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二十八章 突破!凝脉境二层!

第二十八章 突破!凝脉境二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江老……这是哪里?”

    “这里是卧龙村,你在湖边昏过去之后,我带着你赶着马车又走了一天路,见着这里有一个村落。老奴想着小姐身体有恙,不宜长途跋涉,便交给村长一些租金,咱们便在这里先住下来,环境是简陋了点,还请小姐多多忍耐,等小姐身体好了后,咱们另寻别处去。”

    江行远一边装饰着屋子一边说道,他的动作很是娴熟,因为凌雪的闺房自小都是江行远来打理的,如今做起来自然是轻车熟路。

    “没事,这里也挺好的,不打紧的,江老。”薛凌前世那么多年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吃苦过来的,自然不会嫌弃眼下的环境。

    “小姐变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自从失忆后。”听到凌雪说得话,江行远有些意外,原来的凌雪虽说也善良,但也是大家族里面长大的孩子,就算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但至少也是锦衣玉食,如今落魄到现在这个程度,多少也会抱怨几句。

    不过也许就是因为失忆了吧,所以才没有了比较的心思。

    听到江行远说有些不同,凌雪心里面微微一跳。

    本来对这个世界没什么羁绊的她,如今却忽然有些害怕自己的身份会被江行远识破。

    “对了,江老,这把古剑你在哪里捡到的呢?”正想转移话题,凌雪便想到床边这一把深不可测的神秘古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江行远听到凌雪的话,手上的动作却是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来,此时也看到了床边的古剑,目光骤然一凝,异样的说道:“小姐,你可还记得你在昏迷前,可曾在湖边见过这把剑?”

    “不曾见过。”

    “没错,老奴也不曾见过。在老奴远远看到小姐昏倒,便马上赶到小姐身边,却发现这时小姐身边却已经多了这么一把古剑,剑鞘花纹玄奥,老奴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头脑发晕,不敢再看,此剑必是有大来历!”

    “就算来历再大,终究不知底细,江老你此番将这把剑带回,却是有些冒失了。”

    “此剑……老奴当时并没去管它。”江行远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凌雪闻言不禁一愣,明白江行远的意思之后,瞳孔狠狠一缩。

    这把剑……是跟着自己过来的?!

    听见江老的话,凌雪感觉浑身仿佛被一股凉飕飕的阴风吹过一般,一种彻骨的寒冷遍布浑身!

    这一切,会不会……和自己昏厥前在湖中看到的影像有关?自己就是在湖中,看到了作为湖面镜像的自己忽然开始向自己说话,才会突然昏厥过去,正因为这样子,方才才会突然继承了宿主几乎一生的记忆!

    那湖里面的镜像究竟是谁,是宿主吗,不可能,她连修炼之门都没有踏进去,不可能跨越两个世界,将这把古剑交给自己。

    那将古剑交给自己的,究竟又会是谁……呢?

    此事透着蹊跷,这把古剑就像是牛皮糖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不管丢到哪里,最后都会回到凌雪的手上。

    不过凌雪念在好歹她前一世里家里人也供奉这把古剑十几代的时间,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若是往好里想,这把剑更应该是来帮助她而不是来加害她。

    只是这把剑还不能让没有修为的村民们看到,他们只是一看到剑鞘,就会抵抗不住其上玄奥的花纹,昏迷过去,当时此事还在卧龙村闹得不小,不过还好没有查到凌雪这里,也没有人真正伤亡,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因此,通过这件事,凌雪和江行远决定找个白色的绷带将这把剑缠绕起来,

    在半个月后的一天,凌雪身体终于恢复了过来,她找到江行远,此时的江老已经是强弩之末,即将快走不动了。

    “我想要修炼,告诉我怎么做,我知道你肯定知道的,不管多累多苦,我都会撑下来的,江老!”

    薛凌从来都不是一个甘于平凡之人,要不他就不会在父母离异的时候还能有控制住自己,让自己没有和同龄人一样沉迷在网络游戏当中,而是闷头苦学,一心一意想要出人头地。

    今世就算是穿越成女儿身,但这同样没有让磨平薛凌想要变得更加强大的决心。

    既然来到这个武道世界,若是不能亲眼去见证这个世界的武道极致,也只是白来一遭!

    更何况,他本是男子汉大丈夫,更是不能白白占着凌雪的身体,还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本该属于凌雪的温暖甚至一切。

    他需要照顾好江老,并且,如果可以,终有一天,他会再次踏上凌云府,为凌雪洗刷这十几年来受到的一切冤屈!

    如此方能不负凌雪给予他新生的恩情。

    而且,透过破军古剑的诡异出现,薛凌隐隐察觉到此次穿越也许并不是偶然之事,这其中必定有玄机在当中,他想要知道穿越的一切,就必须强大起来,只有强者,才有知道一切的权力!

    ……

    过去两年的事情,在凌雪的脑海中不断闪现着,从第一次到这个世界,再到如今到了黑漠,两年时间,自己也在凌雪原先记忆的影响下,有了些潜移默化的改变。

    走路不再如刚来时那般大步流星,就是坐姿也不如原先那般大马金刀,但是有一样东西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她在女身之下那颗炽热的男儿之心。

    将纤细诱人的五指慢慢合拢上,凌雪感觉今日借着旖旎的月光,还有微醺的状态,将过去现在重新理一遍过后,心境上又有了些许突破,而修为上,却是终于突破了这两个月来迟迟无法冲破的凝脉境一二层之间的薄膜。

    檀口微张,鼻息中吐出一口浑浊的白气,凌雪感觉此时浑身充满了更为强劲的力量,若是此时再出手,她甚至有把握不动用蛇剑武魂就能打败薛磊,并且能够与如今已经被自己借着蛇剑武魂的威势,将其斩首的周成战成平手!

    凝脉境二层!

    正在这时,身边几圈人却是有人陡然站了起来,喝得半醉的护卫兵们瞬间清醒过来,马上进入了戒备状态。

    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气息,凌雪微微一笑,道:“大家不必紧张,是自己人。”

    听到凌雪开口,气氛才缓和下来。

    江行远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