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冠军之心 > 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五章 对球队的打击

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五章 对球队的打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发生了什么?”马克·瓦格纳一脸迷茫地从格策的身后出现,站在了门口。

    “你问问马里奥自己吧,马克。”格罗斯克罗伊茨没好气地指着格策说。

    格策回头看到了马克,马克正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怎么了,马里奥?”

    格策没有回答他,而是又扭回头去,面向更衣室里的队友们,然后他说道:“拜仁慕尼黑启动了我的毁约金条款,俱乐部方面没法拒绝……”

    他语气平静。

    在他身后的马克·瓦格纳则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格策背影。

    “但你可以拒绝!”格罗斯克罗伊茨激动地吼道。“是多特蒙德培养的你,你为什么一定要去拜仁慕尼黑?!”

    面对愤怒的格罗斯克罗伊茨,格策耸了耸肩:“那这句话拜仁慕尼黑球迷也可以拿去问马茨。”

    更衣室里顿时有不少人扭头看向了马茨·胡梅尔斯。

    胡梅尔斯连忙举起双手:“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没错,我是拜仁慕尼黑青训营出来的,但多特蒙德是我的家。我早就说过了,就算拜仁慕尼黑用两亿欧元回购我,我都不会走,我会留在多特蒙德的!”

    去年曾经有媒体就这个问题采访过胡梅尔斯,当时胡梅尔斯的合同中规定在2012年拜仁慕尼黑可以用八百万欧元回购胡梅尔斯,当时胡梅尔斯就是这么回答这个问题的。

    说完,胡梅尔斯也能扭头对格策说:“马里奥,事实上我也不能理解,在多特蒙德你是主力,你是最受欢迎的人之一,还有什么值得你去拜仁慕尼黑的?”

    “是啊,马里奥。你说去拜仁慕尼黑是为了追求荣誉……但这两年,分明是我们拿的冠军比他们多,留在多特蒙德又有哪点不如去拜仁慕尼黑的?”这次发问的是死抱着格罗斯克罗伊茨的苏博蒂奇。

    苏博蒂奇怀里的格罗斯克罗伊茨哼了一声:“因为他爱拜仁慕尼黑胜过爱多特蒙德啊!谁不知道他连睡觉的床单上都是拜仁慕尼黑的队徽?”

    面对队友们的疑问和讥讽,格策没有吭声,站在原地沉默的像是雕像。

    就在这个时候,队长凯尔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好了,诸位。”

    他说道。

    听到他的声音,更衣室里重新安静下来,大家都扭头看着队长。

    “我不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说什么都没用了。每个人都有权选择他想去的地方,不管是拜仁慕尼黑还是沙尔克04,都可以。”凯尔摊手说道。“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谁去了哪儿。而是赛季还没有结束,我们接下来还有联赛和欧冠要打。而且我相信以马里奥的职业精神,就算他有已经决定要去拜仁慕尼黑了,他也还是会认真完成剩下所有比赛的,对不对,马里奥?”

    凯尔扭头看向了格策。

    格策轻轻点头,说道:“那是当然。到赛季结束之前,我都是多特蒙德的球员。”

    格罗斯克罗伊茨重重地哼了一声,显然觉得这句话从格策的口中说出来实在是讽刺。

    “所以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就行了。球员交易就交给俱乐部和经纪人忙吧。”凯尔最后说道。

    没有人再吭声了,格策也侧身从格罗斯克罗伊茨身边走进了更衣室,“大十字”刚想有动作,就被苏博蒂奇抓紧了,他只能怒视着格策,然后在他身后狠狠地啐了一口:“叛徒!”

    这话让格策的身体顿了一下,而同时,凯尔的呵斥声响了起来:“凯文!”

    格罗斯克罗伊茨不说话了,但还是怒视着格策。

    格策走回到自己的更衣柜前,然后放下背包,准备换衣服。

    大家也都转身离开,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只是再也没人说话,气氛让人难堪尴尬。

    马克疾步走到了格策的身边,似乎想要对格策说什么,可是嘴巴都张开了,却还是没说出口,最后他只能找到周易,然后小声问周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周易?”

    周易靠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一脸焦急的马克,这是一个真正热爱自己家乡球队的人,单纯的人。他这才想起来和马克比起来,格策可不是出生在多特蒙德的啊……他是随着自己的父亲、家庭搬到多特蒙德的,而他的家乡在巴伐利亚,慕尼黑可就是巴伐利亚的首府呢……

    他对马克微笑了一下,小声说:“正如你所见,马克,马里奥要在赛季末告别我们了。”

    马克有些失魂落魄地扭头看着格策,喃喃道:“为什么?”

    这恐怕是很多初次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想问的问题。

    周易摇摇头:“人各有志。”

    ※※※

    那天训练场上地气氛和平时迥然不同,之前多特蒙德的训练中总是会有欢声笑语,因为有周易、格罗斯克罗伊茨这样的负责活跃气氛的人。但今天,没有人有心思开玩笑,所有人都沉默着完成教练安排的训练任务。

    训练的时候,克洛普始终都在观察自己的球员,从球员们的表现来看,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格策要转会去拜仁慕尼黑的事情,虽然他不知道这个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而且可以看得出来,格策转会去拜仁慕尼黑的消息对球员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有些球员显然被打击的不清。

    一开始,他是想要在球队内部隐瞒这个消息的,直到瞒不下去为止,或者说拖过了欧冠半决赛之后。争取让这个事情对球队的影响降至最低。

    但现在看来,他得改变策略了,从隐瞒变成主动找球员们聊聊格策转会的事情。

    他必须对球员们进行心理干预,避免军心不稳。

    这个事情确实太要命了,搞不好,多特蒙德整个赛季的所有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训练结束之后,克洛普点了周易的名字,要他留下来,有事情和他说。

    队友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大家都知道克洛普为什么要留下周易,作为球队的核心,在球队遭此巨变的时候,主教练当然要和他谈谈咯。

    ※※※

    在克洛普的办公室里,周易坐在椅子上,与他一桌之隔的就是球队的主教练克洛普了。

    “你知道格策的事情了吗?”克洛普开门见山地问道。

    周易点了点头:“嗯。”

    “你有什么想法?”在白天的训练中,克洛普观察了全队所有人,就算是一向沉稳的周易表现也和平时不一样,尽管他的成都是最轻微的,其他队友中有人几乎可以用“失魂落魄”来形容了,比如马克·瓦格纳。

    “我没什么想法,教练。”周易说道。

    “骗人。”克洛普紧紧盯着周易的双眼说。“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不用对我藏着掖着的。有什么就说。”

    周易挠了挠头,但还是没说话。

    克洛普见周易不说话,就自己说道:“说实话,你的反应有些失常。”

    听到克洛普这么说,周易这才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正常人在知道格策要走,而且是去拜仁慕尼黑的时候,都会很崩溃、失望和痛苦。但你给我的感觉就只是心思又深了一点而已。我很好奇,就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这才第一个找了你。”

    “所以教练你本来是打算挨个叫来这么谈话的吗?”周易问。

    “差不多吧。”克洛普靠在椅背上,翘起了二郎腿。“格策的这个转会消息对球队的打击不小,我注意到有些人感到痛苦和失望,我多少能够理解他们的这种感受。肯定是在想为什么多特蒙德留不住自己最好的球员,为什么球队连续拿了两个赛季的联赛冠军,在欧冠中成绩也一年比一年好的情况下,球队的主力球员却还是要转会离开去拜仁慕尼黑……”

    “其实我没受到那么大的冲击。”周易说道。“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挺吃惊的。但现在已经消化掉了。我觉得与其纠结于格策为什么要离开,不如想办法把剩下的比赛打好。”

    “说得好,那你有什么想法?”

    “教练,其实我觉得这未必是坏事。”

    “哦?为什么这么说?”克洛普来了兴趣,他双手撑着下巴,身体前探,支在了桌子上。

    “确实会有一些人对格策的离开感到痛苦和失望,但我想他们内心应该还有一种情绪,那就是……愤怒。被背叛的愤怒,这种情绪会让他们表现的比平时更好,因为他们会迫切想要向离开的人证明,多特蒙德并不比拜仁慕尼黑差,去拜仁慕尼黑绝对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嗯……是有这种可能。”克洛普沉吟道。

    “所以我认为教练,你可以不用太担心。我们中国有一句俗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多特蒙德就是这营盘,球员就是兵。没有几个人会一直呆在一支球队里,大家来了又走,但多特蒙德永远是多特蒙德。”

    说到这里,周易想到了他第一次去威斯特**球场的南看台看球的经历,那才是多特蒙德之所以是多特蒙德的原因。

    听到周易这么说,克洛普笑了起来:“你小子,看得挺透的嘛!”

    周易摊开手:“现代足球,人员流动再正常不过了。”

    说到这里,克洛普突然眯起眼睛问周易:“那你会离开多特蒙德吗?”

    周易被克洛普的突然袭击搞得一愣,不过他很快就笑嘻嘻地说:“教练你在多特蒙德,我就在。”

    不仅回答了克洛普的问题,还拍了克洛普一记马屁,同时还把足球又传给了克洛普。他走不走的问题就成了克洛普走不走的问题了……克洛普会离开多特蒙德吗?他自己也说不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当今足坛,越来越少有那种在一支球队待上十年以上的主教练了……

    克洛普哈哈大笑道:“好!”

    然后摆摆手:“回去吧。”

    和周易谈了这么一会儿,他的心情突然好了不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