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三章 唐古出手

第三章 唐古出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唐古看向凌雪目光中的玩味之色让凌雪心中感到很不舒服,饶是两年时间凌雪已经习惯了女子的生活方式,但是也未曾真正将她自己当做一名女子,如今唐古那****的眼神,不断的提醒凌雪还是女儿身的身份。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如果现在你跪下来求我,或许我会考虑让你当我的双修伴侣,顺便带你进入天云武府。”

    唐古环环抱着双手,一副慵懒的模样,但是他嘴里说出之话却是让所有人心中一惊。

    伴侣!进入天云武府!

    “我说凌家姑娘,你就不要再和唐公子犟了,难得唐公子如此看中你,要带你进入天云武府,你家爷爷的身体也有得治了,还等什么,快跪下来认个错啊。”

    “是啊凌姑娘,你现在是不喜欢唐公子,以后日子过久了,你就会知道现在放下点面子是多么明智的事情了。”

    几位平时和凌雪相熟的大婶这时候反而劝起了凌雪。

    不过也是,唐古现在已经是凝脉境二层的武修,在相邻的眼里凌雪只是普通的女子,就算是有练过几手,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唐古。

    唐古听到了周围卧龙村相邻的议论声,脸上的得意之色更盛,嘴角微微露出了笑容。

    站在唐古身旁的阮三听到唐古这般说,心中羡慕无比,心想这小娘皮竟然这般幸运,跪下来就能成为唐古的双修伴侣,更重要的是还能进入天云武府!这是何等的荣耀!如果自己跪下来也有这般好处,跪下来卖点脸又怎么样。

    “跪下求饶?”

    听到相邻们的话,凌雪心中不禁升起了几丝悲哀,是为这个以武为尊时代感到悲哀,其实在地球未尝不是这样子,很多人为了金钱和地位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做着各种违背本心的勾当。一个人这么做不怎么样,但是如果周围所有人都觉得这么做没有错的时候,这个时代就已经有些病态了。

    凌雪很清楚相邻怎么想的,如果自己反抗的太严重,不仅性命不保,还会为村里得罪了唐古,而如果自己马上下跪求饶,日后若是还能讨好唐古,没准还能为乡里谋点福利。在真正的大义大利面前,邻里平日里的淳朴再也看不见了,所有人都把她往外推,却没有人这时候敢站出来。

    前世凌雪看影视作品有时候还无法理解为什么有的貌美女子明明就要被强盗破了身子,却周围没有人敢出手帮忙。此时凌雪在此情此景下,终于明白了过来,因为要明哲保身,因为不值得。

    人情薄凉,利益至上,这就是人性。

    穿越成女子,在这个世界,女性的体格仍然不如男性,与男性战斗因为体格原因必定稍显劣势,凌雪又不想利用自己的皮相和肉体,想要在这个世界维持本心,实在很难。

    老天这是给凌雪出了一个两难的问题,是要逆流而上还是要顺流而下?

    在这个武道为尊的世界,身为女子,如果想要不被他人欺凌或者作为男人的附庸活着,就更需要比身为男人还要更加勤学苦练,更需要去追求真正的武道极致!

    看到凌雪眸中的思索之色,阮三以为凌雪已经放弃抵抗,狐假虎威的大步走到凌雪面前,放生嘲笑:“对,你这臭娘皮快点给我唐大哥跪下,再大喊三声贱婢知错,不仅饶你不死,还给你荣华富贵!”

    唐古微微笑点头,这个阮三还是很上道,他就是想看凌雪这个冷傲的女人俯首在自己的脚下,一步一步践踏她高傲的尊严。

    凌雪回过神来,冰冷的目光看向阮三。

    在这样的目光下,周围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十度,阮三不禁打了个寒颤,恼羞成怒:“臭娘皮,你这是贱婢该有的眼神吗!小爷今天就教你怎么做人!”

    阮三说着,一步踏出,粗大的一拳直接轰向凌雪面门,在他看来,就算这小娘皮再厉害,也不是他的对手。他可不是牛二那连凝脉境都没有的废物,至少他已经是凝脉境一层的人了,这臭娘皮就算也有凝脉境一层,但如今竟然胆敢和自己比力气,一拳也可以解决了。

    “凌雪这回完蛋了!这阮三可不比牛二,如今已经迈入凝脉境一层,凌雪就算平日有练出几分力气也会被揍惨的!”

    电光石火间,马上有人惊呼出声,平时牛二在村里犯事,全靠着这阮三撑腰,阮三端的是力大无穷,村里的大柳树他都能直接横抱开,此时更何况是凌雪这小姑娘细嫩的脸皮。

    不少人已经不忍直视,直接转过头去。

    唐古玩味的看着眼前一幕,这个臭娘皮真是不知好歹,竟然还敢瞪阮三,这阮三平日最愤恨女人瞪他了,这女人还敢激怒阮三,两人一样是凝元境一层,但是阮三武魂乃是铁拳武魂,端的是力大无穷,唐古仿佛看到了这贱女人被一拳打倒在地的模样。

    真是可惜了这副好皮相了,不过阮三和牛二不同,是自己得力的手下,还不至于为了一个女人和他犯气,就让他任性一回。

    凌雪抬起手,手掌探出,纤细的手掌此时竟将将阮三的大拳头完全扣住。

    看到这一幕阮三由不得冷笑,这臭娘皮竟然想用手掌阻拦他的拳头,可能吗?

    “给我破!”一股淡青色的光华从阮三手中绽放,强大的力量从拳头上倾吐而出,他要用拳头轰裂凌雪手掌。

    “你天真了。”凌雪平静的说了一句,更为强势的力量从她纤细的手掌中绽放。这一刻阮三只觉他面对的是从万兽山上奔跑下来的百兽之王,凶猛无比,不但将他的力量化解于无形,同时猛虎张开血盆大口直接撕咬上他的手臂,让他的右手顿时鲜血四溅!

    “怎么可能?”阮三心中翻起了巨浪,感觉到手上传来的无与伦比的压迫力,他的身体想要后退,这力道却紧紧撕咬钳制在他的身上,越来越猛烈,令他完全无法动弹。

    “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凌雪脸上带着冰冷的寒意,手掌紧扣对方拳头,阮三想要挣脱出去却完全无计可施,既然已经进了猛虎之口,脱身便是不用再想了。

    猛虎拳灵魂之处便在于钳制撕咬和势无可当!

    “咔擦!”清脆的声响被虎啸声淹没,阮三只觉得手臂传来无与伦比的撕裂之感,筋骨仿佛快要炸裂,他想要松拳,但做不到,他想要用身法远离凌雪,同样做不到!

    看到凌雪近在咫尺的清秀面孔中噙着冰冷的笑意,阮三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强烈的恐惧,在这天使的面庞下,藏着的是怎样的一只魔鬼?

    什么时候,自己竟然连一个臭娘皮都打不过!为什么这么纤细的身躯里面竟然可以爆发出这么可怕的力量!阮三只觉整个心神都要崩溃一般。

    四周一片静寂,只有稀稀疏疏的声音传出。

    “凌雪,她,竟然打败了阮三……”

    “这还是平日里和咱们嬉笑喝哈的那个温柔小姐吗?”

    “怪不得每天晚上经过凌家院子的时候都会听到练拳的呼啸声,原来这丫头一直都在为了突破凝脉境而努力奋斗,一个弱女子尚能如此拼搏,而我作为一个男人,竟然只能怨天尤人,哀叹自己天赋不足,不知道好好努力,实在是丢人!!”一个中年男子此时正扼腕叹息,与凌雪的努力相比,他感到自惭形秽。

    “该结束了。”凌雪冷漠一笑,猛虎下山彻底的倾吐而出,近乎两千斤的的力道全部加诸在阮三身上,让他整个人如遭雷锤,直接倒下,同时最终还喷出鲜红血液,他的手臂,传来剧烈无比的痛苦,手臂末端,赫然出现了四道猛兽咬合的伤口,上面鲜血汩汩流出,这条手臂,怕是已经完全废了。

    “你们三番五次羞辱我,我若没有修为在身,恐怕还有性命之忧,你们视人命为草芥,平日坏事做尽,为所欲为,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我只是替天行道。”

    凌雪看着倒在地上的阮三,冷冷说道,对于要她命的人,想要凌辱她的人,她只能以牙还牙。

    冷冽的目光看着阮三,凌雪只需再出一拳就能结果了阮三的性命。

    “不要,你不要过来,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对!大哥,唐大哥快救我!”

    凌雪往前踏了一步,一道青色的剑芒便夹带着破空之声,带着冷冽的气浪,迎面斩了过来,凌雪已经料到唐古这下必然会出手,只是纵身一跃,便轻巧的躲过了这来势汹涌的一剑。

    “看来你这臭娘皮是吃硬不吃软,还是得先好好教育你一顿,好以后跟了我才知道怎么当一个合格的贱婢。”

    唐古嘿嘿一笑,他已经将身后的青云剑拔出,身后出现了一道虚影,定睛一看,会发现那是一道剑之虚影,只是这道剑之武魂,凌雪感觉和自己的武魂似乎不太一样,无论是在武魂的气势上还是在形态上,凌雪都隐隐觉得自己的武魂似乎高出这个剑之武魂不少。

    “竟然是剑之武魂!在神州大陆,武魂无数,数之不尽,但是剑之武魂在最强大的那一类武魂里面永远占着一席之地!”

    “如此,就算凌雪本身比一般的凝元境一层还要强大不少,现在遇上这唐公子,也是无力回天了,毕竟唐公子是凝脉境二层的剑武魂拥有者。”

    唐古一步一步朝着凌雪走来,冷笑道:“本来不想放出武魂的,但是我觉得有必要让你这个贱婢认识到未来主人不可抵挡的强大,以后断了心思乖乖伺候在我的旁边,我还是认为有需要把武魂释放出来一下的。”

    话语之高傲,仿若凌雪已经是他盘中之物一般,一想到站在他对面这个高傲如千里冰山的女人最后在自己胯下承欢的场景,唐古已经感到心痒难止了。

    只是,事实上,越级战斗已经实属困难,更何况还是越一级和最强武魂剑武魂的拥有者战斗,在所有人看来,凌雪断然没有丝毫胜算。

    就在所有人都对凌雪最后的命运叹息的时候,一声苍老但是有力的大喝声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贼子!尔敢!”

    一股强烈的元气波动从院子中的小屋里席卷出来,周边所有的树木都在着强烈的元气的震慑下颤抖,落叶漫天飞舞,一股惊人的杀机从屋子里疯狂的释放出来。

    “这是……凝脉五层的气息!”

    唐古目光一凝,一个面色枯槁的老人拄着拐杖,正一步一步慢慢的朝众人走来,每走一步,唐古都觉得仿佛一块巨石重重的轰击在自己的心口上一般,只是几步,唐古便嘴角上溢出了鲜血,只是他的脸上却没有出现丝毫惊讶的表情,似乎已经知道会有这么一幕发生。

    “只是一声大喝便令唐公子口溢鲜血,这凌家老头的实力竟然这么强悍!”

    “凌雪他们爷孙二人,恐怕身份不简单啊。”

    江行远一走出来,人群被气势镇压,纷纷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