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阴间路引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阴间路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从小到大,我都按照爷爷的嘱托,不出头,不拔尖,不木秀于林,不畏惧,不害怕,不违背于心,这也从一定程度上符合了儒家的思想,中庸。

    “小兄弟,咱们什么时候去我家?要不现在就去吧?”贺老激动的站起来,看着我说道。

    “这个?”听到贺老的话,我忍不住犹豫起来,现在我缺少的就是时间,而贺老的孙女还有十天,孰轻孰重自然要拎清。

    “哦,是这样的,小兄弟要的阴沉砂在我家里,我只是想请小兄弟待会去我家的时候顺便帮我看一下我孙女还能坚持几天,只要你能在期限之前帮我孙女解决掉那阴间路引就行了。”贺增州活了五十多年,本身又是经常跟各种人打交道,早就锻炼出一副炉火纯青的眼力,看到我的表情,哪还猜不出是什么原因,哪怕他心里有那种念头,这个时候也不会说出来。

    正所谓欲速则不达,想要取之,必先予之,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眼力不会看错人。

    “好的。”我点了点头,没有再犹豫。

    “对了,小兄弟到这只是来买阴沉砂的吗?”下楼的时候,贺老忍不住又问道。

    “如果有合适的笔跟砚台,也会一起买。”我直接说道。

    “呵呵,小兄弟也看到我门口那牌子了,文宝斋,如果你说古董什么的,我这里真的不算多,但是上好的毛笔跟砚台我这里保证不会让你失望。”贺老自信的笑了笑,然后吩咐刚开始接待我的那名伙计,“小邱,你去把一号匣子拿来。”

    “老板,您说一号匣子?”那个叫小邱的青年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家老板,不明白老板这是怎么了,难不成眼前这个青年他看走了眼?是个隐藏的大富豪?还是说哪家扮猪吃老虎的公子哥太子爷?

    “嗯,就是一号匣,快点去。”贺老挥了挥手,不容置疑的说道。

    见贺老这副态度,我也没有假惺惺的拒绝,毕竟好的笔砚对我还是有一定帮助的。

    很快,那个小邱就捧着一个长匣子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到我面前的桌子上。

    “小兄弟,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不值几个钱,你看看还满意不。”贺老将木匣往我面前一推,直接说道。

    旁边的小邱听到这话心里更惊,原本以为是个大款,感情自家老板这是要白送人家啊,尤其是他听自家老板说不值几个钱,更是心里一抽,却是疼的,肉疼。

    我没有客气,拉开匣子,只见里面铺着厚厚的绸缎,还有一个笔架,一根白玉笔杆静静的躺在其间,小指粗的笔身上雕刻着猛虎下山图,跟白玉原有的花纹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尤其是那白虎,虽然细小,但看上去却充满了灵动,圆弧形的表面,更是让白虎有了种立体的感觉。

    笔尖是银灰色的,看样子应该是某种动物的尾巴制成的,根根散乱,但却细密柔嫩,光从卖相上看就知道这是一支价值连城的毛笔。

    在另一端,是一方古朴的砚台,看到这方砚台,我忍不住心里一声惊咦,当即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起来。

    这方砚台明显有些年代了,上面的一些痕迹带着种岁月斑驳的味道,砚台的一端,刻着眉公二字。

    “小兄弟也懂行?”或许是见我看的仔细,贺老在旁边问道。

    “说真的,我对这玩意一点都不懂,连眉公是谁都不知道,只不过我能看出这方砚台是个好东西。”我微微一笑,将砚台重新放回匣子,这次来却是赚到了。

    “嗤!”没等贺老发话,旁边站着的小邱就忍不住嗤笑出声。

    “小邱。”贺老眼睛一瞪,有些不满的看着自家伙计。

    “没事,不懂就是不懂,没什么好丢人的,只是我想这位兄弟一定知道眉公是谁吧?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吗?”我没有在意伙计的态度,如果整天为别人的态度而活,那太累了。

    那伙计似乎因为我的话,脸上涨的通红,不过最终还是在贺老的目光下开口解释起来,“眉公是明代大文学家,书法家,画家陈继儒的表字,华亭人,年二十九便隐居小昆山,其才华横溢,能诗文,会书画,著有《妮古录》、《陈眉公全集》、《小窗幽记》等书,而且陈继儒生性嗜书,也最爱抄书,这方砚台便是当年陈继儒平日抄书习字时所用的砚台。”

    伙计一口气说完之后,似得意的看了我一眼。

    “难怪了。”听完后,我嘴里轻吐出三个字。

    “什么难怪?”伙计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我。

    “难怪这方砚台会有这么浓烈的浩然正气,估计这个陈继儒最少也达到大儒级别了。”我将匣子扣上,轻轻拍了拍说道。

    “浩然正气?”伙计看着我一脸的怪异,倒是贺老目露奇异之色,不知道心里又在想什么。

    我抱着匣子,在伙计一脸不舍的表情下离开。

    “小兄弟,你怎么来的?要不要我开车载你?”走出古玩街,贺老就开口问道。

    “不用了,我开车来的,待会您在前面带路就行了。”

    来到停车的地方,却又很巧合的跟贺老的车停在一起,贺老开一辆黑色的奥迪,一点也不显眼,只是当他看到我打开车门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再度发生变化。

    贺老的家距离古玩街不是很远,开车子不到十五分钟,就来到一处幽静的别墅区,看到这处地方,我也有些意外,因为整个青山能住到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如果单凭一个文宝斋,根本不足以让贺老住这种地方,看来人家也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有贺老在前面带路,加上我车上贴着的那些吓人的东西,倒也没有保安不识趣的上前盘问,直到来到一处别墅门口。

    贺老的车子刚刚停下,大门就被从里面打开,然后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小姑娘风一样的从屋里窜出来,对着跨出车门的贺老就撞了上去,身后洒下一连串的笑声。

    “爷爷!”小女孩直接扑进贺老的怀里,清脆的叫了一声,可以听出她的声音很好听,很悦耳。

    贺老一脸宠溺的弯腰抱起小女孩,然后看着我走过来,“不好意思,让小兄弟见笑了。”

    “没关系,您孙女很漂亮,很可爱。”我打量着小女孩,由衷的赞道,唇红齿白,眉毛弯弯的,眸子清澈干净,典型的小巧瓜子脸,虽然还是小孩子,但在我看来,这个小女孩长大之后,一准是个祸水级的大美女。

    “叔叔好。”小女孩也打量着我,一点都没有见到陌生人的羞涩,落落大方的叫了一声。

    “嗯,你也好。”我微笑着跟她打招呼。

    “爸,您回来了。”这时屋里走出一个三十来岁的美丽少·妇,脸盘子跟贺老怀里的小女孩有七分相似,一样的漂亮。

    “嗯,这是我小兄弟,来咱家作客。”贺老并没有直接透露我的身份,只是用了一个小兄弟。

    “爷爷,叔叔是你的兄弟,那我不是应该也叫他爷爷吗?可他比爸爸还小。”趴在贺老怀里的小女孩顿时不乐意起来。

    “这个?”贺老顿时为难起来。

    “叫叔叔吧,各交各的。”我笑了笑,然后看着少·妇说道:“我叫刘阳。”

    这话既是说给少·妇听的,也是跟贺老解释的,毕竟自从见面开始,我还没有告诉贺老我的名字,这样多少显得有些失礼。

    “你好,欢迎来家里,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叫我方姐。”少·妇轻轻笑了一笑,瞬间让阳光都显得明媚了许多。

    “爷爷,我可以让叔叔抱我吗?”就在贺老请我去屋里的时候,他怀里的小女孩突然说道。

    “聘聘,怎么又不懂事了?”方姐皱了皱眉头,略显严厉的看着小女孩,后者顿时委屈爬满小脸。

    “好了,你少说她,聘聘,你告诉爷爷,你为什么想让叔叔抱你?”贺老很了解自己孙女,平时虽然对外人有礼貌,但很难亲近一个人,更别说刚一见面就让别人抱她。

    “叔叔的身上很好闻。”小女孩撅着嘴想了一下才说道。

    “好闻?”贺老也被这个答案弄蒙了,原本他还以为孙女会说叔叔很亲切一类的,却不想是这个答案,只不过为什么他什么味道也闻不到?

    方姐也是一脸的疑惑,她同样了解女儿,光看女儿的表情就知道女儿不是在说谎。

    听到这个答案,唯有我没有意外,似乎早就预料到一般,看着小女孩渴望的目光,我直接伸出双手,法力同时在身体里流转起来。

    小女孩眼睛瞬间就亮了,然后顾不得还在爷爷怀里,就朝着我扑过来。

    好在我离得比较近,轻而易举的就将小女孩抱住,然后就看到她紧紧抱住我的脖子,微微眯着小眼,一脸的享受。

    我虽然从贺老的口中知道小女孩已经六岁,但她明显要比同龄人矮上一些,像是有些发育不良。

    看到小女孩这副模样,贺老跟方姐都心里惊奇,不过后者明显要更浓一些,至于贺老,想到我的身份后,也就觉得理所当然了。

    “我们先进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