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开始作法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开始作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当我回到局里的时候正好中午,尤其是我的车子后面还跟着一辆拉着石头的车子,顿时吸引了不少目光。

    “老大,这石头不会是你买来的吧?”张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一脸不解的看着我问道。

    “是。”我点了点头很坦然的承认。

    张伟看向我的目光顿时变了,是很奇怪的那种,估计也跟这块石头的卖相有一定关系。

    “你让人把石头放在王亮亮跟项亦文自杀的地方,然后在周围建一个水池。”我吩咐了一声,就准备去吃午饭。

    “老大,你是说让我?”张伟赶忙拉住我,这种活不应该是后勤那边干的吗?而且又是石头,又是水池的,这是要干嘛?

    “嗯,别人我不放心,交给你了。”我拍了拍张伟的肩膀,就转身离开,叫你刚刚用那种眼神看我。

    “不是,老大,咱们再商量一下。”张伟急急的跟在后面大喊。

    张伟跟着我走进餐厅,但商量的结果就是我将尺寸图纸给了他,看着他一脸幽怨的离开后,齐燕才不解的看着我问道:“师兄有事?”

    “嗯,下午我出去一下,事情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对于齐燕我没想过隐瞒什么,就算刚刚没在外面碰到我,这件事情最终也会交到他的手上。

    有了泰山石镇压后,只要没有意外情况发生,地下的死气是不会爆发出来的,交给张伟除了放心外,也是一种锻炼。

    齐燕没有问我要去哪,她也知道我现在接触的都是一些普通人接触不到的事情,一般都会有保密原则,只要不是我主动提起,大多时候,她都不会过问。

    突然在局里大搞工程,难免会引来议论,但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慢慢解说,何况有白雪撑着,就算是领导估计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大概就是有个能顶缸的领导的主要好处。

    吃完饭之后,我开着车先去了一家黄金饰品店,买了一个适合小孩戴的那种平安锁,然后才来到贺老的小区。

    或许是昨天对我还有印象,或许是早就交代过,亦或是我车牌的缘故,小区的保安甚至连问都没问就放我进去。

    来到贺老的别墅,我刚停下车,别墅的大门就被打开了,聘聘率先跑出来,一边跑,一边叫着叔叔,这次除了贺老跟方捷外,又多了两个人,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皮肤白皙,保养的很好,看上去至少要比实际年龄小一些,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瘦瘦的,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精致高档的眼镜,浑身充满了一种儒雅的气质。

    “叔叔。”聘聘奔到我面前后,我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光从表面看,根本看不出我跟聘聘只是第二次见面。

    “小兄弟来了,真是麻烦你了。”贺老走下台阶,看着我一脸微笑的说道。

    “贺老见外了,小事,谈不上什么麻烦。”我谦虚的说道。

    “刘先生,您好,我叫贺存义,是聘聘的爸爸,昨天您上门的时候,我正在外地,没来得及赶回来,还请不要见怪。”男子上前跟我客气的说道,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架子。

    “不会的,昨天贺老跟方姐也帮了我不少忙,如果真要说谢谢的话,那也应该是我说才对。”我面带微笑的说道。

    事实上,昨天的阴沉砂跟和田玉真的帮了我不少忙,不然让厉鬼再度逃掉,绝对是个麻烦。

    或许在我看来,我只是做了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就收获了这么多东西,属于赚到了,可是对贺家来说同样是这样,聘聘在他们眼里属于无价之宝,就算花再多的钱也愿意,区区一点身外之物,根本不值一提。

    “好了,有什么话就到屋里谈吧,让人家客人站在外面像什么话。”看上去应该是贺老妻子的女人也开口说道。

    “对,屋里谈,屋里谈。”贺老赶忙邀请我进屋。

    来到屋里后,方姐想要聘聘从我身上下来,不过后者明显有些不乐意,最终只能还是我抱着聘聘。

    天珠还戴在她的手上,并且我也观察了一下她的情况,除了精神好了一些外,别的没有任何变化。

    说实在的,有天珠在,哪怕封印失效了,也根本就没有任何鬼魂敢靠近她,这可是活佛加持过的东西,一颗天珠就能抵挡一次猛鬼的攻击,什么样的鬼才敢靠近她?

    “刘先生,聘聘的情况怎么样?”方捷见我观察聘聘,忍不住问道。

    “一切正常,你们不用担心。”我示意了一下几人,然后接着道:“待会你们帮我准备一间大点的房间,我把那道封印重新加固一下。”

    “加固?”贺老敏锐的从我话中听出了这个词。

    “是,我现在实力还有些低,只能做到加固。”我有些歉意的说道,从聘聘脸上的封印来看,当初那个算命先生至少也是达到第三境,可以真正的画出纸符的强大存在。

    “那这个加固可以维持多久?”想到当初那个算命先生出手也只是维持了两年,贺老就忍不住担忧起来。

    “半年吧,只要不出现什么意外,半年之内都不用担心。”对于这点我还是能够保证的,也是出于对自己的信心。

    实际上所谓的加固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来理解,就好比电池没电了,我的加固就是重新往里面充电,但我的实力不够,只能充维持半年的。

    当然了,说起来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没那么容易,首先就是要了解那个封印,并且要做到不破坏它,不但如此,你还要随时堤防阴间路引的反噬。

    “那半年之后?”贺老再度问道。

    “放心吧,我短时间不会离开青山的,如果这半年之内,我的实力再度提升,那么下次就可以维持更长的时间了。”我知道贺老在担心什么,所以直接说道。

    “刘先生,请问有没有办法将那东西彻底封印或者说清除?”贺存义在旁边忍不住开口问道,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能治疗女儿的高人,却也只是维持,他又怎么可能甘心?

    “存义,胡说什么呢。”贺老听到儿子的话,顿时板起脸,因为在他看来,儿子的话明显有些不相信我的意思,甚至还有一些别的意思。

    “贺老,我没事,贺先生的想法我能理解,只不过想要彻底清除阴间路引难度实在太大,关键这种东西在聘聘没出世之前就已经种下了,等于是跟聘聘一起出生,一起长大,两者联系在一起,如果一个不好,很可能会危害到聘聘的生命,理论上来讲,最好的办法就是封印,这样对聘聘以后的人生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我没有在意贺存义的态度,一脸认真的给几人解释道。

    “那好,这件事情就麻烦小兄弟了。”贺老当即就拍板说道,或许是有些担心儿子再说什么话激怒我,然后我撒手不管。

    “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很快,贺老的妻子就跟保姆在楼上收拾出一间宽敞的房间,然后我抱着聘聘进去,至于贺老等人也被我要求留在外面,作法这种事情,还是周围的人越少越好。

    不仅仅是因为法不外泄,还有就是如果他们靠的太近,本身的磁场会对我作法有一定的影响。

    “叔叔,我们这是要做什么?”已经六岁的年纪,聘聘也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此时被我抱进房间,脸上顿时显现出不安来,只不过因为对我的信任,所以才没有哭着叫家人而已。

    “不干什么,聘聘闭上眼睛,乖乖的睡一觉,以后那些人影就再也不会缠着聘聘了,知道吗?”我轻声对着聘聘说道。

    “嗯,聘聘知道了,聘聘再也不要跟那些人玩了。”很明显,聘聘还对小时候的事情有很深的印象,我刚一说,她就害怕的紧紧闭上眼睛,那模样既叫人欣慰,也心疼。

    我趁着她闭上眼睛,伸手在她脑后轻轻按了一下,然后就见她小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我把聘聘放到床上,先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演练几遍,确认不会出现因为手生而造成失误后,才取出桃木剑,缓缓举过头顶。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至柔。”当桃木剑举过头顶的同时,我嘴里轻声念叨,这不是什么咒法,而是心法。

    “我守其一,以处其和。”

    伴随着这八个字之后,我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隐隐多出一丝飘逸,同时我的心境也变得无比宁静,不受外物所侵,隐隐有种进入冥想时的状态。

    只不过那时候我需要借助冥想图,而此时我却是凭借自己的意志达到。

    “唯神是守,守而勿失,与神为一。”

    我再度念道,同时体内的法力也随之鼓荡起来,我身上的衣服像是被风吹一样,开始飘动。

    “体内达外!”

    当我念出这最后四个字的时候,身体周围突然冒出一层淡淡的白光。

    “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