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冠军之心 > 第一卷 少年西征 第十章 也许是新生?

第一卷 少年西征 第十章 也许是新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训练一结束,孙盼和杨牧歌两个人就跑去健身房找周易,结果看到周易站在健身房的门口台阶上,正四十五度仰望西边的天空。

    “怎么样?”孙盼上去问。

    周易依然保持着这个动作不变,用略带低沉的声音说道:“我感觉自己体内的毒素都随着汗水排出了身体,明天,你们会看到,我就将是一个全新的我,我将获得新生!”

    说完,他还握了握拳。

    “神经……走了走了。”孙盼挥了挥手,拉着杨牧歌就走。

    “诶?”杨牧歌有些没搞明白,怎么周易刚刚说了一句话,孙盼就要走了,之前不是还很担心他的吗?

    孙盼拉着杨牧歌边走边对他说:“你觉得这小子像是被打击的一蹶不振的样子吗?”

    杨牧歌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台阶上四十五的角眺望天空的周易:“我觉得被打击的很严重,都精神病了……”

    “扯呢,他就是那德行!”孙盼一副自己很了解周易的口吻,似乎他和周易认识了二十年一样。

    说完,他回头冲周易喊:“赶紧回宿舍洗澡,一会儿餐厅见!”

    “哦!”周易答道。

    孙盼扭头对杨牧歌说:“你瞧,还知道吃饭,脑子没问题。”

    杨牧歌无语了,他觉得周易和孙盼这俩人的脑子……都有点不正常。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周易,发现周易还站在原地。

    周易站在台阶上,望着西边的天空,目光越过了暗色的树林,树梢部分在夕阳落日光辉的映照下镀上了一层金边,最终落在了落日上。

    金色的云下的夕阳放射出来的光芒柔和,完全不刺眼,已经可以直视了。

    汗水从周易的额头上,顺着脸颊曲线往下淌,布满了他脸庞、脖子、手臂和大腿小腿的每一颗凝结的汗珠上都能映出一枚昏黄柔和的太阳,让他整个人仿佛都发出了一层柔和的金光。

    并不刺眼,反而有些神圣。

    ※※※

    周易洗过澡之后在餐厅里和孙盼、杨牧歌重聚,吃饭的时候,杨牧歌和周易聊了几句,发现他说话思路清晰,逻辑严谨,这才确定周易真不是受到的打击太重导致精神失常,他放下心来。

    唯一让他有点奇怪的是,晚饭周易吃的特别特别特别多……

    吃过了晚饭,孙盼提议大家去训练基地里散散步,但周易拒绝了,他说要回宿舍写暑假作业。当孙盼对周易这个借口嗤之以鼻的时候,杨牧歌提醒孙盼,周易确实是一个还在上学的高中生。

    于是孙盼没辙,周易独自一人返回了宿舍。

    当周易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何影已经在了。

    “你没去吃饭?”他有些惊讶,因为在餐厅里并没有看到何影。

    “我吃过了。”何影很简单的回答了周易的问题,继续看书。

    周易瞥了一眼他总是拿着看的书,以为会是什么小说,没想到一眼看过去头都晕了——全是密密麻麻的字母。

    他还看到了汉语拼音里面的音调符号,有四声的符号,还有二声的。

    他忍不住问道:“你还在学汉语拼音?”

    何影真是强忍住了翻白眼这个很不雅观的动作,用不乐意的语气回答道:“那是变音符号。”

    随后他又补充道:“加泰罗尼亚语教材。”他是说自己看的书。

    “呃……”周易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话题继续下去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知识范围。

    其实他还想问何影干嘛要看加泰罗尼亚语教材,但他知道估计问了以何影的性子,也是不会回答的,所以何必自讨没趣?

    周易来到桌子前,拉开抽屉,抽屉里是宿舍里免费提供的书写纸张,比一般的打印纸都要硬,周易将所有纸都拿了出来。

    他又从包中翻出水笔,连纸带笔递到了何影的面前:“那个,麻烦一下。”

    何影抬头奇怪地看着周易,他不是不知道这要干什么,他是不明白为啥周易会找自己要签名,而且是这么厚一叠纸的签名。

    “那什么,我班上的同学有不少人是你的粉丝,听说我竟然和你住一个宿舍,都激动的嗷嗷叫,非要让我找你签名。所以……”周易脸上堆着笑对何影说。

    何影看着周易手中这么一叠纸,皱起了眉头,他现在真不知道周易这是在故意恶搞他呢,还是真的有这么多同学是他的粉丝。

    对于粉丝签名这种事情,何影是不陌生的,对于遥远的地方还有自己的粉丝,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

    何影,就是这么自信!

    但这么多签名,也不能都签。

    于是何影接过了纸笔,皱眉道:“我只能签五张……”

    周易连忙点头说道:“没事儿没事儿!五张就五张!我就给他们说了,何影忙得很,每天训练那么累了,你们就不能体谅体谅偶像,别让他太累了吗?所以我也没答应他们到底能拿多少张签名,五张我想他们也应该满足了!”

    这话说的大义凛然。

    何影没接话,只是手拿着笔在纸上签名。

    笔尖和硬纸频繁接触,发出了刷刷刷的声音,悦耳动听。周易在旁边观察,何影的签名写的非常好看,就跟那些明星签名一样。就是有一个问题和明星签名也一样,那就是根本看不懂是“何影”两个字。

    看着何影笔走龙蛇一般签名,周易的手在下面偷偷跟着划。

    很快何影就签好了五个名字,然后递给了周易。

    周易连忙停下来手中的动作,双手接过了何影的签名:“太谢谢你了啊!这下我同学肯定不知道多高兴呢!我替他们谢谢你!”

    何影脸上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继续低头看自己的加泰罗尼亚语教材了。

    周易则将这些签名很仔细的收好,放在他从家背到北京的书包里。

    ※※※

    这一天对于周易来说过的极其精彩,也略显漫长。

    上午的时候,他还在训练基地的大门口和自己的父亲依依不舍的告别,报到之后就差点和新队友郭怒起冲突,然后因此认识了新朋友孙盼和杨牧歌,下午还进行了第一堂正是的训练课,虽然是无球训练,但正规的身体训练周易以前也是从未接触过的,这次在体能教练李教练的带领下,周易完成了他人生中第一次正式的身体训练课。

    他感触颇深。

    站在健身房外眺望夕阳时他所说的那句话可不是在发神经,他是真的觉得自己的身体内似乎有一些东西随着汗水被排出了体外,而新的东西则在体能萌芽,将要重新编织他的身体。

    全身心投入训练,挥洒汗水,将最后一丝能量都全部榨干,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尽动弹不得,却又在教练的督促下重新爬起来继续压榨身体的潜能……真的会让人感觉仿佛重获新生。

    他还记得自己刚刚进入健身房,一身腱子肉的李教练在看到他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我的任务就是在这两个星期里把你操练到满足出场比赛的基本要求,所以这两个星期我会狠狠地操练你,你要做好准备,这两个星期可是非常漫长得,小子。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然后他就真的把周易操练的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汗水从身体上滑落,浸到地板上,形成了一个小水洼。

    如果孙盼他们早点来,能够看到在健身房里的周易的话,他们就不用去问周易怎么样了,他们会直接看到答案。

    因为太疲劳了,周易早早洗漱了,就上床睡觉。

    这让何影都有些吃惊——他觉得每天九点半准时上场躺着的他已经算是生活规律,睡得早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比自己睡得早……

    ※※※

    虽然郝冬在北京有房子,但郝冬并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和小球员们以及其他的教练组成员都住在训练基地的宿舍里。

    相比小球员们的房间,教练们的房间条件要好一些,最起码配备了电脑。

    这个时候,郝冬的房间灯火通明,教练组全体成员正聚集在他的房间里,对一天的训练工作进行总结。

    球队的训练,其实郝冬当时在场,基本上都了解的七七八八了。所以对于进攻教练和防守教练,还有门将教练三个人做的报告,他听完就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接着他问体能教练李浩锐:“你那边怎么样?”

    一提到这个,李浩锐就忍不住先笑了。

    郝冬奇怪,李浩锐平时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很少会看到他未语先笑。于是他问:“你笑什么?”

    “没,我想到了周易那小孩子。”

    “他怎么了?”

    李浩锐笑道:“他啊,真是我见过最奇怪的孩子。”

    “怎么说?”这下不仅仅是郝冬,屋子里其他的教练也都来了兴趣。

    “给他的训练计划冬哥你是看过的对吧?”李浩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先问郝冬。

    郝冬点点头。这是他们一起制订出来的计划,他当然看过咯。

    “那小子啊,在器械上连连喊累,动不动就是‘教练我不行了’‘教练我坚持不下来了’,还撒谎说自己心脏要停跳了……”

    李浩锐说着,其他的教练听了连连摇头——这小子的意志太薄弱了啊,这才训练的第一天……不,准确来说是第一个半天,就坚持不住,叫苦连连,接下来还怎么办?

    郝冬面无表情,心里并不意外,因为那个训练计划确实很严苛,普通人叫叫苦是很正常的,他只关心训练效果。

    “然后呢?”他问。

    “然后他全部做完了。”李浩锐摊开手说道。

    郝冬眉毛一挑,吃惊地张开了嘴。

    “全部做完是什么意思?”他追问。

    “就是全都按照训练计划的要求做完了。”李浩锐答道。

    郝冬嘴巴微张,陷入沉思,没有继续说话。

    旁边之前还在摇头的教练们也都愣住了,意外于这个结果。

    敢情那小子一边叫苦一边还把训练目标都达成了……他精神分裂吗?!

    李浩锐继续说道:“所以,冬哥。我觉得可能要不了两个星期,这孩子恐怕就能完成你的定的任务目标啊。到时候要不要……”

    郝冬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知道李浩锐要说什么,于是摆了摆手:“不,提前完成了,也要让他练满两周,半天都不能少。”

    他没告诉李浩锐为什么,因为他不知道他所考虑的说出来,在场的人是否会相信。

    在他的心中,他总是隐约觉得为周易这个业余的将基础夯得多扎实都不过分,并不要仅仅满足于达到这次真人秀拍摄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