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五十二章 当孔雀不再骄傲

第五十二章 当孔雀不再骄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仿若星辰一般的明黄色琥珀妖核被一张白皙的手掌接了下来,此时黑漠蠕虫已经完全沦为破军古剑的果腹之物。

    凌雪飘然落下,古剑此时已然归鞘,所有的风华再次被白色的绷带所遮蔽起来。

    仔细端详着手中的妖核,凌雪发现,这枚妖核与猎杀其他妖兽的妖核不大相同,在大小上更大一些,纤细的手掌抓住这一枚妖核隐隐有几分勉强。

    从手中这一枚明黄色的妖核中,凌雪能感到一股令她心悸的亘古气息,这是以往见到的所有妖核都没有的情况。

    “这只黑漠蠕虫究竟是什么妖兽,又与古剑之间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凌雪一边打量着手中这一块妖核,想起黑漠蠕虫死之前见到古剑的怪异反应,心下疑云重重。

    而就在凌雪在观察着手中的妖核时,莫芷渃正目光复杂的望着她精致绝美的侧脸,到了此刻,她的心还是无法平静下来。

    莫芷渃无法想象,一剑秒杀堪比凝脉境五层的黑漠蠕虫,那究竟得达到什么样的境界!

    她只记得,她的师兄说过,有一次他在黑漠不慎遇到了凝脉境四层初期的妖兽,还不是黑漠蠕虫这样恐怖的妖兽,他们都要四个人围攻才能险胜。

    四个人,两个凝脉境四层中期,两个凝脉境三层圆满!

    至于黑漠蠕虫,她终于想起了她师尊曾经提起过的一句话。

    “即使你有一日达到了凝脉境五层的境界,若是远远看到这个鬼东西,哪怕是只有凝脉境四层的幼兽,最好赶紧跑,千万不要打它妖核的主意!”

    凌雪此刻显露出来的凝脉境三层初期的修为,莫芷渃倒是没有想太多。

    毕竟凌雪先前一直在隐藏实力,此刻出手,必定无法再很好的将气息遮掩住。

    而根据莫芷渃的猜测,凌雪恐怕至少有凝脉境六七层的境界,而且,还极有可能,是位列潜龙榜上的大人物!

    “凌……凌大人,芷渃先前有眼不识金镶玉,多有得罪……如今因为芷渃任性,还要烦劳您出手搭救,芷渃……”莫芷渃低垂着眼,嗫嚅的说着。

    谁也没有想到,前几日在凌雪面前还傲慢无比的孔雀,此刻竟然却会像麻雀一般温顺。

    感受到莫芷渃前后的反差,想起她先前看自己那种轻蔑的神色,凌雪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感慨。

    不管在哪个世界,人还是需要拥有足够的实力,才能拥有被人尊重的资格。

    “你像前几日一样,直接称呼我凌雪便可。”凌雪打断道。

    听到凌雪平淡的语气,莫芷渃心下一跳,以为凌雪这是准备兴师问罪,特地试探自己。

    “凌大人说笑了……芷渃……怎么敢直呼大人的名字……”

    “没事,凌雪即可,莫要再多想。”

    听到凌雪的话,莫芷渃小心翼翼的端详着凌雪的神色,确认凌雪确实不是在戏弄她,便微微点下头,“芷渃明白了,凌……雪。”

    凌雪此刻才望向莫芷渃。

    只见身前的紫发女子,此刻低眉顺眼,身上遍体鳞伤,身上的白袍已经被淋漓的香汗淋湿,微微有些透明起来。

    少女玲珑纤细的身材若隐若现,虽然莫芷渃算不得绝世美人,但凌雪还是不禁心生吃不消的感觉。

    唐古那里还有不少金疮药,凌雪因为自身伤口愈合能力强大,所以没有用上,此时想起来,便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一瓶出来。

    “接着。”说着,凌雪便将金疮药扔给了莫芷渃。

    接住凌雪的金疮药,莫芷渃微微一怔。

    凌雪能够前来救她已经出乎她的意料,如今竟然还关心她的伤势,令她心头一暖的同时,也感到更加的惭愧。

    “芷渃多谢凌雪赠药。”莫芷渃知道推脱不得,便低声呢喃的说道。

    凌雪点点头,眼前这个紫发女人温顺起来,倒也是比前几日那样可爱不少,这么一想,心中也没有那么反感莫芷渃了。

    “对了,你身上还有衣物没有?”

    莫芷渃听到凌雪的问话一愣,随后马上打量了一番自己,忽然发现自己的曼妙酮体因为身上白袍被香汗打湿而隐隐显露出来,俏脸上微微一红。

    “有……我这就去换。”说着莫芷渃便要去换了这身衣服,只是走了几步,忽然想到方才那只黑漠蠕虫带给她的恐怖。

    接下去几步,莫芷渃感觉每远离凌雪一步,心中便更不安一分,还没走上长许距离,凌雪便注意到她微微颤抖的娇躯。

    心中微微迷惑,不过马上也体悟过来,毕竟只是一女子,遇到这般大恐怖,还有同门师兄惨死在自己面前,此刻肯定是最没有安全感的时候。

    而且,眼下这个地方,已经临近黑漠中称为死亡之地的灰色地带,独自走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更换衣物,也太过于危险。

    “要不,你就在这里换吧。”凌雪轻声说道。

    话刚说完,随后就想到了非礼勿视,凌雪马上补了一句,“放心,我不会看的。”

    莫芷渃脚步一停,娇媚的脸上不自觉红的像是熟透的山柿子,她只感觉自己原本羞红的脸颊此刻更是烫了几分。

    “嗯。”莫芷渃声若蚊蝇的答应一声,便从手头的储物戒中取出一件洁白干净的宗门衣裳,红着脸开始褪去身上的衣物。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换装,虽然同为女子,也不用这般害羞。

    但是不知为何,莫芷渃还是感到羞涩无比。

    凌雪将目光望向别处,警惕的感知着四周。

    不过听着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凌雪心中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一幅旖旎香艳的画面出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着女子在她身旁更换衣物,而且还是一个容貌不俗的女子。

    虽然如今自己也是一个绝世美女,但是,自己换衣服和听着另一个美女在旁换衣服,感觉却又是大大不同。

    心中隐隐有些燥热,不过凌雪还是克制着自己想要扭头过去一览春色的念头。

    不知过了多久,莫芷渃娇羞着小脸走到凌雪的身边,低声道:“我好了。”

    凌雪这才转过身来,此刻的莫芷渃白袍飘飘,脸上流露出与先前的傲慢大相径庭的温顺之色。

    莫芷渃这才发现,凌雪白皙吹弹可破的脸蛋上,此时也有一抹淡淡的红云。

    虽然凌雪装的一副淡定的样子,但是莫芷渃还是看出了她的赧色,心下明白必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明明只是两个女子,却生出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的荒谬之感,莫芷渃心中不禁有些好笑,心中阴翳稍稍散去些许。

    不过,脑海中浮现了宁尘的身影,想到凌雪都过来营救自己,宁尘却没有过来,此刻心中虽然惊喜,但也失望。

    如此一想,莫芷渃的面色又黯然了几分。

    “凌雪……宁尘他们呢?”

    凌雪指着不远处正在往这里疾驰而来的身影,说道:“那不就是么?”

    莫芷渃微微一怔,往凌雪所指方向一看,发现正是宁尘他们赶了过来,黯淡的美眸此刻忽然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