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五十三章 血色黄昏

第五十三章 血色黄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望见面前两个纤细的身影,宁尘心中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看到凌雪身上已经是凝脉境三层初期的气息。

    宁尘心中猜测,先前凌雪应是隐藏了修为,而如今的修为,才是她真正的修为,而她的武魂应该是与身法有关的武魂。

    虽然凌雪以凝脉境三层初期爆发出那般可怕的速度还是有些惊世骇俗,但至少还是更容易令宁尘接受一些。

    心下想着,四下看去,宁尘却是没有看到姜天的身影。

    想起来之前听到的那一声响彻四方的凄厉吼叫,宁尘刚刚放松下来的脸色,马上又凝重起来。

    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

    “姜天呢?”宁尘问道,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有些发颤。

    问话的时候,宁尘心中不自觉的浮现出那个,平日里虽然话语不多,看着憨厚,但是却又嫉恶如仇,为人正直的同门兄弟。

    他们十一岁那年同一日被加入荒月门,一路上互相帮持,至今也有十多年的光景与交情。

    莫芷渃面色黯然下来,嘴角浮起一丝苦涩,因为见到宁尘而欣喜的心情荡然无存。

    “对了,凌雪姐姐,芷渃师姐,姜师兄唔?”梦紫陌黑漆漆的眼眸寻找了一圈,发现果然没有姜天的身影,不禁问道。

    柯亦梦微微一叹,尽管已经见过最可怕的地狱,但如今明白一起赶路十几天的人可能已经遭遇不测,还是不免伤感。

    深深吸了一口气,宁尘望着莫芷渃,缓缓说道:“告诉我,他人呢?”

    莫芷渃能从他紧盯着自己的眼中,感受到希望和害怕这两种矛盾的神色在激烈的交杂着。

    “死了。”莫芷渃咬着红唇,吐出两个字,简短的两个字中,却流露出一种深深的负罪之情。

    姜天临死前,剩下半截躯体,当时他面上因为剧痛而狰狞的表情,莫芷渃这一生都无法忘却。

    “少废话,你要死这儿,我岂不是白跟了过来!”

    “你快离开这,我来拦住这个怪物,不必担心我!”

    “赶紧跑……还有……我……”

    “我……喜欢……”

    一幅一幅画面在莫芷渃的脑海中闪现而过,不知不觉她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不知为何,在想起姜天最后一个想要说出来,终于没有说出来的话时,虽然莫芷渃至始至终都没有体会到,但是正因如此,她的心中无比的酸涩。

    那句话必定是很重要的话。

    至少对姜天而言是这样的,因为那是他临死前,拼劲全身力气,也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

    “是我的刁蛮任性害死了他,真正该死的人是我!”

    “宁尘,你不是一直都很烦我,我知道你很想骂我,我现在就站在这里让你痛快的骂一顿,请骂我!”

    宁尘沉默不语。

    而一旁的梦紫陌低下了头,定是想起了姜天平日里给她的多般好处与照顾,此刻也伤心的流下眼泪。

    “求你们骂我!”

    荒漠的寒风席卷而过,还是没有人说话,只剩下呜呜的呼啸之声。

    ……

    七日后,血峡谷,灰色地带。

    黄昏阴沉沉的降临,最后一抹残阳还留恋的抚摸着地平线。

    漆黑的飞沙弥漫着天地,昏暗的日光在为即将到来的无尽黑暗让位。

    此刻脚下的地面,再次如同浸满鲜血一般,渐渐浮现出猩红的血色。

    还有弥漫在空中,来自于遥远时空中微不可查的愤怒与恐惧。

    每日暮色四合之时,都有这样阴森恐怖的景象出现。

    饶是已经见识过多次,但是柯亦梦浑身不禁还是感到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冰寒刺骨。

    而正在柯亦梦微微打着哆嗦的时候,一只纤细柔弱的玉手悄然握住柯亦梦柔若无骨的手掌。

    柯亦梦顿时感到手掌心一阵温暖踏实,触摸着凌雪光滑如凝脂般的玉手,她悄悄低下头,精致无暇的面庞上微微一红,

    虽然女子之间牵手是很寻常的事情,但是不知为何,当凌雪的青葱玉指轻轻划过她的手掌心时,她的心就会像是小鹿一般乱跳个不停。

    “许是凌雪太优秀,在她的面前我才会这么紧张,就像是凡人遇到人间的帝王一般,必定也会像我这般紧张。”

    柯亦梦在心底里暗自为自己找了个看似合理的解释。

    “走了七天,竟然还没有走出这个鬼地方。”

    “更可怕的是,非但没有回到白色路径上,反而已经进入到了死亡之地的深处。”

    望着前边几乎一望无际的血色,凌雪喃喃道。

    原本黄昏来临之时,只有血峡谷中的山谷会化作血色。

    但是自从上次追着莫芷渃到了深处后,情况就变得越来越诡异起来。

    在那之后他们朝着回去的路上走了一日的时间,按理说应该已经回到原来的路径。

    不过事实上,他们却是往相反的方向走了一日的距离,彻底进入了灰色地带的范围当中。

    这自然是令所有人都感到恐怖莫测。

    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三日之后,每到黄昏降临之时,渗人恐怖的鲜血必定会从荒漠上一点点溢出,直到最后将整片荒漠都染红了。

    这让他们不禁怀疑,在他们的脚下,正埋葬着无穷无尽的鲜活肉体!

    “除了无边的荒漠,还有流不尽的鲜血,甚至连一只妖兽都看不到,这里真是名副其实的死亡之地啊。”

    宁尘暗暗一叹,说心里不害怕都是骗人的,每次看到脚下这片一望无际的血海时,他的手脚都有些发颤。

    不过姜天陨落后,如今队伍中五个人,就剩他一个男人,必须做好主心骨的作用。

    一路上,莫芷渃确实变了很多,对梦紫陌不再像以前那么刻薄,反而在梦紫陌害怕的时候,还能上前去主动安慰几句。

    看到莫芷渃的变化,宁尘的心情是复杂的,有欣慰,但是也有苦涩。

    因为这一次,为她转变而产生的代价,他们已经快要支付不起了。

    师门交给他们的地图也是一样灵器,上面能够给他们指引在黑漠中的方位。

    但是在此地,地图上提供的指引像是完全失灵了一般,他隐隐明白过来,估计他们得永远困在这个诡异的地方。

    只是想到梦紫夜,宁尘心中很愧疚,她将梦紫陌交给了自己,但他却没有照顾好梦紫陌。

    ……

    而当凌雪他们在死亡之地中晃荡的时候,血峡谷的灰色地带边界处。

    一只漆黑的乌鸦落了下来,阴翳的目光正望着前方一望无边的血色。

    乌鸦的旁边,一个漆黑的身影走了过来。

    只是在一只脚即将跨过这条看不见的边界线时,漆黑的身影忽然一震。

    却见迈出去的半只脚,陡然化作黑色的飞灰湮灭在空中。

    “凝脉之上,踏入者,死。”

    一声亘古渺远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念你千年修行不易,若再敢踏入半步,必死无疑。”

    漆黑的身影深深吸了一口凉气。

    “没想到此地竟然是血峡谷的传承之地。”

    悻悻然收回那半只脚,只见有有数不尽的群鸦从天边飞来,一只一只的涌进漆黑身影失去半截的脚上。

    逐渐的,方才灰飞烟灭的脚此刻又重新恢复原状。

    漆黑的影子稳稳的站着,目光眺望着远处的血色,半晌,终于说道:“如此古老的传承,不可能有人可以得到的。没想到一走神的功夫,竟然犯下了大错。”

    下一瞬间,这个身影身上的血肉忽然炸了开来,化作无数漆黑的乌鸦四散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