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 正文 第五章 洛阳才子上 (四)

正文 第五章 洛阳才子上 (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样的设定赵云三两下就解决了,一打开画卷,赵云顿时有种冰火二重天的感觉,画卷上两个人的各两种形态,一男一女,男女的长相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诠释了,只能说是震撼,同样是一个女人,但一面是长得风华绝代,让人怦然心动,那勾魂的双眸顿时让赵云感觉自己热血上涌,双眼也渐渐狂热梦幻;但另一面却是刚好相反,端庄高贵,带着无限的尊贵气息,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一双美眸柔然恬静,竟在瞬间让他心灵平静,感到了无限的舒爽;而男的一面是威风凛凛君王之相,那君临天下的气势顿时让他有种想要臣服的冲动;而另一面却恰是幽冥中的修罗,阴冷之极,那冰冷的双眼让赵云只感觉自己浑身一颤,仿佛跌进了冰天雪地中,让他感觉到了无限惊惧,赵云连忙将目光投向那恬静的美眸里,让自己安静了下来

    太恐怖了,这幅巨画的作者的水准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画卷的诡异让赵云连连退却,急忙将它收进了玉凤中,连画中最后的四个字都没有看到,那句(谁能懂我)注定再一次淹没在黑暗中

    赵云快速的收集书籍也一些画卷,却再也没打开过,这些书画是很珍贵,但却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完全欣赏的,赵云暗道,但令赵云傻眼的是,在收集完书画后,赵云的脸微微抽搐,这诺大的国库中,竟然已经空无一物,这是一个书库还是一个国库啊,赵云暗自纳闷道

    离开了国库赵云打昏盘问了几个不同地方的士兵,再三确定了这是国库没错后,赵云带着无限鄙视,离开了这个令人无限神往却又令他无尽失望的地方,虽说他已经听说了灵帝嗜钱如命,但却没想到会到这个程度

    赵云再度隐于黑暗中,他这次潜行的方向,正是汉朝最尊贵的卧室

    有句话说的很好,你越是不想看见的东西就越容易看见,正当赵云踏进了皇帝寝室的防御范围时,一股强悍的气息顿时让他拔腿就跑,那是那个讨厌的中年人的气息,赵云不怕战斗,但怕送死,现在的他,和中年人有相当一段大的距离

    跑了一里多,赵云在一处楼阁里停了下来,思量了一会,他还是决定回去找那个神秘的王秀儿,直觉告诉他,那个王秀儿,能够帮到他

    再度进入了王秀儿的房间,赵云惊讶的发现王秀儿已经在桌上优雅的沏起了茶,一脸微笑地看着他,那舒心的微笑配以成熟而艳丽的脸颊,带着无限的魅力

    “坐”,王秀儿轻轻地抬了抬小手示意赵云坐在她对面

    “嗯”,赵云轻轻地点了点头,暗中运起了银龙真气,毫不避忌的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找不到蓝田玉是吧”,端起茶杯小小的点了点美唇,王秀儿对着赵云眨了眨美眸,带了点幸灾乐祸的笑道

    “是找不到,不过我想了下,你应该能够帮得了我,所以我就来了”,赵云没有在意王秀儿的幸灾乐祸,一脸淡定道

    “是啊,我能够帮你,不过就看你能不能够帮我了”,王秀儿慢慢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巴掌大的水蓝色玉凤,不断的来回抚摸,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追思之色,但很快被掩饰了过去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赵云扫了水蓝色玉凤一眼,掏出自己的那块玉凤,颇有感慨的的温声道,两个玉凤的大小不一样,雕刻材料也不一样,但它们背后都很多喜怒哀乐的回忆,夺人所爱不得不说是件无趣的事

    “很简单,救我,只要你能够救我,这块极品蓝田玉就是你的”,王秀儿轻轻地咬了咬贝齿,闭上双眸将玉凤推到赵云面前

    蓝田玉是产量极为稀少的灵玉,有凝神养息的作用,对于修炼者而言有极大的作用,至少有了蓝田玉就不用担忧走火入魔,而这块气息精纯的蓝田玉显然是其中的精魄所在,在修炼者眼中说是价值连城一点都不为过,有了这块极品蓝田玉,就算自己的炼器水平再烂,也能够将蔡嫣的弯刀重现往昔的神采了

    “摄魂香和午夜魔兰在你体内相互克制已经时间不短了,以午夜魔兰的灵敏,要强行摧毁已经不现实,我想到的方法就是引导,在你身心均到了个极为欢愉的瞬间让你身后的大高手强行吸出午夜魔兰可能还有一线生机,你认为这样的忙我能够帮你么”,赵云顿时哑然失笑

    “这个方法行不通”,王秀儿脸上浮起了两朵红晕,身心极为欢愉的时刻那代表着什么谁都知道

    “一旦我有那个想法,就会脸色狰狞宛如地狱修罗,全身经脉尽数封印成为活死人,身上还散发阴冷气息,它已经渐渐控制了我的身体了”,王秀儿仿佛想到了极为可怕的事,浑身打了个颤抖瑟瑟道

    “那你要我如何帮你呢”,赵云顿时拍了拍王秀儿的肩膀,一道银龙真气传了过去,但瞬间石沉大海

    “不知道,你道家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想必定有克制午夜魔兰的方法,不然你也不会在摄魂香下和我聊天了”,虽然银龙真气并没有给王秀儿带来很大帮助,但却已经让她脸色变回了一向的温柔

    “我记得在传说中,遥远的瑶池有着一种能够呼唤万物的灵兽通魂雪猫,据说它的叫声能够让任何生物陶醉宁静,或许它能够帮你,但却没有人看到过这种生物,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样了”,赵云拿起了玉凤,对着王秀儿拱了拱手,便欲离去

    “不要”,王秀儿低低的凄唤一声,抓住了赵云的右手,“你听过心心相印吧,我们已经,分不开了”

    赵云脸色不变,双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心心相印也是一种灵虫,是一种双生情蛊,彼此相爱的人会因为它们的力量而延年益寿,但要是其中一个变心,两人天各一方,那么双方都会受到万虫噬心之痛直至死亡,哪怕是其中一个死亡也是一样,它们能穿过人的身体洞悉彼此的存在,它们和午夜魔兰一样,一旦种下了,那么绝对是极难驱逐的

    “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么,你真的要这样赌么,你没有想过你的亲人么”,赵云皱了皱眉,淡淡道

    道家向来以炼药闻名于世,即使中了蛊毒,那也能以药物活个百十年,实力强大了甚至还能直接以元婴之力驱逐,最不济就换一副躯壳,但王秀儿不同,一山不能存二虎,心心相印和午夜魔兰或许会因为摄魂香而合作一段时间,但很快定会抖个你死我活,这样一来,王秀儿的寿命将会大幅削弱,还在后期每天受到常人难以想象到痛苦,这样赌,谁也不知道值不值

    王秀儿并没有说话,只是惭愧的低下头,她以为赵云会大发雷霆,但却没想到换来的是一句值不值,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值不值

    “我不喜欢不珍惜自己的朋友”,赵云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胸膛,一条晶莹的虫子顿时从他的口中吐出,在赵云的手中不断的挣扎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王秀儿顿时哭泣的拉起赵云的右手,狠狠地咬了下,赵云的手指顿时流出了鲜血,原本羸弱不堪的小虫子顿时瞬间脱离了赵云的囚困,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钻进了赵云的血中

    被下蛊了,赵云脸色一变,正想呵斥王秀儿,但却被她一脸泪水所引退,“上辈子,我可能真的欠你的”,赵云丢下一把青草般的灵草,悄然离开

    “下辈子如果我还能记得你,我一定会还你的”,王秀儿呆呆的看着赵云离开的方向,久久没有说话

    原本宁静的皇宫此时却是锣鼓震天,一脸色变的皇宫禁卫们快速的分散,有的去保护皇上,贵妃等等老大,有的怒气冲冲的赶往东门,剿灭让他们没好觉睡的该死刺客

    皇宫东门的门墙下,一个俏丽的黑衣人正舞动着长剑,灵动的闪避着一道道骇人的枪气,收割着一条条生命,她的周围布满终极兵种神剑禁卫,神枪禁卫的尸体,带着血腥的黑影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的神秘,但此刻的她也讨不了好,她的背上和左肩都插着一支弩箭,身上还有多处剑伤,鲜血不断的流出,动作也不如从前

    “吼”,一条咆哮的银龙顿时带着一个白色身影威风凛凛的降临于战场,银龙所到之处尸横遍野,威不可挡

    但皇宫毕竟是皇宫,再牛逼的人来到皇宫还是要听皇宫老大的话,重弩兵,神枪禁卫纷纷发射重弩和枪气,弓箭手也纷纷搭弓引箭,箭雨顿时将赵云包裹了起来

    空间禁锢,愤怒,惊讶等等众多的神色纷纷僵硬在了一众守卫脸上,等他们反应过来时,一道灰色巨鸟身影已经消失于月色中,留下无限的悬念

    赵云和黑衣人的离开让一个在门墙角落偷懒的神剑禁卫松了口气,只见她努了努嘴巴,偷偷离开了

    夜里,灵帝一脸铁青的看着殿上愤愤不安的群臣,自己老巢被人端,这不但是件耻辱的事情,还是件危险的事情,一不小心可能自己的脑袋就不是自己的了....

    整个洛阳在霎那之间变得极为安静,比黄巾之乱更加安静,全城戒严,城防部队配合皇宫禁卫四处搜查,城门紧闭,治安有了前所未有的好......

    夜里,洛阳的某处民居

    在微弱的烛光下,赵云揭开了黑衣人的面罩,果然是她,她为什么要杀进皇宫了,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蔡嫣的性格冷静自若,理智的很,怎么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来

    晃了晃脑袋,赵云从玉凤里掏出些丹药,塞了些进蔡嫣的口中,右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

    多数剑伤,箭伤,流血过多导致昏迷,经脉大多被震裂,五脏六腑甚至还出现了移位的现象,皇宫果然是神秘莫测的是地方,终极兵种果然不是吃素长大的,匹敌普通武将的个人实力配以整齐的攻击,简直就是强者噩梦,以蔡嫣如此飘逸莫测的身法依旧受如此重创,自己的真气将近耗尽,天马也不知道到哪里捣乱去了,要回仙之小筑恐怕还要等明天甚至更晚,还是先为她做些紧急治疗为上,赵云暗道

    快速在蔡嫣受伤的部位周围点击了几下,顺便点了她的睡穴,赵云缓缓的解开了蔡嫣的衣服,一件也没留下,自幼在深山长大的赵云并不懂得世俗间的礼仪,失忆之后的他更是遗忘了地球上的很多知识,做起事情来也就有点肆无忌惮了

    做好准备工作之后赵云双手抓住蔡嫣身上的箭矢,猛地拔了出来,鲜血瞬间溅射了出来,但伤口很快愈合了起来,赵云在掌上倒了些药粉,顿时在蔡嫣身上一道道狰狞的伤口上轻涂了起来,胸前,小腹,大腿,小腿,后背,手腕的伤疤都在他的轻抚中缓缓消失,蔡嫣的小脸上也浮起了淡淡红晕

    “娘,娘,你快回来,琰儿她哭了,她要你,娘”,忽然,蔡嫣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冲破了赵云的穴位封印,抓住赵云的右手紧紧地抱在胸前,无意识的焦急呼唤

    赵云顿时一愣,随即左手传了道银龙真气进去她的身体,蔡嫣顿时安静了起来,但抓住赵云的右手却还是固执的没有放开

    从夏商周的原始社会进入到了春秋战国的封建时代,女性的开放程度依旧是领先世界潮流的,但自从西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女性的思想便开始被慢慢禁锢,不孝有三,无后乃大就是很好的例子,三从四德,女子无才便是德更是女性人生必修理念

    蔡嫣悠悠醒来,低头便看见自己的衣服有了极大的变样,顿时两朵红晕飘上了脸颊,那道随着银龙从天而降慑人身影顿时浮现了起来

    磕,磕,磕,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蔡嫣的思绪,赵云那飘逸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帘

    “我们该回去了”,赵云带了点差异和惊讶,又带了点疑问的眼神看了蔡嫣一眼,伸出了右手,缓缓道

    他和她向来都不是靠言语交流的,彼此仿佛是认识了千年之久的良友一般,以眼神就能表达自己的心意

    “我,没事了”,蔡嫣快速的抬头扫了赵云一眼,随即低下眼帘,迟疑了下,还是没有伸出手去

    没事,赵云暗自纳闷,自己是帮她处理了外伤没错,但经脉受损的她现在比普通人还要脆弱,要是遇上了敌人,没事才怪了

    “别闹了”,赵云右手一抄,蔡嫣顿时落入他怀里,双目顿时彼此凝视

    但令赵云意外的是,这次蔡嫣不但没有挣扎,没有暴走,还意外的和他对视了十数秒,最后竟然撇过脸去,脸颊红彤彤的

    一时间赵云竟然有点接受不过来,左手搭上了蔡嫣的脉搏,倾听了起来,蔡嫣见状,禁不住笑了起来,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挣脱了赵云的左手把脉

    赵云更加有点莫名奇妙,不过他也没有追究,因为他通过脉搏跳动知道蔡嫣的情况没有恶化,这已经足够了,他有种意外地感觉,蔡嫣笑起来还真是非一般的好看

    蔡嫣挨在赵云怀里,两人踏出了房门,来到了院子中

    这是一个普通的房子,三房一厅加上其他设备设施面积也不大,在前门还有着一个数十平方的小院子

    两人刚踏入那个小小的院子,却发现眼前景色出现了异变,原来空无一物的小院子瞬间变成了一个辽阔的大桃林,那是一个一望无际的粉色世界,遍地都是拔地而起的美丽桃树,飘舞的花瓣让天空增添了无限的迷人色彩,但大煞风景的是,在两人前方出现了个巨人,五六米高的巨人,那是由桃花瓣堆积而成的,巨人龇牙咧嘴的向着两人咆哮而来,而此时此刻,蔡嫣竟然发现,飘落在身上的桃花瓣竟然带着巨大的沉重感,快要把她压倒之余还尖锐的划破她的皮肤,造成灼热的火烧感,这是一个美丽的人间炼狱

    此景一出,蔡嫣顿时将右手搭在了腰间的剑柄上,就要脱离赵云的怀抱上前杀敌,她似乎遗忘了自己现在的自己的战斗力已经无限接近于零了

    赵云原本圈住蔡嫣的腰间的顿时紧了紧,一把木质长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对着蔡嫣摇了摇头

    蔡嫣顿时醒悟了过来,关心则乱,她竟然犯了个极大的错误,脸上的红晕更深了,自己小妹就是阵法大家,而自己竟然连这个不到家的幻阵都看不穿,还真是有够丢人的

    赵云对阵法了解颇深,一眼就看穿了这是个幻杀阵法,而且布阵的人显然应该是自学的,没有师从门派,阵法的威力对于普通人而言威力极大,但对于修道修武者而言就显得有点微不足道了,原本铺天盖地的桃花攻击因为威力不够而和雨滴没什么区别

    以点破面,赵云猛地将长枪插入地面,前方的大地顿时出现了大范围的碎裂,原本美丽而诡异的桃林和桃花巨人顿时消失,一个瘦弱的十三四岁少年嘴角含血,不屈的瞪着赵云,而院子早已变得惨不忍睹,地面尽数碎裂

    赵云顿时愣了起来,这个少年就是自己刚来时打昏的那个房子主人,因为蔡嫣情况危急,还真没在意这个瘦弱的少年,没想到这个弱冠少年竟然有如此能耐能够布置幻阵

    赵云抱着蔡嫣向着少年走去,因为地面碎裂,他直接漂浮了起来,凌空漫步,此景一出,少年顿时瞪大了双眼,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惶恐,还有一丝期待

    赵云左手扣住了少年的脉门,几秒后在少年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松了开去

    “你是神仙”,少年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满脸惊喜的问道

    “不是”,赵云从玉凤中拿出一个瓷瓶和一把棕色药草,“以你小小年龄就能对阵法如此了解实属不易,可惜你恶疾缠身,注定活不了太久,这是颗养元丹和续神草,以你的身子恐怕受不了,你可以到深山潜修,以宁静的心性缓缓地溶解丹药的药力,若你能坚持了三五七年,想必你的寿命会倍增,恶疾也会崩解,是生是死,全仗你的心性,好自为之”,在少年的惊愕中,赵云和蔡嫣飘然离开

    今日之恩,我郭奉孝当铭记在心,要是我能除此恶疾,下次相见我定让你见到全新的我,少年暗自下决心道

    仙之小筑的外围防御建筑,阳光下一道矫健的身影在快速的闪烁着

    蔡嫣当然不想让自己的妹子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尤其是软弱的窝在赵云怀里,但这注定是蔡嫣的自欺欺人,仙之小筑里发生的一切哪里能瞒得过这个洛阳第一美女呢

    “姐姐,姐夫,你们可回来了,怎么样,一个晚上的约会,有没有,嗯,我说的你们都懂的”,一回到仙之小筑,蔡琰便调皮的凑了上来,抓住赵云蔡嫣和的手摸个不停,还不断地对着两人打眼色,一脸暧昧的神情

    被蔡琰这样一说,蔡嫣神色顿时带了点不自然,嗔怪的看了蔡琰一眼,脱离了赵云的怀抱,就要往她怀里搭去

    蔡琰见自己讨了个没趣,蔡嫣还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竟大出人意料的微微侧身,蔡嫣顿时失去依靠直接倒向地面,眼疾手快的赵云右手一探,蔡嫣顿时重回自己怀里

    “哎呀,子龙哥哥你也太坏了,才丁点时间没见,你竟然学会占便宜了,姐姐,你还没和他成亲,可别吃了他的亏”,蔡琰一副义愤填膺的从赵云怀里抢回蔡嫣,怀抱着她对着赵云眨了眨眼,快速往屋里走,蔡嫣的脸蛋顿时浮起了红晕

    下午,蔡琰一个劲的缠着赵云说事情的经过,赵云也只能老实说出经过,听的蔡琰一时间笑语连连,一时间义愤填膺,不断地向着赵云灌输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

    夜里,赵云静静的端坐在百丈上的坚木上,一个闪着蓝光的巴掌大丹炉正漂浮在半空,炉内的紫色火焰正焕放着神秘的光彩,那块极品蓝田玉被毫不留情的投进了紫色火焰中,连带的还有许多蓝色碎片,无情的火焰很快将蓝玉吞噬殆尽

    熔解,塑形,雕琢,一个个步骤都在无声中形成,赵云从头到尾都只是紧闭双眼,一动不动,半刻后,一把小巧的弯刀从紫色火焰中浴火重生,耀眼的蓝光静静的飘舞在月色下

    炼器果然不是自己能够轻松驾驭的,不过是一件法宝级别的人间兵器都已经让自己颇为费神,就别提其他的了,或许只有她和他,才能有诺大的坚持和坚韧的耐心,轻轻的吐了口气,赵云收回丹炉,轻轻地抚摸着那带着清凉的弯刀,样子并没有改变,但实际却已经有了天壤之别,原来的装饰品却已经变成了如今的昂贵神兵,从死到生,从生到死,不知道自己的改变到底是对是错呢

    黑夜中缓缓地走出两道靓丽的身影,蓝衣和紫衣,是蔡琰姐妹,月光下,两人的傲人身段配以倾世之色足以让仙女嫉妒了

    蔡琰姐妹来到赵云身边蹲下,蔡嫣接过那把蓝玉弯刀,怜爱的缓缓抚摸着,美眸中竟然泛着动人的泪光,那是蔡嫣的泪水,坚强中的柔情,此幕顿时让赵云想起那间小房子,那个无助的女孩,那双紧紧不放的小手,蔡琰的双眸中也闪现着复杂的光芒,但却没有被赵云留意到

    啪,愣愣的赵云顿时被右颊的火热惊醒了过来,莫名的火气顿时上涌,但他意想不到的是,他还没发火,左颊再次出现火辣辣的感觉,赵云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的脸颊一定有了两道红彤彤的掌印

    “给我一个理由”,赵云看着蔡嫣双眼闪过一丝怒色,声音也变得冰冷,双拳也不由得紧握了起来,他不经常动气,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脾气,道家向往修心养性,但这不代表他们只懂得忍

    “第一掌,打你对它的毁坏,第二掌打你对我的无礼”,蔡嫣梨花带泪的吐出几句,随即,她猛地扬起右手往自己的左颊扇区,随着啪的一声怒鸣,蔡嫣雪白的脸颊上多了一个小巧的巴掌印,红彤彤的,鲜血顿时从她的嘴角中不断涌出,“第三掌,打我对你的伤害,第四掌,打我对你的亏欠”,蔡嫣说着说着,左手闪电般的扇向右颊,但却被一只大手牢牢的扣住,身体也随即被牢牢的抱住

    “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真的,不会”,赵云似乎有点感受到冥冥中的微妙变化,紧紧地抱住怀中的人儿,喃喃道

    “晓敏,天山上是不是真的有瑶池呢,我听说瑶池可是天马一族的故乡呢”,天马的空间里,赵云半躺在草原上,旁边天马也乖巧的跪伏着

    “是啊,我也好久没回去了,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怎么,突然良心发现,想陪我回家去,还是在打什么鬼主意啊”,原本矫健的天马突然消失,一个虚幻的倩影出现在赵云身边,那是一个十多岁的妙龄少女身影,娇贵而倩丽,但却仿佛与空气融为一体,仿佛是传说中的灵魂一般

    无论是任何生物,它到了通灵的境界,都会有机会化人,它们也大多会化人,因为这是人主导的世界,感情往往离不开人类,但无一例外,一旦化人无论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会弱得离谱,也因此,若不是十分亲近到足以将生死托付的境界,灵兽是不会在人类面前化人的,而且,也不是所有生物都向往人的形态的,天马就是很好的例子,她早就可以化人,但就是不喜欢化成人的形态,因为她始终都坚持天马一族是高贵的,要不是看在赵云面上,连虚幻形态的人类她都不会变化

    “中了蛊,心心相印,还是血契,不知道天山有没有通灵雪猫呢”,赵云依旧望着蓝天,淡淡道,好像令人闻风丧胆的蛊毒算不了什么,要知道一旦让蛊见了血,签订了血契,那在人间基本上就是无解的了

    “看来你想让我将这个叫洛阳的地方踏平才安心是吧,不是被人打成重伤就是中了蛊毒,难道你就喜欢被人欺负啊”,一直虚幻的小手直接扎进了赵云的心脏,还搅动了几下,晓敏喃喃自语道

    一条血色小虫顿时出现在晓敏手里,这已经不算是虫了,完全是一团血,原本的晶莹小虫已经和血液逐渐融化

    “哦,晓敏,原来你还有这般本事”,赵云稍稍惊讶了下,抓住了那团血,好奇的看了看

    “哼,快给我说说怎么回事”,晓敏生气的将那团血抢了过来,握成了尘埃,微怒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到皇宫去偷东西....”,赵云将自己的丰功伟绩说了出来

    “哼,又是被小女子搞成这样,我都听说好男人是女人的天敌,你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就会被女人欺负”,晓敏边听着赵云的述说,一双虚幻的小手却依旧安在他的胸膛,不断的净化里面的残毒

    “你刚才的驱毒方法是百试百灵的么”,赵云问道

    “你认为我会为那个丫头治伤么”,晓敏一脸似笑非笑,答道

    “我也只是问问而已,我本来就打算到天山去寻找通灵雪猫的,毕竟我已经答应她了”,赵云摸了摸已经变回天马形态的晓敏的额头,淡淡道

    “难道你不觉得她这样算计你是很大的伤害么,难道因为她长得漂亮你就这般容忍,连性命都不顾么”,晓敏撇过脸去,低声怒道

    “她还没伤害到我的底线,她的坚强也值得我去帮助她,我有种预感,她会是我很好的朋友”,想起那个诡计多端却又柔弱坚强的女子,赵云脸上有了丝丝赞赏

    “那什么才是你的底线呢,子龙大英雄”,晓敏顿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存活了数千年还真没见过这样的怪物

    “我在乎的人,在乎的事”,赵云想了想,说道,他的双眼看着远方,仿佛想起了很多

    “那我算不算”,晓敏一听,情绪顿时微微缓和了下来,反问道

    “当然,你是我的好伙伴,谁要是伤害你,我会挡在你前面的,一定”赵云眼中闪过一丝柔情,要不是这通灵伙伴,恐怕自己也已经挂过几回了

    “这还算你有丁点良心”,晓敏心头一暖,哼哼道

    第二天,一匹灵动的天马在荒野中自由漫步,悬崖水湖,深谷密林仿佛如履平地,背上一身白衣的青年脸上挂上了一丝无奈,还有一丝欢快

    美丽的云霄中,一颗苍天大树顶端,一道紫色身影悄悄地探了出来,旁边还有位傲立的蓝色身影,她们挡住了赵云的去路,脸上都闪现着惊讶,还有淡淡的喜悦

    普通人向往钱财,畏惧权势,因此天子成了人间的主宰,凡人的命运之主,但各路修炼者却是另类的存在,他们向往的是实力,强大的实力是一切真理,因此,成年的灵兽,便成了惊喜交加的存在,灵兽成长过程漫长,但一旦成年,以其精湛的灵力和法术控制水准,绝对是强悍的存在,强者需要它们来显现自己的强大,弱者对它畏惧万分,灵兽,便是身份的象征,能有灵兽相伴的,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天马是属于传说中的灵兽,虽然不是以攻击力见长,但也绝对不是什么软柿子,而且那闪电一样的速度,驯服它们基本上就是一个奢望,天马,向来是神明的坐骑,代表的意蕴可想而知

    见到那两个熟悉的身影,赵云脸上闪过一丝了然,静静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这对姐妹花有着绝对的信任,他也不想搞清楚,昨天还是奄奄一息的蔡嫣一夜之间恢复往昔的风采不是什么难事,自己的蛊毒之事也绝对逃不过蔡琰的轻轻一握,那个看似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女无愧着天仙之名

    “去爬雪山也不叫上我,赵子龙,你真的对得住我”,蔡琰嗔怒的扫了赵云一眼,脚尖轻轻一点,身影顿时飘上了天空了,落到了赵云的身边,毫不在意底下的天马反应

    “你认为,你够格骑上我的背了”,晓敏轻哼了下,便将蔡琰甩飞了出去,蔡琰几个诡异的空中漫步,落到了蔡嫣身边

    “呜,呜,呜,呜,呜”,蔡琰毫不在意的眨了眨双眸,努了努小嘴,发出了几声奇怪的声响

    场面顿时陷入僵局,赵云奇怪地看着蔡琰,这些声音自己似乎从未听见过

    “好,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求我,我就勉为其难的送你一程,你可要记得你自己说的话哦”,还没等蔡嫣和赵云反应过来,晓敏的态度来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弯,只看得赵云目瞪口呆,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