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姬 > 第十章 柯亦梦

第十章 柯亦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柯家商队浩浩荡荡,算上后排的辎重足足可以排出百丈余长。

    排头是四匹匹高大威武的角马如四座大山一般并驾齐驱,马身上披着坚硬的铠甲,铁质的流苏像瀑布一般从马身上奔流而下,黑漠的阳光十分刺眼,照耀在这些流苏上,闪耀着不可一世的光芒。头上的马角峥嵘,似要刺穿苍穹一般。

    寻常的马匹与角马完全无法相比,角马在天云国绝对是世家贵族的象征,价值连城,谁家能够拥有一匹角马,那都是一件可以令寻常世家贵族都感到骄傲无比,而柯家只是一个商队的排头就有四头角马,柯家在天海郡的庞大实力更是可见一斑。

    护卫们身披厚重的铜甲,行走之间却丝毫不见笨重之感,反而各个精神奕奕,目光炯炯,修为最差的都有凝脉境三层,至于更强大的护卫长更是达到了凝脉境五层的修为,到了这个境界,厚重的铜甲对于他们就比便装稍微重一些而已。

    柯家二小姐的坐轿正处于整支商队的中央位置,瞻前顾后,统筹全局,轿子披金戴银,绫罗绸缎,说不出的奢华与典雅,若有人想要抢劫商队,后排辎重确实重要没错,但是这个二小姐坐轿也必定是要拆开一起搬走的。

    面容略微枯槁的管家执策坐轿左右,略显阴翳的目光冷静的注视着这个灰黑的世界,一脸的谨慎,完全不为坐轿内的欢声笑语所动。

    “小姐,奴婢觉得好无聊,突然想要被强/奸。”

    轿子内声音戛然而止,可以看到几道明显的黑线出现在奢华的轿子身上。

    “……小绿,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就是平日里待你过于宽松,结果如今说出这般不堪入耳之语。”悦耳的声音犹如天籁一般,如此温言细语的责怪恐怕这个世界最玻璃心的人听了都不会心生难过之感,反而是如沐春风。

    “咯咯,奴婢这不是看小姐也闷得慌,说点荤话舒缓舒缓轿内气氛嘛。”

    “……”

    “小姐——要不咱们再聊聊纪公子吧。”

    “哪个纪公子?”

    “还有哪个纪公子呢,别说是天云武府,就是在整个天云国,都只有这么一个纪公子,如今逍遥榜排行第一,力压历代天才,被天云国传唱为千古第一武修奇才的纪无双纪公子!”

    纪无双这三个字像是拥有某种强大的魔力一样,一直不为轿内谈话所动的管家听到这三个字,脸上终于第一次有了几分动容,阴翳的眼眸中闪过深深的忌惮,平稳握着鞭子的手上都有了明显的颤动,甚至呼吸都有了些许的不平稳起来。

    轿内那天籁般的声音遇到这样具有强大魔力的三个字时,也都有了几分不平静,“没事提起他干嘛,再说我可要生气了。”

    “奴婢就是为小姐打抱不平呀,小姐你哪里比不上大小姐了,纪无双居然最后悔了婚把小姐你给甩了,那可是咱们柯家老祖亲自订的亲事,何况纪无双平日里和小姐的私交更好呢,怎么几下子就让大小姐那个骚蹄子把魂儿给勾走了。”

    “小绿,你可太放肆了!怎么可以这般说大小姐!”

    “小姐您呀就是太心善,要我说……好嘛好嘛,奴婢不说,不惹小姐心烦了。”

    “其实纪无双和我……”柯亦梦正待还要解释什么,却忽闻帐外多了几分嘈杂,柳眉微微一蹙,青葱般的纤细手指轻轻撩起朱帘,此时外头依旧黑沙席卷,只是这个黑涩的世界里突然多了两道身影。

    “站住!你们二人何事靠近我柯家商队?可知闲杂人等靠近商队只有格杀一途!”管家目光一动,身旁的护卫马上会意,大声叱问道。

    凌雪将斗篷掀了下来,一头乌黑的秀发首先在风沙中飞飞扬扬,露出斗篷下英气红润的脸庞,面色似有几分惶恐,似乎是被护卫的叱喝所震慑,颤着拱手道:“在……小女子凌雪,身侧的是小女子家中老奴江老,路途中不幸遭遇匪徒,江老为了保护我拼死与匪徒搏斗,如今身负重伤,小女子斗胆恳求大人收留小女二人。”

    说到最后,声音都隐隐有些啜泣起来,那怜人的小模样,可谓是闻者流泪见者伤心,凌雪都被自己绝佳的演技给惊艳到了,心底里暗道:没想到重生一回,我这演技都有见长了,这要能穿越回去没准还能去抱个奥斯卡小金人,倒是台词险些要说差了,小女子愣是差点说成了在下。

    话说这女子的自称真真是不如男人的顺口,不论是谦虚点的小女子还是奴家亦或是民女,还是傲气一点的本姑娘或本小姐,都远远不如男子的在下自然,好不容易有个小女还算顺口吧,却发现这是家长称呼自家女儿用的谦称!

    男人最受不了女人哭鼻子,护卫见状果然有些动容,意念微微一动,便察觉到江行远身上凝脉境五层的气息并不如何稳固,并且身上的死气缠绕,眼前的这个少女修为只有凝脉境一层,脑海中自然而然就浮现出老仆重创匪徒拼死救下自家小姐的场景,看来这个少女所言或许非虚。

    因为仆人与护卫同为守护人的身份,护卫心中不禁更是动了恻隐之心。

    如今江老的寿命已经只有四个多月,死气自然十分明显,再加上身上的斑斑血迹,更加证明了凌雪方才所说之话。

    “曹管家,您看这……”护卫心知若是让二小姐知晓必定会留下这两人,不由得望向角马上站立的曹管家,而曹兴安此时却袖着手,深邃的目光看向了别处,护卫心里已然透亮,虽然目光中闪过些许不忍,但仍只是回过头来轻咳一声道:“两位,恕在下不能答应,商队此时是特殊时候,闲杂人等是不允许加入商队的。”

    “我说你们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见死不救,仅仅我二人必定走不出这片黑漠,你们这是在间接谋杀,我和江老又不胖,能占你们商队几个空间,真放心不下的话,把我们看起来我们也不介意的。”凌雪不依不饶,故意放大声音。

    听得护卫苦笑连连,间接谋杀这是什么新颖词汇,不过虽然奇怪,倒是很恰当,这也让他无言以对。

    “除非是江老的描述错误,不然哥就不信钓不出你柯亦梦来!”凌雪暗想。

    柯家二小姐确实没有让凌雪失望白费表情,只听得呼哧的声音,奢美的轿子上的窗帘终于被掀开。

    凌雪闻声看去,那几根如青葱般的纤纤玉指如同是将一卷绝世名画在她面前展开一般,若说容貌的满分是十分,她自己的美貌可以给九分,那么眼前车窗里露出的面庞,便可以给个十分。

    这是一张怎样完美的脸蛋,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则瘦,就如同是一个画中走出的人儿,凌雪忽然想起了前世一句形容很出名的句子——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这绝对是我两辈子以来见过最正点的女人了,如果我现在是男人一定要泡她,不,就算我现在不是男人我也一定要泡上她。”凌雪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一见到女人就腿软的人,然而这回这个柯家二小姐柯亦梦真是惊艳到她了,令她不禁怦然心动起来。

    不过……前提还是得能留在商队里才有机会,一定得留下来,为了她与江老的安全,也为了眼前这个绝世女子。

    正待凌雪小算盘暗暗打算着的时候,一声似水如歌的声音袅袅传来:“曹管家,不如就让他们二人留下吧。”

    只是还没等凌雪心花怒放,曹兴安便飘飘然一桶冷水就泼了下来。

    “二小姐,还请原谅老奴心狠,因为今年黑漠风暴比往年剧烈,如今咱们的行程已经有所耽误,如果再捎上这两个拖油瓶,势必更加耽误咱们的速度,到时候家主责罚是轻,还影响我们商号的信誉。他们二人这点修为就敢前往天云武府朝圣,老奴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就算死了也怪不得咱们,只能说他们过于认不清现实而已,妄想蚍蜉撼树,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第九章 黑漠章节目录第十一章 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