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冠军之心 > 第三十六章 变化

第三十六章 变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踏上球场的时候,周易扭头在观察多特蒙德青年队的球员,将他们一个个和自己梦中对战的那支多特蒙德青年队对上号。

    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马里奥·格策身上。

    长着一副娃娃脸的格策戴着队长袖标,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杨牧歌见周易一直盯着多特蒙德的球员看,以为他是紧张了,便宽他的心说:“周易你放心,我到时候会保护你的,你可以安心传控球,组织进攻。”

    大家在一起训练了这么久,杨牧歌自然知道周易是什么风格,以及实力如何。在他看来,周易传球的眼光颇有独到之处,有些空当他能发现,别人都发现不了。但周易的缺点也非常明显,那就是身体对抗能力不行,虽然在国内集训的时候,突击练了两个月的力量和体能,但是在欧洲赛场上,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

    他虽然能传出一些妙传,但他也可能在对方球员的身体对抗下丢球。

    那么自己的任务就是为他把球抢回来,然后再传回给他,让他继续组织进攻。

    “谢谢你,杨牧歌。但我觉得你应该更注意那个人。”周易用嘴巴朝格策努了努。

    “格策?”杨牧歌看了一眼。

    “对,他是多特蒙德的核心,速度不是很快,但突破很不错,你要小心。他善于突破了之后,趁着大家围上来的时候,把足球分出去。”周易把他在系统里和格策交手时所观察到的都告诉了杨牧歌。

    “你对他很了解吗?”杨牧歌有些诧异。他认为周易不可能提前看过格策的比赛,也应该对格策是第一次听说吧?

    “呃……没有,这是我观察到的……”周易连忙搪塞,他确实很难给杨牧歌解释这个问题。

    “你以前看过他踢球?”杨牧歌更奇怪了。

    “没,通过他的外形观察到的。”

    “外形?这怎么能看出来他的踢球风格?”杨牧歌皱起了眉头。

    “是这样的,你看格策的脸比较圆,对吧?”周易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诌。

    “对。”杨牧歌点点头。

    “他脸比较圆,说明他不是速度型球员,速度型球员脸都比较长,你想想刘翔,是不是长脸?你再想想博尔特,也不是圆脸。另外你看他胸大,胸大空气阻力就大啊,肯定跑不快!你看那些女子短跑的,个个不都跟飞机场似的?”

    杨牧歌闻言还真的去仔细思考脸型、胸部大小和速度之间的关系,这要是孙盼听到了周易这番话,肯定就报以白眼了。

    杨牧歌一思考,周易就赶紧跑开了,他可不敢再站在杨牧歌身边了,生怕杨牧歌问:“那老郭呢?他是圆脸,可速度也不慢啊……”

    他总不能说那是因为老郭个子矮步频快所以跑得快吧?

    ※※※

    当双方球员在场上站好了,准备开球的时候,梁齐齐和杨飞也都坐在了替补席上,他们双手环胸,靠在椅背上,大马金刀地坐着,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裁判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格策很快就在进攻中展现了他超出周围所有人一筹的能力,他在边路活动,带球之后突然内切,然后面对中国队的后腰杨牧歌,一个漂亮的假动作,就将杨牧歌的重心晃歪了。

    过掉了杨牧歌之后,格策带球继续杀向禁区。

    在大禁区前沿,他做出了要射门的假动作,骗的本场首发的郭怒一脚铲下去。

    但这只是一个假动作,他把足球从郭怒旁边扣了过去,向禁区突破。

    不过这一扣稍微有些大,他扣过去的足球被另外一名中后卫刘念及时赶到,一个大脚踢出了边线。

    “呼!”中国队的教练席这边,助理教练许阳长出了口气——如果刘念再慢点,可能就被格策重新拿到球了……

    从这次防守来看,做出的调整有用的,避免了郭怒上抢之后他身后的空当被对方利用。

    不过在替补球员那边,可就没有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了。

    “看,我说了吧!”梁齐齐哼道。“那疯狗只知道上抢,只用最简单的扣球就可以了!放心,杨飞,他嚣张不了多久就会下场了,不是因为飞铲被罚下就是被你换下。”

    杨飞笑了笑。

    这样的一幕,也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长出了口气的许阳对郝冬摇头:“郭怒太冒失了……”

    “我们不是本来就让他干这个的吗?”郝冬的表情倒还正常。“赌的就是他上抢的那一下,他的爆发力在全队都是最突出的。”

    “但这个风险是不是太大了点?”许阳有些担心。

    “还好,反正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好失去的,都输成那样了。”郝冬摊开手。

    让郭怒积极逼抢说好听一点事充分发挥他的个人特点,说难听点其实是死马当活马医了,郝冬都不知道郭怒是否真的会把这战术打成。不过就算他不行,再差也无非是再输个0:9嘛。

    ※※※

    郭怒躺在地上,回头看到刘念将足球大脚踢出去,这才松了口气,可是他的心脏依然跳得很快,非常快,有一种后怕感——如果自己比赛刚刚开始就导致球队丢球,恐怕他连上半场都打不完就会被换下来吧?

    “老郭!”周易回头看到郭怒一直盯着身后没爬起来,连忙大喊他的名字。

    不过连喊了几声,郭怒都没动静,他只好跑上去,将郭怒拉了起来。

    “你干嘛?”他问。

    “呃,周、周易……”

    “你刚才表现得很好啊。”周易见他这个样子,就连忙安慰道。

    “可、可……可我让他过去了。”郭怒看着格策说。

    “没事儿的,你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防守成功率,否则你就不在这支球队了。再说了,主教练给你的任务本来就是让你逼抢,刘念就是给你擦屁股的,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干得好,就这么干,你一定行的!”

    周易抓着郭怒的肩膀,连珠炮对他说完,就松开来跑去了自己的位置。

    郭怒还在发愣。

    我干的好?

    “郭怒,防守!”门将孙盼在门前冲郭怒大喊,将他惊醒,他连忙跑去了自己的防守位置。

    多特蒙德青年队掷界外球,负责掷球的是他们的边后卫,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小伙子。

    他拿着足球并没有马上扔出去,而是用球衣擦了擦手,然后抱着足球向后退,退了三四步。

    “大力界外球!注意防高球!”

    孙盼一见这阵仗连忙大吼,他自己也向前点移动了一点。

    话音刚落,多特蒙德青年队就把足球扔了出来,果然是一次“手榴弹”式的界外球,足球杯掷球球员用力抛向了禁区里,直飞门前。

    一次界外球就这么变成了角球。

    ※※※

    格策并没有去争顶这个球,因为头球不是他所擅长的,一米七四的身高在长人林立的禁区里也没什么优势。他在大禁区线外面一点,等第二落点。如果这球球队的中锋施耐德没有顶好的话,他只要能够控制好第二落点,就可以再度威胁到球门。

    不过他觉得应该不会有这样的可能——身高一米八六的施耐德擅长头球,要不然多特蒙德青年队也不会直接采用“手榴弹”的界外球战术了。

    刘念和多特蒙德青年队的九号一起跳起来争顶,不过几乎是从起跳开始,他就被对方压制住了,他不可能顶到球,他只能尽量把身体向对方身体上挤压,干扰对方。

    只是他感觉自己好像靠到了一堵墙上,对方纹丝不动。

    这球要糟……

    刘念心中有些绝望地想。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感到脑后刮起一阵风。

    随后就是“嘭”的一声闷响。

    他感觉自己靠着的那堵墙晃了晃。

    他猜在自己的头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但可惜被压着低头的他看不到。

    刘念虽然看不到,却有人可以看到。

    在大禁区线前准备抢第二落点的格策看到了,在门前张开双臂,已经准备扑球的孙盼看到了,周易和杨牧歌看到了,在中圈等待反击机会的何影看到了,坐在替补席上准备看好戏的杨飞和梁齐齐张大了嘴吧,也看到了……场上场下所有人都看到了。

    就在施耐德压着刘念要顶中足球的时候,却又一个人突然从空中杀出来,抢在施耐德之前把足球顶了出去!

    随后他的身体刹不住直接撞上了施耐德,施耐德顿时失去了平衡,那个人压在他的身上把他从空中压了下去!

    是郭怒!

    他不是在跳着争顶,他是飞着争顶的!

    郝冬猛地从教练席上站了起来。

    ※※※

    郭怒将足球顶出去之后,也失去了平衡,他压着施耐德,施耐德压着刘念,三个人叠罗汉一样从空中坠下,摔倒在地。

    在另外两个人都还没起来的时候,郭怒却双手一拍,两腿一蹬,就从地上又跳了起来。

    他仰天大吼:“啊——!”

    这一声,将他之前积压在胸中的郁闷之气都宣泄了出去。

    而被他顶出去的足球并没有飞到格策那边,而是稍微偏了一点,落到了格策的斜后方。

    在那里,有一个直径大约有六米的空间。

    在这个空间里,只有一个人——周易。

    周易用胸部将郭怒顶来的足球卸下来,随后他并没有转身,而是踩着足球顿了一下,再背对进攻方向,把足球传给了旁边不远处的杨牧歌。

    传完之后,他迅速转身往斜前方跑,同时还对杨牧歌喊:“传过来!”

    杨牧歌毫不犹豫就把自己刚刚接到的球又送了出去。

    周易已经离开了之前的空当,当然那个空当现在也没了,他跑到了一个新的空当,一个因为多特蒙德青年队球员去补他之前所在空当而造成的全新空当里。

    他再次接到了球。

    在场下看到的郝冬攥住了拳头。

    ※※※

    周易接到了足球,两个前锋之一的张涛正在中路拼命往前跑,跑的时候还没忘记举手示意,让周易把足球传给他,这可是反击啊!

    但周易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脚把足球传到了另外一边,一个距离他大约十米远的狭长空间里。

    在那里,何影突然出现,接到了周易的传球,然后带球向多特蒙德青年队的禁区高速奔去!

    传完球的周易没有继续往前跑了,看第一脚趟球的距离和他追球的速度,周易就觉得自己上去也是白搭——还没等他跑到呢,何影肯定就射门了。

    果然,很快何影就内切进入了禁区,面对出击的门将他选择了搓射。

    足球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绕过了多特蒙德青年队门将的十指关,飞向球门的后点。

    那一刻,不少人的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了……

    直到足球滑门而出。

    “啊!!”这是助理教练许阳遗憾的大叫声。

    在他身边的郝冬则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没进……可惜了!

    不过郝冬却从这次进攻中看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个东西是在之前五场比赛里极其罕见,甚至没有的。

    也许这场比赛和之前的五场比赛真的会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