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六十五章 第一百条魂脉!

第六十五章 第一百条魂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此时,死门之后的浩大世界,原本密密麻麻的漆黑虫海,如今竟然只剩下零星的几百条深渊蠕虫在苟延残喘着。

    整个世界变得越发纯净起来,几乎快只剩下苍凉的雪色。

    “此女的修为已经到九十九脉了,莫非她真有一百条魂脉的实力……”

    “不太可能,即使是在我们那个时代,一百条魂脉,虽然比不得剑帝大人的一百零一条魂脉,但是也是一代扛鼎天骄的天赋。”

    “呔!一百条魂脉怎么了,也只有一百条魂脉才有资格接受咱们剑帝大人的传承!”

    “说的也是,不过此女修为很是古怪,从未见过有人还能这般收敛修为的,你们说是不是有什么蹊跷啊?”

    “应该是她身上藏着什么隐藏修为的半成品宝物,因为功能不完善,所以会因为修为的爆发,功能会逐渐递减吧。”

    “有理,我竟然没有想到,果然还是逝水道友眼界高明!”

    正在这些不朽灵魂站在远处望着凌雪的身影指指点点的时候,凌雪已经将死门后这个世界的所有深渊蠕虫都几乎屠杀殆尽。

    只剩下眼前一只。

    漆黑的身影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傲慢,如今只剩下在逃跑路上瑟瑟发抖的庞大身躯。

    深渊蠕虫夺命狂奔着,巨大的身躯正以它存活至今都没有过的速度疯狂扭动着。

    这样的速度,就是在大劫之日,见到人类们鲜美血肉时猛扑的速度都有所不及。

    这最后的一只深渊蠕虫已经见证了无数同伴惨死的下场。

    在它看来,这个人类女性根本不是什么小鲜肉!

    相反,她是比古妖还要可怕的恶魔!

    “这是最后一只了,希望能够突破吧。”

    凌雪正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跟在这只深渊蠕虫之后,然而诡异的是,凌雪每一步之间看似优雅细碎,实则却能够紧紧的跟随在这只飞速狂奔的深渊蠕虫身后!

    踏雪无痕大成!

    不知不觉间,踏雪无痕已经大成,甚至,还在往着凌雪都不知道的境界继续提高着。

    武技的极限,在已经凝聚魂脉的蛇剑武魂作用下,似乎已经没有了大成为极的说法。

    此时她体内的元气上已经缠绕着九十九条密密麻麻的血红色细丝,在正运行的元气中相互纠缠并编织流动着。

    第一百条血红色丝线,已经若隐若现!

    天道之中,冥冥自有定数,九数之中,九最大,为极。

    九九则意味着真正的极致,而一百,则是行逆天伐道之事,强行将天道既定的极致突破,转化为天道规则之外的一!

    为了凝聚这个一,凌雪已经斩杀了比从九十八到九十九还要多上数百倍的深渊蠕虫,然而如今还是差了些许!

    可见,想要突破极致的艰难!

    若不是因为凌雪踏入这处死地,也没有机会碰到已经绝迹的上古生物深渊蠕虫!

    因此她也不会有机会挖掘出古剑这个可怕的秘密,更不会有机会,将古剑的魂脉凝聚到九十九条!

    这是她不可错失的一次巨大机缘!

    “突破百脉,必定有所不同!”感受到第一百脉的难以凝聚,凌雪愈发能体会到,一旦这个第一百条魂脉形成,古剑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凌雪缠绕着绷带的手掌握着漆黑的长剑微微抬起。

    “一定得成功!”

    “纪无双能够百脉聚元,我也一定要一百脉。”

    凌雪望着前方还在兀自飞遁的深渊蠕虫自语道。

    而就在这时,长剑已然挥出!

    漆黑的澎湃元气如同一条匹练一般猛冲而出,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后发先至,瞬间追及前方玩命狂奔的深渊蠕虫。

    “吼!”在被身后的黑色幽光触碰上时,深渊蠕虫发出恐惧无比的吼叫,而就在转瞬间,被恐怖的剑气斩成齑粉在空中飞散。

    陡然,一阵狂风呼啸而过,所有的齑粉全部都被古剑吸收!

    而第一百条原本若隐若现的魂脉,终于开始流露出猩红的血色。

    这一丝血色流转着极为妖异的嫣红。

    而就在这一刻,凌雪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心悸之感,仿佛恐怖的生死危机,就要降临到自己身上!

    此时黑漠上空。

    数十万里的黄天,顷刻间,在所有都猝不及防的时候,乌云压城!

    天雷滚滚,无数金色雷霆在漆黑的劫云中疯狂咆哮着!

    转眼,数百万里!数千万里!

    还在疯狂向四周蔓延着!

    遮天蔽日,刹那永夜!

    极为可怕的恐怖气息陡然出现在天云国的上空,全国上下,无论是什么境界的武修,无论正在做着什么,全部都被这一瞬间的大恐怖所震慑住心神。

    “这是谁在渡劫……”一个惊恐无比的声音望着漫天劫云颤声道。

    “这不可能……没有人能够渡过这样的天劫的……”

    “谁还记得,当年纪无双渡劫之时,劫云浩浩荡荡多少里……?!”

    一个人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以一种极为确定的语气说道:“我记得,我记得,是浩浩荡荡数万里……”

    “那,谁能告诉我,如今这劫云是怎么回事!这该有数千万里了吧!”

    相似的一幕,在天云国上上下下所有的地方都发生着,甚至正在争斗打斗的武修,也因为这陡然出现的天地异象而停了下手。

    所有人都呆呆的望着上苍的狂啸怒吼。

    似乎是有人触怒了天之规则最无法触碰的一道规则!

    天海郡,柯家。

    柯飞羽大步走出府邸,面色无比凝重的望着劫云滚滚的天地,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谁在渡劫,莫非是哪个老不死的突破了炼神之境?”

    “不对……炼神的劫云并不是这样的……这分明是谁在聚元!”

    “这般恐怖的劫云,此人究竟是多少魂脉聚元的……声势竟然远胜当年纪无双千倍万倍!”

    此时,原本正慵懒立于树梢的一只漆黑乌鸦,在这突如其来的骤然变故面前,目光也陡然锐利起来。

    阴翳的眼珠子微微眯了起来。

    天云武府。

    一间书香气息浓厚的书阁中。

    一个原本盘膝修炼的须发皆白,穿着青色长袍的道骨仙风老者,陡然睁开眼睛,目光中流露出剧烈的震惊之色。

    “太不寻常了,此人的聚元方式必定是触犯了上苍的禁忌,只是,如今,那些古老的聚元不仅方式早已失传,条件也已经被证明完全达成不了,究竟是谁……”

    “此番若是此子能够聚元成功,前途无可限量,就是我那惊才绝艳的纪无双徒儿,恐怕也会难以望其项背!”

    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定,老者目光光芒一闪。

    “正好我悟过几分测卜之道,今日倒要算上一算,这究竟是何方狠人!”

    即可掐指,苍老的手指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飞速变幻起来,老者的嘴上微微动着,一句句古老的咒语传出。

    只是,刹那间,老者忽然鲜血狂喷!

    面色陡然煞白,仿佛一瞬间损失了数百年的寿命一般。

    老者的目光流露出比之前更加震惊的神色,喃喃道:“此人,命运竟然如此诡异莫测!不可算!不可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