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二十七章 忆!亲情

第二十七章 忆!亲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待到凌雪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发现她已经不在湖边,看四周景色,也不像是在马车里头,而像是在村落的房子里头,江行远没有在屋子里头,却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勉强的坐起来后,却发现无数碎片般的记忆纷来沓至,她看到了原本属于宿主的各个阶段的记忆,看到了宿主在家族里饱受冷眼的凄楚的生活,也看到了凌雪在最后昏厥前面对几个修为远高于她的兄长的欺凌之下的无助记忆。

    像是倒带一样,无数的记忆在凌雪的脑海当中穿梭着,就连情绪,也严重受到这些记忆的牵动。

    凌雪的脸上时刻露出或是痛苦或是快乐,亦是悲伤的表情,表情变换之快,真的就像是翻书一般,若是江行远此时在场,非得吓昏过去不可。

    如此,两世的记忆在凌雪的脑海当中糅杂在一起,互相纠缠,搅成一团,脑袋里全是乱麻,无数神经在疯狂的撕裂着,断裂又重组。

    头痛欲炸!

    “我究竟是谁,我是男是女?!”

    凌雪的一双纤纤玉手狠狠的抓着自己的额头,混乱巨大的两世记忆已经让她几乎迷失当中,不过此时,床边不知何时多出的一把古剑,忽然发出黑色的毫光,一道道的毫光飞入凌雪的身体当中。

    在凌雪记忆中的影像世界当中,像是忽然有一把妖异的强大古剑横亘当中,刃上正滴着一滴一滴鲜血,每一滴鲜血仿佛都蕴藏着无穷无尽的能量,落在地上,整个记忆影像世界都在地动山摇,不知这是何方大能的鲜血,竟然一滴鲜血就有如此威势!

    古剑插在剑鞘当中,整把剑,散发出恐怖惊人的气息,镇压一切!

    这把古剑,凌雪隐隐觉得似乎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正是这些恐怖的气息,将前世与今世的记忆彻底分隔开来,在识海中形成了两团光团,一团是幽深的蓝色,另一团是妖艳的粉色。

    而在这一刻,凌雪也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我是薛凌!不是凌雪!我是男人!”

    大口喘着气,却是已经浑身已经被香汗浸湿,凌雪的心脏狂跳着,方才若是自己迷失在了两世的记忆当中,如今坐在这里的,就真的再也不是自己了,那样的话,自己也与死亡无异了。

    这是自从地震之后,凌雪这是第二次如此临近的感受死亡的气息。

    那种感觉,令人头皮发麻,浑身颤抖。

    此时再闻着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少女幽香,在生死的危机后,显得更是别样的芬芳。

    凌雪微微松下心来,前世没有亲密接触过一个女人,如今闻着自己身上的香味,她也算是明白了“温柔乡,英雄冢”的含义。

    “不过,方才我脑海当中的古剑是……?”

    目光四下看去,却是不经意间看到床边的古剑,凌雪一怔。

    此剑正是她前世祖堂里面祭拜的名为破军的古剑,在家里一直用来镇压八方妖魔,据说此剑极为锋利,能够见血封喉,但是若不是有缘之人,则无法令古剑出鞘!

    薛凌在初中时,父母还和睦的时候,便有偷偷试过能不能把古剑拔出剑鞘,却惊愕的发现古剑像是在剑鞘当中生了根似的,就算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却仍然还是不能令破军古剑的利刃往外移动哪怕分毫!

    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兵器,如今却是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如此诡异的情况,令凌雪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此事到处都透露着怪异,甚至联系之前在祖堂遇到的地震,她甚至隐隐有种自己深陷在已经编织开来的巨大的阴谋棋盘当中的感觉。

    古剑剑鞘上刻画着各种神魔的图画,前世看去没有什么,但这一世,这一刻凌雪看去,却感觉每只神魔却都像是活过来似得,他们在剑鞘所刻画的地狱中痛苦的嚎叫,望见他们狰狞的眼神,凌雪莫名的感到几分心悸。

    在剑鞘里面,有尸山血海,还有白骨无数!

    又回忆起自己识海当中那把将两世的记忆横亘开来的强大古剑,这个古剑远比自己想象当中还要不简单的多。

    深深吸了一口气,刚经历过一次生死危机的凌雪,此刻的刚微微放松下来的心上又是蒙上了一层阴翳。

    这个时候,江行远正蹒跚的走了进来,一眼便看到凌雪此时已经醒转过来,正坐在铺上,脸上的皱纹一下子都舒展了开来,走进来的脚步都轻快了几分,他欣喜道:“小姐您可算是醒了!”

    走进一瞧,发现凌雪此时的额头上挂满了汗渍,精致的脸蛋此时却虚弱的发白,晶莹的汗珠沿着下巴正如雨水一般落下,这让江行远心里面的心疼更甚,同时对于凌家更是痛恨了几分。

    “小姐,你怎的出这么多汗,快来让我给你擦擦,可莫要着了凉。”

    说着,江行远放下手中抱着的绫罗,拿起桌上一条毛巾便不由分说的轻轻给凌雪擦拭起来。

    借着床边的窗户投射下来的阳光,凌雪看到江行远在斑驳光影下近在咫尺的苍老的脸庞,以及浑浊的眼神中流露的深深的舐犊之情,不知不觉间,她感到心里面许久未曾动摇过的心弦微微一动。

    如今已经有了宿主原本的记忆,加上江行远眼下无微不至的关照,却是让凌雪对江行远由刚来时候的陌生变为现在的亲切。

    甚至,忽然产生了一种江行远就是她爷爷的错觉。

    初中之后,薛凌的父母经常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吵架,后来更是愈演愈烈。

    他的父亲甚至还没有离婚的时候就将小三带到家里,小小年纪的薛凌愤怒的双眼紧紧盯着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毫不在意,将一把零花钱狠狠的塞进薛凌的手里,漠然告诉他“去,出去玩去,老子还有正事要干”。

    最后,果不其然,父母离婚了,母亲再也没有来看过薛凌,父亲除了平时给点零花钱给薛凌外,也几乎不在祖宅里住着,成天里在外面逍遥自在。

    说起来,薛凌前世也一个人生活很久了。

    看到江行远桌上放着那么多各种颜色的绫罗绸缎,凌雪目光流露出疑惑,道:“江老手上这么多布料,却是何意?”

    “老奴知道小姐素来爱漂亮,如今虽然失却了记忆,但料想也不会有差错。便去马车把这些女子闺房装饰之物给带了过来,小姐稍且歇着,我这就去将这些装好。”

    说话间,江行远已经擦拭干净凌雪脸上的汗渍,没待凌雪说话,便站起身来,走到窗台处,开始认真细致的开始装饰上那些各色各样的绫罗。

    凌雪如今已经不是原来的凌雪,就对这些女子喜爱之物没有什么感觉,甚至一想到如今朴素的房间马上就要变成少女的闺房,不禁有种深深的羞耻感涌上心头,便想要开口阻止江行远。

    然而刚摆起手想要喊停,却瞥见江行远布置房间装扮时那认真细致的动作,凌雪微微一怔。

    江行远每挂一个装饰绫罗时,都像是对待最珍贵的艺术品一般,不断的比划着,生怕偏离了分毫,浑浊的目光此刻显得是那么专注。

    凌雪呆呆的望着这一幕。

    在看到江行远挂完一条绫罗后,那略有皱纹的嘴角浮起的满足的笑容时,不知为何,凌雪轻轻呼了一口气,终于轻轻放下手。

    “江老……这是哪里?”

    张了张口,却还是没有说出心中所想要说的那句“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