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二章 牛刀小试

第二章 牛刀小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闭上眼睛,不去管先前听到的谈话。

    凌雪重新入定进行修炼,她需要先熟悉一下凝脉境这个境界。

    一时之间,因为五感的增加,平日里苦苦感应不得的元气此时竟然在四周充斥着,吸收着天地元气,凌雪便感到通体舒畅。

    天地元气在体内的交流速度,似乎比寻常初入凝脉境的武修还要快上不少。

    这些元气在体内快速流转着,通过四肢百骸。

    所过之处,乳白色的毫光在筋脉出微微闪耀,暗伤与隐疾都隐隐有了复苏的迹象。

    凌雪能感受到,原本鲜血横流的双拳,此刻伤口正在逐渐愈合起来。

    “果然,一朝踏入凝脉境,便是与世间凡人是两个世界之人。”

    凌雪看着自己缠着一圈又一圈绷带的双拳,用力一握。

    噼里啪啦的声响传出,纤细的手掌中,此时充满了力量。

    站起身走到石柱前,此时的铁木桩上沾满了鲜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挺腰,收腹,出拳!

    “轰!”空中传来一声虎啸之声,狂暴的一拳如流星般撞击在铁木桩上。

    这是江行远教给她的人级中品武技,猛虎拳!

    轰隆的巨响声传出,这块练习了两年的铁木桩,终于直接化为一堆石块粉末,铺洒在地面上。

    不仅如此,强大的拳风扑过木桩继续向前,撞击铁木桩后的大树,顿时又一声响声传出

    相隔丈许的巨大树木,中间爆开了一个约莫十几寸深的窟窿。

    一年来的日日夜夜,终于突破到了凝脉境一层,这一层隔膜突破后带来的收益显然是非常明显的,一拳打碎了几年都无法打碎的铁木桩。

    “这应该有两千斤以上的力量了吧。”凌雪吃惊,凝脉九层,一层一千斤。

    而此刻,在她的这一拳中,竟然蕴含了近乎两千斤的爆发力。

    “蛇剑武魂觉醒后,我对于武技的领悟,似乎有了提升。”

    日积月累之下,一朝突破,竟然隐隐有达到武技大成的趋势。

    凌雪收身站得笔直,此时深吸了一口气,青葱玉指按上古剑,正想试试能不能够拔出背后的破军剑。

    “咳咳!”却是听到屋内几声急促的咳嗽声,凌雪白皙的面上登时流露出几分担忧,即刻放下心思,快步朝屋内走去。

    屋内有些破旧,东西不多,破旧的木床,还有几副药草放在入门门前的桌上,上面还放着一个专门用来煮草药的棕褐色的小锅。

    此时床上正躺着一名老人,白发苍苍,面容枯槁,此时正在剧烈的咳嗽着。

    凌雪跑上来将老人扶起,让老人靠在床后的墙上:“江老,你醒了,来坐起来缓一缓气。”

    “小姐你来啦。”

    看到凌雪俏生生的面庞,江行远生气全无的脸上终于是浮现了一丝生气。

    “老仆身体没事,现在日子啊,是过一天少一天啰,还能多看看小姐,我就满足了。”

    看到了凌雪手上血痕累累的绷带,以及她身上染血的劲装,江行远面露不忍,叹了一句。

    “小姐,你不要每天这么折磨自己了,这样的突破凝脉境的方法老仆也只是在古籍上看过,但是当今世上,又有谁去突破凝脉境,都是直接吸收天地元气来淬炼身体直接突破凝脉境。”

    江行远扶起凌雪的手摩挲着,只觉得酒糟鼻子有些发酸。

    凌雪这几年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自己都看在眼里,为了买药为自己续命,一天天的,天还没有亮就出去村外狩猎野兽卖钱,然而那些野兽又岂是凌雪一个小女孩那么容易猎杀的。

    每天回家后,尽管伪装的很好,告诉江行远她是去帮村里张屠夫杀猪,可是凌雪身上虚弱的气息却瞒不过他的感知,果不其然,让凌雪褪下衣袖,便能看到手上一道一道刺目的伤痕。

    凌雪辛苦了一天后还不忘照顾自己的日常起居,每天仍然坚持完成江行远自己都觉得发指的训练量,每天在院子里练得很晚很晚,每每听到铁木桩上那一声声闷响,自己甚至可以想象到每一声闷响后溅出的一朵朵血花。

    在看到自己已经睡到之后,凌雪回到自己的房里用着劣质的药草,那剧烈的刺痛让凌雪倒吸着凉气,但是凌雪仍然咬紧牙关,给自己的双手都涂上了劣质的药草,然后用绷带包扎起来。

    凡事都有优劣之分,药草也是这样,凌雪为了给自己治病节省开支,给自己默默买了药效最刺激的白浔草,那本是监牢用的逼供的药物,如今却被凌雪拿来治伤,这让江行远的心仿佛针扎了一样的疼痛。

    凌雪这些都没有告诉江行远,而是一个人默默忍受着,编了一些三岁小孩都骗不过的理由来蒙骗江行远,让他放下心来。

    可是江行远曾经也是达到过凝脉九层的人,想要感知凌雪出去做什么还不容易。看着自家小姐每天活得这么不容易,江行远在深夜里经常心疼的老泪纵横,想着还不如自行了断,不去连累生人。但是一想到凌雪已经为自己做了那么多,又觉得这么死掉太对不起凌雪这么长久以来的努力,做人还是不能够这么不负责。

    自从凌雪两年前大难不死,醒转过来之后,性情发生了大变。刚开始沉寂了一个多月后,从来没法静下心来练武的凌雪,竟然开始一门…心思的扎在武道修炼上面,而且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凌雪的身上没有了大家族小姐的娇柔,而是出现了在寻常男子身上都难以见到的凌厉、阳刚气质,还多了吃苦耐劳,不畏艰难的锐气,与凌雪本身不俗的外貌和曼妙的身材一搭配起来,显得英气逼人。

    环境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不知道详情的江行远,只能把一切变化的功劳归功于环境。

    “江老,你就不要担心我了,你先歇着,我去给你煮药。”

    说着凌雪快步走去将草药拆开,放到褐色的效果里面,正准备烧火煮药,却发现小院的门被人踹开了。

    江行远心中一凛下,不由得又咳嗽了几声。

    凌雪已经隐隐猜到了来人是谁了,冷笑了一声,道:“估计是门坏了,江老不要担心,我过去看看。”

    “小姐,记住不要逞强啊,不行你回屋子来,老仆一把老骨头还是能再顶上一顶的!”江行远隐隐感到有些不妙,连忙说道。

    凌雪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

    走出屋子,看到门口的木门此时已经被人踩在脚下,踩着的人叫做牛二,和站在他旁边的阮三都是村里的毒瘤,平日在村里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就因为他们俩傍了天云武府的外门弟子,天云武府在徕阳郡附近威名甚凶,哪怕只是一名外门子弟也让老百姓们不由得投鼠忌器。

    而如今,这两个毒瘤终于是把手伸到自己这里来了,不过屋里还有江老坐镇,村里人不清楚江老的伤势到底多么严重,这两个痞子恐怕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会来试探自己,现在敢过来,肯定是找到后台了。

    凌雪目光凛冽的看向了站在两人身后的青衣男子,此人神色倨傲,嘴角噙着微微的冷笑。再看到此人身上的青衣用狂草写着天云二字,凌雪马上就明白了这人就是面前两个痞子在天云武府的靠山了。

    “怪不得这两个狗腿子今天敢来这里,原来是主人来了,早就想收拾他们两个,这回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凌雪心里冷笑,幸好今天突破终于到凝脉境,不然恐怕自己和江老这一次凶多吉少。

    见到一个背上负着绷带缠绕之剑的青衫少女走出门来,脚上正踩着门板的牛二朝着那个天云宗外门弟子媚笑道:“大哥,你看这小娘皮不错吧,我和阮三一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心里就马上想到大哥。”

    这青衣男子名为唐古,他和他的哥哥唐晋两人从小都在卧龙村长大,前几年因为武道天赋不错,突破凝脉境之后,便加入了天云武府,哥哥唐晋练武比较认真,如今已经是凝脉四层的境界,而唐古贪图享乐,一心沉迷于女人的身子上,到了如今也只是突破到凝元境二层。

    “做的不错,回去我赏你们银两。”唐古微微一笑,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凌雪。

    凌雪双眼冰冷的看着唐古,自从穿越成为女性后,走在路上经常会感觉到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特别是自己的身体发育之后,这样的感觉更加明显,久而久之已经习惯。

    但是像今天这样肆无忌惮的被打量,凌雪还是第一次遇到,只觉得心中的杀意已经滋生。

    这里闹了这么大动静,街坊四邻也全都出来围观,几个平时和凌雪关系不错的大婶此时只能摇头叹息,她们平日里只知道这个孝顺闺女叫做凌雪,每日都在这院子里照顾她的爷爷,两人爷孙感情甚笃,相邻平日里看见不禁动容,有时候能帮一些就帮一些。

    只是现在唐古三人来势汹汹,竟然一时没人敢上来帮忙。

    “可怜了这凌家闺女和老头了,如今这两个恶霸带着靠山过来,谁能救得了他们。”一个穿着粗布衫的大叔摇头叹息,目露不忍之色,似乎已经看到凌雪最后被那唐古凌辱情形。

    “凌姑娘这回凶多吉少,可是我爱惜性命,这种时候竟然也不敢上去帮忙,实是玷污我平日对她的爱慕之意。”一个年轻的小伙目疵欲裂,然而也只是踱步不敢上前。

    “你们来干什么。”

    凌雪平静的开口了,心里估计着双方战斗力的差距,牛二和阮三这两个地痞不足为惧,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后面的这个唐古。

    “你就是凌雪吧,我看你有几分姿色,不如就来当我的侍妾吧,到时候吃香的喝辣的都会有的。”唐古倨傲的说着,似乎成为他的侍妾是一件特别荣幸的事情。

    目露古怪的看着眼前这个唐古,在穿越之前,凌雪是万万没有想过这样的话会轮到自己的头上,如今耳边听到这样的话,心中除了怪异就是冰冷了。

    “竟然唐古少爷要收凌雪为侍妾,这样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我也要啊,还不快答应。”村里几个姑娘此时恨不得替凌雪答应下来,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样天下掉馅饼的事情更让人幸福了,就算只是做一房侍妾她们也愿意。

    “抱歉,我没有兴趣,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诸位还请回把。”

    凌雪冷冷的说道。

    什么?她竟然拒绝了!

    村里的姑娘们此时都恨得牙痒痒,这么好的机会自己都轮不到居然就让她拒绝了!

    唐古皱起了眉头,牛二讪讪一笑,感觉脸皮有些挂不住,没想到这个小娘皮竟然这么不识抬举。

    “你说什么!”阮三走了上来,大声呵斥。

    “我说,我让你们。”凌雪面若寒霜的吐出最后一个字,“滚!”

    此话一出,周围的相邻一片哗然。

    “这凌家姑娘太分不清形势了,竟然在现在还敢惹怒这三人,接下来可就没法善啰。”

    “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有骨气的女子了,真有巾帼英雄之范。”

    “好啊,竟然敢这么跟我们说话!”牛二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走上前去大骂:“臭娘皮,我们好生和你说话,你倒是很会蹬鼻子上脸!”

    说着一巴掌便夹带着破空之声,直接要呼往凌雪细嫩的脸上,耳边传来牛二骂骂咧咧的声音:“我特么的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你想算跪着求着要当侍妾也不要你了!”

    按照了这一掌的速度和力道,凌雪凭借平日与野兽厮杀的经验,还没有迈入凝脉境都可以轻松躲开,更何况是现在感知和全身的身体素质都得到了质的提升,凌雪更是一点都不担心。

    只是寻常姑娘脸皮细嫩要是挨了这一巴掌,怕是要直接破了相,牛二这一掌端的是心狠手辣。想到这里凌雪心中凛冽,杀机更盛。

    “糟糕!凌姑娘快躲开!”一小伙急呼道。

    “完了,小姑娘这回怕是要破相了。”

    就在那粗大的巴掌要落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凌雪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等着就是你。

    “猛虎下山!”

    凌雪往下一探,缠绕着满是血迹绷带的拳头带着呼啸的拳风,划破空气,一拳打在了牛二的肚皮上,轰的一声爆响,牛二怒目圆睁,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只是牛二还没有回过味来,身体马上就爆飞了出去,砸到了十米外的一面墙上,墙面爆开了半圆形的深坑,上面染遍了鲜血。

    这一拳下去,这个牛二就算不死也要残了,也算是为平日被欺凌的少女们报仇。

    “牛二!”

    阮三看到牛二被一拳击飞,不由得咆哮一声,但是此时再看向凌雪的眼神里,已经流露出了畏惧的表情,本想踏前一步为牛二报仇,却没想到自己却后退了一步。

    唐古微微眯起了眼睛,此时终于注意到凌雪手上缠绕的血色绷带,“有点意思,这小娘皮竟然还是一个武修,味道还挺辣。”

    周围微观的村里人们一下子就沸腾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原来凌雪有这么变态的力道!

    “只是这小娘子再强也只有凝脉境一层,而我已经到了凝脉境二层,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唐古目光中光芒闪烁,此时嘴角更泛起饶有趣味的神色。

    没想到这回出武府,竟然能见到这么硬气的小娘皮,等以后调教起来想必非常爽吧。

    唐古此时看向凌雪的目光,更加多了几分玩味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