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五十章 赶到

第五十章 赶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莫芷渃回头之时,心脏都几乎已经停止。

    只见黑漠蠕虫的巨口边缘处,猩红的鲜血不断从利齿上流下。

    而那些参差不齐的锋锐牙齿上,正挂着一个只剩下半截的躯体,头颅上的面孔因为剧痛而扭曲起来。

    身为宗门子弟,试炼最多都是点到为止,莫芷渃何曾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只感觉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甚至连眼泪都开始不听使唤。

    “姜师兄……”莫芷渃望着蠕虫巨口中的残躯,目光有些呆滞,喃喃了一声。

    那张狰狞的面孔,视线中终于找到远处莫芷渃的身影时,面上的狰狞逐渐消失了,他很艰难的用尽全力,也要在死之前,留下一个微笑。

    只是,此时惨白的牙齿加上淋漓鲜血,这个勉强的笑容,却已经失去姜天所想要努力表达出来的意义,只能突出此刻恐怖的氛围。

    死之前,过去的一切就像是走马灯一样在姜天的脑海中闪现而过,然而,不管画面怎么转换,出现次数最多的,还是眼前这个紫发女子的身影。

    他心底里其实一直爱慕着莫芷渃,不过不是一个擅长表达自己情感的人,而且很清楚莫芷渃的心都在宁尘那边,不过他不恨也不嫉妒宁尘。

    在他看来,默默守候在这个紫发女子身边,也足够了。

    “赶紧跑……还有……我……”

    姜天用尽全力,想要将这句话,字正腔圆的说出来,然而,他却绝望的发现他根本发不出丝毫的声音。

    他只能极力的用着嘴型,说着他最后想要说的话。

    “我……喜欢……”

    莫芷渃泪流满面的望着姜天,瞪大因为惊恐而爬满血丝的双眸,想要看清楚他此刻想要说的每个字。

    然而,下一刻,她此时鲜血横流的手上,狠狠一颤,目光中流露出死一般的悲戚,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痛声尖叫起来。

    “啊啊啊!”

    在他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挪动嘴唇说出他最后想说的话时,剩下的半截血肉便被从那恐怖的深渊巨口中伸出的,一条鲜红长满墨绿色苔藓的舌头卷了起来。

    感受到死亡在即,他开始疯狂挣扎,想要把最后一句话说完。

    但是,连元气都溃散的他,肢体破碎的他,此刻却是连一介凡夫俗子都不如。

    平日里,最简单做到的事情,他如今想要办到却难如登天。

    这样的姜天,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只能目呲欲裂的望着他爱慕数年的身影,一点一点,毫无悬念的被卷入恐怖的死亡深渊。

    在莫芷渃惊恐无比的目光中,缓缓将残躯投入腹中。

    最后,姜天还是没来得及用笨拙的嘴型表达完整他的心意。

    莫芷渃,也没有意会到他想要表达的内容。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

    望着眼前,浑身的血肉躯体正不断流淌着墨绿色汁液的庞然大物,莫芷渃只感觉到浑身的关节都在疯狂战栗。

    生死之刻,她首先感受到的是无尽的自责与悔意,姜天的死,永远与她脱不开干系!

    随后,她想到的是宁尘。

    莫芷渃现在已经不想再去计较宁尘心中的位置属于谁,也不在乎宁尘方才说了多么令她伤心的话语。

    “死之前,我最后想的,还是想要见他一面。”

    旋即俏脸上浮起一抹苦涩,追逐了宁尘这么多年,她很明白宁尘的倔强,每次两人因为修炼理念的问题争吵,先投降的必定是她。

    因而这一刻,无论如何,她都是等不到宁尘了。

    黑漠蠕虫再次将血盆大口对准了莫芷渃,死亡的一体感再次遍布她的全身。

    虽然明白走不掉,但是想起姜天临死前最后的眼神,忍着剧痛,也坚决要表达出来的意义。

    “活下去!”

    这是莫芷渃从凌天临死前表达的所有意义中,最清晰的一个,所以她此刻拼劲全力逃跑,风沙席卷,逆着狂风,她不想放弃任何生的可能。

    头部只有一张令人惊惧的巨大嘴巴的黑漠蠕虫,戏谑的望着在漆黑土地上急速移动的身影,半晌,终于动了。

    如同雷霆一般迅猛,出乎意料,快的令莫芷渃忽然感到方才的一切努力,都只是一个笑话。

    腥臭的气息扑鼻而来,这是黑漠蠕虫的深渊巨口中散发出来的味道,甚至莫芷渃,还能从这些驳杂的气息中,隐隐感受到姜天的那一份血腥味。

    伴随而来的还有从黑漠蠕虫腹中不断翻滚而出的一股股热浪,感受到这份灼热的气息,莫芷渃却犹如坠入冰窖一般,心脏骤歇。

    冰寒彻骨。

    眼前所能看见的光线,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被这个血盆大口吞噬,没有一刻,莫芷渃感觉到黑漠中炎热的阳光竟然会如此可爱。

    正当一切都要归于寂静黑暗之时,黑漠蠕虫却忽然疯狂的嚎叫起来,仿佛受到了什么可怕的伤害!

    忽然,莫芷渃感到似乎有一阵飓风从身边席卷而过,就像是一个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进这个血盆大口当中一般。

    下一秒,她的嘴角露出苦涩的笑意,这时候,怎么可能会有人会闯入蠕虫的血盆大口中救自己呢。

    “吼!”而就在莫芷渃这般想的时候,忽然一声震天动地凄厉的吼叫声从巨口腹中深处咆哮而出。

    “啊!”强烈恐怖的气浪迎面席卷,将莫芷渃轰然吹飞数百米远,最后重重的“噗通”落在沙面上,身上的痛楚使得她忍不住叫出声来。

    无尽的可怕黑暗迅速被刺眼的光芒取代。

    恍若隔梦一般,被恐惧占满心灵的她,此时摔在地面时,才感受到已经湿漉漉的后背。

    倏然发现,她流出的冷汗,竟然已经染湿了身上的荒月门白袍。

    生死一线后,心脏此刻还在剧烈的狂跳着,大口的喘着粗气。

    早已做好身死准备的莫芷渃没来得及留意身上的伤痕,急急忙忙顶着刺眼的炽烈光芒,挣扎着睁开双眼。

    然而,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她的眸中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光影斑驳之中,在前方的无尽黑暗处,一道披着灰色斗篷的纤细身影,此刻柔顺的长发在狂风中轻舞着。

    她缠绕着绷带的纤细手掌上,正握着一把闪耀着银光的长剑,稳稳的挡在了即将合下来的无数尖锐利齿之下。

    在黑漠蠕虫恐怖的咬合力量之下,握着银剑的玉臂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绝美的身影,此刻正站在光明与黑暗的交界线上,在莫芷渃看来,那是天堂与地狱的一线之隔。

    眼前女子这一刻的风姿,令得刚历经九死一生的莫芷渃都不由得看呆了。

    “竟然是你……”

    心中复杂无比,目不转睛的望着这个身影,莫芷渃喃喃着说出四个字。

    这个身影不是其他人,正是莫芷渃心中一直嗤之以鼻,并且三番五次出言刁难的凝脉境二层侍女,凌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