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四十章 地下室的鬼影

正文 第四十章 地下室的鬼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什么视频?”我急忙问道。

    “看来那视频上的一切果然都是真的了。”

    我虽然没有直接说,但潘小宝已经从我的表情中看出答案。

    “视频跟聊天记录我都整理好了,就在桌面那个文件里,你自己看吧。”潘小宝显然没有再看一遍的勇气,但也没有离开,只是仍旧坐在椅子上发起呆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打开桌面文件夹里的视频,就开始仔细的看了起来。

    一开始画面很暗,估计是被挡住了,接着一亮,但却晃动的很厉害,首先出现的是一栋废弃的烂尾楼,有七八层高,外墙没有任何处理,上面满是风吹雨打后的斑驳,周围杂草丛生,显然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

    画面开始往前推进,按照角度来说,摄像头应该在胸口,再看不怎么清晰的画面,应该属于那种便携式的袖珍摄像头,这种东西经常可以在电视中看到,比如伪装成扣子,或者胸针一类的东西,虽然很方便,但录制的时间很短,而且画面效果也不是很好。

    虽然没有看到人,但我几乎可以瞬间就判断出这个人就是陈多,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难道是因为死亡委托?也就是所谓的任务?

    我认真的开始往下看着,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声音,只有一种沉闷的压抑,并且随着陈多迈入大楼内,这种压抑愈发的浓烈起来。

    楼内的光线有些暗,陈多没有迟疑的找到通往地下的楼梯,然后打开一个手电,往下走去。

    地下一层是停车场,因为位于地下,又没有灯,所以漆黑一片,只有陈多手里的灯光照射着身前的一块,视频的画面也变得更差了,但至少还能看清眼前的情况。

    陈多停下将手电四处照了照,似乎有些犹豫,接着从肩膀上取下一个背包,因为角度的问题,看不清包里面有什么,不久后陈多手里多了一个罗盘,那种风水师手里经常用到的罗盘。

    陈多一手拿着罗盘,一手拿着手电,看了看罗盘后,朝着指针指的方向走去。

    “这罗盘难道是陈多玩游戏通关后得到的法器?不,应该不算法器,即便那个死亡委托再富有,也不可能当法器是大白菜,更何况一个普通人根本就发挥不出法器的威力,拿着也是浪费,也就是说这件罗盘不是法器,但绝对也能有点作用。”我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最后,陈多来到一处靠墙的地方,呆立了片刻后,蹲下来将罗盘放到一边,又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连着大电池的灯泡,按亮开关后,周围顿时被照亮了。

    地面有一层厚厚的灰尘,可以看到陈多走过的痕迹,陈多关掉手电后,又从包里拿出一叠黄符,看到那些黄符,我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那些鬼画符估计不比幼儿园的小孩强多少,一看就是骗人的。

    但陈多却郑重的将其贴在周围称重柱以及墙上,接着从他那类似哆啦a梦口袋的背包里掏出一个香炉,还有三根香,并且点上后恭恭敬敬的拜了四拜。

    从这点上倒是看出他也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至少知道神三鬼四的基本道理,就是说拜神的时候要拜三次,而拜鬼的时候却要拜四次,这里面是有讲究的。

    最后,陈多拿着罗盘小心的在地上移动,花了十多分钟才在找到了一个位置,并且将罗盘放下,看着他的举动,我忍不住好奇,难道这算是探穴吗?刚刚罗盘的指针动的很厉害,直到陈多找到地方后,指针才骤然停下,估计是探穴成功了。

    在道家五术中,山,医,命,相,卜,这里面的相便包括风水之相,堪舆点穴,踏步为基,以风水造格局,玲珑中展乾坤,只不过老道在书里并没有详细描述这类东西,大概是怕我贪多嚼不烂。

    因此看着陈多的动作,我忍不住心里的好奇。

    探穴之后,陈多又拿出一张图纸跟一把米尺,按照上面的数据开始测量起来,最终确定了三个点,也不知道原理是什么。

    完成之后,陈多总算进入实质阶段,拿出锤子跟三根长长的黑铁钉,看着那三根长钉我就忍不住皱起眉头,虽然视频画面不清晰,但那黑中带红我还是能够看出来的——丧魂钉!

    丧魂钉是一种很血腥的东西,需要在紫河车中侵泡至少一个月,而且必须还是污染的紫河车。

    所谓的紫河车还有一个名字叫人胎衣,指女性的胎盘,实际上这种东西有很大的药用,但被一些特殊方法处理后,就成为一种邪恶的东西。

    丧魂钉可以直接钉杀鬼魂,让其魂飞魄散,使用起来有伤天和。

    不过对于陈多来说,这些东西只要有用就可以,他用锤子将钉子分别钉在找出的三个点上。

    当钉子全部钉进去后,一缕缕鲜血慢慢从地下渗出,而陈多看到这种情况后不但不害怕,反而兴奋的在地上跳了几下。

    在灯光的照耀下,陈多前面的墙壁上好似突然出现了一道影子,很淡,看不清样子,但却在剧烈的挣扎着,同时三颗钉子的地方冒出的鲜血也越来越多。

    陈多兴奋过后似乎也看到了这种情况,不过他并未惊慌,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瓶子,敞开盖子就朝着墙上的影子泼去。

    那液体似乎是什么动物的鲜血,如果对鬼魂有伤害的,那估计就是黑狗血了。

    黑狗血泼在鬼影后,只见那道影子仿佛瞬间缩小了很多,而且身体扭动的更加剧烈了,显然是在承受着某种不知名的恐惧,但视频里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陈多退后两步,然后站定,似乎在观察鬼影的情况,因为摄像头角度的问题,他站在那里,正好有一根钉子被照射进去。

    只见那根钉子底下的鲜血越来越多,而钉子似乎也在慢慢的往上升起,只可惜这一切陈多并没有发现,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墙上。

    虽然只看到了一根钉子,但想必另外两根钉子也是同样的情况,当钉子全部出来后,也就是那鬼影脱困的时候。

    “难道陈多就是在这里遭了秧,最后变成了魇物?”我心中升起一股疑问,但目光却一眨不眨的看着视频。

    突然,鬼影从墙上扑了出来!

    但视频却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已经完全播放完了。

    “小宝,剩下的视频呢?”我焦急的看着旁边的潘小宝问道。

    “没了。”潘小宝头也不抬的答道。

    “没了?难道剩下的无法恢复吗?”我心里开始想着要不要找刘星宇帮忙,警备区里绝对不缺少厉害的电脑专家。

    “不是无法恢复,是视频到这里就没了,估计是设备的问题,有可能是内存满了,有可能是没电了。”潘小宝说道。

    “没电了?”我有些傻眼,就只差一点了,如果全部看完,估计就能找到陈多变成魇物的原因了。

    想到还有一份聊天记录,我就忍不住打开,里面全都是陈多跟死亡委托的对话。

    陈多:我失败了,那只鬼太厉害了,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

    死亡委托:不允许失败!

    陈多:我是真的没办法了,等等我把视频给你发过去,你看看就知道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啊,以后我要当一个捉鬼天师。

    死亡委托:视频我看完了,你没有被附身吧?

    陈多:附身倒没有,不过湿身了,当时退的太急,不小心跌倒了,身上全都被血染红了,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鲜血。

    死亡委托:我会再联系你的。

    第二天!

    陈多:在不在?我发烧了,身上很痒,不会是得病了吧?

    陈多:快点出来,我好难受,痒死了。

    陈多:你tm的给老子出来,你要不救我,我就去找警察。

    死亡委托:你被邪血侵入,又被诅咒,无药可救。

    陈多:你tm的放屁,老子不管,你必须救我。

    死亡委托:用三到五岁男童的心脏可以救你。

    陈多:男童的心脏?你开什么玩笑?

    陈多:喂,你出来···

    陈多:我快忍不住了···

    聊天记录到这里也就没有了,应该是结束,只是前面的一些都没有了,只有最后这一段,虽然很短,但却也给了我很多有用的信息。

    首先是邪血,什么样的血才会叫做邪血?地下到底有什么,为什么会用处血来?

    再一个,被诅咒了,难道这就是变成魇物的关键?

    不,应该还有邪血的原因,不然光靠诅咒不可能将一个人,尤其还是年龄那么大的人变成魇物,也就是说最关键的地方还在于邪血。

    而那只鬼又是什么来历?仅仅只是鬼吗?死亡委托怎么知道它在那里?为什么非要陈多去?难道就不怕暴露吗?

    一开始出现的那栋荒废的大楼又是在哪里?因为什么原因被荒废?

    此时我仿佛陷入了一个解密游戏,解开了一个秘密,却又发现后面冒出来更多的秘密,想要知道真相,就得把这些秘密全都解开,或许还要亲自去那里一趟才能知道。

    而死亡委托把招魂罐寄给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