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险境

正文 第六十七章 险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哒!哒!哒!

    脚步声在慢慢接近,我也全神戒备起来。

    “吱!”

    一声轻响,停尸房的门被推了开来,不过并没有人进来,对方好似正站在门外观察一样。

    我屏住呼吸,耐心的等待。

    接着一束灯光照了进来,并且摸索着把灯打开。

    我靠在墙角,一动不动,眼睛从挡板的缝里看到一个戴着头盔,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拿着棒球棍的男子走了进来。

    看到这副打扮,我也忍不住愣了一下,这明显跟我猜想的不一样,这会是那个幕后凶手?

    不过我仍旧没有动弹,心想着先看看这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是接下来,我就被他的举动搞糊涂了,他在停尸房打量了一下,居然拿出手机开始自拍起来。

    这是什么状况?

    看着他的这种奇怪举动,我终于忍不住,掀开挡板从墙角走了出来。

    “啊!”那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就看到我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从墙角走了出来,嘴里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鬼啊!”只见他惨叫之后又怪叫一声,手机也直接扔掉,只是抱着棒球棍就转身逃去。

    “砰,咣当!”

    因为转身太急,男子一下撞到了桌子上,然后又摔在了地上。

    “你,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可不客气了。”男子坐在地上,将棒球棍举在身前挥舞着。

    “你是谁?”我看着他这副样子,忍不住皱起眉头,如果说他是那个背后的人,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

    “你,你不是鬼?”听到我的话,那男子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敞开头盔前面的挡风玻璃,仔细的打量起我来。

    “你真不是鬼?”

    “我是人。”我冷冷的说道。

    “草,不是鬼你半夜里吓什么人啊。”男子说着就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对于这种人,我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先揍一顿再说,绝对可以省掉很多口舌,从他半夜里跑到这里来,以及说话的口气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这样就算打了我也就不会有什么愧疚。

    因此我直接上前两步,一脚踹在他的胸口。

    男子刚刚起身,就再度哎呦一声倒在地上,“你他·妈的找死。”

    男子愤怒的吼了一句,就抓着棒球棍想要起身,然后我再度一脚踹过去。

    “停,别打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这次男子没有继续硬气,摆明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我开口问道。

    “我叫赵,赵四,接了一个任务,所以才来这里的,这位兄弟,想必你也是接了任务吧?既然这样,那大家都是自己人,咱们好好谈谈行不行?”男子虽然嘴里说着自己叫赵四,但我从他躲闪的眼神就能看出他是在说谎。

    不过这个时候,我也没兴趣追究他到底叫什么,而是关心他嘴里的任务。

    “你说任务?什么任务?”我急忙的问道,隐隐的似乎抓到了什么。

    “就是任务啊,只要完成了就会有好处。”赵四不解的看着我。

    “你是从死亡委托那里接的任务吗?”我继续追问。

    “是啊。”赵四点点头,眼珠子却是开始乱转起来。

    “那你的任务是什么?你最好老实交代。”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没,没什么,就是到这里的停尸房拍几张照片,然后发给死亡委托。”赵四不知为何突然打了个冷颤。

    “只是拍照片?”我追问。

    “是,只拍照片。”赵四赶忙的点头。

    我的大脑再次快速转动起来,赵四的话充分说明了昨晚厉鬼背后的人就是这个死亡委托,只是这个死亡委托究竟是谁?会是他吗?

    而且他找赵四来又是为了什么?此时停尸房里只有王亮亮跟项亦文的尸体,如果单纯的想要尸体,对方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那么就肯定有其他的原因,其他的原因?

    王亮亮跳楼自杀,死状凄惨,鲜血流了一地,项亦文同样如此,如果说两人之间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在相同的地方跳楼,死状相同,同样流了一地血。

    等等,一地血?

    突然,我脑海里想起一个之前忽略的细节,当初王亮亮自杀之后,我来的有些迟,但是我到的时候,鲜血大部分已经干掉,或者说被地面吸收了。

    还有项亦文,同样如此,只不过项亦文死亡时间明显要短一些,可鲜血仍旧快要干掉,按理来说,水泥地面不应该干的那么快才对。

    相同的地方,相同的结局,相同都是鲜血快速干掉,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如果这么推断的话,昨晚的事情会不会只是一个局?一个转移我注意力的局?让我误以为即便厉鬼再来也是到停尸房里。

    至于眼前的赵四,或许只是一个道具。

    如果死亡委托真的是我心里想的那个人的话,那他应该知道我今晚不回来的消息,这样一来,赵四来到停尸房完全可以解释的通,根本就是一个引子,为的就是把赵四引到这里来,那么他接下来的结局似乎已经能够预料。

    他将是第三个跳楼自杀的人,恐怕还是相同的地点,相同的死状。

    短短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在我脑海里趟过,然后梳理,推断出结果。

    既然这样,那厉鬼还会不会再来?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赵四已经偷偷摸摸的爬了起来,然后举着棒球棍便朝着我的头部用力的砸下。

    虽然我心里想着事情,但也没有忽略对外界的感应,早在赵四有所行动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只不过没有搭理他而已,此时见到他毫不悔改,我也就失去了手下留情的心思,身子微微一侧,就躲开了迅猛落下的棒球棍,然后轻轻抬腿,踢在他的胳膊处。

    “咔嚓!”很清脆的声音,然后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我就看到赵四直接跪在地上。

    这个时候我顾不得搭理他,找了根绳子就将他捆绑起来,然后收起玉符,快速朝着地面走去。

    原本我以为摸清了一切,却不想还是失误了,好在现在挽回还不算晚。

    刚刚来到那块沾染鲜血,也是两人死亡的地方,我就心有所感的抬头,漆黑的夜空下,眼前的大楼像一只庞然大物巍然不动,带着浓浓的黑影给人一种深沉的压迫。

    “啊!”突然,我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尖叫。

    “齐燕。”我脸色顿时大变,刚刚的叫声虽然短暂,但我可以肯定,那就是齐燕的叫声,只是她这个时候不应该在家里吗?怎么会出现在楼顶?

    这个时候,我再也顾不得什么死亡委托,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让齐燕出事,几乎瞬间,我就爆发出了最快的速度,穿过大楼,直奔楼梯而去。

    原本十几阶的楼梯此时在我脚下仿佛不存在一般,只是用力一蹿,就到了拐角,然后转弯,继续冲刺。

    六楼,加上天台算是七楼,在我的爆发下,甚至没有换几次气,就推开了通往天台那道最后的小门,同时齐燕的叫声也更加近了。

    “齐燕。”我用力推而入,天台的景象顿时映入我的眼中。

    只见齐燕用力的抱住白雪的大腿,两人全都倒在地上,而白雪用手趴着地,努力的朝着天台边缘爬去。

    “师兄。”听到我的声音,齐燕忍不住回过头来,手里也不自觉的松了一下,顿时让白雪脱困,快速的朝着天台边缘爬去。

    “白雪。”我心里一紧,快速朝着她奔去,如果真的让白雪跳楼自杀,那问题可就真的大了,不仅仅要面对局里的诘难,还有白贤松的怒火。

    这个时候我已经来不及考虑两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边快速的接近白雪,一边将法力灌注到右手中。

    这时白雪已经来到天台边缘,只需站起来越过那道女儿墙,就会落在跟王亮亮同样的地方,就在她刚刚站起的时候,我也来到她的背后,右手带着一层淡淡的白光直接印在她的后心。

    “啊!”一声惨叫从白雪的口里发出,但明显不是她的声音,接着我看到一到黑影从她的体内出来,但白雪也在我这一掌下朝着外面跌去。

    “师兄。”齐燕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这一幕立即尖叫起来。

    看着朝着外面跌去的白雪,我顾不得对付厉鬼,就朝着白雪追了过去。

    “哼!”虽然我的速度很快,但毕竟慢了一拍,最后在白雪跌落的瞬间终于抓住了她的胳膊,但在巨大的惯性下,我整个人撞在了女儿墙上,嘴里禁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师兄,小心。”这时我又听到齐燕的叫声,匆忙回头间,只见一个黑影重重的撞在我的身上。

    剧烈的压迫,让我的胸腔一窒,但幸运的是我的身体明显比以前提高了很多,就在我以为我承受住了这次的冲击时,身前突然一空。

    不到二十公分宽的女儿墙经历两次撞击,终于不堪重负,一下子塌掉了,瞬间,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