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五十九章 此情不可说,叩开死门!(一)

第五十九章 此情不可说,叩开死门!(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凌雪斩杀黑漠蠕虫后,已经突破到凝脉境三层。

    此时再加上近乎大成的人品顶级身法踏雪无痕,如今就是不启用蛇剑武魂,速度都已经能达到极为恐怖的程度。

    宁尘心中震撼,却是没有想到,那天凌雪表现出来的速度,仍然不是她的极限!

    这令他不由得更加心惊,凌雪的极限究竟在哪儿!

    她绝对不只是凝脉境三层,即使是到了如今,她还在隐藏修为!

    “怪不得她能够那么迅速的领悟控火术……”

    心中思绪万千,然而忽然反应过来,宁尘便觉得浑身一寒。

    若是凌雪刚才想动手杀人,哪怕他刚才已经蓄势待发,但是仍然会在反应不及的情况下,被毫无悬念的斩杀!

    “这并不是她最快的速度。”莫芷渃目光敬畏的望着远处死门之前站着的少女,不由得又浮现出那一****一剑秒杀黑漠蠕虫的绝代风华。

    众人首先是心惊凌雪的恐怖速度,尔后,忽然想到,凌雪此时,正是站在死门之前。

    莫非她想要进死门?!

    “你这又是何必,完全没有必要的这样做的……”

    望着远处,巨大古老石门下,在晦暗烛光下显得神秘而强大的纤细身姿,宁尘不禁动容。

    在他说要去奔赴死门的时候,凌雪完全可以袖手旁观,然而她却毅然决然的站了出来!

    宁尘心中感到羞惭不已,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低估了这个神秘的少女!

    “让我去吧,凌雪,我是罪人,像你这样的天骄,不应该白白死在这样的地方。”莫芷渃走了出来,望着凌雪纤瘦的背影,“而且,我还欠着你一条命,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牺牲了。”

    听到宁尘他们的话,凌雪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抬起头,凝视着那个龙飞凤舞的死字。

    默默感受着巨大石门隐隐溢出的澎湃汹涌的恐怖气息。

    凌雪纤细的玉手,正被柯亦梦紧紧的抓着,她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紧绷的娇容,以及紧紧咬着红唇的动作,已经表明了她的心迹。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这是李白《侠客行》中的这么一句话。

    即使死了,但我是为我心中的侠义之心而死,因此也不会输给这个世上的所有英豪。

    “这么好的流芳千古的机会,自然不能留给你们。”

    凌雪没有转身,只是笔直的站着,望着身前的巨大死字,微微一笑,缓缓说道。

    这第二句话自然是说笑的。

    “你不仅有着绝色的容颜,强大的武学天赋,而且还有出口成章的本事与不让须眉的心气,宁某佩服!”

    反复咀嚼了凌雪的第一句话,宁尘深深吸了一口气,感慨良久,终于说道。

    望着远处佳人的身影,宁尘心情复杂无比。

    从初识到如今,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两行人之间的角色竟然已经完成了一个巨大的反转。

    原本在他眼中弱小的麻雀,如今看来却是翱翔九天的凤凰,而他却成了仰望凤凰的蝼蚁。

    忽然,原本已经死寂多年的心,今日在远处那个绝世身影的感染下,竟忽然有些复苏的迹象。

    恐怕,世间的所有绝色女子在她的面前,都会黯然失色,世界所有的男子,站在她的面前,都很难再坚定道心。

    “可惜了,以她的天赋与心性,若是今日没有死在这,待得羽翼丰满之日,必是一代天骄风华。”明白凌雪心意已决,宁尘心中叹了一声。

    “为什么……你这么傻……非要抢着送死……”柯亦梦紧抓着凌雪的玉手,目光流转着无尽的不舍。

    凌雪转身望向柯亦梦,这个如画中走出的貌美人儿,此刻正通红着眼眶,面色上稍有愠意,不过更多的,是悲伤。

    “宁尘说的对,武道为尊,要送死也得排个先来后到,我比他们强,自然得走在前头,不能缩在后面。”凌雪缓缓说道。

    仗剑行天下,豪血染青天。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初心。

    对于一个穿越者而言,忘记初心就像是彻底换了一个人。

    在凌雪看来,这样子的话,与心死无异。

    而心思,比身死更加可怕。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能像寻常女子一样,安安静静的躲在他们男人的身后……非要站出来逞强……”

    “雷鸣还有薛磊他们现在都生死未卜……亦梦的身边就剩下你一个人……你不能离开亦梦……”

    黑漠的这段日子,在凌雪温柔照顾下,在柯亦梦的心中,凌雪已经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这个位置正好与纪无双截然相反。

    对于纪无双,她的心中只剩下无尽的恨。

    而对于凌雪,则是爱,一种柯亦梦都说不懂的爱。

    在她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特别依赖凌雪,她开始期待凌雪能够牵上她的柔荑。

    寒冷时,她甚至渴望凌雪娇躯上的温暖。

    而如今,在柯亦梦心中如此重要的一个人,却即将要离她远去!

    这令她如何不害怕,如何不流泪。

    柯亦梦的这些问题,凌雪都没法回答。

    凌雪只是有些发怔的望着身前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美人儿。

    伸出纤细的手,她轻轻的拭去美人光滑如凝脂的娇容上止不住的泪水,目光中柔情无限。

    两世为人,她也只是牵过这个女子的手,也只是抱过这个女子的娇躯。

    柯亦梦对于凌雪的意义,不言而喻。

    体内识海在青蛇与古剑之间的争斗之下,都有点崩溃的趋势。

    此时青蛇的体型已经比原先大了数倍,头角更加狰狞起来,若非有着古剑的镇压,此刻它势必要控制着凌雪叩开生门!

    凌雪感受到体内的龙争虎斗,不过她强行忍住了青蛇带给了自己的诱惑。

    生门一入,意味着在场剩余四人的死亡,这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

    美人在前,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在赴死之前,凌雪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冲动。

    “死之前,我真的好想自私一回。”凌雪忽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