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五十章 思思死了?

正文 第五十章 思思死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波雷劫过后,中年男子重新凝聚出形体,但要比之前虚幻了很多,要知道雷霆本就属于天地间最纯正的能量,正是阴邪鬼魅的克星。

    哪怕他已经到了半步鬼王,在雷劫之下,仍旧无法抵抗,这也是他之前选择一个载体的主要原因。

    而最主要的就是雷劫不可能只有一波,当半步鬼王达到一个界点,就会像引雷针一样,不断的把雷劫引来。

    这种情况下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被雷劫灭的干干净净,要么在雷劫中感悟生死变化,在极阴中生出一点极阳,但后者无疑很难很难,恐怕还没有感悟,就已经被雷劫扫成灰了。

    中年男子既然选择载体,就说明他对感悟生死没有任何信心,一次溃散之后,趁着短暂的时机,他突然朝着我扑了过来,显然是想要夺舍。

    厉鬼就可附身,猛鬼能夺舍,何况到了半步鬼王,虽然夺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有时候会出现排斥的现象,但此刻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有过多的考虑,不然再有几波雷劫,他就估计魂飞魄散了。

    我一看他的打算,立即大叫一声朝后跑去,同时宋浩跟刘星宇也不约而同的分散逃开,这个时候什么面子,勇气都是白搭。

    只不过我刚刚转身,又一股恐怖的压力凭空压下,让我定在那里,接着中年男子迅速钻入我的身体。

    “轰!”

    与此同时,雷劫再落,笔直的从我的头顶钻入。

    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的意识直接散了开来,开始变得浑浑噩噩起来,像是要消散般,而中年男子也被这一波雷劫直接从我的身体里打了出来。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危险,思思再也顾不得我的叮嘱,从养魂木里钻了出来,然后有些畏惧的看了我一眼,最后毅然朝着我扑了过来。

    “啊!”隐约间,我似乎听到思思的惨叫,只见那游走在我身上的雷电开始蔓延到思思的身上,将她打的四散开来。

    但思思的举动仿佛让我那满身的雷电有了一个倾泻口,一部分引到思思的身上,还有一部分居然钻入我手里的桃木剑中。

    同时,我的脑海深处陡然浮现出一个苍劲古朴的大字,那是一个凝!

    骤然间,我四散的意识像是被黑洞吞噬,然后重新凝聚了起来,身体也在下一刻恢复控制权。

    我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即将重新恢复,牙根一咬,手中的桃木剑便全力朝着他劈了过去,吸收了部分雷电的桃木剑威力突然大盛,甚至绽放出一道长长的电光,然后轰然砸入中年男子的体内。

    “啊!”中年男子似乎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变故,此时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反击能力,只能任由我将他再度打散。

    这个时候,第三波雷劫终于来到!

    我只看到眼前一亮,接着眼睛传来一阵刺痛,什么都看不到了,但是我的耳朵似乎听到了一声绝望的哀嚎!

    我闭着眼睛,原地发呆,浑身传来各种刺痛,隐隐的好似闻到了一股肉香,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我没有再听到第四次雷劫降临,也就意味着中年男子已经彻底被雷劫消灭。

    但是思思呢?

    我突然又想起思思刚刚的举动,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这次不同于上次,魇物再厉害也无法跟雷劫相比,尤其这是针对鬼王的雷劫,而思思却只是一个普通小鬼,沾到这种雷电,很可能会直接魂飞魄散。

    “思思!”我大喊一声,并且努力的睁开眼睛,受到刺激后,眼泪哗哗的往外流,但我还能够看到光亮,至少证明我的眼睛没有瞎掉。

    我顾不得疼痛,努力的睁开眼睛。

    “刘阳,刘阳,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一个模糊的人影来到我旁边,焦急的在我身上摸着,听声音是刘星宇。

    “不要乱动,他应该没事。”这个声音是宋浩的。

    又是一阵适应,我终于睁开眼睛,开始转着,发疯一样寻找着思思的踪迹。

    “思思,你在哪?出来?”我一边喊着,一边感应手腕上的养魂木,结果却让我的心里咯噔一声,里面空空如也。

    “思思。”我整个人蓦然僵在那里,心里一阵阵抽搐,仿佛最珍贵的东西丢掉了一般,这种痛苦以前我尝到过,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永远不可能再对谁动心,可此刻我才明白,一切都是我的自欺欺人,思思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走到我的心里。

    “刘阳,你没事吧?”刘星宇一脸担忧的看着我,虽然我的身体看上去有些凄惨,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有些焦黑,但刘星宇更关心的还是我的精神状态。

    “思思呢?你们刚刚有没有看到思思?”我突然期盼的看向宋浩跟刘星宇,希望能从他们口中得到思思的消息。

    “刘阳,节哀吧。”宋浩定定的看了我一会,才伸手拍拍我的肩膀,“刚刚那种情况,她不可能活下来的。”

    宋浩同样看到了思思扑向我的那一幕,说实话,他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震动的,虽然跟鬼物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但肯为了一个人类心甘情愿的牺牲自己的鬼物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听到宋浩的话,我不再挣扎,整个人呆立在那里,脑子里只有思思的画面在晃动。

    古尸封印了,一切阴谋的主使者魂飞魄散,可以说这次任务已经圆满完成,至于那个死亡委托也许就是中年男子口中的衍一,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凭他还翻不出太大的浪花,只要有了线索,再去追踪他就会容易很多,有十七部这个国家利器在,哪怕他上天入地,也能把他给揪出来。

    但是这一次的任务成功我并没有任何的欣喜,如果有可能,我宁愿任务失败,也不愿意思思魂飞魄散。

    那件招魂罐也在雷劫中化成灰,可以说这次没有任何的收获,离开地下一层,正好碰到林泽三人急匆匆的赶来,后方还跟着许多村里的人,估计是被刚刚的雷劫吸引来的。

    “队长,你们没事吧?”林泽赶忙问道。

    “没事,你先跟韩扬把人群疏散,不要让他们靠近大楼,另外调集部队,将这里列为军事禁区,等候处理!”宋浩皱了皱眉头直接吩咐道。

    “是,队长!”林泽说着立马跟韩扬分头行动起来。

    我,宋浩,刘星宇回到车里,徐芳也跟了上来。

    “事情查清楚了吗?”宋浩直接问道。

    “查清楚了,周兴的三个儿子均不是他亲生的,而且他确有个父亲,名字叫周怀安,在三十年前死去,不仅如此,周兴的爷爷还是一个走阴人,在那场破四旧中被批判,最终惨死,当动乱结束之后,周怀安为了替父亲报仇,就把当年抓捕审判父亲的那些人全都残忍的杀害,然后公然自杀,被周兴葬入他早就选好的墓地中,事情才算告一段落。”徐芳一口气叙说完后,开始打量起我来,毕竟我此刻的这副尊容绝对很吸引人。

    听完徐芳的话,我心中的那些假设也得到了印证,一切都跟我之前想的一样,至于周怀安公然自杀,估计也只是一计。

    “五年前的那个香港风水大师有没有线索?”虽然我有九层把握肯定中年男子就是那个风水大师,但没有证实,就不能百分百确定。

    “那个风水大师后来好像突然失踪了,周兴死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徐芳说道。

    “想办法查一下那个风水大师的具体身份,还有他身边当初有没有一个叫做衍一的人,宋队,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我最后看着宋浩说道。

    “没问题,我会全面追查那个叫衍一的人。”宋浩点了点头,保证道。

    “衍一就是那个死亡委托吧?这种人的确应该揪出来。”刘星宇这会也算把事情捋清楚了。

    “嗯,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我说着就拉开车门,准备离去。

    “等等,我要不要先送你去医院?”刘星宇急忙叫道。

    “没事,等过两天死皮褪掉就好了。”我看了一下有些发黑的手,没有在意,虽然身上仍旧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但却不及我内心的百分之一。

    此刻我只想回到家里,那个有思思痕迹的地方,或许应该躲在角落里,舔舐着那看不到的伤口,然后在漫长的等待中,慢慢恢复。

    刘星宇没再说什么,只是看着我朝着自己的车走去,但眼睛里的担忧却没有全部掩去。

    我上车,将背包扔在后座上,用力的砸了一下方向盘,然后才发动车子,转过弯,就准备离去。

    突然,两辆警车从不远处的小路上岔了过来,最后挡在我的车前。

    看着从警车上下来的人影,我的眉头一下子皱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