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贺老家中

正文 第六十五章 贺老家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来到屋里,只有一个四十来岁的保姆在家,我抱着小女孩,也就是聘聘坐下后,就开始睁开天眼打量她。

    此时聘聘眯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聘聘,你现在有什么感觉?”我轻声问道。

    “很暖和。”聘聘懒洋洋的说道。

    贺老跟方姐都一脸的不解。

    此时虽然已经马上阳历的十一月份,但天气还没彻底转凉,加上聘聘穿着秋季的衣服,又在屋子里,按理来说不应该感到冷才对,又怎么会有暖和的感觉呢?

    我对聘聘的回答倒是没有疑惑,虽然肉眼无法看到,但在我的天眼之下,还是能够清晰的看到聘聘周围有一层灰色的雾气,很淡,而且在她的左脸上,有一块丑陋的黑斑,就像附着在上面一样。

    “这应该就是阴间路引了吧?”我盯着这块黑斑,准确的来说,这其实是一个印记,也是一个坐标,相当于沟通阴间的通道。

    如果聘聘年纪再大一点,就可以彻底将其打开,到时候在她的意愿下一些鬼魂便可以短暂的附身在她的身上,同时她也有了跟鬼魂交流的能力,她的双眼同样能够看到这些东西,跟开了天眼有些类似,只不过其他方面的能力不如真正的天眼而已,只是能看到鬼魂。

    这种附身跟厉鬼附身不一样,这个印记是双方面的,同样也可以保护聘聘,只要她不愿意,哪怕是猛鬼都无法附身,也就是说,在附身过程中,聘聘其实是占主导地位的。

    不然一个厉害的鬼魂附身后不愿意离开,那岂不是麻烦了?这也是走阴师能够立足的根本。

    我仔细观察着印记,似乎有一层膜将其包裹住了,想来应该就是那封印吧,只不过现在这层膜已经非常的薄了,仿佛随时都能破裂一样。

    如果到了那时候,聘聘对那些鬼魂来说,就犹如黑夜中的灯塔,不由自主的朝她涌来,想想一个小女孩生活在那种环境中,都让人觉得害怕。

    “小兄弟,怎么样?”当我抬起头后,贺老已经忍不住快速问道。

    “情况已经很不妙了,封印如果破裂,也就在这几天。”我看了一眼满脸不解的方姐,没有隐瞒的说了出来。

    “那怎么办?”贺老立即着急起来。

    “爸,你们刚刚是在说聘聘那个封印?”方姐忍不住吃惊的站起来,两年前,她也对那些所谓的鬼啊,算命的不相信,但自从女儿脸上的胎记无缘无故消失之后,并且女儿说再也看不到那些奇怪的影子后,她才终于有些相信。

    这两年她也找过许多所谓的大师,但无一例外,几乎九成都是骗人的,要么是没听到阴间路引,要么是直接看不出来,至于那几个能够看出来的也纷纷表示没有办法。

    原本她已经快要绝望,没想到公公带回一个青年,居然也是那些大师,虽然年轻的过分了点,但她知道经历这么多次后,公公也不是随便个江湖先生就能忽悠的,能够让公公带回来,眼前这名青年肯定有他的本事。

    “不错,这位小兄弟就是我请回来治疗聘聘的。”贺老也不再隐瞒,直接说道,反正儿媳妇早晚都要知道,这种事情没有必要瞒着家里人。

    “刘,刘大师,您好,还请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只要您能救我女儿,您要什么我都答应。”方姐看着我一脸的恳求。

    “叔叔,我病了吗?”聘聘从我怀里抬起头,好似很认真的问道。

    “没有,聘聘这么可爱怎么可能病了呢?”我温和的看着聘聘说道。

    “我相信叔叔。”聘聘说完后,又闭上眼睛靠在我怀里。

    然后我抬头看着方姐道:“方姐,你放心吧,既然我来了,肯定不会不管,另外你也别叫我什么大师,我的职业是警察,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警察?小兄弟是警察?”贺老明显有些意外的看着我,早在看到我开的车后,他心里就已经在猜测我的职业,毕竟车子挂的是警备区的牌照,这点认知他还是有的,原本他以为或许我是因为能力强,所以才弄到的特殊牌照,却不想我的身份居然会是警察。

    只是警察不是一向打击这种封建迷信吗?

    “是的,贺老,我在安城区刑警队工作。”我点点头说道。

    “原来小兄弟还是警察啊,看来我这双眼睛真的是不行了。”贺老摇头苦笑。

    “刘先生,你看聘聘的事情,什么时候?”方姐最终还是没有直接叫我的名字,虽然换了一个称呼,但也带着一定的尊称。

    “嗯,要不后天上午吧,我这两天局里还有点急事,另外聘聘的问题我也需要准备一下。”我想了想说道,刚刚我已经检查过聘聘的封印,虽然想要彻底根治有些难度,但暂时封印还是没问题的,就算不能一下子维持几年,最少也能管几个月的时间,只要随着我的实力慢慢提高,以后封印的时间也只会越来越长,直到我找到更好的办法。

    “小兄弟需要什么可以告诉我,我保证到时候全都准备好。”虽然贺老更希望是今天,但这话他却不能说出口。

    “只是一些简单的东西,我自己准备就可以了。”我嘴上这么说的,实际上主要还是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如何封印,虽然我之前惊鸿一瞥,老道刚刚给我的册子里有一些关于封印的方法,但在没有研究明白之前,我也不敢保证到底需要用到什么,大不了到时候凑不齐再想办法就是了。

    “那好吧,小兄弟稍等,我先去把阴沉砂给你取来。”贺老没再勉强,跟我说了一声就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贺老离开之后,方姐看着我却是欲言又止。

    “方姐,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我看着方姐的样子说道。

    “是这样的,刘先生,如果方便可以给我留个电话号码吗?我只是担心万一这两天聘聘会出现意外,所以···”方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生怕我以为她是在不信任我。

    “没问题,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找我。”我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方姐。

    方姐双手接过后,郑重的放进包里,同时也掏出一张精致的名片递给我,“刘先生,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需要您就打我的电话。”

    我接过名片随意的扫了一眼,方捷,难怪贺老会让我喊方姐,原来读音都一样,既然这样,倒真的不如叫方姐亲近一些。

    然后是,天赐珠宝总经理。

    “天赐珠宝?”看到这个名字我心里倒是真的有些意外,天赐珠宝在青山乃至全省都挺有名,经营的又全是高档珠宝,至少我知道齐燕就有一只手镯,是在天赐珠宝买的,十八万,当然了,对于我来说,这种价格绝对是只能仰望的。

    “刘先生也喜欢珠宝?不如抽空带着女朋友到我店里去选几样?”方捷看出我的神情有些异样,所以开口示好。

    “我还没女朋友呢,挑珠宝就算了,我想知道方姐店里有没有上好的和田玉?”想到今晚的行动,我觉得还是多准备点手段比较保险,毕竟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还有其他的情况出现。

    “有的,你想要什么样的?多少?我那里全都是新疆上等的和田玉。”说起这个,方捷顿时充满了自信,毫不在乎的看着我说道。

    “嗯,七块吧,最好帮我切成扑克牌大小,厚一厘米就够了。”我想了想又补充道:“能不能快一点,在今天下午四点以前做好。”

    此时时间已经差不多一点了,距离四点还有三个小时,虽然行动是在晚上,但我也要留出足够的时间准备才行。

    “没问题,我现在就让人准备,最多一个小时就够了。”方捷说着就掏出电话到一旁打了起来。

    这个时候,贺老终于抱着一个黑盒子走了下来。

    “这阴沉砂我也是很偶然才得到的,也是直到后来才知道它的用处,我那文宝斋的牌匾就加入了一点这个,据说可以辟邪。”贺老将盒子放到我面前。

    我并没有打开盒子,而是看着贺老直接说道:“贺老,如果你相信我,回去就把牌匾摘掉,重新换一副牌匾吧。”

    “什么?”贺老听到我的话立即吃了一惊,“那牌匾难道有问题?”

    “不是牌匾有问题,是你加入了阴沉砂,所以问题就来了。”我解释道。

    “这阴沉砂不是能够辟邪吗?为什么又有问题?”贺老有些不解的看着我。

    “其实阴沉砂的主要作用不是辟邪,而是破煞,所谓的阴沉砂其实就是用黑狗血侵泡的朱砂,并且在阴气比较重的地方阴干,直到色泽紫黑带银才能使用,一般的鬼魂虽然畏惧阴沉砂,但这种东西对风水气运也是有影响的,想必最近几年,您那文宝斋的生意不怎么样吧?”我看着贺老慢慢说道。

    “我说呢,原来都是这阴沉砂捣的鬼,早知道我干嘛往里面添这种东西。”贺老听后一脸懊悔的拍着大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