明了很多,更别说是自己肩上那个醒眼的红色貂字了,那个红色貂字不是画上去的,而是不知道用什么刻上去的,像是纹身一般

    拍了拍自己微微眩晕的脑袋,赵云挣扎着起来,他已经不敢再闭上双眼了,那个熟悉而模糊的俏脸正离自己越来越远,仿佛在控诉着什么

    回到了仙之小筑,蔡嫣在树下优雅的翻动着书籍,蔡琰在湖边挥动着毛笔,在微风的轻抚下,在宁静的气氛中仿佛是两位下凡的仙女,赵云没有打扰而径自离开

    接下来几天,赵云都是在平静中度过的,连连武技,睡睡懒觉,和蔡琰下下棋,和蔡嫣对对剑,平静而释然,这样的生活最容易麻醉人的,要不是知道蔡琰正设法帮自己找寻着小娟的下落,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刚来到洛阳时的想法此时已经完全被推翻了

    这天,仙之小筑来了个不速之客

    “秀儿已经决定离开洛阳,永远的离开这个伤心地,我要替她找个合适的地方安顿余生,在我离开的两个月,我希望你能进宫保护好她”,王越风尘仆仆的来到了仙之小筑,对着赵云说道

    两个月,赵云想了想也同意了,王秀儿此时已经不再是那个她了,只要将她带到仙之小筑,安全上不是什么问题,这里的环境和蔡琰姐妹更能调节她的心情,想起那个聪慧女子,赵云暗自想到,自己能帮的就只有这样了

    皇宫,王秀儿的院子里

    王秀儿正逗弄着她那两岁的宝贝儿子,脸上挂满了幸福,见赵云到来,微笑着点了点头

    赵云不懂得如何照料小孩子,只能站在一旁看着,看着王秀儿温柔的给儿子喂食,轻轻的擦着协儿的小嘴,脏脏的小手,扶起协儿教他学走路,一时笑一时担忧的,拉着协儿的小手指着赵云叫哥哥,指着天上的小鸟叫鸟鸟,指着大树叫树树,直到协儿累了才抱着他睡着

    “二叔叫你来的”,将协儿带回屋子后,王秀儿聪慧的问道

    “嗯,不过我挺奇怪的,你现在已经恢复往昔的样子和身体了,完全有能力要回以前的一切,而且皇宫里摄于王越的威名和你本身的实力,能伤到你的人我还真想不到有谁”,赵云认真地看着王秀儿,淡淡道

    “嘻,赵云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虽然懂得些经络,但本身的实力也就是十几个神剑禁卫”,王秀儿惨然笑了下,“二叔虽然名震天下,但却有着对皇室亲属不得伤害的誓言,没有人敢直接杀死我,但后宫,原来就是无声无息中致人于死地的深渊”

    赵云一时无言,只看着王秀儿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递上一杯清茶

    王秀儿接过清茶,却没有喝,只是静静的看着,“过去的一切永远都是过去,泼出的水永远都不能收回来”,像是和赵云说话,又想是在自言自语,王秀儿猛地将清茶灌向嘴里,再倒了一杯

    赵云哑口无言,只是静静的看着闷闷的喝着清茶的王秀儿,他没想到几句话能让王秀儿变化如此之大

    赵云就在王秀儿的小院子里住下了,因为王秀儿并不愿离开那个生活许久的小院子了

    日子再度过的极度平静,赵云每天就和王秀儿弹弹琴,下下棋,看着王秀儿耐心的教子,王秀儿不但精通琴棋书画,还精善医术,女红,厨艺,让赵云仿佛感觉到是仙之小筑搬到了皇宫一样,虽然不是多才多艺的蔡琰姐妹,但王秀儿的温柔善良也让赵云见识到了人间的美妙

    十天之后,小院子来了个不速之客

    “皇后驾到”,随着一个宦官的大声喊,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女在几个宫女的陪同下来到了小院

    挥退了太监宫女后,皇后何姬大摇大摆的来到王秀儿身边,见到英俊的赵云何姬稍微惊讶了下但很快就无视了

    “我的好妹妹啊,看见姐姐来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呢”,何姬一脸幽怨的笑道,但双眼中闪过的却是讽刺,嘲笑

    “表哥,二叔是不是明天就要回来,我都说我命不久矣了,不用再帮我找凶手的了”,王秀儿拉了,拉赵云的手臂,看都没有看何姬一眼,一脸惨然道

    何姬顿时脸色大变,但很快的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尽力的冷静下来

    “妹妹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儿子的,皇上对我言听计从,近日还送我番邦进贡的粉色宝石呢,来来来,虽然皇上忘记你了,但我可忘不了你,你也别怪皇上嘛,男人嘛,本来就是贪新忘旧的,何况他是九五之尊呢”,一脸老气秋横的何姬一脸得色的翻动手里的拳头大的粉色宝石,唉声叹气道

    看着何姬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赵云心中顿时涌起了怒气,他有点明白为什么王越会让他来保护王秀儿了,但王秀儿却没有看何姬,而是静静的看着那可粉色宝石,仿佛想起了什么,眼角的泪水禁不住的流了下来

    “滚,再让我看见你,否则你就好像这颗宝石”,赵云一把抢过何姬手里的宝石,单手将其握成了粉沙,恶狠狠地一脚踹飞了何姬

    何姬就像一个足球一般飞出了院子,脸上火辣辣的痛,愤怒,恐惧,骇然等等情绪迅速蔓延到了脸上,吓得她急忙掏出铜镜不断照着,但脸上却没有一丝伤痕,此景顿时让何姬心中的恐惧更深了

    呜呜呜,王秀儿仿佛是无助的小孩,扑在赵云的怀里嚎嚎大哭了起来,哭得分外的凄然

    赵云轻轻地抚平着,轻拍着王秀儿的肩膀,背部,怀中的人儿不住的颤抖,渐渐地,安静下来,进入了沉睡

    王秀儿出身名门,自幼素有才名,十六岁就嫁入皇宫成为灵帝喜爱的王美人,过着几年王子和公主的幸福生活,还诞下一子,但善妒的皇后何姬使计让王秀儿中了蛊毒,更是在灵帝面前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帝王或许真的没有永远的感情的吧,灵帝很快就变心了,开始宠幸别的妃子,皇后,和他最喜欢的钱,在王秀儿最痛苦的时候没有到来,在王秀儿受皇后迫害时没有阻止,王秀儿终于心死,但剪不断理还乱的永远都是爱情,曾几何时,灵帝也是拿贡品哄她开心的,何姬最喜欢的就是看着曾经最大的情敌哭泣的样子,但终日沉于回忆里的王秀儿却总是被刺激的哭泣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大半赵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王秀儿身边度过,看着温柔如水的王秀儿亲切的教育儿子,看着协儿咿呀咿呀的笨拙的玩耍的样子,赵云心中颇有感慨,或许看着自己的亲人成长是件无比幸福的事吧

    “哼,贱人,别以为你搭上了那个卑微的奸夫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凭你那丑陋的样子,你一辈子都不会再得到皇上的宠幸”,皇后的那怨毒的声音再度在王秀儿的小院子里骄横的响起

    “哼,找死”,赵云像鬼一般的出现在皇后身后,一脚将她踹飞了出去,皇后的连再度无伤痕的疼痛几天

    在这期间皇后也趁赵云不在的时候来过几次,但都是被赵云发现,然后都是被狠狠地教训一般,但都是死打都不醒

    两个月的限期将近,王秀儿的眼神中也带着异样的神情,虽然依旧温柔的动作都变得缓慢,眼神总是不自然的飘向径自看书的赵云身上,再过几天,自己身边就再也没有那么宁静的陪伴在自己身边,为自己打飞苍蝇,听自己倾诉的身影了,两个月的时间确实能改变很多东西,包括习惯

    洛阳此时发生了一件轰动大事,匈奴使者到访

    黄巾之乱导致中原地区乃至天下动荡不堪,北方冀州地区更是成了黄巾的大本营,幽州,并州,雍州,凉州,南中,百越等等的少数民族纷纷骚动起来,陆续出兵侵犯天下各州,但这些都是小打小闹,因为他们出动的军队最多不过数万,但匈奴不同,他们是草原上最强大的民族,和汉族一向不和,要不是百年前吃过大亏导致匈奴内部对于汉室天下存在很大的忌惮,但现在难得中原大地上出现动荡,匈奴内部此时又出现了难得的团结,数十万大军怀着深深地怨恨迈向了边境

    匈奴的战斗方向有两种,一种是直接越过其他草原边上的其他民族打击中原,一是先统一草原边上的其他民族在和中土决一死战

    匈奴使者来的目的就是试探中原的反应和地区势力分布

    时间就是金钱,在这个一触即发的动乱时期,无论是权势滔天的外戚宦官,还是好战的军方势力,都不想现在就和匈奴作战,内忧外患绝对不是什么好看头的东西

    皇宫议政厅上,灵帝脸色颇为阴沉,百官也呈现各种表情,左边的文官和右边的武官有了短暂的同心,而正中央的,却是几个匈奴少女和十几个匈奴大汉,其中,为首的一个少女蒙着面纱,叽叽咕咕的说着,一个侍女帮忙翻译着

    “并州地界上,你们汉人杀害了我们匈奴数万勇士,此仇我们一定会报,但我们是草原之神的子民,会堂堂正正的报仇”,侍女一句一句的翻译着蒙纱少女说的话,脸上一脸愤慨

    “我们知道你们汉人在内乱中,只要你们答应我们三个条件,我们保证在十年之内不会和你们汉人开战”,侍女的声音顿时响起了百官们的不满

    保证,国与国之间存在保证这个词么,十年,看似漫长,但仅仅是一面之词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这些匈奴人显然是来趁火打劫的

    灵帝扫了扫不断喧哗吵个不停的文官和一些武将,脸上的神情更加沉郁了,黄巾之乱将能打的将领都派出去了,各地的军队更是混乱不堪,一旦和匈奴开战绝对是吃大亏的,他不由得将目光扫向了他的大舅子,大将军何进身上

    何进此时绝对是洛阳的一号人物,首先是皇帝的大舅子,天下兵马大元帅,手下能人众多,袁家兄弟,曹操和以后的伐董各路诸侯大多都还在他手下混,加上黄巾之乱调走的大部分军队让此时何进成了京中大哥大

    “我们不妨先听听匈奴使者的三个条件”,何进的嗓音悠然响起,顿时让百官静止了下来,纷纷看看灵帝又看看何进

    “嗯,先听听匈奴使者的条件”,灵帝点了点头,对着太监张让示意道

    “匈奴使者,我大汗绝对不怕任何一个民族,我们天朝之国也愿意听听你们的条件,不过希望你们不要太过分”,张让的尖锐嗓音响起

    蒙纱少女叽叽咕咕的说了几句

    “第一我们需要你们关于琴棋书画,医卜星相,建筑锻炼等等各方面的书籍”,匈奴侍女的话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文官们纷纷跪地请战,大称此举绝不可行

    “说说第二个”,灵帝冷冷的道了句,但眉头却是稍微一松,要那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你们蛮夷之族又有何作为

    “给我们拟十份征服我匈奴邻近各族的军事战略方案”

    这次连武官都忍不住了,纷纷跪了下来,大骂匈奴无耻,只有何进和他身后的袁家兄弟和曹操站着

    “这两个我都可以答应你们,说说第三个”,灵帝和何进对视了眼,均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欣喜和庆幸

    两人唱着独角戏让文武百官顿时哑口无言,只能暗自流泪,但袁家兄弟和曹操却是喜上眉头,袁家四世三公,一呼百应,藏书多不胜数,曹操自问才华横溢,谋略过人,在这个人才紧缺的洛阳,后面那个任务简直就是为自己上位设立的

    “等你们完成前两个再说吧”,还没等侍女翻译完,蒙纱少女冷哼了声,转身离去,侍卫们无一敢挡,议政厅上众人敢怒不敢

    第二天,灵帝震怒不已,将一众国库守卫贬职关进监狱后,急招何进进宫,原来,国库这个原本的超级大书库竟然被人清空了,这下灵帝可不知都该怎样和匈奴使者交代

    何进和灵帝密斟了许久后,当即回府招来了一众谋臣猛将,当即,袁绍和曹操顿时立了大功,都被升迁了大官

    三天后,匈奴使者再度到访

    “第三个条件就是在箭技和武技上胜过我”蒙纱少女说完,拍了拍小手,身后的大汉顿时一百五十米之外,扬手抛出一串枯叶

    蒙纱少女随即搭弓拉箭,瞬间连珠三箭激射而出

    大汉捡回了三支箭矢,箭矢上都洞穿着三枝枯叶,全场皆惊

    一般人的箭矢只能射五十步以下,也就是三十米到五十米,超过五十米已经是特训过的了,百步之内精准度会大幅降低,百步穿杨指的就是神箭手,但眼前这个少女竟然在一百五十米之外连珠三箭各洞穿了三片树叶,这般实力可真谓神人

    灵帝一脸惊骇,暗道,要是那箭矢不是射向树叶,而是自己,恐怕自己也难逃一死,匈奴还真是个恐怖的民族

    匈奴使者还是扬长而去,留下惊惧不停地百官和皇帝

    何进再度被急招进宫,急速找高手这个暗里内幕消息顿时在上层社会里不断流窜,要是找不到能够战胜匈奴少女的人,不但要开战,还丢人之极,灵帝,丢不起这个脸

    匈奴使者视汉人如无物的留言顿时传遍整个洛阳,所有的汉人都极为愤慨,但却是大致分成了三种情况,一是沉默不言,背后猛吹是非,二是在官府和相当于今天大使馆般的驿站门前抗议,显然游行示威并不是只有现代人才会玩,而第三者则是默默到军营接受训练,展现自己的风采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虽然匈奴使者没有来催,但场面闹得整个洛阳风风雨雨,灵帝脸上的脸色越发阴沉,因为那些文武百官无不上奏请战,要将匈奴人打回塞外去,但却是所有人都漠然的无视了前方的军情,黄巾不是一片散沙,反而将各路大军打得节节败退,而何进则是尴尬的带来一个个不好的消息

    匈奴使者的挑衅闹得京城风风雨雨,知道灵帝心情极度不好,所有势力都安静的好好地,连一向毒舌的何姬都没有来骚扰王秀儿,但她却不知道她已经永远不可能再看见王秀儿了,因为王秀儿再过几天就要离开京城这个伤心地了

    两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使者驿站里,一个身穿紫衣,一个身穿蓝衣

    “洛阳第一才女蔡琰蔡文姬不知你们哪位是”,匈奴蒙纱少女斥退了匈奴武士,用着熟悉的汉语拱手说道

    “我就是蔡琰,她是我姐姐,蔡嫣,不知道匈奴大汗阁下怎么称呼”,紫衣少女指着自己和蓝衣少女笑了笑说道,仿佛是印证了蔡琰的话,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待到蒙纱少女肩上的通灵蓝猫站立了起来,向着蔡琰姐妹打招呼,喵喵个不停

    蒙纱少女脸色一变,但很快平静下来,微微笑道“呵呵,才女说笑了,我匈奴大汗又怎么会是女子呢”

    蔡嫣冷冷的扫了蒙纱少女一眼,抽出了长剑,说道“蔡嫣挑战”,蔡琰则是笑容未变,依旧灿烂得很

    蒙纱少女眯着双眸扫了蔡嫣一眼,也扫了下蔡琰的脸色变化,微微一笑,抽出了怀里的银色弯刀,“凝月迎战”

    见对方抽出了武器,蔡嫣当即化作猎豹般的扑了上去

    乒乒乓乓,噼噼啪啪,双方的武器交叉不住的相撞,火花四溅,强大的内力将周围的树木震断,灰尘四起,飞沙走石

    蔡琰直勾勾的看着凝月手里的银色弯刀,眉头轻皱,莫名的惊喜之感浮上了心头,美丽的睫毛不时轻轻抖动着

    蔡嫣剑法飘逸,身法神妙,占定了速度的优势,攻击多于防御

    凝月弯刀狠辣强劲,虽然速度不算很快,但却是眼光毒辣,死死地盯住了战场,虽然防守多于攻击,但却像是草原上的狼群,毒蛇一般,等待着必杀的时机

    喝..喝.喝..喝,娇斥的女声不断的响起,两百个回合后,凝月出现了一个致命的破绽,蔡嫣来了个中宫直刺,但却没想到这是凝月的诱敌之计,凝月瞬间拉动了背上的弓箭,流星般连发三箭

    见危险瞬间而至,蔡嫣冷笑着迎了上去

    蔡嫣肩上插着一支箭矢,但她的剑却搭在了凝月的颈上,鲜血从蔡嫣的肩中,凝月的颈边流出

    “我输了”,凝月一脸震撼的望着蔡嫣,丢下了手里的弓箭和弯刀,神情复杂之极

    蔡嫣并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扫了凝月一眼,转身走向蔡琰,蔡琰快速的帮她止血,并低声的在蔡嫣耳边说了几句,蔡嫣顿时脸色大变,看向凝月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

    灵帝看着手里那纤秀笔迹,曾几何时,那是自己最喜欢的宝贝,但经过那场噩梦后,自己已经忘记了那些美丽的曾经,因为曾经永远只是曾经,自己是一国之君,不可能和她再度在一起了,表哥,赵云,他能行么

    比武场上,一身白衣的赵云以王越故人之后的身份站立在文武百官前,对着灵帝他只是淡淡拱了拱手,但却没有人敢说什么,王越身份超然,那是天下第一剑,加上和灵帝曾经的关系,让赵云的行为无人说得上话

    “她还好么”,终于,灵帝忍不住吐出句,问道

    “这要问你,她离你很远么”,赵云淡淡的扫了在场众人一眼,对着灵帝不带感情色彩道

    灵帝和赵云的话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但很多人却是意味深长的扫向了一脸紧张兮兮的看着灵帝的皇后何姬

    灵帝顿时陷入了沉思,片刻后,灵帝说道“传匈奴使者”

    凝月看着一身白衣的赵云,心情复杂万分,他还是那么俊朗,那么飘逸,那么高不可攀

    通灵蓝猫再次兴奋地站立着对着赵云大打招呼

    赵云微笑的望着凝月,暗自说道“我们又见面了”,随即对着通灵蓝猫点了点头,通灵蓝猫顿时乖巧的伏在凝月的肩上

    “是啊,又见面了”,凝月叽叽咕咕了几句,用内力暗自传音道,就是这个飘逸的身影,帮助自己一夜之间拔掉了两根毒刺,让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很可惜,汉人和匈奴终究是宿敌

    “开始吧”,灵帝闭上双眼,随即大声道

    两百米外,一个卫士抛出了数十片树叶,赵云熟练地搭弓拉箭,快速的射出一箭,在场顿时响起一阵叹息声,一箭再怎么厉害也华丽不过三支箭的,更何况是那张普通的木弓,能不能射到两百米外都成问题

    但却没想到,赵云的箭矢不仅飞过了两百米,还瞬间将数十片树叶炸成了烟花,在场一面惊骇,很多人甚至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这般的实力要是来刺杀自己,那再多的护卫也只能干瞪眼,王越的弟子,果然非同凡响

    灵帝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远处原本应该掉下树叶的地方,良久才反应过来,大声称了声“好”,骤然间,大片称好声不断的响起

    “叽叽咕咕”,凝月深深地看了赵云一眼,转身离去

    “我们使者大人佩服这位英雄少侠,决定回禀大汗,让两国成为友谊之邦”,匈奴侍女顿时翻译到道

    “赵云,你想要什么奖赏”,灵帝一脸兴奋的说道

    “天下太平,国泰民安”,赵云拱了拱手,转身离开,淡淡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练武场,引起了无数人的瞩目,暗里一双美丽的凤眼扫了赵云一眼,闪出了感激之色,深深地看着灵帝的方向久久出神

    “好,好,好,果然真才子也”,灵帝愣了愣,哈哈大笑道

    匈奴使者团离开了洛阳,带走的是大堆的书籍孤本和曹操的少数民族战略图,但凝月却被留在了仙之小筑,实在点来说是被蔡琰姐妹半推半就的留在了仙之小筑

    过了几天,夜晚,皇宫王秀儿的小院子里,蔡琰姐妹,王越,凝月等等聚在一堂,为王秀儿践行,因为过了今晚,明天她就要离开洛阳了

    宴会喝到了12点多才各自离去,赵云呆在王秀儿的屋顶上,他的肩上还伏着个醉醺醺的王秀儿

    月色朦胧,佳人香醉,在赵云送王秀儿回房之后,冲动代替了理智,赵云无法拒绝一脸期待的抱着他的王秀儿,无法拒绝那泪水下的一夕之缘的恳求

    第二天,赵云躺在王秀儿的床上,床上已经空无一人,只有那淡淡的醉人芳香,王秀儿没有说什么话就静静地离开了,赵云再度闭上了眼睛,缓缓地吐出了口气

    赵云的表现让很多人好奇,在蔡老头的有意倡导下,洛阳才子的称号顿时响遍了洛阳,乃至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