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再次跳楼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再次跳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头顶的灯光闪烁的更急,停尸房内一阵亮一阵暗的,当我急急的奔到齐燕面前时,厉鬼已经沿着墙上的出风口离去。

    “燕子,你没事吧。”我看着齐燕身体摇摇欲倒,忍不住拖住她问道。

    齐燕像是找到了依靠,顿时将全身靠在我身上,小脸煞白,“没事,就是腿软。”刚刚那声惨叫她可是听在耳朵里,想想刚刚离着厉鬼那么近,她的心就几乎要从胸膛里跳出来,感谢护身符再次救了她一命。

    “刘阳,刚刚那是···”白雪上前帮忙搀扶着齐燕,哪怕再傻她也知道刚刚是齐燕挡在她面前救了她。

    “厉鬼,可以附身控制人,王亮亮就是被它附身后自杀的。”现在我可以很确定的回答这个问题,虽然心里仍旧有一些疑问没有解开。

    “那它现在呢?是不是走了?”白雪四处看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估计应该是走了。”灯光终于慢慢恢复正常,我看了一眼装着王亮亮尸体的冷藏柜,心思难明。

    “老大,对不起,都是我们两个没用。”张伟跟赵德柱上前,一脸愧疚的看着我。

    “跟你们没关系,这只厉鬼就算我对付起来也有些难度,不过下次,我一定让它有来无回。”我看了一眼厉鬼逃脱的出风口说道。

    “老大,你的意思是那只厉鬼还会再来?”赵德柱看着我不解的问道。

    “这次没有达到目的,它肯定还会再回来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罢了。”我看着赵德柱,微微一笑,示意他不用害怕。

    此时赵德柱的脸上很苍白,估计是刚刚吓得。

    “那它的目的是什么?”白雪也忍不住问道。

    我没有立即回答白雪的问题,而是在停尸房里走了一圈,仔细的观察着,试图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只是最后,我依旧一无所获,“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我的话后,我似乎发现赵德柱明显的松了口气。

    我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对着张伟说道:“好了,今晚厉鬼不会再来了,你们两个都回去休息吧。”

    “那老大你呢?”张伟问道。

    “我跟燕子先送白队回家,然后也回去休息。”我直接说道。

    “哦,好的。”张伟点点头,就跟赵德柱一起离开,当然,赵德柱走的时候没忘记把手枪跟眼镜还给齐燕。

    “白队,你先拿着防身吧。”齐燕接过后,一起交给白雪。

    白雪愣了一下,顿时迟疑起来,经过一晚上,她也知道这两样东西的作用了,所以才会犹豫。

    “白队,你拿着吧,我估计刚刚发生那事你肯定睡不着觉,这两样东西带在身边多少能给你点安全感。”齐燕有自身经历照着,所以很理解此刻白雪的心情,送出去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犹豫跟不舍。

    反正她身上有护身符,一般的厉鬼也不用害怕,所以这两样东西她的用处不是很大。

    “给你就拿着吧。”我见白雪仍旧在犹豫,所以干脆的说道。

    “好,等明天我再还你。”白雪终于接过枪,用力的握在手里。

    来到停车场,张伟正骑着他的摩托车离开大门,赵德柱紧随其后,我站在车边一直注视着赵德柱远去的背影,神情更多的还是疑惑。

    “师兄,你怎么了?”齐燕见我发呆,忍不住晃了晃我。

    “哦,没事。”我微微一笑,让齐燕跟白雪上车,至于白雪的车子,就暂时放在停车场,可以明天再开。

    白雪跟父母住在一块,市局的家属院中,当我停下车的时候,面前还开着灯的屋子立即从里面打开,然后我就看到穿戴整齐的白贤松从里面疾步走出来。

    “白局,这么晚了还没睡?”我见白贤松出来,只能下车跟他打招呼。

    “我倒是想睡,可你得让我能睡着啊。”白贤松先打量了女儿一眼,见到没什么后,明显松了口气,然后才看着我说道。

    “让白局挂心了,白队没事的。”

    “既然没事我就放心了,对了,今晚情况怎么样?”白贤松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

    “事情跟我想的有些出入,不过我多少有些头绪了,只需要接下来的验证了。”对此我没有细说,不是不相信白贤松泄露出去,而是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该从哪里入手,有一种很被动的感觉,只能等着对方再次出招了。

    “案子慢慢来,安全第一。”白贤松点点头,没再追问,只是提醒我注意安全。

    送完白雪后,我跟齐燕一起回家,路上,齐燕问我,“师兄,你真的有线索了?”

    “嗯,有点了。”我点点头说道,这话倒也不算骗人。

    “跟我说说。”齐燕忍不住好奇歪着脑袋凑到我近前问道。

    “小丫头知道那么多干什么?也不怕晚上吓得睡不着觉。”我一只手按着齐燕的脑袋,将她重新按回座位,嘴里敷衍了一句。

    回到家中,虽然时间已经指向一点,不过我仍旧没有睡意,洗澡之后,就回到房间,然后拿出冥想图挂在床头。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次进入冥想图中,我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好似周围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我一样,但每次我睁开眼睛,却又什么都看不到,我也怀疑过会不会是思思还活着,但随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思思真的还活着,又怎么可能不出来见我?

    或许真的是我多想了吧!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将这个有些荒谬的念头驱逐,然后收拾干净,吃过早饭,就开车载着齐燕来到局里,自从我开上车后,齐燕那辆迷你就几乎没再动过。

    用她的话,有免费的专车干嘛还自己开车?汽油不用花钱吗?

    我刚刚到局里,就看到大院里围了不少人,还是昨天王亮亮跳楼的地点,我的心里立时一惊,出事了。

    我刚刚下车,就看到赵德柱快速迎了上来,“老大,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准备给你打电话了。”

    “发生什么事了?”我见赵德柱有些慌乱,就忍不住问道。

    “今天早上,又有人自杀了,跟王亮亮死状一模一样。”赵德柱语速很快的说道。

    “又有人自杀?是什么人?”我脸色凝重的问道,昨天夜里我还断定这两天不会有事发生,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就又有人自杀了,这耳光抽的绝对很响亮。

    “是项亦文,法医科的,昨天带头检查王亮亮的那个。”

    赵德柱一说,我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个人影,那个为了讨好白雪质疑我判断的那位青年法医,只是为什么偏偏是他?巧合还是早就有预谋?

    “让人都散开,该干嘛就干嘛去,围在这里不用上班吗?”我看了一眼越围越多的人群,忍不住皱眉道,现在还是早上上班时间,领导大多都没有来,所以不用担心看热闹被领导揪住。

    更何况,自己工作的地方接二连三的有人跳楼自杀,而且死的这么惨,只要是正常人都会胡思乱想。

    “好的,老大!”赵德柱听到我的话立即上前驱散人群,只留下几名刑警队的人维持着秩序。

    我来到里面,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项亦文,同样的脑袋扁掉,同样是鲜血**流了一地。

    “呕!”齐燕刚刚凑近,肚子里就开始翻腾,早饭差点没吐出来,不是说她看不了这种画面,而是刚刚吃饱,就看这种画面,身体本能的起反应而已。

    “什么时候发生的?”我问着旁边的赵德柱,这次事情之后,恐怕局长都坐不住了。

    “二十分钟前。”赵德柱清晰的回答。

    我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刚刚七点五十,也就是说,项亦文跳楼自杀的时间是七点半,那么他来局里的时间应该更早才对。

    “项亦文平时几点来局里?”我看了一眼旁边的那名法医,应该是项亦文的同事。

    “一般都在七点四十左右。”那名法医脸色发白的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神情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些许恐惧。

    “七点四十?也就是说项亦文这次专门来的早了?”我皱着眉头,又看了一眼身边赵德柱,“知道项亦文住在哪里吗?”

    “知道。”赵德柱立即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有些意外的看着赵德柱。

    “是啊,我以前跟项亦文合作过,还去他家做过客呢。”赵德柱点点头,坦然的说道。

    “嗯,你带个人去他家查一下,他早上是几点出的门,有什么异样,为什么又提早出门。”我吩咐着赵德柱。

    “好的,老大。”赵德柱点点头,就叫了个人,开着车快速离开。

    “师兄,你为什么把赵德柱调开?”齐燕悄悄来到我身边小声的问道。

    “谁说我故意把他调开了?”我看着齐燕不解的问道。

    “哼,你就别骗我了,我还不知道你?刚刚你皱眉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怀疑赵德柱了。”齐燕小脸一扬,得意的说道。

    “别胡说八道,只是正常的工作安排而已。”我瞪了齐燕一眼,示意她不要乱说,然后朝着刚坐出租车过来的白雪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