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四十二章 只有影子能懂影子

第四十二章 只有影子能懂影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营地寒风呼啸,殷正闭着眼,稳稳的站着,花白的胡须不断飞舞着,长剑插在黑漠上,在月光下闪耀着皓白的光影。

    江行远静静的躺在漆黑的沙漠之上,气息微弱,面上毫无血色,元气几乎完全枯竭,沉睡中的苍老脸上浮现一抹心满意足的笑意。

    一起躺着地上的,还有无数冰冷的尸体,阴森的夜风吹过他们身上的铠甲,已经干涸的猩红上闪烁过惨白的光芒。

    不知从哪里传出一声轻叹。

    “这么做真的值得么?”一声苍老的声音,曹兴安的身影逐渐走进殷正的身旁。

    “值得!”殷正那锐利的目光深深的看了江行远一眼,很认真的开口。

    “一直都太安逸了,就算是苍鹰,活在笼中也只能是一只弱小麻雀。唯有仇恨,只有仇恨,才能给予她最大的动力,最快的成长,当年那个人也是如此。”

    “一个废物都能崛起,我凭什么就认定咱们的小姐会永远活在一个废物的摆布之下?”

    “况且,废物始终就是废物,就是飞上枝头盖凤凰,也只是一个高贵一些的废物罢了。”

    “而我们的小姐,她可是拥有这个世界最强的传承武魂,而这个秘密柯家世世代代都没有意识到。目光短浅的他们,竟然将这样惊世的武魂一直当做与各族联姻的工具!”

    曹兴安目光炯炯的望着身边这个偏执而且极端的老人,如今他却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不过他知道殷正所言非虚,正是因为柯雪雁的心魔武魂,才让眼前他如今修为变得如此恐怖。

    殷正说过,他从心魔武魂中领悟到的规则只是百分之一二,便让他对影武魂的掌握将近成百倍的成长起来,几乎触摸到了另一个未知恐怖境界的门槛,可见这个心魔武魂的起源有多么恐怖!

    而经过心魔武魂锤炼过武魂感悟的殷正,曹兴安认为自己就是境界上提升到凝脉境八九层,都没有必胜的把握,方才一战中,只是因为殷正几乎处处留了生机,否则柯亦梦他们断然不可能把他逼到这个地步。

    而柯亦梦的武魂与柯雪雁的心魔武魂本就同出一源,只是心魔武魂是柯亦梦的武魂的一种形式的进阶。

    显而易见,若是柯亦梦的武魂能够往最正确的方向进阶,那么将来成长与那个人正面交手也并非不可能!

    不过,一切都只是推论,实际上,这一可能的实现概率,几乎已经低到不可能,曹兴安他已经老了,已经过了爱做梦的年纪。

    所以最后只是摇了摇头,苦笑道:“其实我想的不多,我只想要我的孙女与小姐平平安安。”

    “你在怪我?”殷正苍白的眉毛一挑。

    “你就没有想过,他们的鲜血会不会白白流了么……?”

    听到曹兴安的话,殷正大笑起来,半晌,一字一句的回答。

    “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可能,哪怕与千万人为敌,杀个尸山蔽日,血海星沉,但只要站在千万白骨之上的身影是她,那么对我而言,所有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殷老头……你已经陷入魔怔了。”

    “魔怔也罢,对我而言,她是我黑暗世界中的唯一篝火,只有火焰一直燃烧下去,影子才有存在的意义。”殷正意味深长的说道。

    曹兴安苦笑摇头,说道:“还是不懂你。”

    “无妨,你不懂,但他肯定懂我。”殷正轻笑,朝前走了几步,从右手的储物戒中摸出一枚散发着瑰丽色泽的不俗丹药,在曹兴安不可思议的眼神当中,将丹药送入江行远的口中。

    “殷老头,这可是天云武府的核心弟子才能弄到的极品灵丹,你不是还想要靠着它来延续性命,现在怎么就拱手送给一个不认识的老头了。”

    殷正摇摇头。

    “他们二人背景非凡,别看此人现在只有凝脉境五层,若是伤势尽数恢复,修为恐怕能达到凝脉境九层,主仆二人都如此不凡,更是不难想象,他们背后势力的庞大。”

    “如今我救下此人,是与那个我都看不透的少女结下一个善因,而他日这个善果,必将能体现在小姐身上。”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说到这里殷正顿了一下,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我们都是影子。”

    似乎想起了什么,殷正追忆着说道:“今夜,你去与那个人会面,我有跟过去一段路程,你倒是没发现,此人正在你背后紧跟着你。”

    曹兴安一怔,随后恍然道:“原来那日的影武魂是他所施展,我当时第一想到的是你,不过马上就排除了,毕竟你殷老头若是想跟踪,凝脉境九层都不一定能发现。”

    “只是殷老头,既然你发现了为何当时不杀了他,你杀了那么多人都不带眨眼的,我可不相信你会下不去手。”

    “我当时确实是动了恻隐之心了。”听到曹兴安的问话,殷正嗤笑一声,说道:“那日第一次见到他们主仆二人,我便明白此人岁月不长,只有三个月之久,然而那晚我近前一看,才明白过来,实际上,他只剩下了一个月不到的寿命。”

    “若非我也拥有影武魂,怕是也要被他瞒了过去,而他这么费尽心思的做,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不想让他侍奉的那个少女难过。想清楚了一切,我当时摇头苦笑,一个将死之人而已,不如让他做完自己想做的事情。”

    曹兴安沉默了下来,这是一种同样身为影子之人,才能彻底懂得的情感。

    望着面前江行远的气色逐渐好转起来,殷正抬起头,目光深深的望向漆黑的夜空,方才营地内大战时,那片与这片夜空格格不入的隐晦漆黑此时已经消失。

    “话说回来,曹老头,你方才怎么找到此地的?”

    曹兴安被殷正问得疑惑,不解道:“就是靠着你放在我身上的魂影给予的指印找到的。”

    殷正缓缓闭上了双眼,心中思绪急转,却是不明白,这插手进来的第四方势力,究竟意欲如何。

    ……

    柯亦梦背着凌雪逃离营地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此时,漆黑的夜空处,无尽的群鸦正在起舞。

    铺天盖地的无数漆黑乌鸦如同百鸟朝圣一般,逐渐飞回一个漆黑的身影当中。

    就是这些乌鸦,将营地的战场的彻底与黑漠分隔开来,漫天的火光都被这些数不清数量的乌鸦遮蔽起来,让外人看不出此处与别处的区别。

    可谓是遮天蔽日!

    而这群鸦融体的惊人的一幕,被几个正好路过此地的武修瞧见了。

    为首之人气息惊人,有着凝脉境七层的修为,而剩下的几人,也都有凝脉境四层的修为,这样的队伍,在黑漠几乎是可以横着走的存在。

    “前辈……您……您是……”为首之人目光震惊,感受到此人深不可测的恐怖气息,远远的看着此人,便感觉仿佛灵魂都在战栗,结巴的说道。

    漆黑的身影的目光微微瞥了一眼这几人,没有回答,只是漠然离开,一边走着,还有无数的乌鸦涌进他的体内。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道惊恐无比的惨叫声凄厉无比的响了起来,这几个武修却是只因为被此人看了一眼,浑身的血肉便统统化作一只一只漆黑的乌鸦伴随着群鸦飞向那道漆黑的身影。

    转瞬之间,这片黑漠,再无声息。

    “天云国……只是一群蛮夷之辈,果真是弱小啊……”

    寒风冷彻的天地,一句阴森的话语飘然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