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艰难的封印

正文 第七十二章 艰难的封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起!”随着我一声轻叱,房间内的空气仿佛都震荡起来,桌子上摆放的一些小物件更是随之跳动了一下。

    我右手握着桃木剑,轻轻一抖,挽了一个剑花,然后身随剑走,围着聘聘转了一圈,接着我左手剑指,一下点在她的眉心,浓郁的白光像是乳燕投怀,迅速的没入她的眉心。

    “封咒,现!”

    在我的法力逼迫下,只见聘聘的侧脸慢慢变黑,浮现出一个丑陋的胎记,而在太胎记上方,还有一个类似八卦的封印阵法。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论起封印来,八卦算是用途最广泛,流传最广的一种,即便有不同之处,也多是从其中演化而来。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封印,它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就跟小学数学,中学数学,大学数学,无论是变成函数还是微积分,那十个阿拉伯数字都还是一样的。

    当封印浮现之后,我也能看的更加清晰,然后右手握着桃木剑,小心翼翼的碰触到封印上,沿着那些充满了玄奥的线条慢慢游走,同时法力也不住的灌入其中。

    我的法力刚刚灌注,就听到聘聘闷哼一声,小眉头紧紧的皱在一块。

    这种情况我之前就已经想象到了,但真正发生的时候,心里仍旧有些担心,主要是聘聘的年龄还太小,无法承受太强的冲击。

    只不过现在已经到了骑虎难下的程度,我只能咬着牙去完成,不然一旦中断,不但起不到作用,反而会彻底把原有的封印毁掉,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只是我接下来的动作不禁变得更慢了,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我更加吃力。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当我完成五分之四的时候,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而聘聘的脸蛋也变得通红,情况似乎变得越来越不好,这个时候,我也明白自己还是把事情想简单了。

    收还是不收?

    此时我不由的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看聘聘的情况,如果我强行完成,估计到最后即便完成了封印,也会对她的大脑造成严重的伤害,轻则影响神智,重的话估计直接脑死亡也说不定。

    而贸然收手,封印也将会在下一秒破裂,到时候聘聘再次迎来数之不尽的麻烦,同时胎记也会重新出现在她的脸上,无论是对她的童年还是将来的人生,都是一种打击。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戴在聘聘手腕上的天珠突然散发出一层柔和的光芒,将聘聘包裹住,顿时间,我就清晰的看到聘聘脸上难受的表情在慢慢褪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心里一喜,想不到天珠还有这种功效,趁着天珠保护着聘聘,我咬着牙,最后终于将整个封印完全勾勒了一遍。

    当完成之后,只见封印突然一亮,然后再度将浮现出来的胎记压了下去,而聘聘的小脸也重新恢复光洁。

    看到这里,我心里总算松了口气,身子却突然一软,直接栽倒在地上,甚至连勾动一下小拇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躺在地上,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算恢复一点力气,在这期间,外面没有传来一点声音,想来贺老他们一直以为我在作法,不能被打扰。

    我起身后,先取回天珠戴在手腕上,顿时感觉精神好了很多,不再像刚才那般透支似的疲倦,同时我也观察了一下聘聘的情况,封印完美的隐藏在她的身体深处,小脸红润,眉宇间带着一抹轻松的表情。

    见到如此,我才欣慰的笑了笑,然后收起桃木剑,走了出去。

    “小兄弟,你没事吧?”我刚刚出来,就看到守候在门边不远处的几人,贺老一眼就发现了我脸色苍白,第一时间并没有问结果怎样,反而关心起我来。

    “我没事,一切顺利。”我嘴角扯出一丝微笑,也把好消息告诉几人,反正现在已经成功了,至于过程中的凶险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贺老脸上顿时浮现出欣慰的笑容,端着的精神也一下子放了下来,整个人都突然变得轻松起来。

    旁边的一家人也毫不掩饰脸上的欣喜。

    “刘先生,实在太谢谢你了。”贺存义上前用力握住我的手,一阵摇晃。

    “刘先生,我能进去看一下聘聘吗?”方捷眼圈红红的,又是激动,又是忍耐的问着我。

    “可以!”我刚刚点头,就看到方捷还有贺老的夫人迫不及待的进了屋子。

    “小兄弟,要不要先找个地方你休息一下?”虽然我刚刚缓了半个小时,但眉宇间的疲惫还是不能这么快消散下去,作为一个睿智的老人,贺老知道在这个时候,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意。

    “嗯,也好,贺老帮我找间房,我先调息一下吧。”想到待会还有事情要做,我也没硬撑。

    “存义,你去把那间客房收拾一下。”贺老没有找保姆,而是吩咐了一声旁边的儿子,然后看着我又道:“小兄弟,我家里还有一些老山参,你看要不要帮你熬点汤?”

    “老山参?”我一愣,然后直接道:“如果是野生的话,可以给我切一截,不用太多,我含一下就可以了。”

    “放心,绝对是野生的老山参,我曾经让人看过,至少七十年了。”听到老山参对我有用,贺老也很高兴。

    等我到了房间没多久,贺老就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有一把玉刀,还有一整株婴儿手腕粗,颜色略深的老山参。

    “小兄弟,你先休息,我就不打扰了。”贺老放下盘子后,就脚步轻快的离开。

    反正都到了这一步,我也没有假惺惺的客气,直接一连割了三块半公分厚的山参压在舌头下面,然后盘膝在柔软的床上,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老山参果然如介绍中那般有用,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丝丝药力在我嘴里融化,然后随着唾液流进胃里,最后散发到身体各处。

    而我消耗殆尽的法力也开始蠢蠢欲动,慢慢吸收着这些药力。

    半个小时候后,我睁开眼睛,再度切了三片放入嘴中,同时我的面色也比一开始好看了很多,至少不再那那种惨白,开始逐渐恢复正常的水准。

    二十分钟后,我又重复了刚刚的动作,只不过这次是五片。

    又过了十五分钟,我终于精神奕奕的睁开眼睛,感受着身体里澎湃的热流,我看向盘子里剩下的那半株老山参也明显多了几分占有欲。

    虽然早就知道人参这种东西对修炼有帮助,却没有想到帮助会这么大,尽管我吞下去了半株,但其中一半的药力都积攒在我的体内,还没有完全消化掉,等全部吸收之后,我估计我的法力至少可以增加两到三成。

    按照我之前的经验,两到三成至少能抵得上我冥想两三个月,也就是说,这一株老山参居然相当于我半年的冥想,虽然这也跟老山参的年岁有关,但这种功效仍旧是骇人的。

    如果每个月一株,那我岂不是?

    只是很快,我就摇摇头,将这种欲望压了下去,记得老道给我的笔记中虽然提了天材地宝的用处,但也着重说明不可太过依靠外物。

    法力还是自己修炼出来的使用起来得心应手,外物终究是外物,长久依靠外物,只会造成根基不稳,法力不纯,固然可以一时激进,但相比而言绝对是利大于弊。

    而且这种天材地宝不应该这般浪费,留着救命才是它的主要作用。

    想到这里,我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就来到一楼的客厅。

    此时客厅里,贺老一家人都在,聘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整个人看上去活泼了不少,看到我后,脆生生的叫着叔叔。

    “小兄弟,你醒了。”贺老见我脸色红润,一副精力饱满的样子,也不禁松了口气。

    “还要多谢贺老的老山参,不然我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我笑了笑说道。

    “小兄弟这是哪里话,一株老山参而已,只要能对小兄弟有帮助就好,赶明我让存义再去收购几株年岁大的,给小兄弟送过去。”贺老不是傻瓜,别说孙女没有彻底治愈,以后还少不了指望我,就算孙女完全复原,他也会尽力的跟我维系好这段情缘。

    此时在他眼里,我虽然年纪略轻,但却是不折不扣的高人,昨天他就已经让人把文宝斋的牌匾摘了下来,再加上经历了这种事情后,让他心里对所谓的鬼神明显多了许多畏惧,这个时候,交好我也就不难理解了。

    “专门为我找就不用了,这种东西平日我也用不上。”我摇摇头,还是拒绝道,有些人情还是不要欠下的好。

    “算了,先不说这个,小兄弟,你看聘聘怎么样?”贺老突然将聘聘拉到我面前问道。

    “很可爱,也很乖巧懂事,贺老有福分了。”我看着聘聘那双清澈的眸子,心里由衷的赞道,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这句话一点都没错。

    “那我让聘聘认你当干爹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