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还你一辈子 > 正文 第4章 重生五年前

正文 第4章 重生五年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蓝尘!”

    “苏木木,你醒了?”

    苏木木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她惶恐而绝望的睁开双眼,眼前竟然浮现出程柔柔弱而娇美的面容,她愣住了。

    程柔怎么会在她的身边?还有她怎么能看到已是鬼魂的她?她在哪里?

    程柔伸出手,在苏木木眼前晃了晃,一脸担忧的问:“苏木木,你没事吧?”怎么感觉苏木木变了?

    “你能看见我?”苏木木疑惑的问。

    程柔左手覆在苏木木的额头,眉宇紧蹙,不解的说:“没发烧啊,怎么开始说胡话了?”

    苏木木一掌拍开程柔的手,冷声的说:“程柔,你到底想怎么样?蓝尘呢?”

    她记得蓝尘被陈景从三十三楼推下去,他怎么样了?苏木木不禁的自嘲,从三十三楼坠下的蓝尘哪里还有活着的可能,那是三十三楼,不是三楼,人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怎么可能还活着?

    “苏木木。”程柔一副泫然欲滴的样子,“你怎么会问蓝尘?难道你忘记是你将讨人厌的蓝尘赶走?”

    程柔也讨厌蓝尘,原因很简单,因为蓝尘的目光总是停留在苏木木身上。

    苏木木宛如闷头一棒,是她赶走了蓝尘?怎么会呢?她怎么会赶走蓝尘?

    不对,可哪里不对呢?苏木木一直想不通是哪里出了错?直到某人的到来。

    “苏木木,你醒了。”进来的人嗤笑的说道,看苏木木的样子哪里像个病人,定是她又在欺骗自己,为了让他来看她。

    苏木木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处,吃惊的说:“陈景?”陈景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唐逸没有为难他?可那怎么可能,蓝尘是唐逸的发小,蓝尘被陈景推下楼,唐逸那一伙人怎么可能会放过陈景?那这是怎么回事?

    “苏木木,你到底想怎么样?让蓝尘来找我,就是为了看你现在精神奕奕的样子吗?苏木木,我告诉你,我不会爱你,你死了这条心吧!”陈景毫不客气的说。

    让蓝尘去找陈景?她记得只有一次,可那都是过去好久的事情了。

    “景。”程柔娇嗔的拉拉陈景的西装,而后笑着对苏木木说:“苏木木,是不是看到陈景很意外啊?陈景可是听说你因胃病住院,扔下工作,着急的来看你。”

    医院,胃病,找人,若是分开,苏木木并不觉得意外,但三者连在一起,她脑海中一闪而过某些事情,可又有些不确定,于是,她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下午三点。”陈景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

    苏木木坐起身,急切的说:“我是问今天是几号?是哪一年?”

    陈景虽然感到奇怪,但因为一向对纠缠自己的苏木木没有什么好感,也便没有那么多的疑虑,他淡定的说:“2010年5月15日。”

    2010年5月15日,五年前?苏木木如遭雷劈了般,愣了神,她回到了五年前?回到那个因胃病住院而残忍的让蓝尘替他去找陈景的五年前?

    “苏木木,你没事吧?”程柔小心翼翼的说。

    “啊?哦,我没事,我想休息了。”苏木木说完,再一次躺到床上,双眼紧闭,看似真的睡着了。

    陈景望了一眼病床上的苏木木,心中异样,感觉什么好像变了?是苏木木对他的态度,若是从前,苏木木看到他,早已心奋不已,可今天,她太过于平静,好似不曾看见他。

    “景,我们先走吧!”程柔温柔的对陈景说,她不想看到陈景将目光转移到苏木木那个女人身上。

    陈景拍拍程柔挽着他手臂的手,温和的说:“走吧。”说罢,扫了一眼病床,离开了。

    听到关门声后,苏木木再一次坐了起来,冷笑的望着紧闭的房门,她究竟有多么傻,才没有发现两人之间的眉来眼去?陈景,没有苏木木的纠缠,没有苏木木的痴爱,你还能拿到木木集团的股份吗?

    股份?对了,蓝尘呢?他怎么样了?

    她记得五年前,因为胃病发作晕倒,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是蓝尘,当时她做了什么?

    现在想想,才发现当时的自己有多么的过分,对蓝尘是拳打脚踢,恶语相加,甚至恳求蓝尘去找陈景。

    蓝尘都一一容忍了自己,并且找来了陈景,陈景一如既往的发泄了一通后,带着程柔离开了,再也没有出现在医院内。

    反而她一直厌恶的蓝尘默默的守在她的身边,承受着她的无理取闹,直到她康复出院。

    可现在呢?陈景如曾经一般带着程柔离开,蓝尘呢?他去了哪里?

    苏木木想着,身子蜷缩起来,可怜巴巴的张望着门口,期望看到蓝尘,那个默默守护她的蓝尘,想要告诉他,她错了,错的离谱,还要告诉他,她再也不会伤害他了。

    就这样苏木木一直坐到晚上,都没有等到蓝尘的出现,苏木木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脑袋躲在双膝中,身子颤颤抖抖,心中叫嚣着。

    是不是一切都迟了?是不是上天让她重生,只是为了惩罚她当初对蓝尘的残忍?

    极度悲伤的苏木木没有发现,在病房外,站着一位神情憔悴,眼中流露出悲伤而又欣喜的男人,手里拿着便当盒,正朝病房内望着,病房中的她的哭泣让男人望而却步。

    病房内的苏木木不知外面有人,而外面的男人以为苏木木为别人而忧伤,因此不出现,哪知他们如此隔着一道门,想着彼此,静静的相守一夜。

    第二天早上。

    “少爷,您怎么不进去?”查房的医生走到病房门口,不解的问站在病房前的男人。

    “她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出院?”男人冷清的问。

    医生翻开病历夹,“没什么大碍,今天输完液,便可出院。”

    “我知道了。”男人说。

    医生望了一眼男人,无奈的摇摇头,明明心中紧张她,却不肯出现在她的面前,少爷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怯?

    他走进病房,病床上的苏木木依旧保持着昨晚上的姿势,她听到门响动的声音,欣喜的抬起头。

    当见到是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后,带有欣喜的眼神瞬间变得黯淡无光,然后脑袋再一次藏在双膝之间。

    与此同时,“苏小姐,今天输完液后,您就可以出院了,以后要多注意饮食。”医生嘱咐道。

    苏木木不予理会。

    护士为苏木木扎针,由于苏木木双手环着双膝,护士没有办法,与苏木木说话,苏木木置之不理,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求助医生。

    医生尴尬的望向病房外。

    “木木,听医生的话,输完液你就可以出院了。”男人只能走进病房,或者说男人带着忐忑的心走进病房,因为他心中清楚,他的出现或许使得苏木木更加的消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