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帝统天下 >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唐月到来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唐月到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天色渐暗,死死抱着天沿的太阳也困倦下去,而皇宫却是此时开门,一辆马车从中行出,正是刘谌的太子车驾。

    吱呀,吱呀……

    听着这刺耳得使人烦躁的声音,刘谌却是难掩心里的惊骇,今日他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国家级间谍。

    在刘禅的开口下,吴大魏二都是说出了他们掌握的最高情报。

    据吴大汇报,就在两日前,吴国大军拿下了合肥,庐江,成德三城,同时完成了对寿春的合围,准备在今年内统一扬州。

    而在拿下江夏后,孙休下诏表彰丁奉之功,同时合两江夏,把孙秀擢升为江夏督,而改派丁奉领兵一万,准备东移淮扬,以为助力。

    晋国这方面信息量就大了,而且由于荆北四城在蜀汉手中,往来就方便了许多,所以消息最新竟是一日前的。

    根据情报,在残魏司徒卫瓘的谋划和串联下,正在防备晋军大举攻城的钟会,被帐下大将胡烈出卖,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不但城失兵散,更是无立锥之地,目前仍在北亡当中。

    而残魏皇帝被俘,丞相刘寔身死,太尉王祥不知所踪,长安复落晋手。

    这还不算,之前与卫瓘勾连的邓艾却是按兵不动,等风声一来,兵民心乱之际,乘势夺取陈仓,散关,并派重兵镇守,显然有不二之心。

    听到这些消息,刘谌到没有很是吃惊,毕竟卫瓘的性子,他还是有所了解的。

    “太子殿下,到了!”

    赶马车的是魏兴,刘禅也说了让其跟在刘谌身边,所以他便充当了马夫。

    这尖利的声音将刘谌惊醒,才发现外面有些黑了,而自己的王府却是灯火辉煌,太子妃崔氏,管家辛海还有诸葛京,都是来到门口迎接。

    “参见太子殿下!”

    听到这久违的声音,刘谌却没有半分激动,却是笑着将众人扶起,抬头一看,竟是发现几个熟人。

    “太子殿下,您却打仗不带上唐山,现在都不记得了不是?”

    说话的当然是许久未见的唐山,闻言,刘谌眼睛一亮,看向那齐耳高的唐山,歉意道:

    “都怪孤,事务繁多,竟是忘了汝这小兄弟!”

    唐山见到刘谌虽然变成了太子,依旧记得他,那颇为稚气的脸上也是有笑容浮现。

    “山儿,莫要胡闹,太子殿下事务繁忙,哪有时间理汝,还是好好学习,将来陪太子征战天下才好呢!”

    听到熟悉的声音,刘谌才定睛一看,发现是回家省亲的唐星已经回来,在他旁边,有一个头发黑白相间,很是显目。

    这,便是唐家堡族长,唐二,唐兴畅了。

    “兴畅,旬月不见,倒是愈发精神矍铄了,哈哈!”

    闻言,唐二拘谨一笑,开口道:

    “托殿下洪福,倒是还有些力气。”

    见此,太子妃崔氏急忙出言让大家进府中再叙,这一帮堵在大门口的人尴尬一笑,才次第进入府中。

    落在后面的是一个面色清秀,腮红颊白的书生装扮的人,他看了一眼众人簇拥的刘谌,再看看那身旁恬雅大气,气质不凡的太子妃,眼中闪过一丝酸楚和落寞。

    还是唐二人老精明,回首一瞥发现前者仍站在原地,连忙唤道:

    “唐月,快进来,站在外面做甚?”

    听到“唐月”一词,刘谌却是蓦然一顿,回首一看,果然发现那熟悉的面孔,顿时一喜。

    然后排开众人,回身拉起那唐月的手,微微笑道:

    “来到孤的府上,就要把这里当自己家,莫要拘谨!”

    被拉起手,唐月浑身一僵,随即便是双颊羞红,想要抽回手,却发现刘谌死拉着不放,只得低头任由其拉着。

    见此,唐山就要张口惊叫,却是被一边的唐星连忙捂住,同时示意其闭嘴。

    太子妃崔氏见刘谌对此人如此亲近,先是一愣,但是认真打量一般这个书生装扮的唐月,神色一异,随即也是展颜笑了起来。

    进入府中坐定,唐月见众人目光看来,急忙抽回手跑到唐二身后站住,却是没再看向刘谌,纤长细指揉弄着衣角,哪里有当日的巾帼气质。

    一时长谈,随后用了算夜宵的晚膳,才各自退去休息。

    进入卧室中,佳人早早将床铺整理好,正当刘谌准备来个春宵一度,哪知佳人却是突然坐起,含笑看着刘谌。

    “爱妃,天色不早了,咱们还是早点歇息吧!”

    刘谌一愣,然后嘿嘿一笑,用一种颇为暧昧的语气,说话的同时还伸手一抬佳人下巴。

    啪!

    崔氏轻轻将刘谌的手拍开,然后看向刘谌,轻轻地道:

    “歇息,夫君怕是有什么事瞒着臣妾,何不早早说完,才好安心歇息不是!”

    听到这话,刘谌先是一迷糊,但是见到崔氏那目光,转眼一想,却是明白了过来。

    然后,本是一脸茫然的刘谌立马换上讨好的笑,嘻嘻道:

    “嘿嘿,想不到孤的爱妃如此聪慧,这都被汝看出来了,那孤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其实她是……”

    刘谌将自己在唐家堡的经过,以及跟唐月的交集一讲,佳人先是一阵疑惑,随即又是一脸歉意道:

    “夫君,对不起,臣妾无能,不能随夫君征伐,这……”

    见爱妃不但没有怪罪,凡是而歉意连连,发蒙又有些不解的刘谌急忙拦住佳人,疑惑道:

    “孤在外面有了喜爱之人,爱妃不怒?”

    崔氏见刘谌这般,但是被惹得娇笑起来,许久才道:

    “夫君乃是当今太子,未来的储君,不说三宫六院,有几个妃嫔爱妾,最是正常不过了,臣妾为何要怒?”

    刘谌认真地听完,这才想起自己还是在古代,这时稍微富裕的家庭都可以娶妻纳妾,但是他并没有立马开心惊叫,而是将佳人揽入怀中,抚摸着那秀发,轻声道:

    “孤亦知此时于爱妃不公平,若是爱妃不愿,那孤就不再去找她了如何?”

    听到这话,崔氏心里甜蜜,反应过来却是一惊,急忙道:

    “夫君,不可!”

    却见崔氏眉头紧皱,脸上是难掩的急切,连忙道:

    “夫君,您既已抱过人家,今日又当众拉她的手,若是夫君突然弃之不顾,岂不落得始乱终弃的骂名,还有,您这般让人家日后如何见人?”

    听到这里,刘谌不禁冷汗直冒,他倒是忘记了这里不比某个时代,若是他此时放手,岂不是要将唐月推入火坑?

    看向佳人,刘谌歉意道:

    “多谢爱妃,孤险些毁人一身矣,只是如此,爱妃汝……”

    却在此时,佳人突然正色地拉着刘谌坐下,认真道:

    “臣妾承认自己有私心,但是至今夫君已是太子,而臣妾却未能给夫君诞下子嗣,这是臣妾的失职,夫君再纳那唐月,也是为大汉,为天下江山着想啊!”

    听到这话,刘谌眉头一皱,多少次他也在纠结这个问题,如今他已年过二十六,许多像他这般年龄的,子女早已能下地玩闹了。

    似乎感觉气氛有些凝重,刘谌豁然一笑,开口道:

    “这些烦心之事,明日再说如何,夜已深,咱们还是早点歇息吧,要子嗣,孤这就来了!”

    “嗯……”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