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阴沉砂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阴沉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记得以前看电视的时候,里面的道士都有几样东西是必备的,桃木剑,罗盘,符纸,以及铃铛,虽然很多东西都是虚构的,但艺术往往来源于生活。

    华夏文明渊源流传,至今五千多年的历史,有些东西能流传下来肯定有它的道理,有时候科学解释不通的东西不代表不存在,当年人们坚定的认为天是圆的,地是方的,人类站在整个宇宙的中心。

    以至于后来那个最先说出地球围着太阳转的人直接被当成异端烧死,同时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谜团,尤其是神秘的北纬三十度。

    有句话说的很好,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以自己的世界观来丈量这个世界是狭隘的。

    最近这几年,古玩交易持续上升,一句乱世黄金,盛世收藏生生将这个行当推到了一个巅峰,从几千万到几亿的成交价,一次又一次的被重新刷新。

    许多地区都掀起了一股盗墓潮,尤其是陕西河南一带,很多村子都以此为生,着实养活了不少人,但损毁的文物更是不计其数。

    青山市有古玩一街,二街,后来市里规划,两条古玩街并成一条,倒也彻底成了规模,每天来这里抱着淘宝的人数以万计,同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传出谁谁在这里捡漏,几百元赚了几十万,几百万的消息,这更加刺·激了来消费的人群。

    我走进古玩街,虽然已经到了中午,但人群依旧没有见少,不时可以看到小贩跟买家窃窃私语,争执不休。

    因为有着目标,我也没有多犹豫,直接来到一家卖文房四宝的铺子,门口的牌匾写着文宝斋三个大字,我注视着这三个大字,看了好一会后,才走进铺子。

    “这位先生,想要买点什么?”

    我刚一进去,一个二十来岁的伙计便迎了上来,一脸热情的笑容,目光隐晦的在我身上打量一番后,热情也慢慢消退了几分。

    “你们这里有朱砂吗?”我没有在意这名伙计的目光,径直问道。

    “朱砂?”听到我的话,伙计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提醒道:“先生,您是要朱砂印泥吧?我们这里有的,您想要什么样的?”

    “我要的是阴沉砂。”我目光一边打量着铺子,一边说道。

    “阴沉砂?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这种东西,而且我也从未听说过什么阴沉砂,要不您还是到别家看看吧。”伙计说着就摆出一副送客的架势。

    “你们这里肯定有,既然你不知道,就叫你们老板来吧。”我摇摇头,没有离开。

    “先生,我们老板不在,您还是到别家看看吧。”伙计脸上变得生冷起来,目光戒备,显然以为我是来故意找茬的。

    “那好,你只要把外面的牌匾送给我,我立刻就走。”我淡淡的说了一句。

    “先生,如果你再这样无理取闹,我叫保安了。”伙计脸色难看的说道,牌匾可是一个铺子的招牌,除非不干了,否则怎么可能摘下来。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到楼上把你老板叫下来,对了,你们老板应该挺迷信吧?”我看着伙计直接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最后那句话起了作用,伙计听后明显犹豫起来,不过他仍旧做着最后的努力,“先生,即便叫我们老板下来,我们这里也没您要的阴沉砂。”

    “有没有不是你说的算,你快去叫吧,我在这里等着。”我说完就不再理会他,找了个凳子坐下,这名伙计示意了一下里面的同伴看紧我,就直接上楼,主要还是我的态度让他有些摸不清深浅,尤其是那句关于他们老板迷信的话。

    事实上,在他的眼里,他们店铺的老板不仅仅是迷信,而且还到了一个痴迷的地步,经常会有一些怪异的举动。

    不一会,我就听到楼梯上传来两个脚步,其中一个明显略带几分焦急,紧接着,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率先走了出来,那名伙计摸不着头脑的跟在后面。

    “这位小兄弟要买阴沉砂?”老者穿着一身缎子长袍,打扮的颇有几分民国时期教书先生的模样,虽然五十多岁,但面色依旧红润,只有两鬓略显发白,还有眼睛中的阅历沧桑也是无法遮掩的。

    “是的,老先生这里应该有吧?”我起身微笑着问道。

    “有。”老者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我略带几分不好意思的问道:“不知道能不能请问小兄弟买这阴沉砂有什么用?”

    我睁开天眼仔细打量了眼前的老者一番,对他的问题也就有了几分猜测,因此直接道:“l老先生怎么想的,我就怎么用。”

    听到我的话后,老者瞳孔明显放大了许多,看向我的目光越发的柔和起来,“这位小兄弟,我们还是到楼上谈吧。”

    “好。”我没有拒绝老者的邀请,能够这么快找到阴沉砂已经属于走运了,就算代价大点,也绝对值得。

    来到楼上,老者泡了两杯茶,才在我对面坐下,“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贺,名增州,经营这家文宝斋已经十几个年头了,从祖上开始,家里就是书香门第,书比较多,懂的也就比较杂一些,今天你也就幸好来到我的铺子,我敢保证,整个古玩街知道阴沉砂的人绝对不超过五个,但拥有阴沉砂的却只有一个。”

    “贺老,想必拥有阴沉砂的那个人就是您吧?我想知道,您怎么才愿意把阴沉砂卖给我?我有急用。”既然对方将我叫上来,又是喝茶,又是自我介绍的,如果没有其它要求,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

    “不错,阴沉砂就在我手里,我刚刚听伙计说你想要我的牌匾?我想知道是小兄弟自己看出来的,还是听别人说起的?”贺老直直的看着我问道。

    “我自己看出来的。”我没有隐瞒,直接承认。

    “果然如此,没有想到小兄弟还是个高人,恕我老头子失礼了。”贺老略带几分歉然的笑了笑。

    “贺老不用这么客气,说起来这次还是我有事相求,贺老有什么要求就直说吧。”我不在意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再隐瞒了,我有一个孙女,今年六岁,在她刚刚出生的时候,左脸就有块黑斑,一开始我以为只是胎记,却不想随着她长大,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情,直到后来遇到一个算命的,说我孙女脸上的不是一般胎记,而是阴间路引。”贺老一脸愁苦的说道。

    “阴间路引,走阴师?”我突然想起书里记载关于走阴师的故事,世间有一个职业,是跟鬼魂打交道的,可以让阴间的鬼附身,短暂的回归阳间,跟家人见面或了解遗愿,这类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拥有阴间路引的女性,只不过从事这项职业的人很少有能长寿,甚至活不过四十岁。

    “对,就是走阴师,当时那个算命先生也是这么说的。”贺老兴奋的说完后,脸上的表情又迅速转黯,一脸悔恨的说道:“只可惜当时我不相信,以为那个算命先生是个骗子,就扔给他两百块钱打发他走,没想到那个算命先生反而自言自语说什么收了我两百块,就送我孙女两年平静。”

    “原本我是不信的,没想到第二天我孙女脸上的胎记就消失了,而且整个人也一下子活泼起来,说那些经常跟她说话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都不见了,这个时候我才相信那个算命先生说的话,只不过一切都已经晚了,我多方打听,都没有再找个那个算命先生。”

    “小兄弟,既然你知道走阴师,你一定也有办法,求求你救救我孙女吧,我就这么一个孙女,只要你救我孙女,我把我所有的阴沉砂都送给你,不,我把这间铺子也送给你。”贺老说一脸祈求的看着我。

    “贺老,您先别着急,刚刚您说那个算命先生保您孙女两年平静,我想知道现在过了多久?”我沉思了一下问道。

    “再有十天就刚好两年,最近这段时间,我已经愁得睡不着,也吃不下,一想到聘聘变得跟以前一样,我这心里就像刀子割一样啊。”贺老说着的同时眼睛也变得有些湿润。

    “十天?那应该还来得及,贺老,您不要担心,我会尽力帮忙的,就算我做不到,我也会找人治好您孙女的。”我保证的说道,其实与其说我是为了阴沉砂,倒不如说只是单纯的怜悯,我的童年既是幸也是不幸,但有一点我跟贺老的孙女是相同的,那就是都有一个真心付出的爷爷。

    更何况,有些东西不应该是一个小女孩承受的,她那个年纪就应该每天快快乐乐的生活,单单如此,也值得我出手了。

    小时候爷爷就经常跟我说,不要当一个纯粹的好人,因为那样太累,但也不要当一个坏人,那样良心不安,当一个不好不坏的人,有怜悯之心,有畏惧之心就足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