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五章 五术四奇

正文 第五章 五术四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带着满心的不解来到山上,一路上齐燕反倒像个真正的小燕子,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手机里更是存了不知道多少张照片。

    山不算高,一路上只用了半个小时,来到山顶,顿时感觉心胸开阔了不少,没有城市的各种污染尾气,空气格外的清新,绝对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道观依旧那么破,去年的时候我打算出点钱帮老道修葺一下,不过被拒绝了,按照老道的话说,道观太新他住的不舒服。

    在道观的前面开垦着一块菜地,此时白菜跟菜花正长得茂盛,而老道就坐在地头的椅子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老道,我来看你了。”还没等我到前,老道已经睁开眼睛了,看着我手里拎着的酒更是直接抢了过去,撕开包装,拧开就往嘴里灌了一口。

    “你小子也不知道早点上来,中午我刚打了只野兔,可惜了。”老道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可惜了酒还是可惜了那只兔子。

    齐燕跟在我后面,好奇的打量着看上去很是邋遢的老道,一身道袍也不知道补了多少补丁,头发像鸡窝一般,脸上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

    “这是你婆娘?嗯,还可以,有旺夫相。”老道一脸舒爽的表情,抽空瞅了齐燕一眼,不痛不痒的说道。

    “还可以?”齐燕眼睛瞪得更大了,心里像是憋了好几个炮仗。

    “人可以掐死自己吗?”我没有理会愤怒快要满值的齐燕,径直问着老道。

    “可以。”老道肯定的点了点头。

    “人怎么可能自己掐死自己?”或许因为不是我的家人,或许是因为老道刚刚那句还可以,齐燕直接质问出声。

    老道摇了摇头,不再言语,后来更是直接闭上眼睛,看的齐燕两只拳头捏在了一起。

    “这山上的景色不错,你自己到处逛逛吧,等会走的时候我再叫你。”我看到老道的模样就知道他的打算,只能无奈的把齐燕支开。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齐燕冷哼一声,气冲冲的朝另一侧走去。

    “你最近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齐燕离开后,老道睁开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我。

    听到老道的话我心里一震,如果真的是那种东西的话,应该就是昨晚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我深深吸了口气问道。

    “你觉得鬼是什么?”老道没有回答,反问了我一句。

    “鬼···”我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具体的形容,如果鬼看不见摸不着,那我小时候看到的是什么?昨天晚上摸到的又是什么?

    鬼是虚幻的魂魄?还是真实的存在?

    “佛家说鬼有千相,道家言鬼就是人,这么说起来,鬼既是虚幻的,亦是真实的。”老道一边喝着酒,一边慢慢说道。

    原本我就不懂,现在更是一头雾水,“那鬼到底是什么样的?”

    “不要迷恋于你眼睛所看到的,有时候眼睛是会骗人的。”

    眼睛会骗人吗?那我昨晚是被眼睛欺骗了?可那一切明明是那么的真实。

    “好了,你小子就别纠结鬼长什么样了,等你见到了,自然就明白了。”老道看着我有些魔障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那人怎么才能将自己掐死?”我再次问出今天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一下道家五术跟阴阳四奇了。”老道仿佛突然来了兴致,一本正经的对着我说教起来。

    “道家五术分为:山,医,命,相,卜,这所谓的山呢···”

    “我时间很紧张。”眼看着老道就要开始长篇大论,我不得不打断。

    “哼,年轻人连这么点耐性都没有,好吧,我就简单的说一说。”老道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阴阳四奇是:鬼,蛊,尸,傀,这个单从字面上就可以理解,其中的傀又叫做傀儡,收集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以及精血之后,以精血为墨,将生辰八字书写在鬼槐做的木偶之上,然后放在那个人的身边一段时间,吸收这个人的气息后,便可用秘术将其控制,别说是自己掐死自己了,就算把自己的手吃下去都没问题。”

    “生辰八字比较好了解,可是这个精血怎么取?”我忍不住问出自己的疑问。

    “精血又叫做心头血,而十指连心,你说怎么取?”老道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样子看着我。

    “那鬼槐呢?”我不耻下问。

    “屋前阳,屋后阴,生长在屋子后面的槐树就叫做鬼槐。”

    有了这些线索,我心里顿时了然,也有了调查的方向,不过想起昨晚的事情,我仍旧继续问道:“怎么可以让鬼变的跟真人一样?”

    “鬼就是鬼,再怎么也跟人不同,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鬼看上去跟人无恙。”老道想了想说道。

    “什么办法?”我焦急的问道,甚至我心里有种预感,昨晚我见到的李思思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

    “纸人!”

    “纸人?”我不解的问道。

    “就是扎一个纸人,让鬼暂时寄居在上面,然后通过变化之术,看上去就跟真人没什么两样了,以前我道家真人随手折一纸鹤,然后乘坐骑上,游遍三山五岳。”

    我看着老道的表情心想人家厉害是人家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至此,我来这里的目的也算是全都完成,就在我打算告辞的时候,突然想起爷爷让我转告的那句话。

    “我来之前,爷爷让我告诉你,当年那件事情他答应你了。”

    老道听了之后整个一愣,然后收敛起脸上的玩世不恭,严肃的看着我问道:“你爷爷真的这么说的?”

    “是的。”我点了点头,有些不明白两人究竟在打什么诳语。

    “呵,那个倔老头,我还以为他到死都不准备答应呢。”老道摇摇头,轻笑一声,然后看着我说:“当年送你的那块玉佩还在不在?”

    “在。”我说着就将挂在脖子上的那块圆形玉佩提了出来,这枚玉佩就是我七岁那年跟着爷爷上山老道送给我的,并且叮嘱我必须贴身戴着,最好不要随便摘下来。

    这一晃就是十八年,原本材质普通的玉佩这些年居然变得晶莹剔透,现在看上去里面似乎隐隐有雾气在飘动,哪怕再不懂,我也知道这枚玉佩是件宝贝。

    “咦,比我预计的居然还早上两年,看来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即便你爷爷不答应,最多半年,你也会自己来找我的。”老道接过玉佩,神情有些恍惚,也有些怀念。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先准备点东西。”老道将玉佩还给我,就转身朝他那破庙走去。

    我看老道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从小我就知道老道神神叨叨的,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他是个骗子,可随着年龄增长,我越发的感觉到老道的不凡。

    等了十来分钟,我就看到老道从破庙里走了出来。

    “老道,你这是闹哪样?”

    老道换上崭新的道袍,头发也被梳理了一下,一缕一缕的,发梢甚至还沾着水珠。

    “当然是收徒了,你小子还不赶紧给我跪下?”老道眼睛一瞪,“要不是你爷爷当年死活不同意,你七岁那年就该成为我的徒弟了。”

    “老道,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有些傻眼。

    “你觉得呢?好了,跪下吧。”老道面色一整,然后我就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同时我心里更加骇然。

    “无量天尊,今道家第七分支三十二代护道人择选三十三代护道传人,以免我道家传承凋零之祸,望天尊佑之。”

    就在我以为老道要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身份时,谁知道就这么不轻不淡的几句,既没有门派的名字,也没有什么威风的道号,跟什么龙虎山,正一派可差远了。

    似乎随着老道的话,我手里的玉佩突然咔嚓一声,瞬间布满了裂痕,然后我就感觉一道气流从玉佩传入我的手心,接着,我的身体里面像是有火炉燃烧起来,浑身像煮熟的螃蟹。

    “凝心,静气。”

    老道低声一喝,声音像是直接在我脑海里想起,如打雷一般,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老道就已经一指点在我的眉心。

    “嗡!”

    这一刻,我感觉脑袋好像要炸掉,身体的热流全都快速往脑袋冲去,然后我的脑袋越来越胀,最后眼前一黑,我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