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四章 去见一个人

正文 第四章 去见一个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掐痕的颜色是怎么回事?”随即,我看到那漆黑如墨的掐痕,不禁皱起了眉头。

    按照正常情况,掐痕一般都是青色,死亡的掐痕则是青紫色,这种颜色或深或浅,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黑色的掐痕。

    “根据法医的解释,应该属于特殊体质。”齐燕也有些无语,不过还是照着资料上给的答案念了出来。

    “那帮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白·痴了?连这种结论也敢下?”张伟在旁边不屑的撇了撇嘴。

    “那李思思有没有心脏或者血管疾病?”我没有理会张伟的冷嘲,继续问道。

    “没有,身体健康。”齐燕摇了摇头。

    “警察同志,难道我女儿真的是自杀?”李思思的父亲在旁边听了半天也不禁有些傻眼,他不傻,自然会有自己的判断。

    “怎么可能,按照常理来讲,人是不可能掐死自己的,当大脑缺氧到一定程度,会失去对双手的控制,这跟意志无关,是人类的本能。”张伟在旁边解释道。

    对方点了点头,神色却有些难看。

    “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我又问了一句。

    “二十号晚上十一点半到二十一号凌晨一点左右。”齐燕回答道。

    “李先生,我想问一下,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李思思死亡的?而且她身上的衣服是你们给她换的还是原本如此?”我仔细盯着李思思父亲的表情问道。

    “昨天早上,我妻子进来叫思思起床发现的,至于她的衣服当时发现时就是这样。”李思思的父亲回忆道。

    “怎么了,老大?有什么问题吗?”张伟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淡淡的说:“你晚上十二点睡觉还穿的这么整齐吗?”

    “那你的意思是他杀?”张伟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反正不是自杀就对了。”我没再理他,而是看着李思思的父亲问道:“不知道李先生从事什么行业?最近有没有跟人发生过冲突,或者遇到过什么很奇怪的人?”

    “我开了一家饭店,说到结仇,我想应该不至于,不过做生意,难免会有竞争,至于什么奇怪的人,倒是没有遇到。”李思思的父亲摇了摇头。

    “那就先这样吧,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李先生回忆起什么线索还请及时联系我,我们还要去其他地方取证。”我跟李思思的父亲换了一下名片,李德治,昌盛大酒店,貌似离这不算远,还算不错。

    “好的。”对方点了点头,然后将我们送了出去。

    “师兄,你说李思思不会真的是自杀吧?”车上,齐燕好奇的问道,对于一个刚刚警校毕业的小丫头来说,这件案子充满了神秘,因此自然引发了她的好奇。

    “是不是自杀现在还不好说,待会你跟张伟去一下他的饭店,还有周围,好好走访一下,学校那里也再去一趟,主要看一下最近有没有男生在追她。”我开始吩咐道。

    “那你要去干吗?”齐燕敏锐的问道。

    “我去找一个人,对了,把你的车借我用一下。”齐燕家境殷实,刚刚毕业老爸就送了辆红色的奥迪a1双门迷你,虽然这辆车太女孩子点,但我要去的地方实在不适合开警车,又不想去问别人借车,想了想只能凑合一下了。

    “我记得上次聚会,我喝多了,想让某人送我,某人说打死都不开我那车的。”齐燕突然傲娇起来。

    你丫的喝醉了都能记得这么清楚?我顿时无语,不过这个时候我又怎么可能承认?只能硬着头皮道:“嗯,我也记得,好像是张伟说的,他那大块头,往你车里塞都费劲。”

    这时,我感觉车子猛地一晃,我在后面踢了一下张伟的座椅,如果他敢多一句,我保证下次有什么‘好’活绝对交给他。

    或许感受到我的威胁,张伟默默无语,只是车速似乎快了不少。

    “无·耻!”齐燕转身,瞪大眼睛盯着我,好一会才从嘴里挤出两个字。

    旁边张伟一脸认同的点头。

    “不管,你要去见什么人?我也要跟着。”齐燕毫不犹豫的拿出女人的特权,蛮不讲理。

    “我去见什么人还要跟你汇报吗?你跟我去了张伟怎么办?”我不为所动,女人有时候往往代表麻烦。

    “按照规定,在重大取证的时候必须要有队员陪同,至于张伟,这么大块头怎么会干不好一点小事,是吧,张伟同志。”齐燕拍了拍张伟的肩膀,最后四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车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老大,你就带燕子去吧,这么一点小事我自己就行。”张伟心里流泪,说到小事的时候格外加重了语气,只是小事跟他的大块头有什么关系?

    “好吧,你开车。”我终于被齐燕打败,这丫头有时候能将蛮不讲理发挥到极致,却又不会让人感到讨厌。

    当然,这也跟她漂亮的外表有直接关系,如果长得像如花,还敢蛮不讲理,绝对是死罪。

    回到局里,我跟齐燕换好平时穿的衣服,由齐燕开车,朝着目的地驶去,留下张伟独自黯然神伤。

    中午十二点,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终于来到目的地,我的老家。

    “师兄,要不,要不我还是不进去了吧?”车子停在我家门口,在知道了目的地后,齐燕就开始纠结,事到临头更是起了逃跑的心思。

    “你脑子里想什么呢,你是我的同事,别把自己当小媳妇第一次上门。”我拎着路上买的礼物调侃了一句。

    “你,你才小媳妇上门呢。”齐燕漂亮的小脸蛋刷的变红,慌忙的辩解,只是配上她的这副表情,明显没有多少说服力。

    不过倒也让她从车上走了下来,双手绞在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我进了家门。

    “爷爷,我回来了。”走在院子里,我就开始大声叫道。

    “阳阳回来了?”

    屋里传来一个女声,接着里屋的门被打开,一个中年女人一脸惊喜的迎了出来。

    “大姑。”其实刚刚在门口看到不远处停着的那辆面包车时,我就知道是谁来了,没想到今天会这么巧。

    “哎,你这孩子,回来之前也不知道打个电话,我们都开始吃饭了。”大姑今年五十岁,已经尽显老态,跟城里那些养尊处优,懂得保养的人没法比。

    不过大姑从小给我的印象就是和气,脾气特好,跟我奶奶很像。

    “咦,阳阳还带女朋友回来了。”大姑随即发现跟在我后面的齐燕,立即丢下我对着齐燕上下打量起来。

    “大姑,我,我···”

    “阳阳回来了。”还没等齐燕解释出口,大姑父跟爷爷同时走了出来,大姑父看到我高兴的叫道。

    “爷爷,大姑父。”看到白发簇生的爷爷,我的鼻头一酸,似乎我已经有两三个月没回来了,虽然平时也经常打电话,可电话打的再勤,也不能跟回家相比。

    “回来了,吃饭没?”爷爷是那种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那种老人,嘴上淡淡的问着,可眼睛里的欣喜却怎么都无法掩饰。

    “还没呢,没想到大姑父也在,待会正好跟大姑父喝两杯。”

    一家人快速进屋,齐燕满脸通红的被大姑拉着,望向我的眼神充满了求救,我却有些幸灾乐祸,你不是喜欢当跟屁虫吗,现在得到报应了吧?

    爷爷跟大姑父也刚刚开始吃,不过因为我回来的缘故,大姑又开始忙活起来,齐燕几次想要帮忙,都被赶了出来,只能拘谨的坐在我旁边。

    “阳阳这次回来待几天?”大姑父问道。

    “今天下午就要赶回去。”我敬了大姑父一杯,然后说道。

    “这么急?”大姑父跟爷爷同时一愣,随即大姑父看向坐在我旁边的齐燕,想来是误会了。

    “大姑父,她叫是齐燕,我同事,也是我以前学校的小师妹,我这次回来是因为一件案子,待会吃完饭还要上山一趟呢。”开玩笑也得讲求火候,如果真的被大姑父跟爷爷误会就不好了,所以我直接说出齐燕的身份。

    “什么案子?跟咱们这有关?”大姑父略显紧张的问道。

    “好了,案子的事情少打听。”爷爷对着大姑父说了一句,然后有些凝重的看着我说:“跟那方面有关?”

    我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爷爷也不说话,只是端起酒喝了一口,屋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闷。

    没多久,大姑就利索的端了两盘菜进来,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就径直说道:“阳阳,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咳咳!”我嘴里含着的酒差点没喷到桌子上,而齐燕的脸也再次变得通红。

    “大姑,齐燕是我的同事,不是女朋友。”我无奈的解释道。

    “同事?”大姑不解的问道。

    “是的,同事。”我点头。

    “那有什么,我跟你大姑父当年也是同事,你表哥跟你表嫂也是同事。”大姑满不在乎的说着,看向齐燕的目光倒是越来越满意。

    我顿时不再说话,这种事情我绝对是说不过大姑的,等吃完饭后,我拎着专门准备的两瓶酒就准备上山,齐燕自然紧跟着,似乎也有些怕了大姑的唠叨神功,生怕再这么下去就稀里糊涂的直接在这里拜堂成亲了。

    “见到那老道就跟他说,当年的事情,我答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