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四十八章 边缘

第四十八章 边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看到凌雪反而来劝自己,宁尘不禁心中升起几分怪异,他忽然感到凌雪这个女子,似乎与寻常女子不太一样,说道:“她一路刁难你,你真的不介意?”

    “刁难我又怎么了,身上又不会少块肉,如今是紧要关头,实在不是计较这些鸡毛蒜皮事情的时候。宁兄,咱们快一起过去吧,去晚了,说不得你要追悔莫及的。”

    宁尘像是第一次认识凌雪一般,虽然在之前,凌雪已经通过探路得到的情报,取得了他心中的些许认可,但是仍然认为,凌雪侍女的身份,配不上她身上这副皮囊。

    再加上凌雪路上的举止实在算不上是有淑女范,野营的时候,也不是大家闺秀细嚼慢咽的吃法,反而更像是一个假小子一样大吃大喝,这令得宁尘心中不免嫌弃。

    但是,现在他却忽然有些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惭愧,因为,他没有想到眼前女子竟然有如此的气量!

    “宁师兄,咱们过去看看吧,虽然莫师姐一直很凶,但是紫陌还是很担心她的唔。”紫陌走上前来,精致的小脸此时也流露出了些许担忧的神色。

    伸手摸摸萝莉天真无邪的柔软脸蛋,凌雪露出些许微笑,在大是大非面前,梦紫陌这个孩童,却是显得比宁尘这个涉世已久之人更加果断。

    “你不是不喜欢你这个莫师姐,紫陌?”

    萝莉偏着小脑袋想了想,随后低声道:“是不喜欢,甚至可讨厌了,老是欺负紫陌,不过,紫陌还是不想看到莫师姐遇到危险,因为……紫陌觉得……莫师姐也只是一个可怜人。”

    听到紫陌最后一句话,宁尘身躯微微一颤,梦紫陌的话,却是忽然像是敲醒了他。

    他不是傻子,自然是明白莫芷渃一直跟在他身边是为了什么,只是,他道心坚定,已决定梦紫夜就是他此生唯一的道侣,对于莫芷渃的心意,他只能一直装作不解风情。

    一直以来,他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可怜人,只想到他自己的感受,却从来没有考虑莫芷渃的感受,她,何尝又不是一个可怜人。

    凌雪微微一笑,拍了拍梦紫陌的小脑袋,说道:“放心吧,有我在,她不会有事的。”

    这一刻,在凌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懵懵懂懂的梦紫陌从凌雪迷人的眸中似乎感受一种别样的气质,那种气质,宁尘大师兄没有,师傅师叔的身上也没有,只有掌门爷爷的眸中才偶尔会显露出来。

    那是,真正强者的气质,那是,一种一言九鼎的霸气。

    而这样的气质出现一个绝色容貌的女子身上,令人不禁想起一个词,风华绝代,或许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的上这四个字。

    柯亦梦隐隐能感受凌雪气质的变化,目光闪烁着异样的神色,望着身边这个容貌同样绝色的女子。

    武修,修的便是武者自己的心中之道,而她凌雪所追求的道,虽然此时看不出来,但柯亦梦却能感受到其武道中蕴含的锋锐气息,如同一把惊世之剑一般。

    神阻杀神,魔挡杀魔,千夫莫当。

    柯亦梦不知道,这样锋锐无双的气质,正是凌雪身后那把古剑潜移默化之下带给凌雪的。

    “她只是凝脉境二层的一介侍女,但为什么,这一刻,我从她深邃的眸子中,却有种我不是她一招之敌的错觉。”宁尘心生疑惑,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回味过来凌雪突然流露出来的这种气质,却是感觉到一双纤纤玉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他心中暗自一惊,却是没有发现凌雪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的身边!

    “别发呆了,宁兄,一起走吧。”

    待到宁尘反应过来之时,凌雪高深莫测的纤细身影却是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他的前边,然而,凌雪如空谷幽兰般的轻语却在他的耳畔回响着。

    “我之前探查过,那个方向,可能会有一只可怕的凝脉境四层妖兽。”

    听到凌雪的话,他的心马上一沉,放下心中一切杂念,脑海中只剩下起那个紫发女子跟随自己的点点滴滴,一想到她即将面临致命的危险,一颗心情不自禁的狠狠的揪成了一团。

    宁尘忽然惊觉,若是她真这般身死,那他必定后悔终生!

    ……

    莫芷渃一路疾行,心中没有方向,只是一心想要远离那个无情无义的人,然而她却没有发现,她的位置,已经开始逐渐偏离荒月门长辈给他们留下地图中的安全路线,就差十几里的距离,就要踏入了黑漠的灰色地带。

    黑漠这个地方无比广阔,而且变幻莫测,只是在最近千年内才稍微平和下来,逐渐有武修先辈探索出了部分的安全路径,而这些路径,则在地图中标记为白色,至于仍然凶险莫测的区域,则被先辈们涂上了灰色。

    有人传说,这些灰色地带,正是荒漠中最可能蕴藏着惊世机缘的地方,而且还有当世狠人作为这个说法的佐证,如盛极一时的洛王李千愁,功参造化,达到虚无缥缈的炼神之境,便有传闻,此人可能在黑漠中得到过一场大机缘!

    这个消息一出,引无数英雄前仆后继,如飞蛾扑火一般朝黑漠本来,然而,人再多,始终也没能填满这片黑漠,反而无数人进入灰色地带后,都销声匿迹,最后甚至没有人能够找到他们的埋骨之地。

    千百年时间过去,无数先辈在灰色地带处折戟沉沙,倒是令得以往心思活络之人,渐渐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这是到了哪里?”感受到前方愈发阴森恐怖的氛围,莫芷渃终于停下脚步,感到一阵心悸。

    此刻应当烈日阳刚,然而,在此地,烈日却似乎被一层特殊的薄膜所过滤,光线变得梦幻与飘忽不定起来,森森白骨从地面的黑漠中埋藏在漆黑的沙漠当中,微微露出些许,显得更加渗人。

    风沙席卷,莫芷渃感到一股发自内心的含义,慌忙之中,拿出师门长辈交给自己分队的地图观看。

    发现自己的位置后,莫芷渃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是没有想到她自己会在含愤之下前行这么多的距离,幸好及时清醒了过来,否则一旦踏入地图中的灰色地带,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切记,这只是师门试炼,不是让你们去寻宝寻机缘的,一定要谨慎遵从地图中标记的路线行进,否则,生死自负。”

    师门长辈在他们临行之前的谆谆教诲还如临在耳,莫芷渃不禁长长舒了一口气,暗道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