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真相的背后

正文 第六十八章 真相的背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该死的豆腐渣工程。”当墙壁倒塌的时候,我脑袋里突然有个念头在盘旋,按理来说,这种女儿墙应该都是混凝土浇灌的,跟下面连在一起,可堂堂警局工程,居然也有人偷工减料,垒了一层砖,外面抹上水泥就算交代了,实在是太混账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想这些也没用,我的身子在惯性下直接跌落下去,如果没有白雪,我至少有几种方法可以自救,但右手拎着一个上百斤的人,我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凭空翻上去。

    危急之中,我终于再次进入那种绝对冷静的状态,大脑飞快的转动,身体跟思想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身子跌落墙外的同时,我伸手在墙沿用力扒了一下,暂缓了下坠的力度。

    同时在漆黑的夜晚中,我也对身下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下落了差不多两米后,我脚尖精准的点在向外凸起的窗台上,然后猛地扭腰,左手牢牢的抓住防盗网,下一刻,我跟白雪便飘荡在半空中。

    经过这一番折腾,白雪已经清醒过来,此时天台上还回荡着齐燕的惊叫声。

    我抓着防盗网用力将白雪提起来,让她抓牢防盗网,然后我抽出桃木剑,灌入法力,直接将防盗网割开,打开里面的玻璃,将脸色煞白,一副惊魂未定的白雪送进去。

    而我则抓着防护栏继续往上,最后将桃木剑插入墙壁,借力抓住天台边缘,然后用力一荡,重新回到天台上。

    幸好此时是黑夜,对方也没有往下看,不然我绝对没有这么容易上来。

    当我上来的时候,那个黑影正在逼近齐燕,说是黑影只是因为他穿着一身黑衣,实际上他的样子在我的眼中却是无所遁形。

    “果然是你。”我落地的声音惊动了那人,他顾不得去抓齐燕,转头骇然的看着我,似乎怎么也想不通我明明已经掉了下去,为什么又会突然爬上来。

    “你的命真大。”那人从腰间掏出枪来指着我。

    “赵德柱,没想到一直暗中捣鬼的人居然是你?”齐燕这时候一脸愤恨的叫道。

    不错,所谓的黑影就是赵德柱,也就是一直以来藏在暗处的死亡委托,也是谋害王亮亮跟项亦文的凶手,一切的疑团此时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赵德柱没有理会齐燕,而是看着我认真的问道,他自认为隐藏的很好,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可看我的神情摆明是早就猜到了。

    “还记得当初你领着白队去周庄找我吗?实际上从那次开始我就对你有些怀疑了,只不过还不能确定,后来我发现王亮亮跟项亦文死的时候你都在旁边,我也查过你平时到局里的时间,你明显来早了,还有,我昨天白天的时候说晚上停尸房里会有事发生,实际上我当时根本就不能肯定,但还是有厉鬼来了,而且在我赶去的那段时间,厉鬼居然没有伤害到你们。”我看着赵德柱,慢慢的解释道。

    “下午的时候也是你故意让人说你今天不回来了,只是想把我引出来?”赵德柱也不是傻子,到了现在自然一切都清楚了。

    “是的,如果我料的不错,现在停尸房里那个接了你任务的人就是你今晚准备牺牲的第三个人吧?”我看着赵德柱开口问道。

    “老大不愧是老大,要不是遇到白队跟齐燕鬼鬼祟祟的,我也不会换人了,只可惜齐燕身上有护身符,只能选择白队了。”赵德柱有些遗憾的看着我摇摇头。

    “现在我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下面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冒这么大的险?”我最后问出憋在心里的疑问。

    “当初抗战时的一个万人窟而已,不然你以为警局为什么偏偏健在这里?只是为了镇压而已,每个城市地下都有它的秘密,以后你就会知道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还要危险很多。”赵德柱并没有隐瞒的意思,而是坦言的说道。

    “万人窟?”我在嘴里念叨了一遍,又看了一眼飘在他后面的厉鬼,心里顿时了然,恐怕赵德柱是想借助里面的死气让厉鬼进化成猛鬼吧?

    “老大,我最后再叫你一次老大,要不我们来做次交易吧?”赵德柱看着我突然说道。

    “交易?你想做什么交易?”我皱了皱眉头问道。

    “今晚的事情你别管,过了今晚我就离开,怎么样?”

    “你觉得可能吗?”我嘴角露出一丝讥讽,好不容易找到所谓的死亡委托,我又怎么可能放虎归山?

    “那就没办法了。”赵德柱眼睛一睁,勾在扳机上的手指便用力一勾。

    “砰!”枪响的同时,我也瞬间动了,相比赵德柱,我看的要更清晰一些,他的枪一直瞄准我的胸口,在扭动身子的同时,我刚刚悄悄踩进水泥地面的脚尖也挑了起来,一块碎水泥在我的挑动下,甚至带起一股风声,精准的打在赵德柱的手腕上。

    “哼!”手腕的疼痛让赵德柱闷哼一声,同时手里的枪也直接掉在地上,趁此机会,我脚下晃动,朝着赵德柱逼近。

    一直飘在他身后的厉鬼终于忍不住朝着我扑了过来,实际上,我也一直在等待机会,看着厉鬼扑来的同时,手腕轻抖,七块和田玉顿时被我用巧劲扔了出去。

    同时,我右手剑指,精神引动输入和田玉里面的法力。

    “天罗地网,起!”

    一道道黑线顿时从七块玉中升起,将厉鬼正好裹了个正着,仿佛正应了那句话,一物克一物,原本虚幻的厉鬼此刻却再也无法逃出来,每次碰到黑线,都会惨叫一声,最后只能畏惧的蜷缩起身子。

    如此好的时机,我又怎么可能不把握住,提着桃木剑就直接冲了上去,伴随着浓郁的雷光,桃木剑直接钻入厉鬼的体内,然后一阵僵持之后,陡然炸了开来,而厉鬼也就此魂飞魄散。

    厉鬼死亡之后,我明显看到赵德柱身子一震,脸上瞬间变得惨白,看向我的目光也化成浓浓的怨恨。

    不过我并没有后悔刚刚的作为,斩草不除根,等于是在自杀。

    “你打算怎么处置我?”赵德柱深吸了口气,握着手腕站起来。

    “说实话,我从不相信什么一笑泯恩仇,太假了,而且我知道你现在恨我恨的要死,想着怎么报复我,同时我也不打算把你交出去,意外太多了,我怕你逃掉,所以为了以后能让我睡个安稳觉,请你去死吧。”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德柱,同时举起手里的桃木剑。

    “等一下。”赵德柱听到我的话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直接。

    没有人想死,哪怕是在这种绝境下,赵德柱仍旧不想去死。

    “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关于死亡委托的秘密。”赵德柱看着我急忙说道。

    “死亡委托??”我不解的看着赵德柱。

    “你一定以为我就是死亡委托吧?”赵德柱很满意我的意外,有些得意的看着我说道。

    “难道不是吗?”我开口反问道。

    “是,也不是。”赵德柱摇摇头,然后继续道:“我是死亡委托,但死亡委托却不是我。”

    “死亡委托是一个组织?”我脑海里陡然划过一道闪电。

    “是的,只要你放我离开,我会把死亡委托的信息都告诉你。”赵德柱自以为找到了筹码,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很多。

    虽然这个消息很诱人,但我还是摇了摇头。

    “你不相信我?”赵德柱一愣。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相信你的组织,你觉得这么一个严密的组织,会允许成员泄密吗?如果我猜的不错···”

    “趴下!”

    陡然间,我后背一阵发寒,有种强烈的危险,几乎想都未想,我一个翻滚倒在地上。

    “砰!”

    与此同时,一声枪响远远的传递过来。

    翻滚过程中,我清晰的看到赵德柱脑袋像是西瓜一样爆了开来,红白混合物像落雨一样四散开来。

    同时我也看到了还站在那里发呆的齐燕,顾不得还有危险,从地上爬起来就朝着她冲了过去。

    就在我刚刚将她扑倒在地的同时,又一声枪响了。

    如果我刚刚再慢一点,恐怕齐燕也会落个跟赵德柱一样的下场。

    这个组织果然如我预料的那般森严,就连成员出任务,也会暗中派人监视,如果一旦任务失败被捉,恐怕都会被灭口。

    同时我对这个组织的忌惮也更浓了。

    此时天台无疑成了一个危险的地方,枪响之后,我立即抱起齐燕朝着楼梯口跑去,同时借着遮掩物,成功的躲过又一次的枪击。

    当我抱着齐燕离开天台,正好碰上准备上来的白雪,此时白雪仍旧一副惊魂未定的神情,手里还拿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高尔夫球棍,另一只说拿着手电。

    “燕子怎么了?你们没事吧?”白雪见到是我跟齐燕后,顿时松了口气。

    “没事,我们先下楼。”我抱着齐燕走在前面,白雪跟在后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