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疑点重重

正文 第五十八章 疑点重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掏出手机,里面正是潘小宝给我发过来的录像,从王亮亮进大门开始,一直到他消失在楼梯深处,所有的画面都经过剪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王亮亮的动作跟神态。

    画面中,王亮亮的确如白雪说的那般显得有些木讷,最重要的是当他走上楼梯的时候,丝毫看不出脸上有什么挣扎,很平静,有点像是慷然赴死。

    只不过唯一可惜的是画面到此结束,无法看到王亮亮在天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跳楼前有没有挣扎或者一些其它的异常。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白雪见我皱起眉头,终于忍不住问道。

    “王亮亮这两天有来上班吗?”我先是对着齐燕问了一声。

    “好像没有。”齐燕想了一下说道。

    “那就去查一下他这两天去哪了,做什么了。”我吩咐道。

    “好的,老大,我们这就去查。”张伟点点头,就拉着赵德柱离开。

    “你怀疑王亮亮是他杀?”白雪惊讶的看着我。

    “是不是他杀到时候就知道了,这里你处理一下,我先到楼顶看看。”我对着白雪说完就转身离去,白贤松或许是因为避嫌,直接去了办公室,只要他人在这里,就已经代表了一切,不一定非要插手案子。

    我从车里拿出装着探鬼仪的箱子,齐燕也跟在我的后面上楼,我沿着之前王亮亮走过的痕迹一路来到天台,边缘是一道六十公分的女儿墙,很矮,成年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爬上去。

    借着天眼的帮助,我找到王亮亮跳楼的地方,墙上还有两个脚印,很轻,很淡,并且没有重复的地方,也就是说王亮亮站上来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跳了下去。

    从这点又可以看出这里面的不正常,因为只要是个正常人这个时候多少都会有些犹豫,脚步也不由自主的轻微挪动,这样必然会造成脚印叠加。

    我站上女儿墙,双脚踩在王亮亮站的地方,然后往下看,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楼下白雪等人,或许是发现了我,几人也忍不住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王亮亮,闭上眼睛,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些凌乱的画面,如果此时有人能够看到这些画面,就会发现全都是王亮亮的影子,并且从什么地方跳下,路线,结局都一一在列,像是重演当初的画面一样。

    直到过了差不多五六分钟,我才有些痛苦的睁开眼睛,脸上也变得有些苍白。

    “师兄,你没事吧?”齐燕看着我脸色发白的从墙上下来忍不住问道,她现在已经知道我跟普通人不一样,所以没有大惊小怪,只是我这副模样仍旧让她有些担心。

    “没事!”我摆了摆手,示意不要紧,然后打开箱子,拿出探鬼仪器摆弄了一阵后,显示器上顿时出现了许多数据。

    按照刘星宇之前的话,这探鬼仪可以探查一百米范围内有没有鬼存在,此时我有些怀疑王亮亮到底是因为被厉鬼附体,然后操纵着自杀。

    我拿着探鬼仪围着天台转了一圈,但是让人失望的是,上面的数据并没有任何变化,哪怕一点点波动都没有,难不成我猜测的不正确?

    只可惜我现在的境界太低,如果再高点,说不定就能直接看出王亮亮体内是否有被附身的痕迹,到时候这探鬼仪也估计没什么用了。

    “师兄,有发现了吗?”看着我停住脚步,齐燕也有些紧张的问道,虽然身上带着护身符,但作为女孩子,她对那一类东西有种本能的畏惧。

    “没有。”我摇了摇头说道。

    “那你说王亮亮有没有可能是被傀儡术控制?”有之前李思思的案子,齐燕也多少对傀儡术有一定了解。

    “有一定可能,但可能性不是很大,傀儡术可以控制一个人的行动,但却控制不了思想,之前白雪跟王亮亮谈过话,虽然王亮亮也表现出了一定异常,但基本还算正常,如果他是被傀儡术控制,恐怕一眼就能看出来了。”我对着齐燕解释道,但也没有完全否定这种可能,毕竟我对傀儡术的了解还不算透彻。

    此时我不由的再次假设,如果王亮亮是被厉鬼控制,那么目的又是什么?总不能在大街上无缘无故的碰到之后,就附身在王亮亮的身上,然后专门来到局里跳楼自杀吧?这一点光从逻辑上就解释不通,因为厉鬼想要害人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尤其现在还是白天,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不是说厉鬼白天就不出来,只是相比白天,厉鬼更喜欢在晚上行动。

    那么厉鬼是寻仇吗?如果是寻仇的话为什么不把他好好折磨一顿?一般而言厉鬼报复的时候都会选择吓人,让对方在恐惧中慢慢死亡,别的不说,王亮亮至少死的很解脱。

    既然不是寻仇,那肯定是别有目的,套用道家一句话,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关系,有因才有果。

    而且我心里还有一个怀疑,那就是王亮亮的魂魄哪去了?通常而言,刚刚死去的人,魂魄会在阳间停留一段时间,这个时间可能是几分钟,也可能是几天。

    可是我在刚刚到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王亮亮的魂魄,按理来说,当警察的,哪怕再普通,身上也会带着一种煞气,这是权力所赋予的,正如一般的鬼不敢靠近当官的一个道理。

    这种情况下,王亮亮的魂魄停留时间肯定会稍微长一点,不可能连半个小时都坚持不到,刚刚我用探鬼仪都没有发现任何波动,只能说王亮亮的魂魄并不在这里,有可能被带走了,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出原因,张伟跟赵德柱已经去了王亮亮家里,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我带着齐燕下楼,正好碰到赶上来的白雪,想来是下面已经处理好了,或者是有些等不及了,作为一个刚刚上任的大队长,自己的手下出了这样的事情,又是在她跟对方谈完话之后发生的,肯定会有一些闲言碎语流传出来,这对白雪是极为不利的。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白雪立即问道。

    “算是有点发现吧,现在还不好说,等张伟他们回来再说。”我也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突然,白雪的神情扭捏起来,有些吞吞吐吐的道:“哦,你现在有空吗?我爸想跟你谈谈。”

    听到白雪的话,我并没有感到意外,白贤松自从上次之后就已经明白我的身份不简单,现在为了女儿,跟我好好谈谈也是必然的事情。

    因此我直接点头答应道:“好的,在哪里?”

    “在我办公室。”白雪说完之后就直接转身,踩着小皮鞋哒哒的离开,笔直的警裤将她的双腿衬托的越发修长,丰硕的臀部成完美的形状,盈盈一握的细腰,还有如瀑般垂下的长发,不得不说,除了冷点,这绝对是一个极品的女人。

    “别看了,人家都走远了。”旁边,齐燕有些吃味的说道。

    “瞎想什么呢?”我瞪起眼,对着齐燕的额头敲了一下,不顾她变成愤怒的小脸,直接离开。

    我走进白雪的办公室时,白贤松正背对着门站在一幅画前,那是一幅山岩青松图,纯粹的水墨画,而且看风格,也不像是什么大家之作。

    这幅画想来应该是白雪来了之后才挂上的,毕竟以前我从未看到过,而且能够让白贤松看的这么入神,这幅画里肯定有什么故事。

    “刘老弟来了,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听到脚步声后,白贤松转过身,一脸微笑的示意我在沙发上坐下。

    “白局想叫什么随意就好,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我也没有客气,径直在白贤松对面坐下。

    白雪从外面进来,手里端着两杯茶,放到桌子上就打算离开,从她的表情我就能够看出让她给我倒茶其实她是极为不情愿的。

    “小雪,你也坐下听听吧,毕竟这件案子跟你有关系。”看着白雪就要离开,白贤松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昨天他刚刚警告女儿不要涉足这种事情,现在却又留下女儿,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命运的奇妙,越是想要躲的有时候越是躲不掉。

    白雪一愣,然后面无表情的在旁边坐下,也不说话,完全失去了大队长该有的姿态。

    “老弟有什么话直说吧,这件案子是不是跟那方面有关系?”白贤松深吸了口气后,缓缓问道。

    其实也不怪白贤松会往这方面去想,主要还是我给他的印象太深刻,前有刘星宇的力捧,后有昨天的事情,再加上我表现的有些神神秘秘的,白贤松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那方面。

    “有一定的可能,毕竟这件案子有很多的疑点都指向了那个方向,不过你可以放心,白队跟这件案子扯上关系应该是纯属巧合。”我心里自然明白白贤松最关心的是什么,所以一开始就先说道。

    “那方面是指的鬼吗?”白雪突然出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